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六十二章 神明恶魔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六十二章 神明恶魔
  第二百六十二章神明恶魔

  拉介伏在我怀里由开始的轻轻哭泣到嚎天大哭,我任其哭着,并没有阻止他,而是用手抚摸着他的头,我知道他内心有很多的委屈和慨,一个被认为是死了的人,一个连自己都以为无法活在这个世界上,而离奇的如梦般突然间这一切改变了,内心的慨无以形容。

  也许是我把他当作小孩子,也许是随着我的年龄增长,能承受他跪在我面前,总之,这次我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急急忙忙扶起他,而是接受了。

  乞仙看的不耐道:“你们有没有完,不就是一个救了一个死人,一个要死却没死,这么简单的事情却搞的七八糟,要不再让这个家伙死一次,你再救他活过来。”

  我瞪了老怪一眼,用他这样的方式理解,还真很简单,救活一个死人,然后没了,至于其他的受更不存在,我摇了摇头,懒得多说,跟这老怪讲道理那是对对牛弹琴。

  拉介停止了哭泣,乞仙的话让他大吃一惊,让他再死一次,那有这样的说法,但他不敢再看乞仙,真怕让他真的死一次,这种痛苦他不愿意再来一次,有这一次已经够了,永世难忘。

  我摸着拉介的头道:“起来吧,要像个男子汉一样顶天立地,不要轻易跪倒在他人面前。”

  拉介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接着道:“可是我们这里都是要跪的,那表示尊重。”

  这是一种传统,岂能因为我的两句话而改变,我证了一下笑道:“在我面前用不着这个,尊重的方式很多,不一定要用这个方式。”

  拉介不解道:“不用跪的,那用什么?”

  我解释道:“关心…”

  乞仙截口大笑道:“哈哈哈,有意思,我看你怎么解释下去,这个小家伙什么都不懂,你的这一套在他上能说的清楚?好吧,你给他解释吧,我不急,我在这里慢慢等你。”说完之后一副我等你的样子。

  我确实到难以解说清楚,这涉及到很多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而且即使我有时间讲给他听,他未必能理解,老怪的话不中听道理确实真的,我对拉介道:“这些事情以后你慢慢会懂的,现在你不必急于知道这些。”

  拉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不再问。

  乞仙哈哈笑道:“我还以为你有多能干呢,就这样结束了啊,真没意思。”

  我道:“那你来解释吧,反正你现在闲的无聊,不如用你那丰富多彩的经验让这个星球的人改变,将来他们会记住你这个伟大的仙人,你成了他们心目中最伟大的神。”

  乞仙一听想也不想跳了起来吼道:“什么?你让我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伟人,伟大个,你自己想惹麻烦就行了,不要连我都陷入在里面,这事你想也别想。”

  我本来是随口一句,没想到乞仙这么大的反应,内心一证之后觉得这个注意还真不错,让他这样在旁边呆着也难受,不如给他找些事情,想到这里笑道:“老哥,你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

  乞仙摇头道:“这不是信心的问题,反正我就是不上你的当。”

  我笑道:“怎么能说是上当呢,你乞仙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吗?我看不像,不过我想,既然这里的事情很多,我不可能一两天之内就能处理好,你在旁边闲的无聊,不如你找些事情做做,这样一来不是对你很好吗?”

  乞仙哼了一声道:“你说的好听,还不是你闲的无聊找的麻烦,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个朋友呢?”接着又皱着眉头道:“不过也对,我这样一来呆下去确实没意思,但我找些什么事情做呢,这个鬼地方好像没什么事情让我兴趣,除非找他们的麻烦…”

  我忙道:“仙人找世俗界凡夫俗子的麻烦?你想怎么做,想掐死他们还是拍死他们?”

  乞仙一证道:“对呀,这些都不能做…他的,不会是真让我去教他们狗理解吧,这些理解连我自己看着都烦,让我教别人,你还是算了吧。”

  我当然不指望他去做这些,那是不可能的,就是他愿意去做,这个星球上的人也接受不了,勉强让他们接受反而不好,但是,这里人的生活环境很艰苦,首先是自然灾害限制了他们的发展,在自然灾害上主要是水灾,因为他们没有有效的办法将这些水疏通,只要下雨就成了灾难,其次道路限制了他们的发展,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我首先想到的是,利用乞仙的超修为做这些事情。

  当然,让他按部就班的去做也是不可能,但是,主要的地方他能帮忙就不错了,其它的也不需要他去做。

  乞仙见我笑的很神秘,不由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又想着什么圈套让我自己去钻,告诉你,我才没那么笨。”

  我笑道:“哪能呢,我是在想,有什么事情老哥你喜去做,合你的胃口,让你不会无聊。”

  乞仙到是很兴趣道:“那你想出来了没有?”

  我故意迟疑了一下道:“是有一件事情,不过,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能力去做…”

  “什么?”乞仙又跳了起来,不服气的吼道:“什么事情能难到我乞仙,笑话,如果你不是我的朋友,就因为这句话我跟你没完,说吧,什么事情我做不了。”

  我走到他了下来,然后拿出电脑打开,让整个星球出现在屏幕上,仔细的观测着需要改变的地方,做到心中有数。

  乞仙怪叫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接着又急忙闭上了嘴,因为他刚刚说过没有他不懂的东西,现在问出来等于承认他也有不懂的东西。

  我忍不住想笑,也不想解释这些,更不做解释,在老怪的不解中我指着主要的几个地方道:“你看这几个地方,是这个星球上需要改变的地方…”接着将我的打算说了出来。

  乞仙到是听懂了我要让他做什么,不过,电脑上所显示的地方他看的莫名其妙,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恨的心的,气道:“我才没时间做这些,我说,你能不能找点正事啊。”

  我知道他内心在想着什么,不理会他的牢,继续道:“我会给你一部分人,这些人由你指挥,小事情让他们去做,必要的时候由你这个指挥者出手,这样就可以了吧?”

  乞仙那会指挥这些,他到脑袋都有些痛,只要装做考虑的样子,想着怎么推掉这些事情,但又没合适的理由,真是难为他了。

  我忍不住哈哈笑道:“行了,不要装深沉,你平时监督他们做事就行,如果有些事情他们做不了需要你帮忙,你以指挥者的份出手就行。”

  这么简单,乞仙马上笑道:“成,这些事情我最在行,给我监督最合适不过了,嘿嘿,我看他们哪个敢偷懒。”不用他动脑筋那最好了,而且觉得我让他做的这件事情比较好玩,起码比在这里看着无聊的看着我忙要好。

  将拉介留在原地,和乞仙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从戒指中放出上万个机器人,代了他们要做的事情,之后指着乞仙对它们道:“这位是乞仙,是你们的指挥者,一般的事情由你们做主,要做的事情按照我的计划去做,不过呢,有些你们做起来比较麻烦的事情给指挥者去做,比如说疏通的时候遇到大山,以你们的指挥者的能力,那是轻而易举的,你们明白吗?”

  其中一个机器人是头子,它道:“明白。”

  乞仙大有上当的觉,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过,让他指挥这么多的人,他内心有些兴,但是,让他疑惑的是,这些人上没有生命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他不解道:“他们是人?”

  我笑道:“你说呢?”

  乞仙气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个样子,你就…算了,我怕你了,我也懒得跟你说。”接着看了一眼机器人道:“走吧,如果你们哪个敢偷懒,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偷懒的后果。”说完之后狠狠的一跺脚飞了出去,机器人对我一抱拳之后跟随而去。

  我望着乞仙消失的背影,出了微笑。

  然后返回原地,拉介正东张西望的等待着我出现,他以为我不会回来,这时候见到我之后欣喜若狂的跑了过来,对于我刚才拿出的电脑他很好奇,也不明白是什么东西,但族的规矩是不能过问长辈不想说的事情,他无形中将我当作长辈,内心虽然很好奇,但也不问。

  不用我问也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笑道:“你放心,我暂时不会离开你的,对了,有些事情我想问你。”

  拉介不知道我要问什么,但依然肯定的点了点头,表示只要他知道的,他都可以告诉我,无疑的,对于我他是绝对的相信。

  我问道:“你有办法让你的族人相信我吗?”

  拉介一愣之后摇了摇头,表示不可以。

  对于他的回答自然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想了一下道:“如果你想回去,现在可以走了,我想你的家人知道你没事会很兴的。”

  拉介摇头,半晌后道:“我能跟着你吗?”

  我问道:“为什么,你不想让你家里人兴吗?”

  拉介脸很复杂,有些伤心道:“没有人会相信我没事,现在回去,他们会将我当成怪物,有可能…有可能当作怪物打死…”

  我内心叹了一口气,能理解他的心情,也能理解族内人对他的做法,点头道:“好吧,那你就暂时跟着我,我会教你如何治疗疾病。”

  拉介喜道:“我能学?”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当然可以,不但你可以,任何人都可以,只要你能学习一些,遇到像你这样的病,就不会死人了。”

  拉介脸上出现了极度的兴奋,两眼放光,动的体在颤动。

  暂时想不到接近这个族的办法,只好带着拉介在四处走动,将山中遇到的一些药材告诉他如何辨别和如何使用,治疗那些病,开始拉介很难接受,但是,他很聪明,努力记住我教给他的东西,几天之后能举一反三掌握这些药材的功用和特征,而且上这些,我内心在为他兴,如果这样学习下去,以后他完全有能力治疗族内出现的一般疾病。

  在拉介学习的这段期间,布兰族和周围其它的几个族发生了几次斗殴,每一次都有死人,伤者无数,一般的斗殴我带着拉介在一旁看着,对于过大的斗殴我暗中出手阻止,对于神明过于崇拜的这些人,以为是触怒了神明,乖乖的停止斗殴,各自回去做好第二的斗殴。

  他们是走了,将能活下去的人带了回去,但是,有一些死了的人和他们认为死了的人留在这里,很少掩埋,留给了大自然,留给了山中的野兽,在他们眼中无法救活的人,在我眼中就不一样了,这给了拉介一个学习的机会,我将能救活的人带到了一个山,在我的指导下拉介一一治疗,就这样,拉介由开始的胆怯到现在的手法纯,随着医学知道的愈来愈丰富,他治疗疾病的能力愈来愈好。

  事实上拉介没死的事情不但布兰族的人都知道,其它各族也知道了,他们将这件事情看做是不吉利,导致了各族对布兰族的不,布兰族成了各族的敌人,不但布兰族寻找着拉介,其它各族也寻找着,他们想将这个有可能祸害到各族的小子杀死。

  但是,以我的能力他们怎么能找到呢,而且随着他们的斗殴,被我和拉介救回来的人愈来愈多,这些人自然有着与拉介同样的处境,回去是等于死,不用说自愿留下来,跟着我学习着各种知识,我利用他们的能力分别教给他们一些能接受的知识,大家暂时忘记了面临的处境,沉浸在学习之中,自然的,拉介成了他们的头子。

  而附近的各族有些傻眼,他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尽管他们不明白,将这些杀死的目的却是很明确,也很一致,自然的,他们都在寻找着自己的族人,一般说,这样的情况下各族对布兰族的仇视应该消除了,事实上是,不但没有,反而更严重,他们认为有目前的情况,完全是布兰族所引起的。

  时间久了,他们知道这些人离奇的活着,是因为有一个人在中间起作用,这个祸害就是我,因为他们一致的目标是将我杀死,那么这一切就消失无形,解除了他们的心头之刺,这些我都看在眼中,内心深无奈,知道这些不是短时间内能让他们明白的,也只能不断的接受着他们因为斗殴而所留下的将要死的人。

  有一天,我在山内正在给这些讲着各种知识,听到山外有响声,这不是野兽移动的声音,而是有人慢慢的向这个山在接近,我对拉介道:“你们先在这里不要出来。”

  拉介不解我为什么这样说,一直以来他对我的话极为相信,从不问为什么,所以,现在也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我跟拉介救回来将近有五十多人,普遍年龄都很小,也都是十五岁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年龄比较大的只有几个,这些人中,很少,因为参加斗殴的基本上的男,在年长者中有一个叫黑呢的汉子,是子真族的人,这五十人的常生活基本上由他的在打理,如果说拉介是年青人中的头子,那么他总管。

  他也是一个乐天派的长者,整天嘻嘻哈哈和各个族的人都谈,所以,大家也很喜他,喜叫他黑呢叔叔,也因为有他,各个族互相之间阁隔很少,他不像拉介那么傻,经验老到,知道我发现了什么,笑道:“伟大的神,你放心,对于你的话我们会遵守的。”

  所谓的神就是我,我一再强调,我不是神,和大家一样都是人,可是没人相信,人能将死去的人救活?那怎么可能的呢,所以,不管我怎么反对,他们都叫我伟大的神,有意思的是,各个族都称我是恶魔,这时我也不再说什么,无奈的一笑走出山

  山下慢慢接近山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姑,从她的外表看,是布兰族的人,我内心有些奇怪,一个小姑怎么有胆量接近这里,我可以被称为恶魔的人,来找我的人一般在百人之多,一个人没有这个胆量。

  小姑很可,一张猫脸有着天真无邪,这时候气嘘嘘,可的猫脸上留着汗水,不时的往后看一眼,然后向前接近。

  我现出笑道:“小姑,你来有什么事情吗?”

  正在往前爬的可突然间听到声音一惊,接着看到我微笑着站在她前面不远处,立即想到我就是大家所说的恶魔,不由自主的向后连退几步,险些掉下悬崖绝壁,口中惊呼着,我随手一伸,将她用无形暗劲稳住。

  她这才惊慌失措的以惊惶的目光望着我,眼睛内全部是惊骇之,半晌说不出话来,手足无措,脑海里一片空白。

  我尽量控制着声音,脸到微笑,生怕惊了她,笑道:“你不要怕,我不是你们所说的恶魔,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这里没人伤害你。”

  小姑不由得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点点头,然后微笑道:“是真的,你看,现在你不是好好的吗?”

  小姑内心在想,看他的样子确实不像大人口中的恶魔,而且笑的很好看,但是,他怎么能让死去的人活了?想到这里她不由自主的问道:“那你不是恶魔?”

  我笑道:“当然不是,我也是人。”

  小姑问出来之后内心一惊,怎么在恶魔面前问这个问题,她担心我会突然发怒,但见我还是微笑着,胆量大了起来,用天真的眼睛望着我问道:“可是大人都说你是恶魔,会给大家带来灾难的?”

  我笑道:“那是因为他们不理解我,我不会给你们带来灾难,相反,会带来福音。”

  小姑不解道:“可是,你能让死了的人活着,他们都是邪恶的呀?”

  我哈哈笑道:“他们没死我当然能救活,如果真的死了,我是没法办救活的,那些已经死了的人,我只能到无奈。”

  小姑不解道:“可是…可是…”她可是了半天不知道怎么说。

  我笑道:“可的姑,我怎么称呼你?”

  小姑道:“我叫亚依。”说出来之后内心有些奇怪怎么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我。

  我微笑道:“亚移依,很有意思的一个名字,那么亚依,你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亚依小姑顿时惊呼道:“快,快,我要找拉介,拉介…”

  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而且这件事情与拉介有关系,不然的话小姑不会冒着天大的危险来接近这里,我道:“你先不要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

  亚依焦急道:“族长要烧死拉介的父母,说是拉介带来了灾难…快啊,我要找到拉介,晚了…就迟了,他们会被烧死的…”

  我一愣,暗骂自己怎么忘记了这件事情,应该能想到其中的关键所在,拉介的事情自然影响到他的父母亲,希望事情还没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在小姑焦急的呼叫中我放出神识延伸到布兰族,接着放下心来,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对小姑道:“亚依,你放心,拉介的父母亲现在还没事,他们不会被烧死的,现在我带你去找拉介,来,到叔叔这里,叔叔抱你上去。”

  亚依不明白我为什么知道拉介的父母亲没事,内心很是不解,很想找到拉介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不过,让我抱着她,那怎么行,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姑了,而且看起来我比她大不了多少,犹豫了一下,看了看离山还有好远,不知道要不要让我抱上去。

  我忍不住一笑,忘记了自己的表面化年龄,笑道:“我比你大很大,做你的叔叔也行。”说着手一伸。

  小亚依奇怪我怎么会大她很多,看起来我也没多大,正在迟疑不决时,看到我手一伸,奇怪这么远我伸手有什么用,但接着眼一花,我的手已经抓住了她的胳膊,在她的惊呼声中,人已经随着我向上飞去,这时候她有担心掉下去怎么办,而同时惊讶我怎么会飞。

  在小亚依的担心中,落在山口,她这次松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山下,脸上出现了惊骇,想着刚才掉下去命都没了。

  拉介看到亚依,惊讶道:“亚依,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姑顿时忘记了刚才的紧张,扑到拉介怀里哭道:“快,拉介,族长要烧死你的父母,你快去救他们…”

  拉介惊道:“要烧死我父母…这…我马上回去…”

  黑呢摇头道:“你去有什么用,族长的命令你能不听,那么多少人你能对付的了?不但救不出你父母亲,连你自己都搭在里面。”

  拉介和亚依顿时慌起来,内心没了主见,拉介惊骇道:“那怎么办?我不能让他们烧死父母亲…我…”

  黑摇头道:“你紧张也没用,不要说你父母,我们这些人的亲人处境都不好,很可能都会被烧死。”

  黑呢这么一提醒,五十多人都紧张了起来,作一团,有些人已经准备出去救家里的亲人,生怕晚一步见不了亲人了。

  在众人的惊慌失措中,黑呢道:“大家不要再吵了,现在能帮助我们的只有伟大的神。”

  提到神,大家将目光移动到我上,眼睛内是急切的期盼。

  亚依惊讶道:“他是…恶魔,怎么会…成了伟大的神?”

  拉介忙道:“小亚依,不要这么说伟大的神,他不是恶魔,他是最伟大的神,我们信奉的神中虽然没有他,但他最伟大。”

  亚依可的猫脸上带着不解道:“你真的是最伟大的神?”

  拉介道:“小亚依,你不能这么问,在我心目中,没有神比他更伟大,你不应该怀疑。”

  小亚依不管拉介的警告,依然望着我道:“既然你是最伟大的神,那你能救拉介的父母亲吗?”

  这次是主要的问题,所有人的目光定在我脸上等待我的回答。

  我没有让他们失望,点头道:“可以。”

  小亚依道:“真的可以?”

  我点了点头。

  拉介兴道:“亚依,你不应该怀疑神的话。”

  其他人也兴了起来,他们相信,只要我答应的事情没有办不到的,现在我答应了,那等于是他们的亲人不会有事。

  亚依道:“最伟大的神,那你什么时候去救拉介的父母?”

  我道:“马上。”

  小亚依道:“我相信你—最伟大的神!”小姑眼睛内充信任和肯定。

  布兰族的大广场上,人山人海,广场的中间有一个石台,上面有两石拄,石拄上绑着一男一,在一男一周围堆着木材,有八个大汉手执火把等待着族长的命令,随时随地会在族长的命令下用火把将木材点燃。

  广场上的观众紧张的望着石台,他们眼中没有同情和怜悯,有的是快些让灾难离开,让灾害远离他们。

  广场上除了布兰族的人以外,其它各族也有人在这里,各族的族长在最前面,与布兰族的族长在一起,这时他们正在烈的争吵着,气氛显得很紧张。

  布兰族的族长看起来材单薄,猫脸上有着道道深深的皱纹,他此时很动,大声道:“这件事情怎么能怪布兰族的人,不错,被恶魔选上的第一个人是布兰族的,之后各族都有人被恶魔选上,只不过是布兰族的人被选上的早几天,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将所有的责任推到布兰族,这很不公平,我强烈的反对这种不合理。”

  一个看起来胡须发白,脸怒火的老人道:“哈言族长,如果没有你布兰族,其它各族就不会发生被恶魔选上的事情,总之,我认为这件事情完全是布兰族的错,只要我们有死人,就被恶魔选上,照这样下去,这将是恶魔的世界,我们都会被恶魔杀死,成为恶魔的仆人,永世不得超生,这太严重了。”

  布兰族族长哈言反对道:“撮者族长,你这样说很不公平,你及尔元族也有人被恶魔选上,怎么能说全部是布兰族的错,我不反对照此下去将是恶魔的世界,因此我将恶魔的仆人,拉介的父母绑在审判台上邀请你们来共同裁决,但不是请你们来将责任推卸到布兰族所有人上。”

  “我支持撮者族长的意见。”一个面带凶恶,胖的中年人站起来,他的大,看起来暴有力,全杀气腾腾,随着他的站起来。

  各族的族长内心一紧,虎族个个材魁梧,力大无穷,族长虎长额更是心狠手辣,对敌人赶尽杀绝,是各族最大的威胁,但是,虎长额借着人多势众不将任何一个族放在眼里,找到机会就并其它族的食物,各族不敢得罪虎族,这时候虎长额站起来,看他脸上得意的笑容,让各族长忐忑不安。

  布兰族族长哈言知道今天搞不好成了布兰族消失的子,以虎长额的为人,怎么能不利用这个机会挑拨离间,拿下布兰族呢,想到这里他心理不是味,但他也不是好对付的人,冷笑一声道:“现在拉介的父母绑在审判台上,我希望大家拿出一个注意,如果没有其它意见,那就烧死他们。”说着就要下令。

  虎长额嘿嘿一笑道:“慢着,烧死他们我没有意见,但是,作为族长你应该知道,这是所有布兰族引起神明的惩罚,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神明既然惩罚所有的布兰族,烧死两个人显然不合理。”接着回头望着其它各族长道:“你们说是不是?哈哈…”其他各族的族长在他的威胁下不得不点头同意。

  “哈哈…”虎长额狂笑道:“这就是了,哈言族长,你现在怎么说?”

  哈言当然不会同意,他道:“如果说神明对布兰族的惩罚,那么就是对所有各族的惩罚,因为恶魔选上的人各族都有,这就是证明,虎长额族长,你认为将各族所有的人都烧死才合理吗?”

  各族的族长一证,对呀,这样说神明是惩罚所有的族人,如果要将所有的人都烧死,那也包括了他们自己和自己的亲人,这怎么行?

  虎长额哈哈狂笑道:“哈言族长,你确实能言善辩,但是,你不要忘记了,神明是在惩罚你布兰族,因为我们各族没有将你布兰族惩罚,所以给各族带来了灾难,现在这种灾难将会成为过去,因为你布兰族已经成了各族的敌人。”

  各族长内心一松,纷纷附和,只要自己的亲人不要烧死就好,虽然他们很相信神明,但也不愿意自己也被烧死。

  哈言内心大急,他自然不愿意被烧死,气愤道:“我布兰族每一个人内心都有神明,拉介是神明对他的惩罚,各族也自然不例外,现在,就因为大家的不团结导致神明的气愤和不,而恶魔的出现是针对我们每一个人,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团结起来,我不认为你虎族就有能力对付恶魔,除非你是恶魔的仆人,在帮助恶魔消灭他的敌人,虎长额族长,你否认吗?”

  虎长额今天一心一意想将布兰族瓦解,让布兰族的男人成为他的仆人,人成为他的人,财务全部归他所有,因此哈哈狂笑道:“哈言族长,即使你能言善辩也没用的,因为这件事情你们本来就是各族的敌人,现在因为你们让各族受到惩罚,你今天再说也没用的,各族不能因为你们的邪恶而原谅,接着成为恶魔的仆人,我们必须要杜绝邪恶,在拉介没有成为恶魔的仆人以前,我们各族都受到神明的保护,想法,拉介的事情出了以后,神明生气了,不再保护我们,我们一定要得到神明的保护,没人愿意成为恶魔的仆人。”

  各族族长的情绪被虎长额煽动了起来,撮者道:“对,我们不能成为恶魔的仆人,愿意得到神明的保护,哈言族长,这件事情关系到各族的生存,我希望作为族长的你能明白事理,做出相应的安排。”

  虎长额终于得到其他各族族长的支持,哈哈狂笑道:“哈言族长,不看到了,也听到了,这是各族生存的问题,现在我们等着你做出决定,如果你不同意,那么各族不会罢休。”

  哈言气愤道:“你们这是针对布兰族而来,不是因为恶魔的事情,而是想瓦解布兰族,虎长额,你确实厉害,但是,如果就此让布兰族成为过去,成为你的仆人,那是休想,布兰族虽然不如你虎族强大,但也要战斗到低。”

  虎长额哈哈大笑道:“哈言族长,你有没有搞错,这是各族的决定,不是我虎族一个族的问题,我要和各族做对,后果不用我说你也很清楚,你布兰族的实力本就不强,能与各族对抗吗,何必要大家多花费一番手脚呢?”

  他可不愿意布兰族真的与大家打起来,那样一来能活下去的人没有几个,对他来说收获不大,男人死了,人活着的没几个,这不是他的本意,最好哈言能放弃抵抗,他有信心其他各族不会与他争夺这些仆人和财务。

  其他各族这时候已经想不到仆人和财务的问题,而是想到自己生存的问题,不管虎长额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们不愿意冒这个险,人都是自私的,他们也不例外。

  拨族的族长也是一个年了的长者,叫孙联中鱼,他一直没说话,这时道:“哈言族长,你是一族之长,应该知道得罪神明的下场,如果因为布兰族导致各族成为恶魔的仆人,那是各族不能容忍的事情,如果你一定要反抗到底,我们只好拿起手中的武器与你布兰族斗争,我想,这也是神明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虎长额更得意,大笑道:“是啊,神明怎么会看着他的子民互相血斗呢,更不愿意看到他惩罚的人出邪恶的面孔,刺杀其他子民,哈哈…”哈言这时候已经因为怒火的燃烧脸通红,怒极之下哈哈狂笑道:“神明?哈哈…神明…你们才是神明的敌人,面对恶魔之后,将神明丢到了一边,内心向往着恶魔,哈哈…为了帮助恶魔大张旗鼓的找上布兰族,我告诉你们,为了神明,即使你们将布兰族全部杀死,我布兰族会抗战到底,每一个布兰族的子民都是英勇的,不怕你们这些恶魔的仆人。”

  哈言的的话无疑是得罪了各族,本来还有几个族长保持沉默不语,此人也气愤起来,出言反对哈言的狂妄,他们怎么会是恶魔的仆人呢,他们是恶魔的仆人才对,怎么能容忍哈言将他们视为恶魔的仆人?

  各族族长反应极为强烈,纷纷支持虎长额,虎长额已经看到布兰族的一切都属于他,不由得胖的脸上出现得意的笑容,反倒是石台上的两人不重要了,各族族长似乎忘记了他们,随着各族对布兰族的意见统一,广场上的气愤紧张起来,一触即发。

  这时候有人惊慌的喊叫道:“恶魔来了…”

  众人不由寻着声音的方向望着,脸现惊容,紧张起来…确实是恶魔到了…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