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二十一章 神秘高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二十一章 神秘高手
  第二百二十一章神秘

  面对十六天将迫不及待的神情我能理解,任何人被关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将自由禁锢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动,当有希望出去,那是何等的动人心,而现在的我就是他们出去的唯一希望。

  就像当年我被困在绝域,一困几年,在那几年之中,我以继夜想着出去的方法,也不断的尝试着各种各样的方法,在死去活来中终于闯出了绝域,当时的心情何等的动。

  现在的十六天将就是这样,他们尝试了各种方法,依然无法突破出去,失望中有了希望,如黑暗中的出现一盏明灯,动是自然的事情,想也不想希望我能带他们出去,也忘记了他们刚才还在攻击我,也忘记了刚才对我戒心十足。

  在十六人动的注视下,我示意他们冷静下来,等他们冷静下来以后,我缓缓道:“带你们出去没问题…”

  不等我说完,为首之年轻人动道:“谢谢,那太好了。”

  我微微一笑接着道:“但是,我先要了解清楚你们的事情,我想,你们被关在这里,必定有特殊的原因,将你们关在这里的人应该有不错的手,如果我们就这样贸然出去,你们人为我的能力能够阻拦他吗,是不是我有能力克制对方?”

  我说的是实话,据这个禁制带有仙灵之气,布置这个禁制的人修为何等深,岂能是我能够阻拦和对抗的,不过,如果说很担心对方也不然,我完全可以将十六人安置在龙园之中,对方休想在我不同意的情况下带走十六人,除非十六人愿意跟着对方离开。

  而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了解十六天将的份,是什么人将他们关在这里,更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来自天界,在修真界的目的是什么,会不会影响到我的事情,如果会影响到我的事情,那后果很严重,现在有飞鹰山庄和黑魔门已经让我焦头烂额的寻找手,如果是天界的人,又会影响到我的事情,让我到哪里去找能对抗天界的手,但不管怎么说,先了解清楚,然后再想对策。

  十六人在我提出问题以后,脸马上变得很难看,一个个勾下了头,带着无奈和愤怒,本来显得潇洒漂亮的他们脸上有些扭曲,眼睛内带着泪花。

  我和云士阅秉更两人互相望了一眼,从十六人的神变化中可以看出,他们有着一段伤心事,只是我们还无法判断他们的伤心事从何而来,出于什么原因。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十六人沉浸在对往事的伤心之中,我和云士阅秉更也没催促他们,默默的望着十六天将,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之后,为首的年轻人道:“我们十六人合称十六天将,男的一律称为天一,天二,一直到天八,称为彩一,彩二,一直到彩八,我就是彩一,也是十六天将的老大。”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些我已经看了出来,所谓的十六天将从他们的名称看来,真正的天将是指天一天二等人,而八的名字是据她们手中的法宝武器而来,是附带加入十六天将,也就是说,应该称为八天将。

  天一继续道:“我们从小被一个人收养,当时我们有成百人,到现在只有我们十六人,其他人在训练中失去了。”天一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深深的了两口气,似乎想起了其他人,接着道:“训练很残酷,也很严格,我们学习的很多,主要的课程是修炼,争取将修为提到最程度,在训练过程中,不断有人失去了生命,这是为训练付出的代价,知道最后,能够达到要求的只有我们十六人。”

  我已经明白他们伤心的原因了,他们能够有今天的成就,是被人以摧残的方式训练出来,而且是从一百多人中经过不断的用淘汰方式剩下的十六人,之后被命名为十六天将,他们现在所伤心的应该是这段被摧残的岁月,以及失去生命的同伴伤心,当然还有他们为什么被关在这里。

  我想到天一提及修炼是他们主要的课程,想了一下道:“你们学习课程的很多吗?还有什么课程?”

  天一道:“其次要悉修真界各个门派的情况,以及各个门派使用的法宝和功法特点,还有各个门派中的重要人物修炼境界,反正是很多,涉及到很多方面。”

  我和云士阅秉更同时一惊,这太让人意外了,能知道修真界这么多事情的人,真不简单,修真界的门怕何其的多,有些门派大家只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个门派中的人,有些门派大家见过人,却不知道在哪里,就像飞鹰山庄和龙剑城,修真界没有人知道在哪里,也有一些不出世的手默默无闻的修炼着,从来没有在修真界过面,总之,没有人清楚修真界到底有多少个门派,或者说有多少个手。

  这个人的雄心,知道的也多,太惊人了,我心里一动道:“你们知道飞鹰山庄和龙剑城在哪里吗,这个人有没有提到过?”

  天一道:“知道,飞鹰山庄由神鹰山人管理,有供奉堂长老堂,十大护法,各个星球有他们的分院,企图称王称霸,龙剑城的管理者是玉仙子,其中修为最的是七仙子,其次是九真人,内堂堂主和外堂堂主的修为也不可小看…”

  天一将在修真界最神秘的两个门派如数家珍源源不断道来,我和云士面面相觑,半晌说不出话来,飞鹰山庄还好,我与他们多次打道了解一些,龙剑城除了桑珂倩,白云仙子,水月仙子和在绝域外见到的一部分普通弟子以外,我都不知道,也没听到有人给我介绍过,相信除了龙剑城自己人,其他人也不知道,但在天一口中,这些已经不是秘密,太惊人了。

  天一见我出惊讶的神,没有继续介绍下去,不解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那人就是这样告诉我们的?”

  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你说的对不对,不过,因为你说的有些事情别人本不知道,修真界没有人知道,所以我也不能告诉你答案。”

  天一惊讶的望了边的其他十五人一眼,接着回过头道:“没有人知道,这怎么可能呢,我们就知道呀?”

  我只有苦笑的份,这十六人年轻人一点经验阅历都没有,我现在给他们解释不清楚,也一时间说不清楚,只能等他们在外走动上一段时间才能了解,十六天将除开给我带来了惊讶以外,我下定决心要将他们收服,对我而言,修真界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几乎是一片空白,我最需要知道的是修真界的事情,有了十六天将,这些问题就刃而解,等于有了一部关于了解修真界的活字典,我可不想让他们成为别人的工具,最好成为我的助手。

  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是什么人以摧残的方式训练出了十六天将,是不是仙界中人,想到这里我道:“你口中的这个人是谁?修真界中人吗?”

  天一想也不想道:“不知道。”

  “不知道?”我一愣,随即明白,这人虽然清楚修着界的一举一动,却对他自己的事情保密,连十六天将也不告诉,太厉害了,从一开始就防着外人知道他的份,就像现在,如果天一知道的话,肯定会说出来,这样一来他的份就为大家所知。

  我对着云士阅秉更摇头苦笑道:“老哥,看来事情很麻烦,这人太厉害了,每走一步都经过考虑,策划计算的很周到,不会给我们留下线索。”

  云士阅秉更有着同我一样的想法,但他想的更多更远,点头道:“虽然话这么说,一开始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但是,他要达到目的,必然要与修真界的人接触,到时候他不想亮相也不行。”

  我苦笑道:“只能这么想了,我以为可以通过十六天将知道这人的份,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希望他不要干涉我的事情,不然的话那很糟糕。”

  天一望望我,又望望云士阅秉更,疑惑道:“你们说的话我听不懂,这人对你们很重要吗,你们知道我们十六人?”

  当然对我重要了,但以十六天将的单纯,很难明白我和云士现在的谈话,虽然说他们知修真界的一些秘密,但在经验上等于零。

  我摇头道:“这些你们现在不能理解,以后自然会知道,你们十六人是十六天将我进来之前并不知道,也是第一次听说十六天将这称呼,不过,在进入这个禁制之前,我发现禁制里面有十六个,所以才进来看一看,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一惊讶道:“那你好厉害的,在禁制外能知道禁制内有多少人,那个人就没这个本事,你比他更厉害。”

  面对十六天将的惊讶,我微微一笑没有做解释,一般的事情告诉他们也理解不了,何况是科技的事情,那更复杂了,想解释更难。

  天一等人望着我不语,他们不明白我这话是什么意思,显得疑惑不解,想问又不知道如何问起,迟疑不决的样子。

  我笑道:“同样的话,这些你们现在不能理解,以后自然会明白,也不急于现在能理解,我们还是谈谈你们的事情吧,你们说说,你们口中的这个人他的修为如何?平时往那些人?”

  “他的修为很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知道。”这次借口的是天二“总是给我们的觉是这个人很可怕,站在他面前我们有一种很害怕的觉,似乎不过气来,一般我们和他保持一点的距离,很少面对面说话。”

  我和云士再次相互望了一眼,能让十六天将这么害怕,除了平时残酷的训练给他们造成直接心灵威胁以外,那是上发出的气息让他们力,虽然我现在不能肯定这人是修真界手还是来自天界,总之是一个超级手。

  天二接着道:“他很少与人往,好像有过一两个人找他,显得神神秘秘的,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谈什么,不过他边有两个护卫,也很厉害的,平时就由这两个护卫监督我们训练。”

  得到的不多,但总算知道这个人不是一个人,至少三个人以上,他边有两个手,那就是说至少有五个人,希望不是很多,这种边的人一定是手,等闲之辈不被他收留,只有手才能帮助他处理一些事情。

  估计对这个人的了解也只有这么多,再问下去也不会了解到什么,现在是要了解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我问出了以后,十六人又一次沉浸在伤之中,看来这件事情对他们的伤害很大。

  片刻后天一道:“五年前,这个人说我们基本上达到了他的要求,要我们帮他做一件事情,也就是我们十六天将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这样我们十六人离开了他,为他完成这件事情,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意外,他大怒之下让我们继续完成这件事情,两年之内我们没任何建树,之后他将我们关在这里。”

  天一说的很简单扼要,前后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但对我想知道的事情没有提及,估计是他以为我不兴趣,没有必要告诉我,相反,我就想知道其中的原因,不禁问道:“他让你们完成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到这颗星球来?”

  天一微愣,显然是没想到我对细节这么兴趣,略一沉思他道:“是帮他捉拿一个小孩,那个小孩子太可了,我们捉拿住以后,不忍心又将他放了,他是因为这件事情将我们关在这里。”

  “小孩子…”我到意外,不仅皱起了眉头,一个小孩子他自己可以捉拿,为什么要十六天将来完成,如果说利用十六天将的修为也不对呀,他的修为那么,有必要搞的这么复杂吗,更奇怪的是,一个小孩子值得他付出这么多的心血吗,而一个孩子又有什么,他怎么能够在这颗星球生存,不说整个星球布气瘟,但昼夜不同的温差变化一个小孩子是无法生存的,这个小孩子难道有什么奇特之处?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显得凝重起来,半晌后我问道:“那他自己为什么不去捉拿,反而要你们十六人出手?”

  天二道:“这个小孩子除开很可以外,修为不比我们十六人中的任何一个差,真是奇怪,我们现在都想不明白他是怎么修炼,就那么一丁点大,真是不可思议,而且他很机灵的,好像知道这个人要对他不利,几次见到这个人就躲避起来,但对我们十六人开始有戒心却不躲避,正因为这样,所以被我们拿住了。”

  我已经明白了,是这个人上的杀气和特殊的用心让小孩子躲避着,即使他的修为再,由于某种原因,他无法捉拿到小孩子,而十六天将心灵纯洁,让小孩子戒心大减,这人确实名,想到这么一招,可惜的是,十六天将不忍心将小孩子出,所以一怒之下被禁锢在这里。

  天一接着道:“我们被关在这里三年了,他既不放我们,也不杀我们,几次要求我们,如果我们愿意捉拿住小孩,他就放我们,但那个小孩子太可了,我们不愿意,就这样被关着。”

  我望了一眼云阅秉更,阅秉更点了点了,我们两个都知道,不是这个人不处理十六人,而是十六人还有用处,只有十六人才能接近小孩子,如果杀了十六人,他永远得不到那个小孩子,将十六人关在这里,一个是希望十六人能回心转意继续为他捕捉小孩,另一个用意就是希望小孩子来找十六人,他亲自捉拿,如果我们猜错,建京世家的人在禁制监视不是为了监视十六人,因为十六人无法闯出这个禁制,他们是在监视那个小孩子。

  而这个人布置这个禁制也有两个用意,一个是禁锢十六天将,一个是希望小孩子找十六人天将,同样被关在这里,然后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在禁制内得到这个小孩子,他采用的是守株待兔。

  事情现在已经清楚,十六天将是为了一个小孩子来到这颗星球,又因为这个小孩子被关在这里,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问道:“你们平时怎么称呼这个人?”

  天一摇头道:“我们之间平时不说话,也不称呼他什么,他也没说过。”

  这人真厉害啊,我服他了,真是一个劲敌,看来他从来就没信任过十六天将,他培养十六天将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十六天将只不过是他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的工具,本来我还想问他们在这三年中有没有见过这个小孩子,但想到他们出不去,小孩子如果进入这个禁制的话,不是被这个捉住就是被关在禁制,也就不再问了。

  接着我向他们了解这个小孩子的情况,将他们所知道的线索掌握了以后,我问道:“你们出去以后有什么打算?要去哪里?”

  十六人沉默了下来,他们十六人从小到大一直被那个神秘手训练,从来没有在外面走到过,对外面的世界很陌生,现在要离开了,他们显得有些惶恐不安,既不愿意回到那个神秘边,也不知道去哪里。

  我见时机成,建议道:“要不这样,我给你们找一个地方安,你们可以做自己喜做的事情,想继续修炼也可以,跟着我也可以,保证不会被那个神秘手找到。”

  十六天将脸上一喜,惊喜的望着我,这对他们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经过一场打斗和一席长谈,双方之间多少有些亲近,无形中他们对我有了好,也有一点信任。

  天一惊喜道:“真的?那我们去哪里不会被他找到,每次见到他我们很恐惧很害怕,他的眼神像刀子一样犀利,好像能看透他人的内心世界,可怕极了。”

  云士看到这里忍不住一笑,他承认我的手段明,十六天将就在不知不觉走上了我安排好的道路,一般修真者本不会这么做,也不屑这么做,而我一个年轻人却这么做了,本来可以对十六天将言明,可是,以十六天将现在的处境和以前所受的折磨,在心理上对外人总是有一种提防,而我这么做正好投其所好,也不引起十六人的戒心,这是一个政治家或者谋家使用的手段,如果他不是了解我的为人,以为我会有天大的谋。

  云士阅秉更的神没逃过我的眼睛,我暗自发笑,他的修为虽然很,智慧也很错,但毕竟一直独来独往,更不用说参与一些政治的活动,而我一直就在为各个星球的发展努力,必要的时候使用一些手段和计谋,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他有想法也很正常。

  我望着十六天将,指着自己额头上的龙园道:“就是这里,你们没有想到吧。”

  十六人一愣,疑惑不解的望着龙园,他们的修为虽然很,知道的也很多,但也没有想到龙园是我专门炼制的一处置之处。

  天一不解道:“这是…”

  我笑道:“这是龙园,里面的空间很大,已经有人在里面修炼,安置你们十六人没多大的问题,而且很自由,你们想出来很方便。”

  十六天将脸上出现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是一脸的崇拜,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龙园,但内心也有怀疑,是不是真如我所说的那么好,真的自由吗?

  他们的神岂能逃过我的眼睛,没有心计的他们内心有什么想法在脸上已经表现了出来,稍微有经验的人都看得出来。

  我一拍龙园,向园内发出了信息,接到信息后,在十六天将瞠目结舌中瓯花雷李红等人一个个从龙园内跳了出来,站在我边,两小更像两只百灵鸟,投入我的怀抱。

  一段时间不见,几人见到我不免撒娇一番,显得特别亲切,瓯花雷和李红一左一右在我的边,合天合夜为护卫自然是站在瓯花雷后,小山小石到是比较冷静,对我一抱拳叫了一声师傅之后站在一旁。

  瓯花雷喜道:“师傅,你叫我们出来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李红理所当然道:“那是一定了,不然师兄怎么会叫我们出来,对了,师兄,你叫我们出来做什么?”

  两小在我怀抱里扭动着,我拍了拍他们两个可的小脸蛋,然后对几人道:“我叫你们出来,是给你们几个介绍朋友。”

  众人将目光移动到十六天将上,显而易见,我说的朋友必定是他们,而十六天将也动的望着小山小石等人,毕竟他们在这三年中一直被禁锢在这里,没有与外界接触的机会,现在突然间出现一大帮子人,寂寞的禁制内立即充笑,让他们的寂寞的心灵深处也出现了温暖,他们也一下子喜上了眼前的这些人。

  我笑道:“就是他们十六人,以后和你们一起在龙园修炼。”

  小山小石没有说什么,我是当师傅的,这么做必然有道理,何况他们没觉得多十六人有什么不好,若大的龙园内多十六人显得更有生气一些。

  但瓯花雷却不兴道:“人家还以为有什么好事,原来是要将这些人安置在龙园,师傅,你直接让他们进来就行了,干吗让我们出来?”接着又望着八彩道:“这几个姐姐很漂亮的,我喜,那我带她们到龙园了。”

  我望了一眼八彩,她们犹豫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那就是说同意了,事实上八彩也喜上了眼前的这些人,尤其是天真活泼的瓯花雷和两小,从小没有几个玩伴的她们,也喜能和瓯花雷几个多谈谈。

  得到我的同意之后,瓯花雷笑嘻嘻的拉着八彩进入龙园,李红却没有跟着进去,她饶有兴趣的看着十六天将,内心打着注意,瓯花蕾有了护卫,她却没有,将注意打在八天上,只是她现在还摸不清楚情况,想多看一点,然后再向我提出来。

  合天合夜两个难得走出龙园,很想多留一些时间,见瓯花雷迫不及待的进入龙园,无奈的跟着进去。

  天一等人看着我怀抱里的两小,脸的惊讶之,眼睛内充奇怪,两小的天真烂漫深深的引着他们。

  我已经注意到了他们的神变化,内心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也通过他们的神肯定了先前的想法,

  天一喃喃道:“我以为那个小孩子够可的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可,天真无邪的小孩子,真是奇怪!”

  其他七天将也有同样的想法,天二道:“只是这两个小孩子比那一个小一点,但也小不了多少。”

  我内心暗笑,火儿的年龄不谈,他还比较小,而寒儿的年龄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但有一点肯定的,那就是有几百岁了,由于一直得不到黑寒石,所以成长的很慢,遇到我以后,吃下黑寒石,才有所长大,但通过他们的话我知道,他们口中提到的小孩子要比寒儿和火儿大,大大多少我现在还不知道。

  我对天一道:“你们还有什么要告诉我吗?如果没有,你们可以进入龙园,我带你们出去,今后你们在没有安全之前,可以在龙园内修炼。”

  天一摇头道:“没有了,我们一直被关在这里,对其它地方也不悉,能在龙园内修炼也很不错,只是麻烦你了,有点不好意思。”

  想不到他也会说两句客套话,我笑了笑接着道:“既然你们没什么要说的,那就先进去吧,小山,你带他们进去,他们有什么需要你告诉我,或者你帮他们解决,多照顾他们。”

  小山一抱拳道:“是,师傅。”

  在小山的带领下八天将跟着进入龙园,只有我怀里的两小和李红还留在外面没进去,两小是我有意留下,李红是另有算计,没达到目的不想进去。

  我望着李红道:“你怎么不进去,现在我要出禁制,外面可能有人在等着,如果你在边,很不安全的。”

  李红拉着我的胳膊道:“谢谢师兄关系,师妹我好动哦。”

  我忍不住笑道:“不要拍马了,有什么话就说,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小雷雷的一套,学会腻人了。”

  李红嘻嘻笑道:“还是师兄你厉害,一眼就看穿我有事要找你商量,师兄,刚才进入的那八个年轻人是什么人,他们是干什么的,跟师兄你有什么关系?师妹我很好奇,你给我说说。”

  我看着李红,难怪这丫头刚才没跟大家一起进龙园,原来是打着八天将的注意,不愧是我的师妹,两人都在打着他们的注意,可惜啊,这些人我不会给她,她的注意打错了。

  李红见我不说话,拉着我的胳膊摇动道:“师兄,人家很好奇,你就给我说说吧。”

  云士忍不住笑道:“你们真像师兄妹,想法也一致,真是有趣的紧。”

  以云士的眼光怎么能不知道李红打着什么注意,不用说,他看得一清二楚,内心也觉得有趣,所以才笑了出来。

  我当然不会将人给李红,但也知道直接拒绝李红是不可能,故意道:“他们吗…他们的故事可长着呢,那我就给你说说。”

  接着我将十六天将的来历和被关在这里的愿意告诉了李红,最后咬牙道:“训练十六天将的人太厉害了,师兄我到现在不知道能不能逃过此人的追击,真是惹了大麻烦,师妹,你很聪明,你说,师兄我怎么办才好?”

  李红愈听愈不对劲,有这么大的麻烦八人再好她也不要,她可不想被人追在后面讨债,尤其是超级手,护卫可以慢慢找,也不愿意成天被人找麻烦,听到我向她讨注意,忙站起来道:“师兄,我已经知道他们十六天将的事情了,我先回龙园,你的事情你慢慢想,走了。”说着迫不及待的溜之大吉。

  等李红进入龙园,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为自己能这么快将李红打发走而兴,不要看她们撒娇的时候很麻烦,其实不然,有时候很好哄的。

  云士阅秉更笑道:“给自己的师妹也使用心计,我真是服你了,不过你刚才说的话也没错,你收留了这十六个年轻人,等于是将麻烦揽到自己上,我想,他已经在外面等着你,你还是想个周全的办法才好,最好能避开他,这才是上策。”

  我慎重的点点头道:“前辈说的是,从现在开始,这人已经站在我们的敌对面,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人真正的实力如何,但估计是我在修真界走动以来遇到的最强手。”

  云士点头道:“你知道就好,但不管你怎么做,我们不能待在这个禁制内,我担心狂神他们,有可能已经被这人拿下。”

  这我已经想到了,我们两个进入了禁制,狂神等人浩浩荡荡的去找建京世家的麻烦,此人必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将狂神等人拿下是必然结果,收留十六天将这件事情我没有丝毫的犹豫,一见到他们我就喜上了,而且他们是修真界的活字典对我用处很大,再了解到他们是为了抓一个小孩子来到这里,这已经与我有了无法避免的矛盾冲突,我收不收留十六天将都一样,麻烦是避免不了。

  现在我是想知道天一口中那个小孩子的位置,确定之后才能计划下一步的行动,在我没有面之前,狂神等人的安全是不会有问题的,这一点我肯定。

  我对两小道:“小妹,小弟,有一个小哥哥在这里,你们两个下来静心帮我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

  寒儿立即从我怀里跳了下来,盘在地上闭上眼睛发出神识向周围探测去,火儿就没那么简单,他也没那么听话,眼睛滴溜溜的转动,不过看到寒儿的样子,也饶有兴趣的从我怀里跳下来,学着寒儿在地上,眼睛闭一下又睁开,看到寒儿还在闭着眼睛,又闭了起来,总之他是没有受那个小孩子的方位。

  云士先是不明白我这么做的原因,接着内心隐隐约约有些明白,但见我没说明,在一旁看着没说话,内心暗赞我的明,这比胡寻找可靠多了。

  过了很久一会儿寒儿才睁开眼睛道:“哥哥,我找不到。”说着跳到我怀里。

  火儿见寒儿跳到我怀里,立即睁开眼睛一蹦而起,落在我怀里道:“哥哥,我也没找到。”

  我不禁笑道:“你有没有找啊,好了,没找到就没找到,以后再找,现在你们两个到龙园去,哥哥有事要做。”

  等寒儿拉着火儿跳进龙园之后我沉思起来,既然寒儿没找到,那就说明那个小孩子不再附近,但是,那个神秘手将十六天将禁锢在这里,设置下禁制守株待兔,这说明小孩子就在这里,这就矛盾了,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接着我想到万壑涧,心里一动,这个小孩子会不会隐藏在万壑涧内,不然的话以这个神秘手的修为,早就抓到他了,只有在万壑涧之内,他不敢冒险,所以才在外面守株待兔,如果我的猜想正确,那么事情就有复杂了,我甚至于护怀疑这个神秘手是为了进入万壑涧才不惜一切的在这里守株待兔。

  但觉得又不对,以他的手进入万壑涧做什么,没听说万壑涧内有什么,关于仙器的传说也没人证实过,他应该不会相信吧,他真会相信这种传说?

  难道他就没发现这个小孩子的秘密,或者说我猜测错了,接着我又想他这个神秘手的修为能力,肯定他已经知道小孩子的秘密,除非这个小孩子不是我猜测的那样,但一个小孩子神气的出现这个无人星球,事情本透着不寻常,我的猜测有错吗?

  我做了各种设想,都觉得有可能,唯一的办法是见到小孩子才能确定,而现在最让我想知道的是,这个神秘手是来自修真界还是仙界,这也是我见到禁制后一直想清楚的事情。

  云士阅秉更知道我遇到了难题,但我没说出来,他也不问,只是在一旁等待着我从沉思中醒来,他是一个聪明人,不该问的事情绝对不问。

  我从沉思中醒过来抬起头问道:“老哥,你说这个神秘手来自仙界还是修真界?”

  云士阅秉更微愣之后,略一沉思道:“老弟,现在还很难说,我们只是通过这个带有仙灵之气的禁制和十六天将口中知道一星半点线索,只能说这是一个少有的手,比你师傅四大魔君厉害就是了。”

  我失望道:“这么说…我们还是确定不了,只有见到他本人才能知道,可是,在没清楚以前,见面后的结果真让我担心。”

  云士阅秉更明白我的意思,如果是来自天界的手,出去想逃开此人的手掌是很难,如果是修真界的手,反而好对付一些,他想了一下道:“老弟担心的是,不过我们可以做个假设,此人表现神秘,行事心狠手辣,不管他来自天界还是修真界,都与你的事情背道而驰,双方敌对的立场不会变,而我猜测他不是来自天界。”

  我内心一喜道:“真的,老哥是据那一点来判断?”

  云士阅秉更道:“老弟自遇到有仙灵之气的禁制后,一直想着这人可能是来自天界,只有天界的仙人才能布置带有仙灵之气的禁制,但是你不要忘记了,不是每一个修真者修炼到大成进入仙界。”

  我一怔道:“老哥是说…散仙之…”

  云士阅秉更点点头,我暗骂自己笨,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如果是散仙,虽然很厉害,但比面对仙界的手要好一点,我现在不想面对他们,虽然说我一直担心他们出现干扰我的事情,既然有了这个假设,就要考虑下一步的行动,虽说现在还不能肯定这一猜测的真实。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