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枭 第二百九十四章 称帝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江山如此多枭  作者:南海十四郎 书号:23749 更新时间:2013-3-6 
第二百九十四章 称帝?!
  美尼斯地区,紫川道,琶洲港。

  虽然已经是二月底,但是气候依然相当的寒冷。凛冽的海风从尼斯海面吹来,带着冰冷的寒意,好像要深深地渗入骨头冻结血一般。杨夙枫虽然穿了厚厚的大衣,脖子也被苏绫鳕织就的围巾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是脸庞依然被海风吹得红彤彤的,好像喝醉了酒一般。事实上,他也的确喝得差不多了,醉意朦胧。若非有烈酒的支撑,浓烈的酒意在五脏六腑里熊熊的燃烧,他肯定要屈服在尼斯海的寒风之下了。寒风带起了涌动的海,海拍打在栈桥的铁柱上,溅起无数的细小的花,水珠从杨夙枫的脖子里钻进去,那种寒彻骨的感觉几乎让他麻木。

  但是弗莱彻、阿方索、特兰克斯、札兰丁、苏枕书他们,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寒意,他们的脸都是古铜色的,寒风从他们的脸上刮过,没有带起丝毫的变化,溅起的水柱落在他们的身上,片刻之间就消散了,他们身上只有薄薄的汗衫,甚至弗莱彻和阿方索的上身还是**的,好像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锅炉,烈火在腾腾的燃烧,浑身充了热量。也许是受到他们的感染,杨夙枫才可以从开始的时候支撑到现在,他们的确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这是临时送别阿方索的酒会,名副其实的酒会,除了酒就再也没有其他地。地点就在琶洲港的栈桥上,而且酒也是最浓最烈的罗姆酒,这种水手们最喜欢的酒的苦涩滋味让杨夙枫的舌头直打卷,一杯酒下去,头发都好像要燃烧起来,但是在众人地怂恿之下。他也确确实实的喝了大半瓶,最后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昏倒,不得不佩服有时候人的精神真是奇迹。

  在这尼斯海旁边的栈桥上,六个大男人都喝得东倒西歪,胡言语,甚至不言不语,栈桥上到处都是扔的罗姆酒酒瓶。弗莱彻和阿方索两人从酒会开始就拼命的斗酒,每个人起码都喝了六七瓶了,却还是不分出胜负,两个人的眼睛都通红的好像吃多了人的狼。好像用眼光都能将对方杀死。

  “老大,再来。”札兰丁也是两眼朦胧,分不清面前的究竟是哪个搭哪个了,总之举起酒杯就叫老大,然后自己先干。仰头就是一杯,潇洒地好像是小李飞刀。

  这一次他将酒杯举到了苏枕书的面前。

  别看苏枕书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但是面对札兰丁的挑战,丝毫不示弱,二话不说。拿起酒杯就往喉咙里面灌,感觉那不是烈酒,而是矿泉水。一杯酒下去,他的英俊地脸庞会明显的浮现出一层的红晕,好像是女人涂了胭脂一样,但是很快就消失了,重新恢复白白净净的颜色,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你这***,喝下去一点反应都没有,浪费了…”札兰丁捏着酒杯,东倒西歪地指着苏枕书骂道。结果被苏枕书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往后面一甩,几乎了他一个大趔趄,差点儿摔到尼斯海里面去,幸好旁边的弗莱彻伸出脚将他钩住。

  “去你地!”苏枕书骂人从来不带脏话,永远都是斯斯文文的,不过眼睛也是通红通红的。

  弗莱彻松开阿方索的纠,踉踉跄跄的过来,眼神红红的盯着苏枕书,喉咙里叽里咕噜的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用力的晃了晃神志不清地脑袋,吃力地伸出手指头,指着苏枕书说道:“你敢欺负我的兄弟…”话没说完,忽然酒意上涌,身体摇摇晃晃的,再也支撑不住,扑倒在札兰丁的脚边了,不过手中的罗姆酒却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特兰克斯挣扎着过去,拍了拍弗莱彻的肩头,含糊不清的说道:“哎,数十声,不起来的话就算你输给阿方索了,五百金币要拿来的哦…”弗莱彻伸手打开特兰克斯的手,也不知道骂了句什么,特兰克斯就开始点数,弗莱彻猛然惊醒,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敏捷的站了起来,紧握着拳头,恶狠狠的盯着特兰克斯说道:“谁说我起不来了?老子会输给你吗?你做梦…”

  特兰克斯微笑着伸手在他的脚腕上拍了拍,弗莱彻脸色一变,好像做梦一般,顿时又摔倒了。

  特兰克斯于是继续的煞有其事的数起数来,但是才数到六,弗莱彻又猛然惊醒,顽强站起来了。结果特兰克斯又在他脚踝上拍了拍,弗莱彻又晕倒了,于是特兰克斯又开始数数,可是每次数到六的时候,弗莱彻都会突然惊醒,然后条件发的站起来,如此反复多次,特兰克斯始终没有到机会数到十。

  特兰克斯只好无奈的放弃,心有不甘的说道:“妈的,你真是个打不死的。”

  目睹两人的情景,杨夙枫也情不自的笑了笑。对于弗莱彻的酒量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那简直可以用在酒缸里面泡大的来形容。虽然每个水手基本都是酒鬼,在座的这些人更加是海量,但是要和弗莱彻斗酒的话,大概也只有阿方索了,不过也许需要尼斯海的海水那么多的罗姆酒才能将两人放倒。

  一阵寒风吹来,杨夙枫挣扎着爬起来,依靠着栏杆,向着尼斯海的南边张望。过了今天,在座的几个人就要各奔东西了,在诺大的海洋上,他们能够见面的机会真的不多,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的尽情狂饮,放不羁。可惜雨飞凡已经出发崇明岛,克里克兰和克莱乌迪马在伊梦国附近海域寻找机会,不能到来。否则,今天,在这小小地栈桥上,蓝羽军海军的各位老大就到齐了。

  这对于海军来说,的确是从来没有过的盛事,以前不曾有。以后大概也不会有了。

  负责在不远处警卫的苏菲玛韵等女子都是目瞪口呆,又好气又好笑,谁能想到这些蓝羽军的高级将领们聚到一起就会变成这样地酒鬼模样?感情比街边的酒鬼还要烂醉如泥,尤其是那个新来的特兰克斯,简直就是一个无药可救的赌徒,不但嗜酒,而且滥赌,到来蓝羽军不几天,几乎全军上下都知道他的好赌。他看起来似乎特别的腼腆,特别的害羞。好象未出阁的大姑娘,但是一有机会他就要和人赌,死抓对方不放,连海盗头子阿方索都怕了他,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弗莱彻才会跟他纠。不死不休。

  在她们看来,在这场酒会中,杨夙枫纯粹就是陪太子读书了,他没有醉得一塌糊涂的,已经是奇迹。但是在杨夙枫看来。这场酒会却标志着蓝羽军海军登上了一个新地台阶,迈开了新的步伐。

  特兰克斯的到来标志着蓝羽军北海舰队的正式成立,蓝羽军海军即将出现在伶仃洋狂暴的海面上。蓝色狮鹫旗也即将展现在凶悍地哥欧海盗的面前。前所未有的挑战即将展开,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但是蓝羽军已经做好了准备。虽然米伦港还没有掌握在蓝羽军的手中,但是那已经是迟早的事情,无论是通过战争还是通过谈判,蓝羽军都不会容忍他们继续霸占米伦港,而且随着罗尼西亚联邦地区地平定,伶仃洋东岸的港口都成为了北海舰队的基地,多一个米伦港或者少一个米伦港都不再那么重要。

  在特兰克斯到来之前。杨夙枫就已经有意识地为北海舰队准备了部分船只和海员,包括八艘龙牙战舰,一直存放在琶洲港的船坞里待命。特兰克斯到来以后,这些龙牙战舰正式投入使用,而且另外还调拨了二十二艘刚刚下水的龙牙战舰,凑够了三十艘的整数,搭建了北海舰队的初步架子。

  特兰克斯舰队的组建主要问题不是战舰,而是人员。由于蓝羽军海军的战舰生产能力越来越强,每个月都有大量的战舰下水,充实各舰队的力量,所以人员方面地缺口显得非常的突出,除了海军司令部的系统等培训之外,每个舰队自己培养海员也成了必须的事情。因此,特兰克斯在接收了其他舰队支援的部分熟练的海员之外,其余的海员和水手都需要他亲自去培训了。

  能不能击溃哥欧海盗,从某方面来讲,不是看特兰卡斯的战斗指挥能力,而是看他的培训能力。是否能够培养出一支良的水手队伍,是击败哥欧海盗的关键,这项工作的确任重而道远。

  幸好阿方索带来了大量的资金。

  阿方索每次回来都会奉献不错的收获,这次也不例外。杨夙枫不得不佩服,这小子居然能够在被称作海盗天堂的所罗门海域张牙舞爪的,硬是敲开海盗的嘴巴,从他们手中搜刮了价值过千万金币的金银珠宝,说出去简直骇人听闻。所罗门海盗的名头岂是吹出来的,虎口拔牙没有点本事和勇气那还行?这种黑吃黑的方法难度最高,危险也最大,一不小心就被别人吃掉了,看来阿方索这次回去的话肯定要凶多吉少了,所罗门海域的海盗们肯定要非常积极的问候他。

  不过阿方索每次回来也要带走大量的物品,包括战舰、武器弹药、食物、药品等等,而且一开口往往都是天文数字,还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次同样不例外。也许是深深地知道自己重新回去所罗门海域的危险,他一口气要了八艘的最新型的龙牙战舰,还有大量的炮弹,甚至还有大量的20响的驳壳

  杨夙枫不知道阿方索究竟是从哪里知道这些20响的瑟驳壳的存在的,但是他列出的清单上面的的确确的写明了三百支这样的驳壳。这种是蓝羽军年初才刚刚生产出来的,本来是装备蓝羽军的正规舰队的,没想到被他捷足先登了。在珊瑚海战中,蓝羽军海军虽然大获全胜。但是也发现自身地一些弱点,那就是近战武器的缺乏。米奇尔步虽然程远威力大,但是在漂泊颠簸的战舰上,瞄准成为了一种奢侈的事情,而且必须双手持,使得身体很容易失去平衡。导致击威力大大的减弱。

  经过详细的研究和考虑,这种20响地驳壳应运而生。和米奇尔步相比,它无论是程还是威力,都有大大的不足,但是它可以单手持,持续火力也不差,这对于仅仅是自卫的蓝羽军海军水手们来说,的确是防身的利器,甚至可以将身体悬挂在绳索上击,在近距离接舷战的时候。可以极大地发挥威力。当然,杨夙枫不奢望它发挥多大的作用,随着蓝羽军战舰的火炮威力越来越大,接舷战的机会肯定越来越少了,驳壳在海面上的用武之地根本不多。倒是可以考虑后将它作为陆军基层军官地标准配备。

  不过对于阿方索来说,接舷战的机会相信还是蛮多的,这种驳壳也算是物尽其用吧。

  另外,阿方索还一开始就看中了那些刚下水的龙牙战舰,无论如何也要将自己的三艘战列舰换成龙牙战舰。他地眼光是狠毒的。一眼就看出来这些龙牙战舰的优越。虽然它们的排水量没有战列舰那么大,但是相当的坚固,重要部位都采用了钢甲保护。可以抗拒滑轨炮地两次齐。同时由于大炮数量很少,所以需要的炮手也不多,每艘龙牙战舰只需要六七十名左右的海员和水手,不到战列舰地五分之一,所以反而显得船舱更加的宽敞,水手们的生活条件可以大大的改善。

  另外,这些龙牙战舰可以承载的物品也多了很多,例如食物和淡水,可以大地延长航行的时间。这对于海盗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龙牙战舰上还有测距仪,这种新型装备的确吸引了阿方索。而冰柜的装备也让那些海盗们感觉十分地新鲜,这对于天天吃咸鱼的他们来说,如果能够在航行途中吃到新鲜的蔬菜,无疑是大大的改善了生活,只要想一想,都会令人兴奋。

  “就算每艘价值二十万金币,你也赚了。”阿方索毫不客气地说道,嘴酒气。

  杨夙枫只好挠挠后脑勺,答应了,将原本准备增加到其他舰队的龙牙战舰调拨给他。如果阿方索还可以从所罗门海盗那里搜掠到更多的宝藏,他做梦都会笑的,听说所罗门海盗的宝藏比哥欧海盗还要更加的丰厚,民间传说,只要掠夺到十分之一的所罗门海盗宝藏,就可以称霸大陆。传说不知道真假,但是所罗门的宝藏却是缺凿无疑的。

  “你又不会损失什么。”看到杨夙枫的犹豫,阿方索不的说道。

  杨夙枫咧开嘴巴笑了笑。

  从天元1729年的年初开始,蓝羽军海军就开始了大量的扩编的,除了阿方索舰队之外,其他的舰队都陆续的补充了大量的龙牙战舰,遭受到损失之前的弗莱彻舰队有十六艘龙牙战舰,经过补充以后达到了二十五艘,其余各舰队的龙牙战舰数目都有所增加,平均都在二十艘以上。除了弥补战斗的损失后,蓝羽军海军每个月都要增加二十艘左右的龙牙战舰。

  杨夙枫知道,源源不断地战舰生产才是最终击败敌人的最可靠的砝码。只有依靠实力上的优势,而不是运气,才是获胜的根本的途径。

  天元1729年的2月份,根据战斗需要,杨夙枫下令调整了海军的战斗序列,在原来的雨飞凡舰队、弗莱彻舰队、克里克兰舰队、克莱乌迪马舰队等四个舰队的基础上,增加了三个海军舰队,分别是札兰丁舰队、苏枕书舰队、特兰克斯舰队,同时开始在正式的军事文件里面用序号来表示舰队的编制,而不是再叫司令官的名字(私底下为了方便,还是叫司令官的名字),这些舰队分别被1一7的数字来区分,例如弗莱彻舰队改称第二舰队,札兰丁舰队叫做第五舰队等等。

  为了更好的形成海战优势,减少舰队无效的航行距离,所有的海军舰队都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基地,第一到第七舰队地母港分别是布雷斯、琶洲港、圣马洛、海牙、苏珊港、斯多克、米伦港。这七个港口列为了海军重点建设的军港。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了各种设备设施甚至兵工厂,主要是生产100毫米舰炮炮弹的兵工厂。但是由于米伦港暂时还没有控制在蓝羽军的手上,所以特兰克斯指挥的第七舰队暂时将原来地梅里达王国的多尼港作为母港,待占领米伦港以后再转移过去。

  经过调整以后,蓝羽军海军拥有七支正式的舰队,其中在亚丁海的方向有五支。在伶仃洋的方向有两支。在亚丁海方向的海军舰队中,也都有比较明确的分工,其中克里克兰舰队和克莱乌迪马舰队主要负责监视和压制伊梦国海军,伺机扰伊梦国的海岸线;实力最强大的雨飞凡舰队负责海军主要进攻方向,同时协调其他舰队的攻击,目前主要是崇明岛;弗莱彻舰队和苏枕书舰队都是机动舰队,根据需要调派,目前主要也是崇明岛方向。

  在伶仃洋地两支海军舰队中,也各自有分工,札兰丁舰队主要负责伶仃洋的航行安全。打击零星的海盗和潜藏而来的哥欧海盗,必要的时候协助特兰克斯舰队歼灭大股地哥欧海盗;特兰克斯舰队则开始筹谋主动攻击哥欧海盗的计划,特兰克斯舰队没有具体的作战任务,一切都是以消灭哥欧海盗为宗旨,它的活动区域。将是整个加勒滨海。

  当然,随着伊马运河控制在了蓝羽军的手中,亚丁海和伶仃洋方向地七支舰队都是可以根据需要灵活调配的。按照杨夙枫的设想,在必要地时候,在某个方向上应该可以集中至少四支甚至五支的舰队用于大决战。这才是最理想的,例如珊瑚海方向和玛莎国海军的决战,又或者是北海方向和哥欧海盗的决战。

  为了协调海军各舰队之间的行动。长波电台也开始初步投入使用,它的传播距离要比无线电台更加的遥远,可以大大的增加各舰队之间地通讯距离。不过,长波电台同样也不完善,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传播距离并没有理想中的那么远,使得夺取崇明岛建立长波电台成为了通讯部门迫切的目标。

  在杨夙枫凭栏眺望的时候,弗莱彻和阿方索两人终于支撑不住,软绵绵的瘫痪在栈桥上。不过还没有睡着,两个人都在胡言语。杨夙枫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却是特兰克斯。

  特兰克斯的神志似乎还清醒,怀期待的说道:“枫领,对于帝国的报道,你有什么样的看法?”

  杨夙枫这段时间正因为要刻意的隐藏自己的实力而感觉到不,尤其是海军打了这么大的胜仗,却连嘉奖令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发出,倍觉郁闷,此刻酒意上涌,无意中想起了德国铁血宰相卑斯麦的话,口而出的说道:“我们所指望的不是帝国的恩赐,而是我们的武力!当代的重大政治问题不是通过外手段和政治阴谋就能够决定的,而必须用铁和血来解决!”

  其余众人顿时酒醒,不约而同的愕然而又兴奋得看着杨夙枫。

  杨夙枫顿时脑海里一凉,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无论是克劳维斯还是云千寻,又或者凤采依,都有意无意的提醒自己不要过分暴自己的实力,以免引起帝国的猜疑和妒忌。然而,这其实不是杨夙枫的本,固然,并不是说他不是一个懂得谦虚地人,而是因为他实在不喜欢这种屈辱的郁闷的感觉,部队打了胜仗,可是却要掩盖信息,生怕别人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实在无法言语。在前世的时候,甚至在警察的面前,他都没有隐藏过自己做黑的技术和实力。

  无数次,他都在暗暗的责问自己,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何必要躲躲藏藏?做了就做了,胜了就胜了,败了就败了,何必要看别人的脸色?何必要委屈自己?可是,面对克劳维斯等人的建议,他又不得不考虑,因为这毕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一个团体,一个军队,还有几千万老百姓的问题,这是政治,这是他不熟悉地政治。所以他不敢张扬,不敢顶天立地的大声吼叫:“是!就是我打败了玛莎国的海军!你们想怎么样就放马过来吧!”

  要是换了他自己一个人,无牵无挂的,他肯定会跃马横,大吼一声:“有本事就放马过来!”

  可是…唉,政治…

  札兰丁仿佛受了极大的感染。古铜色的脸庞透着涨红,愤地叫道:“就是!咱们怕他个鸟,咱们为什么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没有帝国,难道咱们就不能作出一番大事业么?帝国,算什么东西!”

  弗莱彻眼睛抬了抬,轻蔑的冷笑着说道:“你丫的,又在胡说八道!帝国不算东西,你算东西了…不过我们和帝国还有联系么?咦?我怎么不知道?我还以为我们和帝国断绝关系了呢!哈哈…”特兰克斯似乎酒醒了一些,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脸,诚恳地说道:“枫领。这些天来,我们都察觉到你有心事,大概是为了帝国的事情。我敢说,噢,我敢以我父亲的荣誉来发誓。我的发誓不值钱,帝国对咱们从来就不安好心,他们的一切行为都是想将我们归入他们地麾下,甚至消灭我们,无论你作出什么样的行为和解释。帝国都不会放过我们这些人的。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会信任我们。就算我们忍辱负重,最后的结果也只有死路一条。我的父亲。过了一辈子忍辱负重服从大局地生活,牺牲了自己,但是最后得到了什么,还不是被人借刀杀人除掉了吗?”

  杨夙枫沉默不语,只是深深的了一口气。特兰克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他最担心的就是帝国的贪得无厌和得寸进尺,他绝对不相信帝国会轻易地将十四公主送到美尼斯地区来,而那个什么紫川侯的获得会不需要代价。如果自己屈辱成全的话,明山桂肯定还会有更加狠辣地手段来对付自己。他们肯定会将美尼斯地区的每一份财富都全部掠夺走才会罢手的。

  老虎不发威,别人肯定要当成病猫的。美尼斯地区也是一样,如果为了帝国这个已经腐朽不堪的招牌而继续退让的话,以后来自帝国的麻烦就会连绵不断。在杨夙枫的心里,他多么想对朝廷那帮混蛋说:“你***滚回去!想要我们地东西?没问题,不过你们要拿出同样价值的东西来换!否则免谈!”

  苏枕书微微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摇摇头,有点感叹的说道:“我同意赌徒的话,确实如此。我想飞凡副司令官也会有同样的看法,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军队,有了自己的力量,我们自己可以保护自己,我们不再需要寄人篱下,我们应该有我们自己的想法和行动准则。我们为什么要考虑朝廷的感受?我觉得根本没有必要了,起码我们海军没有必要!朝廷如果以礼相待,我们也以礼相待,朝廷如果和我们刀兵相见,我们同样回以刀兵。我们肯定要杀回去帝国的土地的,但是我们绝对不是为了目前的朝廷而卖命,我们是为了自己而卖命…”

  阿方索斜眼看着众人,那轻蔑的神色似乎在说你们这群笨蛋家伙终于明白过来了,哈哈笑道:“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家伙都是脑袋里入水,麻木不仁的呢!呶,不错不错,快赶上我的水平了…”

  弗莱彻对他怒目而视,挥舞着拳头,凶神恶煞的说道:“我们大人讲话,你一个小孩不要嘴,你要是想发表意见,你就得给我换上蓝羽军海军的制服!你不加入蓝羽军的序列,就没有你放的机会…”

  阿方索笑的说道:“你现在正在放吗?噢,难怪…”

  弗莱彻伸手刀,发现刀没带在身上,只好举起沙锅大的拳头。

  阿方索缩了缩脑袋,退开两步,摆摆手说道:“妈的,老子才不加入你们!好,老子洗耳恭听你们的高论!不知道哪位继续放?”

  杨夙枫微微了一口气,脑袋里似乎摸索到一些什么东西,但是却无法清晰的描述出来,缓缓地说道:“你们的意思…我们要跟帝国平起平坐?”

  弗莱彻斩钉截铁地说道:“有何不可?”

  札兰丁愤慨的说道:“本来就应该这样。朝廷对美尼斯地区做过什么,除了掠夺还是掠夺,哦,还有武装镇。对于这样的朝廷,我们还有必要为它效忠吗?我想,就算我们答应。美尼斯地区的老百姓也不会答应的,他们已经受够了朝廷的剥削和迫,我们不能够重蹈覆辙!”

  弗莱彻冷笑道:“反正我弗莱彻地舰队就从来没有悬挂过唐川帝国的旗帜!”

  苏枕书叹了一口气,似乎包含艰苦,良久才苦涩的说道:“朝廷的那些人哪…唉,我只知道,跟着他们肯定是没有前途的…枫领,不如你干脆称帝算了,也免得帝国啰哩叭嗦的要死…”

  杨夙枫浑身一震,失声说道:“你说什么?称帝?”

  其他人员也是一愣。骇然的看着苏枕书。

  札兰丁手中的罗姆酒酒瓶也掉在了尼斯海里面。

  杨夙枫全身的酒意顿时全部涌出体外,脑袋里重新恢复了清醒。虽然他向来都知道海军的这些老大们个个都是无法无天地,除了老成持重的克莱乌迪马之外,其余的人,包括雨飞凡在内。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每每也有惊人的言论,但是像苏枕书这样地突然冒出一句称帝的话来,还是让他目瞪口呆。

  看了看众人的脸色,苏枕书出轻蔑的神色。仿佛觉得大家根本不需要大惊小怪的,不以为然地说道:“就是称帝!称帝就称帝,有什么紧张地?怕什么?我不是拍枫领的马。而是事实上的确是这样。美尼斯地区地民众有几个对这个**不堪的朝廷有好感的?就算从帝国内地来的也没有几个对朝廷有好感的,起码我身边的人没有!既然这个朝廷已经丧失了民心,被人取而代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历史书上不是说了,这里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一时间众人皆是无言,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过了好一会儿,特兰克斯才沉重地拍了拍苏枕书的肩头,苦涩的说道:“称帝…不是不可以…只是恐怕有些麻烦…”

  苏枕书平静的说道:“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要现在称帝,其实枫领称帝不称帝并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换个角度看问题而已。坦白的说。就算我们独立了,朝廷又能够拿我们怎么样了?派兵来攻打我们?开玩笑,它能够守住尼洛神京就不错了。”

  杨夙枫艰涩的说道:“你是说美尼斯地区独立自治?”

  苏枕书摇摇头,坚定地说道:“不是自治那么简单,而是完全的独立!”

  札兰丁的思路显然也跟不上,挠挠脑袋,没有说话,但是不由自主地点点头,显然明显的赞成了苏枕书的建议,只是没有表述出来。

  弗莱彻也是言又止。

  特兰克斯也陷入了深思。

  寂静的栈桥上,只有海风掠过的声音。

  过了好大一会儿,阿方索终于忍耐不住,入来冷笑道:“称帝就不必了,那样容易成为众矢之的,不过杨夙枫你按照一个皇帝的身份来看待美尼斯地区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就对了。你们需要附和任何人吗?不需要!你们需要看别人的脸色做事吗?不需要!你们就是一个独立的政体,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从你们的国家利益出发,从你们的人民利益出发,而不是从别的某些七八糟的事情出发…哦,不要这样看我,我跟着特兰克斯在海军大学也混过几年的,不过现在还记得就是这段话了,说这段话的老师已经被帝国内务部秘密请去喝茶,从此就没有回来…”

  弗莱彻狠狠地点点头,一拳头打在栏杆上,震的栏杆嗡嗡的响,朗声说道:“不错,虽然我们不叫一个国家,但是我们事实上就是一个国家!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从我们这个国家的利益出发!国家和国家之间,没有永恒的友谊和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我们和朝廷之间…”

  众人只看到杨夙枫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好像脑海里面在烈的思索着什么,仿佛思绪要爆炸开来,忽然间,他的身子缓缓地顺着栈桥的栏杆瘫痪了下去,嘴角边出一丝白沫。

  杨夙枫晕倒了。wWW.n6xS.coM
上一章   江山如此多枭   下一章 ( → )
凤凰涅磐南明风雨之美另类书僮极恶皇后匪帅清宫绝恋之醉缘比昙花清宫汉女日不落帝国清宫——宛妃
免费小说《江山如此多枭》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江山如此多枭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江山如此多枭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