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三师水魔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三师水魔
  第二百二十五章三师水魔

  这个小家伙看起来不足十岁的样子,一头的银发,可的小脸,除了灵活的眼睛,整个人显得潇洒飘逸,我猜测他是风孕育出来的,所以给他取名风儿。

  这也是我的猜测,寒儿来自极寒地带,火儿来自灼热地带,而风儿应该是风的孕育,虽然这里我遇到了青气瘟,并没有遇到狂风,但我还是对自己的猜测到信息十足。

  三小呼了一阵子之后,我笑道:“既然风儿已经找到,我们也要出去了。”

  寒儿笑道:“哥哥,小哥哥有了护甲,但没储物戒指。”

  火儿得意的拿出光枪道:“小哥哥也没这个,哥哥给他。”

  还真是会给我找麻烦,不过两小提醒的也是,风儿是需要一个储物戒指,至于光枪就免了,这种东西过于危险,不是小孩子玩的东西,我笑了笑,拿出一个戒指给了风儿,顺便将九字法决打入他的脑海。

  火儿见没给风儿光枪,忙道:“哥哥,你还没给这个给小哥哥。”说着摇了摇中的光枪。

  我笑道:“风儿不需要这个,这不是小孩子玩的。”

  火儿不解道:“那我怎么有?”

  我有些好笑,如果不是你闹着要,我会给你光枪吗,无奈道:“你是有,不过你比较特殊,要不你还给哥哥。”

  火儿一听我要收回去,连忙将光枪装进戒指,也不再提给风儿光枪,他可不想因为这自己都没了,这种傻事他不干。

  风儿将储物戒指戴在手指上,喜道:“太好了,哥哥,你对我最好了。”

  我点了点头笑道:“风儿,哥哥问你,里面你去过吗?”我说着向万壑涧最深处指了指。

  风儿摇头道:“没有,我进不去,有很多怪东西挡住了我。”

  我一皱眉头,风儿在万壑涧出生,能适应这种环境和力,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能进去,这里是他的天下吗,可是,事实与我的猜想有了出入,这就让我费解了,而且风儿口中的怪物是什么东西,让他无法进入。

  但我知道从风儿口中问不出什么,估计他也莫名其妙说不清楚,我想了一下道:“你告诉哥哥,怪物是怎么个怪法?”

  风儿想了一下道:“有时间看不见就出现了,我一靠近它们就将我赶出来,很多的。”

  我叹了口气,风儿还是说不清楚,不过能知道这些也不错,起码我有个准备,知道有很多的东西随时出现,而且连风儿也无可奈何,那就不简单了。

  既然想不清楚,我也不再多想,对风儿道:“那好,我们就去,你告诉哥哥方向就行。”

  飘逸潇洒的风儿像一个小大人样站在金莲法座上指着前方道:“好的,那些怪物很气人,哥哥帮我出气,要打败他们。”

  看来他不止一次被那些怪物赶出来,心里记着这件事情,现在有我这个哥哥,希望我能打败那些怪物给他出气,可惜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突破这一关。

  在风儿的指印金莲法座出了山向前方前进,经过这么多天,原来被九转收青气瘟的范围已经有很浓厚的青气瘟,虽然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力依然很强大。

  前进的速度很慢,利用九转塔一边收青气瘟一边前进,这次收没有像前次一样收很多,稍微减小力就行,即使这样速度缓慢的像蜗牛爬行一样,我很难想象没有金莲法座隔绝青气瘟,没有九转收青气瘟的结果,那真是不堪想象,难怪万壑涧被修真界视为畏途和绝地。

  当然,仅仅是这样简单能进入万壑涧的人大有人在,真正的危险应该在里面,像风儿说的怪物等等,那才是隔绝修真者进入的主要危险。

  经过一个月时间才到风儿所指的地方,这里的气瘟更浓厚,力几乎是前面的几倍,虽然有九转塔的收,好像杯水车薪,作用不是很大,由于前进的速度缓慢,风儿也利用这段时间将我传授给他的就字法决修炼到一定的程度,他吃了银石以后修为突飞猛进,战甲已经被他炼化,时不时的亮出来夸耀,寒儿和火儿到是没什么收获,但处于这样的环境,够让他们兴奋。

  我在这个月中的收获也不错,为了控制金莲法座,几乎每天都要损耗大量的真元,为了恢复真元,我一边服用九转丹,一边抓紧时间修炼天修神功,这么断断续续一个月下来,修为提了很多,对金莲法座的使用和控制得心应手,对九转塔的字法决摸索的极为悉,现在利用九转收青气瘟不像开始那样出现震动,随时可以收,而且是无声无息的收,控制的得心应手。

  我打算在这里休整一下做准备,因为我已经了解风儿口中的怪物是什么东西,风儿为了证明给我看怪物,进入了前面百仗处,看起来充气瘟而无它物的地方,突然出现巨大的如牛般的怪物,全是青,而且是瞬间出现了几十头。

  风儿几次突击被这怪物张口土出青气瘟震了出来,返回来的风儿垂头丧气道:“哥哥,真气人,每次我被他打败,你要打败他。”

  我点了点头,所谓的怪物是由青气瘟凝聚而成的到有灵的东西,如果不是我利用九转收青气瘟,我就不会明白这一点,风儿说的是,看不到就出现了,那是因为有人接触到以后马上凝聚而成的,然后利用青气瘟再将人震出来,人一旦离开,马上又恢复原来的样子。

  我赞叹大自然的奥妙无穷无尽,也赞叹利用青气瘟布置这一手的人明,因为我已经猜想到青气瘟能凝聚成有灵的东西,那是人为的,有人在这里做了手脚,这也是万壑涧在修真界保持神秘的原因。

  考虑到未知的危险,我想让休整几天恢复真元,然后再突破,想到这里我对寒儿道:“小妹,你带小哥哥和火儿到龙园,哥哥有事要做。”

  寒儿到是很听话,点头道:“好的,哥哥。”

  火儿却不同意了,他这段时间玩的开心,现在不想进去,反对道:“不要,我要跟着哥哥,这里好玩。”

  寒儿望了一眼我,有些无奈道:“哥哥,火儿不去…”

  风儿到是没什么意见,经过一个月的相处,他对我现在完全相信,和寒儿和火儿没什么区别,也好奇龙园是什么东西,不过他也想看我如何打败怪物,这可以一直让他无奈的东西,因此他望了一眼前方,又望了一眼我。

  我笑道:“哥哥现在不知道能不能打败他,有你们在我边我放不开手脚,你们安全了以后哥哥才放心打怪物。”

  风儿毕竟年龄比寒儿和火儿大,想了一下道:“那我不看了,让哥哥打怪物。”

  我对火儿笑道:“火儿,你真的不去吗,寒儿和风儿都要去的,你一个人在这里玩是不是不好玩?”

  火儿望望我又望望寒儿和风儿,歪着头眼睛滴溜溜的转动,在想着要不要进去,最后想到寒儿和火儿进去,我又忙他一个人不好玩,说道:“那我也要去,不要在这里玩。”

  我喜道:“那就要,现在你们几个进去吧,哥哥要忙了。”

  在寒儿的带领下,风儿和火儿进了龙园,我少了这几个小家伙到轻松多了,起码我有胆量冒险,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现在先充实自己然后往内闯,利用九转收我置地的青气瘟,减小力之后,在周围布置了一个结界,然后拿出能量石收。

  我从九天山出来的时候带了大量的能量石,经过这些年的不断收,我上现在能量石不多了,最近几年来我很少收,以备到需要的时候再用,而今天,是到该用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准备的愈充足,对我的生命保障愈

  在结界中做准备的我不知道,万壑涧中的所谓的怪物叫噬瘟牛,样子看起来像牛,只是比普通的牛大几十倍,这种噬瘟牛如我猜测的一样,是由青气瘟凝聚而成,在人为的情况有了灵,风儿一直不解为什么噬瘟牛看不见,突然间就出现了,与我猜想的一样,这种噬瘟牛遇到人以后马上形成并能反击,反击的威力惊天动地,所以连风儿这个常年在万壑涧生存的小孩子也无可奈何。

  噬瘟牛除了主动攻击以外,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给人强大的力,这种力与青气瘟有关,青气瘟的力极大,而凝聚成噬瘟牛的力更大。

  单单这两点还不足以说明噬瘟牛的厉害,噬瘟牛还有一个无形的攻击特点,青气瘟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那是致命的气体,而对于修真者来说凭借着自的修为可以抵抗,但是,由青气瘟凝聚而成的噬牛释放出的青气瘟就不一样了,他对修真者来说也是致命的,不因为修真者有着普通人所没有的修为而没有危害,事实上是一样的,沾上噬瘟牛出来的青气瘟还好一点,而沾上噬瘟牛本的凝聚而成的气瘟,那就严重了,非死不可,即使修为深的修真者。

  这就是万壑涧为什么成为修真界视为畏途的原因,因为进入万壑涧的修真者要么死在力之下,要么死在噬瘟牛本的气瘟之下,所以,有进无出,修真者因为无法知道里面的情况不敢轻易进入,对于万壑涧在猜测之下就有了外界的传说,人云亦云,愈传愈夸张。

  以老仙的修为应该进入了万壑涧,在遇到噬瘟牛以后无奈的退却,他应该没有我的幸运手中有类似九转塔和金莲法座的法宝,是凭借着超的修为强行进入,顶着极大的力来到这里,然后遭遇到噬瘟牛的攻击,而这个时候他已经在前面为了抵抗青气瘟的力真元大量的损耗,失败是意料之中的事。

  几天之后我收完能量石,,真元充沛,连我自己明显的觉到修为的提,撤除结界,金莲法座在前面开道向噬瘟牛的方向行使,可谓小心翼翼谨慎接近,前方的青气瘟极为浓厚,既然金莲法座能收隔绝青气瘟,我现在想试探,是不是顶着力能够突破。

  金莲法座终于与前方的青气瘟接触了,瞬息万变,噬瘟牛以疾快的速度出现,而且数量极为庞大,大概有百来只,在狂吼之下,出的青气瘟又快又疾,将金莲法座毫不留情的打了出去,巨震所产生的强大力量让我晕头转向,而噬瘟牛所出的青气瘟与金莲法座接触以后,发出怪异的响声,那是如腐蚀剂产生的效果一样。

  后退了百米的我内心惊骇不已,不单是因为噬瘟牛强大的力和攻击力,而是它们出的气体有腐蚀作用,也让我明白了历来修真者为什么有进无出,在这种打击和腐蚀作用下,能躲避过生命危险的人没几个,也许只有老仙的修为能够避开。

  我深深的了一口气冷声道:“确实厉害,但还是阻拦不了我,万壑涧深处我是去定了,走着瞧,我一定要击败你,单为了让风儿兴一下我也要击败你。”

  前方又恢复如初,丝毫看不出有威力强大的噬瘟牛张开一张血盆大口在等待着猎物的进入,现在看起来,前方除了气瘟比这里浓厚一点以外,没有异常,可是,致命的就是浓厚一点的区域。

  金莲法座没动,九转塔先行进入危险区域,首先与浓厚的青气瘟接触,之后是噬瘟牛以恐怖的速度攻击,在我的拼力控制下,九转塔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弧又返回前方,迅速的收着噬瘟牛,一只只的噬瘟牛进入塔内。

  我喜道:“这就好,看来我又一次打破了修真界的神话传说,万壑涧对我来说不再是绝地,噢…”我说到这里吃惊的闭上了嘴,后面的话没有吐出来,眼睛看着前方发出了苦笑,因为,九转塔的作用起到了,但是,噬瘟牛的数量有增无减,好像前方是一个无底,有永远无法估计的青瘟气,前边的噬瘟牛被收,后面又涌现出更多的噬瘟牛。

  没想到噬瘟牛的再生能力这么强,我怀疑九转塔这样收下去,也有的时候,那时候我会被困在这里,因为没有九转塔的帮助,我解决不了力的问题,但现在不用九转收又有什么行之有效的办法?

  我决定利用九转塔一边收噬瘟牛一边前进,这个险我冒了,内心有了决定,大印决连连点出,九转塔加快了收速度,收速度超过了噬瘟牛的再生速度,前方出现了空间,青气瘟迅速淡薄下来。

  我一点印决,金莲法座进入危险区域,庞大的力立即将金莲法座释放出的护体光芒缩到四仗以内,在金莲法座中的我像被在大山之下,全每一寸骨骼似乎要破碎,部如被人狠狠的一击,半天缓不过气来,两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金莲法座的光芒与青气瘟同时产生了较量,金光芒被青气瘟噬着,金莲法座不愧是仙家法宝,在护体光芒被青气瘟噬的同时,以疾快的速度再生出金光芒,有效地保护着金莲法座。

  同时,九转塔的收速度更快,大量的噬瘟牛被收,噬瘟牛的再生速度远远赶不上,空间愈来愈大,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我的力。

  我不等缓过一口气来,控制着金莲法座继续前进,只有迅速穿过这个危险区域,才能离危险,可是随着前进出现了更多的噬瘟牛,数量不但很庞大,噬瘟牛的体形也愈来愈大,威力随之而增加,几乎每一次金莲法座被出的青气瘟打中都会产生惊天动地的威力。

  我额头上汗水愈来愈多,真元大量的损害着,点出大印决的手指有些颤抖,同时我内心大怒火愈来愈大,终于忍不住吼道:“我就不相信过不了这个地带,九决齐发,打。”

  怒火在我全燃烧,起了我无比的勇气和力量,在字法决不停的情况下,冰火雷等九决从九转塔释放而出,冰的寒冷,火的灼热,风的肆…以骇人听闻的速度打击着噬瘟牛,而这次,暗字法决被我使用了出来,失去了冷静之后我忘记了暗字法决的破坏能力。

  暗字法决比我想象的更厉害,随着前面八决的结束,暗字法决才开始执行他的任务,整个青的天空好像变成了黑暗一片,除了金莲法座周围,似乎没有一寸地步不是笼罩在黑暗之中,噬瘟牛似乎到了某种危险,往后退着,产生了怯意。

  而八决产生威力和响声并没有停止,好像这是暗字法决将要发挥威力的前兆,好像专门为暗字法决助威。

  啪…

  轰…

  第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好像将黑暗的天空撕破了一道口子,似乎天空被这一响声炸破,震耳聋的响声在我耳边爆炸,我不由自主的脑中一晕。

  紧接着轰的一声,似乎如汹涌澎湃的涛在咆哮如雷,伴随着刺眼的闪电在天空中爆炸,我再次到脑中一昏,双眼无力抬起,但尽量控制着自己。

  呜…

  接着是骇人听闻的怪异响声,这种怪异的响声似乎是一只怪兽发出的嘶吼声,要将整个世界噬,在肆无忌惮的狂吼着,给我的觉是,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听到这种声音,那是一种让人生不如死的声音,无情的摧残着心灵深处。

  哗…

  这是第四声,黑暗的天空中出现了亮光,接着扩散到整个天际,伴随着哗的声音,刺眼的亮光扫着世界的每一寸土地,似乎要将整个世界噬,似乎世界将在这毁灭,这第四声是噬世界的声音,将所有的一切嚼碎的声音。

  世界从此消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徐徐醒了过来,摇了摇发痛的脑袋,伸了伸有些痛带着僵硬的躯,从金莲法座上了起来,大量着周围环境。

  四周一片零不堪,千里以内看不到任何东西,青气瘟现在无影无踪,在修真界以绝地闻名的万壑涧现在被夷为平地。

  在金莲法座中的我,不到任何力,破烂的景象展现在我眼前,这就是暗字法决造成的后果,我内心的慨连我自己都到难以说清,暗字法决的威力太大了,大的超乎寻常,这仅仅是一转的效果,那如果是两转或者三转,甚至于更多,效果又是如何,我几乎不敢想象。

  千里内的一切灰飞烟灭,在金莲法座中的我被震晕过去,好厉害的暗字法决,我以前的估计没错,看来这暗字法决以后少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用,现在想起来我都后怕,我来是找人,如果人被暗字法决毁掉,那一切都是白忙,我希望像四大魔君和五邪神这样的手能凭借着他们深的修为度过这一关,因为我不能肯定这里关的是他们中的那一位,但不管那一位都一样,我现在只能祝福他们。

  万壑涧外有九天大阵罩着,暗字法决的威力仅仅是在万壑涧之内,不然的话的后果不堪设想,会不会毁灭掉这颗星球我都怀疑,但也给我灵,那就是说,暗字法决一转的威力虽然很大,但突破不了九天大阵,在九天大阵面前一转的威力无法发挥作用,至于两转或者三转等威力,还有待我去发现。

  有这样的制约作用,我以后完全可以利用九天大阵使用暗字法决,而不伤害到不需要伤害的,这就是发现和经验,不过这种发现和经验是过于危险了一点。

  万壑涧内千里以外还有比外面淡的青气瘟,但不足以威胁到我,我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拿出一颗九转丹了下去,先恢复真元然后找人,希望我这一趟不是白走。

  没有青气瘟的力威胁,我枯竭的真元迅速恢复着,不等真元完全恢复,我控制着金莲法座向前方行去,我希望九大手中的一人像我一样被震晕过去,没被暗字法决毁掉,为了安全着想,我没有收回金莲法座,九转塔托在手上,随时随地应付以外的变化和危险。

  千里的地方找起来并不难,我后面不用找了,肯定是没有,一定是在前面,大概前行七八百米的时候,我觉到有修真者的气息,断断续续很不正常,跟着若有若无的气息,我确定了地点,但是看不到,周围是一片零破烂的沙土。

  确定了大概地点就不难找,若我估计的没错,人被埋在底下某一个地方,应该是暗字法决惹的祸,将此人在释放出的威力下埋葬起来,虽然是如此,却令我喜出望外,只要人活着就好,像这样的手用不了多少时间可以恢复,而现在我急于想知道的是,这个人是谁,最好是四大魔君中的某一位,因为凭借着我们的关系,四大魔君再怪,他们不能否认师徒关系,帮助我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然而五邪神就难说了,四大魔君因为师徒关系可以帮助我,但五邪神和我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个怪僻他们,不能以常理衡量。

  我到着一种急切的心情一挥手,前方百仗方圆的地方破开一条巨大的裂,深有五百仗,接着再一扬手,裂中带起一个有二十平方米大的土块,轻轻的落在我前面,修真者的气息就是从这个土块中散发出来,就是说人在里面,只是在暗字法决下受了极大的创伤。

  我一扬手,一道柔和的气劲轻轻的落在土块上,瞬息之间,土块化为灰尘,接着向外翻去,地上躺着一个极为漂亮的

  我失声道:“是三师傅…”

  是四大魔君中的水魔君,九大手中有两位,我能肯定她是水魔君,主要是她的着装,一雪白镶嵌着温和水的长裙,雪白的脸上带着冷傲,微微上翘的嘴说明她坚毅的个,美丽的长发上别着一个水状玉簪,这正是水魔君的形象,我曾经向银老和草堂逸士了解过,不会有错。

  现在的水魔君倒在地上,脸苍白,像一个死人一样,如果不是还散发着修真者特有的气息,不会有人以为她还活着,她的伤势严重超过了我的想象,当务之急是先救她,我内心在苦笑,如果她醒来以后知道这一杰作是我,不知道会怎么想,四大魔君在修真界有着随心所,行事怪异的传说,当然这个我也有体会,雷魔君就是这样。

  先给水魔君服了两颗九转丹加一个疗肌丹,然后点出九转塔,释放出光字法决进行疗伤,光字法决释放出柔和的光芒,经过这一段时间对字法决的控制以及对九转塔的使用,从不同程度上提了我对九字法决的练和对九转塔的体悟,因此,现在的光字法决疗伤威力远远超过了进入万壑涧以前。

  十天十夜,在我耐心的疗伤和等待下,水魔君苍白的脸逐渐恢复了正常,脸上有了红润,长长的睫动了动,我内心一喜知道水魔君快要醒过来,加紧了光字法决的疗伤。

  片刻后水魔君终于睁开眼睛,先是扫了一眼周围环境,似乎在意料之中,接着将眼光移动到我上,平静的眼睛内有少许难以发现的惊讶,但不愧是四大魔君中的一位,这种惊讶瞬间即逝,缓缓的躯,配合着光字法决治疗伤势。

  自动配合疗伤毕竟也被动不同,过了一会儿后,水魔君向我点了点头,示意可以了,我随即收回了九转塔,望着水魔君,内心衡量着是先以弟子的理解问好还是先向她解释目前发生的一切。

  因此我迟疑了一下,也就在这瞬间水魔君迅速大量了一眼我,对我有了一个大概的看法,那就是修为在年轻一代中是出类拔萃,个因环境的不同而改变,对人有自己一套观念看法,和蔼的表面下有着一副冷酷,和煦如风的微笑中带着残忍,英俊让一看有好的面孔中带着血腥,他迅速在内心给我下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我出现在这里并非无因,眼前的这一切必然与我有联系。

  念动之间她以骇人听闻的速度一弹指,一道无形之墙将我禁锢了起来,接着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美丽的面孔中带着一丝丝微笑,眼睛内带着不宜察觉的冷寒光芒。

  我知道自己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是躲避不了的,虽然说我进入了万壑涧,使用暗字法决将在修真界中传为神秘化的万壑涧化为一片破土,但那是有前因的,并不是说我的修为达到了超凡俗的境界,但我也看出,水魔君的伤势还没有恢复,要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被水魔君禁锢之后,我冷静的站着,反正除了暂时失去自由以外,没有任何不妥,水魔君也在没有了解情况之前不会对我下手,一点了解到我的是她的弟子,应该兴才是,也许内心深处要给她一个惊喜吧,我没有急于亮出自己的份。

  水魔君展颜一笑,如天的光舒服温暖,接着笑道:“小家伙,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点头道:“我知道。”

  水魔君很兴道:“很诚实的小家伙,我一眼就喜,那就说吧,我等着听,不过我提醒你,不要胡编造,不然的话…我就不喜你了。”

  最后的一句话说的很随意,不过,随意中带着某种威严,让人不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水魔君能有今天的威望,自然有她的道理,但这一句话就显示出了她的这种威严。

  但我没将这句话放在心上,因为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隐瞒她,解释道:“我进入万壑涧之后遇到了由青气瘟凝聚成的牛状怪物,威力大的惊人,无可奈何之下,我使用出一种连自己都没法控制法决,结果就是这样了。”

  我三言两语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水魔君意的点了点头,以她的眼光已经看出我说的实话,内心也很惊讶,这个禁制困了一个漫长的岁月,尝试过了各种方法,就是无法突破,但别眼前这么一个小伙子给破了,让她不胜惊讶。

  水魔君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换了一个问题道:“你胆量很大,勇气是别人所没有的,但你冒着极大的危险进入万壑涧不会是来玩或者说好奇吧,说说看,是不是来找我?”

  这一点她猜测的不完全对,绝域的危险不下于万壑涧,当年我闯进绝域就是为了好奇,谁能肯定我不是为了好玩,但今天我确实不是为了好玩,就是为了找她,因此,我点了点头,但没说话。

  水魔君的脸没任何变化,依然笑的很美丽,笑道:“那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对吗?”

  我不以为然道:“你应该是四大魔君中的唯一水魔君。”

  水魔君笑的更开心,容光焕发道:“那就是说你专门来找我,也知道我被关在这里,你是谁?值得另眼看待,真是一个难得的年轻人。”

  对她的夸奖我没多大的欣喜,同样的,对她的威胁也没放在心上,依然道:“对也不对,我确实是在找你们,但不知道关在万壑涧的人是谁。”

  “我们…”水魔君恍然大悟道:“你是指四大魔君吗,你找到了几位?”

  她的声音中带着焦急,神也有了变化,提到其他三魔,她终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手指无意中加大的力,在禁锢中的我,到一阵无形的力,她的修为不输于雷魔君,应该说不相上下。

  我深深的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无形的力,然后道:“十年前我找到了雷魔君,你是第二个…”

  “真的…”水魔君动起来,但她一动我就惨了,她忘记了给我加固在上的禁锢,无形中释放出了绝的修为,虽然说伤势未好,但也够我受的了。

  我在冷不防之下别不过气来,拼力咳嗽了两声,水魔君一愣,发现面红耳赤的我,收回了释放出的无形真元,我这才好过了一些,庞大的力消失的无影无踪,来的快去的更快。

  水魔君镇静了一下动的心情,接着着神一变,美丽的面孔上出现了冷如寒冰的冷涩,眼睛内释放出如刀般的冷寒光芒,沉声道:“二哥现在在哪里,你是谁,为什么要找我们?小家伙,我希望你说实话,不要骗人,既然你知道四大魔君,就应该知道四大魔君在修真界的威望。”

  我略一迟疑,决定还是先不说出双方之间的关系,微笑道:“四大魔君在修真界的威望我当然知道,我多少也有些了解吧,一般人只是听说,但没有见过,而我有幸见到了两位,说出来真让人难以相信啊。”

  水魔君对我到佩服,能在四大魔君面前镇静自若,没有丝毫惊骇的人不多,不要说是一个年轻人,但是,这不是她现在想的,她想知道为什么我要找他们四个,雷魔君去了哪里,这才是她想知道的。

  水魔君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冷哼了一声等着我的解释,无须再问出来,这也是他们一贯的行事方式,决不废话。

  我笑了笑接着道:“当年,四大魔君因为一个原因消失在修真界,这成了修真界的一大幸秘,没有人知道是为了什么,也有很多猜测,但没人想到会被关起来,据我所知,四大魔君被关与黑魔门多少有些关系,也可以理解成为受到牵连,这种牵连当然不是说四大魔君与黑魔门有什么关系,不是,他们之间没关系,是逍遥二仙在瓦解黑魔门是顺便照顾了一下四大魔君。”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有意无意的观察着水魔君的神,这些事情都是我的猜测,雷老鬼又不告诉我,我现在是想从水魔君这里得到证实,一旦亮出师徒关系,我估计她和雷老鬼一样不会告诉我。

  水魔君的神变得很古怪,眼睛内充怒火,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半晌后道:“小家伙,你怎么知道?”

  我内心狂喜,现在已经证实我的猜测,我内心在得意的大笑,想到雷老鬼见到我以后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就想笑,他不是不告诉我吗,我一样能知道,也知道水魔君怀疑我与某些人有关,也不解释,笑道:“我是有这个猜测,但不能确定,从你这里得到了证实,就这么简单。”

  水魔君一愣,冷哼了一声,内心在衡量着我这些话的真实,结果是她不能肯定,无从猜测,也不说话,冷冷的望着我。

  我接着道:“在偶然的一个机会里,我救出了雷魔君,气人的是,这个老鬼就是不告诉我当年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告诉我其他三魔的事,更不去救人,正好我需要超强手的帮助,所以,我干脆自己去找,这不找到了一位吗。”

  水魔君冰冷的神慢慢的缓和下来,她从我的话中有些猜测,发现我骂的时候带着一丝的不服气,好像双方之间有关系的样子,雷魔君是那样好说话的人吗?水魔君这一点很清楚,所以她问道:“小家伙,你是谁,和二哥是什么关系?”

  我笑道:“我叫王冰,有个绰号是九天血魔神,当然这个我自己听起来也讨厌,是雷老鬼为了将我变成魔强加上的。”也不等水魔君再问,我一本正经道:“弟子王冰参见三师傅。”

  水魔君一证道:“什么…”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