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三十五章 心之枷锁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三十五章 心之枷锁
  第二百三十五章心之枷锁

  还真将我当作了心派仙阁的救世主,这么大方的将心法和理论指导给了我,心派仙阁在我上投资可谓是不遗余力,这就是说,想方设法避开仙界应的事情全权给了我,他们见我不答应与仙界某人沟通,退而求其次的策略。

  又将一个难题给了我,不知道他们从那一点上这么看得起我,似乎我是无所不能的,在我手中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心派仙阁手如云,经验、阅历、修为等等方面大有人在,上万年以来都在为这件事情绞尽脑汁想方设法,而我一个相差悬殊的年轻人又能在这件事情上做什么,这不是为难我吗?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薄册子,字迹很清秀,墨迹清新,应该是刚刚写的,估计是云凤仙子亲手所写,而是专门为我所写,应该是的,一般传授这些心法不需要手写,直接打入对方的脑海就可以了。

  我看着薄册上面的‘心派仙阁心法密笈’几个字只好苦笑,事以至此也不想那么多了,先看看这本薄册再说,说实话,心派仙阁能短时间内修炼到一般人所不能达到的境界,确实让我到疑惑不解,所以,这本册子深深的引着我。

  既然对方这么大方,我也乐的接受,不看白不看,带着窥窃的心情我打开了薄册,薄册的内容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心派仙阁修炼的理论指导,一部分是修炼心法,我先阅读理论指导,内容不多,是阐述心派仙阁对事物的看法,以及他们对这些事物的态度。

  看完以后,我放下了薄册,想着理论指导,心派仙阁的理论指导确实不错,有许多方面都是完美,也是历代心派仙阁手经验的积累,他们认为‘心’是宇宙万物的本体,人是天地万物的心,心,天地万物的主人,心就是天。

  够狂妄的,将自己比做是天,自己就是天的主宰。

  这几乎是地球上主观唯心主义理论差不多,几乎是翻版,这应该是导致心派仙阁劫难的主要原因,想一想,修真界之上还有仙界,这也是修真者追求的目标,而心派仙阁的理论无疑是没将仙界放在眼里,虽然说他们也追求仙神之,但那是一种境界的追求,这对仙界是一种藐视,仙界当然不能容忍这样的理论存在。

  我还想,仅仅这样不足以导致心派仙阁覆没,而主要是上万年前心派仙阁很狂妄,在修真界大肆宣传自己的理论,加上每一个手眼于顶,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只有较少几个修真界手才让他们视为上宾,因此修真界的人将心派仙阁视为邪门歪道,最终因为仙界的不走上了几天的道路。

  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将仙界放在心上,我所修炼的理论基础不要说仙界,即使神界也没放在眼里,这主要取决于我修炼心法的来历和所受的文化教育,想到这里,我为自己的未来有些担心,希望仙界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找上我,找上我个人不要紧,怕的是,连带冰星总部和各个星球上的分盟一同受到破坏。

  同时,我也对仙界更反,他们与传说中的神仙之相差悬殊,作为修的修炼者,成为了名利上的争论,名利枷锁不但世俗界,修真界,连仙界也不例外,令人很失望的。

  我摇了摇头,甩开这些念头,拿起薄册继续阅读心法的一部分,心法的一部分开始没什么特别,我看够的心法比较多,千奇百怪,但最终目的都一样,归结底都是为了提修为,我以为后面有所不同,但看完以前很失望,没什么奇特,我不否认心派仙阁的心法很不错,但还不至于能修炼到超出其他人一大截。

  我失望的放下薄册,真是希望愈大,失望愈大,不过,我也看出来了,这是心派仙阁的前半部分心法,最后的心法他们没写在上面,对我做了保留,也许最后的一部分才是提修为的重点,但也不对,一般弟子修为就不错,如果说他们都修炼我看过的这部分心法,不可能提到如此的境界,想当然,要将我看过的这部分心法修炼到一定程度也非常不容易,更何况是最后的部分,那只有心派仙阁中的手才够资格修炼。

  我猛然一拍自己的闹门子,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心派仙阁的弟子修为不错,万年前是,万年后的今天也是,都是传输真元的原因。

  我的猜测是,心派仙阁最初的修炼者,当发现心法有问题之后,就采取了传输真元的策略,为了晚一步走上不想走的道路,只能这么做,随着时间的推移,心派仙阁的手愈来愈多,而手愈多麻烦更多,只能将真元传输给弟子,这样一来,形成了心派仙阁弟子个个都有不错的修为,短时间成为修为有成的手,也是比其它门派修为的原因。

  表面上看来他们很风光,其实是有苦难言,为了解决本的问题,他们一边认识修真界成名手,一边和他们研究修炼上的问题,企图从中发现对他们有利的或者说能改变心法的心法,而修真界的手不明白,惊讶于心派仙阁的心法特殊,抱着取经的态度沾沾自喜,能成为心派仙阁的座上宾,那是相当的荣幸。

  但是大家都上当受骗了,这其实是一个骗局,心派仙阁的心法只能说很不错,并不像修真界传说的那么厉害,只是比其它门派的心法明一点点而已。

  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所在,我只能苦笑,这样也能成为修真界独一无二的门派,内中的痛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真实有口难辩。

  我不再看薄册,这上面的心法比我的《九天仙鉴》差远了,更不能与天修神功相提并论,但也不能说心派仙阁一无是处,就这第三层东南西北四个区域是好有的修炼好场所,心派仙阁从遭到劫难起,能发展到今自然有他的道理。

  但是,云凤仙子给我的难题却无法解决,我那有能力炼制一件能隔绝仙界应的法宝,九转塔或许可以,但我的修为不够,发现不了第三层以上各层的奥妙,就是第二层我都无法完全掌握。

  另外就是在师傅们留下的法宝中找到一件能够符合这个条件的法宝,但即使找到也不是一下能够办到,同样要足够的修为和炼化这件仙器,也是行不通,除非他们自己的手来控制,也许是有可能的,但我不敢冒这个险,心派仙阁大部分的手我都没见到,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没有任何的了解,就现在见到这些手而言,我信不过他们。

  那只能利用九转塔了,希望我的修为现在启动第三层,但第三层有什么作用很难说,我不敢幻想第三层符合心派仙阁的要求。

  想到这段时间以来修为大增,能启动四转,第三层应该能启动了吧,想到就做,我拿出九转塔将神识往第三层伸去,原来神识到了第三层就被碰了回来,但这次没有,我内心一喜,这是好现象。

  但随着神识的进入,我力汹涌澎湃的向我扑来,每进一步消耗的真元极大,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了下来,脑海中有些模糊,我叹了一口气,将神识收了回来,再这样下去我非受伤不可。

  我服了一颗九转丹恢复真元以后收回九转塔,内心也奇怪每一层需要的修为成倍增长,照这样计算下去,要了解第九层,那需要何等的修为,难以想象,我这时候对九转塔是不是仙器都产生了怀疑,难道大家都走眼了,九转塔不是仙器,而是神器?

  我对自己的这个念头到吃惊,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呢,神偷师傅是仙,他能偷到神器吗,他的修为能在神这种手中拿到东西?

  我自己也觉得这个念头有些荒唐,但不管怎么说,九转塔确实不一般,要说神器也像,说是普通的观赏品也像,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特殊之处,但只有我知道九转塔的神奇之处,修真界对九转塔传的很神奇,但他们哪里知道九转塔仅仅是发挥了四转和第二层的威力,九转中的其它五转和九层中的其它七层有待于我去发现。

  归到底是我修为不够的原因,与其这样绞尽脑汁的想问题,还不如想办法提修为,而提修为这个地方是最佳场所,心派仙阁不管经历了什么,这个地方值得他们骄傲。

  我再一次进入修炼状态,努力提修为。

  东区内金光芒大盛,又一次惊动了心派仙阁在暗中观察的人,之后四方使者中的三位,月双仙,云凤仙子等人出现在暗室中,目不转睛的望着金的光芒。

  在这些人中间着一位一的紫长袍,头戴心形金冠的中年人,此人面白净,英俊潇洒,唯一与面孔不相符的是有两道长而浓的白眉,他的两手安静的放在椅子边沿的横拦上,右手的中指上戴着一个心形戒指,此时正望着东区内翻转汹涌的金光芒。

  几人都没说话,看着东区内。

  而在东区中的我并不知道惊动了这么多人,也不知道东区内发生的情况,只到全舒服,真元迅速在经络中动,在动的过程中与外界的能量发生变化,一一呼之间将动的能量收己有,就这样提者修为。

  我不知道的,这一一呼之间产生的动在东区形成了迅速旋转,大量的体内杂质被旋转了出去,在金光芒中过滤着新的能量,并被迅速收,体质在金光芒中不断的被改造着,由于天修神功的与众不同,出现了令人惊讶的一幕,也惊动了心派仙阁中的人。

  在椅子上的中年人看到这里头也不转的问道:“他就是王冰,风云修真界的九天血魔神?”

  仙毕恭毕敬道:“回阁主,他就是,他出现的修真界的时间比较短,但是年轻一代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出道以来都在世俗界中奔走,很少与修真界各个门派打道,但奇怪的是,他在修真界有很多的份,而且份很,紫炎等派完全听他的指挥。”

  中年人缓缓道:“也不能理解,像这样出类拔萃的年轻人都是各个门派争取的对象,都从他上看到了未来希望,抓住他等于是给自己抓住了一张长期的安全保证,但他们看走眼了,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他们不会想到,也许给他们到来的不是长期安全保证,而是灾难。”

  几人听了以后都没说话,他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也不能理解。

  中年人过了一会儿道:“他的份在修真界是一个是吗?”

  这次月仙接口了,她道:“回阁主,是的,我们知道他的师傅是四大魔君,但他一的艺业却不是四大魔君说有,与当前修真界任何一派没有联系,手中的法宝是九转莹塔,属于仙器。”

  “所以,你们认为他与仙界某人有关,想方设法劝说他沟通仙界的某人?”中年人缓缓道,接着又道:“而他拒绝了。”

  仙笑眯眯的点头道:“是这样,在修真界拥有仙器的人不多,像九转塔这样威力超群的仙器更不多,修真界的手不可能炼制出这样的仙器。”

  白辰接口道:“对于他的传说很多,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神奇的年轻人,一的秘密,就现在来说,我们心派仙阁的弟子在东区内修从来没有出现如此能量汹涌澎湃的现象,只有他,上次就惊动了我们,但他自己反而不知道,像他这样修炼下去,他必然成为少有的手。”

  云凤仙子接口道:“师傅,我给他的心法和理论基础他只是看了一遍之后就丢在一旁,好像很不意,似乎心派仙阁的心法不堪入眼。”

  中年人和蔼的两眼突然光一闪,接着恢复如初,略一沉思道:“看来这个年轻人上的一切都是秘密,你们先前告诉我的都是表面现象…”说到这里望着东区噢的一声,声音虽然很轻但是旁边的人都听到了,也明白他惊呼的原因,因为他们也看到了,也发出了惊呼声。

  此时的东区内,汹涌翻转的金光芒形成了一个心字,罩在我的头顶上,而我全,在心字的包围中迅速的旋转着,与外界能量的转换速度更快。

  而以天修神功收能量的我,突然间觉到心头一亮,出现一个大大的心字,随着心字的闪烁,在心字的一点上浮现出字迹。

  那就是‘心之枷锁’四大字,之后没有解释也没有其它字,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我内心很纳闷,怎么只有这四个字,心之枷锁四个字的表面意思不难理解,那就是心被锁住了,失去了自由,但是,如果就这么简单那就不合情理了。

  中年人半晌后道:“心派仙阁进入东区的级弟子很多,但能悟到这个程度的人不多,看来他确实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月仙点头道:“确实如此,我因为他的几句话悟出了很多,走出了多年的误区,随之修为大增,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的不简单。”

  仙笑眯眯道:“难能可贵的是,他提出修炼者不一定要到仙界,这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他的想法很奇特,似乎在某些方面比我们更大胆,要知道修真者的最终目的是要进入仙界,这是每一个修真者梦寐以求的,听他的口气,似乎对仙界也没什么好。”

  白辰道:“有可能是他对仙界太悉了,知道仙界的情况很复杂。”

  各种猜测都有,但没一个准,他们都是用怀疑的口气谈话,纯粹是探讨问题。

  中年人缓缓道:“心字的出现说明他的悟很不错,你们看,他能不能突破心字?”

  众人脸上出现沉思,每人敢随便发表意见,他们内心很清楚心字的威力,能悟到心字已经很不错了,是不是突破心谁也不知道。

  云凤仙子突然道:“我想他一定行。”

  众人惊讶的望向云凤仙子,显然为云凤仙子这种肯定显得很吃惊,想知道云凤仙子为什么这么肯定。

  中年人道:“小凤儿,说说你的理由。”

  云凤仙子想也不想道:“因为他是王冰,他是风云修真界的九天血魔神。”

  众人恍然大悟,觉得有些像笑话,但又笑不出来,没到时候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也许可以,也许失败。

  中年人若有所思道:“这样啊,那就继续看吧,到时候就知道了。”

  一连两个月,我沉浸在心之枷锁的破解中,暗中监督的人每天都有,偶尔中年人,四方使者中的三位,月双仙,云凤仙子也出现在暗中贯注着东区心字包围中的我,然后探讨一番之后离开。

  在这两个月中,我忘记了一切,绞尽脑汁的想着心之枷锁四个字,做了各种假设,但觉得都不对,也大骂心派仙阁的前辈,没事搞什么,既然有心之枷锁四个字,为什么不作解释,让大家绞尽脑汁的想破头,这不是故意整人吗?

  同时我也佩服心派仙阁的前辈,尽管他们很狂妄,招惹了一场劫难,但是,单单这东区就值得一提,非一般的修真门派所有,设计出这么巧妙的修炼场所,心派仙阁的弟子修为不提都不行,我甚至于想着给冰星总部也设计这样一个修炼场所,但现在言之过早,我必须从心之枷锁中走出来,放弃不是我的个

  时间又过了一个月,我依然在心字中旋转着,监督的人照常,偶尔几个面的手出来看看,大家都想知道结果。

  我绞尽脑汁破解着心字,最后得不到结果,几乎有些气,心是一个人的主宰,正因为有心,人才活的彩,我不决自己的理解错误,所谓的名利双收对修真者来说不值一提,虽然说做的和说的是两回事,起码我对名利看的很淡。

  而心派仙阁的心法理论说心是天地万物之主,人是天地万物之心,两者缺一不可,相辅相成,难道是指这个‘心’?如果是指这个‘心’,那就是除了自己之外,一切都是空谈,只有自己的心控制自己,除了自己眼中没有别人,哪怕是仙或者神,而自己就是仙或者神…

  轰…

  包围着我的金心字破碎成片,旋转着的我落在地上,四周的金光芒迅速进入我的体内,瞬间东区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我从心之枷锁中走了出来,睁开眼睛打量着周围环境,微微叹了一口气,不得不叹服心派仙阁前辈的设计巧妙,这个东区的心之枷锁必须与心派仙阁的理论结合起来才能破解,当然,知道理论还不行,但是,如果不承认心派仙阁的理论,就走不出来,有够霸道的,心派仙阁被修真界视为邪门歪道还不是没有道理。

  在我赞叹之时,暗处月双仙等人惊讶的望着东区内,一个个面带惊愕,当然,云凤仙子除外,她脸的喜容,正在为自己的话得到证实而兴。

  中年人一脸的肃穆,望着正在活动躯的我,似乎第一次见到我,仔细的打量着,似乎要看到我的内心深处。

  云凤仙子喜道:“我就说过他可以,你们看,他不是从心之枷锁中走了出来。”

  中年人缓缓道:“他确实从心之枷锁中走了出来,而且,在三个月的时间走了出来,仙,如果我没记错,我们心派仙阁最快的也是半年吧?”

  仙笑眯眯道:“是的,最快的是半年,慢的就不好说了,有的本就无法走出了,最后只好放弃。”

  云凤仙子道:“师傅,上次我让他想想隔绝仙界应的事情,不知道他有没有想办法,你们说不行,我相信他行的。”

  月仙温柔的笑道:“小凤儿的应一向准确,希望也是如此。”

  中年人想了一下道:“按说这是不可能的,要隔绝仙界的应就是心派仙阁老一代的手也做不到,这你们也清楚,为了这件事情我们与老一代的商量了好几次,他们认为王冰是故意引开我们的视线。”

  月仙摇头道:“宗主,这件事情我仔细的想过了,小哥也不能说是异想天开,如果有足够隔绝仙界的法宝,所有的事情刃而解,关键是我们没有这样的法宝,小哥只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值得考虑的方向,不能说没有道理。”

  仙笑眯眯的点头道:“在这一点上我也同意月仙的意见,只不过是,要找到这样的一件仙器很难,如果万年以前我们想到这一点,现在说不准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中年人缓缓道:“我想,不如让这个年轻人都南西北三个区域走一趟,你们怎么看?”

  仙惊讶道:“宗主,这可是我们心派仙阁的秘密,东区已经被这个年轻人走出心的枷锁,其它的几个他走出来,那…”

  中年人摇头道:“我们既然要这个年轻人帮忙,应该有诚意,如果他能全部走出来,那也他的造化,是值得贺喜的一件事,当你们放心,四个区域走出来的人不止他一个,心派仙阁有很多的老前辈都完成四个区域的破解,他的修为再也比不上派中手,这一点你们放心。”

  月仙点头道:“我也赞成宗主的意见,这个小哥很有自己的原则立场,即使修为达到一个新的水平,也不会对心派仙阁带来什么威胁。”

  仙摇头道:“还是小心谨慎一点的好,心派仙阁手如云的原因,我相信他看过薄册以后早就了悟,加上这四个区域,心派仙阁的大半秘密他已经知道了,对心派仙阁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云凤仙子不赞成道:“可是,我只给了他前一部分的心法,后半部分他不知道?”

  中年人摇头道:“小凤儿,你很聪明,但是,你缺少经验,像这个年轻人,他不需要看后半部分就能猜到其中的原因,你也知道,你给的心法他仅仅是随便翻了一下,那就是说他对心派仙阁的心法不屑一顾,也说明了一个问题,说明了他本的心法比心派仙阁的更好,既然他有这样的心法,两相对照不能明白,心派仙阁手如云的原因不仅仅是心法的问题,再加上你告诉他真元传输,他内心再清楚不过了。”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意思和中年人一样,早就料到我能知道其中的关键所在。

  云凤仙子一副沉思的样子,内心在怀疑我是不是真的知道了,打算要亲自找我问清楚。

  中年人似乎很了解云凤仙子的个,略一沉思道:“小凤儿,你现在去与这个年轻人谈谈,看他有没有隔绝仙界应的办法,顺便让他到南区。”

  云凤仙子内心大喜,笑道:“好的。”

  东区内的我内心有些奇怪,这次怎么没有人出现,正在这个时候云凤仙子出现在我眼前,我点了点头道:“这就是了,心派仙阁不会放着我不管,你们应该急于知道我考虑的结果。”

  云凤仙子很自然的走过来在铺团上道:“那王公子应该有好消息告诉我才是。”

  我道:“如果是沟通仙界的某人,那你们依然很失望。”

  云凤仙子美丽的脸庞上果然出失望的神,瞬间即逝,又恢复笑容道:“王公子,心派仙阁的心法是不是在你眼中不屑一顾?”

  我摇头道:“当然不会,心派仙阁能发展到现在,自然有它特殊的地方,我岂敢小看心派仙阁的心法。”

  “那你…”云凤仙子看了一眼地上的薄册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笑道:“心派仙阁的心法很不错,但不适合我,谢谢你的好意。”

  云凤仙子笑的很开心,接着道:“能告诉我,你从中发现了什么吗?”

  我反问道:“那仙子想知道那一方面?”

  “你好狡猾。”云凤仙子笑道:“你是不是已经发现了心派仙阁上万年以前手如云的原因?”

  我点了点头道:“应该说内心有所猜测。”

  云凤仙子自言自语道:“果然他已经知道了,我还以为他不知道呢。”

  她的声音很低,但我听得很清楚,估计他们在背地里谈过这件事情,也不以为然,笑道:“仙子这次来想跟我商量什么?”

  云凤仙子神一正道:“对了,王公子,上次拜托你的事情,你有办法吗?”

  我摇头道:“那是你们看得起我,我能有什么办法,你们不要再在我费时间,免得耽误你我双方的事情。”

  云凤仙子很失望,半晌后道:“我知道王公子很忙,但是,这件事情对我们太重要了,等待了上万年,无论如何我们不想失去这次机会,虽然让王公子为难,但站在我们的立场考虑,也是不得已,还请王公子谅解。”

  我叹了一口气,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他们是在我想不出办法之前不会放我走,道歉有什么用,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云凤仙子接着道:“王公子,恭喜你从心之枷锁走出来,而且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即使心派仙阁的弟子也做不到,不知道王公子有兴趣尝试其它三区吗?”

  我考虑到对方现在不可能放我走,觉得与其被无聊的关着,还不如试试,想到这里笑道:“我现在那有自主权,我反对或者同意还不是一样。”

  云凤仙子好像没听到一样,笑道:“既然王公子不反对,那么我们去南区,相信以王公子的智慧,不但能破解其中的奥秘,必定是修为大增。”

  南区内与东区没什么分别,除了方位不同,其它的都一样,云凤仙子将我带到南区以后告辞而去,我缓缓的在铺团上,然后进入修炼状态。

  时间就在我入静中过去了…

  开始的觉与东区一模一样,随着金光芒的闪烁旋转,一个金的心字又出现了在我周围,将我紧紧的包围了起来,当然这些我自己并不知道,但心灵深处闪现的心字却与东区无二,我内心有些奇怪,南区怎么会东区一样?随着心字的逐渐放大,心字的一点上出现了字迹,让意外的是,同样有心之枷锁四个字。

  带着疑惑我用同样的方式破解,更意外的是,这次不灵了,使用心派仙阁的心是万物的主宰破解不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南区的破解方式不一样?

  但这次我不再展开想象,而是想着心派仙阁的心法,对于设计这四大区域的手我心知肚明,他一方面希望心派仙阁的人修为大增,另一方面有意无意的加强修炼者对心派仙阁死心踏地的崇拜,也可以说这四个区域是为心派仙阁弟子洗脑用的。

  我甚至于想象到,心是万物的主宰,而心派仙阁主宰着万物,我心灵深处对心派仙阁的好愈来愈多,心派仙阁几乎成了我崇拜的对象…

  轰…

  包围着我的心字被击破碎裂落地,我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暗道:“好厉害的禁制,差一点儿…差一点儿就中了对方设置这个禁制的目的。”

  我甩了甩头,将刚才心之枷锁给我带了的影响甩了出去,我内心很清楚,如果不是天修神功特殊,我已经着了道,成了心派仙阁的一员弟子,也成了心派仙阁的崇拜者。

  同时心派仙阁这种霸道方式也起了内心的狂傲,东南两区我可以走出来,西北两区我同样可以走出来,当然,我也很清楚东区最容易过,而北区才是最厉害的,因为东南西北四区,按照顺序难度逐渐加强。

  这次云凤仙子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带我进入西区,同样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走了出来,与我猜测的一样,都是为了加强对心派仙阁的地位而设,西区的难度相对于东南两区来说,要出很多,西区心之枷锁不但要承认自己是天,心派仙阁是天,而且心派仙阁是大天,自己只是小天,南区就没这么复杂。

  从南区开始,至西区,经过这两区以后,无可置疑,我的修为大大的提了,连心派仙阁的人都到惊骇,如果说我的修为以前面对白羽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那么现在应付几招,而且还可以逃开,但是,这两去给我造成的心理力一个比一个强,如果说南区我甩了甩头可以抛开心之枷锁的影响,那么,西区就没那么容易,我走出心之枷锁之后特意用天修神功进行清除。

  走出西区以后,我在云凤仙子的安排下直接进入北区,北区的布置稍有变化,区域正中间只有一个大大的铺团,铺团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心字,顶部同样有一个大大的心字,不止这两个心字,北区圆而成桶状,一个细长的心字在圆形首尾相连。

  打量了一眼北区的布置以后,我没多想直接在大铺团上,开始修炼。

  开始的觉与其它三区没什么两样,同样是金光芒翻涌,能量与体内真元进行转换,对体质进行新陈代谢,排除杂质,然后是心字闪现在我周围,不同的是,在心字出现的同时,铺团上的心字,顶端的心字,周围的心字与闪现的心字连成一片,遥相呼应将我包围在中间,而心灵深处这次没有闪现心字,而是一个人。

  这人白眉童脸,两眼微闭,盘在一个心字型的铺团上,右手手印在前立着,左手手印放在腿上,我微奇怪,北区怎么会一反常态没有心字出现,反而一个人?而这个人不言不语,我有意识的接近他,但没有丝毫的反应。

  我尝试着与这个白眉童颜的人沟通,这一沟通就是半年,超出了东南西三区一倍的时间,在心字中的我并不知道时间过去了这么久,而在暗中观察的人却急了。

  这时候中年人和月双仙等人正在暗中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神中带着焦急和不安,他们清楚北区的威力。

  云凤仙子脸的担心,她道:“师傅,他过东南西三区不是用了三个月时间吗,这次怎么过了半年还没反应?”

  中年人缓缓道:“小凤儿,你不是一直很有信心吗,这次怎么了,没信心?”

  云凤仙子一怔,接着道:“我是对他有信心,但时间过的太长了吧。”

  月仙点头道:“时间确实长,但如果我们想想这是北区,就不着急了,北区的威力大家心里有数,半年的时间不算长。”

  也不知道白羽什么时候也出来了,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冷声道:“我看他不行,必定是过不了这一关,哼,上万年以来心派仙阁的弟子也没人过这一关,他一个外来人休想过这一关。”

  仙笑眯眯的摇头道:“很难说,厉害以来心派仙阁的弟子就没有一个在短短的九个月中从东南西三区走出来,他就行。”

  白辰脸担忧道:“宗主,我很担心他成功走出来以后对心派仙阁造成什么危害,这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事关心派仙阁今后的发展…”

  中年人缓缓道:“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事以至此我们就赌一赌,再说了,北区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即使我们反悔也没用,谁也无法阻拦他继续修炼,既然如此,我们就成全他,继续观察,不要在说这些无意义的话。”

  白辰无奈道:“是,宗主。”但他的神中还是不放心,望着北区脸的担忧。

  暗中的人继续观察着,也耐心的等待着,而在北区中的我依然在与白眉童颜的男子企图沟通,因为我相信只要与对方沟通意味着成功。

  时间又在大家的观察中和我与心灵深处的男子沟通中过去了半年…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