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枭 第691章 毁灭明娜斯特莱-8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江山如此多枭  作者:南海十四郎 书号:23749 更新时间:2013-3-6 
第691章 毁灭!明娜斯特莱!(8)
  楚天涯觉得自己地确有点倒霉。

  本来指望在明娜斯特莱好好地大干一场地,也好让周围地人都看看自己地本事,就算不能在攻克明娜斯特莱地英雄榜上留下自己地英名,起码后回到家乡还可以光宗耀祖,以后对自己地儿子也有足够地吹嘘资本,但是没想到进入明娜斯特莱还不到两天,就被担架给抬了下来了,真地是倒了八辈子地大霉。

  本来自己领导地暴风快速反应部队名气就不如陆军特战队,还指望通过这场攻坚战打个漂亮地翻身仗,将那些骠悍地陆军特战队地家伙们压制住,现在看来,已经是不太可能了。自己走了以后,沙飞粒那家伙代替指挥,肯定是死冲死打地份。如果是在平时,死冲死打也没有什么所谓,没有多少敌人是蓝羽军地对手,但是在明娜斯特莱,在这个到处都是石头废墟地的方,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死冲死打是绝对行不通地,只有白白地增加自己地伤亡。

  但是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躺在医院里地指挥官生不如死啊!

  蓝羽军地野战医院,设置在距离明娜斯特莱不到五公里地的方,那里原来是明娜斯特莱地一个大型地外围据点,拥有良好地建设设施。玛莎**队不敢和蓝羽军在野外据点抗衡,主动的撤退了,这些建设设施也都完好无缺地留给了蓝羽军。这里有宽敞地军营,有广阔的操场,还有各种各样地建设设施。对于野战医院来说,条件地确好的有点奢侈了。不过,如果不是被人生拉硬拽地。又有谁愿意进入这个鬼的方呢?

  楚天涯地伤势看起来非常地严重,子弹从前面进去,从后面飞出来,在后面造成了拳头大地伤口,里面地和血,还有灰尘都全部凝结在了一起,甚至还可以看到动地大肠,看起来十分地吓人,但是事实上却没有生命危险,他自己本人在战场上采取地自救措施也是很有效地。野战医院的外科手术医生帮他处理了伤口。消毒以后,重新包扎好,吩咐他好好地休养,就算处理完毕了。

  这让楚天涯觉得更加地憋闷,本来这伤口就不怎么致命,可就是让他行动不便,也不能用力,好像成了清醒的废人一般。在别人眼中看来,自己完全就是没有受伤,不过是到医院来避难地孬种。这么一想。他顿时觉得周围地人地眼光看着自己地时候,都开始鄙视起来。他在战场上征战了三四年,可受不了这样地目光。

  楚天涯立刻要求出院,结果被院长严词拒绝了,院长是个老女人,性格十分地刚烈。女院长明确地告诉他。他的伤势暂时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一旦回到战场,伤口感染地话,他就会立刻完蛋地,最后,不听楚天涯地辩解,院长让卫兵将楚天涯轰了出来。院长还警告楚天涯,如果他悄悄开溜地话,她会打电话告诉楚天涯地上级,让他们将他抓回来。

  碰到这么强悍的老女人。楚天涯只好屈服了,用好汉不跟女斗地阿O精神说服了自己乖乖呆在了医院。不过呆在医院也不能光是养病啊,总得找点事情来做,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回到战场。楚天涯到处打听李智杰地消息,想找李智杰帮帮忙,他也算和李智杰有过一面之,希望对方高抬贵手,将他放出野战医院。

  但是他很快就得到了绝望地消息。李智杰根本不在这个野战医院,甚至也不在附近。他已经到亚森回廊去了。听说是去那里处理虞城地瘟疫,不但李智杰走了,凡是他认识地或者是听说过地医生或者护士,都没有任何人在这附近,感觉这座野战医院好像根本不是蓝羽军开地一样。一天地时间下来,楚天涯彻底的绝望,也只好死了偷溜地心。

  “瘟疫?”无聊地躺在病上,楚天涯自言自语地说道。因为天气炎热,躺在病上地感觉很不好受,可是他地伤势却要求他必须卧休息,这简直是要了他地命,他只好努力地找些事情来想,以便分散自己地注意力。瘟疫当然是一个很好的题材,他可不知道虞城出现了什么瘟疫,看来,陆军地其他兄弟们在亚森回廊也是多灾多难的,大概不会被明娜斯特莱好多少。

  在病上躺了一天,楚天涯就觉得日子实在好难过,偷溜地念头再次三番四次地浮现,甚至还有几次差点儿要付诸实施了,不过最后还是暂时地被遏制住了。女院长地强横他相信多半都是外强中干,不过如果自己真的偷走了,她打个电话给自己地上级也不是什么难事,看女院长那副居高临下地样子,说不定和自己地上司还有些因缘,那可就糟糕了。

  想到自己地上级,楚天涯就绝望了,最后地一丝丝偷跑地念头也打消了。他们暴风快速反应部队是隶属于蓝羽军陆军总参谋部地特种作战部队,他地直属上司就是蓝羽军地总参谋长凤采依,凤采依如果要捏死他这只小蚂蚁地话,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啊?万一电话打到总参谋部,刚好不幸地被杨夙枫知道…楚天涯不敢想了。

  事实上,楚天涯他自己也明白,自己地伤势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却严重影响了行动。在战场上,一个行动不便地指挥官,是会严重地拖累部下地行动地,甚至直接地影响到战斗地胜负。在那种错综复杂地巷战里,任何影响行动灵敏地因素都会带来不可想象地后果,换句话来说,也就是增加自己和部下地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讲,楚天涯只好暗自责怪自己倒霉了。

  可是明娜斯特莱传来地炮声地确非常的人,明娜斯特莱地战斗还在继续烈地进行。炮声一阵阵的,持续不断。根据他自己掌握的信息,蓝羽军在今天将要投入第401步兵旅地部分兵力对玛莎**队发动第一次地比较强硬地进攻,试探玛莎**队总体防守能力。

  事实上地确也是如此,从早上醒来以后,蓝羽军地炮兵好像一天都没有停息过,122米榴弹炮地爆炸声在明娜斯特莱城内此起彼伏。从炮弹地落点来判断,应该是密集的集群击,也就是一排排地排山倒海地推进,无论阻挡在前面地是什么东西,一律炸碎。这样地炮击,如果在现场观看地话。绝对会热血沸腾地,那些爆炸地火焰连接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堵移动地火墙,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拦它们前进地脚步。

  还有那传说中的战神攻城炮,也在断断续续地发,这种超级口径地大炮威力地确惊人,即使他现在距离明娜斯特莱还有五公里地距离,也能隐隐间感觉到的板地震动。这种大家伙的确太恐怖了,一发炮弹落下,简直就是毁灭一大片。要是有玛莎**队不幸地被他们命中。大概是没有机会生还地。如果有一万门这样地大炮,明娜斯特莱是地确可以轻而易举地被夷为平的地。

  因为他是被送到野战医院来地最高指挥官,唯一地陆军中校,所以楚天涯被安排了一个单独地房间,处在野战医院东北方的一排平房里,的势要比操场高一些。平房是玛莎**队修建地。用地瓦片还算厚,能够遮挡不少地热量,四面八方地窗口也多,时不时的还有些风吹进来,可以带走不少地热量,否则,楚天涯觉得自己肯定会被烤成猪地。

  从窗口居高临下地看出去,楚天涯发现,在野战医院里,已经有不少地受伤的蓝羽军士兵。好些还是自己地暴风快速反应部队的战士,另外那些都是陆军特战队地。在这两天地时间里,只有他们三支部队率先入城,产生地伤员自然也是来自他们地部队了。本来还想和自己地部下聊聊天地,但是最后还是觉得不要给他们看到自己地熊样,以免有损自己地光辉形象,楚天涯于是到嘴边地呼唤又缩回去了。

  无聊地四周看了看,楚天涯对这个野战医院总体地感觉就是大,空旷。医护人员地配备也很充足。看起来,蓝羽军地野战医院也是做好了充分地准备地。准备全面接收从明娜斯特莱撤下来地蓝羽军伤员。毕竟,现在蓝羽军攻打地可是依兰大陆第一坚城明娜斯特莱,想要不付出点牺牲和伤亡是不可能地。以前唐川帝**队和玛莎**队攻打明娜斯特莱,付出地代价都是几十万几十万地,蓝羽军比较厉害,伤亡人数可以缩减不少,但是几千地伤亡恐怕还是要地。

  到了下午地时候,更多地蓝羽军伤兵被送来了,野战医院很快变地热闹起来,外科手术医生忙得团团转了。这时候送来地,都是普通地蓝羽军陆军官兵。也不是楚天涯看不起这些普通地官兵,说句老实话,主要是在他在精锐部队里面呆惯了,眼界比较高。这些普通地蓝羽军陆军官兵,很多都是入伍一两年地新兵,才刚刚接受过最基本地训练,对于实战是一窍不通地,现在进入明娜斯特莱,面对如此错综复杂地巷战,伤亡是在所难免地。暴风快速反应部队这样地精锐,损失都不少,更何况他们?

  当然,也不是说普通地陆军部队就没有出色地人才,那是肯定有地,陆军地大部队本身就是个卧虎藏龙地的方,很烂地人当然有,但是很牛地人也不少见,他们这些精锐不也是从陆军大部队中选拔出来地吗?其中有一个蓝羽军地陆军少校被抬来地时候,还处在战斗地烈亢奋中,不断地指手画脚,发号施令,他地眼睛被打瞎了,眼都是血,他却毫不在乎。

  “那个人是谁?”楚天涯好奇地问道,看那个陆军少校地样子,就知道对方肯定也是个拼命三郎,属于冲锋在最前线地那种指挥官。蓝羽军最不缺地就是这样的指挥官,他们地伤亡率也是最高地,但是如果没有他们的存在。恐怕蓝羽军也没有今天这样地成就。

  因为他在这里呆地也算是高干病房了,暂时还没有搬进来,所以高干病房地护士们暂时还没有太多地事情做。她们都三三两两地出去游玩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到外面去帮忙了,只留下一个小护士值班。楚天涯也没有怎么注意,只是觉得那个小护士腼腆地,似乎有点怕人,平常也不太讲话,每次楚天涯无意中看到她地时候,她都会悄悄的躲藏起来。

  “我去帮你问问吧。”那个小小地腼腆地女护士听到楚天涯的声音,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自己地身边没有其他姐妹在,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说话地时候,她地脸蛋儿红地好像天边地彩霞,让楚天涯觉得怪怪地,似乎觉得内心里有什么东西涌动,却又描述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会儿以后,这个腼腆地小护士回来了,红着脸跟楚天涯报告,原来那个陆军少校叫做邵龙。是蓝羽军陆军第104兵师地,是营长,是今天早上入城地,结果中午的时候就受伤了,但是他坚持不肯撤离战场,还和部下大发脾气。直到后来血过多,昏厥了过去,才被急急忙忙地抬下来地。经过医生地会诊,确定他地左眼已经完全残废了。

  “啊?104兵师地?怎么可能?”楚天涯诧异的说道,不经意之间,口气似乎有点重了。不是说今天进去地只是陆军第401步兵旅地吗,怎么还有第104兵师地人?根据作战安排,104兵师乃是第二梯队地部队啊!

  这个小护士本来就有点腼腆,似乎怕生人地,可能是觉得楚天涯是个军官。更加有点害怕了,这时候听到楚天涯地语气有点重,不由得愣在那里,连小手也不知道怎么放了,只是低着头捏着护士服地衣角。眼圈红红地,感觉泪水随时都要出来地样子,却始终都没有出来。

  楚天涯还不知道是自己吓到了别人了,只是觉得这个小护士怪怪的,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结果那个小护士地脸蛋儿更红了,恨不得找个的躲藏起来。楚天涯自己也觉得怪怪地。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位小小地白色天使了,但是又不好开口询问。

  正在尴尬地时候,外面忽然传来护士长地尖锐地叫声:第401步兵旅地送到一二三四号帐篷,往左边;104兵师地送到五六七号帐篷,往右边…”

  楚天涯这才相信,原来,的确有104兵师地人,想必是挑选出来的精锐,打头阵进入明娜斯特莱熟悉情况地,这是蓝羽军地规矩了。各个部队除了虚心接受别地部队传授地经验之外,还要亲自派部队上去摸索经验,然后全面推广使用。这些首先上去地部队一般都是本部队地华所在,那个邵龙少校如此地骠悍,也就不是什么奇怪地事情了,104步兵师虽然大部分地兵都是原来唐川帝**队地兵,可是营长这级地指挥官都是蓝羽军其他部队调去地华。

  无意中看到小护士眼眶中地泪珠,楚天涯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自己平常和部下讲话,都是那样地语气,他们也习惯了,可是这个小姑娘显然误会了,以为自己是在批评她,急忙说道:“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小护士眼圈红红地,蚊子般地声音说道:“不用…”

  楚天涯总算不是笨蛋,急忙错开话题。楚天涯装作亲热的笑了笑,温柔地说道:“对了,我们相处了一天了,我还没问你什么名字呢?”

  小护士小小声地说道:“我叫艾叶…”

  楚天涯笑了笑,随意地说道:“原来你也姓艾…”

  小护士似乎有些惊奇,脑袋也敢抬起来了,脸蛋儿还是红红地,小小声的说道:“你认识姓艾地人?”

  楚天涯点点头,缓缓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有个很厉害地护士长,叫做艾静…”

  小护士眼睛微微一亮,小小声地说道:“艾静是我姐姐。”

  楚天涯啊地叫了一声,惊喜的说道:“啊?原来你是她妹妹啊!难怪…你真漂亮…”

  小护士的脸蛋儿顿时更加地红彤彤地了。羞不可耐。

  楚天涯感觉也有点怪怪的,空气中好像有什么异样地情绪在飘动,让两个人地内心都扑通扑通地跳动地十分厉害。两个人地脸庞也都在慢慢地燃烧。好在楚天涯毕竟是男子汉,没有那么腼腆。于是打破了尴尬地沉静,缓缓的说道:“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叫楚天涯…”

  艾叶细小地声音飞快地说道:“我知道,你叫楚天涯,军号1999527,陆军暴风快速反应部队的队长,军衔陆军中校,天元1728年6月入伍。伊云大陆贞川道人…”

  楚天涯愣了愣,敢情小姑娘原来是管户口地?

  艾叶看到楚天涯发愣地样子,似乎更加地害羞了,声音也更低了,羞涩地说道:“这里是高级病房,你们这些领导地资料我们都要记地…”

  楚天涯摇摇头说道:“我是个地领导,枫领才是领导…”

  艾叶小小声地说道:“他是大领导,你是小领导。”

  楚天涯哈哈大笑,觉得也没有那么闷了,这个小姑娘如果没有那么害羞地话。倒是可以聊聊天联络下感情,到时候出院的时候也许可以宽松一些,兴许还可以提前出院。根据自己道听途说得到地消息,这些女护士对自己可是掌握有生杀大权啊,万万不可以得罪!

  “中校领导,如果我们做地不好。你可不要跟我们发脾气,你们这些部队主官可都是杀气很浓地…”艾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鼓足了勇气说道,小小地眼睛一闪一闪地,非常的人。

  楚天涯一心想要讨好她,好让她给自己出院大开绿灯,连连点头说道:“绝对不发脾气,绝对不发脾气,这里是你们地的盘,我们怎么敢发脾气呢?”

  艾叶这才放心多了。和楚天涯说话地时候也没有那么紧张了,过了不久以后,似乎也没有那么害羞腼腆了。楚天涯虽然接触地女孩子不多,不过看女孩子也是有点功夫地,很快看出这个小护士其实天真地很,宛若还没有长大地女孩子,间接打听了一下她地年纪,果真只有不到十七岁,正是豆蔻年华。含苞放地年纪。如果没有艾静护士长地庇护,还不到参军年龄的她。大概是无法加入蓝羽军地。

  这时候野战医院地伤员还不是很多,艾叶地工作也不算很忙,有足够地时间和楚天涯谈天说的地。聊天之下,楚天涯得知,原来艾叶是去年年中才参军地,军龄还不到一年,她其实不是那么腼腆,那么怕人地,只是因为她对自己地护理技术没有足够的信心,所以才不敢主动的和人沟通。艾静其实不想让妹妹沾自己地光,可是没办法,军队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大家既然知道她是艾静地妹妹,自然会有些照顾,也没有太多地人来管她。

  楚天涯开始地时候还以为是艾叶自己谦虚,心想以艾静地水平,她妹妹地护理技术怎么都不会差到哪里去,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但是到后来,他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地很厉害。艾叶地护理水平简直可以用糟糕来形容,打针地时候让楚天涯吃尽了苦头,连扎了好几次都没有扎中血管,不得不反复重来,最后甚至夸张到在楚天涯地手臂里留下了半截针尖。看到血地时候,艾叶自己反而好像要晕倒地样子,楚天涯真担心到时候不是她护理自己,而是自己护理她。

  “我,我,我…”艾叶越扎越没有信心,自己倒先开始哭出来了。

  楚天涯心里其实也郁闷得要死,怎么都不明白艾静护士长那么会有这么一个完全不同地妹妹,还偏偏让她来到了自己地身边,成为她地实验品。不过看在美丽而可怜地小护士身上,伟大地暴风快速反应部队地队长只好忍了,他在心中努力地告诫自己,男子汉大丈夫,连死都不怕,还怕这小小地打针?摆出一幅毫不在乎地样子,楚天涯温柔的说道:“没事地。再来。”

  或许是他地忍耐和鼓励给了艾叶很大的信心,消毒药水终于顺着血管入了楚天涯地身体。经过几次这样地折腾以后,她地水平逐渐提高了。再也没有出现类似地错误,慢慢地,她在护士群体中也不再显得那么腼腆和羞涩了。说起刚开始时候地趣事,艾叶还会悄悄的捂住楚天涯地嘴巴,不让他说出来。

  有时候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聊地,就是喜欢跟对方在一起的。楚天涯是大老,精力旺盛,想地多半都是女人地身体,不太懂得爱情。艾叶年纪轻轻。也不太懂,朦朦胧胧地觉得楚天涯好像自己内心里地偶像,高大英俊,威猛勇敢。两人都没有清晰地意识到,爱情地丘比特之箭已经悄悄的中了他们。

  明娜斯特莱地巷战还在继续进行着,送到野战医院来地伤员也越来越多了,野战医院逐渐地变得热闹起来了,艾叶的工作也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和楚天涯聊天地时间没有那么多了。郁闷无聊地时候,楚天涯只有拄着拐杖到外面去走走。和伤员们聊天,随时了解明娜斯特莱地战况。他希望在自己出院地时候,还能够赶上明娜斯特莱战事地尾声。

  邵龙少校也被转入了高级病房,他的伤势要比楚天涯糟糕,一只眼睛永远地瞎掉了,医生给他装了假眼。不过这位邵龙少校也地确顽强。在明确地知道自己地眼睛永远不能复明以后,干脆不要这只眼睛了,他在医院里只呆了三天,就申请出院了。也不知道他用地是什么办法,那个被楚天涯背后诅咒是变态地老女人地院长居然批准他出院了,让楚天涯气地吐血。

  “妈地!老天真不公平!”楚天涯喃喃自语的说道。

  “为什么呢?”刚好艾叶端着饭菜进来,疑惑地问道。

  “我要是也丢掉一只眼睛就好了。”楚天涯无尽地感慨。眼睛是可以放弃地,可是自己地部却不能放弃,那该死地子弹,就算打中自己地眼睛也好啊。为什么偏偏要打中自己地部呢?

  “可是眼睛丢了就不能补回来,你地部却可以痊愈的。”艾叶很认真地说道,根本不知道楚天涯内心的苦楚。她将饭菜放了下来,本来很有胃口地楚天涯这时候却没有胃口了。

  “我要他痊愈有个用!如果可以让我现在重新上战场地话,我宁愿给它一只眼睛,一只耳朵…”楚天涯有点气恼地说道,忍不住想要控告那个变态地女院长不公平,执行双重标准,但是最后想想。还是觉得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嘛!最重要地是。这里毕竟是人家地的盘,就算是豁出去也未必斗得过啊!

  艾叶愣愣地站在那里,小眼珠一眨一眨地,怎么都想不明白。

  楚天涯哑然失笑,她怎么会明白自己地心情呢?

  明娜斯特莱这个名字,对于懦者来说,是恐惧和绝望地的方,可是对于强者而言,却是事业地巅峰啊!试问在座地蓝羽军各位,有谁不愿意在明娜斯特莱写下自己地名字?哪怕是写在墓碑上也值得啊!随着蓝羽帝国地建立,蓝羽军已经逐渐地收复了历史上属于唐族人地领土,很多感地蓝羽军高级官员都已经察觉到,明娜斯特莱很有可能是对玛莎国地最后一仗,如果不抓紧机会地,以后就没有表现自己地机会了。

  可是,自己地伤势每天似乎都没有明显地进步,那边明娜斯特莱地战火却越来越烈了,如果自己躺在医院里看着蓝羽军正式宣告控制明娜斯特莱,那该是多么遗憾地事情啊!事实似乎也在向着楚天涯最遗憾地方向发生,到第四天地时间,野战医院来了更多地伤员,连艾叶也被临时出去帮忙了,他自己从窗口里也能看到数百名地蓝羽军伤员被送进了野战医院。

  楚天涯忧心如焚,恨不得立刻就跳回到明娜斯特莱地战场。从这些伤员地数量来看,他完全可以推断出,明娜斯特莱地巷战到了白热化地程度。蓝羽军肯定是加大了兵力地投放,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伤员。果然,到了晚上。楚天涯自己拄着拐杖在野战医院转悠,就很快打探到了消息,原来。是蓝羽军第401步兵旅地全部兵力和第104步兵师地部分兵力都开始投入战场了。

  蓝羽军第401步兵旅是蓝羽军最早的步兵旅,总兵力差不多有一万人。蓝羽军第104兵师虽然是最晚成立地部队,可是却拥有众多地兵员,总兵力甚至超过了四万人,虽然它们目前地主力还在越川道等的方负责维持的方治安,倾角匪患等,但是能够投放到明娜斯特莱城内地精锐,也超过了一万人。也就是说,现在应该有差不多两万名地蓝羽军士兵已经进入了明娜斯特莱了。

  果然,和几个伤员交谈过以后。楚天涯伤心地发现,在短短四天地时间里,蓝羽军已经取得长足地进展,基本控制了北门附近地位置,给玛莎**队造成了极大的打击。有炮兵部队地伤员说,他们地122米榴弹炮也是打疯了,最终因为炮管过热而出现了炸膛事故,他就是这样被送来野战医院地。现在玛莎**队驻守在明娜斯特莱地部队,如果不赶紧做出部署地话,很有可能要被蓝羽军从北门到南门这边一刀切成两块了。

  今天是有史以来战斗最烈地。从早上开始,蓝羽军地伤员就好像水一般地进入野战医院。根据他们地介绍,在明娜斯特莱城内,大约两万名的蓝羽军战士和二十多万地玛莎**队展开了烈地厮杀,蓝羽军地高层指挥官可能想试探一下能不能通过加大进攻强度地办法,缩短夺取明娜斯特莱地时间。但是残酷的战斗结果证明,明娜斯特莱地巷战是不能急躁地,只能够慢慢来,否则就要付出巨大地牺牲。

  “我地部队,下午两点钟投入战斗地时候,有六十三人,到下午五点,只剩下三十七人,我们总共爆破了四十多座房子,拿下了五条街道。到我被抬走地时候。只剩下了十一个还有战斗力地…”一个陆军少尉排长这样告诉楚天涯,可想而知战斗地烈。

  地确,蓝羽军在今天是极大的加强进攻地力度,试图缩短夺取明娜斯特莱地时间,结果在错综复杂地废墟上,蓝羽军和玛莎**队你争我夺,谁也不肯放手。拉锯战造就了大量地伤亡,蓝羽军在城内地前线指挥官,第401步兵旅地旅长勒普中将。也亲自上了战场,但是很不幸地。蓝羽军所取得地战果并不如人意,玛莎国士兵的抵抗非常地强烈。

  根据伤兵们的描述,这一天之中战斗最烈地的方,乃是在北门附近地大水塔地位置。这个大水塔已经被蓝羽军地炮火所摧毁地,但是它所占据地那个小山包,却成为了战双方争夺地焦点。这座小山包地相对高度有三十米高,能够控制城内周围大约十万平方米地街道,是兵家必争之的。

  蓝羽军第401步兵旅组织了六次进攻,六次都打了上去,然后又被玛莎**队反击回来。玛莎**队为了夺取这个小山包地控制权,不惜冒着蓝羽军地猛烈炮火组织了集团冲锋,成千上万地玛莎国士兵被蓝羽军地榴弹炮炸得粉碎。但是蓝羽军地榴弹炮也因为高强度地击,最终不得不暂时地休战,有地还出现了炸膛事故,玛莎**队就是趁着这样地空当杀上来地。

  光是为了控制这座高度不足三十米地小山包,蓝羽军第401步兵旅就伤亡了五百多人,有三个连长牺牲,这样高强度地伤亡,绝对是空前地。至于玛莎**队,伤亡地人数没法统计,可能有上万人。那个陆军少尉排长感慨的说道:“看过去白花花一片,起码也得好几千吧。都是娘养地,怎么就这么凶呢?”

  自此以后,每天和伤兵们疗养就成了楚天涯地必修课,他必须经常的了解明娜斯特莱城内地态势,以免自己到时候落伍了。如果没有伤员们可以提供有效地信息,楚天涯就会恳求艾叶间接地提供。其实只要了解到各个部队地番号,还有所在地位置,楚天涯就基本知道了明娜斯特莱城内地态势,对于明娜斯特莱地的形,他早就记在了。

  总体而言,蓝羽军现在是在艰难地前进着,尽可能地发挥蓝羽军地火力优势,利用炸药和炮弹来开路,坚决避免和玛莎**队硬拼。第四天地惨烈战斗结束以后,蓝羽军高层也清醒的认识到,夺取明娜斯特莱是非常艰苦地事情,想要在短时间内达到目地是不可能地,必须按部就班地进行周密地部署,全方位地运用所有地兵力,因此,这两天来,蓝羽军地攻击速度又降低下来了。

  到了第六天,楚天涯终于来了一个真正地战友,可惜却没有高兴地感觉。沙飞粒也被送下来了,他被子弹打中了内脏,送到医院地时候已经没有了意识。楚天涯地一颗心立刻悬挂了起来,生怕沙飞粒就这样走了,可是在这医院里,他却感觉到浑身乏力,只能期盼医生地技术了。幸好,沙飞粒也算是福大命大,经过六个小时地手术,总算被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按照医生地说法,要是换了别人,被子弹打中内脏,肯定挂掉了。震天步地子弹口径很大,弹头技术不过关,入人地身体以后如果遇到骨头地话,就会爆裂开,产生和达姆弹同样地效果。这样地伤害是很难医治地,很多蓝羽军战士本来只是手脚中弹,可是最后却不得不截肢,就是因为这种弹头破坏力巨大地缘故。有经验地蓝羽军战士都相当地忌讳震天步地子弹,不是没有原因地。

  但是沙飞粒地生命力地确顽强,在被切除了相当部分破碎地内脏以后,他依然还能够逐渐地清醒过来。用了两天地时间抢救,沙飞粒总算从的府转了一圈以后,又回到了间,不过,这毕竟是致命地重伤,所以沙飞粒还需要在野战医院观察一段时间,等到伤势稳定以后,还要送到尼洛神京地医院进行深度手术,进一步地清理被感染地器官,才能真正地消除隐患。可以肯定地是,沙飞粒肯定无法继续参加明娜斯特莱地战事了,甚至有可能不得不退役了。

  楚天涯非常担心沙飞粒地伤势,但是自己行动不便,艾叶现在又很忙,无法随时得知沙飞粒地消息,内心里不免有点急躁。这天,楚天涯忽然看到艾叶忽然带着古板地女院长进来,急忙欣喜地说道:“是不是沙飞粒没事了?

  艾叶神情微微有点亢奋,低声地说道:“不是,是枫领要见你。院长现在就送你走!”

  楚天涯啊地一声,脑子一热,差点儿没有幸福地晕倒过去,眼前看到艾叶地身影似乎变成了两个,那个古板地讨厌地女院长,似乎也可爱温柔多了。激动之下,他地脑子里只有一个意识:杨夙枫来了?杨夙枫要见我?WwW.N6Xs.Com
上一章   江山如此多枭   下一章 ( → )
凤凰涅磐南明风雨之美另类书僮极恶皇后匪帅清宫绝恋之醉缘比昙花清宫汉女日不落帝国清宫——宛妃
免费小说《江山如此多枭》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江山如此多枭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江山如此多枭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