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真史 第三百一十八章 紫殿纷争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三百一十八章 紫殿纷争
  第三百一十八章紫殿纷争

  不等我走出剑影楼,一道人影闪电般落在剑影楼前,此人一劲装,面沉,眼睛内带着怒火和惊讶,冷冷的打量着我。

  我有些失望,此人修为在天仙下阶,是难得的手,但不是我要等待的人,内心叹气,龙剑城就这傲一点其它门派比不上,也有些好笑,此人怒火狂的原因是他有被耍觉,丢人丢大了,觉不到这边的气息马上赶了过来,但不等落地我和五剑六人的气息又出现了,气势汹汹而来,结果闹了一个笑话。

  我也懒得多说,冷冷的看着他,他想发火出手攻击也无所谓,大不了陪他打一场就是,反正来龙剑城就有这个准备。

  此时正好五剑走了出来,估计是故意的,不想让这种尴尬的气氛继续下去,五剑中的灵剑白雅笑道:“原来是宣韵兄弟到了,我还以为是谁呢,你来的正好,我们刚要送王冰过去,既然四海宣韵兄弟来接人,我们就不过去了。”

  宣韵收敛怒吼,脸上的一层皮颤动了一下,挤出了一句连他自己都到没意思的话:“不是…哦是,我是来接人…接王冰过去…”

  灵剑白雅笑道:“那很好,希望刚才我们在这里谈话没影响到你们,好在耽误的时间也不多,没让你们多等吧?”

  宣韵的脸皮挣扎了一下道:“不会,不会…”

  我内心明白了,五剑为了桑珂倩自作主张将我接到剑影楼,不过也不算是越权,在表面上,四龙处理不了的事情由五剑接手,五剑与我打道也能说的过去。

  但是,因为我搅拌了一阵子,让宣韵等人无法掌握准确的动静,这势必产生怀疑之心,五剑的处境就有些不妙,希望不要因为我这一举动让五剑出现意外,如果我担心的事情真出现,内心就有些过不去了。

  紫剑白璇因为得到了空明神曲,对我大有好,笑道:“王冰,宣韵兄弟是紫殿手,紫殿是龙剑城比较特殊的一个地方,详细情况我就不多说了,你过去以后就知道了。”

  我道:“谢谢前辈。”

  金剑白莉笑道:“宣韵兄弟是龙剑城少有的手,希望你能以一个晚辈的份尊重他,对于晚辈他一向是很客气的。”

  她这是在指点我,不要与紫殿的手发生过大的冲突,笑道:“我会的,应该尊重前辈人,能见到这些前辈手已经让我喜出望外,我会很客气。”

  金剑白莉与其她四剑互相望了一眼,知道我嘴上说的很客气,紫殿手想得到我的尊重,首先要放下架子,但紫殿手会吗?

  宣韵被金剑白莉夸奖了两句话,皮笑不笑的脸上难得出现了笑容,笑道:“这个…紫殿一向关心年轻有为的后辈,怎敢轻视大名鼎鼎的九天盟盟主九天血魔神,当然不会了,五剑难得关心一个人,想不到会关心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奇迹啊。”

  冰剑白岚冷声道:“小倩是我们五剑最关心的,小倩的朋友我们自然要关心,了解一下情况很正常,有什么不对吗?”

  宣韵眼睛内闪过一丝寒光,瞬间即逝,的笑道:“不奇怪,龙剑城内你们四龙五剑最关心小倩,这大家都知道,关心她的朋友最正常不过。”

  我内心叹气,五剑的处境以后很艰难,宣韵话中有话,暗指五剑关心一个外人,而且是龙剑城最不的人,我望着五剑,希望以后能帮上她们,毕竟这件事情是由我引起,而此时五剑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

  紫剑白璇道:“王冰,你现在可以跟着宣韵兄弟过去了,有空到剑影楼走一走,剑影楼你现在不陌生,我们会将你当作小倩的朋友来招待。”

  我内心苦笑,她们到这个时候还是不关心自己的安危,这句话她本就不应该说出来,看看现在宣韵脸上的沉就知道有多不好,我也不想让她们再这样下去,一抱拳道:“告辞了…”

  宣韵冷冷一笑首先飞起,我随后紧跟,向紫殿方向闪去,等我走了之后,五剑互相望了一眼,神严肃,与刚才的神全然不同,显得心事重重。

  紫剑白璇叹了一口气道:“走吧,事情…很复杂,王冰应该不会很快离开,我们看着就是,至于…我们…还是不用想那么多了…随便了。”

  其她四剑点点头,谁知道以后会是怎么样,她们现在担心我的处境,对她们自己的处境不放在心上,随便龙剑城的人怎么想了,都无所谓。

  紫殿是龙剑城八栋富丽堂皇中的一栋,在布置豪华大厅中,着几十个天仙中下两阶的手,一个个冷着脸,眼睛内带着寒光看着宣韵将我带进大厅,也没有人起接,宣韵也不多说什么,一闪到一个位置上,似乎我是一个不相关的人。

  我打量着这些人,几十个人中,最前面着三个人,这三人修为一个在天仙下阶,两个在天仙中阶,三人服装统一,都是紫袍镶嵌金边,头戴紫冠,不同的是他们的脸,正中间的一人脸无表情,眼睛内闪烁的光芒中带着一种令人玩味的觉,宽阔的嘴微下敲,似乎心事重重。

  右边的一人是天仙下阶手,脸小薄,眼睛内带着怒火,似乎有随时随地爆发的可能,左边一人浓眉鼻直,一脸严肃。

  显而易见,这三人是紫殿份最手,而中间的份最,我内心冷笑,这些人现在给自己的觉是…有三堂会审的意思,几十人想审问我这个来客。

  如果说四龙和五剑是龙剑城名义的管理者,归纳为外部,那么,当我登上紫殿的同时与内部手接触了,无疑的,紫殿就是代表内部势力之一。

  但我必须要面对紫殿,他们这样对我不是因为四魔君,四魔君与龙剑城的恩怨现在是了结的时候,水月仙子已经离龙剑城,但希望能够重归于好,四魔君个怪僻,从来不与人讲道理,纠纷出现懒得去管,之后被关入十大禁地中,多年以来与龙剑城的恩怨就这样持续着,水月仙子只能将希望寄托到我上。

  至于四魔君因为水月仙子与龙剑城的恩怨,我只能猜测到大概原因,详情如何一无所知,进入龙剑城之后四龙和五剑不愿意提起,现在看这些手的修为,与四龙和五剑不相上下,那就是说紫殿一样由仙人在控制,所以让四龙和五剑心存顾忌。

  一抱拳道:“晚辈王冰见过各位前辈。”

  紫殿内的几十人依然没有说话,冷冷的望着我,如果说有变化,那就是眼睛内多了一丝怒火,脸上出现了不屑一顾。

  我收回双手脸上一冷道:“各位前辈想怎么做晚辈不知道,但看眼前的气氛我是一个不受的人,不受也罢,以我与龙剑城之间的恩怨,站在你们的立场也正常,但是,你们现在好像要审判的样子,这就不对了,就事论事,有事说事,矛盾能解决就解决,解决不了就出手。”

  最前面三人中左边的人道:“你很不服气是吗?”

  我冷冷道:“谈不上,如果你们这样面对龙剑城弟子,没什么不对,因为你们是他们的长辈,也是你们自己家里的事情,外人即使有看法也不会说什么,但我不是,我与你们的恩怨再大都是一个外人。”

  右边天仙下阶的手道:“你什么意思?”

  我冷声道:“意思很明显,我既然不是龙剑城弟子,这种阵势就没必要摆出来,紫殿将我带到这里,与还是不没有关系了,可是,到现在为止你们有谁介绍过自己,我面对的是谁,我要与谁打道,即使想出手攻击我也应该告诉自己的份,不是我小看紫殿,仅此一点紫殿已经自己将自己打败了。”

  左边天仙下阶的手冷吼道:“你这是挑战紫殿,故意贬低紫殿,听说你伶牙利齿能说会道,果然不错。”

  我冷声道:“不管我怎么样,进来之后以礼相见,但你们有谁出面应付了,有谁说出自己的名号,来到龙剑城之后见的多了,连自己的份都不敢提出来也太让人不敢相信。”

  左边天仙下阶手呼的站起来怒吼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要让我们将你当贵宾招待还是大礼相?你太看了自己,紫殿不是你的九天盟,在紫殿眼中九天血魔神算不上是什么手,修真界有眼无珠将你传说的活灵活现,你不要以为紫殿像哪些愚蠢的修真者一样瞎起哄。”

  我哈哈笑道:“说的好,龙剑城不愧是修真界的老大,说话行事就是,将自己遥遥放置在最处,你是谁,是紫殿的哪一位?”

  此时一怔之后怒吼道:“你…”我截口冷笑道:“好吧,就让我将你当作无名好了,我九天盟在龙剑城面前不算什么,但是,你刚才说修真界有眼无珠,囊括了整个修真界,龙剑城不属于修真界?龙剑城可以很了不起,但如果连自己的本份都不要,那太可笑了,我也看出来,在座的各位不是什么仙人,即使其中有仙人,但龙剑城都是仙人吗?”

  “可恶…”左边此人倐地扑了过来,双掌一扬劈出两道白光芒,袭击而来,气势磅礴,汹涌澎湃,大有一击得手的样子。

  我冷冷一笑,看得出他们对我闯过四龙五剑两关不放在眼里,以为四龙五剑是因为桑珂倩的原因做做样子,也气恼我几次之中戏耍他们,尤其是空明神曲让他们大吃苦头,今天摆出这种阵势就是为了找回这口气,在气劲触的瞬间一掌拍了出去…

  轰…

  庞大的气劲在大厅中爆炸,强烈的爆破力向外急速溢出,向四面八方,触及了几十个紫殿手,他们不由自主的调动真元抵抗。

  攻击我的这个手在气劲爆炸的同时倒翻了出去,躯无法控制,连连翻了几次之后才落地,脸怒火,经验内带着难以置信的惊愕望着。

  我是随手反击,气劲产生强大的推动力之下让我向后退了两步,也是想做做样子吧,免得紫殿手全部恼羞成怒。

  一次的接触除开刚才攻击的此人极为惊讶以外,其他人没多大的触,虽然我的修为有些出乎意料,他们也没放在心上,如果没有一定的能力我敢到龙剑城,想当然有一定的势力,但还不足以威胁到他们。

  紫殿手如云,表面上不问世事专心修炼,龙剑城的一切由四龙五剑处理,但是在紫殿内,形成了一个独立小王国,由三个人管理,这三人是紫云山人、紫火山人、紫木山人,现在在前面中中间的是紫云山人,出手攻击的是紫火山人,右边没动的是紫木山人,这三人是师兄弟,把持着整个紫殿,狂妄自大,紫殿手如云,比他们修为手大有人在,而且很多,但必须要听他们的,久而久之,形成了不可一世的傲慢。

  雷字法决与金光的金球产生爆炸,我为了引起龙剑城的重视,直接将爆炸引到龙剑成,让紫殿三山人怒火狂,刚才空明神曲令整个龙剑城瘫痪,紫殿同样不例外,都是天仙中下阶手,空明神曲有意指向他们,结果在空明神曲下比五剑惨多了,也算是他们修为超,等我到达紫殿的时候已经恢复,但是紫殿弟子一个也见不到,以我的估计,还在恢复当中。

  紫火山人脾气暴躁,两句话不合就任何不了,一心一意想报复刚才空明神曲下所受的折磨,那想到一照面之下一点好处都得不到,此时还不信邪,怒吼道:“我真小看你了,我要试试你到底有大的本事…”

  我摇头道:“你还是算了吧,我来到紫殿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争强好胜,争强好胜是谈不拢之后不得已的办法,不要让我小看紫殿,难道紫殿就没有一个心开阔,能承担责任站出来说话的人吗?”

  一句话令紫殿内所有的手脸都变了,尽管他们很傲,这句话也受不了,不等他们做出反应,紫火仙人狂吼一声再次扑了过来,看得出他这一次全力以赴,下手毫不留情,犀利的气劲过于庞大和快速,产生尖锐的呼啸声,骇人听闻。

  我决定打一场让紫殿热闹一下,闪扬掌反击,两条影顿时在宽大的大厅中翻飞,轰轰烈烈的爆炸声在整个龙剑城飘扬,不用看打斗现场,只听声音就知道打的很烈,事实上不然,紫火山人全力以赴,怒吼狂攻,而我发出与紫火山人差不多的真元应付着他,目的就是制造轰轰烈烈的气氛。

  狂攻之下紫火山人逐渐无法控制局势,怒吼道:“他的,我就不相信拿不下你,接着…”手中狂振的同时,出现状如金环的法宝,在袭击向我的同时逐渐放大,向我头顶砸了下来。

  我内心冷笑,他的三个字我听多了,但由他口中喊叫出来特别别扭,这句话不应该由他口中骂出来,手一扣,风字法决打了出去,准确的点在金环上,金环被风字法决刮了出去,直接反击紫火山人,紫火山人伸手就接,但刚触手像接到一团火一样急忙缩手,任凭金环继续飞出,砸在紫殿大厅的墙壁上,发出震耳聋的响声。

  在紫殿手的惊呼中,我一摸间的空明箫出现在掌上,冷冷的望着紫火山人道:“不识时务,那好吧,就让我见识一下紫殿手的威风,我算是看出来了,紫殿没有一个有担当的人,说理之前要先用拳头,很好,那我就让你们如愿以偿,我们先用拳头讲理,然后再用嘴讲理。”

  宣韵站起来冷声道:“放肆,敢在紫殿三山人面前讲大话,不要以为这里是五剑楼还有人会护着你,紫殿三山人能够见见你,已经是你天大的面子。”

  我内心恍然大悟,宣韵口中的紫殿三山人应该是座在最前面穿紫袍,头戴紫冠的三人,攻击自己的就是其中一个,看到他们装模作样的样子我就有些不舒服,冷笑道:“笑话,龙剑城再厉害不至于不让人讲话吧,紫殿三山人是谁我都不知道,谈不上讲大话,我行走修真世俗两界时间也不短了,但还没需要哪个保护,紫殿太让人失望了,如果再没有人出面我就离开紫殿。”

  宣韵冷声道:“就凭你能走出紫殿?”

  我一扬手中的空明箫冷声道:“那就看事实吧,现在我要谱凑出空明神曲,认为没有资格享受的人可以离开。”

  “等等…”一个穿蓝裙修为在天仙下阶的站了起来,气质雅,面上带着无奈,显得有些气愤。

  我停止谱凑出空明神曲,其实我也是做做样子,眼前这些手都是我争取的对象,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清醒一下头脑就够了,他们之所以对我态度不好,首先是与四魔君之间有过节,我是四魔君的弟子,他们见不到四魔君,将怒火转移到我上,其次是龙剑城弟子的修为都,久而久之看不起其他人,我来龙剑城几次让他们吃了暗亏,有气也是正常的。

  宣韵望着站起来的,冷声道:“白,在紫殿三山人面前没有你说话的份,你最好不要在三人山没啃声之前指手画脚。”

  白冷笑道:“你宣韵不是一样在旁边指手画脚吗,为什么要阻止别人说话,紫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需要这样。”

  宣韵一怔说不出话来,狠狠的瞪了一眼冷笑道:“好吧,你想说什么就说吧,看来你不想呆在紫殿了。”

  白冷声道:“如果紫殿这样眼中无物,我确实不想待下去,至于这件事情也轮不到你来管,你宣韵依然没有资格,紫殿又怎么了,今天我确实看不过去了,不就是与四魔君有纠纷吗,王冰说的很清楚,既然找他来那就直接解决问题,要么出手,但是我们紫殿在做什么,一方面没人出面提出问题,一方面又想拿下人家,既然想拿下一个不行我们一起上,我白算一个,可是,有必要在失败之后利用这些不入的手段吗?”

  紫火山人两次在我手无法讨到好处,一肚子火气正无处,正好白出头面了,火气找到突破口,冷声道:“白,你想造反是不是,我知道你与水月仙子关系不错,想帮忙直接说,不必找借口。”

  白冷笑道:“不错,我是与水月仙子关系不错,但并没有因为这些手,事实上今天大家都看到了,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这样纠下去想解决问题?我看算了吧。”

  紫火山人狂笑道:“以你的看法又如何解决问题?”

  白冷声道:“将相关人员找到紫殿大厅,与王冰面对面解决,我们在这里指手画脚确实没什么用,打架解决不了问题。”

  紫火山人冷笑道:“我同意,先让水月仙子和四魔君站在紫殿大厅中,如果不能,仅仅是王冰代理,我们一样能代替出头。”

  白冷声道:“紫殿真是一个讲理的地方,好吧,你们要怎么解决随便,王冰,你可以谱凑出空明神曲了,这是唯一的解决之道。”

  我冷着脸没说话,难怪四魔君不愿来龙剑城,以他们的个不要说不会讲理,即使想讲理也不行,紫殿本不会讲理,结果是都不讲理,闹的一团糟,当年他们是不是大打出手我不知道,估计**不离十,现在我极力忍耐,紫殿还是不讲理,明明知道四魔君和水月仙子没来,来的是我,这位紫殿山人却要求当事人出面,这不是故意为难吗?

  找上他们帮助圣门,是不是不合适?我觉得自己这次来错地方了,但他们的修为确实不错,如果能帮助圣门,圣门实力将胜过九天门,对总部发展太重要了,而且水月仙子希望我能解决问题,只能面对,想了一下冷笑道:“如果必须要用武力解决问题,我也不反对,紫殿确实让人失望。”

  白道:“王冰,紫殿三山人你应该认识一下,刚才出手的这位是紫火山人,中间的这为是紫云山人,另一位自然是紫木山人,我们其他人你也就不用知道了,现在你看着办吧。”

  我点点头道:“谢谢前辈,但你不应该站出来说公平话,尤其是你与我师母私下关系不错,让人产生很多误会的。”

  白笑道:“无所谓,你也不用为我担心,还是处理你自己的事情吧,大不了给白云白凤两个姐妹去做伴,龙剑城的一切我比你清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我内心汹涌澎湃,难怪来龙剑城之后没见到白云仙子,以为白云仙子不好出面,这么说来,当年她回来之后,水月仙子马上得到雷魔君的消息,离了龙剑城,龙剑城将这件事情怪罪在白云仙子头上,然后被关在某一个地方。

  白凤仙子在我进入地龙堂之后出于关心来看我,也是想知道水月仙子的情况,结果落了一个与白云仙子一样的下场,眼前的这位白仙子也一样,将会因为站出来说了两句话公平话会有白云与白凤的下场,想当然五剑也不例外。

  怒火在熊熊燃烧,似乎要将我整个人燃烧,如果说白云仙子与我是间接关系,那么白凤与我有直接关系,五剑也一样,眼前的这位白仙子也一样,义无反顾,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无所谓,重要的是想办法让她们自由,但何谈容易,紫殿这么嚣张是因为后面有人支持,必须先打掉紫殿的强硬态度,然后化解双方的恩怨,之后才能谈到救人。

  也不再多说什么,一扬空明箫,空明箫出现在头顶,释放出梵音曲,一开始就以强烈的威力谱凑了出来,这些老家伙都是聪明人,先前品尝过一次空明神曲的威力,此时见状一个个脸紧张调动真元抵抗,有几个人以最快的速度退出大厅。

  一直没说话的紫云山人内心一震,无论怎么调动真元抵抗都无效,知道梵音曲不是他能抵抗,冷声道:“够了…”

  我一点印决,梵音曲立即停止,但空明箫依然没有收回,继续在头顶盘旋,等于是告诉他们,不讲理就动手。

  随着梵音曲的停止,紫殿内的手纷纷松了一口气,如果说上一次是他们大意,这一次不是,都做好了地方的准备,依然无法抵抗深沉悠远发人深省的梵音曲,内心的惊骇无法形容,多年的自傲在片刻之间被瓦解。

  紫云山人冷声道:“王冰,不要太过分,你到紫殿不是为了买法宝,紫殿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但也不能被外人随便放肆。”

  我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按照道理来说是这样,我以为自己也不该这样,但是,你紫云山人给我这个放肆的机会,好吧,我也不说这些,你让我停止必然是有道理,我想听听前辈人怎么和我说理。”

  紫云山人望了一眼空明箫,冷声道:“你还是将法宝收回再说,没有必要做出这副样子。”

  我哈哈一笑,随手一挥,空明箫挂在间,笑道:“为什么不可以收回,既然紫云前辈都开口了,我没理由不收回。”

  随着紫云山人的开口,大厅中的气氛活跃了起来,自动调整位置,让我和紫殿三山人直接在主位上,其他人在旁边,经过刚才一番纠我被重视起来,现在才开始用嘴讲道理。

  紫木山人冷声道:“王冰,既然你来解决四魔君的恩怨,能全权代表他们几人吗,他们所有的恩怨你到能接下来?”

  我想了一下道:“他们是我的师傅,按照道理来说应该可以,不过那要具体看什么事情,如果我办不到的事,我即使接下来也没用,依然解决不了问题,但如果我能解决问题,决不推辞就是。”

  紫木山人道:“你有这句话就好,那就是说你全部承担了四魔君的责任。”

  我道:“可以这么说,四魔君及水月仙子究竟与紫殿有和纠纷我不知道,大概猜测到一点就是龙剑城不愿意水月仙子与四魔君往,才产生纠纷,至于其它原因我不知道。”

  紫火山人冷声道:“既然不知道你有何理由能承担四魔君的责任,我看不必了,你承担不了。”

  我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你们没将真实情况告诉我,怎么就敢断定我承担不了,我说的很清楚,能解决问题一定不推辞,你们先告诉我这中间的原因。”

  紫云山人想了一下道:“你不知道双方之间的恩怨…解决问题有些难,里面涉及的太多,有些事情必须由当事人出面才能说清楚。”

  我想了一下道:“前辈说的有道理,很多事情外人仅仅是猜测,具体情况不清楚,但是,让四魔君和水月仙子来龙剑城确实不合我们现在的谈话,我们已经在一起解决问题不是吗?首先我要知道事情真相,然后做出决定,如果确实解决不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只好等着当事人出面。”

  紫云山人点头道:“好吧,紫殿承认你有这个资格参与处理问题,你也有权利知道事情真相,虽然你的修为看不出来,但空明神曲是我们所不能抵抗,再加上你九天血魔神的威望,与紫殿打道没人说什么。”

  我内心不以为然,到这个时候了还讲究双方的份,也想利用这个说法来接触他们的窘迫,也无所谓,死要面子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到极点了,笑道:“前辈说的是,是不是四魔君最先开始得罪龙剑城?”

  三山人一怔没有人说话,那就是说不是四魔君最先制造纠纷,我想也是,四魔君最懒得理会别人,刚才这么问是故意的,让这些老家伙不要将责任一开始就推卸到四魔君上。

  紫木山人迟疑道:“也不能说是谁得罪谁,我们一开始就不能谈谁得罪在先,而是要看问题的本质以及问题产生之后带来的后果。”

  我不解道:“有这么严重吗?”

  紫木山人点点道:“水月仙子属于紫殿手,她的一切行为都受到紫殿的制约和调遣,紫殿内的手都是不问世事专心修炼的人,偶尔也会出去走一走,不过这种机会很少有,有一次水月仙子出外行走,正巧遇到四魔君中的雷魔君,当时两人之间发生了一些纠纷,经过一番纠纷之后两人很谈得来,之后两人来到龙剑城。”

  我没有说话,紫木山人说水月仙子与雷魔君之间发生纠纷,多半是因为龙剑城弟子引起的冲突,然后水月仙子出面,之后龙剑城的这为水月仙子看上了雷魔君,不是我私心,是据雷魔君的个来猜测,雷魔君就那臭脾气当然不会主动找上水月仙子,即使内心喜也不会说出来,不过我想,来到龙剑城之后必然是纠纷冲突立即产生,然后闹的不可收拾。

  紫木山人继续道:“当水月仙子提出与雷魔君行走修真界之后,龙剑城当然反对,但水月仙子态度很坚决,矛盾就这样与四魔君之间产生了。”

  我内心冷笑,那有这么简单,一定是龙剑城将水月仙子要走的事情怪罪在雷魔君上,然后出言嘲讽,以雷魔君的个当然不会怕龙剑城,忍受不了冷嘲热讽必然出手,其他三魔君一样不会视不理,不产生矛盾才怪,这个紫木山人一点担当都没有,将龙剑城有关的事尽量避免提及,不过也能理解,以龙剑城的傲自然是不会将自己的丑事说出来。

  紫云山人道:“这件事情当时搞的很复杂,总之,水月仙子是下了决心,四魔君一怒之后走了,留下很多问题给龙剑城,这才是最重要的。”

  应该很复杂,水月仙子坚决的态度让龙剑城受不了,四魔君不会受这种气,不走才怪,当年在天突峰白云仙子提到雷魔君没有实现承诺到龙剑城找水月仙子,这件事情紫木山人没说我不清楚,也想不通以雷魔君的个怎么会留下多年以后再到龙剑城的承诺,也想不通四魔君走了以后会有什么事?

  想了一下道:“我现在有些眉目了,要解决四魔君与龙剑城的纠纷,主要在于四魔君当年走了之后所留下的影响,如果能解决这件事情,估计四魔君与龙剑城之间的纠纷就可以结束。”

  紫火山人冷声道:“说的好听,如果容易解决,就不会等到现在,还要和你在这里谈,哼,不要以为作天下无难事,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解决就可以解决。”

  我笑道:“紫火前辈说对了,可惜啊,前辈既然知道有些事情以我们的能力解决不了,为什么还要一副老大的派头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以你的话说,龙剑城也不是无所不能,应该谦虚谨慎一点是吗?”

  紫木山人一怔之后火道:“你…”我笑道:“我是据前辈刚才讲的道理来就事论事,不喜听就算了,也许很多道理对他人使用可以,就是不可以使用在自己上,所以说自律很难。”

  紫火山人冷声道:“你这是特意嘲笑龙剑城,这是龙剑城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我笑道:“说的也是,紫云前辈,我等着听四魔君离开之后发生的后遗症,虽然四魔君离开之后发生什么事情,都与他们没关系,但是,站在解决问题的立场,他们离不了干系。”

  紫火山人冷声道:“什么与他们没关系,完全是由他们所引起,不要摆的干尽…如果你要诚心诚意解决问题,最好不要再说这种推卸责任的话。”

  我哈哈笑道:“有道理,承教了。”

  紫云山人道:“在水月仙子遇到雷魔君之前,与紫殿一位手两情相悦,水月仙子的决定让这为手难以忍受,这为手在无法劝说水月仙子回心转意之后,采取了心锁,以封闭心灵的方式自我摧残,在漫长岁月中,一直像一个活死人一样仅仅剩下一口气,龙剑城有很多手前辈,但在自我封闭心灵的情况下也无可奈何,心病难医啊。”

  我明白了,事情就出在这位痴情的上,为了水月仙子在漫长岁月中自我折磨,不过,紫云山人所说的两情相悦有些夸张,估计是这位痴情手单相思,而龙剑城有意要将两人凑成一对,结果事与愿违,矛盾更大。

  从这件事情分析,紫云山人口中的这位手在龙剑城的份不简单,或者说与某个有份的前辈关系不浅,不然的话就不会让整个龙剑城关心。

  我不解道:“封闭心灵虽然说是一种自我意识,但不至于像活死人一样吧,龙剑城内有的是超级手,可以轻而易举的敲击开他的心灵?”

  紫云山人摇头道:“他采取的心锁是以一种强大功力将自己封锁起来,不但封锁了心灵,也封锁了任何与外界的联系,大脑处于停止状态,与他沟通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他有意识的封闭自己,在漫长岁月中,仅仅有一口气,每天我们要给他输送真元,才能让他勉强活下来。”

  我到头痛,这事真的麻烦,重要的是如何让这位手从自我心灵之中走出来,龙剑城的仙人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空明神曲我想希望不大,即使强迫敲击开他的心灵,他依然会自我封闭,关键是如何让他从情中走出来,这才最麻烦的事。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