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五十二章 错综复杂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五十二章 错综复杂
  第二百五十二章错综复杂

  乞仙果然不出所料中了魍魉魔塔传说中的幻境,在梵音曲的威力下他不由自主的一震,怔在当地脸上出茫然的神,不知所措,似乎心灵深处挣扎的很厉害,而这种挣扎完全从他的神中表现了出来。

  我内心一喜,知道梵音曲有效,有效果就好,我还真怕魍魉魔塔的威力太厉害,他无法从这种幻境中走出来,梵音曲以锐不可当的气势震荡着乞仙,但是乞仙并没有我想象中一样马上恢复清醒,而是怔在当地迟疑不决,我暗叹幻境的厉害,梵音曲谱凑的更为急速。

  乞仙突然间哈哈一阵子狂笑,接着又安静下来,之后又是狂笑声,就这样在梵音曲的威力和幻境的作用下反复的狂笑和安静,狂笑的时候极为得意,依然将这些怪异的东西当作是我,而安静下来之后神变换,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他这样不要紧,可是搞的我有些忙手忙脚,真元也大量的损耗着,这样下去不行,我决定铤而走险将乞仙先关进塔内,不然的话一边要抵抗黑气体的力,一边要应付乞仙,我会被累死的。

  内心刚有这个决定,乞仙仰首哈哈大笑,手舞足蹈,气劲接连不断的发出,周围的空间充了爆炸声,这时候的乞仙在双重的心灵震动下意识错起来,吼道:“来啊,你们都来啊,哈哈…我乞仙岂是怕你们的人,现在我自由了,不想被限制自由,哈哈…想叫我回去,门都没有,你们上啊…”说着各种法宝纷纷出笼,似乎在和很多人在打架斗殴,似乎他面对的是仙界的手,连我都在打击的威力范围之内,这个时候梵音曲好像是没有威力,起不到发人深思的效果。

  我苦笑着向后移动,闪开乞仙的攻击,刚要发出的字法决又停止了下来,老怪物在发威的时候我的修为不足以拿下他,只能另找机会,同时梵音曲停止谱凑,让这老怪物先损耗真元,然后等到他疲力竭的时候再拿下,我也需要保存实力,以便应付未知的危险,不能两个人都失去自我保护能力,正好我也利用这个机会休息一下。

  乞仙现在很疯狂的,力充沛,似乎有用不完的真元,庞大的气劲骇人听闻,在翻天覆地的气势下挥动着双手和各种法宝,在轰轰隆隆的爆炸声中乞仙乐的哈哈大笑,似乎与仙界的对抗中他是胜者,众多的手对他无可奈何,没有比这个对他来说的更兴的事情。

  我一直在等待着,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乞仙挥动着的双手终于缓慢了下来,怒吼声也没开始的尖锐和有力,这是说经过一段时间的疯狂,他的真元大量损耗之后有些力,就在这个时候,我一点印决梵音曲响起,刺着乞仙的心灵,疲劳过度的乞仙在梵音曲下停止舞动,在大汗淋漓中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我知道拿下乞仙的时机就在这时,一点印决,九转塔发出了字法决,乞仙在一阵子机械般的挣扎之后被进塔内,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从刚才乞仙在幻境中的反应看,他不会再回仙界,或者说仙界是他极为不愿意回去的地方,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很讨厌仙界的哪些人,但是,哪些人的修为很,他一个人也无可奈何,所有一直在忍受者,但内心要离开仙界的念头从来就没有断过。

  也因此,乞仙在幻境中以为他自己的目标达到了,而那些仙界手也不能在勉强他,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许,他内心有这样强烈的愿望,所以才被幻境轻而易举的惑住,这也是魍魉魔塔的威力所在处。

  毫不犹豫的说,乞仙已经站在我的立场上,他喜上了我这个朋友,既然我边有几个仙人,将来有手不断的度劫之后成为仙人,他们不去仙界,乞仙不回仙界也成,我可以将他拉拢在我的阵营中,多他一个乞仙也没什么。

  我也想过了,我帮助心派仙阁度劫难的事,能隐瞒一时但隐瞒不了一世,这件事情总有被仙界知道的时候,现在我的实力和势力太小,本就没能力抵抗仙界,而将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既然我跟仙界将来走向对立面,乞仙的事情也就不重要了。

  更难得的是,乞仙将我当作他最好的朋友,人生在世,能有几个真心诚意的朋友,没有任何利益的朋友不多,因此,我才不遗余力的帮助乞仙,也不完全是想利用他的实力。

  将乞仙进九转养塔之后,我怕这个老家伙在塔内欺负其他的人,放出瘟气凝聚成的怪物在金莲法座周围防守着,预防黑气体凝聚而成的怪物袭击我,然后神识进入塔内,塔内用飞狗跳形容不为过,此时的乞仙依然处在幻境中,以为还和仙界的人在大打出手,碰到人或者魂魄体就打,连心派仙阁的散仙白羽也不敢触其锋芒躲避在一旁,何况其他人的修为远远不如他.

  最惨的是建京世家的人,他们的修为在塔内属于最底的,在乞仙面前他们不用说面对,躲避都来不及,但是,以乞仙的修为他们哪能躲避的开,以惨不忍睹形容他们此时的情景,乞仙本人以为自己的大战仙界的手,能将这些手打的哭爹喊的,那最痛快不过了。

  而且少了黑气体力的乞仙如出闸的老虎,力充沛,攻击的速度更快,我知道,只有梵音曲能让他静下来,所以毫不犹豫的谱凑出梵音曲,在梵音曲响起的同时,乞仙闪电式的攻击缓慢下来,最后停止攻击了下来。

  塔内的其他人和魂魄体知道是我到了,才松了一口气,刚才的一番防守让他们疲力竭,慌忙下来恢复真元,只有白羽好一些,他的修为毕竟,这个以前心狠手辣的角现在到是很冷静,也许是我给他的希望太大,他决定改过自新,而且跟我主动打招呼道:“王公子,很久不见了,他们都好吧?”

  我知道他问的是心派仙阁云凤仙子等人,点点头道:“他们都好,看得出,你现在的神不错,可喜可贺。”

  白羽有些不好意思道:“王公子过奖了,我到很惭愧的,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想着以前的事情,内心有许多说不出的慨,也曾经怨恨过王公子你,想到你将我关在这里失去自由,我内心就不舒服,不过,你也给了我希望,我以为自己就是这样了,不会再有提,也许在仙界有这个机会,可是,那个机会我永远也得不到。”

  我点头道:“不错,不错,你能想到这么多,连我也到意外,不你说,我这塔内关的人很多,你也看到了,但真正能悔过自新的人你是第一个,既然你有这么多的想法,我希望你多想一些,到时候我再放你出去。”

  白羽似乎对自己是不是出去现在不多想,也不以为意,望了一眼乞仙道:“这是哪里来的仙人,好厉害呀,不过王公子你更厉害,你能将我关进塔内我觉得已经是一个奇迹,但能将这个仙人关进塔内,是奇迹中的奇迹。”

  我笑道:“他是我的朋友,现在有些不妥,只好将带到这里恢复,谈不上关他,你大概是误会了。”

  白羽奇怪道:“他是你的朋友我可以理解,以王公子你的能力和背景有仙人朋友一点也不奇怪,我们早就怀疑你有仙人朋友,而且份都不简单,但仙人需要你的帮助就让我不解了,毕竟王公子你…你是修真界的人。”

  我知道他想说我的修为不足以帮助仙人,这也是事实,如果没有金莲法座,我哪有能力在魍魉魔塔内庞大的力救人,我自都难保,但也不作解释,笑道:“说的也是,这里是修真界传说中的绝地之一魍量魔塔,很不幸的是,我这位朋友被传说中的幻境所,意识不清,只有塔内我能控制,是他最好的休息地方。”

  白羽是聪明之人,听到这里已经很清楚我是在帮忙这个仙人,内心有很不的不解,毕竟修真者和仙人拉不到一个层次,现在是修真者帮助仙人,道理显而易见,仙人在这里被幻境所,而修真者却安然无恙,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是传说中的魍魉抹魔塔,白羽有些动,当然他与我相遇时是在万壑涧,那时候他想尽办法想进入万壑涧,但是让他失望了,因此多年徘徊在万壑涧外,我从万壑涧出来之后他内心很惊讶,但也不愿意承认我从万壑涧内凭借着自己能力走出来,事后事实证明确实是我自己的能力,那个时候他内心别提有多难受了,毕竟他是散仙,可是以散仙的实力有能怎么样,一个修为在地仙阶段的年轻人就能从万壑涧内走出来,而他一个散仙却办不到,他和我作对也不是没有原因,细想起来嫉妒的成分很大。

  现在我又跑到比万壑涧更危险的地方魍量魔塔内,事实很清楚,仙人都在魍魉魔塔内失去自卫能力,帮助仙人的人是我,他心服口服,他是散仙没错,但比起眼前的仙人来说那一个是在天上飞,一个是在地下跑,而他就是地下跑的那一个。

  慨莫名的白羽道:“魍魉魔塔我以前听说过,这里比万壑涧更危险,也就是王公子敢闯进来,其他人…”苦笑了一声道:“可能就没这么大的胆量,不然的话早就被人破了,不过,连仙人都难以闯过这一关,可见一斑,这个仙人应该是来自仙界吧,真不知道是谁布置了这个绝地,威力如此的厉害!”说到后来摇头叹气。

  在乞仙恢复平静之后我收回了空明箫,大家也相继从发人深思的梵音中清醒过来,而这时候建京世家的副已经醒,他脸怒火走过来道:“王公子,你不讲信用,你看看我建京世家的人现在的样子,当年我们进来时你有过承诺,现在你怎么说?”

  我看了一眼建京世家的弟子,一个个狼狈不堪,在乞仙的摧残之下体无完肤,我摇头苦笑,这不是我想要的,苦笑道:“这是意外,不过你们放心,他现在不是已经平静下来了吗,当然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

  副也不敢过于怒我,但依然有些生气道:“如果再这样下去,建京世家会灭绝,王公子,你也知道在这里任何一个手都比建京世家的弟子要,稍有不慎对建京世家灾难极大,王公子能不能现在放我们出去?我保证建京世家从此以后专心致志的修炼,不再到修真界行走。”

  不管副现在的心态是不是很真诚不谈,就是我愿意放他们出去,那等于是给他们一条死路,诚然我不想让他们出去,自然也不会让他们去死,因此摇头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塔内应该很清静的,不比外边差,我看你们还是耐心的等待吧。”

  副有些挣扎道:“可是…”

  白羽虽然在塔内变了很多,但是,这个时候冷声道:“王公子说让你们等,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好了,多说废话做什么。”

  副一惊,当年他们就是为白羽做事,被我关了以后还做着美梦,以为要不了多久白羽就会救他们出去,但是,当见到白羽也被我关了进来,才死了这条心,在白羽这个老仙的威之下,他们心有余悸,起码知道我不会对他们下杀手,而白羽就很难说,白羽本就心狠手辣,做事不留余地,因此,他乖乖的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言,知道现在想出去那是不可能,也惊讶白羽什么时候站到了我一边,而且对我很尊敬的样子。

  白羽见副不再多言,对我一笑道:“王公子,你的朋友看样子快要醒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免得引起你朋友的不快。”

  我笑道:“好吧。”

  一旁的副看得莫名其妙,白羽现在的态度太反常了,这那是赫赫有名的白羽,那个心狠手辣的白羽跑到哪里去了,如果不知道白羽的人,看了他现在的样子,本就不会将以前的白羽和现在的白羽联系到一起,但不管怎么说,白羽很估计地上着的这人,他也不敢多留,急急忙忙避开在一旁,对于乞仙刚才的发威他心有余悸。

  乞仙呼的一声站了起来,左顾右盼了的扫了周围一眼奇怪道:“这是什么样地方,奇怪,我怎么跑到了这里,魍魉魔塔中有这样的地方?”接着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那些修真者和魂魄体,似乎都很怕他的样子,心火大盛的吼道:“他的,你们这是什么态度,我是吃人的野兽?我乞仙什么时候成了吃人的野兽,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他的给我滚过来,不然的话我让你们这些小子好看。”

  那个敢过去,听到乞仙咆哮如雷的吼叫声,似乎听到了最为恐怖的声音,一个个的往后缩,如果能够跑出去,他们早就逃跑了,那还会站在这里听着乞仙咆哮如雷,刚才的打击他们内心有数,谁也没能力闪开乞仙的攻击,找上乞仙等于是找死。

  乞仙见众人没反应,而且更怕他,怒极之下一声狂笑,形闪电式的移动,将一个修真者抓在手中,得意的笑道:“你他的躲啊,你怎么不避开,哈哈…”被抓在手中的修真者是飞鹰山庄的一名级弟子,反应极为快速,在心胆裂的情况知道只有我能阻拦住这个恐怖的仙人,也只有我能救下他的命,因此吼道:“王公子,快救救我…”

  乞仙得意的哈哈大笑道:“叫啊,继续叫啊,的王公子,在我乞仙眼中不值一提,你小子给我大声叫,我看看这个王公子是那一方的手,敢在我乞仙面前耀武扬威。哈哈…”这名飞鹰弟子惊骇莫名,嚎叫道:“王公子…王公子…”

  乞仙乐的几乎要跳起来,狂笑道:“叫啊,大声叫啊,我也想见见这位王公子,要不我帮你找一找,真他的有意思。”

  我笑道:“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

  乞仙听到我的声音有些耳,但一时间没想到王公子就是我,就是他的朋友,狂笑道:“他的,怎么回事,我怎么看不到你。”

  我笑道:“当然看不到,对了,你先将手中的人放下来,在塔内我不想伤害他们,你也不能,这是原则。”

  乞仙不耐的吼道:“去他的原则,你给我滚出来,不然的话休息让我放下,我看你能把我乞仙怎么样,哼,快给我滚出来。”

  我笑道:“提醒你,在这里我是老大,你还真的要听我的,不然的话的有你的苦头吃,不要以为你是乞仙就了不得。”

  乞仙暴跳如雷的吼道:“不要像个们一样偷偷摸摸的不敢见人,也少给我玩这套,嘿嘿,我乞仙岂能纳闷容易上当受骗,告诉你小子,让我上当受骗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小哥,其他人想也别想。”

  我笑道:“既然你不相信,那我给你看看。”说着一点印决,启动塔内两面,瞬间将乞仙隔离到暗字法决内。

  乞仙到眼前一黑,当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中的人也不见了,他一个人站在黑暗的场所里,一阵子刺骨的恐惧和庞大的力冲他而来,暗字法决的威力无声无息的在他上,这种摸不着看不见的觉很难受,简直是在受煎熬,即使他是仙也不例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受。

  但他的怪癖个岂能忍受这种折磨和打击,吼道:“他的,你小子给我来的,哈哈,修想,我乞仙岂能那么容易让你给拿下,看我的…”

  轰…轰…轰…

  暴跳如雷的乞仙先是双手拍,之后觉得不行,改用莲叶攻击,最后到各种法宝一起发出,但就是没有任何效果,老家伙咆哮如雷,攻击的威力惊天动地,愈是没反应他愈恼火,发誓要给我好看,一定要从这里冲出去。

  他有时间玩这个游戏,但我没有,我已经受到黑气体对金莲法座的冲击力愈来愈大,我本人也到极大的力,如果再不放这个老家伙出来,我将一个承受黑气体的力,再说前面还有什么危险我不知道,不能不小心谨慎。

  我笑道:“怎么样,如果你不行我先放你出来,等有时间你再进来闯一闯?”

  乞仙这时候正在攻击的不遗余力,嗯会想到我话中的意思,毫不犹豫道:“不用,我就不相信连这个地方都冲不出去,小哥如果知道我出不去,那这个朋友就没得做。”

  我笑道:“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嘛,你就这样信不过我,那我看咱们两个的这个朋友还是不要做了,早散比较好。”

  乞仙这个时候到我的说话声音很悉,而且这说话的语气…接着哈哈笑道:“我说怎么很耳,原来是小哥你呀,哈哈,太好了,你在旁边看着,等我乞仙闯出来再跟你谈别的。”说着又要攻击。

  我忙道:“你还是算了吧,我不是说过了,在这里我是老大,如果我不放你出去,那你再怎么攻击也是没用的。”

  乞仙一拍自己的脑门子道:“对了,说了半天我们在什么地方,好像与你有关系,而且我怎么看不到你的人影,你在玩什么花样?”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你真是,打了半天连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真有你的,你当然是在九转塔内,不然的话的还能在什么地方,在其它地方我也没这么大的本事将你控制起来。”

  乞仙惊讶道:“搞了半天我在你的法宝之内,修真界有很多关于你的这个法宝的传闻,想不到我自己跑进来了,在这里的受还真不好受。”说到这里又一拍他恼门子道:“那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记得好象是在魍魉魔塔内遇到了一些怪物啊。”

  我笑道:“好了,好了,这些事情不说,你先出来再说。”说着将乞仙放了出来。

  乞仙大量着金莲法座惊讶道:“仙家法宝,奇怪,没听说仙界有这样的好的法宝,不对,这不是仙界的法宝,但又…说不通啊,不是仙家法宝又是什么法宝?奇怪了。”

  我笑道:“这些我们不说了,你也真行,说好了两个人一起行动,结果你一个人又跑了,害的我找了很久,结果发现你中了魍魉魔塔内传说中的幻境,不得已,只好将你转到九转塔中,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乞仙这个老怪物到现在还稀里糊涂的,摸着头脑道:“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啊,奇怪,那你怎么没像我一样啊?”

  我一拍金莲法座道:“如果不是这件法宝,我们哥俩这次玩完了,不说这些了,反正说了你也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我已经有些承受不了庞大的力,现在开始你要承担抵抗力的责任,不反对吧。”

  乞仙乐的哈哈大笑道:“当然不,有这么好的事情我怎么会反对呢,说吧,要我怎么做,反正听你的就是。”

  也不算糊涂,也知道他控制不了金莲法座,我笑道:“也不是很麻烦,你将真元输在莲花座上,我自然有办法利用就是。”

  乞仙极为失望,他还以为自己能够亲自控制金莲法座,有气无力道:“好吧,谁叫你是我的朋友呢,只好听你的了。”说着一只手搭在莲花座上。

  我一点印决,顿时力消失,老家伙修为深,就是不一样,看他的样子也没使用出多少真元,这点就让我羡慕,我去了上的力,顿时轻松起来,拿出一颗九转丹了下去,现在没时间恢复体力,只有靠丹药恢复,我又丢给乞仙一颗,在他来说,本就不需要这种丹药,丹药对他来说没任何作用,但这个老家伙就是怪物,看到我下去他就在哪里撇撇嘴口水,我能不给他吗。

  乞仙将九转丹拿在手里扫了一眼道:“修真界还有这种好丹药啊。”说了一句无头无尾的话就丢在嘴里,品味了一下道:“确实是好药,小哥,你好像是一个大财主,什么东西都是最好的,老哥我真羡慕。”

  我笑道:“不用羡慕了,你都是仙了还羡慕这些,你知道修真界有多少人想修炼到你这个境界,不要不知足了,你看你现在,就像猪八戒…”

  乞仙截口道:“猪八戒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是不是很厉害?”

  我无奈的笑道:“猪八戒…不说了,我们走吧,我们已经在这里耽误了很多时间,前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在等着我们,我们说好了,这次你不能再离开了,一旦你离开,就将我们两个都置在危险之地。”

  提到往前走乞仙顿时忘记了要问猪八戒的事情,口应承道:“哈哈,你放心,你就是赶我走我也不走,有这么好的法宝我怎么会离开呢。”

  我微微一笑置之,这个老怪物就有这点可处,如果他硬要解释猪八戒的事情真不好说,告诉他是神话故事中的,那他就要问了,他在仙界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猪八戒,那时候有我头痛的。

  金莲法座在两人的互相配合下缓缓向前飞行,而在金莲法座周围是瘟气凝聚成的怪物,它们的责任是将冲过来的黑气体凝聚成的怪物赶走。

  同时九转塔在大量的收着黑气体,在暗字法决中又凝聚成我所见过的各种动物的样子,然后被我放出来攻击怪异东西的攻击,随着不断的前进,力愈来愈大,而黑气体凝聚成的怪异东西也愈来愈多,只有我利用九转塔不断的收黑气体,然后将黑气体凝聚成我想象中动物的样子放出来攻击对方,才能阻拦住攻击,让它们攻不进金莲法座。

  我也知道机会难得,这些都是好东西,能多收一点就多收一点,可以说,我在绝域、万壑涧、魍魉魔塔中危险重重,但获得的也不少,我现在使用的很多发决都是从这几个地方悟出,像梵音曲就是其中之一,在现实生活中帮助我不小,在很多的危险的时候,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乞仙看的大乐,笑道:“你这个法宝真好,还能收这些气体,放出来之后又变个样子,好像威力大多了,对了,还有不一样的气体,你从哪里收到的?”

  我道:“万壑涧。”

  “万壑涧?”乞仙惊讶道:“你去过万壑涧,那是什么时候,不是说被破掉了吗?”

  我一怔,当然乞仙不会关心这些,是仙界的其他人得到消息之后乞仙才能知道,这么说来仙界也注视着这些绝地,我内心告诫自己,以后要注意了,仙界不但注视着修真者的一举一动,连修真界的所有相关事物也关心着,这对我来说不是好现象,希望总部的行动现在还没有纳入他们的视野,但我隐隐约约有些不放心,似乎总部的一举一动都在仙界的监视之中,那就很不妙。

  乞仙半天没等到我的回答,一看我想着心事,喂的叫了一声,见我抬起头,他很不兴道:“你在玩什么,是不是想着好玩的东西,怎么不告诉我,让我也想一下,对了,万壑涧听说被人不但破掉,而且现在破破烂烂的,不会是你干的好事吧?”

  我心道:“你还真猜对了,那确实是我干的。”但这些事情说起来要半天,因此微微一笑道:“我那有那么大的本事,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乞仙突然间低声道:“不是你是谁呢,在修真界我看就你本事最大,除了你没别人,其他人破的我乞仙不服气,嘿嘿,你是不是要保密啊,那我帮你保密好了,放心啦,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一笑置之,望着前面道:“老哥,力愈来愈大,而我们也进入的深,觉上深不可测的样子,你说这个魍魉魔塔到底是什么样子,不会就将这漆黑一团的气体叫做魍魉魔塔吧,一点都不像呀。”

  果然不出所料,乞仙的注意力立即被转移到这方面,他漫不经心道:“管他什么样子,反正我们都是要进去,是不是这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哥俩能不能破掉这个地方,如果能破掉,那才叫兴呢,非气死那两个家伙不可,对了,你一个人能破掉万壑涧,我就不相信我们两个破不掉魍魉魔塔,那我太没面子了。”

  说来说去又回到了万壑涧上,我笑道:“那很好啊,就看你老哥的,我一定全力以赴支持你,叫你如愿以偿。”

  乞仙手随手在我背上拍了一掌,我到后背隐隐作痛,同时庞大的力袭击了过来,让我几乎不气,乞仙一看我的样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连忙将手放在莲花座上,我这才到好受了一些。

  我气道:“你想害死我啊,你是不是想霸占我的法宝,在这样下去,我会被你害死的。”

  乞仙有点不好意思道:“嘿嘿,大意,大意,我忘记了这里力很大。”接着有些羡慕道:“这个法宝真不错,如果我能有这样一件法宝就好了。”

  想要这个法宝门都没有,你要去了我用什么,虽然说我上很多法宝,但能利用上的不多,大不了我以后让他挑选一件就是了。

  在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话中,金莲法座缓慢的前进着,突然,乞仙一怔道:“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小孩子?”

  我惊讶道:“小孩子?”接着马上想到什么,忙道:“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乞仙用嘴指了指前方,这次他学乖了,不敢将手拿起来,我看了半天看不见什么,知道自己的修为不足以看到,而乞仙就能看到,这个时候我内心有强烈的**,希望自己的修为有乞仙这么,这也是我一直所没有的想法。

  乞仙以为我看到了,皱着眉头道:“你看这个小孩子一点都没受到黑气体的力,难道他的修为还要比我,这也太让我乞仙没面子了。”

  我内心道:“他哪能会比你,是这里的特殊环境他能适应,长期生存在这里,这种力对他没有任何作用而已。”

  乞仙望了我一眼道:“你们好像有很多地方很像?”

  我道:“什么地方?”

  乞仙又望向前方道:“首先,你们上都没有修炼者的气息,其次,这个小家伙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一点笑容也没有,他这么小,怎么会这样?”

  我内心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说我没见到小孩子的样子,但通过寒儿、火儿、风儿三个小家伙就能了解,他们三个小家伙的名字都是我据他们当时的生存环境所取名,也符合他们的个,就像寒儿,平时天真烂漫,一点发起火来就像是极地的寒冰,而火儿像一团火在燃烧,风儿像狂风暴雨怒吼,那么,在这里黑气体弥漫,魍魉魔塔顾名思义是群魔舞之塔,那么这个小孩子的个有黑暗的一面,不冷冰冰才怪。

  同时我对这些绝地产生了怀疑,就这么巧啊,难道与逍遥二仙有关系?但是,对这些绝地是不是出此逍遥二仙之手我也产生了怀疑,据我所了解的情况,这类绝地在逍遥二仙出现之前就有了,那岂不是说与逍遥二仙的关系不大,如果与逍遥二仙有关系,那么寒儿他们的来历逍遥二仙必定是知道,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与他们没关系,他们在绝地内又布置下禁制就有特殊用意了。

  面对错综复杂的情况,我难以理出头绪,摇了摇头问道:“老哥,你确定这里是仙界某人的手脚?”

  乞仙点头道:“那当然,他们两个老家伙怪气的,看起来很不顺眼,对他们两个我最悉了,不会有错,小哥,你怎么问到这些,是不是有些怀疑啊?”

  我摇头道:“我也是随便问问,没什么。”内心却凭空生出许多的烦恼,这么说来,逍遥二仙了一手,他们的目的何在?

  乞仙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前面的小孩子上,哈哈笑道:“这个小家伙好像一点不怕我们,正在打量着我们呢,看他那冷冰冰的样子,好像对我们很不服气,不过,就是他那冷冰冰的样子看起来也很可的。”

  那是自然,从寒儿他们几个的天真可就知道这个小孩子不会错到哪里,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将这个小孩子收留下来,以我的经验判断,这个小孩子不会轻易相信他人,唯一不知道的是他现在有多大。

  乞仙看到那小孩子的可样子,忍不住喊叫道:“喂,我说小子,过来,这里很好玩的…咦,不理我,好大的架子,这么小就学会这一套,小哥,他怎么很像你,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我看你将他收为小弟算了。”

  我深有触道:“成,老哥既然说了,那一定要收为小弟。”说着将三小从龙园内叫了出来。

  三小见到我极为兴,一个个往我怀里钻,而且他们特殊的撒娇动作让我忍不住一笑,觉得全畅快,我想利用三小将这个小孩子收留下来,我相信他们之间有某些联系。

  乞仙见到寒儿三个,先是有些吃惊我上的法宝内还有小孩子,接着惊讶于三小的天真烂漫之后吃惊道:“我明白了,难怪那两个老怪物往修真界跑,我就说嘛,他们怎么会对修真界的事情那么热心,小哥啊,你的麻烦大了,那两个老家伙不会放过你。”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