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爱博士 第03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畸爱博士  作者:达也 书号:24346 更新时间:2014-4-9 
第03章
  又一次暮色四合的时分,向东拖着两条疲累的腿,走在通往地铁站的路上。他的心情很沉重,既是因为即将回去面对下午有过一段尴尬的未来丈母娘贾如月,更是因为他经受不住惑,竟然主动和袁霜华再次发生了关系。

  最让他恐惧的是,他分明已经在这段不伦的关系中沉溺了。他明知不该,但他却不愿逃离。是的,不忠是可的,但是凌云雪也不知道这事儿啊,对她又有何伤害可言?而关键的是,我在跟袁霜华的交往中体会到了极致的快乐,这是多么可贵的事情?古话说,人生得意须尽,我追求自己的快乐,又有什么不对了?

  在自圆其说的思忖中,向东上了地铁。他把沉甸甸的电脑包放在膝盖上,刚想习惯性地摸出笔记本电脑来继续码字,却碰到了包里放着的那条滑腻的残破内。坏了,刚才自信地对袁霜华说我能藏好这条内,却忘了把它拿回宿舍。若是带到凌云雪家里,被她或未来丈母娘发现了,那该怎么办?

  在忐忑不安中,向东回到了凌云雪家里。开门进屋时向东还在犯愁,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贾如月,岂料进门后第一眼就见到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贾如月陪坐在一侧,看两人的神态,敢情这位就是素未谋面的未来老丈人了。

  果然,贾如月见向东进屋,笑着招呼道:“向东,来,见过雪儿她爸。”看她笑靥如花的模样,早就把下午跟向东之间那点小尴尬抛诸云外了。

  向东闻言舒了口气,心里倒是感激起无意中解了围的未来老丈人,忙走近前去,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叔叔。

  “还叫叔叔?”面相一派儒雅的凌志明站起身来,笑容可掬地伸出右手与向东一握,又示意他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才续道“该改口了吧?”向东见凌志明如此平易近人,便也从善如,笑着叫道:“爸!”

  又朝贾如月喊了声妈,只把她逗得掩嘴轻笑,不知道是因为欣慰,抑或是为了打趣。

  凌志明跟向东寒暄了一阵,贾如月只在旁边含笑听着,并不怎么搭话。在闲聊中,向东也知道了凌志明原来是某大型路桥建造集团的工程师,常年派驻在全国各地做项目,一两个月才能回一趟家。

  难怪雪儿对他有意见。哪个孩子愿意自己父亲常年不在身边啊?向东忖道。

  吃晚饭时,凌云雪果然寒着一张俏脸,对凌志明不怎么搭理,亏得向东在旁察言观,频频挑起话头,饭桌上才不至于冷场。

  夜深了,贾如月忙完了家务,回到卧室,见丈夫正在书桌旁看着图纸,便悄步走到他身后,双手搭上他的肩膀,一边轻轻地捏着,一边说道∶“志明,你觉得向东这人怎样?”

  凌志明头也不抬,漫不经心的道:“好的啊,谈吐得体,明白事理。最重要的是,他对雪儿也很好,能包容她,这难能可贵的。”

  贾如月心道:你说的虽然大致不错,但是你却不知道,他居然偷窥我睡觉。但愿那只是男的本能使然,他心里明白基本的伦理道德,能够克制自己吧。

  “你也满意那就最好了。”

  贾如月笑道“你回来休假怎么把图纸也带回来了?早点休息吧。”

  “嗯。你先睡吧,我马上就来。”

  贾如月闻言心神一黯,默默叹了口气,走到边,起了衣服。得知丈夫今回来,她特地换上了一条淡蓝色的无袖及膝连衣裙,刻意地展出依然光洁白如鲜藕的双臂,及白皙修长,细腻无瑕的小腿,谁料丈夫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出半点赞赏的眼神。

  这也就罢了,丈夫已经两个月没有回来,眼看明天他又要走了,自己明明暗示他行那夫之事,他却还装起了糊涂!

  贾如月对着衣柜上的镜子,缓缓地把裙子了下来,出身上那套黑色蕾丝镂花的黛安芬内衣。这是她前几天特地去百货商场里买的,几乎就是那里最贵的款式,若不是那个营业员一味的奉承,说她的身材配上这套内衣该有多感,她也舍不得花这个钱。

  “志明,我这套内衣新买的,你觉得好看吗?”贾如月孤影自怜地照了会镜子,鼓足勇气回头问道。

  凌志明闻言扭过头来,上下扫了一眼,微笑道:“嗯,漂亮。你穿什么都漂亮。”说罢,他又把视线投回了眼前的那份图纸。

  贾如月幽怨地瞪了丈夫一眼,心道:话是说得好听,可惜你根本就没有细看。你可知道,我要的不只是你的温言好语,我更需要的是你温暖的怀抱和爱抚。

  贾如月抬起手来,在灯光下细细打量着自己的手心手背。虽则做了十多年的家务活,但毕竟这还是轻松的差事,加之本钱够好,所以她的手也还是细滑得很,通体白净,带着些许健康的红润。

  她的指甲也修剪得很精致,虽然并没有抹指甲油,然而不带修饰的纤长手指本身就已经是极美的景致。贾如月看了一会,心里的愁闷略解,便伸手到背后去解文的搭钩,小心翼翼地把两边的肩带从手臂间褪了下来,眼看一双滚圆的酥了束缚,居然形状也并不如何变化,仿佛地心引力在这里完全失去了效用一般,沉甸甸的两个瓜维持着半圆微翘的形态。

  两颗深红色的首就像两颗紫葡萄一般,在黄澄澄的灯光下显得尤为动人。两颗雪瓜之间那道天然的沟壑失了文的紧缚,虽则开阔了一些,但因为她的廓极大的缘故,却依然显得奇峰夹峙,险象横生,全然不似一般女人怀坦,双遥相呼应的那种情状。

  难道我不如以前那么美了吗?怎么会,以前这里还没有现在这么大…贾如月对着镜子,轻轻摩挲着一双雪,默默地想道。街口那几个二子,每次见到我不都是轻佻的吹口哨,出言调戏?若不是上回向东整治了他们一回,恐怕他们也不会收敛吧?

  想到向东,她自然而然便想起了那次向东在杂货店里扶着她的部的情形,登时脸上便有了一抹红晕。向东…他应该不会觉得我是个老女人了吧?他摸过我的,应该知道,我的身比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也不会差太多…呸!我在想什么呢?

  贾如月慌乱地摇了摇头,把文放在了头柜上,拿起睡衣把姣好的上身套好了,翻身上了。然而,心里虽说不愿去想,但却偏偏想起了,前些天自己就是这样身套着这件睡衣在整理东西时,前的风光被向东偷窥了个一干二净。

  那家伙,当时的神情就像三魂丢了两魄一般,活就是一个没见过女人体的小孩!贾如月心里轻笑着,过了这么些天,想起这段曲时她也不怎么来气了,反倒有一丝没来由的自得。

  贾如月躺在上辗转反侧良久,左等右等,丈夫就是不来,最后昏昏沉沉的也便睡着了。待得她的鼾息声微微响起,凌志明才如释重负地放下了手中的图纸,苦笑着站起来,伸了一个懒,上睡觉。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自家老婆的心思,奈何他昨晚才跟同是自家公司派驻在外地的一个二十多 岁的风女会计折腾了半宿,最后还是吃了药才把那个女会计摆平,现在他的腿肚子还有点发软呢,又哪来的精力应付自己的老婆?如果他不是早就答应了老婆今天回来,他铁定是要把回家探亲的期退后的。

  懵然不知丈夫心事的贾如月睡下没多久就做起梦来。有道是,有所思,夜有所梦,她竟然梦见自己又走过了那个街口,又被路边几个二子吹口哨,嘴里不干不净的调戏起来,有别于以往的恍若未闻,这回贾如月霍地立定转身,怒道:“你们这帮瘪三,放着大街上那么多年轻姑娘你们不打主意,老是纠我一个半老太婆干嘛?”

  一个瘦猴似的小年轻愣了一下,怪笑道:“小月月,你哪能算是半老太婆呢,这大街的小妞加起来也没有你这么水灵。怎么着,你是深闺寂寞了吧?来,让大爷来疼你。”说着,他迈着轻佻的步伐走了过来。

  贾如月见瘦猴步步近,惊慌失措起来,正在此时,向东不知道从哪儿跳了出来,飞起一脚把瘦猴踢了一个跟斗,怒道:“哪里来的癞蛤蟆,也想吃天鹅!”就听瘦猴痛呼一声,摔进了云雾之中,向东回过头来,一手搂着贾如月的身,往他身边一带,笑道:“走吧,咱们回家。”

  贾如月被他一搂,登时浑身都酥了,忙挣扎道:“放手,向东,这不合适!”向东轩眉道:“这有什么不合适了?爸没法来保护你,我来保护你!爸不愿意来疼你,我来疼你!”

  贾如月惊呆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向东忽地一弯,拦把她抱了起来,一阵飞奔,下一刻,两人就已经回到了家里。向东把贾如月放下地来,贾如月倒有些然若失了,却见向东温柔地一笑,双手又圈紧了她的柔,低头吻上她的耳珠,呢喃道:“月儿,让我来好好疼你一回吧。”

  此时贾如月已经醉酡酡的,浑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任由向东摆布,但见衣襟纷飞,肢体,贾如月就如同飞翔在云端之上一般,极度的酣畅舒怀,所有的愁闷为之一空,仿佛做回了一个年少轻狂的小 女孩,时而在云霞中飞舞,时而在鲜花丛中穿行,时而在海水中徜徉…天啊,我还从来没有如此快乐过…贾如月摊平双手躺在草坪上,看着头顶上灿烂的星空,悠悠叹息道。

  妈,我也很快乐…身旁的向东也叹息道。

  妈…嗯?妈!天啊,是你!我们做了什么?贾如月如梦初醒,顿时如坠冰窖,眼前一阵发黑,正在此时,凌云雪的脸庞忽地浮现了出来,她圆睁双目,不能置信地,歇斯底里地尖叫道:你们!你们!你们竟然背着我…

  “啊!”在这一瞬间,贾如月猛然惊醒过来,在上一坐而起,待醒觉原来是一场梦,这才惊魂略定,轻拍了几下口,这才察觉,原来自己竟然已是身冷汗,而更令她难堪的是,双腿之间竟然明显地感觉到一片热滑腻…自己竟然在梦中出身来了!

  饶是在黑暗中,贾如月也觉得一阵脸红耳热。她瞧瞧身旁的丈夫,见他睡的正是香甜,这才放下心来,悄悄下了,从衣柜里取出了一条干净的内,摸黑出了卧室,走向洗手间。

  令她意外的是,凌云雪卧室的门里还透着一些光亮。他们还没睡吗?贾如月迟疑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偷听里面的动静。

  “…好了,老公,不来了!你那东西太长了,我怕戳到了宝宝。”“可是我还没有…那我别太进去就好了。”“不要不要不要!都半个多小时了,我累也累死了,谁叫你忍着不来着?”“好好好,老婆是最大的,那老公就忍忍吧。”…

  贾如月听着小两口惊心动魄的对话,脸上便如火烧一般,火辣辣的发烫。两人话语间的信息是那样的羞人,贾如月甚至不敢细想,忙回身进了洗手间,掬了捧冷水洗了把脸,这才稍为平静了些。

  贾如月对镜自照,自己红晕上脸,眼角眉梢,尽是情,说多动人,便有多动人,然而此刻的她却无心自我欣赏了,心都是自责惆怅,忙匆匆的拭净了私处,换上了干净的内,回转了卧室,只是在翻身上时,她仍是不免想到了一点:半个多小时都不,向东还算是正常男人吗?还有,太长是多长?呸呸呸!我怎么想这些!

早上,向东早早就起来,回Z大图书馆继续写书去了。昨晚怀着愧疚的心情,刻意要与凌云雪好好温存一番,谁料这妮子不胜鞭挞,早早地败下阵来,他也就落得轻松,美美地睡了一觉,刚一醒来,就感觉文思如泉涌,便赶紧去寻一个安静地方,把灵感形诸文字。

  没有向东在旁调节气氛,凌志明在家里可谓是如坐针毡,一边是冷冷淡淡的女儿,另一边是幽怨情热的老婆,偏生他此刻弹药库里又是空空如也,能怎么办?最后他实在熬不住了,吃完中午饭就借口工作很繁忙,必须马上赶回工地了,就草草的收拾了行囊,落荒而逃。

  无奈地送走了丈夫,贾如月心情很是低落,但在有孕在身的女儿面前,又不好表现出来。等凌云雪回房歇下后,她久久地坐在沙发上不愿动弹,心头一片晦暗。过了一些时候,她才幽幽地吐出一口气,站起身来,着手整理家里的闲杂东西。只有在劳动中,她才能暂且下烦闷的心绪,所以她忙进忙出,把地板拖了,把所有家具都擦拭了一遍。

  把家里得洁净齐整,一尘不染后,她转入女儿的卧室,对着脚那一摞杂乱的鞋盒,蹙起秀眉道:“雪儿,你这些鞋盒,也该理一理了,向东的书都没地方搁了,有你这样做人子的吗?”

  倚在头百无聊赖的翻着杂志的凌云雪不在乎地应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不是正怀孕着嘛,晚上我让向东给整整。”

  “这些家务活本该是女人做的,你让向东来做,成何体统?再说了,几个空盒子,又不重。你看看,盒子上面都蒙上灰尘了。这样吧,干脆连同旧报纸一并卖掉了。你啊,以后是该学着做些家务了,难道我能一辈子伺候你吗?”

  凌云雪不虞母亲会为了这么点小事数落她一顿,刁蛮的子发作了,把杂志一撂,一边下,一边犟嘴道:“不就几个破盒子吗,至于那么啰嗦吗,我来吧!”

  贾如月一怔,这才醒悟,敢情自己心里不痛快,说话也带了两分火气,倒把这个小祖宗惹火了,见她急吼吼地挽起衣袖就要过来,便缓和了口气,说道:“好了,你躺着吧,别动了胎气,我也就是那么一说,你着什么急。”

  见凌云雪悻悻地爬回了上,贾如月无奈地摇了摇头,便俯身整理那一堆鞋盒。她也真怕盒子里边不全是空的,便仔细地每个打开看看,谁料翻到第二个的时候,她着实吓了一大跳,忍不住惊叫了一声,手中的盒子随之掉落在地上。

  “怎么了,妈?”凌云雪抬眼瞟来。

  “啊?没事!一只蟑螂而已,瞧我这胆子。”贾如月强抑着内心的震惊,轻描淡写的道,见凌云雪“哦”了一声,便把视线投回了眼前的杂志上,这才飞快地盖好了那个鞋盒,捧了起来,回了自己房间,把房门反锁了,才把鞋盒放在头柜上,打开了,仔细打量着里面那件物事。

  没错了,没错了!这件物事是那样的污秽狼藉,贾如月甚至不敢伸手去取它,只是凑近了脸庞去看。这,不就是我昨晚换下来的那条黛安芬的黑色内吗?怎么会在这里?这摊黄的秽斑,这股浓烈的腥臭,这道狂野的开裂…任何一个经过人事的女人,甚至不用思考,都可以明白这条内经历过了什么。

  是向东!他…他怎么竟然拿着我换下来的内来做这种恶心的事情?

  贾如月的脑袋如同爆炸了一般,混乱不堪。她脸绯红,心跳如擂,呼吸几乎难以为继。

  昨晚我那个过,内又脏,向东他怎么会…他不会那么变态,见了女人的脏东西,反而更兴奋了吧?是了,他昨天在雪儿那里没能痛快,应该是这个原因。只是,他怎么还把我的内撕破了,还刚好是在那个…那个位置?他莫不是想象着真个…他不是就这样套着那玩意儿自吧?

  越是推理,越是羞人,最后贾如月只觉自己脸上如同着火了一般,烫得惊人,虽然周围并无旁人,但她仍是有种羞窘至死的感觉。她使劲摇了摇头,无力地躺倒在上,心汹涌难平。

  天啊,向东竟然对我有那方面的想法,而且他已经不足于空想了,竟然开始有了实质的举动!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人?雪儿怎能托付给这样的男人?没错,男人对其他女人有正常的冲动,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他怎能打我的主意?我可是他的丈母娘!

  贾如月越想越是心惊,越想越是愁苦。丈夫无法依靠,女儿少不更事,现在又怀孕了,本来嘛,未来女婿还算理想,除了年龄比雪儿大很多外,至少一表人才,学识渊博,明白事理,兼且身强力壮,她本已把他倚作了家里的顶梁柱,谁知道他竟然对她有那种不伦的畸形情感!

  我的人生怎么会是这样的啊…贾如月无助地双手掩脸,心里悲叹道。她心如麻,思前想后,终是没能想出一个明白,最后倒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薄西山的时候向东才回来,刚进门,他就感觉家里的气氛不太对劲。他扫了一圈,未来老丈人不见踪影,雪儿又是一如既往地窝在上,整个客厅里只有抱着双臂,脸寒如水地坐在沙发上的未来丈母娘,也就是说,这个萧索的气场是她释放出来的?

  向东不知就里,只好试探的道:“妈,我回来了。爸出去了?”正是哪壶不开偏提那壶,如同坐在火山上的贾如月闻言更是火大,冷冷地道:“他出差去了。你来,我有话对你说。”

  向东摸不着头脑,只好跟着贾如月走进了她的卧室。贾如月把房门关上了,深了一口气,才转身看着向东的脸庞。她本想显得怒不可遏,但真正单独的和向东置身于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她发现自己那股勇气早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芳心倒有些羞怯起来。

  她略为定了定神,见向东脸不解地看着自己,神色甚是谦和,这才贾起余勇,一指头柜上那个鞋盒,冷冷的道:“那是什么东西?”向东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刚看真切那个鞋盒,一颗心登时就凉了半截。坏了!昨晚随手把袁霜华那条残破的内藏到脚的一个鞋盒里,本来以为没人会来翻看的,她怎么那么巧,刚好就翻着了!

  一时间向东心如电转,正待编造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谎言来搪过去,却听贾如月又开口了:“向东,你怎么可以拿我的内做那样的事情?你读了那么多书,连这最基本的伦理道德也不懂吗?”

  向东一怔,半晌才会意过来:什么?她以为那条内是她的?她有一条款式一模一样的内?那可真是巧中之巧了。 wWw.n6xS.COm
上一章   畸爱博士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畸爱博士》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完结小说畸爱博士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畸爱博士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