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鬼路五步曲 第二十六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冤鬼路五步曲  作者:Tina Dannis 书号:23627 更新时间:2013-3-2 
第二十六章
  但是,这次的幻象跟以前看过的几次并不相同。眼尖的星晨和林鸢茵同时发现了,在最靠近门的那面镜子里,也就是照向死灵前进方向的那面镜子里,清晰的多了一个物体…一扇缓缓地开启着的门!那种门漆的是那种过时的土黄,上面还有一个早就淘汰不用的那种旧锁。

  终于,连林鸢茵也把持不住了:那个…那个是…

  校长欣赏的口吻极不和谐的响了起来:那就是第九间课室,多么美妙的空间啊,只要进去,就能得到永恒的快乐,无尽的足。

  正说着,门已经开启了好大的一个隙,然后,突然的,从里面放出刺眼的白光,众人被吓了个措手不及,纷纷赶进转过头去。同时,一大群尖叫呜咽甚至于扭曲的笑声铺天盖地的传来,嘻嘻…哈哈…缥缈的怪声游离于空气中,似乎携带着强大的魔力,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头痛裂,只有星晨除外。他只是慢慢的闭上眼睛,在黑暗当中,刹那,有一道弧线光芒闪过。

  白光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只有校长喃喃地道:快来了,死亡的风暴快来了。

  没有人理他,星晨紧紧地盯着陈娴和吴刚英:你们来干什么?

  吴刚英冷笑一声:来揭你的原形,妖狐,别再隐藏你的真实身份了。

  聪明绝顶的星晨立即猜出了事件的全过程,他没有再看吴刚英,而是转头紧紧地盯着林鸢茵:是你带他们来的?是你故意引我来的?其实你根本不知道第九间课室今天会出现是吗?要不然你的脸上不会出现比别人更惊诧的神情。

  我…林鸢茵想说些什么,可是什么都说不出,面对着星晨那异常冰冷的拷问的目光,她的心似乎被一个尖锐的竹刺狠狠地刺伤。

  陈娴打断道:闭嘴,看我的照妖镜!现出原形吧!照妖镜里蓦然发放出七彩的霓虹光芒,陈娴将镜面缓缓的对准了星晨,同时对着旁边的林鸢茵道:看吧,看清楚镜子里面的东西吧。这样你就会从恶梦中醒来了。

  星晨没有林鸢茵预料中的惊慌失措,他只是稳稳地站着,沉沉的看着林鸢茵,那目光一直就没有移开过,这个平素冰冷的男生,此刻眼神里却包含着如此复杂的情感:仇恨、失望、质问,甚至,林鸢茵宁愿相信那是错觉,还带着一丝隐隐约约的痛苦。光滑的镜面对住了星晨,霎时林鸢茵屏住了呼吸,一道诡异的光芒闪过之后,镜面里面空的,什么都没有,倒是对着校长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只肥大的狐狸景象。所有惊诧的目光立即刷刷对准了校长,校长突然掩面怪异的嚎叫了一声,化成一只狐狸仓皇逃去。

  吴刚英又惊又怒:陈娴,这是怎么回事?照妖镜失灵了吗?

  星晨冷冷的接道:既然是峨嵋至宝,怎么会突然失灵?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林鸢茵,说完这句话,他依然定定地看着,那种眼神,足以让所有的人都感到凛然想逃避,直到他的脚最终踏出课室门口的一刹那,他才终于将目光收起决然的掉头离去。在那一瞬间,林鸢茵终于忍不住瘫倒在地上,痛哭失声。

  哐啷一声那面光华四的镜子狠狠地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陈娴怔怔地看着星晨离去的背影:不可能,怎么可能…她明明就是妖狐…为什么…说完突然掩面大哭奔跑着离去。

  只那么短短的一瞬间,空的课室里面就只留下呆若木的吴刚英和悲痛绝的林鸢茵。吴刚英根本没有想到今天晚上会是这样的结局来收场,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想星晨的真实身份,看着象小孩一样抱着膝盖在痛哭的林鸢茵,吴刚英的身体微微在颤抖,他想说几句话来安慰林鸢茵,可是作为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他根本没有资格去说任何一个字,他更怕,现在所说的每一个字对林鸢茵来讲,都是一种另外的伤害。

  可是,没容得吴刚英去悔恨,去自责,他这辈子所见过的最可怕的灾难以静悄悄的奏响了开场的死亡乐曲。就在吴刚英对林鸢茵左右为难的时候,他突然听见走廊上传来一种奇怪的似乎是鞋子拖着地在走路的声音,而且那声音不止一个。发生了什么事?吴刚英赶忙跑出去看,当他脚刚刚跨出门槛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象被冰冻一样僵硬了。在他面前铺现的,居然是一幅比刚才第九间课室幻象来得更诡异更恐怖更令人惊悚的画面!

  走廊上挤了密密麻麻一堆学生,有一些还不断地从教室里面涌出。吴刚英记得,刚才他经过的时候,旁边好多课室都在进行选修课考试,现在才7点50分,考试只进行了半个小时,怎么那些人都纷纷涌出来了呢?

  但是更惊惧的画面现在才开始,所有的人脸上都浮现着一种古怪的呲牙裂齿的笑容,两排牙齿中间半耷拉着一个软绵绵的舌头,嘴是青白色的,眼角斜向一边,肢体僵硬,走起路来就像麻风病人,东倒西歪,摇摇晃晃,他们的鞋摩擦着地面,发出很大的响声。

  你…你们怎么啦?发疯了吗?吴刚英骇然至极,但是没有人看他,也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所有的人只是眼勾勾的看着前面,以惊人的统一的步伐,缓慢的向前方走去。不断的有人从教室里涌出,吴刚英甚至发现了监考的老师,也在人群中怪异的笑着,着口水。

  发…发生了什么事?吴刚英整个身体冰凉地贴在门框上,眼前这幅场景他总觉得似曾相识,很熟悉,曾经在哪里见过,似乎又有点什么不同。

  黄泉坡!苦苦搜索一阵之后,吴刚英终于想了起来,以前在一本古籍上就曾经有过一幅图,描绘的就是现在的这幅场景。黄泉坡是经过奈何桥之后通往地狱或者轮回的必经之路,所有的亡魂都要经过那里。在空旷的黄泉坡上,密密麻麻挤了各地的亡魂,他们喝过孟婆汤,忘记了尘世间曾经拥有过的一切,面无表情木然的走过死亡的栈道。

  可是这里是人间,为什么也会出现这种鬼界才特有的场景?而且最重要的,如果他们真的已经变成了死灵,浮现在他面前的真的是鬼界的场景,那么这些面孔都应该抛弃了所有的喜怒哀乐,不会有这种令人骨悚然的笑容才是。莫非说,校长刚才说的灾难就是指这个?

  还没等吴刚英想明白,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走在最前面的几个男生已经走到了二楼走廊的尽头,在他们前面是坚硬的墙壁,吴刚英以为他们会转弯下楼,可是那几个男生却停住了,然后,把头颅猛地往墙上一撞。吴刚英惊叫出声,血横飞,脑浆模糊中,他只看见几个开裂的黑色的物体因为巨大的冲撞力从脖子上被活生生的扭了下来,滚落到地上。

  发疯了!他们发疯了!他们都发疯了!吴刚英的脑子一片空白。后面的学生不停的前赴后继,猛烈的用头颅冲击着墙壁,让新的鲜血和脑浆,还有一些残碎的肢体残留在墙壁上。

  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不要命了阿你们?!吴刚英自己也终于发疯了,他疯狂的跑上前去,狠命的拉住一个刚想用头去撞墙的男生。可是他拉得住一个,拉不住第二个。在他旁边不断的有新的头颅滚下,或者是已经开裂成两半的粘在墙上滑落下来,鲜血和脑浆织着混合着劈天盖地的打在吴刚英的脸上。

  这个平素坚强的难受也不说出口的大男生,对着一群活生生的生命的消逝,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我求求你们住手!

  放开他!从走廊的另外一端突然传来清脆的一个女声。难道还有人保持着正常,吴刚英的眼睛已经密密麻麻被脑浆给糊住了,他腾出一只手,抹掉了眼皮上的杂物,看见远方那些痴痴醉醉的人群当中,款款走来一名女生,眼睛里面是强自压抑的悲痛。

  你是…吴刚英一愣。那女生猛地下一口口水道:我叫杨淙,是林鸢茵的朋友。我是什么人,以后再说。林鸢茵在哪里?

  吴刚英吼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这里会这样?!难道你不救这些人了吗?这里已经撞死了不知多少个了!

  杨淙的眼里冒出怒火:亏你还是法术界的人,难道你看不出他们早就已经不是人了吗?!他们现在不过是要去他们应该去的地方而已。凡是见过第九间课室的都不是人!

  吴刚英愣愣地道:你…你说什么?

  杨淙道:你看看地上,那些血,是暗红色的,是凝结的,还有那些脑浆,正常的脑浆是纯白色的,可是这些已经发黄了,这都是死了几天以上的尸体上才会具有的特征!

  死了几天?你开什么玩笑?我刚刚进来之前他们还在旁边考试,现在你跟我说他们是已经死了几天的行尸走?!吴刚英歇斯底里的吼着,受到这么大的刺,他的精神防线在不断的崩溃。

  杨淙对于吴刚英始终纠在这件事上面而不肯告诉她林鸢茵所在也非常恼火:我不知道!我跟你说过的,见过第九间课室的都不再是人!至于他们为什么会一下子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行尸走,那要破了第九间课室之谜才知道!告诉我林鸢茵在哪里?!

  什么是第九间课室?吴刚英对这个震悚已久的第一大传说毫不知情。没有等杨淙继续解答,吴刚英突然目光一震,缓缓的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用双手抓住的那个想去撞墙的男生的双臂。在双臂的内侧,虽然到处都是血和脑浆的混合物,但是吴刚英仍然可以清晰地看见,两条青黑色的印记正在慢慢的扩大…那是腐的颜色!不仅手上,那男生的脸上也开始过渡成青色,吴刚英一吓之下马上放手,男生立刻拼命的朝墙壁那边冲了过去。砰沉重的闷声传来,然后又有几点体飞溅到吴刚英的脸上。杨淙的话竟一一得到了验证,这些刚才还是活生生的人,瞬间变成了尸体,然后瞬间又开始快速的腐化。一切的不可思议在这条走廊上,在这些不属于人类表情的笑容中,得到了最完美最天衣无的诠释。

  快告诉我林鸢茵在哪里,我们要尽快逃出去,因为我不知道第九间课室还会不会再出现。杨淙见吴刚英已经平静下来,赶紧道。

  吴刚英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住身体的颤抖,指了指旁边的一间课室。林鸢茵早因为巨大的悲痛而哭晕了过去,根本没发现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吴刚英赶紧背起林鸢茵,对杨淙道:走吧。杨淙道:不能从楼梯走!我刚才经过的时候,一楼还没有出事,一堆人在疯狂的跑,我不知道传说有没有蔓延到一楼。

  吴刚英道:那怎么办?

  杨淙道:你一定会轻功,带我从阳台上跳下去。

  吴刚英毫不犹豫地道:成,走!说完,二人费力的推开阳台上那些密密麻麻的人群,向地面跳了下去。

  跳下去之后,吴刚英发现他并没有离刚才的刺,反而来到了一个更加可以堪称人间地狱的画面。一楼不知道是已经出了事,还是人跑光了,空的,七楼因为最近在装修封闭期间,也没人,除此之外,三楼到六楼的阳台上都密密麻麻的挤了朝下张望的脑袋,巨大的哭声从楼上传来。

  眼见吴刚英和杨淙跳到地上,顿时大楼上传来了更加疯狂和嘶哑的哭叫声:救救我们!救救!

  吴刚英心底一凉:上面还没有事,他们下不来,我要上去救他们。

  杨淙断然道:不行!你万一上去了刚好见到第九间课室怎么办?而且现在楼梯已经被尸体堵了,你怎么上去?

  两人正在争辩间,楼上传来一个男生嘶哑的喊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两人抬头一看,五楼的阳台上坐着一个带着眼镜的男生,两条腿在悬空晃啊晃,大大的眼眶将整个眼珠子都暴了出来,嘴巴张开着,肌搐着,脸上是惊惧恐慌的神情。

  吴刚英张了张口,却不知道怎么将这复杂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会相信的场景说出来。杨淙却开始拼命的向上喊:如果你不想死,就闭上眼睛,不要看后面,什么都不要看,记住,千万不要往后看!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下面为什么那么多尸体!那男生彻底的发狂了,他拼命的扯着头发:告诉我啊啊啊啊!

  血从头皮中渗出,再慢慢的到脸上。杨淙骇然倒退了两步:他发疯了!

  吴刚英平静的道:正常的,面对死亡诡异的直接撞击,还有谁能保持正常呢?

  大楼上传出了更加高分贝的尖叫声,那些开始还在密密麻麻的挤着阳台的人突然开始疯了一样的跑,哭喊,两人清晰地听到不断有人哭道:蜡烛…蜡烛…

  吴刚英整个身子剧烈的一颤:刚才那个幻象…

  杨淙的眼睛也润了:姐姐…第九间课室终于大开杀戒了。

  那个坐着的男生早已停止了扯头发的自伤行为,只是愣愣地看着吴刚英和杨淙两人。

  杨淙含泪对他摇头道:不要往后面看,千万不要回头,你就看着我们两个就行了。

  那男生牙齿打着冷战:蜡烛…蜡烛是什么意思?

  没有等杨淙做解答,那男生已经做出了他人生中最后一个抉择…将手在阳台上一撑,任由身体在空中自由的坠落。

  不…杨淙哭喊出声,吴刚英痛苦的闭上眼睛,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似乎过了好久好久之后,才感觉得到地面上传来再微弱不过的一阵震动,然后,就是那连绵不绝的熟悉的砰砰的闷重声响…

  生与死,有时,距离就只有那么几级台阶。

  军警的车什么时候来的,吴刚英和杨淙并不清楚,只是知道学校的其他学生已经纷纷逃离,校长不知去向,学校彻底解体,军队宣布接管学校并且实行严格的封闭措施。这次事件,除了一楼少数人及时跑开逃离之外,当时在大楼考试自习的338名学生无一幸免,全部罹难,除了一个是跳楼致死外,其它都是头颅与身躯分离,死状惨不忍睹。军方清理现场时举步维艰,不得不从一楼开始先清理尸体。

  事件震惊了国内外,军方经过一番调查,无功而返,为了平定人心,为了平息各界媒体的口诛笔伐,政府宣布事件原因是有人使用生化武器,造成大楼里面的人出现幻象,进而自杀身亡。这所学校因此再也没能重新建立起来。因为这次集体自杀事件惨绝人寰,据称当时地上是破碎的头颅,许多赶来处理后事的家长由于接受不了有的自杀有的发疯,后来媒体称这次事件为颅骨死亡大楼事件。这些都是后话不提。

  杨淙将林鸢茵安置在自己的那所小房间的上,回过头来对蜷缩在角落耷拉着头的吴刚英道:放心吧,她没事,只是哭晕过去了。

  吴刚英闷声闷气地道:我知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第九间课室的事情了吧?

  杨淙于是细细的将传说的来龙去脉,将星晨和林鸢茵发现的铜片和断腿女生之谜等也一并告诉他了,末了才道:我知道,突然告诉你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你可能接受不了,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证,林鸢茵真的是在查证传说的事,她跟我说过的,她要尽她的力量普救众生。

  度尽苦海,普救众生。吴刚英深深地了一口气:这些是我告诉她的,真是讽刺,到头来还要她教我去懂得这个道理。

  杨淙叹口气道:你也不要过于自责了,都是陈娴在故意挑唆,我相信,林鸢茵不会怪你的。

  吴刚英涩声道:怪不怪我倒是其次,我从来没见过她这么悲恸的样子,我…我心里很难受,但是似乎又有点明白…我不知道在说什么。

  杨淙摇摇头道:我了解的,因为你这种感觉我也曾经有过。对于你,我什么都不想说。有些东西,必须要自己去领悟才能得到,有些道理,必须要自己去探索才能明白。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吴刚英闭上眼睛,表情却没有任何舒展的痕迹,仿佛是睡着了般,半晌没有动静。杨淙看着昏不醒的林鸢茵,暗自叹了口气,眼见两人离第九间课室真相越来越近,却不料发生误会而分道扬镳,也导致第九间课室趁虚而入,活活坑害了无数鲜活的生命。

  星晨失踪了,你也不省人事。鸢茵,你要振作,你要老是不醒来,你叫我可怎么办?杨淙看着林鸢茵苍白的脸颊,低低的道。他们两个现在暂时不行,我们就先顶着吧。

  吴刚英突然在背后出声,吓了杨淙一大跳,你刚才说什么?

  吴刚英张开眼睛看着她,眼神依旧疲惫暗淡,但是话语却是截然不同的坚决:我说我们两个顶上吧。我若早知道有这么可怕的传说潜伏在学校里,我是绝对不会还跟鸢茵这么意气用事的。过错我已经犯下了,没得挽回。可是我可以选择走一条赎罪的道路。

  我们?可以吗?一开始,杨淙只是呆呆得看着眼前这个身还是血迹的,说话混浊不堪的男生,然后,慢慢地,眼睛里面焕发出光亮,:对,我忘了,林鸢茵说过你法力很高强的。谢谢你愿意帮忙。

  吴刚英没有任何表示,重新闭上了眼睛,他曾经下山帮了很多人家收服厉鬼,也救过很多人的命,听过很多人真诚含泪地说谢谢你,唯独这一次的谢谢听起来是那么的别扭,是那么的讽刺。Www.N6xs.COm
上一章   冤鬼路五步曲   下一章 ( → )
降头师妖杀地狱魔灵七月阴阳寮魅人间鬼吹灯II骨翠冥捕上古神迹龙祭
免费小说《冤鬼路五步曲》是一本完本灵异小说,完结小说冤鬼路五步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冤鬼路五步曲的免费灵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灵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