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仙威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仙淫威
  第二百二十三章老仙

  建京世家的手一惊,惊骇的望着我,有些人已经向后不由自主的退步,大家很清楚,如果我是九天血魔神,既然说出来就能做到,不会是吓唬人,九天血魔神在修真界的威名震撼着每一个人,现在他们面临选择,是生是死就看副在做了,大家很希望副能按照我说的第一个选择去做,那么大家的自由虽然受到了限制,但生命不会消失,因此,大家都将目光移动都副的上。

  副左右为难,迟疑不决,他不想让建京世家的弟子就此死在我手中,又怕老仙将建京世家连拔起。

  我冷哼一声,九转塔带着呼啸声出现众人头顶,时不我待,必须速战速决,我不会给他们更多的时间考虑或者说拖延下去。

  建京世家的弟子惊呼道:“是九转塔…”

  我冷声道:“不错,是九转塔,你们既然不愿意选择,那我帮你们选择,你们准备了,能逃出去算你们幸运。”

  建京世家的弟子望着副焦急道:“副,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副的脸很难看,未攻心先溃,这时候怯敌,大势已去他已经无回天之力,而且他也不想让建京世家的弟子就此死绝,被我安排在一个地方,老仙或许找不到,我先前说过,等到一定的时候放他们出来,九天血魔神在修真界有着冷酷,残忍,血腥的手段,骇人听闻,但也是一言九鼎,他相信我说到做到。

  副无奈道:“你们亡我建京世家,建京世家因为你们将不再有过去的威望,将会在修真界除名。”

  我一听副软下来,内心大喜,我还真怕他们硬抵抗到低,我的修为虽然在他们面前来说很不错,但副不是一般修真者,硬拼下来输赢难论,不管怎么说,时间拖延下去对很不利,没想到他们震撼于我在修真界的威名,自愿放弃抵抗,那是再好不过了,至此,九天血魔神的名号我不再那么反,某些时候,骇人听闻的名号反而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副的责怪令建京世家的弟子羞愧不已,但在生命受到威胁,面临着生死存亡关头,他们选择了生命,因此,他们都低下了头,但没有一个人支持副。

  副将头转向我道:“我们愿意接受你的条件,选择第一条路,希望你言而有信,等到一定的时候将我们放出来,九天血魔神在修真界一言九鼎,赫赫有名,我相信不会故意欺骗我们建京世家。”

  我点头道:“你们放心,放你们出来的时间不会很久,而我也遵守诺言,在你们选择第一条路后,我将保证建京世家所有弟子的安全。”

  建京世家的弟子脸上出现了喜,能保住命让他们放下了提在半空的心,但副并没有多大的喜悦,他知道现在向我妥协的后果,意味着建京世家将会蒙上一层永久辱,即使以后打败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副的眼睛几乎闭了起来,冷利的光芒在微闭的眼中不时的出来,接着他一睁眼睛望着我恨声道:“你是一个魔鬼,建京世家有着深蒂固的历史,历代以来,虽然说受到过几次严重的威胁,但都被我们有惊无险硬抗了过去,这几次危险中,每一次面对的敌人都比你修为深厚,但是在今天,输的最惨,也最彻底。”

  我全突然释放出浓厚的杀气,迅速弥漫在空气中,泼及到建京世家弟子周围的空气中,浓郁的杀气让他们到心灵深处一阵子颤抖,脑中昏眩,似乎时间就此停止。

  副在这种杀气下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他似乎认识到,我能将建京世家控制住,不单单是利用九天血魔神冷酷,残忍,血腥的威名,而是那种超人一等的气势,他副远远做不到。

  在众人吃惊中我道:“你说我是一个魔鬼也行,但是我希望你们知道,做为一个修真者,如果违背了规则,同样受到他人的攻击,你建京世家如果遵守规则好好修炼,没有人找上门来欺负你们,起码我就不会,但是,你们借助于老仙的支持为所为,肆无忌惮的想做要的事情,不要说我,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力阻拦你们,建京世家有今天的灾难,完全是你们自己招惹,怪不得谁,你们能想通也好,想不通也好,现在,你们放下手中的法宝,放弃抵抗,我要将你们送到一个地方。”

  一席话令建京世家的众人面面相觑半晌说不出话来,曾几何时他们建京世家放弃了努力修炼,放弃了一个修真者追求的仙道之,雄心的想拥有一方天地,老仙的出现给了他们一个条件,以为有老仙在后面支持者,没人敢动他们,这些年来,建京世家何等的狂妄,何等的威风。

  时至今,此时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完全错了,老仙并不是无所不能,起码现在就保护不了他建京世家,当建京世家有难的时候老仙的威风没有丝毫作用,有的悔恨和后悔莫及,现在他们还能说什么,只有接受我的安排,去一个他们陌生的地方,等待着我以后放他们出来,以后是什么时候?他们也不知道,也许是十年八年,也许是千年百年,也许会更久,他们不知道。

  我看他们完全放弃抵抗准备好了,一点字法决,九转踏顿时产生极大的引力,在众人的惊叫声中被一一进九转踏内。

  而在同时,遥远的上空传来雄厚,深沉的呼啸声,我知道是老仙追上云士之后,返回来追击我,也发现建京世家已经被我控制,想通过呼啸声通知建京世家弟子,他已经到了,可惜他的呼啸声来的太晚,建京世家已经被我控制。

  最后一个进入九转塔的副听到老仙的呼啸声,内心不由一动,有些后悔刚才接受我的安排,在心动的同时调动真元对抗九转塔的引力,但为时已晚,九转塔的引力不是他现在百忙之中能够抵抗的,挣扎了几下依然被往内,临进入塔内时后悔道:“都是弟子坏我大事…”

  见所有进入九转塔,我内心松了一口气,还好,在老仙来之前解决了这里的问题,这归功于我一开始就速战速决,给对方来一个震撼,再加上他们知道我是九天血魔神以后内心产生怯意,不由自主的接受了我的安排,如果他们拒绝接受,可能要花费一番力气,有可能会将我陷入困境,成为老仙的手中之鱼。

  呼啸声愈来愈近,我已经能看见一个极小的黑点以骇人听闻的速度向我这里接近,在一声冷笑中,金莲法座释放出强烈的金光芒,迅速向万壑涧方向飞去。

  “小子,你给我站住…”见我要进入万壑涧,黑点人未到,声先到,但这时候我已经进入了万壑涧,将怒吼远远的丢在后面。

  就在我进入万壑涧后的瞬间,一条人影闪电式落在万壑涧外,望着我消失的影火大道:“小子,你给我出来,快给我出来…”

  但这时他喊叫有什么用,我已经听不到了,他手中提着云士阅秉更,顺手一丢,想进入万壑涧,又迟疑不决,似乎有很多的顾忌。

  云士毫不在乎的落在地上,面带笑容的望着我消失的方向,本就没有逃跑的意思,在老仙这样的手手中他逃也逃不了,还不如不逃,那是没有意义的。

  老仙此时神极为复杂,无法让人看清楚他内心想着什么,一青袍在风中飘扬,双手负在背后显得气势不凡,长而窄的脸上不怒自威,深邃的眼睛内含着丰富的阅历,微内收的鹰勾鼻将此人的孤傲个表现的淋漓尽致,紧抿的薄极有力,微带着对世间的嘲笑,唯我独尊,而头上佩带的莲形玉簪又显示出此人骄傲自负,自自大。

  混散发出摄人的气息,连一旁的云士这样的手也到不自在,有一种立即离开此人的**,那种力几乎让他难以呼,几乎窒息。

  这就是神秘手,十六天将口中的神秘人,也是建京世家口中的老仙,将建京世家断送在我手中的后台和有力支持者,雄心不甘寂寞的老仙,为了自己的利益心狠手辣,独断专行的老仙。

  半晌之后老仙回头望了一眼云士,犀利的眼神让云士忍不住内心打了一寒颤,但他也不是那种容易被打败的人,极力控制着这种不自然的受。

  “这就是叫王冰的小伙子?”老仙终于开口了。

  云士松了一口气,只要开口就好,这种沉默的气氛很怪异,让人很难受,他点点头道:“不错,就是他。”

  老仙接着道:“他的修为远远不如你们,更不如你,为什么你们甘心情愿的跟着他,不惜将我引开甘愿落在我手中?”

  云士知道老仙口中的‘你们’是包括狂神等人,在他而言,连他自己也莫名其妙,一直想着这个问题,自从见到我以后将两个弟子都给了我,他自己也跟着东奔西跑,如果说他有一点私心,但是,修为比我的人极多,他自己的修为就比我,很难解释他为什么要这样相信我。

  想了一会后云士道:“我也不知道,他的修为在年轻一代中是少有的,但是在我们面前还差一点儿,可是,我们就这样被他说服了,甘心情愿的跟着他,连我自己也一直考虑着这个问题。”

  老仙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对于云士的说法他既不表示赞成,也不表示反对,云士知道,这种不的人最可怕,无法判断这种人的行事方式和喜怒哀乐,将任何事情都装在心里,不给任何人知道。

  老仙接着问道:“他在修真界是什么份,或者说他的师门是那一家,你应该知道吧,他将你们带着边为什么,要做什么事情?”

  云士内心咯噔一跳,知道麻烦来了,他清楚我不想在没找到对付飞鹰山庄和黑魔门的手之前份,而在这个自以为是的老仙面前,不说的后果很严重,迟疑了一下道:“不清楚,他从来没说过。”

  云士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以后等待着老仙的发怒,为了我他认了,老仙并没有发怒,只是冷冷一笑,随手一抬,五指伸张,五道白气劲罩在云士上,犹如五座大山一样云士全力抵抗着。

  云士全力以赴抵抗着,但他没有躲避,在这种手面前躲避是没有意义的,还不如少了这番折腾,免得大家都麻烦。

  老仙以冷如寒冰的语气道:“现在可以说了吧,如果不你想吃苦头的话,你可以告诉我他在修真界的份和来历。”

  云士那会告诉他,告诉他我的份不就清楚了,而且这个老仙对修真界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现在没将我的姓名和外号联系起来,一旦联系起来,他还需要问吗,现在我就争取这么一点时间,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他都不能告诉老仙,因此,他没回答老仙任何问题。

  老仙的脸愈来愈难看,从来没有有人违背过他的任何要求,今天先是被人引开,接着发现上了当,因此无法亲手抓到我,不敢进入万壑涧已经够让他威风扫地的,现在云士闭口不言,他这个一直为所为的老仙心情可想而知有多火大。

  老仙嘿嘿冷笑道:“不说好啊,想在我老仙面前使硬,那有得话说,不过,即使你不说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当今的修真界年轻一代中,出类拔萃的只有九天血魔神,他在这些年中独领风,将整个修真界搅拌的一团糟,大战飞鹰山庄,黑魔门,龙剑城等事迹为年轻学习的楷模,遥遥成为年轻人的偶像,没想到他会找上我老仙,嘿嘿…”云士也到意外,老仙能知道也很正常,刚开始他是没转过弯来,没将我放在眼里,而现在我在他的眼皮底下逃掉,让他多少有些意识到我不简单,能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跑掉的人并不多,特别是一个年轻人,而在当今修真界年轻一代中,具备这样条件的人只有我,前后一联系起来自然猜想到我的份,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因此,云士气抱着沉默的态度对待,只是如山的力愈来愈重,汗水像下雨一样顺着他的脸下来,也没多于的力气说话。

  然后老仙并不放过他,继续道:“这个年轻人神气般的出现在修真界,以冷酷,残忍,血腥手段文明修真界,自然,他的仁义和大度赢得不少赞扬,自然而然成了当今修真界的风云人物,他的来历让人到神秘莫测,每一个修真界的人在猜测他的份,但谁也不能肯定,他所使用的法宝和功法独具一格,是当前修真界所没有的,也因此大家无从猜测他的师门,我说的对吗?”

  云士面对老仙自以为是的得意,内心也不以为然,这些事情只要是在修真界走动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什么秘密,没什么值得一提或者说得意的,他老仙一直关注着修真界的一举一动,能知道也不奇怪,反而不知道才奇怪呢,一个能知道各个门派幸秘的人,连这一点都不知道,那真是耳聋眼瞎。

  老仙似乎也没指望云士能夸赞他两句,口气一转道:“这个年轻人的事情引起了我的好奇,也引起了我的兴趣,可惜啊,我没时间去找他,现在好啊,他反而找上门来,嘿嘿,有缘呀。”

  云士哪能不知道他指的去找而没去找是什么意思,大概这个老仙忙着训练十六天将,想将那个小孩子抓到手,所以说没时间,而找我无非是看中我对他有用,像我这样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很少,他亲手训练出来的十六天将的修为就比不上我,能将控制在手,那对他是最好不过了。

  云士暗自冷笑,想将我控制在手,怕是不容易,虽说他老仙很了不起,但是,我有我的事业,有要完成的任务,岂能受老仙的指示,那是不可能,只怕老仙的这一打算无法实现,也许永远不会实现。

  老仙望着云士在他的五指之下拼命挣扎,冷声道:“在对他好奇之余,我很想知道别人不知道的,那就是他的来历,你现在告诉我,否则…哼…”云士阅秉更事实上也不清楚,四大魔君是我的师傅,我是这么告诉他们几个的,但是,他们对这个说法表示怀疑,四大魔君他们没见过,但也对这些风云人物的事迹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没听说过四大魔君有九转塔和独具一格的功法,更不用说有仙器了,事实上我上有很多仙器,这不是四大魔君所能炼制的,因此上说,他也不知道我的来历,就是想告诉老仙也不可能。

  云士想了一下,深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这个年轻人很奇特,他不想说的事情别人休想知道,狂神几个都是狂妄之人,谁也不服谁,平时嚣张没个正经,但是,一旦是重要的事情,我们几个无形都要听这个年轻人的,连我自己也到好奇,内心在问为什么,所以,无可奉告。”

  云士阅秉更说完这几句话后到全乏力,大有支持不住的觉,老仙的五指山太厉害了,饶是他修为深,这时候也受不了,但他还是拼力支持着。

  老仙双眼如利刃般云士的脸上,打量着云士,让云士到这双眼睛能看穿自己的内心活动,任何秘密无法逃过这双犀利的眼睛,而且,在犀利的眼睛在他的脸上同时,力突然间增加了一倍,他本来有些在五指山之下弯曲的,完全弯了下来,双退逐渐下蹲。

  半晌之后老仙一挥手,如上的力突然消失,云士这才到好了一点,站直了擦拭脸上的汗水,他知道,他终于过了老仙这一关,在我没出现之前,他除了不能自由活动,不会再受到老仙的折磨,这无所谓,他相信我出来以后有办法将他们从老仙手中救出去。

  老仙望着云士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以后就知道了,我希望你放聪明的点,不要我多费手脚,对于这个年轻人听你这么一说,我愈来愈好奇,真想现在就见到他,我承认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万壑涧这样危险的地方他也敢进去,真是不简单,希望他能创造奇迹,神气般的从这里出来,就像他从绝域中出来一样,我等着他。”

  云士没有接口,他知道,老仙一方面是赞扬我,一方面因为他不敢进去而内心不舒服,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触怒他,免得多吃苦头,不过,他相信我能出来,这是他的一种觉,没有任何凭据,就是人们常说的知觉吧,也可以理解成信任。

  老仙接着问道:“这么说来,能从我布置的禁制中出入不是你而是这个九天血魔神?”

  这一点云士到也不隐瞒,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他道:“是的。”

  老仙突然间哈哈笑道:“有意思,能从我老仙禁制内出入的人没几个,真是难得,我原来以为是你,所以追着你,那知道还是上当了,我老仙还没栽过这么大的跟头,他不但用你将我引开,也将我埋伏在这里的建京世家所有手一网打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到,将不可能的事情做到了,也难怪他出现在修真界以后搞的轰轰烈烈,像他那样修为的年轻人虽然值得一提,但要将一个门派的所有的手不着痕迹的拿下,嘿嘿…”云士一惊,这是我们两个之前没有想到的,他被老仙追上以后,返回来的过程发现这里有人,却没想到是建京世家所有手全部出动,这时候他不得不佩服我,如果晚一步就被老仙抓住,而且看现场,我和建京世家并没有大打出手,他真有些怀疑我是怎么做到的。

  老仙看了一眼云士道:“这么说来,你们先前也不知道建京世家埋伏在这里?”

  云士点头道:“是的,估计到你在一旁隐藏着,而对于建京世家没计算在里面。”

  老仙冷哼一声道:“即使是这样他也算是很聪明了,是我遇到的最聪明的年轻人,能够轻而易举的出入我的禁制也是第一个,我那不成材的十六个手下还在禁制内吧?”

  云士点头道:“是的,还在禁制内。”

  老仙有些不解道:“既然你们能够进出禁制,为什么不将他们带出来?”

  云士想也不想道:“当然想带出来,但是,毕竟是十六个人,又有你在外面守候着,多一个人多一份危险,再说了,这个阵法他极有信心,相信你无法进入,带不带出来都一样。”

  老仙听到这里腔怒火,这个鬼阵他是无法出入,在得到建京世家的禀报以后,他马上到禁制外,原来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阵法,可是进入两步以后发现决不简单,急忙退了出来,这才发现此阵带有仙灵之气,不是他的能力能够突破,仅仅是难以破戒的阵法也就罢了,还带有仙灵知气,这就让他不解了,在修真界除了他还有人能布置带有仙灵之气的阵法,太让他难以置信了。

  想起这些就让他生气,怒吼道:“这是一个什么鬼阵,怎么进入?”

  面对老仙喜怒无常的个云士有些担心这个老家伙突然间将怒火又发在他上,内心这么想,但在表面上不动神道:“阵法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从来不提,至于出入之法我也莫能助,他开始找上我们几个时,就利用这个阵法将我们几个困在里面,大吃苦头,好像出入之法只有他自己知道,从来不告诉别人。”

  老仙火大之下一挥手,万壑涧外响声惊天动地,骇人听闻,尘土飞扬,弥漫在空气中久久不落,同时吼道:“去他的,不知道,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找这小子我要他的好看,敢管我老仙的事情,这样的人还没出生,哼…”云士随手一挥,在周布置了一个护罩,将尘土阻拦在外,内心暗笑,这个老仙面对阵法无可奈何,又死要面子,只好发火,又是一个脾气暴躁,狂妄自自大之人,这种人缺点很多,他对我愈来愈有信心。

  老仙也不再多说,形闪电式的向上飞出,看也不看云士一眼,云士的形随着飞出,用老仙的话说,不要让他多费手脚,在老仙面前既然没有逃跑的可能,到不如老老实实的跟着。

  云士也到幸运,这个老仙没在恼羞成怒之下大发雷霆,也没因为建京世家的人消失不见大打出手,可见建京世家的人在他眼中不值一提,在他眼中,建京世家的人刻有可无,没什么大不了的。

  万壑涧不愧是修真界的一大险地,刚进入万壑涧就到与外面相差悬殊,首先是青气瘟比外面浓郁好几倍,整个空间似乎是有青气瘟构成,金莲法座所过之处,金的光芒与青的气瘟相遇,发出怪异的响声。

  其次是一种无形的力,这种力来自整个万壑涧,它是无形的,在金莲法座上的我只好调动真元抵抗,好在进来的时候我含了两颗九转丹,九转丹的能量不断恢复着我逐渐消失的真元。

  若大无比的万壑涧现在看起来像一个饥饿的野兽,似乎要噬一切,而且愈往内走愈深,光线愈来愈黑暗,如果不是有金莲法座释放出来的金光芒,我几乎看不到十丈外的东西,几乎成了一个睁眼瞎子。

  为了预防未知的危险,我祭出了九天神甲,配合着金莲法座,将自己有效的保护了起来,空明箫盘旋在头顶,随时谱奏出梵音曲,九转塔我没有像以往一样祭出,而是托在掌上,大印决立在前,就这样将自己最得意的几样法宝全部拿了出来,有过绝域经验的我,清楚这些绝地的威力,常常发生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个时候准备的愈周全,愈是减少危险,对自己的生命多一份保障。

  金莲法座继续前行深入深涧,力几乎是倍增,金莲法座十仗外的光芒逐渐有收缩的现象,青青瘟与金光芒摩擦产生的怪异声愈来愈大,骇人听闻,我估计了一下时间,进入万壑涧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样子,前行的速度比不是很快,但也有一百公里的样子,考虑到未知的危险,我拿出了化瘟

  这是专门研制出来化解青气瘟的化瘟,在进入天吟星球前,本来我想将这颗星球上的青气瘟化解掉,但想到这颗星球上有很多修真者,怕惊动了他们对我产生威胁,影响了我的行动计划,因此将化解青气瘟的想法按了下来,现在力愈来愈大,既然青气瘟产生了力,化解掉一部分之后会不会减少力。

  内心有这个想法之后,我停止了前进,将化瘟以水字法决形式打了出去,化瘟如雨雾似的洒在金莲法座周围几十仗内。

  哧…哧…

  怪异的响声立即大作,在万壑涧整个空间响了起来,伴随着轰轰烈烈的震动和盘旋飞舞的狂风暴雨,以及雷鸣闪电,金莲法座冷不防之下被打的随之旋转,金光芒一下子缩小了两仗,在金莲法座内的险些被震了出去,慌忙一点印决,控制住自己的形,急速调动真元稳住金莲法座。

  没想到化瘟带来这样的后果,真是想不到,在这之前我就得到机器人利用梦幻冰星号上的先进仪器侦察到的情况,知道天吟星球之所以布气瘟,人兽难以生存,是因为万壑涧的原因,而我没有化解天吟星球上的青气瘟的另一原因也就在这里,如果不解决万壑涧内的青气瘟,即使将外面的气瘟化解掉,要不了多久万壑涧会继续将这个星球布气瘟。

  龙园内的瓯花雷等人听到怪异的响声忍不住跳了出来,几个有修炼基础的还好,在庞大的力下虽然难以呼,但总算在金莲法座内稳住了形。

  而毫无修炼基础的瓯花雷刚出来还没来得及张口问发生了什么立即被庞大的力震晕了过去。

  李红不等我说话,刚落在地上的她连忙将瓯花雷抱了进去,她虽然刁钻,但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不要给我添麻烦,应付这种突发事件,来者地球的她,比别人知道的多一些,也冷静一些。

  我内心一惊,接着见李红处理的很好,也放下了心,脸上的神一冷,望着其他人冷声道:“听到外面发生异常变化,出来之前不仔细察看,没任何准备就跳了出来,好在危险有但不会危及到你们,现在你们马上给我进去,没有我的招呼谁也不准出来,小山,你是大师兄,将这些人给你,如果他们出现任何意外,我唯你是问。”

  小山内心一慌,他最怕看到我这样严肃的脸,从跟着我以后,很少见到这样的神,只有几次面对强敌时才有,他知道我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多说,张了张在力之下憋红的脸忙道:“是…师傅…”

  其他人也不敢多说什么,都到内心惭愧,他们听到响声之后想也不想跑了出来,现在就是我不说他们也受不了这种无心巨大的力,因此,不等小山招呼,动了动想进入,但由于力过大,无力进入龙园,而刚才李红由于出来之后马上进入,所以承受力的时间极为短暂,能够进入。

  我冷冷的哼了一声,立在前的印决连连点出,金莲法座金光芒又达到十仗开外,力一下子减轻了不少,利用这个机会,小山带着众人跳进龙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我不是真的生气,而是故意生气,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一点教训,不然的话下次遇到同样的危险他们还是这样心大意。

  不过我相信,有过这次教训,他们以后遇到意外事故必然会先观察,然后再行动,这就是经验教训,对于一个人很重要。

  而两小和十八龙凤依然没有进入龙园,两小虽然力很大但能承受的了,他们两个的修为就比小山等人要出很多,在这种力下虽然到不自然,但也不在乎,十八龙凤现在的修为大增,在金莲法座的保护下,各自亮出法宝戒备在周围,他们职责所在,认为这个时候他们不能进入躲避,是以没有进去。

  我对十八龙凤道:“你们也进去吧,这里的事情你们帮不上忙,有我一个人应付就可以了,进去以后守住龙园的出口,在没有安全以前,不许他们出来。”

  十八龙凤一愣,这个时候让他们进去,那他们不是失职了,但看我的神,他们不去也不行,三十六人望向一龙,一龙是他们的头,希望一龙能做出决定。

  一龙果断的一挥手,留下了他和一凤,二龙二凤四人,其他人迅速进入龙园,也就是说按照往常的规矩,留下四人在我边。

  接着一龙道:“小公子,我们四人留下,跟在你边。”

  我摇头道:“不用了,现在面对的不是人,而是这个绝地,内中有什么危险我不知道,我有法宝在手,出现什么意外容易应付,有你们在让我束手束脚,不要争论了,全部进去吧。”

  一龙一怔道:“这个…小公子…”

  我冷声道:“这是命令,你们无条件的执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现在你们马上进去。”

  一龙等人一听是命令,四人在一正,同时向我一抱拳道:“是,小公子。”然后无可奈何的进入龙园,内心极为难受,因为他们知道帮不上忙,如果有能力有足够的修为,绝对不会离开我边,尤其是危险的时候。

  他们在驱除了体内的黑气息以后,帮助我在禁制和万壑涧布置完九天大阵以后,被我安排在龙园修炼,我想让他们在修为大增之后进一步修炼九字法决,稳住因祸得福得到的修为,如果这个时候能稳住并提,相当于他们需要很久才能辛辛苦苦修炼而来的修为,但刚才听到怪异的响声惊天动地,为了我的安全他们依然放弃继续修炼跑出来帮忙,但被我又赶了进去。

  两小就没那么好说话,两人四只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知道我要将他们赶进龙园,四只小手拉着我的胳膊不撒手,他们也意识到危险接近,不想离开我边。

  这时候由于化瘟引起的一连串变化接近尾声,怪异的响声将要过去,震动减少,旋转的狂风暴雨和雷鸣闪电愈来愈小,但万壑涧内的青气瘟并没有减少多少,开始有些淡薄,但没多久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这说明刚才的化瘟不够。

  我到没有想将两小赶进龙园,而是对他们两个道:“寒儿,火儿,你们两个找一下,是不是有个小哥哥在这里?”

  寒儿很配合,马上闭上了眼睛,而火儿是老样子,心思本就没放在找人上,而是到好玩,闭一下眼睛又睁开,见寒儿还闭着,忙闭上了他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寒儿睁开眼睛道:“哥哥,真有的小哥哥,我能觉到。”

  火儿不甘落后道:“我也知道,我也知道,是个小哥哥。”其实他是不知道,但为了表示他也找人了,才这么说。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