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市民的奋斗 第213章领袖与将军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小市民的奋斗  作者:无语的命运 书号:27202 更新时间:2013-10-14 
第213章领袖与将军
”月刀时,波德苏占领区分界线,这条斯大林亲自欣联只,定的分界线,在德国占领区布格河西岸,德军南方集群第3装甲军摩托化步兵抛营的进攻阵地。  几十辆坦克一字排开,褪去炮衣的炮口在微弱的星光下,放出幽蓝色的光。坦克纵队的后面,是半轮半履带的装甲输送车,车顶上的机挂上了长长的子弹带;机手仿佛估摸着时间快到了,悄悄地打开了机的保险。可走过了一会觉得时间还早,怕打开保险引起走火,于是又将保险锁死,他已经像这样重复了好几次了。

  步兵们全都坐在半履带装甲车的车厢里,士兵们忍不住一遍一遍地透过观察孔向外看,竖起耳朵听着有没有开火的声音,手里握紧了冲锋。经历过闪击波兰或是法国战争的老兵则沉稳地坐着,微微地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

  坦克指挥车内,营长史莱德握着无线电台报话器的手微微有些出汗。施罗特失踪的事还在困扰着他。他已经无数次地祈祷上帝,让那个家伙在树林里走失,哪怕当个逃兵也好,千万不要是被苏联人抓了“舌头”或是自己叛逃了过去。他害怕掩盖施罗特消失的事情败,那将是最恐怖的厄运。他在下午听到上级军官们传说,友邻旅在上午失踪了一名战士,而且有人说看到他向边境线跑了。该旅的旅长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很可能在战役结束后受到处罚。他庆幸自己没有主动将施罗特失踪的事汇报给上级,但这是一个赌博。

  史莱德看了看表,距离总攻时间只有旧分钟了。让这一刻赶快到来吧,一旦开战他就可以将施罗特放进失踪名单里,但是施罗特的消失却也给这即将到来的偷袭蒙上了一层阴影。

  将身子探出车外,史莱德回头看看。指挥车身后,的余辆4号坦克安静地卧在路上,这是他们旅的骄傲,也是帝国装甲军的骄傲,他知道。只要战斗一开始,4号坦克强大的火力和坚硬的防护,会让苏联人吃不了兜着走的。

  在混成的摩托化步兵旅中指挥坦克营,绝对是风光八面的差事,他们拥有全旅最强大的火力,也是全旅机动最强的核心力量,往往被当作尖刀用在突击阵形的最前面。

  “一会要看我们的。”

  史莱德暗下决心。确实,从波兰到法国,指挥着自己麾下的4号坦克横扫了欧洲,在那些战场上,口号坦克还没碰到过敌手。

  灰蓝色的4号坦克里死一般的寂静,士兵们的心跳随着秒针的晃动而加剧。

  “3分钟、还剩3分钟就要开始了!”

  “炮弹上膛!”

  装填手哈特立玄用最熟练的动作。装好了第一炮弹。

  哈特暗想,不知几分钟后,它将落在谁的头上呢?

  是营房中睡的士兵,还是吐着火舌的地堡火力点,或是苏军坦克?

  哈特悄悄地挽了挽自己的袖子。眼睛紧紧地盯着车长,等待着车长一声令下,坦克飞地冲出阵位,哈特的第一场战斗就要拉开序幕了。

  倒计时2分钟。哈特在等待。史莱德在等待。同一时间,从里海尽头到黑海沿岸肋公里战线上的劲万德国士兵都在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

  倒计时分钟!

  坦克驾驶员已经将油门加大。坦克开始轰鸣。车后排气管冒出缕缕黑烟。

  3时占分“开火!”整个战线上。上万门火炮同时怒吼。2营背后的炮群也准时开始了火力准备击。士兵们抬起头,看到了壮丽的奇景。几百条细细的火龙从背后很远的的方铺天盖地地飞卷来,立剪映亮了黑色的天空,飞地掠过他们头顶。紧接着,呼啸声仿佛是从耳边滑过,然后在前方的远处,响起闷雷般的声音。他们感到,脚下的土地在颤抖,仿佛整个地球都在颤动。炮火准备过去了,炮兵尖力开始延伸。坦克出击!2营的坦克一辆辆地冲出阵位。扑向预定的目标。仅仅5分钟,它们就闪电般地越过边境,坦克炮火立刻将残存的岗哨夷为平地钟后到达了边防军的营地,这里已经被炮火摧毁,坦克上的机手一个,个地击着苏军士兵。又过了刃分钟,坦克纵队几乎是毫无阻碍的到达了预定抢占的第一个。目标一河上的一座桥梁,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就消灭了守军,攻占了桥梁。紧接着。一辆辆装甲输送车、卡车、摩托车运载着德军士兵扑向苏联占领的波兰东部被苏联人称为西乌克兰的纵深。像一条黑色的河冲垮堤岸。涌进了俄罗斯的大地。”凌晨两点半钟,朱加什维利去就寝了。朱加什维利的警卫队长赫鲁斯塔廖夫,一个矮胖的将军。过半小时,听取了查岗的报告之后,也上了。

  窗上的灯光都灭了,只有投光灯照着所有通到这座房子来的进路。

  当警卫队长赫鲁斯塔廖夫的房间里电话铃响时,将军没有立废听见。多少年来他已经养成习惯,当朱加什维利睡下去时,时间好象对所有的人都停止了。知道他这个习惯的人,都不敢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来。

  因此将军睡得很实在,醒来时一下子也没想到这是电话铃响。他不满意地皱着眉头,伸手到开关上开了灯,看一看表,时针指着四点十分

  己o曰迅姗包书吧)侃开全

  克里姆林宫警卫队长赫鲁斯塔廖夫感到有些奇怪,今天晚上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一次距离现在还没有五个小时,赫鲁斯塔廖夫拿起电话随口问了一句。

  “谁?”

  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声音让赫鲁斯塔廖夫马上听出对方的声音。这是红军总参谋长朱可夫同志的声音。

  “请朱加什维利同志异电话”

  熟悉的声音严厉地命令道。

  “什么?这会儿?”

  警卫队长赫鲁斯塔廖夫显得有些疑惑,朱可夫同志不是刚刚离开吗?这会朱加什维利同志不过刚刚睡下而已。

  作为朱加什维利的警卫队长。刚刚接替被以德国间谍罪名起诉的匈牙利人保克尔职位的赫鲁斯塔廖夫。并不像保克尔那样受到朱加什维利完全的信任,即未能参与的朱加什维利的政治阴谋,也没有到他的器重。但赫鲁斯塔廖夫却这对自己来说是最好的,被朱加什维利评为出色的工作保克尔,他为什么会被以德国间谍罪名起诉,正是因为他知道的太多。

  尽管如此,但赫鲁斯塔廖夫却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一是保证朱加什维利同志的安全,另则是确保无人打扰他,几乎是下意思的赫鲁斯塔廖夫嘴里就吐出了一句话来。

  “朱加什维利同志刚刚休息。总参谋长同志。”

  “我现在命令你。赫鲁斯塔廖夫同志!去把他叫醒!立即”就理在!”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几乎显得有些鲁,鲁的让赫鲁斯塔廖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德国人正在入侵苏联!”

  赫鲁斯塔廖夫沉默了一会儿,手里的电话越握越紧,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话语,德国人正在入侵苏联”这怎么可能。

  “等一等。”

  赫鲁斯塔廖夫把电话放在桌上,将是汗水的手掌在衬衫上擦了擦,然后肩上披了一件军衣,急忙出了房间。”过了好几分钟以后,朱加什维利拿起了电话。

  “我是朱加什维利”

  刚刚睡下不久的朱加什维利的声音不很高,其间甚至还带着一丝睡意。

  “朱加什维利同志。”

  电话中传来的是朱可夫清晰而有力的声音。

  “国防人民委员委托我给您打电话。德国人在轰炸我们的城市”

  朱可夫不再讲了。朱加什维利也沉默着。只听见他那沉重的、吸烟的人才会具有的显得有些沙哑的呼吸声。

  “国防人民委员在哪里?”

  沉默了一会后,朱加什维利终于问,在电话那一头的朱可夫觉得他提出这个问题只是为了要让时间停顿下来,把时间留住,把时间拉来

  “他正用高频电话同基辅军区通话”

  朱可夫连忙回答。

  电话中又是一阵沉默。

  为什么他不说话,为什么?,”

  朱可夫在焦急的等待着朱加什维利的回答时,在心下的反问着自己。但即使在这种时刻,他也不敢打破这种沉默。他是一个坚决、勇敢的人一一名将军。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为战争而生的,对于他来说只存在战争的法则保卫国家的逻辑。什么兵员计刑、职衔、上下级关系,在这个逻辑面前,在这紧要关头都退后到了末位。

  可是即便如此,朱可夫也不敢打破朱加什维利的沉默。

  朱可耐心等着朱加什维利开口,可是他的眼前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出现昨天不就是几个小时前,他就是其中的目睹者和参加者的那一幕。

  “你们能够担保你们说的那个投诚的士兵不是德国人派遣来的吗?”朱加什维利仍旧沉默着。

  在电线另一端的朱可夫出沉默着,手里握着电话机的电话,紧紧贴在耳朵旁,握碍手都痛了,而四小时以前在克里姆林宫朱加什维利办公室生的事情,老是停在他眼前俘现。

  “他这会儿在想什么,究竟想什存?!”

  朱可夫有些紧张的猜测电话另一头那个人的想法。

  而此时朱加什维利坐在那个当作用的沙上,前身扑在电话桌上。衣服只穿好一半,觉得好象有一个巨大的重担,得他越来越往下缩。他把电话电话放在桌上,但是仍旧捏在手里。

  现在的朱加什维利也就是现在把电话贴在耳旁,感到前所未有的惊慌,如果朱可夫此时在他的面前看到他的这个模样,一定不能相信这是四小时以前最后一次见到时对面站着的那个人,他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但各人有各人的想法。

  “这是一个错误”

  朱可夫有些不恭的在心下想着。甚至一下意识的认为,这是一个人的错误。

  “一个错误。朱加什维利不相信那个德国士兵,不相信我们,止布命令来解除对部队和大兵团指挥员的束缚,他现在为什么不吭声?为什么不象平常那样有决断地下一道现在唯一可能做到的命令?”

  “边界上到底生了什么事呢?”

  在这同时,这个手里捏着电话电话。朱加什维利的面呈苍白之,这个消息实在走过于惊人,以至于在瞬间朱加什维利下意识的抬头看一下历,以确定不是这个不怕死的将军和自己开玩笑。

  只,,生的事件好象证实了那个土兵的话,一几为他们只看到情报与事实相是谎言难道不是削牡酬“容争辩的真理的面貌出现吗?这种轰炸的规模显然被惊慌失措的人所夸大了,难道不会是考虑周密的挑衅的一个环节吗?

  “不,希特勒不会愚蠢到这个地步,同英国还没有打完仗,就动对苏联的战争。

  这次轰炸,毫无疑问是一次挑衅,正是需要这种大规模的轰炸,使那些神经衰弱的人陷于惊慌失措。希特勒大约正等着回击,这种回击让他有可能说服德国人和所有的仆从国。使他们们信侵略是从苏联方面来的。不是有人认为他还是会和英国达成协议吗?也许是那个老狐狸,苏俄的死敌丘吉尔,说服德国人改妾了打击方向,所以现在希特勒必须在世界舆论面前替自己下一步的行动辩护?,”

  朱加什维利越是想到这一点,越是相信他那些假定是正确的。他终于把电话凑到耳旁,不慌不忙地说话,但那声音很轻,同他平常说话的声音比较,甚至是太轻了。

  “您马上去克里姆林宫。同国防人民委员一起去。给波斯克列贝舍夫去个电话。要他召集全体政治局委员。”他不等回答就挂上了电话电话。”过了不到半小时,一长列黑色汽车悄悄地开出了那打开的木门。由选择器预先得到通知的交通警调度员们,急急忙忙开了从陀罗米洛夫街到阿尔巴特全程的红灯。保罗维茨门卫兵岗亭里的警铃响了。

  星期天的凌晨,这么晚的时候还在街上的零星行人,在现这一队汽车在马路当中疾驰而去,相信里面有一辆是朱加什维利坐着。

  “有情况,有情况!这么晚了,他还没有睡,,他没有睡!,,一定有情况!”当铁木辛哥和朱可夫走进克里姆林宫用作木护墙板和漆布装饰的人民委员会主席的办公室时,政治局委员们已经坐在那桌面抛光的长会议桌的两边了。

  朱加什维利站在墙边,就在马克思和思格斯肖像下面,重新进来的铁木辛哥和朱可夫仿佛觉得。从他们昨天在这里的时候起,朱加什维利就没有离开过那块地方。

  朱加什维利子里拿着装烟丝但还没有点着的烟斗。他没有答理这两位军人的问候,低声说道:“报告吧。”

  铁木辛哥简要的地报告了形势。

  “敌人正在轰炸摩尔曼斯克、塔林、基辅、莫吉廖夫、教德萨”敌军在整个西线对边界动进攻。”

  铁木辛哥在汇报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不让所说的话带有激动的色彩,但尽管如此,这些话还是象打了一阵响雷一样。当铁木辛哥讲究时,办公室里笼罩着一片寂静。所有出席会议的人的目光都转向朱加什维利。但是朱加什维利也沉默着,用大拇指聚会神地他烟斗里的烟丝。

  终于传来了他的声音。

  “同志们,你们不觉得这可能是一次挑衅?”

  他说这些话时似乎还是用他平常那种不鲜明的几乎缺乏抑扬顿挫的声音。但是每一个时常听朱加什维利说话的人,现在能够捉摸到他的声音里有一种新的、以前所想象不到的恳求的音调。

  因为这个缘故,房间里显得更加惊慌。

  可是朱加什维利在等待回答。他询问似地望着两个军人。他头微向后仰,下巴向前伸,他那个捏着烟斗、好象钟上的时针平稳地画着半圆圈的手,停在半空里了。

  所有现在在这大房间里的人一那些坐在桌旁的人,特别是两个军人一一个是瘦削的、领章上有元帅星徽的铁木辛哥,另一个是矮结实、四方形身材、生着大脑袋以及厚下巴的大将朱可夫他们都觉的朱加什维利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

  不管是偶然还是有意,朱加什维利一边等待回答,一边把目光停在朱可夫身上,于是朱可夫懂得他该回答了。

  朱可夫很清楚,人们平常是怎样来回答这个穿着一件全部扭扣都扣上的灰色上衣以及听不见脚步声的软靴、身材不高的人的问话的,正象他们所正确无误地猜测的那样,他要想听到的正是这一种回答。

  也许是在这种痛苦的感觉的影响之下吧,朱可夫回答的话要比打算回答的更响亮、更尖锐、更直。

  “这算是什么样的挑解呢朱加什维利同志?正在向我们的城市丢炸弹!而不是在丢面包!”

  朱加什维利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脸上尽是不

  “挑衅!一直是德国人不变的原则。为了寻找借口,他们甚至能够动手轰炸本国的城市。”

  他的目光从在场的人身上扫过去。似乎在寻找那习惯的支持。

  但是大家都不作声。

  朱加什维利在房间里轻轻地走了几步。就在坐在桌旁的莫洛托夫对面站定。

  “应该立刻跟拍林联系,希特勒肯定不知道这一切!这一定是前线的将军自作主张,或者是一次误会!”

  他用他那烟斗的弯曲的烟嘴指着莫洛托夫。

  “应当给德国大使馆打个电话。”

  所有人在听到朱加什维利的话后,都同时一愣,几乎是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位各族人民慈父一般的领袖。

  铁木辛哥和朱可夫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多少总明白一些原因,朱加什维利不愿意承o8旧姗旬书晒讥片齐余叭口只的错误,那怕一一只要希特勒朱加什维利其系憾口。处决几名将军或元帅来悍卫自己的正确!

  得到指示的莫洛托夫急忙站起来。向一只紧靠大办公桌的电话桌走去。他拿起一架电话机上的电话小声给外人民委员部的值班人员作了指示。

  又静下来了。朱加什维利重新开始沿着墙壁来回地走着。他手里仍旧拿着没有点着的烟斗走着,只是时不时转过头来,同时更放慢脚步。好象在留心听。聚集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好象觉得朱加什维利是想听清那边处的炮击声似的。电话铃响了。一直没有离开电话集的莫洛托夫,急忙拿起电话。他默默地听了一会儿工夫。接着说道。

  “让他来吧”

  于是放下电话,回身走到朱加什维利面前,声音变得有点儿结结

  巴。

  “舒”舒伦堡要马上见我。说他有重”重要通知,我说,让他来吧。”

  “去吧。”

  朱加什维利摆了摆手,朱加什维利看了莫洛托夫一眼,他想起来,半年前就是在这间屋子里,莫洛托夫从拍林访问回来后,信心十足地报

  :

  希特勒在同英国及其盟国的斗争中寻求我们的支持。应当等待他们的对抗尖锐化。希特勒坐卧不安”有一点是清楚的他不敢同时在两条战线上作战。我想我们有时间来巩固西部的国境线。不过要分外小心,因为我们是在和一个冒险分子打交道,,

  朱加什维利看了一眼莫洛托夫。几乎下意识的,朱加什维利相信舒伦堡一定是来道歉的,德国绝不会进攻苏联。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朱加什维利心头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他感到。自己被希特勒那个无的骗子给欺骗了。也许,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和信心不足。“领袖”已经习惯于事态按照他的意志展。他不想让这些战友看出他的软弱,大家都在等待他的看法和吩咐。

  在这紧张的沉寂当中,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莫洛托夫又走进了房间。接着房间里响起了他低沉的声音。

  “德国政府已经向我国宣战了。”

  这句话说出来时,正碰上斯大林走向房间远远那一头的半路上。

  听到这句话,他猛转过身来。这时大家看见他生了某种几乎看不出的、但是毫无疑问的变化,仿佛斯大林离开正路了,失方向了,失去他所素有的钢铁般的意志,至少在这一瞬间。

  过了一会,铁木辛哥元帅打破了沉默。

  “朱加什维利同志,您允许报告一下局势吗?”

  “好吧。”

  第一副总参谋长瓦杜丁走进办公室。他简明抚要地报告了一下局势,其中没有多少新消息:在猛烈的炮轰和空袭之后,德军的大部队在西北方面和西面的许多地区侵入了苏联领土。许多边防小队在第一次战斗中就遇到了德国毁灭进攻。敌人的空军在不断地轰炸各个机场。

  由于很多地方和部队都失去了通讯联系。总参谋部也没办法掌握更多其他的具体材料。

  报告格束了,办公室又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一阵长时间的沉寂之后,朱可夫打破了办公室内的这种沉寂。

  “朱加什维利同志,现在我们必须立即用各边境军区所有兵力猛烈还击入侵之敌,制止其继续前进。”“不是制止,而是歼灭。”

  站在一旁的铁木辛哥补充一句。

  在沉默了一会后朱加什维利无力的放下手中的烟斗,然后注视着自己面前的将军与元帅,尤其是朱可夫。

  “下命令吧。”

  吐出这句话时,朱加什维利感觉自己的力气似乎被一下尽了,这四字意味着”自己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或者说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是因为自己的一再的错误而爆!

  吐出四字后,朱加什维利迟疑不决地走了几步,但不是顺着他习惯走的路线,而是走到房间最深处,然后,虽然仿佛面前什么也看不见,但他到底慢慢地摸索着似地走到桌旁。在一张空椅上坐下。

  然后朱加什维利这个号称有着钢铁般意志的“各族人民的领袖”低头弯背坐在那里,把那装好烟丝一直没有点上的烟斗放在桌上。那只永远和他的手连在一起的,好象是这只手自然延伸出的烟斗,被随意的地扔在办公桌上它不过是一块和卜的木头而已。

  “立卑布命令,要我军打退敌人的进攻。但是”

  朱加什维利并没有拿起自己的烟斗。而是突然提高了声音,仿佛在和一个看不见的政敌争论什么。

  “命令他们暂时不要越过边界。”

  随后又停了一下,接着又用已经很低的声音补充了一句。

  “除了空军。去吧。”

  最后这句话,他几乎是用了平常那种平静而有权威的口气说的,可是大家还是痛苦地甚至恐慌地感觉到。这一次他的声音总有些不自然。斯大林受挫了,被倒了,这一点所有的人都明白。

  在朱可夫和铁木辛哥离开之后。朱加什维利无力的瘫坐在沙上,网他几乎是在强撑着自己的意志。以免让自己不生崩溃。

  “东方” Www.N6Xs.COm
上一章   小市民的奋斗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小市民的奋斗》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小市民的奋斗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小市民的奋斗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