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二百八十章 扉伊仙子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百八十章 扉伊仙子
  第二百八十章扉伊仙子

  “哈哈…你们终于来了,来的蛮快的吗,不过也行,来就好。”乞仙得意洋洋的望着眼前的三男两,几乎要手舞足蹈了“嘿嘿,能告诉我你们叫什么,当然了,你们可以不说,没关系的。”

  三男两五人对于处在兴奋状态的乞仙没有多大的兴趣,反而对乞仙后的亚依等人有兴趣,三男中,最前的一人口阔鼻直,着一青袍,手中摇着一把玉扇,他左边的一男同样是青袍,浓眉大眼,双手负在后,显得很傲的样子,另外一男年龄相比之下小了一点,长相萎缩,给人诈的觉,他此时两只灵活多变的眼睛闪闪发光,兴奋的在亚依和梨月上移动,不时的嘴角一动,似乎很惊讶的样子。

  两一红一白,手中都握着一把剑,对于眼前的场面没有多大的兴趣,穿红裙子的看起来很妖艳,白裙子的正好相反,纯洁雅,似乎是两个极端,站在一起格格不入,给人难受的觉。

  乞仙看出五人中手拿扇子的修为较,但还不至于让乞仙到惊讶,两中的白就让乞仙到意外了,因为这个孩子是仙,不是修真者,其他三人的修为相比之下要低一点,虽然很低,也不是亚依等人能对付的,打量过之后,见对方没有反应,乞仙的火就大起来,冷冷的哼了一声。

  为首的男子笑道:“不用生气,理应介绍我们自己,在下菩兰提,这位是跌竹,另一位是鹏备。”他分别介绍自己和两位男子,接着指着两中的白道:“扉伊仙子,另一位是铧鸯玉。”

  除了白扉伊仙子外,其他人都傲的用鼻子哼了一声,表示看不起眼前的这些人,包括乞仙在内,亚依等人打量着铧鸯玉,表示怀疑,她那有玉的样子,一点都联系不起来,如果将玉换成荡,或许更恰当一点。

  铧鸯玉哪能看不出众人的神,嘻嘻笑道:“怎么,怀疑我的份?拉阶,你可以过来亲自检查,是不是我不就清楚了吗。”

  拉介哪能去检查,活了百年的他,此时脸都红了,心里一动道:“你知道我…”接着马上闭上嘴,对方清楚分盟内的清楚,自然知道他,是他多问了。

  铧鸯玉情荡漾的笑道:“哟,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知道你这个帅哥叫拉介,看你的样子我是说对了,有什么奖赏啊。”

  拉阶没接口,而对方五人到现在没发现乞仙两只小眼睛在冒火,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也许有一个人发现了,那就是扉伊仙子,但她没有提醒自己的同伴,不但没有,而且没有任何表示,似乎并不担心乞仙找麻烦。

  此时为首的菩兰提望着亚依笑道:“当然知道你们,不知道怎么找上门?我清楚你才是这里的主事人,叫亚依,对吗,像你这样可孩子本来就让人容易记住,我的记本来就好,亚依小姐,有机会我们多聊聊啊。”

  不等火冒三丈的亚依有所表示,鹏备对着梨月贼贼的笑道:“梨月小姐,你的名声可真是大,作为分盟的参谋长,有着过人的智慧和心计,与你的雅和漂亮相符,真是不简单。”

  相对于菩兰提和鹏备的好,跌竹却表现的很冷,似乎眼前的事情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的表情不比扉伊仙子逊多少,如果说腓伊仙子不关心眼前的事情,而跌竹干脆闭上了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这些人接近分盟的时候我就觉到了,等他们到达之后,看了他们的态度,我对喇成金道:“告诉亚依他们,马上启动禁制,不要让他们的吵闹声传出去,那会惊动王殿中的普通人。”

  喇成金自然是明白我的意思,点头道:“我马上去安排,不过,不就是五个人吗,以乞仙的修为,应该轻而易举的拿下这几个人。”

  我摇头道:“你不明白乞仙的个,而对方中有意想不到的人物。”

  喇成金也不多说,暗中通知亚依打开禁制,分盟内有几道禁制,第一道禁制是预防普通人进入,而对于修真者是开放的,第二道禁制在里面,只有分盟内的人可以进入,而在第一第二禁制中间,有第三道禁制,这道禁制一但开放,在禁制不撤除的情况下,与外界隔绝,无论是人或者声音都被隔绝。

  而在第三道禁制打开的同时,乞仙呼的一声吼叫起来,呼啸声震耳聋,冷不防之下,除了腓伊仙子,敌我双方都被吓了一跳,接着捂住耳朵,面很痛苦,连连往后退,想避开乞仙呼啸声的威力范围。

  好在乞仙并不是要给对方下马威,而是生气,怒吼之后大骂道:“他的,你们是什么东西,敢在我乞仙面前放肆,哼。”为首的菩兰提等人绿着脸惊讶的望着乞仙,没想到乞仙有如此的修为,刚来的时候得意忘形劲马上消失,为自己的处境到担心。

  菩兰提惊讶道:“你是谁?”

  乞仙跳了起来,指着菩兰提大骂道:“混蛋,你最可恶,我是谁?我是你爷爷,敢在我面前装疯买傻,他的,气死我了…”

  菩兰提失道:“我…我…”

  乞仙吼道:“我个,他的…”

  亚依几个没想到乞仙这么大的火,而且骂的对方不知所措,忍不住嘻嘻笑了起来,这那像是对方找上门来,反到像长辈在教训晚辈。

  扉伊仙子道:“乞仙,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吗,虽然他们没有搞清楚状态,但也不至于让你这么生气吧。”

  乞仙吼道:“我生气,他的,气死我了,你又是谁,我认识你吗,如果不认识少开口,这里没你的事,我要让菩兰提这个混蛋搞清楚装傻的后果。”

  扉伊仙子不以为然道:“是不是认识不是我来决定,而是由你来决定,至于这里是不是有我的事,也不是由你来决定的,既然我们来到这里,你说有事吗。”

  乞仙瞪着小眼睛道:“你叫扉伊,我以前认识扉伊的小丫头吗…不想了,对了,你们找上门的好,这里现在由我主事,嘿嘿,你们几个小子听清楚了,有事就说,没事吗…我会给你们找点事。”

  显然扉伊仙子认识乞仙,而乞仙也应该认识扉伊仙子才对,但这个糊涂的乞仙哪能记得她,本来还想从记忆中搜索一下,结果懒得多想。

  扉伊仙子不再说话,看着菩兰提几个。

  菩兰提几个没听过乞仙,自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此时却知道乞仙是不好惹的,衡量着此时应该怎么做。

  铧鸯玉媚眼一转,带着人的笑容向前走了一步,以动人心弦的声音道:“哟,这位帅哥,有事好商量,干吗要发这么大的火呀。”

  乞仙瞪着小眼睛看着铧鸯玉摇摆着靠过来,不等铧鸯玉靠在他怀里,火大的吼道:“去他的,搞什么,看着讨厌。”

  “啊…”铧鸯玉飞了出去,倒在十仗外怕不起来,痛苦的呼叫,荡人的艳态消失不见,全颤动,看样子乞仙下手也不轻,让她吃了一个大苦头。

  乞仙漫不经心的骂道:“给我少来这些,免得生气,我说你们几个小子看着有什么用,还不给我上。”他是对拉介几个说的。

  拉介对后的三个人一挥手,分别找菩兰提等人,拉介自己向扉伊仙子。

  乞仙小眼睛一挤道:“那个叫拉介的小子,你还是省省吧,就你那点修为敢找上叫扉伊的小丫头,那是自讨苦吃。”

  拉介一怔,狐疑的看着乞仙,之后又看着扉伊仙子,他不是傻子,自然从乞仙的话中听出弦外之音,乞仙这是在警告他,拉阶略一思忖,大步返回看着其他三个对付菩兰提三个。

  乞仙嘿嘿笑道:“不笨吗,知道自己不行,嘿嘿,看着就是。”

  扉伊仙子像是不关自己事的样子,看着场中的几人,也对拉介来又返回没有任何表示,好像不是她的事,拉介找上的也不是她。

  此时场中菩兰提三个有效的控制着分盟的三个手,看得出来,三个的手虽然不错,但比起菩兰提三个,实力显然是不足。

  但三人也不是狼狈不堪,而是防守的很好,他们是以幻冰阵防守,以九字法决辅助,配合默契,有板有眼的。

  乞仙挤着小眼睛嘿嘿笑着,不时的伸手点,看似无意,但是,无意的点出之后菩兰提三人好像遇到了极大的无形力,呼窒息,寸步难行,真元无法正常的运行,法宝无法正常发挥,三个焦头烂额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有归功于阵法的原因。

  扉伊仙子有意无意道:“其实用不着这样,你自己可以亲自出手,那不是更省事。”

  乞仙一点都不急,本就没有被人发现之后的难堪现象,反而沾沾自喜道:“那当然不行,这样才有意思,你看他们,现在多有意思,你攻我守,你守我攻,来来往往,哈哈…”扉伊仙子不以为然道:“以你的实力本没有这个必要,大可不必。”

  乞仙得意的嘿嘿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小哥对我有限,不可以做出对分盟不利的事情,而且这些年憋坏我里,现在有这个机会,我当然想乐乐,小丫头,要不你自己上,让我过过瘾。”

  扉伊仙子脸一红,估计乞仙这句不经大脑的话让她联想到了什么,接着又恢复正常,冷声道:“还是算了吧,本就没有这个必要,你说的小哥应该是指九天血魔神吧,以你的份更是不必要跟着他边。”

  乞仙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反而以自为傲道:“丫头,说你不懂你还真不懂,九天血魔神是修真界手没错,但是,如果你仅仅是把他看成修真界手那就错了,嘿嘿,不骗你,我乞仙从来没有看上一个人,而他就是,是我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

  扉伊仙子皱着眉头道:“你言过其实了吧。”

  “言过其实…”乞仙瞪着小眼睛,接着眼睛一亮道:“没有,一点都没有,嘿嘿,跟你是说不清楚的,如果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扉伊仙子不以为然道:“有这个必要吗,没兴趣。”

  乞仙小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想到了什么,嘿嘿笑道:“当然有这个必要…白玉那丫头你认识吧?”

  “当然认识,我怎么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白仙子…”接着扉伊仙子一怔道:“你是说…白玉…”

  乞仙兴的几乎要跳了起来,哈哈大笑道:“你猜对了,她就是王公子边,一跟就是百年,而且以夫妻的份成双成对出现在这里,有意思吧,哈哈…”扉伊仙子冷静不下来了,有些吃惊道:“这是真的?白玉和九天血魔神的份…”

  乞仙兴奋道:“对啊,份是不同,差别很大,但是,那又有什么呢,谁又没规定是不是,你不觉得有意思吗。”

  扉伊仙子当然觉得有意思,一个是仙人,一个是修真界手,修真界手也许有一天会进入仙界,但是,需要漫长岁月,也许永远不可能,而仙界手出现在修真界不是没有可能,但毕竟出现的时间有限,办完事之后又要返回,两界手结为夫妻,在那一方面说都是不可能的,首先没有意义,其次没有时间在一起。

  想了一下,扉伊仙子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皱着柳眉道:“原来这段时间出现在王殿的就是九天血魔神和白玉仙子,应该早就想到这一点才对。”

  乞仙那管扉伊仙子在想什么,只要能说明我和白玉以夫妻份出现就成,哈哈笑道:“你知道就好,我没骗你吧,那丫头跟着小哥百年,不亦乐乎呢,哈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白玉闪电式出现在场上,冒火的双眼盯着乞仙,看来这次她真的火大了。

  扉伊仙子眼睛一亮,果然是白玉,失声道:“真的是你…”白玉冷哼了一声道:“是我又怎么了?”

  扉伊仙子深了一口气,然后不冷不热道:“没什么,意外罢了。”

  而此时乞仙哈哈笑道:“白丫头,你气呼呼的跑出来兴师问罪,我说错了吗?”

  白玉恨声道:“是不是错了你自己知道,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说…”

  乞仙截口道:“我有说吗,你们是以夫妻的份出现在这里,不但我知道,王殿内的所有人知道,就连扉伊这丫头也知道了,你想隐瞒也没用。”

  白玉气得脸都黑了,冷声道:“这是你干的好事,如果你再不闭上嘴,我会亲自封上你的嘴。”

  乞仙不以为然道:“不让别人说自己就不要做,想封上我的嘴现在完晚了,我不说照常有人说,那你就要将王殿内所有的人的嘴封上,不过啊,如果你有兴趣找上我,我也不反对,嘿嘿,我正觉得无聊呢。”

  亚依等人看的惑不解,怎么自己人闹了起来,好像白玉还要比乞仙厉害的样子,尤其是拉介,更是不解,白玉既然与我以夫妻的份出现在这里,现在没有理由阻拦乞仙,应该一致对外才是。

  白玉此时忍无可忍,纤手拍出,带着尖锐的呼啸声袭击向乞仙,看来她真的很生气,乞仙惹火她了,攻击不遗余力,下手毫不留情。

  乞仙嘿嘿一笑,随手将菩兰提几个摔了出去道:“你们几个给老老实实的在一旁站着,如果那个敢跑我会让他以后没退走路。”接着会反击白玉的攻击。

  轰…轰…

  在众人的目眩中两大手开始了惊天动地拉锯战,人影闪烁,掌影翻飞,幻影惨影随处可见,尘土飞扬,让众人目不暇接,强大的气劲和庞大的力随时随地在大家上,众人也顾不上看清楚两大手的攻击,而是忙着向后退,首先将自己站在安全的地方。

  菩兰提几人惊讶的望着两大手的战斗,此时他们才有点后怕,分盟内有这样实力强大的手存在,他们还得意洋洋的跑上门耀武扬威,那不是找打吗,如果说他们以前很傲,那么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害怕了,再有强大的后台,但也有使用不上的时候,就像现在,有强大的后台又能怎么样,关键的时刻还要依靠自己。

  如果说还有冷静的人那就是扉伊仙子,她是仙人,自然知道仙人之间的战斗力,而且这种战斗她见的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她也看出来,白玉和乞仙两个都似乎有顾忌,不敢放开手脚攻击,即使这样,在修真界手眼中那是惊天动地的战斗。

  拉介皱着眉头道:“这样也行?”

  亚依道:“不行有能怎么样,他们的实力不是我们能够阻拦的,而王公子将事情给我们来处理,我们却是无能为力,还是当作看戏好了,等他们打够了再说。”

  梨月点头道:“只能是这样,我想这里发生的情况王公子一定知道,如果有必要他会出现的,既然无动于衷,那就是说容许发生这种事,我们静观其变,冷静以对,看他们要怎么做。”

  分盟的几个负责人达成共识之后反而轻松下来,以增加经验和阅历的态度观看着场中的打斗,当然了,这种机会是很难得的,百年中首次见到,是观摩的好机会,众人看的津津有味,目不转睛。

  拉介忍不住赞道:“真是过瘾,原来修为的话还能达到这个境界,我以后修炼上有了目标,一定要向他们学习。”

  亚依摇头道:“可是当作目的,但要达到这个境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拿师傅来说,他修炼了几百年,修为上就不如乞仙他们,也许只有王公子可以。”

  梨月道:“好像王公子的修为也比不上他们,王公子也承认,我有点不相信。”

  拉介支持道:“我也这么想。”

  一旁的扉伊仙子一边看着乞仙白玉两人的打斗,一边听着亚依等人的评论,这时忍不住道:“哼,不知道天地厚,你们以为九天血魔神很了不起吗,他要达到眼前两人的境界…很难。”

  很难…

  亚依几个有些不相信,如果说我的修为比白玉几个差一点儿还能说的过去,现在听起来差的很远,他们当然接受不了。

  拉介首先反对道:“我不认为你的说法对,王公子也许差一点儿,但不至于像你说的这样夸张,也许王公子还要一点,反正我们都不知道,都是猜测。”

  孤饵屏附和道:“对,没错,以王公子在修真界的实力和威望,怎么会不如他的夫人和乞仙呢,我觉得不可能。”

  扉伊仙子冷笑了一声,美丽的脸庞上出现了一丝嘲笑,接着道:“真是无知,好好问问九天血魔神,他会告诉你们为什么。”

  亚依可的猫脸上堆笑容道:“事实上你也可以告诉我们不是吗。”

  扉伊仙子看了一眼亚依,内心不由一动,可的猫脸起作用了,她不由得对亚依有了几分好,冷静了一下道:“仙人和修真者之间的实力差别很悬殊,任何人都能想得到,只要他是修炼者,你们也是修炼者,应该能想到。”

  亚依等人吃惊不小,惊愕的望着扉伊仙子,这个信息对他们来说太震惊了,做梦也想不到,那就是说白玉和乞仙是仙人,但这怎么可能呢,仙人会和修真界人朋友,这似乎有些不可能,而乞仙虽然行事怪癖,但对于我的话基本上是听的,有时候非听不可,仙人会这么做,仙人会做修真者的老婆?

  一连串的疑问在他们的内心产生,分不清也理不出头绪,如果这些真的,那我太厉害了吧,和仙人打道,而且还能控制仙人,不可思议,尽管他们对修真界的事情知道的很少,但毕竟是修炼了百年的人,修炼上的追求,仙人的夸张能力,他们多少还是听喇成金说过一些,有个大概的印象。

  不但他们,菩兰提几个叫苦连天,怪不得乞仙不将他们几个放在眼里,原来是仙人,同时他们也怀疑,仙人出现在这里做什么,和修真者搅拌在一起,这有些不可能吧?再说了,扉伊仙子怎么知道,乞仙和白玉是我的朋友,一个还是我的妻子,怎么分盟的人都不知道,反而扉伊仙子知道?

  场中打的天翻地覆,亚依眼睛一转,和梨月商量一会之后面对菩兰提几个,亚依道:“你们今天找上门是为了什么,现在应该说了吧。”

  菩兰提一怔,开始他们得意洋洋,又是心大动,现在那还敢这样,明明知道亚依几个的修为不如他们,但是,他们现在本就不敢动。

  菩兰提怔了一下道:“事实上亚依小姐多问了,我们的人比你们关了起来,我们来自然是为了这件事情,如果亚依小姐能考虑到大局,将他们全部放了,也许我们之间以后不会发生其他事情。”

  亚依道:“放人的事情我们再谈,起码你应该告诉我,你们是从哪里来,有什称呼,这才是有诚意谈判对吗?”

  菩兰提摇头道:“这些不能告诉亚依小姐,上面有过严格的代,任何人不得,我们没有这个胆量,我看亚依小姐就不要再追问了,问下去也是白白费时间。”

  拉介冷声道:“有这么严重吗,既然你们找我们,就应该亮出自己的份。”

  鹏备道:“我们本来就不想与你们打道,没有所谓的亮份的事,我想你们也应该清楚,抓了我们这么多人,没有人告诉你们吧,现在也一样。”

  梨月笑道:“事实上我们想要知道很简单,完全可以使用神识伸入你们的脑海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们不屑这么做,还是由你们亲自说出来比较好。”

  扉伊仙子冷声道:“不要说的那么好听,不是你们不想,而是你们想也没有用,我想你们也试过这个方法,但没有效果。”

  亚依道:“看来你是一个了不起的手,那你能告诉我们是为什么吗?”

  扉伊仙子看了亚依一眼,想了一下道:“还是算了吧,说了你们也难理解,我们的份对你们来说也没有多大的意义,知道和不知道没有分别,我想九天血魔神也知道这一点,他也没有办法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们。”

  亚依摇头道:“这你就错了,王公子本就没管这件事情,我们关了哪些人他都不知道,至于他能不能知道你们的份,以我的看法是,在没有亲自试过之前,谁也不知道。”

  扉伊仙子一怔道:“不会吧,九天血魔神在这种情况下会反常的无动于衷?”

  梨月笑道:“确实是这样,起码王公子将所有的事情都给我们处理,他好像本就不关心这件事,语气好像知道你们是什么,也没将你们放在心上,这么说你们可能很难接受,但事实确实是这样,连我们都很不解。”

  扉伊仙子皱着眉头道:“你们不解是因为知道的少,按说九天血魔神不会啊,难道他有所凭借,乞仙或者白玉?”

  亚依得不到想要知道的,也不再追问,笑道:“这些事情既然搞不清楚,也就不想它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的,在你们上面主要人物没有出面或者说你们的人实力不够,那么你们要在我这里作客了。”

  扉伊眉一扬道:“你想留下我们?”

  亚依笑道:“确实是这样,菩兰提四个的实力不够,看来是留下了,而你扉伊仙子可以很了不起,不过我想,以乞仙和白玉小姐能力,应该留下你吧,或者说他们两个联合的实力能够留下你。”

  菩兰提几个绿着脸,铧鸯玉挣扎道:“他们两个自顾不暇,那会管你们的事,我看今天大家到此为止。”

  梨月摇头笑道:“这你们又错了,不要看他们现在打的热火朝天的,但是,那是他们自己的私事,而关于你们是分盟的事情,他们担心王公子不兴,必然会全力以赴拿下你们,这一点我同样肯定,如果你们不信,我马上给你们试试看。”

  扉伊仙子有些期待道:“那好吧,我等着你试试。”

  亚依摇头道:“你以为我是骗你们,没有这个必有,拉介,他们先停下来,将眼前的事情解决之后再打。”

  拉介一点头,对着白玉乞仙两道:“如果正事没解决好,我想王公子会生气的,现在扉伊仙子等人要走,我们是没有能力留下他们,如果你们不管,那只好让他们走了。”

  乞仙正在兴头上,听到对方要走,火大道:“他的,那个敢走我要他们找不着北,扫兴…”说着影一闪,开白玉的掌劲范围,返回到亚依等人边,火大的望着扉伊仙子等人,吼道:“说,谁要走,嘿嘿,如果你们走了我怎么向小哥代,这种事情我是万万做不出来的,不能让小哥小看。”

  扉伊仙子道:“乞仙,你的能力能留下我?”

  乞嫌火更大,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嘲笑我乞仙无能还是赞你自己修为超?”

  扉伊仙子摇头道;“都不是,如果你能留下我,我想回也回不了,如果你没有能力留下我,那我只好离开这里,救人的事情就给有能力的人吧,我承认无能为力。”

  乞仙就要准备动手,白玉道:“扉伊,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就留在这里作客,王公子是一个好客之人。”

  扉伊仙子道:“你是以王公子夫人的份留下我?”

  白玉冷声道:“哼,不要不识大体,留下你给扉伊不见得不到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如果你觉得自己了不起,我可以给你出手看看。”

  扉伊仙子突然态度一变道:“不用了,我相信你有能力留下我,我留下好了,希望王公子真的好客。”

  乞仙有些得意道:“这就对了,王公子虽然不喜,但也不反对边有飘零的孩子跟着,你这丫头也算是美丽动人,跟着王公子边也不算是有**份。”

  扉伊仙子到是没有多大的反应,缓缓道:“是吗,那就好,我真想见到王公子,希望他如你们所说的一样了不起。”

  乞仙哈哈笑道:“这件事情包在我上,一定如你所愿。”

  扉伊仙子望着白玉道:“白仙子,我内心有多事不解,有机会向你请教吗?”

  白玉一愣之后笑道:“我知道也有限,王公子知道的很多,我建议你向王公子了解才是正途,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扉伊仙子点点头道:“懂了,我会问的,谢谢你的指点。”

  乞仙怪叫道:“你们两个丫头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扉伊仙子摇头道:“没什么,我们现在去哪里?”后面的话她是问亚依的。

  亚依对拉阶道:“给你了,不要让我们的朋友到不。”

  拉介带着菩兰提四人走出了广场,而同时第二道禁制撤除,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白玉也实现对扉伊仙子的承诺,安排扉伊仙子与我见面,当大家下以后,白玉笑道:“本来我不想打扰你,可是,扉伊妹子想见你,我这个做姐姐的只好带她来见你,她说有很事情向你讨教,能不能解决她的疑问就看你的了。”

  我对扉伊仙子一笑,刚才双方打道的过程我全部看了,白玉和扉伊仙子之间的自然是无法避开我的耳目,对于白玉的用心我了然于心,岂能上她的当,看了一眼白玉道:“既然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理应为朋友服务。”接着对扉伊仙子一抱拳道:“仙子好,来到浮怒分盟做客,不知道仙子想知道什么,请说。”

  扉伊仙子一直打量着我,对于我她开始抱着修真界手的看法,而见到我之后,第一印象是英俊和蔼,不像传说中的冷酷血腥,同时心里升起一个念头,作为一个修真者,能令仙界这样大张旗鼓的找,也能令修真界风雨飘摇,自然有意想不到的能力,而到我开口说话时,她又觉得我彬彬有礼,稳重沉着,不因为他们都是仙而有什么。

  总之,给她的觉太多了,她一下子力不从心,理不出头绪,见我抱拳,不由自主的回了一个礼,并谦虚道:“谢谢王公子,这里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白玉笑道:“地方是不是不错无关紧要,你想了解什么,相信王公子能给你一个意的答复。”

  扉伊仙子笑道:“是吗,那就好,我想知道,为什么白玉姐姐要嫁给一个修真者,是不是王公子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长处?”

  所有人一证,连白玉仙子也到意外,这算是什么问题,这本与她想象的全然不同,违背了常理,但现在又不能阻止扉伊仙子,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我。

  我内心在偷笑,白玉这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看她怎么收场,因此笑道:“一个修真者能有什么长处,就是有些一般修真者所没有的能力,但是在仙人眼中又算得了什么,所以,很抱歉,这个问题只能白玉仙子为你解释,白仙子,看你的了。”

  白玉再次一怔,我不但没有解释反而说的更彻底,好像她真嫁给了我一样,但我又没明确的指出,概念模棱两可,她又无从反驳起。

  扉伊仙子望着白玉道:“难道白姐姐对这个问题到很难解释吗,那就不用说了,我能理解姐姐的心情。”

  理解什么心情,这不是故意加深误会吗,白玉内心在狠狠的骂着我,表面上笑道:“也没什么难解释的,因为本就没有这回事,谈不上嫁不嫁的。”

  扉伊仙子不解道:“那就不对了,王殿内这段时间有很多传说,虽然姐姐没有亮出份,但以夫人的份出现是事实,而且以乞仙的话说,你跟着王公子已经百年,这不会是误传吧。”

  白玉狠狠的瞪了乞仙一眼,这真是难以解说的问题,天下有很多说不清楚的事,情就是其中之一,很多时候明明知道是这么回事,但解释不清楚,别人也不会相信,你说的是这么一个意思,他们会理解成另外一个意思。

  而乞仙不等白玉考虑清楚怎么回答之前就嘿嘿笑道:“事实上这个问题不能解释,小哥你这丫头也见到了,是一般人吗?不要以为是修真者作为仙人就在他面前了不起,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你这丫头还不是在她面前彬彬有礼,一点不像是面对修真者的样子是吗。”

  扉伊一怔,还真是这个样,自己确实没有将我当做修真者来看待,而是当作仙人,她内心不解,这是怎么回事?不由自主道:“也许你说的对,真是这么回事,难怪白姐姐会这么做,也不难理解…”

  白玉火大了,这种事让她怎么能忍受得了…冷声道:“乞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