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地为牢 第四十八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画地为牢  作者:白刃在喉 书号:26062 更新时间:2013/8/11 
第四十八章
  念慈宫空阔而凉,空气中漂浮着檀香的香气,要仔细的闻,才能分辨出那一抹幽香下陈败的气息。

  秦颜从前是听说过念慈殿的,传闻昭仁太后在世时,每年都要到这里来斋戒礼佛,少则几,多则数月,已经成了惯例。后宫中的女人或多或少都有信教者,寄于精神,这本不稀奇,而怪就怪在,从前服侍过昭仁太后的老宫人提及此事时,总是意味深长的摇头,说太后是从来不信佛的,许多人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但随着时间的变迁,便再也没有人愿意去理会这个问题。

  收回思绪,秦颜望着殿堂正中的供桌,数排灯心不动声的燃烧着,中间有佛像金身,宝相庄严,双手合什,面容慈悲安详,香炉中有袅袅的白烟冉冉升起,一派宁静祥和。

  他是九天之上的神佛,拥有无数虔诚的信徒,众生多苦难,他坐看苍生,悲天悯人,却救不得世人离苦海。

  佛语有云: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秦颜屈膝盘坐于蒲团之上,看着供桌上的神像出神,突然间有些理解昭仁太后的心境,她应当是一个极聪明的女人,只可惜今生无缘相见。

  看了半晌,秦颜终于觉得无所事事,便随手拿来桌案上的经卷,见上面写着《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经》,心中默念一遍后,顿时失了兴趣,转手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于是又拿了桌上的木鱼翻转着看了看,想来是有人经常进来打理,所以上面没有一点落尘,木鱼上光滑如新,不见半点打磨的痕迹,只是陈旧了些,看来那些老宫人说的话是真的了。

  观赏完毕,秦颜随手敲了敲,‘噔噔’的声音回在偌大的殿堂里,十分响亮,秦颜终于明白她亦不是一个可以参佛的人,于是立即停手,将木鱼放好后,她起身朝殿外走去。

  念慈宫外竹荫蔽,春日融融的阳光洒在纤细的竹枝间,葱郁的绿中又透出几点金辉,一阵清风拂过,竹叶瑟瑟而动,轻盈有韵,竹香被微风吹散在这静谧的小院之中。

  秦颜坐在竹荫下的石凳上,听着四周的风动,腔的某一处似乎也被扫平,久久没有这般放松自在,秦颜心头突然涌上一阵疲惫,就象初进宫时,因身体没有大好,闻了有毒的熏香,总是忍不住的想睡,却不能随意换去,以免惹人怀疑。

  那时候怕一睡不能醒,这时候却怕一睡醒不来。

  这次却是真的累了,秦颜深了一口气,倾身伏在石桌之上,枕臂侧首,听着耳边细微的风声,有发丝在眼前缓缓飘拂,她阖上眼,意识渐渐朦胧。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至近悄然走来,秦颜蓦然睁开眼,抬首时,见天际一片暗红,有飞鸟的剪影划过,微弱的星光将透未出,已经是傍晚时分。

  秦颜转头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一名宫女打扮的女子托着膳食盒站在不远处,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显然是没有想到秦颜会突然醒来,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反应。

  那宫女在秦颜未问话之前突然醒过神来,走近行礼道:“奴婢见过皇后娘娘。”

  秦颜抬手示意宫女平身,目光若有似无的落在她身上。

  那宫女起身后,将膳食盒打开,一阵食香扑面而来,她小心翼翼的取出其中的菜肴,最后将装有参汤的瓷罐打开,待一一摆妥后,才躬身退至一旁,神色恭敬道:“请娘娘用膳。”

  秦颜看了一眼桌上的菜,随口道:“怎么先前没有见过你。”

  那宫女低头答道:“回娘娘的话,先前送膳的宫女今因身体不适,所以换了奴婢前来。”

  秦颜了解般点了点头,于是抬手举箸,手落在半空时,秦颜象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道:“你怎么还不走?”

  那宫女的目光一直停在秦颜的手上,因秦颜的话吓了一跳,不过片刻便收拾好神色,她敛目道:“皇上十分担心娘娘的身体,所以特意吩咐奴婢,说要亲眼见娘娘用完膳才能安心。”

  “原来如此。”

  秦颜微微一笑,眸在将暗的天色下更显幽深,她戏谑道:“我还真不太习惯有人盯着我用膳。”

  那宫女默不作声,将头埋得更低。

  手中的筷子突然被放下,秦颜眉宇间浮现出一缕轻愁,她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道:“我吃不下。”

  那宫女身体一动,眼中划过一抹焦急的神色,不过片刻便消失,她开口劝慰道:“娘娘若是不想用膳,皇上恐怕会十分忧心,请娘娘为了皇上保重凤体才好。”

  “说的也是。”

  秦颜似乎被说动,抬手伸向一旁的参汤,执起汤匙搅了几下,有些意兴阑珊的模样,她低低自语道:“也不知皇上是否还在怪我。”

  那宫女好不容易劝下秦颜,心头一松,却见秦颜仍旧无心用膳的模样,于是随口道:“冷宫的事皇上已经处理妥当,娘娘…”话一出口,那宫女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朝石桌的方向看去,却见秦颜正将参汤端至面前,抬头时面色如常道:“你说什么?”

  那宫女笑了笑,回道:“奴婢方才说皇上一直挂心娘娘,请娘娘不必担忧。”

  “如此我便放心了。”

  秦颜灿然一笑,低头端起参汤时,笑容瞬间消褪,毫无笑意的眼中有一抹利光划过。

  “你读过些什么书?”

  “啊?”那宫女一时反应不过来,表情怔然。

  秦颜抬头,笑容温和道:“我问你读过些什么书。”

  那宫女虽一头雾水,但还是迅速答道:“奴婢不识字。”

  秦颜慢条斯理的搅着手中的参汤,吹了一口气,罐中的热气散开,她缓缓道:“我小时候不大喜欢读书,父亲很生气,终于有一天忍无可忍,将我锁在了书房里,不吃不喝关了整整三天,我在里面无事可做,偏挑了一些父亲平时不许看的,其中就有医书,后来有了兴趣,还偷学了些时候。”

  秦颜偏头看向那宫女,见她的面色渐渐转变,她有些得意道:“你是不是觉得很不耐烦。”

  那宫女面色瞬间变得铁青,目光透出一丝戾,她正要动作,却见秦颜将参汤举至鼻端,片刻后放下,口中喃喃道:“藜芦,天仙子,这两种药配起来,大约能补到七窍血了。”

  见阴谋被拆穿,那宫女顿时恼羞成怒,冲上前冷笑道:“既然娘娘不肯乖乖用膳,那就让奴婢亲自来服侍吧。”说罢,她伸手去夺秦颜手中的参汤。

  手在半空中突然被截住,有冰冷之感贴上肌肤,然后收紧用力弯折,只听见一声脆响,象是某种东西被生生折断的声音,那宫女发出一声惨呼,握着方才被截住的手跌倒在地,痛得不断翻滚。

  自沙场上下来的人从来都知道如何取人要害,秦颜冷笑一声,蹲下道:“我早就叫你走,是你自己不听,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那宫女惨白的脸上不断有冷汗下,她目光惊恐的看着秦颜,口中因剧烈的疼痛发不出一丝完整的声音。

  秦颜伸出右手,握拳,然后重重击向宫女的太阳,那宫女闷哼一声,连挣扎也没有,便偏头倒地而亡。

  秦颜望着尸体看了半晌,象是决定了什么,突然动手将那宫女的尸体拖至大殿内,然后伸手将头顶的九凤衔珠步摇用力摘下,无物依托的长发如泼墨般四逸散开,丝丝披落于身。秦颜拿着步摇往那宫女头上戴去,动作了半晌,突然停住,她将步摇重新取回,拿在手上端详良久,上面九只金凤栩栩如生,在殿内灯火的照耀下,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华,似乎下一刻便要展翅飞去。

  秦颜若有所思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半晌,最终叹了口气道:“也罢,我就当你还有一点惦念我。”说完,秦颜将九凤步摇放至供桌之上,端正摆好,她偏头看了许久,心中觉得好笑,人们常说真金不怕火炼,这次倒是个验证的好机会。

  做完这一切,秦颜取了一盏供台前的油灯,将大殿中的幕布点燃。

  崇和宫。

  一盘棋已经接近了尾声,李绩端过一旁的茶看着棋盘,突然笑道:“恐怕这次又是朕赢了。”

  献王按下一枚白子,然后自棋局中抬起头来,摇头叹息道:“皇兄深谋远虑,招招妙,臣弟总是棋差一着,技不如人,惭愧的很。”

  李绩抿了一口茶,似漫不经心道:“七弟实在是谦虚的很,朕见你好象有些心事,并没有专心于下棋。”

  献王微怔,继而笑道:“皇兄果然明察秋毫,近府中确实有些事,甚为琐碎,不提也罢。”

  李绩果然没有再问下去,他方将茶杯放下,殿外突然响起一阵喧哗声,于是他朝外面道:“殿外因何吵闹。”

  片刻后,一名内监急匆匆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他慌忙道:“皇上,念慈宫失火了。”

  李绩蓦然起身,厚重的袖摆扫过桌面,杯盏被拂落在地面,‘劈啪’一声摔了个粉碎,他声音低沉道:“皇后可还在里面?”

  那内监身子瑟缩道:“回皇上,已经有卫军去救火,暂时还不能知道皇后娘娘是否还留在殿中。”

  李绩面色一白,飞快的走出大殿,方才的太监急忙起身跟随而去。

  一时间殿中只剩下献王一人,他哼笑一声,抬手将棋盘上的黑子一一拣起,收回瓮中。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李绩远远的看见念慈宫的方向火光冲天,暗沉的烟雾在半空中翻滚,明丽的火焰张牙舞爪地将夜幕噬。

  李绩隐在袖泡下的手无意识的颤抖,他越走越疾,口渐渐觉得淤,气息开始变得急促不平,跟在身后的内监不住的唤着什么,他恍若未闻,终于到了念慈宫,前方大火熊熊燃烧,只见许多人影来回奔波,不停的取水灭火,人声鼎沸,朦胧成了一片。

  “可有见到皇后?”

  眼前有人影来回闪过,李绩上前几步,抓住一人问话,他开口,声音异常沙哑。

  那士兵救火正急时猛然被人抓住,正要破口大骂,转头时见是李绩,面色大变,他双腿一软,跪在地下颤声道:“回皇上,娘娘…娘娘恐怕没有出来…”

  李绩怔然,气将他的长发拂开,缭绕飞扬,他看着前方漫天火光,脑中一片空白,身体却不由自主向前靠近,随后赶来的内监见状,被吓得魂飞魄散,他立即上前拉住李绩道:“皇上,人未找到,娘娘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李绩象是猛然惊醒般停住脚步,他推开内监,对着前方的士兵大声喝道:“听令!传朕口喻,速去卫营调集卫兵来宫救火!”

  一声令下,夜风将余音散开,李绩蓦然回首,身后的树影婆娑而舞,在暖金的火光中无声浮动,逢明处,低垂的枝桠上有一点素白尤其醒目,李绩仿佛受了蛊惑般步步前行,终于到了树下,他攀住低垂的枝桠,将上面的东西解下,放在手中时,他一眼便认出了这块方帕,正是自己惯用的,上面绢白无痕,什么也没有留下。

  大火是天明时分被扑灭的,火场四周仍有丝丝白烟袅袅而出,过了没多久,一具烧得焦黑的尸体被抬出。

  李绩却看没有去看那具尸体,他径自走进了念慈宫,那里已经被火烧成了残橼断壁,半落的殿门因松动咯吱咯吱作响。

  放眼望去,殿中几乎化成了一片灰烬,清晨的风穿堂而入,瑟瑟如哭,有乌黑的灰烬被风卷起,沉沉的了人眼。风停后,李绩发现了摆在供台上的物件。

  李绩伸手拿起,正是秦颜佩带的九凤衔珠步摇,触手犹有余温,上面已经被烟火熏黑,他用手抹去,仍有金属的光泽破尘而出。

  他笑了笑,心中也不知是欣慰还是失落。wWw.n6xS.coM
上一章   画地为牢   下一章 ( → )
将军媚极品王妃特训盛世宫名江山美人志闺秀家宅囍相逢异界暴走状态反贼太古神魔诀
免费小说《画地为牢》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画地为牢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画地为牢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