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爱博士 第02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畸爱博士  作者:达也 书号:24346 更新时间:2013-3-28 
第02章
  回到自己卧室里的贾如月心如鹿撞,浑身火热,把房门牢牢锁上,才急急的翻出一个的文,一面把T恤了,一面把文往身上套,心里兀自想着:真是羞人,竟然被未来女婿看到了身子!看他也不像好之人,怎么也不知道进退,哪怕是不小心看到了,也该赶紧回避才对啊。

  贾如月站在衣柜的试衣镜前,仔细地把文的罩杯裹在丰的下围处,微微往上一收,顿时就在双之间挤出了一道深邃而紧窄的沟。那白皙滑的雪肤,那圆润的弧线,那丰硕人的维度…

  贾如月看着镜中反照的这幕美景,忽地幽幽叹了一口气,连手上动作也停下了,心道:这事好像也不能全怪他,哪有男人看到女人光身子可以无动于衷的?菜市场那几个二子,见到衣着整齐的自己都要怪笑着打唿哨,他算好的了,至少没有出色的眼神。我自己也有不对,忘了以后屋子里多了一个男人,穿衣服可不能那么随便了。

  重新穿好了衣服,贾如月走出房间,就看见向东站在外面的阳台上,显然在等着自己。她迟疑了一下,刚想走开,向东却走了过来,低声道:“伯母,对不起。刚才我真不是故意的。”

  贾如月本来已经打算装糊涂了,见他又提起此事,不由脸上一热,便也低声道:“算了。这事也不能全怪你。”

  说罢,她便快走几步,进了厨房。

  向东闻言,心里一松,却被她的一句“这事也不能全怪你”导入了歧途:她是什么意思?这事不全怪我那还能怪谁?怪她自己吗?

  一向自诩聪明的向东自从被袁霜华勾引上后,整天想着那天跟她云雨的点点滴滴,脑筋也不如以往清晰了,竟然在如此简单的小事上纠不清起来。

  当天向东就在凌云雪家住下了。其实凌云雪家并不大,只有两个卧室,一客厅一饭厅一卫浴一阳台,本来贾如月是不太愿意让未婚的向凌两人住在一块的,但碍于条件有限,不这样又能怎么办?也就只好默许向东睡在凌云雪的房间了。

  而夜深人静之时,向东也向凌云雪问起,为何他两次到家里来都没见到未来老丈人,凌云雪却只是淡淡的说道:“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全国各地跑来跑去,一个月也就在家里住个两三天,可能在他心目中赚钱远比我们两母女重要吧。”

  听她连“爸”都不叫,只用“他”来指代,向东便也知道他们父女感情并不好,也就不多问了。想想也是,聚少离多的家庭里,有几个小孩会对父母没有怨言的?

  到了周一早上,向东起稍为晚了些,匆匆刷过牙洗把脸就出门了,吃过早饭,收拾好碗筷的贾如月走到阳台打开洗衣机的翻盖正准备洗衣服,却赫然发现里面有两天向东的内和两双臭袜子,不由秀眉一皱,心道:这个人怎么一点卫生意识也没有,内用手洗洗就好了啊。至于臭袜子,那就更加不能混着内洗了,否则把细菌带到内上了怎么办?归到底,到时候还不是雪儿遭殃?

  这样想着,贾如月干脆把那两条内和两双臭袜子都捡了起来,分别放到了两个洗衣盆里。她有心去叫凌云雪来洗,但转念一想,这个宝贝女儿从小娇生惯养,连她自己的所有衣物都是自己包办的,她能洗干净不?更何况她有了身孕,也不好太过操劳。

  于是,她干脆把装着内的洗衣盆端了起来,放在洗衣台上,刚想放水,就瞥到了其中一条黑色内上面有一摊异物,惊奇之下,拿起来细细一瞧,还没看地清楚,一股既熟悉而又陌生的浓烈腥臭味道就涌进了鼻腔。原来是那东西!

  贾如月顿时羞红了脸,本能的就要扔下内,心里却有一丝丝的矛盾,竟然鬼使神差地反而抬起了小手,不自觉地凑近了鼻子。是的,虽然是有股腥臭味,但这对于久旷的成女人来讲,又何异于强力的催情剂呢?

  感觉到鼻腔里的腥臭味越来越是浓重,那摊白色尚未干透的迹快要碰到鼻尖了,贾如月才猛然惊醒,忙慌乱地把内一摔,扔进了盆里,自责道:我是怎么了?好不知羞!

  贾如月开大了水龙头,用猛烈的水把那摊秽迹冲刷了好久,才敢真个拿起来。饶是如此,一丝异样还是在自己心头滋生了出来,一时心想:这人的东西怎么那么多?一时又想:我在想什么呢?呸呸呸,这可是女儿的男人!等她终于把内晾晒出去时,她才蓦然发现,原来自己竟已是香汗细细,如同逛了九条街一般累人。

  当晚向东回来后,在等吃饭的间隙,在房间里翻出了一些要洗的衣服走到阳台,打开洗衣机的翻盖,正准备连同早上扔进去的内和袜子搅一搅,却赫然发现里面哪里还有内和袜子的影踪?

  转头一看,果然,两条内和袜子都已经晾在了阳台外面。向东呵呵一笑,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放了洗衣粉,启动了,就回转卧室,笑道:“雪儿,看不出来你还勤劳的,把老公的内和臭袜子都给洗了。”

  凌云雪不明所以,说道:“我没洗啊?你是不是忘了放什么地方了,找不到了?”

  向东闻言心里一个咯噔:糟糕,原来竟然是未来丈母娘给洗的!昨天跟凌云雪做完爱,我随手拿起内给她擦拭,上面脏得很,不知道她看在眼里,又会有什么想法?

  然而吃饭时向东特地偷眼看了看贾如月的神色,却看不出什么端倪,不由心里一松,却暗暗下定决心:以后自己洗完澡得把内洗了,否则终是有些尴尬。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感受到他的眼神的贾如月又何尝不暗生娇嗔?这个人,越看越不老实。雪儿跟着他会幸福吗?唉,不过总比那个他强一些吧…

  因为负疚的心理在作怪,虽然向东很留恋袁霜华的动人躯体,接下来的一周他倒是一直避着她,可能是暂时得到了慰藉吧,袁霜华也没有主动找他,如此倒是相安无事。转眼到了周五下午,向东刚回到家,凌云雪就叫道:“老公,你快去街口的菜市场找妈,米没有了,她一个人扛不了一袋米的。”

  向东闻言就匆匆的撂下了公文包,往那个菜市场而去。

  卖米的粮油店有很多,向东颇是找寻了一会,才在一个门面最小的粮油店里发现了贾如月丰腴韵致的身影,此时的她正准备把一袋米扛上肩膀,看那袋米沉甸甸的样子,怕不有四五十斤,贾如月果然很是吃力,那袋米还没落在肩上她已经支撑不住了,一个踉跄就往后倒,向东见状大惊,忙抢前一步扶着她的玉,待她稍稍站定了才麻利地接过了她手里的那袋米,一面说道:“让我来吧。”

  本来贾如月粉脸通红,以为要摔倒出糗了,冷不防后面被一双厚实温暖的手掌搂住了身,心下大定的同时又不免有些惊慌,还以为是街口的那几个二子趁机来占便宜了,待听到向东熟悉的声音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见他把米袋轻轻松松地扛在了自己肩上,嫣然一笑,心里有种莫名的异样,就像身边有一个可以依赖的父亲或爱人的那种感觉。

  “好了,阿月,我早跟你说过你是扛不起来的,幸好你老公及时赶到,否则我这个老婆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摔倒了。”

  粮油店的店主,一个六十 岁左右的老婆婆展颜笑道,一面打量着向东。

  贾如月闻言玉脸一阵滚烫,心道:要死了,她怎么以为他是我的那个…要待分辩,一侧面看到向东成英俊的脸庞,却终是没有开口否认。要说他是我的未来女婿,谁能相信?明明他的年纪跟我很接近,那岂不是更让人觉得暧昧吗?

  向东却没留意贾如月的神情,向着店主笑道:“不是的,老婆婆,我…”

  他还没说完,贾如月已然心中大急,悄悄地伸手在他后一掐,向东虽然不明所以,终于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店主人虽老,但眼睛却不花,把贾如月的动作都看在了眼里,眯着眼笑道:“好了好了,你们小两口回家再拌嘴吧,不要在我这个老太婆面前打情骂俏的,我可吃不消。”

  闻言贾如月连脖子都红透了,只好闷声不响,急急转身走了出去。向东忙朝店主点了点头,朝她追了上去。她走得很快,仿佛是不想被他看到她的表情似的,向东走得近些了,她就加快走几步,让向东始终追不上她。向东见状,倒也不急了,始终跟在她背后五米左右。

  贾如月今天穿着一条平平无奇的黑色西装长,虽然剪裁没什么特别,但她丰隆的翘和腴润拔的两条长腿的线条也依然隐约可见,落在向东的眼里,又是一番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受。

  转眼间两人就走到了街口,两个蹲在路边无所事事、一脸痞相的年轻男人见贾如月走了过来,轻佻地唿哨了一声,其中一个还怪叫道:“月月,你急着去哪儿啊?过来跟小弟弟玩玩啦。”

  贾如月充耳不闻,目不斜视,连脚步也不稍缓,显然对这些二子的骨调戏已经司空见惯,可是背后的向东听在耳里立马上就怒了,朝那两个男人喝道:“说什么呢你们?找打是吧?”

  贾如月见向东为她出头,心里一暖的同时,却怕他有什么闪失,忙回身道:“向东,别理他们,走吧。”

  两个二子被向东一喝,先是一愣,待见贾如月也转身看了过来,胆气倒是一壮,其中一个瘦子怪气的说道:“哦…原来是月月的老相好,那改让我们兄弟俩一起来玩玩4P怎么样?”

  这个瘦子其实也就是附近一个无业游民,起初也就滋扰滋扰老实人,后来见很多人见了他都要绕着走,渐渐的也便嚣张起来,还真以为自己是一号人物了。这不,他看向东长得斯文,以为他也就是一个书呆子,济得了什么事?

  向东本就已经怒火盈,见瘦子越说越下,便一把撂下米袋,冲上前去,一拳打在了瘦子的脸上。这个瘦子其实也就是外强中干而已,哪里有什么打架经验?见向东没照自己预想的那样吃瘪,反而一拳揍了过来,早就懵了,拳头砸在他的侧脸上,登时就一个狗吃屎栽在了地上。

  见向东这么神勇,另外一个矮胖子心都凉了,竟然一个屈膝就跪了下来,哭丧着脸道:“大哥,不关我事,都是他说的,我不认识他。”

  向东狠狠地朝蜷缩在地上,兀自颤抖不已的瘦子吐了一口唾沫,怒道:“再有下次,看我不把你两条腿打断!”

  有着一副经年累月打篮球和健身练出来的强健体魄的向东,虽然是个读书人,哪里有可能会被这两个瘪三吓倒,小试拳脚之下,果然这两个家伙就出了原形。

  站在一旁的贾如月看到这一幕,心里涌起一股奇特的滋味。这是一种受保护的感觉,天知道,她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她本来以为向东会像寻常的老实人一样不敢惹着两个二子,却想不到他竟然如此的勇敢,更想不到他竟然身手这么厉害,随手一拳就吓坏了他们。

  她芳心了,得一塌糊涂,高耸的膛急剧地起伏着,痴痴地看着拍了拍手,又扛起了米袋子的向东,就像看着一棵可以为她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雪儿没有挑错男人啊,这才是可以依靠的良人。唉…

  两个人还是像原来一样一前一后的走着,但贾如月却浑身不自然起来。她以前把向东当做一个后辈,但刚才的一段曲让她醒觉,其实他是一个与自己差不了几 岁的同龄人,是一个身心成的男人。

  此刻他就在自己身后的几米处,他会不会像其他男人般盯着自己的股,自己的腿,自己的看?想到这里,她越发觉得别扭起来,好像连路也不会走了。

  当天晚上,贾如月颇是做了一个旎的梦。梦中,一个年轻健壮的男人紧紧地把自己在身下,用他那壮的玩意儿玩命地捣着自己的下面,他是那样的用力,本来她应该很痛的,偏偏觉着很舒服。他的脸庞是朦胧的,她虽然睁大了眼睛去看,却还是看不真切。会是…他吗?不会是他吧?如果是的话,那该多丢人!他可是女儿的…

  贾如月猛然惊醒的时候,只觉浑身香汗,答答的,探手到下一摸,果然又是一片柔腻滑。她幽幽叹了口气,下了,摸黑走向洗手间。雪儿的房间就在洗手间的隔壁,从下面门处漏出的灯光可知,他们都还没睡。

  三更半夜的还没睡觉,能在干什么?想到这里,贾如月更加幽怨了:这个人怎么好像不知疲倦似的?真烦人。她不想去偷听,却偏偏忍不住把耳朵凑近了房门,顿时里面向东的声和凌云雪的娇声就透了出来。

  “老婆,你跪起来好不好?”

  “不要…我累死了,就这样吧,我喜欢看见你的脸。”

  “那我你的眼好不好?”

  “不要!痛死了,你那玩意儿那么大,每次都搞得我起不了,现在我好歹是孕妇,你也不晓得怜惜人家。”

  “好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那还是搞前面的吧。”

  贾如月听得心惊跳,虽然是在黑暗中,她也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火烫。看不出来,这个男人怎么对这事儿这么热衷?他们居然还眼,也不嫌脏吗?这个雪儿,也真是不知羞!

  蹑手蹑脚的进了洗手间,贾如月掩上房门,开了灯,取了些纸巾把下擦干了,洗手的时候,定神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淡雅的眉毛,长长的眼睫,秀的鼻梁,小巧红润的嘴,尖尖的下巴,雪白的肤

  真是我见犹怜,哪里像个三十六 岁的女人啊,不是我自夸,楼下那个二十八 岁的小苏虽说在单位里是大众情人,却也未必及得上我!只是这眼神太寂寞了,太幽怨了,未免不太搭调。若是把雪儿的眼神换我身上,一定可以更吸引人吧?不行,不行,我最近有点不太正常,明天还是赶紧打电话催志明,让他回家看看吧,他也好久没回来了。

  早上起来,向东只觉神清气,心情愉快得很。厨房里传来了锅碗瓢盆的响声,那是善于持家的未来丈母娘在早饭。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正好可以好好的筹划一下将来。宝宝已经快四个月大了,早就听系里已婚的教授说过了,宝宝长大的过程就是烧钱的过程啊,若不能多赚点钱,那以目前这点工资和靠写网络小说所得的一点点稿费,到时肯定是捉襟见肘。

  想到网络小说,向东心里就一阵不平。以他堂堂的中文系博士的身份,写作的水平是毋容置疑的,然而发表的小说人气怎么会比那些所谓的大神们差那么多呢?

  他又想起了前阵子网站的编辑小徐对他说的一番话:“向教授,平心而论,您写的这部小说不可谓不优秀,应该说,您的文笔甚至比不少大神级的写手好很多。但问题是,现在是娱乐至上的社会,网络小说的主要受众是十几 岁到二十几 岁的年轻人,他们不喜欢严肃高深的、纪实的文学,他们只喜欢轻松直白的小说,题材嘛,最好是玄幻类的、架空类的、穿越类的、YY类的…而且里面最好有那些虽然老旧但非常有用的套路,譬如科打诨的配角,一大票风姿各异却又疯狂恋男主角的女主角,英明神武、越挫越强、最后天下无敌的男主角,最好还要加上一些的却又不至于触及雷区的情节…总之,只要把这些因素都凑齐了,哪怕文笔再烂,写出来的作品也会有人捧场的。所以,向教授,您看是否考虑下,下一部作品来个华丽丽的转型?”

  记得当时向东对小徐的善意建议嗤之以鼻,但时移世易,那时候的向东还不知道凌云雪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呀,现如今压力沉重,当然是另当别论了。试想想,为了保住饭碗,他甚至都抛弃了尊严,被袁霜华引了,现在只不过要违背本心,写一部自己不愿意写的小说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想通了这一点,向东只觉得豁然开朗,便兴致地拿出了笔记本电脑,刚打开了,慵懒的躺在上的凌云雪就嚷道:“哎,你要用电脑到客厅去,别辐到了我肚子里的宝宝!”

  向东咧嘴一笑,便拿起笔记本电脑走到了客厅,舒服地往沙发上一坐,把笔记本电脑搁在膝盖上,便按照小徐的建议,开始构思起一部足够狗血的新书来。

  此时忙里忙外的贾如月已经把早饭好,摆到饭桌上了,见向东聚会神地摆着电脑,扬声道:“向东,先别忙着备课,吃过饭再吧。”

  向东应了一声,走到饭桌边上坐了,凌云雪也乖巧地走了出来,坐在了他的身边。贾如月看看两人如胶似漆的甜蜜模样,倒也很是欣慰,笑道:“向东,今天是周末,又是一大清早的,你也那么勤奋?”

  昨天见向东为了她大打出手,她对他的观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向他的眼神里,自然而然地便有了些亲昵。

  向东对上她笑盈盈的玉脸,心里也是一暖,说道:“伯母,我那是在写小说呢,不是备课。平时教学任务重,也只有周末多写一些。”

  贾如月秀眉一挑,来了兴趣,问道:“哦?你会写小说?真厉害!”

  凌云雪娇笑道:“妈,你不知道,向东在网上可有名了,他写的小说口碑很好呢,我也是看了他的小说才喜欢他的。”

  向东苦笑道:“哪里有名了?人气比那些大神们差远了。”

  “切。他们算什么,我相信我的好老公很会就要超越他们的。”

  贾如月看着向东俊雅的脸庞,心里越发好奇了。

  哪个小女人心里没有一些浪漫情怀?贾如月是看琼瑶的小说长大的,从小她就很佩服这些妙笔生花的作家们,现在得知自己的未来女婿居然也是一个作家,怎不叫她讶异和惊喜?

  吃完早饭,向东又坐在沙发上苦心构思新书的大纲,贾如月看在眼里,走了过来,说道:“向东,你长时间这样低着头看电脑怎么行,到我房间里去吧,我的梳妆台本就可以当电脑桌两用的,正合适。”

  “这不太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那个房间里大,而且亮堂…”

  贾如月忽然说不下去了。她本来倒是没多想的,但被向东这么一说,味道全变了,搞得好像她再坚持下去就显得动机不纯了一般。

  向东见她闭口不言,娇嗔地瞪了一眼过来,也知道是自己出言不慎搞得不尴不尬的,讪讪一笑道:“那好吧,我到里面去。”

  向东捧起笔记本电脑走进了贾如月的房间。果然如贾如月所说,这个房间比凌云雪的要大不少,当中靠墙摆着一张一米八宽的大,上面铺着素雅的淡蓝色单,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尾的位置。

  的左手边是一个原木的入墙衣柜,而的右边位置较宽,在玻璃窗的旁边放着一个宽大的梳妆台。向东见走到梳妆台那边势必要绕过大,心里也不由有些异样,不敢多看,忙低头走了过去。

  这张梳妆台很大,上面还带着一面镜子,贾如月的化妆品倒不多,整齐地摆放在一个角落上,正中空出了一大片的位置,正好可以安放笔记本电脑。

  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向东定了定神,便又构思起来,很快,倒是进入了状态,过了一个多小时,大纲就写好了,他只觉得才思如泉涌,便接着开篇写起了正文。

  快到中午时分,贾如月好了中午饭,便来叫向东,待见他端坐桌前,全神贯注地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时而浓眉深锁,时而咧嘴傻笑,心里也是一阵好笑:这人也真是有趣,写起书来连吃饭都忘了。便开声道:“向东,别写了,先吃饭吧。”

  向东应了一声,不舍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在饭桌上他的心思还纠在新书的情节上,匆匆扒了两碗饭,便又进了房间继续码字。

  凌云雪吃完后,也猫回自个上去了,贾如月料理了饭桌碗筷,又看了一会电视,看看墙上的钟,已经一点多了,便自然而然地打了个呵欠,走向自己的房间,刚进门口,向东宽厚的背景便映入眼帘,她这才醒悟过来:糟糕,他在房间里我可怎样午休?有心让他也去休息休息,但见他一脸兴奋,又不忍打断他。

  便在这时,向东也发现了她走了进来,见她打了一个呵欠,心里明白过来,忙回头道:“伯母,你要午休是吧?那我先出去了。”

  “没事,我睡我的,你要写就继续写吧,不妨事。”

  “那…那我再写一会,我尽量轻点。”

  贾如月本来只是客套客套,其实内心里是希望向东出去的,不料这人还真的写高兴了停不下来,无奈之下,便自个上了,背着他躺了下来,听着身后向东敲击键盘的噼里啪啦声响,心里毕竟有些忐忑,又想起昨天他身而出的一幕。

  他会不会从镜子里看我躺在上的背影?

  毕竟是夏初了,衣服穿得薄的,他不会懂歪心思吧?这样想着,她身上便微微有些热,七上八下的,好一番踌躇。然而过了好半晌,键盘的敲击声始终未停,她便有些安心下来,模模糊糊地进去了梦乡。

  听着未来丈母娘的细细鼾息响起,向东也有所觉,有意无意地朝镜子里看了一眼,谁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直了眼。因为天气有点炎热的缘故,贾如月并没有盖被子,现在背着自己斜躺着,丰腴柔润的身段就像座绵延起伏的山峦一般,曼妙之极。

  那圆润的肩头,那柔陷的身,那丰滚圆的部,那修长腴润的双腿,都是那样的完美。尤其是她双腿并拢,微微屈膝的侧卧姿势,更是突出了浑圆的美线条,薄薄的涤纶子绷得紧紧的,里面三角内的线条清晰可见,人至极。她身上的短袖碎花衬衫也微微滑落了,出了一小截雪白莹润的肌肤,滑腻而紧致,哪里像个三十六 岁的妇人,简直比一个二十六 岁的少妇还要娇

  看着这一幕美景,向东只觉口干舌燥,脸上火热,又有些赧然。该死的,我怎能对未来丈母娘有想法?他有心不去看,但偏偏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终是无法收拢自己的心神,只好匆匆合上了笔记本电脑,蹑手蹑脚的就往外走。

  经过脚的时候,他忍不住又看了贾怀月一眼。从这个角度,她身上的曲线更形优美,高耸的膛把纤薄的碎花衬衫绷得紧紧的,前两颗纽扣之间隐约可见里面出的一小块雪肤。因为碎花衬衫的下摆微微卷起了,那小巧深陷的肚脐很是柔润可爱,周围的肌肤就像凝脂一般雪腻,根本看不出来生育过的痕迹。

  贾如月的身高约有一米六八,所以她的一双赤足就伸在向东的眼下,彼处极是白皙娇,十脚趾紧紧合拢着,便如十个圆圆的小脑袋并排站着那么可爱。她的脚弓线条很优美,脚底下没有一丝厚茧,脚踝也极是圆润。

  向东看得目不转睛,心跳如擂,以前的他,可从来不知道女人的一双脚也可以这样好看!看来未来丈母娘虽然平时衣着很朴素,但她的身材和底子绝对是无以伦比的,若是给她配上一套名贵精美的服饰,想必她也能像电视上那些明星一般,颠倒众生吧?

  正在此时,贾如月忽地身子一动,微微睁开了眼。原来刚才睡梦中的她已经习惯了噼里啪啦响个不绝的键盘敲击声音,现在这股声音乍然停下了,她反而有点不习惯了,自然而然便醒了过来。

  她本能的就要回头去看身后向东还在不在,谁料刚一睁眼,就发现向东就站在脚的位置,失魂落魄地盯着自己的足看,裆上高高的鼓了起来,不由羞赧之极,而又恚怒之极,一时间倒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向东见贾如月忽然醒来,也是一阵不知所措,待见她晕红双颊瞪眼过来,忙垂眉敛目匆匆的逃了出去。

  这个人怎么这样?一点分寸也没有?

  贾如月心如鹿撞,坐将起来,恨恨地看着向东落荒而逃的背影。我好心让你在我的房间里写作,你倒好,趁我不防备,贼眉贼眼的看了个!你好歹是个读书人,长幼有序,非礼勿视的道理都不懂么?

  想到刚才向东一直盯着自己的足部在看,贾如月也不由蜷起了双腿,纤手抚上了滑溜的足背。这里有那么好看吗?别的男人都爱盯着我的部,我的,我的腿看,他的喜好倒是特别!居然还看得有反应了!

  贾如月心如麻,又软软地躺了下去。昨天向东的英勇举动,让她无形中对他有了信赖感,但刚才他失魂落魄的眼神又让她有些惴惴,她想到了雪儿,又想到了自己的老公。这毕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男人啊,万一真的…那该怎么办?不行不行,还是赶紧让志明回来一趟吧。

  向东连房间也没敢回,匆匆的把笔记本电脑撂下,躲进了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自责道:向东,你真是心窍,不可救药!未来丈母娘也是可以偷窥的吗?丢脸,你真丢脸!

  从洗手间出来,向东自觉无颜见贾如月,便对凌云雪说了声,借口回学校有事,把电脑进包里,匆匆溜了出去。

  在Z大的图书馆里,向东挑了一个僻静的位子,把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继续码字。只有把自己沉浸在自己构想的奇异世界里,他才能暂得解,很快,他就神游物外,又忘却了现实的烦恼。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听到有人低声说话的声音,抬头一看,是两个男生从最边上的两排书架中拐了出来。

  “哗,刚才那位老师好漂亮,她是谁?”

  “你不知道吗?她就是人称Z大教工之花,中文系的系主任袁霜华啊!”

  “她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居然是系主任?美女加才女啊!不知道得多优秀的男人才有福得到她?”

  “我真的鄙视你。你居然不知她是丁校长的老婆?而且她也有三十多 岁了,她保养得好,看不出来而已。”

  “哗!那更厉害了,极品女啊,丁校长真是好福…”

  两个男生窃窃私语着走远了,向东苦笑着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道:袁霜华也在这里?那可真是冤家路窄了。

  他还在踌躇要不要见她,一阵香风已然吹袭了过来,身着紫碎花及膝连衣裙的袁霜华出现在他的面前,轻声娇笑道:“这么巧?”

  她的声音很甜美,向东想到那天跟她的一番绵,心里也是一暖,抬头看向她。

  她的玉脸上笑靥如花,自有一股华美雅致的气质,让他的心湖微微地漾起来。她的酥浑圆,她的纤柔美,她的长腿笔,这样的一个绝丽人,几天前还在他的身下辗转娇,又让他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你来借书?”

  向东注意到她抱着几本书。

  “嗯。”

  袁霜华一捋额头的几缕秀发,大大方方地在他身旁坐了下,笑道:“你又在干什么?”

  “写小说,帮补家用。”

  向东苦笑道。

  “哦?我看看。”

  袁霜华好奇地凑头过来。

  向东嗅着她颈项处淡雅的香水味道,虽然心神俱醉,却忙道:“你要看我到时发给你看好了,注意影响!”

  袁霜华一愣,轻笑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身为系主任,我关心关心下属总可以吧?”

  “我不是怕自己,是怕你。闲言闲语传到丁校长那里去,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快走吧。”

  袁霜华定定地看着向东的俊脸,真切的笑容渐渐地从嘴角漾了开来,忽地腻声笑道:“我现在要回系里的办公室…你要来吗?”

  向东闻言心跳加速,却慌乱地摇头道:“不了,我还有事。”

  袁霜华留意地看着他的神情,扑哧一笑,伸了一个懒,说道:“随便你,想来才来,免得又怪我。”

  她伸懒的动作很优雅,很慵懒,前双的轮廓极是人,向东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却又让袁霜华笑红了脸。

  “走了。”

  袁霜华洒地起身走了。沿途自有不是男生的目光像被磁铁吸引一般追随着她的身影,又让向东心里油然而生一股酸味。

  向东又敲了几个字,却始终无法定下心神。在家的时候他已经郁积了一把火,被袁霜华这么一拨,心里的望就像燎原的野火一般,再也无法抑制。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上次与袁霜华做是他前所未有的极乐体验,虽然他后来也折腾过凌云雪几次,却始终找不回那种感觉。

  他知道,那是极乐体验来自于袁霜华的成风情,来自于她的忌身份,凌云雪虽然娇美无双,毕竟是个青涩少女而已,又怎能给他那种感觉?

  向东天人战了一会,终于还是屈从了自己的真实望,一咬牙,收拾了电脑,就匆匆往中文系教学楼而去。今天是周六,教学楼里没什么人影,向东瞻前顾后,见没人注意,才闪身上了三楼,敲响了袁霜华的办公室房门。

  很快门就被拉开了,袁霜华略有些意外,又有些得意地眨了眨美目道:“你来得倒快。”向东脸上一热,撂下了电脑包,反锁了房门,一把就抱住了袁霜华的娇躯,低头向她索吻。

  本来袁霜华芳心里还有一些忐忑,不知道这个冤家会不会抹不开面子赌气不来,见他紧跟着自己股后头就到了,心里正是舒之极,便也喜孜孜地揽住他,与他口舌起来。两具成的躯体互相挤着,纠着,不多时,两人就滚做了一堆,倒在了墙边的真皮沙发上,袁霜华的紫碎花连衣裙的肩带已经在向东不老实的大手下滑落了一边,淡紫的蕾丝文出了半截,向东看在眼里,便如同一个跌入了玩具堆里的小 男孩一般,只顾兴奋不已的抓。

  被向东紧紧地在身下的袁霜华娇细细地扭动着身躯,美目瞧着向东兴奋红的脸庞,心里一阵好笑:这个木头人,都三十 岁了,怎么还好像一个青涩处男一般那么激动热烈?不过,他越是这样的用力过猛,我倒是越喜欢,这力度,这硬度,真让人着啊。

  此时向东早就被情烧昏了头脑,哪里有空去体会袁霜华的心思,他埋头在袁霜华的耳畔,贪婪地嗅着她身上名贵香水和成体香的混合气味,舌头在她耳垂处轻啜细,双手一刻不停,一边大力着她的峰,一边抚着她弹盈丰的翘。眼看一件名贵异常的连衣裙在向东的蹂躏下已然皱得不成样子,袁霜华却全然不以为意,只因此刻她心里的快美,已然抵过了拥有哪怕一百件华美衣裳的快

  一时间,静谧的办公室里只有两人此起彼伏的息声及衣物摩擦声,室温也在两人的火蒸腾下显得更高了,向东早已按捺不住,一把撕开了自个的衬衫,蹬掉了长,身上只剩一条黑色的平角内,在烈的动作中把袁霜华挤到了沙发的一角,膝盖强横地撑开了袁霜华滑腻的大腿,把她的裙摆到了她的小腹上方——其实又哪里需要他强横撑开了,袁霜华早就乖巧而不动声地张开了双腿,此刻表现出来的些许挣扎,不过是为了增添向东的兴致罢了。

  向东果然被袁霜华的羞人心思拿捏得死死的,俊脸上如被火烧一般红得发烫,双目中焰熊熊,一手用力地按着袁霜华的傲人酥,一手蛮横地向前一按,隔着袁霜华的黑色蕾丝内覆上了她的私处。

  “啊…”随着向东这一下动作,两人竟然异口同声的叹出声来。

  “霜华,你这里已经的可以拧出水来了,你还装啊?”向东坏笑道。

  袁霜华玉脸酡红,没好气地瞪了向东一眼,心道:你这个死人,人家还不是为了你?若是我再主动些,恐怕你这头驴子反倒要掉头走了。

  “霜华,我可以提个要求吗?”向东一边捻着袁霜华肿珠,一边嘿嘿笑道。

  “说吧。”袁霜华有气无力地道,显然对向东在这当头打了节奏有些不

  “我…我可以直接撕烂你的内吗?”向东脸期盼的道。

  袁霜华芳心怦然一跳,也有些莫名的兴奋,却啐道:“随便你!”向东闻言大喜,双手捻住袁霜华漉漉的内下沿一扯,薄薄的布料便沿着的轮廓崩裂了开来,粉滑的蚌在不规则的黑色布料衬托下,愈加显得完美光润,可爱已极。

  “真美!”向东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幅美景,喃喃叹道。下一刻,他已经飞快地掉了自己的内,把硬如铁的巨蟒抵着那个销魂口,一,便捅了进去。

  “嗯…”袁霜华浑身一颤,鼻腔里发出一声绵延的低。第二次被这个冤家侵入的感觉既熟悉又新鲜,熟悉的是,自己已经差不多可以适应他的巨硕长了,而新鲜的却是,他带来的颤栗和臣服感,仍然是那样的令人心悸而又心醉。

  向东熊熊的火有了宣口,只觉一阵难以言喻的畅快,一口气了两百多下,才稍稍平息了的心情,重又搬起上次袁霜华所教的爱技巧,花样多端起来。那边厢的袁霜华被向东一连串的长打折腾得晕眩离,这一会才得了息之机,又嗔又爱地白了向东一眼,一面体会着娇躯上各处感地方的销魂感觉,一面想道:也亏得这冤家天赋异禀,才能这么肆意胡来,换了别个男人,一上来就一顿冲刺,怕支撑不了五十下。若是早个十年碰上他,怕我也承受不来吧?看不出来凌云雪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 女生,居然可以经受得住。

  想到了凌云雪,袁霜华幽幽地叹了口气,心里莫名有些酸意。倒不是她嫉妒凌云雪的年轻及美貌,在魅力这一点上她自信却也不输于凌云雪。但是凌云雪得到了向东这样的极品男人,而自己却只能与丁校长这样的迟暮男人厮守终生,这才是她心理不平衡的缘由。

  不过,好歹我也得到了他!袁霜华柔肠百转,终于自我安慰地想道,玉脸上也随之绽放出了花般柔美的笑容,又是让向东看的一阵失神。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向东终于大吼一声,浑身搐了十数下,随后软绵绵地滚倒在沙发旁的地毯上。秀发披散,衣襟凌乱的袁霜华一身香汗淋漓,也是娇柔无力,软瘫在沙发上,俏脸上带着极乐后的慵懒和疲惫,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弹。

  又过了好久,袁霜华才勉力爬将起来,坐直了娇躯,伸手要待整理身上的裙子,却哭笑不得地发现裙子非但皱得像一团麻一般,而且处处是汗印水迹,哪里还能穿了?便是真皮沙发上也是秽斑点点,要花大功夫才能清理干净。

  袁霜华好笑地摇了摇头,起身走到了办公桌后面的壁柜前,打开了,从里面拿出一套套装,大大方方地褪掉了身上的衣物,捻着污秽残破不堪的黑色蕾丝内正待扔进垃圾桶,向东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身走近了来,一把接过那条内,顺势从后面搂紧了她一丝不挂的曼妙娇躯,在她耳边柔声道:“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怎能扔了?归我了。”袁霜华轻笑一声,扭头道:“你要留着它?你不怕凌云雪发现吗?”向东好笑道:“哦?你是在吃醋吗?放心,我自有办法。”袁霜华道:“我有吃醋的资格吗?别忘了,你有凌云雪,可我每晚也是跟老丁睡在一张上。——哎,你怎么又有反应了?”向东坏笑道:“不知怎的,刚上完系主任,我现在又想上校长夫人了。”袁霜华芳心跳,双颊羞红,刚想象征地挣扎一番,向东却已经强硬地抄起她的一条长腿,微微屈膝,从后面往上一顶,硕大的巨蟒又挤进了她的两片之间。向东有力的刺入让袁霜华无法保持身体平衡,只好顺势向前俯身,双手扶在了壁柜上。向东见状,便也放下了她的长腿,让她保持着双腿微分的姿势,扶着她的翘,俯身进击起来。

  “霜儿,你现在好像一只可爱的小母狗哦。”向东嘿嘿笑道。

  袁霜华紧咬着下,勉力承受着向东的侵入,明明身体已经疲惫不堪了,却仍是兴奋难当,待听到向东这句调笑话儿,只觉浑身都酥了,心道:坏了,这块木头好像觉醒了,男人那股坏劲全来了。可是,话又说回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我爱不爱这个男人?爱,爱死了… Www.N6xs.COm
上一章   畸爱博士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畸爱博士》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完结小说畸爱博士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畸爱博士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