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五十八章 塔中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五十八章 塔中之邪
  第二百五十八章塔中之邪

  情势愈来愈紧张,这时候的我还处在深思虑中,似乎忘记了眼前的危险,只有乞仙最兴,老怪物对于危险的概念大脑中不存在,只要能让他玩一玩,至于有危险也值得。

  黑暗已经淹没到金莲法座一仗处,乞仙大笑道:“你想不通就别想了,看看,现在就是你作出决定也没什么用了,放弃吧,我们到幻禁制中挑战一下,那会更有意思。”

  乞仙的得意笑声惊醒了,我看了一眼仗外的黑暗,内心有些焦急,他想挑战,但我却没这个心思和时间,如果不是有目的而来,有绝域一次我都闯够了,不会再来这些危险的地方,除非我上没有任何负担,那可以考虑的。

  就在黑暗与金连法接触,要将金莲法座没,乞仙哈哈大笑的时候,我内心一动,点出大印决,又将九转塔罩向枢纽中央的星,然后冷声道:“走。”金莲法座以最快的速度向口冲去。

  随着我的喊声黑暗似乎停滞不前,同时看到我们周围远处出现了六个亮点,闪闪发光,极为刺眼。

  乞仙吼道:“怎么回事,你疯了…”但他话还没说完,金莲法座已经进入内。

  内又是一番景象,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群山峻岭及一座特殊的黑塔,有千仗,外层释放出淡淡的黑瘟气,这里就是塔中层,如果我没猜测错,塔就是进入下一层的入口,势必又要经过一番力气才能入内。

  容不得我继续打量下去乞仙气呼呼道:“搞什么,你的胆量未免太大了吧,这个险你也敢冒。”

  我笑道:“别这样小气,如果你想体现幻的滋味,我们出来的时候就给你一次机会,何必要在现在呢,既然已经进来了,我们就想办法往前走,不要想着已经突破的地方,还有啊,不要把你说的可怜样好不好,你乞仙敢进入幻体验滋味,如果连这个险都不敢冒,你还是乞仙吗?”

  乞仙的心计被我点破,老脸一红挣扎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我不愿意进来的样子,奇怪了,你怎么敢下这么一个决定。”

  我笑道:“说白了也没什么,这个阵法你不是说又大六仙阵和无为七王阵合来的吗,六仙阵我们已经破掉,但是七王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难点…”

  乞仙截口道:“我就是奇怪这点,明明口只有一个星,说是七王也不像,但是,阵法已经被启动,这就是说七王阵是存在的,你到好,敢在控制住枢纽的同时冒险进来,如果你的猜想是错误的,那不是很惨。”

  我笑道:“你说的没错,我当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但已经没有时间让我继续考虑下去,我也是灵机一动想到两阵既然是联合,我们破除了六仙阵,七王阵应该是破了一半,如果我们将枢纽中的一颗星与六仙联系起来,正好合成七王阵。”

  乞仙不解道:“那你怎么解释刚才我们进来的瞬间看到的六颗星,加上枢纽中的一颗正好是七王。”

  我笑道:“没错,就是这样,如果没有这六颗星,启发怎么会启动之后连我们也包围了起来,那就是说,这个阵法本就是让闯入者上当,再没破阵之前,闯入者不会想到自己已经被阵法控制起来,而当动手破阵的同时,意味着已经陷入阵法,在破掉大六仙阵的同时,也启动了无为七王阵,但让闯入者奇怪的是,明明枢纽中只有一颗星,怎么会事七王?”

  乞仙不由自主附和道:“对呀。”

  我接着道:“惑人的地方就在这里,如果我们将六仙阵上的六颗星与枢纽中的一颗星联系起来,就明白七王是怎么回事。”

  乞仙不解道:“但你还是没说清楚外面的六颗星?”

  我道:“当我们破掉六仙阵的时候,意味着七王启动,也等于是告诉我,既然六仙上的六颗星不能与枢纽中央的一颗配合,那么就是有六颗星在周围,六仙阵没破掉之前它们不起作用,一点破掉六仙阵,它们马上与枢纽中央的一颗形成新的七王阵,自然的,我们就成了网中之鱼。”

  乞仙拍着脑门子道:“等等,我怎么听的很糊涂,说清楚一点行不行。”

  我哈哈笑道:“说的已经够明白不过了,破一个阵的同时启动了一个阵,就这么简单,也是布阵之人的愿意。”

  乞仙瞪着眼骂道:“这两个老家伙好险的,这种法子他们也能想出来…那你怎么敢在阵法启动的情况下控制住枢纽冲进来,是不是你在冲进来之前想到了其中的关键所在?”

  我摇头道:“当时我那想的如此多,我也是进来之后想通了其中的原因。”

  乞仙不道:“那就是说进来之前你是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凭借着觉这么做了?”

  我笑道:“没错,当时黑暗已经淹没到金莲法座,那有时间多想,反正我们是冒险而来,就当作冒险,好在是成功了,也是说我们选择对了,判断正确。”

  乞仙道:“如果判断失误呢?”

  我哈哈笑道:“那我们哥俩又要努力奋斗了,不过有老哥你在,相信我们还是有办法进入这里的。”

  乞仙被我几句拍的又兴起来,接着有些懊悔道:“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如果早想到就好了,那多刺,不过啊,为什么你冒险就可以,我想冒险不可以,这很不公平的。”

  我笑道:“没人说你冒险不可以呀,你这不是跟我一起冒险进来了吗?”

  乞仙不道:“别装傻,你知道我说的冒险是指什么。”

  我当然知道,笑道:“我们冒险的目的就是为了进来,探测里面到底有什么,而不是留在外面,所以啊,老哥你别不服气,有些险是值得冒,有些能避免就避免,是有针对的,而不是盲目去冒险。”

  乞仙被我说的哑口无言,一证之后气道:“全部是你说的对,你厉害,我乞仙是胡闹好不好,我乞仙说出来的话一点道理都没有,我懒得再和你计较这些事,现在不是你教育我的时候,还是往前走吧,他的,我怎么这么哀啊。”

  我哈哈笑道:“这句话说的太好了,也说到了点子上,谁说老哥你不行,我看蛮行的。”望了一眼前方“老哥,我看入口处就在塔内,你的看法呢?”

  乞仙气呼呼道:“我能有什么看法,都是你说了算,你说入口处在塔内那就是在塔内,即使我有不同的意见也没用,谁听我的,是你吗,唉,我是最倒霉的一个仙人,你想怎么做不要问我,反正问了也没用。”

  对于他这种小孩子脾气我无奈的一笑,控制着金莲法座向内飞去,向黑塔逐渐接近,但是,前进不到两百步的距离,平静的旷野中凭空响起一声惊雷,震动的金莲法座连连晃动,随着响声伴随着刺眼的白光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中闪烁,没道白光接近地面之后响起惊天动地的声音。

  毫无例外的,金莲法座也被劈中,在刺眼的白光中,金莲法座不断的震动着,我连忙控制金莲法座,对乞仙道:“老哥,现在看你的了,进入塔内的任务给你,我只是控制好金莲法座就行了。”

  由配角变成主角,乞仙兴了起来,一挥手紫金龙杖出现在手中,哈哈笑道:“给我好了,保证完成任务。”

  我提醒道:“不要望了,紫金龙杖你还没炼化为己用,不能发挥全部的威力,如果有危险…”

  乞仙不耐烦道:“别婆婆妈妈好不好,你不是说给我了吗,那你就不要多管,一切由我来应付。”

  我无奈的一笑,控制着金莲法座稳步前进,虽然说有乞仙开路,但我也不敢大意,调动真元随时准备应付意外。

  乞仙一声呼啸,紫金龙杖从手中飞了出去,幻化成金龙在金莲法座周围耀武扬威的呼啸着,将接近的白光张口了下去,乐的乞仙吼道:“不错,就是这个样子,哈哈…”但是随着逐渐前进,乞仙笑不出来了,因为愈是往内走白光闪电的威力愈大,金龙下去之后被震的后后退却,几次撞到金莲法座上,金莲法座被打了出去。

  乞仙原本是让金龙自己去发挥,现在不得不出手相助,一点印决道:“他的,想跟我斗…没门,给我打。”

  瞬间金龙幻化成一巨大的紫金龙杖,以闪电式的速度将扑来的白光闪电打了出去,巨大的紫金龙杖闪动的速度过快,几乎成了一片护在金莲法座周围。

  乞仙得意的哈哈大笑道:“这件法宝不错,我愈来愈喜,给我变。”

  巨大的紫金龙杖瞬间幻化成黑的雾气,一但与白光接触就被噬,无声无息,我看的暗自点头,老怪物的修为极为厉害,对于紫金龙杖运用自如,愈来愈悉,几乎成了他的左臂右膀,如果我能将九转塔运用自如到这个程度就好了,但我内心清楚,没有一定的修为是办不到的。

  轰…轰…

  由白光凝结成的光束出现在上空在轰轰隆隆的响声中向金莲法座劈了下来,威力强大的惊人,看得出与刚才的白光威力不在同一个层次上,得意忘形的乞仙一证瞬间光束劈在金莲法座上,金莲法座如山崩似的倒翻了出去,连连滚动出几十里之后才被我稳住。

  被迭的晕头转向的我控制金莲法座狠狠的瞪了乞仙一眼,如果刚才不是我在光束劈到的同时控制着金莲法座移动,顺势翻了出去,这次就被打惨了,即使这样,金莲法座内的我很不好受,全几乎到麻木了,我以为得意中的乞仙会阻拦住光束接近金莲法座,那知道这老小子完全忘记了。

  光束接二连三的劈了下来,这次不用我说乞仙也学乖了,吼道:“他的,不要以为有一就有二,去去去…”

  在乞仙两手挥动的同时,金光从掌中发出罩在紫金龙杖上,紫金龙杖幻化成的极大金龙怒吼一声,凭空再次增大,张牙舞爪的接向光束,张口就,若大的光束就被这么了下去,而且继续在掉其它的光束。

  乞仙这个老家伙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笑道:“嘿嘿,刚才是意外,意外,嘿嘿,你看看金龙现在的威力,真是让人惊奇。”

  我冷声道:“希望这是唯一的意外,如果这种意外不断的出现,我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要说活着出去了。”

  乞仙呸呸的张口吐了两声道:“怎么能说这样不吉利的话呢,放心啦,不会有事的,嘿嘿,如果我不行还不是有你在吗,我可是很相信你的。”

  这个老家伙也知道做错了事情,也学会了拍马的工夫,真是难能可贵的,我道:“哼,你以为我是仙啊,我有自知之明自己有多少的份量。”

  乞仙干笑了两声也知道他拍马的功夫不入溜,全心全意的将心思放在外面的紫金龙杖上,将一肚子的不全部发到光束上,在乞仙的全力以赴下,紫金龙杖的威力愈来愈大,只要白光接触到紫金龙杖,便被金龙无声无息的了下去。

  终于接近黑塔,看到一道很深很黑暗的门户出现在我们眼前,我将金莲法座控制住停止前进,仔细的打量着。

  乞仙这一会发挥的淋漓尽致,心情极为舒畅,笑道:“怎么不进去?”

  我道:“先看看,在这样的险地,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乞仙看了一眼塔门道:“有什么好看的,塔入口没有任何禁制,放心大胆的前进吧,我看你是胆量愈来愈小啦。”

  我这时候已经确定塔入口处没有任何禁制,但头道:“听你的,我们这就进去。”说着控制着金莲法座飘了进去。

  不用我提醒,乞仙以紫金龙杖在前开路,同时释放出金的光芒,在黑暗中如一盏明灯照耀着,我们凭借着这点微弱的光芒打量着塔内的布置,奇怪的是塔内没有任何布置,唯一能看见的是,塔内中间有一个口,这应该是同往下面的通道,在口有着细丝编制成网状禁制,好像是蜘蛛网,细丝呈黑,如果不注意的话本就看不到,会被忽略过去。

  同时我脑中从网状黑细丝联想到蜘蛛网和作用,应该是利用黑网状的丝将接近的人束缚起来,然后被粘在上面永远没有的机会,会死在这网上,将生命留在这里,要想进入里面,必须是避开网丝,但想一想,如果这么容易被避开,逍遥二仙就不会多此一举。

  乞仙也看出了网丝的厉害,试着打出了一支莲叶,莲叶接触到网丝上立即被粘住,乞仙发出暗劲想将莲叶收回来,但无论用多大的力气都不行,他一气之下想将网丝震断,但也是白费力气,起不到任何作用,气道:“他的,我不相信震断不了。”

  我道:“还是想想其它办法,这样硬碰硬是不行的,以你仙人的修为和仙器到震断不了,那就说明网丝能预防仙人级别的暗劲打击和仙器的攻击,布置这个禁制的仙人早就想到了这一点。”

  乞仙无可奈何的收回真元道:“可惜了我的一支莲叶,虽然是不是了不起的法宝,但炼制材料很不容易找到。”

  我道:“要不用你的紫金龙杖试一试,说不准紫金龙杖是可以的。”

  乞仙头摇的像波鼓,连声道:“这可不行,莲叶已经被粘住了,再将紫金龙杖粘住,那我亏大了,这种傻事我可不干,要试用你的九转塔试试,这我不反对。”

  我看他像守财奴的样子,忍不住笑道:“不用这样没信心吗?”

  乞仙理直气壮道:“这不关信心的事,反正我不会打出紫金龙杖,这是肯定的。”

  我道:“那只好用九转塔来试试了。”说着九转塔出现在我手掌上。

  乞仙有些不信道:“你真的要用九转塔来试,不怕被粘住?”

  我笑道:“我才没你那么小气,再说了,我是准备用法决震断网丝,又没说用九转塔去碰网丝,有什么不敢的。”

  乞仙证了一下道:“老,早说嘛,我就不用费一支莲叶了。”

  我笑道:“这也不能怪我,再莲叶没被粘住之前我只是怀疑,但不敢肯定,现在是肯定了,这要多谢你的莲叶了。”说着祭出九转塔,九转塔先是释放出火字法决,熊熊大火气势汹汹的扑向了网丝。

  乞仙道:“这应该可以吧,虽然说你是修真界的手,但这玄炎火却不是一般的火。”

  我摇头道:“这很难说,到现在网丝没任何要被烧毁的现象。”

  事实上我说的没错,玄炎火对网丝无可奈何,之后我又分别发出了雷、风等字决,依然无法解决问题,现在的九字法决在镶嵌了能量神石之后威力大增,但对网丝就是不起作用,法决联合发出也无效,我只好停止法决的释放。

  我道:“老哥,现在看你的紫金龙杖了,紫金龙杖是仙器,你的修为又,我看准成。”

  只要紫金龙杖不接触网丝乞仙当然不会有意见,他应了一声之后点出紫金龙杖,金龙怒吼一声张口出熊熊烈火,但还是无效,无奈之下乞仙收回紫金龙杖道:“我看这样不行,得另想办法。”

  我道:“法宝不敢与网丝接触,怕被粘住,用火等毁坏不了,还能有什么办法,我就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东西。”

  乞仙道:“仙界听听说有这样的东西,应该是那两个老家伙自己炼制的,但也不至于连你的九转塔都毁坏不了吧,我可以是对九转塔很有信心的。”

  我拿出天刃给乞仙道:“试试看。”

  乞仙眼睛一亮道:“我怎么忘记了你有这个好东西,哈哈,看我的。”说着调动真元与天刃,天刃释放出强烈的寒冷气息,向着网丝割去。

  我知道乞仙不敢将天刃丢出与网丝接触,他是舍不得这么好的东西被粘住在上面,但天刃发出的剑气也一样很犀利的,随着天刃的剑气与网丝接触,网丝终于动了,看似很细的丝出现了缺口,乞仙一见有效,全力调动真元与天刃上,但是,网丝的质地很特殊,半晌之后乞仙连一也没割断。

  我加油道:“再加把劲就要断了,我们进入有了希望。”

  终于有一断了,乞仙头上见汗,他一摸额头道:“他的,真是辛苦,连汗水都出来了,找这样的速度下去,什么时候割的完。”

  我道:“有效就好,工夫不负有心人,合我们两人之力,不怕割不开它。”说着我接过天刃发出真元割了起来。

  在两人的轮之下网丝中间出现一个极大的缺口,但只有拳头大小,乞仙有些气道:“怎么会是这样的,才这么大…”

  我笑道:“已经够了,我们不需要更大,能进入就行。”

  乞仙一拍脑门子道:“我真是被气糊涂了,中间部分的禁制威力已经被破坏掉,只要我们不接触网丝进入,就不会被沾住。”

  我道:“是的,如果不是禁制的威力,网丝中间的空隙虽然很小,但阻拦不了我们的进入,但是,在没有破坏掉威力之前,虽然不粘网丝,但因为禁制的威力,还是会被粘住,现在在天刃的破坏之下,中间的一部分只要不接触网丝就不会被粘住。”

  在我的控制下,金莲法座缩小到只有蜂大小,从拳头大的空隙中飞了进去,进入之后乞仙回头看了一眼笑道:“就这样进来了,哈哈,等我们出去的时候,我一定要将这个鬼东西全部毁掉,看着就不顺眼。”

  我微微一笑置之,他以为我来这里的目的和他一样,探测完之后有大把的时间做其它的事情,殊不知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其它的地方等待着我去继续冒险,但这些现在不能告诉他,免得他纠个没完没了的。

  这一层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在沙漠中间有一个小黑点,除此而外没有其它东西,也不存在禁制之类的东西,我和乞仙跳下金莲法座站在沙漠上打量着周围环境。

  乞仙失望道:“他的,这是什么鬼东西,传说中的魍魉魔塔就是这个样子?太让人失望了。”

  我眼睛望着沙漠中的黑点,口中不以为意道:“也不能说让我们失望,凭借我们一路上进来所遇到的各种禁制说是魍魉魔塔也不为过,只不过是这里太平常了一些,让人心理上接受不了,如果这里不是沙漠,而是美丽的鲜花,那我想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乞仙证了一下道:“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是,这么多的禁制却是为了这么一片气人的沙漠,好像说不过去。”

  我笑道:“那你想怎么样,以为这里会绝世宝贝?但你不要忘记了,这里是你口中的那两个家伙布置的,如果有好东西他还会留着等你来拿?有那么好的事情就好了。”

  乞仙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但还是不解道:“就说是这样,但没有必要布置这么多的禁制吧,难道是他们两个闲的无聊?”

  我笑道:“这就问他们两个了,对了,有一件事情找你商量。”

  乞仙有气无力道:“什么事情?”

  我道:“等一下如果有人找我的麻烦,我希望你袖手旁观不要出手,一切给我就是,你能答应吗?”

  乞仙奇怪道:“有人找你的麻烦,是谁?”

  我笑道:“这你就不要问了,你答应我就可以了,其它的到时候你就明白。”

  乞仙经过我的提醒,知道我这么说不会没有原因,扫了一眼前边,终于发现沙漠中间的黑点,如果不注意还真看不到,以他的修为不至于发现不了,只是由于看到辛辛苦苦找到的却是一片沙漠,失望之中忽略了其它,所以没有发现,而且沙漠中的这个黑点有意伪装,连气息也隐藏起来,更不容易发现,注意到这点之后乞仙顿时兴起来,笑道:“哈哈,我以为什么也没有,想不到这里还有人在,他是谁,你好像早就知道的样子?”

  我有意无意的岔开他的问题道:“是谁我也不知道,我等着你答应我。”

  乞仙是有些兴奋,内心也的,但经过这一路上的经验告诉他,既然我这么提了出来,他最好是答应我,因此有些不甘心道:“好吧,我答应你就是。”

  我笑道:“我就知道老哥是畅快人,那你在这里等等,我先过去看看。”

  乞仙气道:“怎么,连看也不让我看…”但不等他说完我已经飞了过去,乞仙不的望着我的背影嘀咕“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等就等,你以为我是那种好事的人。”话是这么说,但他的一对小眼睛好奇的望着我逐渐接近那个黑点。

  我与黑点之间的距离愈来愈近,我希望他是四大魔君中另外两个之间的一个,毕竟人都有私心,四大魔君和我只是名义上的师徒关系,无形中我把他们当作了自己的师傅和亲人,希望先救出来的是他们。

  这人披头散发,一破破烂烂粘灰尘的会服,胡须很长,挡住了整个口,鼻子很直,除此而外脸上其它的部分由于头发挡住很难看清楚,不过看着我的眼睛内释放出犀利的寒光,双手负在后背,犀利的眼光中有些好奇的打量着我。

  我终于站在他面前,想人互相打量了一阵子后,对方长长的呼啸了一声,形瞬间从地上飞起,双手上扬接着下劈,劈波斩般向我头上攻击而来,口中嘿嘿狂笑着,笑声中带着动和无奈。

  他的修为比我稍一点点,而他这一番举动早就在我的估计之中,对于被困了漫长岁月的人,而又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度过,内心有着寂寞和荒凉,或者说怒火和怨气,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人,首先要做的是释放出这种复杂的情,雷魔君是这样,水魔君也是这样,打过一场之后他们才会跟你说其它的,对这方面我不能说没有经验,所以我提前跟乞仙商量,就是怕他手加入一份,因此我也闷声不响的扬起双掌硬接对方的掌劲。

  轰…

  一声巨响之后我被震退了两步,对方因为从上而下的攻击,加上修为稍于我,形只是在半空中一滞之后继续攻击,这时候我不再处于被动局面,而是利用后退的机会瞬地上翻,主动攻击对方。

  对方一声长笑意的硬接,结果两人你来我往的硬碰硬,似乎忘记本是修真者,轰轰隆隆的响声不断的响起,我沉着冷静的陪着对方发内心的怨气,而对方似乎忘记了一切,一心一意想着释放心中的闷气,在剧烈的响声中伴随着他的哈哈狂笑声。

  随着时间的不断过去,我觉到手臂有些发麻,觉得对方发的差不多了,应该是收尾的时候,想到这里一点印决,九字法决中的雷字法决首先找上对方,一直硬碰硬的对方在雷字法决之下冷不防被打的翻了出去,对方一扬长发眼睛内似乎有些惊讶,但这种惊讶瞬间即逝,随即一挥手,掌上出现一把金的镰刀,随即扣指一弹,仓的一声,火花四,一部分向我了过来。

  我内心有些失望,这人不是四大魔君中的风魔君或者火魔君,应该是五大邪神中的其中一位,我是从他手中的法宝来判断,四大魔君是那种极为傲的人,岂会使用这种与份不符合的法宝,也不屑使用,五大邪神就不一样了,他们行事专搞歪门邪道,连法抱也是奇形怪状的,现在此人手中的镰刀也符合五大邪神的个

  我冷哼一声,金字法决出现在前护住自己,也阻挡住此人发出的火花,随即风字法决卷着大量的沙石劈头盖脸的罩向对方,之后水字法决紧跟着将对方围了起来,随即水的温度下降,瞬间结为寒冰,还不止此,寒冰的温度以极快的速度继续下降着,似乎整个空间成为极寒冰窟。

  这一着让对方大出意外,一愣之后狂笑一声,手中的镰刀丢了出去,斩向护着我的金字法决,右手食指和中指一扣弹出,一个红红的小球出现,随即成为一团燃烧着的烈火,融化了极寒之冰,并迅速的将融化的水蒸发,燃烧着的烈火在化解了水字法决之后继续向飞来,迅速将我保卫了起来,而在前的镰刀已突破金字法决,也同样朝着我飞来。

  我调动真元以二转的威力再次接连不断发出九字法决,两人由开始的硬碰硬到现在的以法宝的修为论输赢,当此打的星期,准备全力以赴的时候,我拿出了空明箫谱凑出梵音曲,我们两个的实力相当,而对方没有想到此曲的威力,在冷不防之下着了道,在梵音曲响起之后证了证心灵深处天人战,之后抵抗不了梵音曲的威力而下来,脸上神变幻着,出现了各种复杂的表情。

  这也是我的一个策略,先让对方淋漓尽致的发一通,然后利用梵音曲摧毁他心中的无形之城墙,然后再和他好好谈一下,五邪神我是第一次见到其中的一个,但有关五邪神的事迹我知道的不少,特别是当我决定要找五邪神帮忙之后,搜集有关他们的资料,对他们的个知道的比较多。

  梵音曲被我返回的谱凑了很多遍,直到此人在神变幻了一阵子之后,最后出现沉着冷静之后我才停止谱凑,此人在我停止之后马上从梵音曲的威力中走了出来,抬起头斜着眼睛打量着我,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接着嘿嘿笑了一声道:“漫长岁月真不容易啊,我以为此生不会再见到修真界的人,不,不会见到任何人,但想不到的是,不但见着了,而且是一位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而且被击败了,嘿嘿,不过我败的有些不服气,因此你早就知道我的底细,而我对你一无所知,他们派你来做什么,想看我死了没有?哈哈,你回去告诉他们,我还有一口气,离死还一一段时间,如果你是来嘲笑我,那已经够了。”

  我知道他误会我是逍遥二仙的人,笑道:“前辈误会了,我与你想像中的人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有关系。”

  对方一愣之后邪邪的笑道:“嘿嘿,是吗?我很难想象有修真界手进入这里,前面不是有一个仙人吗,你不会告诉说那是修真界的手。”

  我点头道:“他确实来自仙界,也是我的朋友,他到现在不知道这里关着人,直到刚才他才发现有人。”

  对方显然不相信我的话,邪笑道:“嘿嘿,就凭借你的修为能进入这里,不是我小看你,你虽然能击败我,但是要闯入这里怕是不容易。”

  我道:“我们确实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闯进来,这一点不容置疑,我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必要隐瞒前辈,前辈相信也好,不相信也没什么,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关系,重要的是,你应该问问我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还陪着打一场之后再聊天。”

  对方邪笑道:“对啊,我也奇怪啊,不过,你想嘲笑我也能说的过去,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但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不问一下有些对不起我自己,嘿嘿,小伙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暗叹传说没有错,五邪神果然有够邪的,他虽然不相信我,但为了对得起他自己又问了出来,这是那门子的道理,只有五邪神这样的人才能想出来,我先在他的对面,然后道:“前辈是不是将你现在的形象变化一下我们再谈。”

  对方一证之后自我解嘲道:“你的要求还真是***多,不过我好人多到低,足你的要求。”说着随手一挥,面前立即出现如镜子样的东西,他的形象立即出现在上面,此人证证的打量着,半晌之后哈哈狂笑起来,笑声不绝于耳,久久不停,笑声中又出现了各种复杂的情,我没有打扰他,一直等待着他,对方笑了很长的时间才收敛笑声,然后双手脸的一摸,水雾同时出现在他周围,片刻后一个细眉、鼻直、口小、脸上带着邪邪笑意,穿蓝长袍的男子出现在我眼前。

  他望着我道:“小伙子,嘿嘿,我现在的形象是不是可以与你谈话呢?如果你觉得还不行,那就要你自己亲自动手了,或者说将你上的这些装饰品佩带在我上,不过呢,嘿嘿…怕你舍不得啊。”

  我笑道:“前辈客气了,不过现在看起来前辈很帅气,不知道前辈是五邪神中的哪一位?”

  对方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再次打量着,接着马上换一副脸带着邪笑道:“这是一个很好的话题,唉,可惜的是,我不能足你,哈哈…”我知道对方以为我知道他的份,故意问他,而他也来个装模作样戏耍我,不以为意道:“我确实不知道,好像这不值得前辈大笑一场,不过前辈觉得可笑,我也不反对。”

  对方邪笑道:“可以反对,可以反对,完全可以的,哈哈,真好笑,对不起了,我忍不住想笑,哈哈…”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