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一十八章 建京世家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一十八章 建京世家
  第二百一十八章建京世家

  天吟星球万壑涧,一直是众人关注的地方,可是在今天上午,所有的人发现不对了,首当其冲是这个星球上的青气瘟出现异常,这是有人在动作的原因,这个动是动了万壑涧,是大家最关心的地方,出现异常立即惊动了所有在天吟星球的修真者。

  更让他们意外的是,万壑涧东面也出现了异常,以这些修真者的能力,立即发现反常情况是因为被人下了禁制,是何种劲制他们不知道,九天大阵没人知道,他们不清楚是自然的事情。

  大家纷纷出来了解情况,也有人不顾一切的冲入九天大阵之中,但没到万壑涧内便被关了,无法控制自己,也与外面的人失去了联系。

  外面等待的修真者比较谨慎小心,很久不见进入的修真者出来,立即知道情况不妙,面对这种反常的情况,大家有些傻眼,无法想象是谁做了这个手脚,像这种能在无声无息中布置下禁制的人,想对他们不利那不是轻而易举,所以,这些修真者内心也惶恐不安,他们多年的自负一朝被攻破,这种心情可想而知了。

  万壑涧的东面,禁制内关着十六个人,这十六个人无法冲出禁制,正在为了禁制绞尽脑汁,但是,突然间发现禁制又有了变化,这种变化莫测,已经不是他们所能认识的,即使现在能冲出这个禁制,冲不出另一个禁制,为此,他们停止了闯关,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静观其变。

  当然,能将十六人关起来的人不是简单人物,必定是要出这十六人修为很的修真者,在万壑涧东面关着十六人的周围,有着几十人看守着,也有几人静养不动,我从梦幻冰星上侦察系统中知道,看管的人数达到五十人,而静观不动的人不足十人,这就是说,一般的手有五十人的样子,真正的手不足十人。

  事实上这些人现在却是急了,意外的情况出现,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不紧张才怪,但紧张又能怎么样?

  看守的五十人在发现情况出现意外之后,立即观察禁制的情况,这点五十人中,有一个人一的短袍,材比正常人要矮小,手中挥舞着一把金剑,此时他面杀气的望着禁制,陌生的禁制让他暴跳如雷。

  他前有几十人在眼睁睁的看着另外一个人小心翼翼向禁制内一步一步探去,看得出,此人神不安,脸苍白,汗水顺着劲部下来都不知道,也许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曾经有过辉煌,但是现在,他心胆裂,全在颤动着,如果不是该死的命令,他绝对不会冒着危险,内心骂骂咧咧的他,在小心翼翼中,一脚踏上了九天大阵,九天大阵立即启动,他到眼前一黑,不由自主的喊叫了一声:“不好…”接着处在一个陌生的空间内,各种自然现象向他发动攻击。

  其他人在这人喊叫不好时,不由自主的注视着此人的一举一动,但接着便看不到此人的影,知道又被这个怪异的禁制给噬了,像这样的现象不止一次,有好几个人已经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为首之人脸上出现一抹惊惶,但瞬间即逝,其他人没有察觉,此时冷哼了一声,接着道:“已经有五人消失在这个禁制中,你们还谁愿意去试试?”

  众人低下了头,没有愿意去试,试试的代价是生命,虽然他们曾经很狂妄,但在生命威胁到时,狂妄不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许比普通人还要怕死,那种在普通人面前在上,了不得的神气不见了,现在看起来像是一只可怜虫,可怜的紧。

  为首之人见没人出面,脸上出现了怒火,冷声道:“建京世家没有退缩的勇士,你们作为建京世家的一员,应该有奉献神,哼,不会是想让我强迫你们吧?”

  为首之人提到建京世家,他前的众人神凝重,显示出虔诚的样子,但看了一眼禁制又低下了头,还是生命要紧,在生命面前,其它的都不重要,人是自私的,这个时候更是表现出了人的弱点。

  在为首之人最前面站着一个浓眉大脸,嘴宽厚之人,他望了为首之人一眼道:“中副,我们应该搞清楚情况,然后再作出相应措施,这样强行进入有些盲目,要不先将这里的情况报告给大副,让大副拿出一个意见?”

  为首之人,也就是中副眼睛一转道:“不成,这里的事情由我来负责,如果在没有清楚情况的前提下打扰大副,那很不好,再说了,我们拿什么报告给大副,理由是什么,一旦大副问起情况,我们怎么解释,所以,一点要清楚情况,干理,我知道你一向注意多,点子多,现在你应该想着如何了解禁制的情况,而不是阻拦我。”

  干罗摇头道:“现在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一样,如果我估计的没错,大副已经知道了这边的情况,不要忘记了这个星球的特点,青气瘟只要有一点变化所有人都知道,以大副的修为,现在的反常情况当然已经知道,我想,中副应该想到这一点,我们与其在这里损耗时间,不如让大副拿个注意,或者说大副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中副一愣,望着禁制皱起了眉头,守候这个禁制是他的责任,现在禁制出现了意外,眼前的禁制是陌生的,如果他现在处理不当,他这个大副就不用再干了,当然,干罗不会有事,他的干罗依然干的好好的,说不准还会从干罗提升为小副,或者说和他自己的地位一样,成为中副。

  想到这里,这位中副一咬牙,决定继续探下去,为了他自己的利益着想也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再说,即使有危险,又不是要他自己亲自出马,他自己没有任何危险,他又怕什么,想到这里,这位中副摇头道:“不行,一定要探测清楚,这是我们的责任,建京世家丢不起这个人。”

  但是有谁愿意莫名其妙的将自己的生命丢在禁制内,对建京世家忠心耿耿是一回事,而对中副忠心耿耿又是另外一回事,没人愿意牺牲在中副的野心下。

  我带着一帮老怪物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谈,内心有些好奇,这些人的称呼很奇怪,职位好像是以干罗,小副,中副,大副排列,而且这些人的材比较矮小,是正常人的三分之二,自称是建京世家的人,我对修真界几乎是陌生的,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个修真门派。

  正在我内心想这些的时候,一个材相同的修着者快速出现在中副面前道:“大副有令,中副不得强行派人进入,静观其变,等待上边通知再行动。”

  中副躬道:“是。”

  来人迅速离去,其他人松了一口气,他们暂时是安全的,不会牺牲在中副的野心之下,而中副脸很难看,狠狠的望了众人一眼,带着众人迅速离开,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等这些走了以后,我们一行人显出来,望着众人消失的方向,我想着他们刚才的话,想不通其中的关键之处,将目光移动云士阅秉更上。

  云士阅秉更望了众人一眼,见没人开口解说这件事情,他道:“建京世家是一个较为有名的修真门派,可谓深叶茂,在修真界自然有它的地位,这个门派的人材矮小,比较好认,家主称为副,是这个修真门派的最司令人,门中的护法称为法副,对外的最负责人是副外,而副外手下的主要负责人是大副,其次是中副,小副,最小的负责人是干罗。”

  我听着云士的解说,内心对这个怪异的修真门派到有些不解,这些称呼也太奇怪了吧,而他们没事跑到这个星球上来做什么,要说称王称霸也不可能,这个星球上没有值得他们获得的东西,就说是万壑涧内有他们需要的东西,但是有没有能力进入是一个问题,也没必要做出这样的防守局势。

  云士阅秉更接着道:“这个世家在声誉上好坏各半,行事随心所,是令修真界一般修真者比较头疼的修真门派,很少有人去得罪他们。”

  天威狂神哈哈狂笑道:“小哥,很不幸,你现在得罪了他们,你已经成了建京世家的头号敌人,为了你自己的生命安危着想,你现在应该拿出法宝等着对方攻击,哈哈…”邪山人一咧嘴嘿嘿怪笑道:“说的也是,不过呢,如果你嫌麻烦的话就给我们,建京世家在修真界虽然霸道了些,我们几个老家伙也不是很怕,就让我们勉为其难斗斗他们。”

  勉为其难?我摇头叹气,他们内心望不得斗斗建京世家的人,怎么会是勉为其难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几个老家伙放弃私人恩怨,一致对付起外敌来,真是难得,如果是以前,邪山人是不会接着狂神的话附和的,而现在他不但附和,而且配合默契。

  这几个人开始喋喋不休的啰嗦,争论着有关建京世家的事情,似乎没将在修真界深蒂固的建京世家放在眼里,云士也不再多言,有这些就够了,他没必要再向我解说。

  我想了一下道:“这样吧,我的份暂时保密,建京世家如果出面向我们发难,那就给各位前辈来处理,最好不要提到我,以免我们前面为了飞鹰山庄所做的工作付之水,还有,我们据对方的攻击情况反击,最好不要在对方没有攻击前将事情搅拌的一团糟,那样很不好,想方设法问清楚,这个禁制内关的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将禁制内的人救出来。”

  邪山人口应承道:“嘿嘿,没问题,如果是别人代的事情,那就要考虑考虑,当然老弟你代的事情那又别论,你就放心,他建京世家算什么东西,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家主副…愤空有些实力,其他人不行的。”

  我望了一眼云士阅秉更,建京世家的家主副叫愤空,显然阅秉更刚才没来得及告诉我被其他人打断,也知道这几个老家伙会说出来,因此懒得多言。

  天威狂神想了一下道:“我记得愤空小子当年很普通的,建京世家的家主位他接班,真是想不到,这个小子一肚子的坏水,让人看了就没好脸。”

  这又告诉我一个信息,那就是建京世家的家主是那种工于心计之人,起码不是善者,得罪他们的人没好处,应该是麻烦一大堆。

  青蓝秀士点头道:“狂神的这句话说对了,愤空的修为确实不是很,他能上建京世家的家主位,是他那一肚子的谋诡计,在建京世家中,他智谋无人能比,很多修为深的同门弟子都败在他的手下,即使修为比他也一样,他能成为副,很多人心服口服。”

  我笑道:“那又怎么样,没什么好怕的,他们既然想对我们不利,没那么容易,我是不想无事生非,但不怕麻烦,我也相信几位前辈能处理好这件事情。”

  几个老怪物立即乐得眉开眼笑,我的鼓励说到他们的心里去了,在他们而言,没有再比我刚才的这句话更好听的语言了。

  痴山人意的笑道:“这个你就放心了,我们一定处理的很好,保证让你意,哈哈,建京世家最好不要轻易的得罪我们,不然的话,哈哈,大家有的玩了。”

  云士阅秉更望了我一眼,内心叹气,我的个在随和中有着冷酷,对方不找门来一切好谈,一旦对方有意为难,那就没什么话好说,而现在又这样告诉几个老怪物,不起纠纷才怪,他已经预见到我与建京世家之间不会有好的关心。

  “建京世家在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了,让你们这样肆无忌惮的品头论足,任意攻击,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理由。”一声冷酷的声音在我们耳边响起,接着人影一闪,一个材矮小的男子出现在我们前面,他脸的杀气,似乎怒火很大,他望了我们几个人一眼后道:“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敢对建京世家不敬,最好向我们道歉,不然的话,将是建京世家的敌人,你们应该知道得罪建京世家的后果。”

  天为狂神几个怪叫起来,他们那会将眼前的男子放在心上,现在想的是如何在我面前收服来人,然后很威风的让建京世家的人低头下气,那才有面子。

  竹山野夫哈哈冷笑道:“你是谁?好大的口气。”

  来人傲慢的膛道:“在下建京世家中的法副,相识的立即道歉,我们从轻处罚,不然的话有你们受的。”

  我点了点头,这人的修为比较,能成为建京世家的法副,没有一定的实力是做不到的,他是法副,自然有法副的威风,现在正是以法副的口气向天威狂神等人提出质问,可惜,他估计错了形式,想在天威狂神这些狂妄的家伙面前显示他法副的威风,那是找错了人,狂神等人不找他们的麻烦已经很不错了,那能轮到他找麻烦,那是自寻烦恼。

  这时候我已经和云士阅秉更站在一旁作为旁观者看热闹,云士阅秉更笑道:“还是老弟你明,这招投石问路很有效,利用这个人的好奇天,可以摸清建京世家在天吟星球上的目的。”

  我点头道:“我也是没办法,建京世家在这样的一颗星球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不会是没有原因,再看他们的门人弟子行事作风,好像是将他人的生命不当回事,这事本就透着不正常,而且他们还设立禁制关着一部分人,这更让人好奇了,狂神等前辈想活动轰动,我也是投其所好,一举两得。”

  云士乐秉更笑道:“你的用意不仅仅是这一点吧?”

  我知道瞒不过他,也不做解释,有些事情是不必要说出来的,笑了笑望着场中的几人,看他们继续纠下去。

  天威狂神几个听完这个法副的话之后一个个狂笑起来,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个门怕的护法他们怎么会放在心上,像飞鹰山庄的护法他们也不会放在眼里,何况是这些一般门派的护法。

  痴山人呼呼怪叫道:“这是哪里跑出来的一只狗在狂叫,真够难听的,像这样难听的狗,人人见之喊打,直到它不敢叫出声。”

  疯山人附和道:“啧啧,是极,是极,讨厌的狗让我看了心烦,一定要打,一定要打,愈重愈好。”

  材矮小的法副怒火狂贵的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小看过,他受不了这口气,怒吼道:“既然你们如此不识时务,不要怪我,哈哈,小看建京世家的人没好下场,天地无敌,叱!”

  所谓的天地无敌,是从法副手中飞出一支支的状如针形的法宝,漫山遍野的向天威狂神等人笼罩而来,果真如此,天地之中都有这种针形的法宝,当然是看起来,并不是真的如此,只是这样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不管建京世家的其它方面如何,这个天地无敌就有独特的威力,如果在绝世手中使用出来,有着与它名副其实的威力。

  可惜,法副的修为虽然很,但在天威狂神等人眼中算不了什么,何况天威狂神等几人联合之力更是非同小可,这个法副也算是有眼无珠,不看面对的是什么,就出手攻击,一出手就是建京世家的拿手法宝。

  四山人互相挤眉眼,青蓝秀士和竹山野夫静立不动,好像没将这些东西放在眼里,天威狂神无奈的吼道:“他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不屑一顾就不要出来,既然出来了就要应付,我他的倒霉,要应付这种不如的玩意。”说是这么说着,不过手中不慢,手中的拐杖一挥,一个护罩出现在周围,将法副发出的天地无敌有效地阻拦在外,接着狂神一点印决道:“翻天印,去吧。”

  法副见到自己的天地无敌一击无效,内心吃惊不小,建京世家的拿手法宝第一次对敌无效,对方将天地无敌本就没放在眼里,惊愕于对方的实力,但不等他有所反应,狂神的翻天印已经在轰轰隆隆中砸向他的头顶。

  法副这才知道自己惹上了自己不该惹的人,这等实力不是他能对付的,当后悔莫及,当务之急是要应付面临的打击,百忙之中法副手一挥,漫山遍野的针状法宝返回他的周飞舞,行出现一件银战甲,手中出现一把银剑,同时形迅速向后退却,想退出翻天印个攻击范围。

  狂神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想走,那有这么美的事,想走可以,但你接下翻天印之后,再回答我的几个问题,我可以放你离开,哈哈…”法副那有机会理会狂神嘲笑,翻天印已经降临到他的头顶,天地无敌法宝阻挡住翻天印的第一泼攻击,但随即试销,法副在心胆裂的情况,硬着头皮挥剑将自己护住,他现在不求攻敌,只求自保,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轰…

  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中,翻天印在法副手中的银剑相触时爆炸,银剑断成几截,法副也在爆炸所产生的威力中震了出去,接着一在地上,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脸如死灰的看着狂神,眼睛内是惊骇的神,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单这一个人的修为就让他束手无策,他这个建京世家的法副,在对方眼中一钱不值。

  而他也明白,他现在能安然无恙的在地上息,那是有人阻拦住了翻天印,将一部分威力阻拦在外,所以他这个法副才完好无损,不然的话不死也够惨的。

  天威狂神顾不得法副在翻天印下的状态,望着青蓝秀士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不说清楚,我狂神就认为你是故意挑衅,故意找我狂挑战,我狂神在这件事情上跟你没完,事前你们一个个装孙子,没人出手,我出手了你们就破坏,这件事情一定要说清楚。”

  刚才是青蓝秀士在紧要关头阻拦住了狂神的翻天印,不然的话法副会在翻天印下死无还生,但青蓝秀士也是狂妄之人,哪能跟狂神解释,嘿嘿冷笑道:“谁怕谁,挑衅有什么了不起,我青蓝秀士岂能是怕事之人,当作挑战好了,嘿嘿,我正想活动活动手脚呢,好事就上门了,真是想的周到啊。”

  眼看剑拔弩张的气势从建京世家转到自己人上,我和云士不动神的看着没说话,四山人也兴采烈的等着天威狂神和青蓝秀士打起来,只要是热闹,他们总是喜的。

  竹山野夫却冷声道:“哼,阻拦住又如何,老弟在这之前有过代,一定要清楚这些人的目的,你打死了他我们找谁问?”

  四山人也被提醒,邪山人道:“嘿嘿,老弟的事情当然是放在第一位,然后才是我们的事情,当然要问清楚,阻拦的好,好在没打死,那就是说没事,接着问就是了。”

  天威狂神一愣,是呀打死了找谁去问,这是我提前代的,不过他也有理由道:“找谁去,换一个建京世家弟子不就得了,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想吗?”话是这么说,但他已经将方向转到法副上,将心中的火气也发在法副上,对着法副怒吼道:“小子,说,你们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说实话,不然的话的我让你生死两难?”

  法副惊慌失措,不知道怎么说,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刚才傲的样子,不敢在小看眼前的人,内心已经这些人当作怪物,不能以正常人看待,不过在这一点上他还真对了,如果将天威狂神等人当作正常人,那真是错到家了。

  法副迟疑不决,不知道该不该说,毕竟他是建京世家的法副,是层管理人员,知道的情况很多,上的责任也大,说出来的后果他内心很清楚,但不说的话,一样后果严重。

  狂神等极为不耐,吼道:“小子,你说不说,如果你不说,那我就没理由让你活下去,那些好管闲事的人也没理由阻拦,你最好想清楚,不就是担心建京世家的家规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法副神犹豫,迟疑道:“这个…我…”

  狂神火大了,吼道:“我个,你小子想死早说嘛,拖延到现在,我真是服你了,你去死吧,免得我看了生气。”说着点出大印决,翻天印发了出去,袭击向法副。

  法副惊骇莫名,颤抖着的躯不断的向后退,绝望的望着轰轰隆隆怒吼肆咆哮的翻天印,猛地嚎叫道:“我…我说…”

  狂神不以为然的一挥手,轰轰隆隆吼叫着的翻天印瞬间消失,望着法副惊骇的神,狂神不耐道:“你小子干脆一点,不要婆婆妈妈个没完,要说就说,不说拉倒,现在想说也行,那你说说,建京世家好好的跑到这个星球来做什么?”

  法副镇静了一下神道:“我们是来…”

  “哼,好大的胆子,敢门中秘密…”一个神冷酷,一脸森的男子出现在我们眼前,他后站着二十个雄姿英发的青男子,手中拿着银剑,一脸无人,而这个男子双手负在后,怒视着法副,一脸的不屑。

  对方出现的速度很快,如果不是云士饶有兴趣的望了我一眼,然后望向前方,引起我的警觉,我是不会发现的,那就说这个男子的修为出了我很多,在我附近但我发现不了。

  这人是建京世家的总法副,也就是说他是总护法,是十大护法之首,掌管着建京世家的生死大权,建京世家很多事情得到他的参与,因此,他在建京世家有着超然的地位,对建京世家有着不可估量的功劳。

  此人叫涵,建京世家的人为了尊敬他,称呼他为涵总法,久而久之,一般人反而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知道他叫涵总法,在建京世家,提到涵总法,人人都服,承认涵的实力,也承认他对建京世家的贡献。

  涵对建京世家有着不可估量的贡献以外,他个人的实力雄厚,为十大护法之首,做为总法副,他的修为远远在其他法副之上,是以,他在建京世家是少数几个实力派之一。

  法副见到他岂能不怕,他知道由于自己的一时惊慌失措,胆小怕事的一面出来,虽然由于总法副及时出现他没有机会门中的消息,但不因为这样减少对他的惩罚,因此,他惊骇望着涵道:“涵总法…我…”

  涵总法副冷冷的望了一眼法副道:“你不够资格再做建京世家的法副,我现在宣布,你不再是法副,你将永远是建京世家的罪人,将永远受到门中的歧视,但是,你现在必须接受建京世家的惩罚。”

  法副的脸更加苍白,这个时候他的,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移动到狂神脸上,他想起刚才狂神对建京世家不以为然的口气,抱着一丝侥幸的希望,希望此时狂神能够救他的命。

  狂神在法副的眼光中,一膛,他本来就对涵目中无人教训法副的态度很不意,现在又有法副求助的眼神,哈哈狂笑道:“你小子是谁?大刺刺的站在前面自以为是,小子,想耍威风回带自己家里去吧,这里没你的事,如果你想留下,我不反对,有很多人希望你能留下。”说着看了一眼四山人,果然不出所料,四山人早就目不转睛的看着涵,等待着什么。

  涵被狂神的话气了个半死,但他不像法副那么傻,相反,他很明强干的,已经从狂神等人的神中看出他们对建京世家不屑一顾,也从几人的气势中知道对方的修为都在他之上,内心很惊讶突如其来的手,怀疑这些人是不是专门找上建京世家,如果是这样,那他就要小心了。

  能成为一个门派的主要负责人,自然有一定的能力,涵也不例外,他是有一定的能力,在狂神的冷嘲热讽之下,他反倒是冷静了下来,望着狂神道:“在下建京世家总法副,还没请教各位大名怎么称呼…”

  狂神很不耐烦道:“请个什么教,少盘亲,我想知道建京世家跑到这个星球来做什么,想说就说,不说就滚,没人强迫你,当然,你想离开就要凭借你的能力了,我看你有能力闯出去,哈哈…”狂神口中说不强迫人家,但在后面又说凭借能力闯出去,本就没将对方看在眼中,我看在眼中,内心忍不住想笑,这几个老家伙真有意思,论起蛮不讲理来,还真没人比得上他们。

  邪山人也不甘落后道:“当然了,建京世家的总护法,那肯定很了不起,在我们手中当然是轻而易举的闯出去,不过呢,是不是这样眼见为实,事实需要验证,嘿嘿,最好能验证一番才好。”

  涵似乎了解眼前这些人的个,神不变,也不理会几人在语言中的无礼,将目光移动到了我眼上,他果然有过人的能力,我虽然没说话,他已经肯定了我才是这些中的实际负责人,只有找上我才能解决问题,他望着我道:“建京世家来到天吟星球上,本来这件事情与其他修真者或者说修真门派没有任何关系,谈不上要将建京世家的来这里的目的告诉他人,阁下,你一定要知道吗?”

  我这个时候再不能装下去了,挥手阻止了狂神等人的继续纠,冷声道:“也不一定要知道,天吟星球本就是一颗无人问津的星球,青气瘟弥漫全球,尤其是万壑涧更为严重,成为修真界的一大幸,建京世家自然可以出现在天吟星球上,也有这个权力,不过呢,现在这件事情与我有一定的关系,想知道你们在这个星球的原因,好像也能说的过去,不知道你们是继续保持神秘还是告诉我这个新来的客人?”

  云士阅秉更摇头叹气,这那是请教人家,分明是在威胁,这个老弟本带着一丝邪气,他边的人能正常吗,那很难的,难怪有狂神这样邪门歪道的跟随人。

  涵终于有了变化,变的很难看,缓缓道:“我想不通这件事情怎么会与阁下扯上了关系,以阁下的年龄计算,本就没关系,建京世家没有理由告诉阁下,天下的事情抬不过一个理字,难得隔下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

  狂神哈哈大笑道:“你想和他讲理,哈哈,那你还不如和我讲理来得的干脆一点,真是不明白你小子搞了半天找上一个蛮不讲理的人,那就有你受的了。”

  我没理会狂神,望着涵总法,想了一下道:“好吧,站在你们的立场可以不告诉我,但我还是有办法知道,我就不明白,建京世家出现在这个星球,理应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们这么保密,想来想去必定是这件事情对你们很重要,那就算了,你们走吧。”

  我已经从他的话中知道了一些事情,首先他说这件事情与我没关系,是什么事情与我没关系?这就是说他们正在进行着一件事情,而且对他们很重要,既然对他们很重要,自然是不会告诉他人,我没有任何理由强迫人家,只能让他们走,自己再想法办了解真相。

  颠山人怪叫道:“哈哈,老弟你怎么同意他们走,这不好吧,怎么说是他们先找上我们,想这么走有点不合理,我看还是让他们留下一点东西比较好,当作战利品好了。”

  我暗笑颠山人的胡闹,怎么能说成战利品,这又不是战场,笑道:“不用了,让他们走吧,我们现在没理由阻拦人家,再说了,我们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应该有这个肚量。”

  但是涵总法并没有立即离开,他望了一眼禁制道:“这个禁制应该与阁下也有关系吧,我想知道,阁下打算怎么做,里面关着建京世家的重要人物,现在阁下又在禁制外加了一个禁制,让建京世家的弟子无法进入,不知道阁下打算…”

  我摇头道:“是我没错,但这件事情你们不要再问了,问也问不出什么,我现在不管是你建京世家还是其他人,关在禁制中的人我必须要清楚是谁,除非你告诉我,我在了解详情的情况下再作出决定。”

  涵总法神很不自然,迟疑了一下道:“但是这件事情同样与阁下没关系,阁下有点强人所难,我希望为了双方的利益着想,就此罢手。”

  我望了一眼云士阅秉更,他接口道:“天吟星球本是一个无人问津的星球,任何人都可以来,但是,发生在天吟星球上的事情却不能说超出了修真界,既然是修真界的事情,做为一个修真者有权知道一些事情,就像眼前的事情,除非你们有足够的理由,不然的话你们无法阻拦我们的行动,如果你们再强迫下去,大家只好用武力解决问题。”

  我点头道:“正是这样,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现在你是想告诉我们事情还是离开,随你们自己选择。”

  涵总法神不定,迟疑不决,难以决定他是要离开还是告诉我们事实真相,或者说利用实力强行将我们赶走…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