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市民的奋斗 第185章 挣扎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作者:无语的命运 书号:27202 更新时间:2013-10-14 
第185章 挣扎
  红色的海水!

  在岸边,周围的一切都是黑色的,白色的建筑变成了黑色,其间冒着滚滚浓烟,烈焰几乎映红了整今天空。

  似乎一切都是红色的、黑色的。红色的天空、黑色的地面。

  行走的粘稠的黑糊糊的道路上。眼前所看到的是残破的冒着黑烟的建筑,周围的一切都是寂静无声的,静的出奇,静的甚至有些诡异。诡异到让人心生一种不在人世般的感觉。这里诡异的似乎就像是地狱!

  数十米外一座园型的广场中央。中央吐着红色的体,不知道为什么,尔中央的的柱台上。竟然有一个魔鬼一般的雕塑在上面摆着一个诡异的舞姿。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他。就可从感觉到”他在笑!

  那座明明没有生命的雕塑,竟然在笑!似乎是在朝着自己笑!

  因不愿意面对他的笑容,于是便弯下,这时才现脚下粘稠的、泛着些许光泽的体是什么!

  是血!

  整条路几乎完全被血所淹没!

  不!这不走路!这完全是一条血河!

  恐惧!

  几乎是倾玄间恐惧便涌上了心头。眼前的这片有些诡异的天地,似乎就是地狱,火红的太阳、赤红的天空,黑的远方,一切都如同地狱一般。

  这些血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汪!

  突然一声狗叫,竟然让人心生一种亲切,在这寂静、死气沉沉的天地间,竟然还会有生物的存在。

  就在愣神的功夫,一个黑影从一旁的建筑中窜了出来,定神看去,才现是一条黑狗,这条黑狗跑到路中央竟然停来,扭头朝着自己看了过来。

  血红的狗眼中泛着嗜血的光芒。这时黑狗低下头朝着血河一般的伸出了弃头。它在食着血水!它的模样是那般的贪婪、饥渴同时又带着一种享受的感觉,似乎享受着美食一般。

  望着路中央的黑狗,恐惧瞬间便涌上了司马的心头。

  “砰!”声突然从路旁残破的西式建筑中传了出来,顺着声看去,可以看到几个士兵正在用刺刀刺杀着一个中年人,那个中年人前的血竟然诡异的像泉一样,吐了出来。如泉血一下到了脚下的血河中。

  就在数米外,一个穿着裙子的少女,跳过瓦砾、碎石从断桓残壁间跑了出来,面色惶恐的少女无助而恐惧的尖叫声,在少女的身后,十几名提着的士兵,正在追赶着她,那些士兵的脸上带着野兽般的笑容,他们的笑声竟然如此的刺耳,就少女跑到司马眼前的时候,少女竟然摔倒在血河中,浑身上下顿时沾了红色的血夜。

  接着几名士兵扑到少女的身躯上,开始撕扯着少女的衣服,少女身上的衣裙被轻易撕扯成碎片,少女细腻的皮肤在血沾染下,呈现出诡异之彩,让人甚至感觉有些眩晕。

  “滋!”

  布帛被撕破的声音如此的刺耳,浑身沾鲜血的少女挣扎着、尖叫着、哭求着,甚至不断的把手伸向自己。

  看到这一幕,司马想冲过去制止他们,却现自己根本移动不了脚步。甚至于想抬手都抬不起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些士兵在撕光少女的衣服后,开始去自己的衣服。

  无力感在司马的心中漫延,看着在血河中挣扎的少女,和那些出野兽般笑声的士兵,怒火和悲哀的情绪在心间杂着。

  就在这时,远处的广场上传来一阵阵厉喊着,只见一群穿着军服或平民服装的人背靠背,手臂对手臂地绑起来。不一会,园型广场上已站了被绑着的人,而且接下来还有更多多人陆续被赶到场上,捆绑起来。

  突然,声响了起来,是密集的机声,在园型广场周围的建筑上伸出无数个。管,机声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一般,而广场上被捆绑住的人似乎也像杀不完一般,倒下了,又站了起来,,

  望着这惊悸的一幕,被悲伤、愤怒的情绪困绕的司马闭上了眼睛,在闭上眼睛的瞬间,听觉似乎也变的诡异起来。声消失了,整个脑海中是惨叫声、悲鸣声、哀嚎声”这时脚下的血河似乎越来越高,先是漫过脚背,然后是膝盖,接着是间,血越来越多,慢慢的漫过了脖子。

  此时鼻间传来的血腥味几乎令人窒息,终于粘稠的血漫过了鼻子,这时完全呼吸不过来的司马才开始恐惶了起来,开始拼命的挣扎着。想呼吸每呼吸一口气,都会入大量的是血腥味的血,想喊救命。却被迫喝下了让人呕的血

  就在拼命挣扎的时候,突然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接着,似乎如置身于太虚幻境一般,眼前的场景突然一变。

  映入视线的赫然是汉白旗台和一钢材质的旗杆,高耸的旗杆上飘扬着一面五国旗,透过旗杆。赫然是国会大厦。

  共和广场!

  就到这时,司马总算反应了过来。自己竟然又来到了共和广场。行走在全部由泰山条石铺成的共和广场上,原本心中的霾与恐惧总算慢慢的从司马心中驱散,至少置身于自己熟悉的地方,总会让人感觉心安。

  这时司马现自己“动了,转讨身,司马朝着广场对面与国会大厦隔共和贝世代望国务院大厦走去,相比于国会,作为国务总理的自己无疑更熟悉国务院大厦。

  曾经车水马龙的共和大道上。此时空无一人,周围更是一团死寂,似乎西北市变成了一座空城。有些诧异的走过宽阔的共和大道,穿过国务院大厦前小具广场,广场旁的停车场上没同样没有一辆汽车。

  人都到那里去了?

  此时似被雾笼罩的视线变得清晰起来,不过仍然和之前一样,尽管清晰,但仍然有一种隔墙而视的感觉。似乎是一道水墙隔离着这个世界和自己之间的联系。

  这究竟是着么回事?

  走上国务院大厦前的白色花岗岩石阶,一直走到大厦门庭前,玻璃门紧闭,执勤的卫兵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厅内的工作台后也没有站着熟悉的职员,整个大厦内都是空的。如同鬼城一般,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到那里去了?

  玻璃门上清楚的映着一个身影。诧异了好一会后,司马才算是看清了玻璃门上的这个人影,让司马感觉到疑惑的是,自己似乎突然又苍老许多,原本夹杂着两鬓斑白的头,已经接近花白,脸上的皱纹又深出了许多。

  那双不大的眼睛中此时只剩下了疲惫、沮丧、恐惧等诸多情绪杂的眼神,甚至于连眼窝都呈黑青色,自己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先生,您来了!”

  就在诧异不已的功夫,身旁突然没来由的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惊喜集的司马连忙转过身来是顾维钧,他竟然坐在轮椅上,头已经完全变成白色,似乎比自己更加苍老,他的神情中着浓浓的惫意。而那双眼睛中却带着浓重的愧疚和负罪感,他怎么也是一副这般模样。

  这时顾维钧轻轻的一抬手指向共和广场,在抬手时可以看到他的手在轻轻的挥动着。

  “先生,看到了吗?”

  顺着顾维钧手指的方向,司马转身看去,冷汗顿时从司马的后背冒了出来。共和广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了人nbsp;nbsp;,不或许应该是站立的死尸,缺胳膊少腿、浑身血污、被开膛破肚的男男女女他们的眼中带着死亡的气息,他们的脸上似乎还保留着死时的表情,就在这时。数以十万计的死人似乎看着自己,开始挣扎朝着国务院大厦走过来。他们中似乎是在嘟嚷着什么。

  “先生,他们,都是,因我们而死,今天,,我们要还债了!”

  坐在轮椅上的顾维钧闭上了眼睛。

  还债?

  听到这两个字眼,司马转身就想逃,但双腿却像灌铭一般,难动寸毫,想喊却现自己竟然又一次失去了说话的能力,而此时那些死人却已经走到了自己的眼前,那些有着千奇百怪残躯的死人伸着他们的残肢朝着自己抓了过来,甚至于失去双手、双腿的人开始用牙齿撕咬着自己的双腿,

  猛的惊醒过来后!

  浑身是汗的司马环视了一下周围,眼前依然是这间总理办公室旁的小休息室,过去的几个月中,司马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这里休息。

  “为什么会做这个恶梦?”

  依然被梦境中的现实所困扰的司马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后,在心下思考着,在离开梳洗间后,司马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

  2月占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或者说最近几天会有什么大事生?紧皱着眉头的司马在脑海中刚乙着最近的正在酝酿或业已实施的一些计哉。

  似乎没有什么大事,国防军对印度的进攻正处于最后的准备阶段,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大事?国内、国外?

  好像司马走到地图前,打量着地图,办公室内的这张地图已经更换过无数次,每一次更换,都是因各国的势力范围的变化,中国的后院已经出现了几个独立新生国家。

  “亚洲集体安全会议?”

  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记事本,似乎这个月并没有什么大事,最大的事件或许只有亚洲集体安全会议,这个月月底将会在西北召开,亚洲集体安全会议走过去多少年间,自己设想之一,以亚洲国家为一个类似于北约与华约组织的集体安全组织。

  以中国为,兰芳、韩国、越南、老挝、束培寨、泰国、马来亚、缅甸构建的集体安全组织,通过这个集体安全组织达到中国控制亚洲防务体系的目的。

  一但亚州集体安全体系建成,这些饰约国会拨出一部分部队组成联合武装部队nbsp;nbsp;,参加亚洲独立战争,这支部队归的亚洲联合武装部队司令部指挥,最终从根本上控制着整个亚洲的武装力量,而这支武装力量将为中国的安全利益服务。

  这个梦应该和集体安全会议没有任何关系,虽然集体安全会议最后会通过各国向英美宣战的条款,但这个会议最终不过只会作出让这些嫡约**队的大部分军队南调到印度而已,和这个梦有什么关系呢?

  在走出电梯时,一身黑呢大衣。头戴着礼帽石磊,轻轻的向总理办公室的几名官员、顾问点头示意,当然是在他们先向自己打过招呼之后。这个在中国有着磐石之称的调查局局长,可以说是政界的不

  从共和5年出任西北公司调查部部长,至今控制着这一情报机构已经长达茁年,茁年来,日本人试图暗杀过他,后来国内的一些政客试图挑战他尤其是他所代表的调查局。但却没有人成功过,或许那些政客可以通过一些相关法案,录夺调查局的部分权力,但相对应的调查局的权力在某种程度上,所受的影响并不大。

  有着“”一般称谓的调查局。在外界的眼中一个是一个,神秘的所在。而作为这个的主宰者,西北几乎每一名政客、官员都对其保持着一定的敬畏,当然在敬畏之外,更多的是警惕。

  永远没有人知道他的手中有什么样的秘密!正是这种无知,才使得,没有人真的敢去挑战调查局的底线。

  外界对自己的敬畏和警惕对于石磊而言,似乎并没有多少影响,作为调查局局长的石磊,现在和过去一样,永远是一副芶言笑的模样,走起路来像是脊梁骨上了钢条,步子大而有力,同时那双不大的眼睛中总会闪动着特有的审视般的目光。

  冷酷、狡猾而残忍,几乎所有人都会如此形容这个石头,但在另一方面,人们却知道一点,这块石头是“总理的石头,如此而已”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他对总理的忠诚。而他同样是总理最信任的部下、警卫。但正是这种唯总理命令是从的做法,一直颇受外界指责。但无论任何指责都无法改变石磊“秉承老板意志,体念老板苦心”的做法。

  对于这些,石磊并没不在意。不能让任何人猜透他的心思,只能叫人捉摸不透他的喜怒无常的性格。此时行走在总理办公室外的过道中的石磊,故意迟缓了巡视的步伐。毫无表情地从纷的目光中穿过,对于那些纷杂的眼神全都视而不见。

  “四石!坐!”

  在石磊一进办公室,司马就随手指着办公桌前的软椅。

  坐在软椅上后,石磊习惯性的先打量了一下老板的办公桌,此时老板在看着文件,左边的放着未动的早餐,早餐中的豆浆显然已经凉了,未见一丝热气。在老板抬起头时,石磊注意到老板的眼睛中似乎带着一些血丝,眼眶泛青,面色中带着一丝倦意,似乎是被什么问题困扰着。

  “老板,”

  “他们已经到了是吗?”

  抬起头的司马轻声问了一句。在苦思了数十分钟后,自己总算记起了那件事,那件在某种程度上与中国完全没有一丝关系的事情,但正是这件事让自己做了那个。恶梦。尽管自己已经做出了决定,但心理上的负担,仍然让自己有些不堪重负。

  他们!

  尽管老板没说是谁,但作为计划参与人的石磊稍加思考后,就明白老板指的是谁,按照那边转来的方案,今天是最后一天。

  “老板,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空军的轰炸非常成功!”

  石磊并没有直接回答老板,但言中的意思却再明显不过。

  “典!”

  听到这句话后,司马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的靠上了椅背,这个计戈对中国而言是最有力的,用最小的代价去达成战略目标,同时又可以将那年千年的仇敌拖入毁灭的边缘,但,自己的良知呢?

  或许自己的手中并没有沾鲜血。但自己却是直接策划者之一,无数条生命,都将因自己这一决定而,,

  “老板,有时候,为了一个目标的实现,我们不得不做出牺牲,或许这种牺牲会背离我们的良知。但这却是符合我们利益的,正像你上次说过的那样,他人家家举白幡。总好过我们家家举白幡。不是吗?”

  注意到总理眼中闪动的困惑,石磊重复了一遍月前总理说过的话。对于那个计划”自己并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但总理,,

  作为总理最信任的人之一,石磊知道自己的这位老板,总会在很多时候表现出那种不称职的“善良”而且表现出太多截然不同甚至矛盾的两面

  可以为了打击政敌,而无所不用其及,但政敌妥协后,却会让对方安渡余生,作为总理,他总是说“这一生最大的骄傲,在于自己成功的避免了一场内战,用非内战的方式实现了国家的真正统一。”

  “我再也不要看到出一滴中国的血了。”

  当年,当老板出任总理时,中国南北隐隐分裂之局,已经显了中国必须要经由一场血腥的内战,才能实现统一,而统一却是国家复兴的根本前提。但作为总理他能够做的。也就是洁身自好,让自己的手上不再更多沾上中国人的鲜血。

  为了不让自己的手上更多的沾上中国人的血,在施加军事压力和金钱惑的同时,老板甚至不惜放弃大量的中央权力,以换取地方的妥协。就像很多人说的无疑,老板在某种程度上把这个国家看作是“自己的家”这也意味着,他必须“爱自己的家人”这是对自己家人的责任。

  当年的边防军频繁军演给各地带来的压力,调查部花了数以亿元的经费去分裂瓦解地方军队,他选择用效果最差的方式去实现国家的统一。而作为回报,那些放弃武装的地方势力直到现在,仍然在中国的政界、经界、中央、地方挥着重要的影响力。以几省共和国最为骄傲的共和政体,实际上是众种不干一的副产品,中央和地方的妥协,中央和地方的权责制衡所带来的共和政体。这则源于他对家人承担的责任。

  他可以为了国家的利益去动一场战争,但却担心这场战争给国民带来的伤害,就像在这场战争之中,他对胜利怀信心,但却不愿意看到国民为此血,总是想着尽可能的避免自己的家人血。

  不让自己的家人血,那就只有一个选择,让其他人去血!

  “所以,这个决定,,所挑战的是人!”

  司马神情变得非常无奈,语中透着浓重的无力之意。

  “所幸的是,他所挑战的并不是我们的人,而是其它人的人!大局要求我们如此!”

  石磊在说出这句话时,语中显得异常平静。

  有时候人总是会做出太多的选择,而且一些选择是以背离人类的良知为代价,但为了大局考虑却只能如些,就像自己从事的职业的一样,自己经常需要做出一些违心之举,但这是为了大局!

  “大局,”

  司马轻喃着两字,大局似乎成为一切的借口,所谓的大局其它的种种工具一样,在各个时代被人们以种种目的抱来抱去,被打扮成不同摸样。所有人都会说“为了大局,只能做此牺牲了!”

  “四石,你可以确保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吗?”

  犹豫了很长时间后,司马直视着石磊,这件事必须要进行下去,但进行下去必须要有一个前提,就是绝不能沾上中国,中国需要保持自己的形象,同样的出于私心这件事更不能沾上自己。

  “先生,这件事永远只有一个真相!”

  石磊肯定的回答道。

  “这件事”或许会成为我这一生中,所做过的唯一能让我并不后悔。但却遗憾终生的决定,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真相,但良心、道德上的谴责仍然会在以后的几十年中伴随着我,终其一生都无法摆这个阴影!”

  司马的口气变得沉重起来,死贫道不如死道友,在经历了数天人的挣扎之后,自己用种种理由说服了自己接受那个计划,但真的到了一切即将生之时,良知上的挣扎仍然在心间折磨着自己。

  我没有错,我是中国人,我所做的任行决定都是为了这个国家他们死,总好过中国人死!

  明白道理是一方面,但在另一方。良知上的责备,却仍然让人方,法面对即将生的一切,毕竟这触及的是人类的道德底线。

  “总理,当年的近卫军、护**屠杀红军战俘时,你曾说过“我们没有理由指责他们,他们只是做出了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在这件事上,同样如此,如果说,他们没有这个意愿,那么他们就绝不会接受!但,他们很轻松的就接受了,实际上这就是人类和野兽的区别,我们做为旁观者尚心存压力,但他们却可以欣然接受,这根本就是本使然!”

  此时石磊就像是一个心理学家一样。试图说服着总理接受这个现实。唯一的现实就是,中国在和一群野兽打交道。

  “本!本决定了他们的行为!”

  本

  司马点了点头,的确,对于那个民族而言,很多人类道德现在他们身上并不通用,他们的本中就带着野兽式的残暴,在另一个时空中,谁为他们提出南京的建议?没有人提出,但他们却那么做了,那个民族骨子里透着野兽的思维,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

  “老板另有一件事!”

  石磊犹豫着提出了一个埋藏的心丰很长时间的问题。

  “我们在那里有数十人身居高层。老板,假如一切结束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安置他们?”

  或许在任何时候,石磊永远都是一副冷酷而没有一丝情感的存在,但只有调查局内部的特工才知道自己的这位老板,一直奉行着绝不放弃或牺牲自己的下属的信念,调查局表面上是个秘密的存在,但在另一方面,他是秘密世界中的一个家庭,家庭不会放弃自己的家庭成员,那些外派特工,就是这个家庭的成员。

  当年数以千百计的优秀青年。为了一个梦想加入调查局,他们向国家回报了大量无法用金钱衡量的情报,而这中间的有一些人现在的身份却非常特殊,特殊到甚至于调查局都无法决定他们的未来。

  “怎么安置他们?”

  尽管是他们,但司马却知道四石是在指一个人。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于国他有功,但于国而言。只有”或许才能做到真正的于国有。

  “四石,这件事我想在你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并不需要我来做出决定不是吗?”

  司马把问题踢还给了石磊,当初人是他挑选的,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还是让石磊自己来决定他们的命运吧。

  “老板,我知道怎么做了!”

  石磊点了点头,语中带着他特有的冷淡,看着老板的眼神没有任何波动,的确,就像总理说的那样。自己的心中早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wWW.n6xS.coM
上一章   小市民的奋斗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小市民的奋斗》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小市民的奋斗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小市民的奋斗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