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一十九章 兵分两路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一十九章 兵分两路
  第二百一十九章兵分两路

  难怪涵犹豫不决,心中无数,左右为难,这事在任何一个人上都会和他一样,他在建京世家是总法副,有着崇的地位,在一定的程度影响着建京世家一举一动,此时此刻让他放弃,等于是向我低头,而不放弃,他的实力与我们相差悬殊,在狂神等人手中讨不了好,让他难以取舍,这也是人之常情。

  天威几个老怪物却等的不耐烦了,尤其是狂神,内心最为恼火,本就一肚子的火气,现在见涵像个们一样语言又罢,很不兴道:“他的,你就不怕被憋死,有话就说,没话滚你的,少在这里挤眉眼的。”

  天威的话出口以后,四山人几个狂笑起来,内心那个畅快难以用语言描述,毕竟他们和狂神有着相同之处,狂神的话在一定的程度上代替他们几个说话,那能不兴。

  但涵的脸愈来愈难看,怒火逐渐掩盖了内心恐惧,面对手的那种逐渐消失,长久以后在建京世家耀武扬威的作风在狂神等人面前出来,他狠声道:“不要以为建京世家一无是处,息事宁人是因为建京世家暂时不想多事,而不是害怕…”

  邪山人截口道:“不怕?那好得很,我最欣赏你这种硬骨头。”说着敲起了大拇指比了比“但是,光嘴上说不算,嘿嘿,光说不练是假的,建京世家是不是真的很厉害,那就要看你现在的表现了,嘿嘿。”

  涵指着邪山人火大道:“你…”邪山人洋洋得意,嘿黑冷笑道:“我怎么了?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等着你攻击啊,来吧朋友,我知道你行的,上啊,嘿嘿…”涵热血上涌,闹门子发昏,随手上抬,不顾一切的向邪山人发出一掌,同时大吼道:“你去死吧,辱建京世家的人没有好下场…”

  邪山人眼皮也不抬,没将涵气势汹汹的样子放在眼里,任凭涵的掌劲汹涌澎湃的攻击过来,嘿嘿冷笑道:“这种话我听的多了,也见得多了,嘿嘿,我还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有时候我确实活的不耐烦了,不过呢,想死也难,你有能力让我死吗,我求之不得,那就拜托你了。”

  邪山人不动,不代表其他人不动,就在涵自以为得逞的时候,四山人中的痴山人和疯山人各自发出怪笑随手翻腕攻击涵,将涵气势汹汹的攻击瓦解无形,并合两人之力聚会而成的强大气劲反击涵,在强大的气劲面前,涵不敢轻易接手,迅速向外闪动,这才将两人的气劲闪开,惊骇道:“你…你们…以多欺少…”

  “啧啧…”

  “哈哈…”痴山人和疯山人各自怪笑,丝毫没有觉得联合攻击有什么不妥,当然在他们来说,四人一起攻击同一个敌人的事情常有,现在两人联合出手没什么,即使涵的修为比他们两人出很多或者说修为低很多都一样,再说了,他们对于联合攻击觉得没有什么丢人的,常人的理论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因此上,对涵的大惊小怪很是不以为然。

  我暗自冷笑,想让这些老怪物像正常人一样循规蹈矩,那是不可能的,涵在这一点上走眼了,也有些笨,也许是被气糊涂了,忘记了这是什么场合。

  一旁的法副内心忐忑不安,眼睁睁的看着涵被邪山人冷嘲热讽,神变化不定,他现在已经是待罪之人,如果涵在这个时候受到挫折和打击,那么,他的处境就好多了,涵也没理由再为难他,但让他不安的是,如果说涵出师不利,结果可能是两人没一个能离开,所以说,在荣誉和生命的选择上,他犹豫了,最后选择的是不动神在一旁观看,等待事情的发展再做出决定。

  涵被痴山人和疯人的怪异笑声刺的不知道自己在何处,大吼道:“撼天绳,去!”在涵的狂吼声中,一条黑绳子出现他的手掌上,接着像一条巨大的黑龙一样飞舞着,叫嚣着向痴山人和疯山人去。

  所谓的撼天绳引起了几个老家伙的兴致,这种法宝属于独门绝招,不谈威力如何,但独具一格的形式就让人刮目相看,而这些独具匠心的法宝一般都有意想不到的威力和功能,对于狂神等人来说,输赢是其次,能见识一下特别的法宝那是最好不过了。

  只有法副心里清楚,这种法宝是建京世家级人员才能修炼的,像他们这些地位较为低一点的弟子就没资格修炼,而他们修炼的夺命神针就比撼天绳的威力大大的不如,而他们能甘心情愿留在建京世家,多半也是冲着撼天绳的面子,希望有机会修炼这种了不起的功法,这也是每一个建京世家弟子所争取的。

  但是,面对众多的手,他对自己的夺命神针没信心,同样的,他对涵的撼天绳也没信心,他总算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不说别的,单看现在对方将撼天绳没放在眼里就知道了。

  事实上法副内心猜测的不错,痴山人和疯山人将撼天绳没放在眼里,饶有兴趣的看着撼天绳呼啸而来,面对巨大的绳索,两人伸手就抓,好像巨大的绳索是他们的玩具一样,表面上是这样,内地里两山人也不傻,真元运用于双掌,以防不测。

  啪!啪!两声脆响,巨大的绳索被两山人紧抓在手中,撼天绳的威力无与伦比,在两人抓住之后震荡着,呼啸着,两山人合两人之力几乎抓握不住,可想而知撼天绳有独到之处,可惜的是,涵的修为在这些老家伙面前还差一筹,他在建京世家也许是数一数二的手,但现在不是,修为的差别决定了他现在出手无功,撼天绳的威力不能发挥有效作用。

  看着撼天绳被两人抓住,涵吃惊道:“你们…”接着想到自己的修为本就比其中任何一个低,对方合两人之力挡住撼天绳也在情理之中,是他自己昏了头攻击,现在虎难下,只好讽刺道:“合两人之力能接下撼天绳也算不错了,哈哈,这就是手的风范,我涵今天见识到了。”

  他这是故意拖延时间,他很清楚,他的实力低于对方,打斗占不到任何便宜,吃苦的是他自己,只有想办法让对方不好意思出手,再想办法离开这里。

  可惜,他还是没认清形势,他面对的这些人没有几个是正常的,都对于修真界中的事情和规矩不放在眼里,他要做的事情毫无意义,如果狂神等人在乎这些,就不会耀武扬威,合两人之力出手抵挡他的撼天绳了。

  痴山人和疯山人等撼天绳在手中稳住,两人像玩童一样出得意的笑容,似乎为自己能将撼天绳拿在手中而得意,让大家吃惊的是,两人接着互相在撼天绳的两头用力扯,在两人的真元之下,撼天绳断为两截,两人大失所望,似乎觉得撼天绳不过如此,接着将撼天绳丢在地上拍拍手,失望的返回来,再不理会涵

  涵惊骇的望着两人将他最得意的法宝毁坏,心疼极了,如果没有这个法宝,他在建京世家的地位将一落千丈,往的威风不再,气极之下吼道:“你们…该死…”

  痴山人和疯山人当作没听到涵的话,这种角他们已经失去兴趣,懒得再说什么,干脆来个仰首望天,欣赏起不气瘟的天空来。

  狂神哈哈狂笑道:“小子,别丢人现眼了,就你那点本事…还是算了吧,乖乖的告诉我们禁制内是怎么回事,里面是什么人,你这个总法副在建京世家也许很了不起,在我们眼中不值一提,如果你不想自讨哭吃的话,还是主动一点,那样对你小子安全一点,不然的话,哈哈…”狂神的话再明白不过了,论修为他涵差远了,自以为是的法宝已经不足为凭,那就是说没将他这个建京世家的总法副放在眼里,如果不识大体,将有更厉害的法宝等着他品尝。

  涵本来充怒火,几乎将要爆发,在狂神的嘲笑之下冷静了下来,内心倒了一口气,是啊,他自己的法宝已经毁坏,修为在这些人眼中不值一提,再斗下去失败的还是他,他现在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狠狠的瞪了痴山人和疯山人一眼,将这两个山人恨极了,接着将充怨恨的眼神望想我道:“你刚才说我可以离开,这句话现在还算数吗?”

  我冷冷一笑,他看出这些人虽然厉害,一个个蛮不讲理,但真正能作主的是我,只要我开口,他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不过他也够自私的,他想离开,却没提到一边的法副,可见他为了自己其他的都不顾,这让我内心有气,暗自冷笑,但仅仅是这么一个念头,对这些上不了台面,对我当前的事情影响不大的人物,我丝毫没有兴趣,冷哼道:“你可以离开。”

  我话一出口,几个老怪物也不反对,到是涵大出以外,惊讶的望了我一眼,迟疑了一下子,看样子我是认真的,是真的放他离开,放下心来道:“谢谢,建京世家会对阁下有所回报…”

  青蓝秀士见这人啰嗦没完没了,明明是想着怎么报复我,口中却说着的话,他听着就生气,不耐烦道:“你走不走,再不走就留下来?”

  涵一惊,他本来想问我怎么称呼,见状知道他的这个打算不会实现,眼睛一转,也不再问,对我一抱拳道:“告辞!”说着向上飞起。

  法副迟疑的看了涵飞起的影,内心衡量着要不要离开,又看了我一眼,见我们几人没有要留难他的意思,接着向相同的方向飞起,追着涵而去。

  等这两人走了以后,狂神走到我边道:“哈哈,老弟,我记得你在来时说有任务给我们,说来听听。”

  我微微一笑,这几个老怪物,对我怀有戒心,但还是忍不住要问出来,明知道没好事,但是耐不住好奇心,我略一迟疑道:“这样吧,我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嘛,就是监督建京世家,清楚他们在天吟星球的目的,为什么大量的弟子都在这个星球,按照道理他们没有必要来到这个星球…”

  不等我说完,竹山野夫截口道:“不好,还是听听你的第二,这第一嘛,一点意思都没有,你看刚才的那个什么总法副,作为建京世家的主要人物,就那么一点点能力修为,到紧要关头,他连自己门中的弟子都不顾,只想着他自己的安全,仅此就看出这种修真门派没一点气派,将时间费在他们上,我看是免了。”

  在这一点上青蓝秀士站在竹山野夫同一边,也很难得道:“我也是这种想法,看看涵这小子的修为就知道其他人的修为也不到那里,我们没有必要将时间费在他们上,看见他们我就讨厌,不去找他们也罢。”

  我很理解的一笑,接着道:“好罢,你们不去也行,不过我提醒各位前辈,他们毕竟是修真界中的一般修真者,在一般的修真者眼中,他们的修为已经很不错了,能达到他们的境界,非常的不容易,各位前辈不能将他们的修为与自己比较,那当然是不值一提…”

  狂神听着我大刺刺的教训口气,大为头痛道:“好了,好了,这些我们都知道了,下次不说了就是,现在你告诉我们你的第二是什么?我们已经等待了很久,你就不要啰嗦了。”

  我望了一眼云士阅秉更,他也无能为力的一笑,接着饶有兴趣的看了几个老怪物一眼,知道这几个老怪物又上了我的当,但个沉稳的他并没有将内心的想法说出来,而是静静的看着。

  我望了一眼禁制道:“我们已经知道这里面关着十六个人,建京世家出现在这个星球上已经是不同寻常,但将十六人关在这里,又布置下重要人物看守,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里面关着的人对他们很重要,难道各位前辈不想知道里面关的是什么人吗,为什么要被关在这里,这其中有什么秘密?”

  我的话让几个大兴趣,对这些事情他们当然兴趣,再加上我有意无意的将事情神秘化,更让他们有急不可耐想知道事情真相的**,一个个表现的跃跃试。

  颠山人呼呼怪笑道:“这个当然想,那老弟你带我们进去好了,如果这十六人可以用,我们顺便收服,然后归我们自己调遣,那很有意思的。”

  邪山人却嘿黑笑道:“老弟,这我就不懂了,刚才我们本来想通过涵知道禁制内关的是什么人,为什么被关,你却将人放走了,现在又想知道,这又是玩什么,不会是故意让我们几个老家伙上当受骗吧?”

  经过邪山人的提醒,其他几人一个个表现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狂神一拍脑门子道:“差一点儿又上了你的当,小哥,你不会是又布置了个什么陷阱等着我们去钻吧,再说了,你已经在这里布置下了阵法,我们怎么进去,进去了又怎么出来,遇到危险怎么办?”

  痴山人啧啧怪笑道:“是呀,这事一定要说清楚,不说清楚我们不进去,我们一边看热闹,看你怎么做。”

  在几个老怪物的瞪着铜铃大的眼睛注视下,我摇头道:“你们想错了,涵在建京世家的地位很,是总法副,但他同样知道的很少,我看他对这里面关的是什么人同样不清楚,你们也看到了,他的修为在各位前辈眼中不值一提,我想,建京世家的副,也就实际上的负责人修为同样不到那里去,但是,这个禁制的威力不是他们的修为能布置下的,这就是说,他们的修为不足以布置这个禁止,还有修为更的人在后面支持着。”

  其实我说的理由很牵强,不能布置禁制就不知道禁制内的情况?当然不可能,不能布置禁制一样能知道,我只不过是故意这么说罢了。

  邪山人惊讶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这个禁制岂能是涵那小子等人的能力能够布置,但是,涵未必不知道,他是建京世家重要的人物,应该知道一点的。”

  我点头道:“前辈说的没错,但是,既然对方有超级手在后面支持着布置下了这个禁制,像涵这样的人物又能知道多少,如果他知道的很多的话,就不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那个法副也不会迟疑不决,道理很简单的,这个禁制内关着什么人他们不清楚,有多重要也不清楚,同时也相信我们进不去,干脆一走了之,因此,我断定他知道的不多,问也白问,既然知道的不多,还不如不问,我们自己去了解算了。”

  青蓝秀士比较冷静,缓缓道:“老弟这么说我们就明白了,但听老弟的口气,你是让我们几个去,你自己不去?”

  我点头道:“是呀,这件事情就给几位前辈了,你们放心,我们是自己人,布置阵法是为了将布置禁制的人隔绝,免得我们麻烦,并不是为了困住自己人,你们进去以后,了解清楚是什么人之后,如果可以用,干脆将他们十六人收服好了,到时候我再将各位前辈接出来。”

  几个老怪物没急着回答我,而是以怪异的眼光望着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在故意让他们上当受骗,我也表现的很慷慨,冷静的让他们注意观察,意思是让他们放心,我是没设置什么圈套的。

  也许是我的信用太差,这样的姿态难以取得他们的信任,狂神摇着头道:“我怎么还是觉得你另有用意,似乎其中有什么不妥,我看还是不要单独行动,不如大家跟着你一起行动好了,这样一来保险一点。”

  我不以为然道:“那好啊,既然你们不愿意进入禁制,那就去侦察建京世家的动静吧,这件事情我自己去办好了,反正没人强迫你们,你们可以任选其一。”

  几人一愣,这说来说去他们还是要和我分开行动,而且看样子我又不像给他们布置了什么***钻,可以又觉得哪里不对。

  竹山野夫斜着眼睛道:“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行动,大家一起行动不好吗?”

  我笑道:“大家一起行动当然可以,可是,我们的人手有限,龙凤三十六子又忙着没空,这件事情只能指望前辈们能帮助我,对了,几位前辈这样推辞…不会是怕了吧,这可不像超级手的风范。”

  他们内心明明是怕了,怕上当受骗,又在我的布置下吃一番苦头,但在表面上那能承认,一个个立即摇头否认,无论如何不能在我面前承认是怕了。

  邪山人立即道:“嘿嘿,我们怎么会怕,那当然是不可能的,还没有什么事情让我们怕的,就建京世家那等不入的弟子让我们怕?笑话,他们算什么,我们只是不屑一顾罢了,绝对不是怕。”

  狂神若有所思道:“小哥,你还是不要使用这些将法,就直截了当说出你的真实用意何在,让我们几个衡量衡量,然后再作出选择。”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几个真实的用意何在,笑道:“前辈说错了,也想错了,我怎么会有其他用意,是人手不够罢了,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也不会勉强,只是在来之前你们想做点事情,我给你们机会罢了。”

  狂神吼道:“小子,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一定要让我们单独行动,我就不明白了,你小子又在玩什么花样,好了,我们选择监督建京世家,禁制内的事情还是给你自己来完成吧,就这么定了,建京世家有什么了不起的,惹我狂神上火,我将他们的头一个个揪下来当球踢,哼。”他这是在发怒火,将一肚子的怒火全部记在建京世家的人上,看来建京世家有麻烦了,不但狂神一肚子的怒火,其他几人同样是一肚子的怒火,这是对我的不,却有无可奈何,将发怒火的对象转移到建京世家上。

  我很意道:“既然你们选择了了解建京世家的情况,希望各位前辈能互相配合默契,尽量少动手的情况下了解清楚他们在这个星球的目的。”

  事以至此他们几个也没回旋的余地,只好不意的接受任务,狂神懒得再说,带着极大的不向上飞起,闪电式的离开原地,其他几人也不例外,一个个溜之大吉。

  现场只有我和云士阅秉更,两人对望了一眼,云士道:“老弟明,这些人还是上了你的当,甘心情愿的去了解建京世家的情况,这样一来老弟你行事方便,他们不会影响到你。”

  我笑道:“如果说他们是甘心情愿,那也未必,他们是不得已而为之,在两者之间他们对于阵法充警惕心,退而求其次,不过这样一来建京世家就有了麻烦,我能想象他们找上建京世家之后的情况,也只能这样了,前辈你是留下来还是和我一起去禁制内见见关在里面的人?”

  云士想了一下道:“我还是跟着你禁制内吧,外面有狂神几个不会出什么事情,再说了,以他们的修为,一个人就能令建京世家飞狗跳,不要说他们是七人,这个实力相当雄厚,我下来也没什么用,倒是你人力单薄,里面的情况也不清楚,有我在边,也许能在需要的时候帮助你。”

  我正有此意,微微一笑,首先向阵法内飞去,云士接着一笑,紧跟在我后,虽然说他的修为是我们这些人当中最的,为人冷静沉着,但在九天大阵面前他也不敢大意,他承认无法闯出九天大阵,稍微不小心就会陷入困境。

  这个禁制很特别,不像一般的禁制,我们两人绞尽脑汁在观察着禁制,以云士的修为和阅历也说不出其中的奥妙。

  两人花费了一番功夫之后,稍有收获,当然,我的收获微乎其微,除了我本的修为不,还有了解自己的各种法宝法门以外,对于我自己掌握以外的禁制知道的不多,以一无所知形容也不为过。

  但云士好像是观察得到的比较多,脸上有恍然大悟的样子,我不由得赞叹道:“人就是人,看样子前辈已经有成竹,晚辈到现在一无所获,惭愧。”

  云士摇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以老弟你的修为而言,就比一般的年轻人要出很多,当然,比我们这些老怪物稍有不如,但是,我们在你这个年龄,同样没你这样的修为,事实上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九天血魔神威名赫赫,威震修真界,岂能是无能之辈,你上有许多东西连我们这些老怪物自叹不如,不然的话我们就不会跟着你边了。”

  我没想到随便一句话引出了云士这么多的赞语,客气道:“前辈过奖了,事实上许多的事情我都是不由己,是硬出来的,不是我自己有多了不起。”

  云士显然不赞成我的说法,摇头道:“你想想看,四山人是何等的傲和自自大,可以极为狂妄,但他们在你面前就是狂妄不起来,你的话他们表面上持反对意见,那是他们的个使然,事实上他们内心早就承认你,将你当作自己人,你也不要厚此薄彼,小看了自己。”

  我不想谈这些事情,望着禁制道:“以前辈的观察,这个禁制我们如何破解?”

  云士似乎觉到我的情绪,也很配合的不再谈我个人的事情,望着禁制道:“这个禁制以自然变化为基础布置出来,威力上以我的看法还不如你的阵法,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禁制是超级手布置的,一般的手很难布置下这样的禁制,而老弟的阵法也是以自然变化为基础,我想老弟内心已经有了想法,又何必多问我。”

  不愧是手,连这一点也看出来,我只是通过九天大阵产生了联想罢了,但其中有许多方面让我很是不解,想通过云士多了解一些,算是增长见闻吧,但要进入禁制我觉得不是很难,我自有办法进去。

  我拿出金莲法随手一挥,随即跳上金莲法,望着瞠目结舌的云士笑道:“既然前辈觉得没必要研究这个禁制,我们就利用这个法宝进入禁制。”

  云士并没有立即跳上金莲法,而是皱着眉头打量着金莲法,神愈来愈凝重,半晌后道:“这是佛家法宝,含着仙灵之气,又是一件仙家法宝,老弟,我真不知道怎么说,这件仙家法宝比你给我们的那些仙剑之类的法宝又要明多了。”

  等云士跳上金莲法后我笑道:“前辈说对了,这件法宝确实不一般,当年我能够进出绝域,就是凭借这件法宝的威力,如果没有这件法宝,以我的修为和见识,想进入绝域,那是不可能的。”

  我说的是实话,如果没有金莲法,我想进入绝域也难,也许像银老等元婴体一样被佛字阵法打成元婴体,想从绝域中出来,我想那是很难的,也许是永远被关在绝域里面。

  云士听说我从绝域内出入的事情,这件事在修真界是一大幸密,没人知道我是怎么进出的,也难以想象,很多超级手有去无回,而我这个修为与超级手相差悬殊的人怎么能做到,现在听我这么说,神中带着恍然大悟的样子,可以理解,有这样的法宝在手,能进出绝域就不是一件难事。

  我一点大印决,金莲法释放出黄金的光芒,扩散到十丈外,然后缓缓向禁制内飞去,禁制理解被启动,各种自然现象以破坏的形式在咆哮着。

  我们的观察没错,这是一个手布置的禁制,是以自然现象为基础布置而成,所谓的自然现象自然是离不开风雷水火等等,但是这个禁制的威力与九天阵法或者说绝域内的佛字法决的威力相比,那简直是小儿科。

  金莲法将这些咆哮如雷的自然现象有效地隔绝在外,各种自然显现的攻击力愈大,金莲法的反击愈来,黄金的光芒闪烁不定,将攻击而来的自然现象一一没,金莲法上的我和云士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也没有到有丝毫的力。

  云士叹道:“这就是佛家法宝的威力所在,一般而言,像这样的禁制没有一定的修为是突破不了的,而且要懂得如何破解,如果布置这个禁制的人知道我们是这样轻而易举的通过,不知道作何想,也许会被气死,大呼老天不公平。”

  我忍不住一笑,云士说的有些逗,不过也是实话,任何一个禁制都一定的威力,这个禁制的威力大小因布置禁制的人修为和禁制本的威力而定,眼前的这个禁制就不是一般手能布置出来,布置禁制的人修为绝对不会比云士低多少,也许会更,但他布置下的禁制在金莲法的威力下轻而易举的被我们进入,这如果让布置这个禁止的人知道,慨是少不了的。

  但大出意料的是,随着逐渐深入禁制的威力愈来愈大,我们两人逐渐力,虽然不是很强大,但也说明了这个禁制外面一层的威力小于里面,如果不是有金莲法,这种威力也够我们两个受的。

  前面出现一座大的山,而奇怪的是,这座山呈黑,整座山被黑气雾环绕,黑的气舞在山上飞舞,所过之出发出怪异的呼啸声,似乎要噬一切,金莲法法出的金光芒与黑气雾相遇之后,产生极其怪异的火花,并伴随着轰轰隆隆的爆炸声。

  我皱着眉头道:“老哥,似乎有些不对,我们两个是不是停下来观察一阵子再说,这山好怪异,应该是这个禁制最关键处,也是整个禁制的威力所在。”

  云士内心早有这个想法,他是想听听我怎么说,而且金莲法的威力他也不清楚,此时听到我这么说,同意道:“老弟说的没错,威力愈来愈大,出乎意料,但不知道你的这个法宝威力厉害到什么程度,有没有可能抵抗禁制威力?”

  他这是问法宝的威力,可惜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金莲法宝的威力有多大,是不是能对抗这个禁制,不过,我还是对金莲法有信心,毕竟它是一件仙器,修真界的禁制应该能对抗的了吧,我的修为不够,云士的修为却不错,有他在应该可以。

  想到这里我道:“我是没有把握,应该可以吧。”

  云士已经从我的话里知道我要说什么,他也应该能想到,这是仙器,我能够拥有已经很不错了,以我的修为而论,对仙器所知有限,当然不会是我炼制的了,他想了一下道:“我们还是谨慎一点,这个禁制好像也有仙灵之气,里面的威力更大。”

  我一惊道:“不会吧,老哥,你没看错吧?”

  难怪我这么惊讶,在修真界能够布置带有仙灵之气的禁制我没见过,也不可能见到,我已经是一个特例,那是我拥有十几位仙人师傅留下的仙气和阵法等等,但修真界的人要布置带有仙灵之气的禁制,那就是说对方也是仙人之类的手,自从我出现在修真界以来,我还没见过仙人,也没听说过,而且,他们应该不会滞留在这一界,现在云士说这个禁制带有仙灵之气,我自然吃惊。

  如果真有仙灵之气,那就是说这个禁制是仙界内的手布置,隐隐约约我到有些不妙,似乎到他将站在我对立面,对我的事情有阻拦,我也不知道内心怎么产生这样一个念头,希望是我多心。

  云士阅秉更当然不会知道我内心的想法,但也看出我似乎很惊讶,笑道:“我不会看错,这一点我肯定,老弟不要以为这一界没有达到仙界之手,也不要以为仙界之人在修真界没有,我们虽然很少见,但不是说没有,老弟你不是有仙器吗,难道不是仙界之人给你的?既然他们能在这一界,其他人为什么不可以。”

  这么说云士阅秉更在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他以为我有仙器是仙界之人亲自给的,这是他凭借着我手中的仙器猜测,这种猜测让我内心稍微轻松,但还是不能释怀,禁制带有仙灵之气是肯定的,这一点上我虽然不愿意接受,但也相信云士的能力,而且我也觉到了。

  现在我想知道的是,这个禁制是很久以前就有还是现在有人布置,如果是以前布置的,那就对我影响不到,如果是现在,我想我有麻烦了,虽然不知道这个麻烦有多大,但我相信对我今后的事业有影响。

  想到这里,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往内冲,随手一点印决,真元突增,金莲法的金光芒大盛,将十丈内靠近的黑气雾有效地阻拦在外,金莲法所过,大的黑逐渐缩小,力愈来愈大。

  云士看到我神凝重,好像发生大事的样子,隐隐约约想到狂神等人的安全,也有些迫不及待的点出印决,以他的修为,何等的犀利,金莲法前进的速度愈来愈快,力愈来愈小,金莲法以最快的速度向内冲去。

  金光芒与黑气雾不断的产生磨擦,释放出怪异的呼啸声,五颜六的怪异火花在金莲法座周围闪烁,在各种怪异的现象中黑大山愈来愈小,我的神愈来愈冷。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