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枭 第二百九十章 第一次珊瑚海海战(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江山如此多枭  作者:南海十四郎 书号:23749 更新时间:2013-3-6 
第二百九十章 第一次珊瑚海海战(下)
  硝烟弥漫的珊瑚海。

  玛莎国陆军荣誉第一师的指挥官戈雅少将觉得情势越来越不对。

  从千里镜里面看过去,不远处的海面上硝烟弥漫,炮声隆隆,玛莎国海军的战列舰正在缓缓的向前推进,像一个扇形一样的向海平线远处的某个地方,不时地有战列舰爆发出烈的火光,要么是被敌人的炮弹击中了,要么就是自身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在浓浓的硝烟中,戈雅少将看不到敌人的具体情况,他只知道宇文飞扬用旗语告诉他所遇上的只是一群的海盗。

  然而,从正午十一点多到下午一点,战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战斗还是没有结束,而且似乎有越演越烈的感觉。作为一名陆军军官,戈雅少将自然不敢对海军,尤其是飞扬舰队这样的战斗单位提出任何不敬的看法,但是他已经从潜意识里觉得有些不妥。这些年来,荣誉第一师开始执行复杂的渡海登陆作战任务,他也曾涉猎一些海军的知识,懂得海军的战斗模式。如果说飞扬舰队面对的乃是一群的海盗的话,战斗不可能如此烈的,也不可能会僵持这么长的时间,飞扬舰队的炮火猛烈程度他是知道的,那绝对是毁天灭地的力量,除了那个传闻中的哥欧海盗,还有什么样的海盗能够顽抗这么久?

  荣誉第一师的各级军官们也都聚集在甲板地两侧。通过千里镜或者干脆用眼眺望着远处硝烟滚滚炮声隆隆的战场,同时也密切的关注着运兵船周围的珊瑚海海面。珊瑚海海面虽然平静如镜,但是海水毕竟是动的,从战场上漂来的一些零星地物体似乎可以清楚说明一些问题。在海水中,漂来玛莎国海军官兵的残缺不全的尸体,他们的海军制服是很容易辨认的。还有战列舰的甲板碎片,尚未沉没的断裂的桅杆,还有战列舰上的黑色火药桶…这一切,都在说明飞扬舰队遭受了重创,最起码有一艘战列舰被击沉了。

  能够击沉金刚级战列舰或者无畏级战列舰的海盗,绝对不是简单地人物。

  “司令官,我们是不是…”荣誉第一师的参谋长担忧的说道,但是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戈雅少将明白自己的副手地意思,他是建议运兵船尽快地离战场。在茫茫无际的珊瑚海上,荣誉第一师的所有官兵都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非常的不踏实。他们虽然接受了系统地训练,但是他们毕竟依然是陆军,在这茫茫的海洋上,陆军毫无用武之处,一旦遭受敌人舰队的攻击。他们就成了毫无还手之力地待宰羔羊,最终会成为鲨鱼的果腹之物。

  但是戈雅少将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的确有权力命令部队撤离危险的战场,但是,他也必须承担因此而带来的后果。尽管飞扬舰队可能遭受了一定的损失,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飞扬舰队会战败,甚至全军覆没,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面对曾经非常强大的唐川帝国海军地时候,飞扬舰队的战斗力还是有目共睹的,虽然每次上报的战绩肯定有一定的水分,但是胜多败少绝对是不需要怀疑的,宇文飞扬虽然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但是他手下的玛莎国海军官兵却无疑是相当精锐的,尤其是那些战列舰的舰长,他们都是玛莎国海军精心训练出来的骨干。是玛莎国海军的脊梁。

  飞扬舰队是不可能战败的,他们最多只会遭受一些麻烦。一旦这个麻烦解决了,飞扬舰队还会继续的前进崇明岛,将这个战略咽喉牢牢的控制在玛莎国的手中。如果自己下令荣誉第一师私自撤退的话,到时候飞扬舰队打败了敌人,却无法在茫茫大海中寻找自己的踪迹,那么攻击崇明岛的计划就会泡汤,这样的责任,即使是一百个戈雅少将,也是无法承担的。何况,没有飞扬舰队的庞大数量的战列舰的掩护,这一百多艘运兵船的安全又如何保障?

  也许,荣誉第一师的命运从离开吕宋国南部苏里高港口的那一时刻开始,就已经和飞扬舰队密切的相连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这已经是他戈雅少将无法左右的事情了。

  宇文飞扬却完全忘记了荣誉第一师的存在,他只是清晰的感受到被人欺凌的感觉,不免怒火中烧。堂堂飞扬舰队居然在第一次接战的时候就损失了一艘无畏级战列舰,这实在是骇人听闻的事情,而且那些可恶的敌人还是来自美尼斯地区的海盗寇,这更加让他无法容忍,他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挑战。

  不过现在好了,飞扬舰队的战列舰已经将他们紧紧地包围起来,到时候两千多门大炮的密集炮火将会把包围圈中的一切都化为乌有。他要让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明白,飞扬舰队的威严绝对是不可侵犯的。

  “加快进攻速度,不要担心弹药的损耗,用我们的实力将敌人彻底的碾碎。”宇文飞扬不紧不慢的说道,充了儒将的风范,对于刚刚进来得有点惊惶失措的通讯军官给了一个威严的责备的眼色,通讯军官一缩脑袋,赶紧出去了。

  然而,弗莱彻决定挑战飞扬舰队的威严,而且要狠狠地敲断飞扬舰队的脊梁骨。

  由于能见度太差,而且战正酣,弗莱彻需要调集的龙牙战舰用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集合完毕,但是追随而来的玛莎国海军战列舰也逐渐近,他们所装备的滑轨炮最远程乃是一千三百米,部分战列舰已经进入了程。开始连续地齐,炮弹落在弗莱彻的旗舰的周围,起无数的水花,他和札兰丁等人浑身都漉漉的。

  幸好,距离越是近,蓝羽军龙牙战舰的加农炮地击准确率也大大提高。直接命中对方的情况也逐渐增多,在集合的过程中,就有三艘战列舰被直接的命中,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将整个战场震的更加混乱。硝烟弥漫,难以分辨对方的船只。但是,玛莎国的海军官兵还是表现出了高速的战斗素质和战斗意志,其余的战列舰还是悍不畏死地寻找机会继续靠近弗莱彻舰队。

  “老大,不如我们就这样和他们混战,先完全干掉飞扬舰队再说。”札兰丁谨慎的建议。依据他的估计。现在弗莱彻舰队和飞扬舰队都打破了常规的T字型决战,正处于各自为战的混战当中,蓝羽军海军地龙牙战舰依靠火炮程和威力上的优势,还有水手们装备的迫击炮和米奇尔步,无论是炮战。还是接舷战,蓝羽军海军都不会处于下风,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肯定可以将飞扬舰队逐渐的消耗掉地。

  但是弗莱彻拒绝了札兰丁的建议,他深沉的看着六点钟地方向。坚定不移的说道:“我们必须现在动手,否则就天黑了。天黑了以后,运兵船肯定会四散逃跑。我们想要全歼他们是不可能的事情。”

  札兰丁举起望远镜看了看六点钟方向的位置,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运兵船,就在相隔战场不到两海里的地方。如果是深夜的话,他们的确会分散逃跑地,蓝羽军海军只有十多艘龙牙战舰,即使毫无损失,也不可能追逐这么多的运兵船。不过,他实在不明白,这些毫无进攻能力的运兵船赖在战场的附近是什么意思。难道就等着自己去消灭他们?

  “那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干?你上还是我上?”札兰丁沉声说道,神色显得十分的刚毅,同时充了跃跃试的神情。弗莱彻舰队不可能全部倾巢出动去袭击运兵船,必须留下部分的船只将飞扬舰队的战列舰拖住,因此,无论是向前突击还是拖住飞扬舰队,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双方的军舰数量相差太远。

  弗莱彻果断的说道:“你上!”

  札兰丁也不客气,点头说道:“行!那我去了!”

  弗莱彻摆摆手,低沉的说道:“去吧。我们用炮火掩护你,帮你打开缺口。”

  札兰丁飞快地穿越甲板,拉着绳索,从船舷上翻下小舢板,很快的登上了等候在旁边的202号龙牙战舰,他在甲板边沿和弗莱彻打了个简单的招呼,请他放心,转头就消失在那艘船的甲板下。

  片刻之后,202号舰的旗语兵发出了信号,弗莱彻调集的七艘龙牙战舰快速的编组成菱形的队列,向六点钟方向迅速的开去,一边前进,一边开炮,将附近的玛莎国战列舰退,有两艘玛莎国海军的战列舰拒不退让,而且还主动上前阻拦,结果被一阵猛烈的炮火所覆盖,当场被炸得粉碎,断裂的桅杆砸到了三百多米之外的另外一艘战列舰上,将正在指挥开炮的舰长砸成了一团泥。

  札兰丁分舰队的行动立刻引起了面的玛莎国海军的注意,也引起了宇文飞扬的关注,他立刻下令调集军舰封堵札兰丁的去路。一会儿的功夫,在六点钟方向,一共聚集了十一艘大型的战列舰,其中包括八艘金刚级和三艘无畏级,其中还有宇文飞扬的旗舰,他们立刻用猛烈的炮火封锁札兰丁分舰队的去路,实心钢弹和爆破弹都落在了札兰丁分舰队的前面,腾起无数的水柱。

  “距离两千六百五十米,击!”弗莱彻举起黄金月牙军刀,低沉的发出命令。

  聚集在弗莱彻期间周围的四艘龙牙战舰立刻齐齐开炮,猛烈的炮火落在敌人的战列舰周围,将海水起来,腾起的水柱好像要将战列舰所覆盖,其中一艘金刚级战列舰直接被100毫米的加农炮炮弹命中了船尾,炮弹爆炸开来,将战列舰的后半部分炸得粉碎,海水大量的涌入船尾,失去平衡地战列舰顿时船头高高的起。甲板上面的一切都全部不由自主地向船尾滑落,最终在万人瞩目中,这艘船的船头好像垂直于海面一样,然后再缓缓地沉没入海水中,在海面上留下巨大的漩涡,导致旁边的两艘战列舰急忙躲避。结果在躲避地时候都不约而同的撞到了附近的战列舰,巨大的撞击导致四艘战列舰的侧弦都严重的损坏,其中一艘战列舰还有一桅杆断裂了,倒下来的时候砸死了不少人。

  宇文飞扬的旗舰也被猛烈的炮弹紧的不断地后退,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开过一炮,它的舰长当然不会勇敢到将自己的舰队司令官也送入蓝羽军的炮火程之内,所以他立刻下令尽快地离战场。这是飞扬舰队的参谋长谢席亚海军少将亲**待过地事情,舰长当然不敢违反。

  宇文飞扬发现了这个情况,急忙举起千里镜。刚好看到札兰丁舰队冒着炮火不顾一切的向自己的旗舰直冲而来,而另外一部分的蓝羽军海军战列舰则用猛烈的炮火为这支舰队开路。蓝羽军地炮弹程太远,迫使挡在前面的玛莎国海军战列舰需要不断的按照“之”字型机动,又或者后撤,否则很容易被直接命中。很快地,缺口就被打开了。

  宇文飞扬惊疑地说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蓝羽军要和自己来个鱼死网破,擒贼先擒王,要首先摧毁自己的旗舰,然后利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其他的战列舰投降。这是出于下风的敌人经常做的事情,而他们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往往意味着他们已经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了,只好临死挣扎,冒险赌博了。

  谢席亚也是惊魂未定,不过还是强作镇定的说道:“我敢肯定,这帮不要命地海盗肯定是要丢车保帅,准备突围逃命了。海盗们经常做金蝉壳的事情,我们千万不可上当。”

  宇文飞扬这才放下心来,觉得谢席亚说得有理,自己身边至少有五六艘战列舰掩护。他们不可能接触到自己的旗舰,于是冷冷的说道:“想走?没那么容易?传我的命令…”

  猛然间,一团巨大的火球在他眼前爆炸开来,跟着一道猛烈的火光从天而起,爆炸的声音几乎将他震晕过去,在他的目不转睛的注视下,距离他的旗舰不到两百米的一艘无畏级战列舰发生了粉碎的爆炸,掀起的气几乎将他掀翻,幸好他急忙抓住了旁边的栏杆,才没有倒下,但是毫无防备的谢席亚却是结结实实的摔了个狗吃屎。

  好不容易才定下神来,宇文飞扬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远处爆炸过后的战列舰,几乎麻木了,他从来没有看到如此猛烈的炮火。那艘排水量高达两千九百吨的大型战列舰,仅仅被命中了一发炮弹,就引发了灾难的大爆炸,现在只剩下一桅杆还留在海水的外面,其余的一切都沉入了冰冷的海水中。他实在不明白,这些战列舰的侧弦和甲板是什么东西做的,怎么会轻易的敌人的炮弹所贯穿?

  “撤!快撤!”宇文飞扬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

  飞扬舰队的旗舰立刻后撤,离战场,然而,其余的战列舰依然还处在奋战的状态中。

  在宇文飞扬受到惊吓的同时,弗莱彻也遇到了危险。

  准确来说,是负责牵制飞扬舰队的那部分龙牙战舰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弗莱彻舰队总共只有十六艘龙牙战舰,札兰丁带走了其中的七艘,弗莱彻为了集中火力掩护札兰丁,又集中了其中的四艘,也就是说,还在和二十多艘玛莎国海军的战列舰周旋混战的龙牙战舰只有四艘,它们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危险。

  在付出了十多艘战列舰被击沉击伤的代价以后,玛莎国海军的战列舰也成功地近了蓝羽军的龙牙战舰,他们好像雨点一般的实心钢弹落在了龙牙战舰的身上,尤其是那些无畏级战列舰,每边船舷都有六十多门大炮,每次齐时的炮弹都密如暴雨,幸好蓝羽军的龙牙战舰虽然身体小,但是筋骨却着实不错。重要部分都采用了能够抵挡实心钢弹地钢板的防护,虽然中弹不少,不过还是能够勉强支撑,当然,人员的伤亡是不可避免的,两名舰长当场牺牲。

  龙雨指挥的207号舰作为舰队曾经的核心。早就陷入了敌人地炮火的重围,在这艘顽强的龙牙战舰的旁边,聚集了超过六艘的玛莎国海军的战列舰,他们的炮弹好像雨点一样的落在207号舰上,但是207号舰上面的加农炮的炮弹也准确无误地落在它们的身上,随着轰隆隆的爆炸声,距离207号舰最近的那艘玛莎国战列舰被炸得粉碎,爆炸引起的巨大气将207号舰冲击得高度摇摆不定。

  龙雨自己也是浑身血淋淋地,破碎的爆破弹的弹片深深的扎入了他的腹部,肠子都了出来。但是他还是顽强地咬紧牙关,扶着栏杆在甲板上指挥战斗。在他的感染下,严重倾斜的207号舰依然在顽强地发炮火,甲板上的四门迫击炮也不知疲倦的发和愤怒的炮弹,甲板上每一寸地方都染了鲜血。

  第二艘玛莎国的战列舰再次被207号舰上的100毫米加农炮直接命中。炮弹穿越了它的船舷,深入到船舱里面,然后再爆炸开来,结果整艘战列舰顿时发生了无以伦比的壮观的大爆炸,猛烈地气将它旁边的一艘无畏级战列舰震的发生了剧烈的晃动。跟着四发迫击炮恰恰落在了那艘战列舰的桅杆附近,本来就严重倾斜的桅杆顿时被炸断,连带着船帆一起倒下来。那艘战列舰顿时失去了平衡,在一片尖叫声和惨叫声中,整艘战列舰来了个大翻转,倒扣在海面上,只有船底出了水面。

  也就在这时候,另外两艘玛莎国战列舰的十六英寸口径的大炮齐命中207号舰的两侧,在一片猛烈的爆破声中,207号舰上的钢板终于抵挡不住,片片破碎。龙雨也被震得摔倒在甲板上,眼睁睁地看着操纵迫击炮的手下被实心钢弹直接扫入了大海。

  跟着玛莎国海军的第二轮齐又到,这一次乃是清一的爆破弹,207号舰中弹三十多发,终于发生了持续不断的爆炸,在阵阵的沉闷的爆炸声中,龙雨向破碎的蓝色狮鹫旗展现了自己的随后一丝笑容,然后随着支离破碎的207号舰一起,在猛烈的爆炸中,安息在平静的珊瑚海海水下。

  弗莱彻双目圆睁,凝视着207号舰在自己的眼前消失,手腕几乎将栏杆上的横木握碎。龙雨,这个他一手带出来的最年轻的舰长,从此将再也看不到了。

  207号舰爆炸沉没不久,已经顽强支撑了两个多小时的216号龙牙战舰也爆炸沉没,他的舰长早就在一个多小时之前就已经阵亡,但是船上残存的三十多名官兵依然是斗志昂扬,继续和敌人展开誓死的战,它击沉了三艘的金刚级战列舰,击伤了两艘,还抗拒了三百多名玛莎国海军的接舷战,最终全部牺牲。在最后一名蓝羽军海军官兵断气之前的最后的一刹那,他引爆了216号龙牙战舰的弹药舱,巨大的爆炸气掀翻了旁边一艘已经伤痕累累的玛莎国无畏级战列舰,将它变成最后的陪葬品,一起拖入了深深的珊瑚海。

  弗莱彻的眼色有点阴沉,这是蓝羽军海军自组建以来损失的第二艘龙牙战舰。他不得不承认,宇文飞扬本人虽然飞扬跋扈,志大才疏,但是毫无疑问的,他手下的飞扬舰队的官兵素质和战斗意志还是不错的,也许是玛莎国最近到处胜利的消息刺了他们,所以他们也急切的争取胜利。即使在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之后,他们依然前赴后继的战斗,而蓝羽军海军,也表现出了比他们更加悍不畏死的勇气。

  密密麻麻的炮声再次震醒了弗莱彻。

  弗莱彻旗舰上的炮火仿佛已经打疯了,加农炮的炮管通红通红的,炮兵随便装了一桶海水,往上面一倒,然后继续开炮,由于处在战场的最中央,所以它的两侧船舷都在发炮,甲板上的四门迫击炮也从来没有停止过,炮管同样打到通红,但是敌人炮弹爆炸而引起来地水柱很快的就将他们冷却下来。使得它们可以不间断的发,那些坐在小舢板上试图穿越炮火死角而靠近弗莱彻旗舰的玛莎国海军官兵,往往在迫击炮的瞄准击下直接的沉入了海水里。

  纵然如此,弗莱彻自己也需要亲自上阵,才能够阻拦那些企图在混战中攀爬上自己旗舰地玛莎国海军官兵。为了尽快地高效率的消灭敌人,他头一次收起了黄金月牙军刀。带头用米奇尔步给予敌人巨大的杀伤,那些飘在海面上的玛莎国海军官兵也成了为了米奇尔步最佳的击目标,在隆隆的炮声中,夹杂着密密麻麻的步的声音,随后就是海面上飘的尸体。

  到下午两点,弗莱彻舰队的215号龙牙战舰在顽强支撑了三个小时之后,终于也悲壮地沉没了。它在沉没之前,那位英勇的舰长和他属下的官兵们已经击沉了三艘金刚级的战列舰和一艘无畏级战列舰,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老子够本了”不过,在最后即将沉没地时候。这位舰长还耍了一个阴谋,就是下令停止击,装作船上的人员已经伤亡殆尽,引两艘玛莎国的战列舰靠近察看,结果在八百米的距离上。215号舰左右两侧同时开炮,将自己,还有这两艘猝不及防的玛莎国海军战列舰一起拖入了珊瑚海地海底坟墓。

  在蓝羽军海军的207、216、215号龙牙战舰相继沉没并且临死前带走了几艘玛莎国海军的战列舰之后,围困在弗莱彻舰队周围地玛莎国战列舰终于变得稀疏起来,他们已经损失了超过二十艘的战列舰。剩下的战列舰也是伤痕累累,力不从心。不过,他们最要命的地方还不是这里。飞扬舰队的旗舰所在的六点钟方向,已经被札兰丁的分舰队所冲开,他们现在更重要的任务,已经不是消灭蓝羽军海军,而是掩护运兵船撤离。

  宇文飞扬乃是刚刚才发现弗莱彻的阴谋地,因为他的旗舰撤退的时候,他才从眼角里面看到那些还在那里作壁上观的一百多艘密密麻麻的运兵船,同时,他的另外一只眼睛也看到了冒着炮火不要命的冲过来的蓝羽军海军舰队。他就算再笨蛋,也知道对方究竟要做什么了。

  “快叫他们撤!分散撤!”宇文飞扬简直是嘶哑的吼叫起来,秀丽的脸庞扭曲的好像黄土高原上的沟壑,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恐惧和绝望。

  荣誉第一师乃是玛莎国陆军的面子所在,代表着玛莎国陆军的形象,也是无数陆军高官的命子,里面的许多军官都是玛莎国政要的儿女,要是他们全军覆没在这里,饶是自己有皇室的庇护,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宇文震天肯定会要了自己的命。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因为他深切的知道,这一切已经晚了,这些运兵船就算上翅膀,也无法逃脱大难。

  果然,在距离那些密集的运兵船不到两千米的距离上,札兰丁分舰队的七艘龙牙战舰按照顺序摆成了一字形,向着运兵船吐出一阵阵的炮火,连甲板上的迫击炮也加入了这热闹的击之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有五六艘运兵船被命中,在炮弹的爆炸声中,船上装载的荣誉第一师的官兵只有绝望的跳入冰冷的海水里。不到片刻,就有三艘运兵船爆炸沉没,船上运载的陆军官兵和装备也随着全部沉入了珊瑚海。

  “啊…”宇文飞扬喃喃自语的痛苦的捂上自己的眼睛,无力的瘫痪在旗舰的甲板上,他无法接受这样的残酷的现实,他无法接受飞扬舰队被打得落花水的事实,也无法接受陆军荣誉第一师遭受到无情的屠戮的事实,然而,这一切,现在正活生生的发生在他的眼前。

  而这时候的谢席亚,似乎已经消失无踪了。

  从受到札兰丁攻击的那一刻开始,玛莎国陆军荣誉第一师的指挥官戈雅少将正陷入痛苦的抉择中,本来陆军荣誉第一师乃是到吕宋国执行作战任务的,而不是在海面上。然而,那些愚蠢的顶头上司的一道命令,将自己和两万四千名最精锐的陆军官兵送上了前往崇明岛地战船。结果在这里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厄运。

  戈雅从来没有想到飞扬舰队会战败,他也无法接受飞扬舰队被打败的事实。但是,他要比宇文飞扬冷静,无论接受与不接受,事实就是事实,不容改变。玛莎国实力最庞大的海军舰队。拥有三十三艘金刚级战列舰和六艘无畏级战列舰的飞扬舰队,现在已经被打得落花水,被击沉击伤了半数以上的军舰,剩下地军舰也已经是自保不足,逃亡有余。

  荣誉第一师的命运从此注定了将是黑暗的结局。

  出于本能的反应,戈雅下令运兵船立刻分散撤退,逃得了多少就是多少,然而,他很快就后悔了,在海面上。没有了战列舰的掩护,这些运兵船怎么可能逃得过敌人的魔掌?他们最终会像老鹰抓小一样被凶悍的蓝羽军海军龙牙战舰追上,然后击沉。运兵船的速度本来就慢,而且装载了太多的人员和物资,根本就不是快速灵活的龙牙战舰地对手。

  逃跑。也只不过是稍微延长死亡的时间而已,最终的命运,并不会改变。

  “指挥官,我们和敌人拼了!”荣誉第一师的参谋长和其他军官都激动的叫嚣着,他们和戈雅一样。深切地知道这个时候逃亡已经是不可能的了,飞扬舰队已经被击败,等待他们的也只有灭亡的命运了。但是灭亡的命运有很多种,有人可以死地很壮烈,也有人可以死的很窝囊,但是他们都宁愿选择最前面一种。

  死也要死得最壮烈。

  同时在潜意识里,他们也要做出陆军的样子,让这些狼狈不堪地海军们看看,真正英勇的陆军是什么样子的,真正的玛莎国陆军精锐的灵魂是什么样子,玛莎国的海军。永远都比不上玛莎国的陆军。陆军,才是玛莎**队真正的灵魂!

  戈雅少将深深的环视一周自己地部下,看着他们熟悉的坚毅的脸庞,缓缓的拔出了指挥刀,深沉的说道:“我命令,所有的运兵船,立刻向敌人发起攻击,即使撞,也要将敌人撞沉。海军做不到的事情,交给我们陆军来做!”

  “玛莎国万岁!玛莎国陆军万岁!”激动而亢奋的玛莎国陆军荣誉第一师的官兵们都高昂的吼叫起来,响彻珊瑚海,那烈的声音让附近的札兰丁和宇文飞扬都是浑身一震。

  宇文飞扬和札兰丁都同时惊讶的看到,那些本来准备四散逃跑的运兵船,忽然全部调整了航向,居然直接的冲向了蓝羽军的舰队。他们的速度虽然很慢,但是他们却是那样的勇往直前,在那些运兵船的上面,荣誉第一师的官兵们在甲板上列好了整齐的队伍,全副武装的进入战备状态,好像是这茫茫大海也是他们增横驰聘的战场。他们,不像是在接悲壮暗淡的死亡,而是在接欣喜绚丽的新生。

  宇文飞扬秀丽明亮的眼睛突然的暗淡,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渺小,有一种想死的感觉,事实上,他已经形同行尸走,似乎眼前的一切都不再属于自己了。诺大的珊瑚海,零散的船只,燃烧的火光,漂泊的尸体,还有纷飞的炮弹,都在他的眼前变得离,一切都不现实起来。

  但是忽然间,一个声音在他的身边响起:“司令官,赶紧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谢席亚回来了。

  宇文飞扬无意识的喃喃自语的说道:“走?我们走得过吗?”

  谢席亚的声音忽然变得很低沉但是很坚定:“咱们现在就走!弗莱彻舰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来抓我们,而是去击沉那些运兵船!只要他们还没有完全被消灭,他就不会来追赶我们。麦克马纳曼毕竟为我们做了一件好事…”

  宇文飞扬脑海里已经完全一片空白,只是本能的茫然的说道:“好!走!”

  谢席亚急忙扬手叫水手们将桅杆上的旗帜全部摘下来,以免被敌人发现,

  弗莱彻的确没有想到宇文飞扬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走了,他还在忙于和残存的玛莎国战列舰战,在阵阵炮弹的爆炸声中,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宇文飞扬的旗舰悄悄的后撤的情况。

  札兰丁也忙于战,没有注意到,而且,他也被玛莎国陆军荣誉第一师的悲壮的自杀式的行为深深的震撼了,正在全神贯注看着他们缓缓的向自己的舰队过来。

  宇文飞扬就这样获得了生机,但是等待他的,不可避免的将是玛莎**事法庭的严惩。

  札兰丁缓缓地伸手制止了继续发的加农炮和迫击炮,目光炯炯地看着面而来的敌人运兵船,他仿佛看到了对方那种视死如归的精神和灵魂。难怪帝**队会在和玛莎**队的战斗中屡屡落败,光是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就体现出了两个军队之间的差距,后蓝羽军面对玛莎**队的时候,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

  “发出旗语,我们向他们致敬!”札兰丁沉声说道,神色肃穆。

  旗语兵愣了愣,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犹豫了片刻,才急忙发出旗语。

  对方没有回复,只是在坚定不移的向前。

  札兰丁深深地了一口气,同时看到了四周拼命的试图扑过来解救自己的同胞的飞扬舰队的战列舰,他们似乎也被本国陆军同袍的行为所感染,抛开一切的奔赴过来,想要阻拦蓝羽军舰队的炮火。札兰丁右手在半空中用力一挥,沉声说道:“开炮!用最猛烈的炮火送他们上路,给他们最隆重的葬礼!”

  轰隆隆,轰隆隆,持续不断的炮声继续在珊瑚海上回

  整齐前进的运兵船队伍被蓝羽军海军炮火完全覆盖,此起彼伏的爆炸好像紧张亢奋的响乐,那一团团绚丽的火光仿佛是打开的天堂之门,将每一个死者的灵魂都带入天堂里面安息,珊瑚海的清澈海面忽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深红,好像是了勇士的鲜血。

  忽然间,所有的运兵船上发出一阵震耳聋的呐喊:“玛莎国万岁!”跟着爆发出一连串的猛烈的爆炸声,接着无数的冲天火光升腾而起,将整个珊瑚海全部都覆盖,那是荣誉第一师的官兵们引爆了携带的炸药,壮烈的为国殉难。爆炸过后,所有的运兵船都消失在海面上,只有部分船只还出半个船头或者船尾,正在缓缓地沉没。

  珊瑚海的海面上,留下了无数的漩涡,还有飘的荣誉第一师的军旗。

  札兰丁摆摆手,示意蓝羽军舰队停止击。

  那些残存的玛莎国战列舰也都停止了击。

  在这一时刻,似乎战的双方都在为这支玛莎国陆军部队的行动所感染,他们在无法战胜对方的情况下,选择了最绚丽最悲壮的自杀方式。在这一场海战中,最壮烈的不是蓝羽军的207号舰和216号舰,又或者是215号舰,而是这整整两万四千名玛莎国陆军官兵,还有那一百一十艘运兵船的船长和水手们,他们才是最悲壮的一幕,因为,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五分钟之后,残存的玛莎国海军飞扬舰队的战列舰仿佛受到了无比强烈的刺,突然间回过神来,发疯似的向弗莱彻舰队发起了攻击,炮声隆隆,再次响彻海水已经变成了暗红色的珊瑚海。

  黑幕将临,但是战斗,还没有真正的结束…Www.N6Xs.COm
上一章   江山如此多枭   下一章 ( → )
凤凰涅磐南明风雨之美另类书僮极恶皇后匪帅清宫绝恋之醉缘比昙花清宫汉女日不落帝国清宫——宛妃
免费小说《江山如此多枭》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江山如此多枭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江山如此多枭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