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市民的奋斗 第201章侦察排的笑话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作者:无语的命运 书号:27202 更新时间:2013-10-14 
第201章侦察排的笑话
  示方凡经出现过乍怀敛的微过了几分钟。到四照制海军向海滩起炮轰了。支援登陆战的全体战舰,以不到一秒钟一的度万炮齐放,震得夜幕晃晃摇摇,犹如颠簸在滴天大中的一巨木。每打一炮战舰上就是轰然一声,引起船身一阵动,四下立涛涌。狂抖颤的夜幕也就给撕裂了那么短短的一刹那,集了漫无际涯的一片茫茫。

  第一阵排炮过后,接着就是零零落落的炮击了,仿佛急风暴雨已过。四下几乎又是乌黑一片。震尔聋的炮声又一次响了起来,听去就象一列旧式的蒸气列车在全力上坡时出的嘶鸣。再后来连炮弹在空中飞过的凄厉的呼啸也都听得见了。海滩上仅有的几处分散的焰火一下子全扑灭了。

  头一批炮弹落在海里,不痛不地远远掀起了一排水柱,但是随后接二连三的炮弹就在海滩上开了花。黄金色的海滩顿时苏醒了过来,仿佛一堆死灰,轰地一下又燃着了。

  海岸树林与海滩的界地带到处冒起了小朵的火苗,偶尔也有颗把炮弹打过了头,那着火的树林子就是很大一片了。火光勾勒出了海滩的轮廓,闪闪烁烁的,好似深夜里远远望见了一个海港。

  或许是海岸上有个军火库被炮弹引爆了,一团火光冲天而起,映红了海滩的一角。几颗炮弹又打在火光正中,于是火焰更是一窜半天高。卷起黑里带红的滚滚浓烟,直冲云霄。炮火把个海滩直打得整个鄱了过来,这才向内陆延伸击。

  此时舰队炮击的方式也已经从容多了。一炮接着一炮,好象漫不经心似的。几艘军舰一批,来放了一阵炮。又掉头驶去,再换一批来轰。军火库固然还是烈焰烛天,海滩上的火却多半已经有烟无焰,到夜幕揭起、曙初临时,浓烟已经飘散了大半,出了一弯海岸。

  运兵船内载船舱里的种种声音可就低沉多了,也刻板多了,就象乘地铁似的,耳边老是隆隆有声,讨厌极了。吃过早饭以后,舱里的电灯就开了,白色的灯光,昏昏然若明若暗。把许多阴影投在那一个个舱口和一层层吊上,可也照亮了士兵们的脸。

  提着步的士兵们有的集合在过道里,有的侧拥在通往舱面甲板的梯子周围,所有人眼巴巴的朝着不到半平方米的舱口望着,似乎是在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听着舱外传来的炮声,马跃腾只觉得心焦。绕着舱壁铜板回的隆隆声一旦大了些,他的两腿就会不由自安地一。他一直在默默自语。莫名其妙地老是念叨着一些谁都听不明白的话。

  “该死的!那群陆战队的狗杂碎,把老子在这鬼地方听炮声!”

  间里闷气的炮声响个不停,马跃腾时而还可以在炮声中辨出一些说话的声音来,可也只能听到一言半语,转眼又都听不清了。各排都哄哄的各有各的闹声,象飞过一只小虫般在耳边嗡嗡响上一阵的往往是排长的声音,隐隐约约,惹人心烦。

  “大家听好!到了岸上谁也不许走散。一定要保持集中!保持集中!”

  比起别的排来,侦察排人数少。不起眼。这会儿一名军士正在给大家讲上登陆艇的事,马跃腾愣愣的听着。脑子中幻想着在岸上奋勇杀敌的模样。

  “好了!”

  军士的声音很轻。

  “虽说咱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现在海滩上敌人,已经被陆战队肃清个差不多了,咱们只家上岸就行。”

  见大家伙都没有注意听自己的话,王茂林皱了一阵眉头,这才继续往下说。

  “咱们在登陆艇甲板上的艇个编号是二十八号。

  这个地方尽管大家也都能找到。可咱们还是得一块儿上去。大家注意了,谁要走到那时候才突然现有什么东西忘了带上,那就麻烦了。上去以后就不准再下来。”

  “听见没有,哥儿们,别忘了把你们的“家伙”也带上啊”

  一个怪叫声网落,就引起了一阵哄笑。王茂林一时似乎有些恼火。可是马上却又慢声慢气的说了一句。

  “好了,兄弟们,什么都能忘。只要别忘了带你的家伙就行了!”

  于是大家又笑了起来,家伙对于男人而言有双重含意,但对军中的男人却有三重含意。

  在大家笑起来后,作为排长的王茂林也跟着一阵笑了,笑得连别人也受了感染。

  “说真的,要丢下我倒宁可丢下这支半自动,因为你想呀,咱们到那儿一登陆,海滩上要是有接客的印度姑娘儿,我没带家伙只能干瞪眼。能不气得一崩了自己吗”

  笑声顿时响彻着整个船舱,这倒缓解了战时的紧张。

  在众人说笑时,哨声响了,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舱壁上的扩音器中传出有些沙哑的声音“十五号艇位快上!”

  于是就有一个排的士兵登梯而去。

  身边弟兄说话的声音顿时轻了许多。马跃腾知道尽管兄弟们平里一副英雄好汉的模样,但实际大家的内心都紧张得要命。

  “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的队伍先走呢?多等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紧张。怎么受得了呵

  马跃腾在心下埋怨着,脑海中浮现起在缅甸的寺庙中求的签,那是一个下下签,或许这一次自己准是凶多吉少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中,扩音器中才传出活号艇上艇的声音

  侦察排的妈名官兵挨挨挤挤地上了梯子,出了舱口,在舱口外又哄哄地转了分把钟,才接到准备登艇的命令。

  清早甲板上滑得很,他们顺着甲板只能慢慢儿走,一路上跌跌撞撞。恨得直骂。

  来到挂着那艘登陆艇的吊艇架前。草草排成了一列纵队,又只好停下来等了。一股压抑的气氛在官兵间弥散着。船上那么多登陆艇,登艇放艇先后快慢各各不一。有的早已载了兵员下到水里,正围着大船在那里打转,好似拴在皮带上的小狗。

  艇子里的人都在向大船挥手,遍体银灰的艇身、晓里蓝蓝的海水。映得他们脸膛的皮恍若鬼物。平静的水面看去宛如一片油海。近处,一条登陆艇正在上人,又有一条登陆艇刚刚载,正在下水,吊艇架的滑轮不时吱吱嘎嘎响。可是甲板上大部分士兵却象他们一样。都还在等候令下。

  装得的背包在背上,马跃腾的肩膀都了麻了,步口又老是要跟钢盔碰撞。

  “这该死的背包,***说什么是最舒服的,背着总是***别扭!”

  “也许是带子没有好吧?”

  宋平轻声劝导着战友。小伙子声气不大自然,带些颤抖。

  “孙子才得好”

  马跃腾大声叫着。“这边舒服了那边就痛。反正我这个人就是不能弃背包一我是只长骨头不长的!”

  哩哩罗罗说个没完,不时还对宋平服上一眼,看看他是不是还那么紧张。跺了跺脚。噢了噢船甲板上那股特有的怪味儿:里边有油味儿,还有大海里的鱼腥味儿。

  “咱们什么时集上?”宋平又问了一句。

  “上什么上,都***急着赶去投胎了!”当然马跃腾没有说出这句话来。

  海滩上空仍有炮弹在飞。在曙光里看去,整个海岸上一片浅绿。沿岸飘着一派淡淡的袅袅青烟。

  远处的海面上有一批登陆艇在那里打转,紧靠海滩的一带的树林已是一派光秃秃的残破景象,这是炮火给滩头例行的洗礼。想来那里的树林一定是树叶尽,只剩下柱子般的一截截了,着过火的一定都烧得一团乌焦了。

  “那他们干吗还不上来?”

  马跃腾说着,把钢盔往脑后一推。

  “这班王八蛋真干得出来!叫咱们就这么等在甲板上,得不好一颗炮弹飞来,老子们的脑袋就得搬家。”

  “你听见印度阿三打*炮啦?没准他们的炮兵阵地早就被陆战队和攻击机给炸碎了!”

  望着海岸的宋平的声音并不大。

  “那也不是说印度阿三就没炮呀!”

  话落马跃腾就点上一支烟。闷闷地起烟来,一只手还紧紧握着托。仿佛随时可能掉到水里一般。

  一颗炮弹在头顶上飞啸而过,马跃腾不觉打了个闪缩,吊艇架的结构复杂,有一部分就悬空在水面上。背上套着个扣得紧紧的背包,还要带上一支步、两条子弹带、几颗手榴弹,外加刺刀、钢盔,本来就觉得两个肩膀连同整个膛都象给扎上了止血带似的,透气困难,手脚麻。何况现在还要走过一条架空的跳板上登陆艇,这个惊险劲儿。真无异披着全副铠甲走钢丝。

  终于,侦察排接到登艇的号令了,上士排长家茂紧张得直。大家一步一挪,顺着跳板往外走。眼睛千万不能朝水面看,这是最要紧的一条。

  他心里在想:自己是个士官。万一掉到水里,那洋相可就出大了。身上背着近四十公斤的装备,要是真掉到海里不还得淹死么!”而且自己还不会水!

  到了登陆艇边儿上,他就一纵身跳到艇里。背了那么重的背包。害得他差点儿还摔了,扭了脚踝。一到这悬在空中轻轻晃动的登陆艇子里,大家顿时都兴高采烈起来。

  一个跳进艇内的战士嚷了一声。

  “瞧呀,老马来了!”

  只见马跃腾一步挨一步的,从跳板上战战兢兢过来,皱眉、傻乎乎似的,把大家全逗乐了。马跃腾来到登陆艇边。脸不屑地膘了船里人一眼。

  “就你们那模样,哪象是侦察排!像咱这,这叫,嗯!舞步!”

  “得了吧,你这头老马,心里害怕就是害怕啦!”

  艇内的众人笑成了一团,在笑声中,马跃腾似是难看的笑了笑,但心下却很轻松,自己排里的这帮老哥儿们间的感情就是如此。

  就在众人说笑时,宋平根本就是跌进登陆艇里的。

  “这狗**军队肯定是和商勾结!才***没梯子我敢打赌,上登陆艇摔伤兄弟的准保比战场上的伤亡还大!”

  “哎,滚你的蛋!**军队,你可也不就是**了!连***我侥都骂了!”

  旁边的战友这一骂,大伙的笑的就更了。

  方头的小型登陆艇的柴油机吐着黑烟出咚咚的吼声。这种老式登陆艇大致有凹来米长,3米宽。形状象没有盖的皮鞋盒子。在背后装了台动机。

  运舱里,前跳板不断受到海的冲击,时而出刺耳的响声,从隙里钻进来的水已经积了过脚面深,哗哗地在舱底冲来冲去。

  马跃腾本来还想提防着点,不要了鞋,可现在也顾不上了。登陆艇兜了一个,多钟头的圈子,转得他都头昏眼花了。时而一片冷丝丝的水珠飞来,引甩冷不了使人惊,真有点不是并第一批部队已经在刻把钟以前上了岸,此刻远远有些轻微的声,那就是海滩上在火,噼噼啪啪的,听上去声似乎并不密集,但远处的天际间,却不断传来隆隆的爆炸声,从凌晨时分,陆战队搭乘直升机出去之后,沿海的火并不烈。

  或许是因为无聊,马跃腾不时探起头来,从舷外向岸上了望。

  隔着近六公里的海望去,岸上仍然看不到作何人影,但是可以见到战斗的模样,如雾般的硝烟,正向海上冉冉飘散。偶尔还有三架一队的俯冲轰炸机汪的一声当头掠过。向海岸上直飞而去,迟迟才送回来引擎嗡嗡的余音,在空中回着。

  飞机向海滩上俯冲的动作可就很难看清了。炸弹掀起的烟尘看去不大,等到爆炸声传到海上。飞机早已飞得快没影踪了。

  马跃腾为了减轻背上的负担;把背包紧紧顶住在舱壁上。他瞅了瞅跟他一起挤在舱里的弟兄们,忽然觉得,给这青灰色的船舱一映衬,他们的军装看去绿得好不可怕。不由的长长地连了几口气。一动也不敢动。背上顿时渗出了汗来。

  “老是这样等下去,要等到什么时候呀?”一旁的一名战友耐不住了。

  “***,总是这样!急了就催,催了又磨!”

  马跃腾早已又点上了一支烟。这已是登陆艇下水以后他的第五支烟了,着却只觉得淡而无味。扭头冲着身旁的战友说一句。

  “那你说呢?我看不到十点钟包管还上不了。”

  旁边的机手,一听就又忍不住耸了。这会八点都还没到呢。

  接着马跃腾又说了下去。

  “我说呀,这号事他们真要是会办的话,那咱们就应该这会儿吃早饭。过两个。钟头再上这些爷字辈的破艇也不晚。”

  烟头上已经长起了一小截烟灰,轻轻的弹下烟灰。

  “可他们偏不!也不知是哪个猴儿崽子,为了图自己省心,就早早把咱们撵下了那条破船,撵走了咱们他这会儿大概就在睡大觉了

  可是也就在这个,当口,离登陆艇两三百码远的海面上突然落下了一颗英印军的炮弹,冲起了一道水柱,半个小时以来这还是印度阿三第一次打*炮。这一炮声音响得出奇,震的艇内的所有人心头一颤。随即登陆艇内顿时没有了先前打声,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紧张起来。

  “兄弟们,看来陆战队还给咱们留了点骨头渣儿!没准咱们上岸后还能口汤喝。”

  艇内立即响起一阵大笑,排长的话让大家心情放松了一些。

  登陆艇上的机器声突然由轻转响。大声轰鸣起来。一圈兜完以后。艇子就直向海岸上驶去。前跳板上立刻受到了海的连连冲击,溅起的碎沫水珠直泻在士兵们的身上。大伙儿先是一声惊呼,继而就是一片沉默。

  宋平为了免得管进水,把从肩上取下,拿指头掩住了口。

  注意到穿平的这个动作,马跃腾从衣袋里取出了一个家伙一安全套,递到的宋平的手里。“给你,用他罩上口,省得进沙子”

  “唉,上去啦!”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海滩上的印度阿三总该解决个差不多了吧!”不知道是谁在那里咕哝着。

  作为排长的不怕挑起担子,心里就只想带领队伍。只要一带上队伍。就觉得浑卓上下都是力气,信心自然就足了。眼下战斗已经越过海滩,正向内陆展,而在内陆数十公里处,机降的陆战队的远征营的官兵,则在朝反方向攻击,要是现在的就能上去多好!

  手摸着腮帮,默默地四下观察。

  突然一架飞机从头上呼啸而过。飞到树抹上空就是砰砰的一顿扫。马跃腾险些儿失声叫了出来。他觉得腿上的肌又在了。怎么还不上岸呢?他简直已经都横了心了。

  等跳板一放下。就去领受那逃不过的大难吧。

  这会艇内又传出了一个声音。

  “你们说,那些印度娘们洗澡吗?没准浑身上下都是一股腥子味”

  话音未落,艇子里早已轰的一下。笑翻了天了,这***都到了什么时候,脑子里想的还是那道道。原本紧张的马跃腾笑得怎么也收不住。直笑到力气完了,又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了。

  就在大笑时,忽然登陆艇已经停了下来。隆隆的轮机声也早已变了调子,比原来响了,却有点空浮不实之感,好象螺旋桨已经不再在打水似的。

  所有人都明白过来:已经到岸了。

  终于,跳板咣当一声放下了。没有扫的机弹雨,也没有横飞的破片,

  马跃腾一言不,拖着沉重的步子下了海水,身后一个头打来,花直溅到他膝弯里,他不觉打了个趔趄。他低下了头,眼望着海水,只顾走去,一直到了岸上才意识到自己总算平安无事。

  四下一看,下来的士兵都一长行排列在海滩上。滩头上到处都是抢滩的登陆艇,坦克、装甲车、卡车、重炮挤了海滩。

  有个军官走了过来。

  “哪个排的?”

  “是引师引口团六营侦察排,长官!”

  那军官看了一眼这些士兵,就命令他们到离海边不远的一片树林前去等候集结。马跃腾站好了队,宋平跟在他的背后,随着队一讥轰踩过松软的沙子,磕磕绊绊路老去六专了两百束来到海岸林并停下。

  尽管只是三月,但印度的天已经很热了,大伙儿多半就把背包一扔。横七竖八地往沙上一躺。这里已经有人来过了,这时显然是一处印度人的防线,林间散落着一些树木加强的战壕和工事,只不过此时已经见不到了他们的踪迹,显然要么是朝内陆撤了,要么就是投降了。

  在距离树林半里开外的一片海滩上,可以清楚的看到一队队蹲在那里的俘虏,旁边几辆轻型装甲车上站着一些士兵,那是陆战队在海岸俘虏的印度人。

  “啊!”就在这时突然传出一声尖叫,顺着尖叫声,网躺下的侦察排的战士们纷纷提着朝着尖叫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网一跑过去,几名战友就趴在地上大口呕吐了起来,一个战壕内堆了被火器焚烧的尸体,那些尸体还保留着挣扎时的模样,尸体堆放的非常密集,甚至于在战壕旁还可以看到几个汽油桶。

  “该死的!这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冒出一个词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部队朝内陆进,肯定有的部队觉得没时间照顾俘虏,所以就地解决了!”

  王家茂说笑着,临了还补充了一句。“没准这些人是抵抗到死的敌人也不一定!”

  阳光已经渐浓,朝着海面望去海水蓝的亮,舰艇仿佛都带着些颤动。不时还会有一艘驱逐舰来打上一两阵排炮。一会儿便听见“嘘”的一声长啸,炮弹从头顶上飞越而过,打到了树林后方的田地间。

  后方里偶尔也会有一啮吠地响上一阵,显然后方的战斗还在。

  就在这时候大伙儿忽然听见跟的一响。啸声异常的尖锐,显然是一种高远程火炮。他们不安地四下望望,尖锐的啸声越来越近,似乎,”即将到头顶。

  “是印度人的重炮!”

  “还

  话音未落。树林中的几个士兵早已扑在地上。马跃腾仔细一听,听见一声呼啸愈来愈响,他赶快把脸往沙里一埋。炮弹在百米开外爆炸了,弹片戈破了空气,把海岸林里的树木打得枝叶纷飞,声音听来那么清晰,吓得他趴着一动也不动。连呼都不敢哼一声。”他心里莫名了起来,全凭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行事。而此时炮弹的爆炸声还在空中回时。他就急心一跃而起,大喊冲着扑倒在沙地上的战友吼一声。

  “快,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会再也没有什么人说笑话了。

  “轰!”爆炸的所中夹扎着无数碎片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扑面而来的烟尘、沙土几乎将马蒂尔掩埋在弹坑下。挣扎着想站起身来,马蒂尔看到身边一截被炸碎的身体,是广州佬他的以下肢体不知道被炸到什么地方去了。

  “还有几个有气的!”

  在脑袋还轰轰作响的时候,不远的处传来一声暴的喊声。顺着声音望去,马蒂尔的眼中映出一个。“黑人”浑身尽被硝烟染成黑色的黑人,是老虎。

  “老虎!嚷***嚷!有子弹吗?扔给我一点!”

  不远处的泥沟边传来的一句人声。

  原本沉寂的桥边再一次热闹了起来。六连还活着九十三号人在大桥附近的简易防线上大声嚷嚷着,叫喊着战友、重新设立防御、分享弹药。准确接那些印度人的再次反攻,担负阻遏任务的六连在四个半时前,顶上试图增援海岸的英印军。

  “给,我这有,是小六的!”

  伴着另一人的声音,空中携行具划出一道绿线,扔出了数米。

  “砰!当一人跃出取那个携行具时。桥面上燃烧的坦克后方传来一阵阵声。待那人在泥沼中控抓着携行具滚到沟警后方后,声停了下来。

  “***,那些***航空队都死到什么地方去了?”

  雷虎跃朝着如洗的碧空看了一眼。过去多到让人心烦的飞机他娘的都不知道死到那个旮旯里了!过去的四个半小时,航空队只提供了四次空中支援。

  铁路桥口,数辆美制地轻型坦克燃烧时散布的黑烟,弥漫着整座大桥。桥面杂乱的散布尸体,偶尔的还可以看到一些呻的伤兵,在狙击手零散的声中,伤兵的痛苦结束了。打了四个半个小时,击退了对英印军一个团的多次进攻,击毁了五辆坦克,这样的战果对于一个连而言。无疑是辉煌的,但此时路桥后方沟誓后的军官却知道,如果增援再不上来,或许自己就真的只能炸桥了。

  这座铁路桥对于部队而言或许是最重要桥梁之一,只有这样的铁路桥可以承受重量近的吨重的出式坦克通过,在印度这种地方。良备的路桥无疑只是梦想。

  “谢尔曼坦克!”

  一声叫喊在沟壑附近响了起来。所有人都抬起了头朝着的路桥上看了过去,一辆谢尔曼坦克,正咣当做响的在桥上行驶着,而在河对岸。数辆谢尔曼坦克正等待着命令朝桥这头冲来,他们是想。

  “嗫…”

  尖锐的榴弹破空声再一次利破天际。 Www.N6xs.COm
上一章   小市民的奋斗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小市民的奋斗》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小市民的奋斗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小市民的奋斗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