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第03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作者:不详 书号:27932 更新时间:2014-3-17 
第03章
  “也好,旺。最近咱们村里也不太平静,你夜里没睡得太死了。”“嗯。我明儿就回去,爸,你休息吧。”大伯点点头,把一堆换洗衣服拿在手上,顺手关上房门,然后深深地了口气。

  从厨房到房间里必然要经过一条短且窄的巷道,灯泡坏了,在下雨的夜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木兰手里拿着丈夫生前所穿的衣服,心想,大伯跟丈夫身材相当,也凑合着能穿。

  走到半途,猛然撞到一个人,丰部正好被碰了个正着,她痛得不唉呀一声,叫了出来:“谁?是谁?”“是我,木兰。”听声音好,正是大伯曾旺。

  “啊,吓了我一跳。原来是旺哥。”木兰长长地吁了口气,拍拍自己的脯,刚才她确实吓了一跳,只是巷道幽黑,旺看不见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旺有点恍惚,适才虽然只是凑巧,然而留给他的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没,没什么。我,我正要拿衣服给旺哥换着穿呢,也不知道合身不?”丈夫个子与大伯相当,只是稍瘦,不及大伯强壮。刚才那一撞,给她的感觉只是有点痛,倒也没有觉着什么。要知木兰禀虽非刚烈,教育程度也不高,但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女人。

  “我正要跟你说呢,我明儿要先回家了,地里的活还没干完,我怕秀芹和妈累着了。”旺在黑暗中嗅到了一阵阵芝兰花般的香味,想来是从木兰身上传来的,他的心底起了些微的变化。他原本就旺盛,每天都要和自家婆姨来上几回,自昨天至此,下体的具已是几度膨几度消褪了。

  “老家还是种参吗?最近销路怎么样?”木兰想起以前跟随父亲种植参的日子,每到漫长而寒冷的秋天到来的时候,她就和父亲整天在高坡上的田地中挖参。

  秋深的日子,高原上的阳光越来越阴冷,空气也变得越来越干燥,土地也开始有些结冻,父亲每一锸下去都要费好大的力气。邻居曾家每次都会叫上他的大儿子旺前来帮忙,而自己就停下来,跟在旺的后面,站在的泥土中,一、一地拣拾着参,整双脚都被冻得麻木了。

  父亲是鳏夫,独自一个拉扯着木兰长大,生活自然比别人家艰苦。每次从田地里回到家中,父亲总要用他的那双大手为木兰脚,让血气重新贯通和动。

  月的树影下,透过破旧残败的木格窗,亲情在她的心中汩汩淌着。父亲糙的双手在脚心时,总会让她感到酥酥的,身心的疲惫在此时此刻随着父亲的按摩渐渐退隐。

  或许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吧,木兰渐渐长大,直到有一天,她的生活才发生了改变。曾家提出了,让木兰许给他家当媳妇,而田地里面活就全让曾家包了。父亲冥思苦想了几天几夜,终于在某一天的凌晨叫醒了她。

  木兰永远记得十八岁的那一天,阳光明亮洁净,在窗外的灌木丛间投下了黑白分明的剪影,茂密的冬青树散发着浓烈的芬芳。父亲正痴痴地看着自己,目光中凝注着无限的爱恋和不舍。她惊讶地问父亲,发生了什么事?父亲问她,愿不愿意嫁人,离开这个家?自己在惊愕之下,猛烈地摇头,说今生今世绝不离开父亲。

  父亲有些感伤。絮絮叨叨地诉说着自己的无奈,残酷无比的劳动早已蚕食了父亲的健康,他已经无力再经营自己的那一坯田地了。在与贫瘠的搏斗中,父亲过早地苍老,陈年的隐疾苦苦地折磨着他。木兰哭了。

  终于,在一场好像游戏般的签里,曾家老二中了木兰,也就是曾茂,她现在死去的丈夫。

  巷道黑暗而无声。木兰听到了旺剧烈起伏的息声,接着旺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那双大手跟自己的父亲一样,糙、皲裂,典型的劳动人民的手,熟悉而又陌生。

  “要不是错了签,木兰,你是我的。”旺的声音干渴颤抖,抖若风中的柳絮。

  “不,不要。旺哥,别这样,这样对不起秀芹,也对不起死去的茂。”木兰努力挣脱了他的掌握,小手感到有点疼痛,刚才他握得好紧。

  “别提那个死婆娘。木兰,秀芹她哪有你这般漂亮。”旺在黑暗中准确无误地抱住了木兰,嘴巴前拱,试着要亲吻她的脸和嘴

  木兰把脸往后撤,两手支在当中,抵挡着他的下一步动作“不要这样,别吵醒了阿爸。”素来内向羞涩的木兰有些生气,却也有些害怕。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这样的丑事要是传出去了,她也别想活了,她宁死也不要在流言蜚语当中苟且偷生。

  “不要管那个老家伙!”鲁地打断她,一只手却滑溜地伸进了木兰的衣服里“木兰,你的牝儿好热哟…”他的语气在此时又显得温柔体贴了,呼吸急促中带着焦急和难耐。

  “你,你…你别这样,要做死了!”木兰又气又难过。丈夫刚刚去世,自家兄弟就这般无下作,叫她以后怎么过日子?

  她提起右腿,狠狠地往旺下身一捣,只听见旺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嘶叫,带着野兽中伏的绝望哀嚎,委顿在地上,身子像虾米一般蜷缩成一团。这一声叫喊沉闷痛苦,虽不甚亮,但清夜里传来,仍是显得清晰异常。

  曾亮声在她母亲房间里听到了,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顺手拉开房门。母亲木兰从巷道暗处匆匆走来,步履有些踉跄,神色慌乱,见曾亮声站在门口,忙伸手收敛了些,并整理了下衣服。

  “哦,阿声,你怎么出来了?洗澡了吗?”“妈,怎么了?我刚才听见了谁在叫喊?”曾亮声伸长了脖子,试图看见什么,只是巷道幽暗,却也没什么动静。

  “嗯,没事。你不用担心,快快洗澡吧。我去打些水给你。”木兰顾左右而言他,不想让儿子多想,急匆匆的赶他去洗澡。

  曾亮声见母亲姿容出色,娇羞中带着酡红,不心中一,心想,母亲真是生得好看,比电影里的那些明星一些儿也不差。

  曾亮声很感,见母亲神色之间似有隐忧,忙问:“妈,是不是有小偷?”他想,可别是有人趁想偷东西,自己家里清贫,每一样东西都是生活必需品,缺了就要再买,这对于守寡的母亲又增添了负担。他年幼的心里早就寻思着自己是个男子汉,不能为母亲分忧解烦还算什么男人?

  “不是,不是。你刚才可能听错了,说不定是邻居,咱们不要惹事了,好不好?”木兰拉着他进了房间,顺手拉上了门栓。

  晕黄的灯光下,一身素白的木兰秀眉微蹙,纤手细腻温热,吹气若兰,惹人怜惜。曾亮声不敢细看,只是香气拂鼻,让十四岁的他更是难耐,心中暗骂自己无无行,怎么能对自己的母亲起这种不良之心,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妈,你先歇息吧,我去洗澡。”曾亮声有些慌乱地抓起备换的衣裳,就想往外走。

  “别,阿声,你就在这儿洗吧,妈这就给你烧水。”木兰不知为什么,突然感到害怕,不想独自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快速烧水进热水瓶里,然后打开一盒力士香皂“这个拿去抹身子,比较不会让蚊子咬。”曾亮声“哎”了一声,眼里瞧着母亲清秀的面庞“妈,要不你先睡吧,我洗完了还要再看点书。”木兰点点头不再说话,转身去整理铺,一面绣着龙凤呈祥字样的半旧单覆盖在乌木上,她把它揭开,折成四方块后放进了木箱里。这天气渐炎热,就算是半夜里也不再起寒了,眼前只需一件毯子足够了。她再慢慢地从木箱里拿出一件新毯子,放在手里,沉思许久,才盖上木箱盖。

  曾亮声痴痴地看着母亲纤细的身影,知道这件新毯子是要给他盖的。这是母亲当年唯一的陪嫁物,她一直舍不得拿出来使用,常常在木箱里,每年都拿出来晒晒太阳再放回去,说是免得发霉。

  雨点打在窗外的红心蕉上,发出了铜盘的声音,热烈浓郁,给暗夜溢些许的生气。木兰不经意地瞧着儿子的上身,虽然清瘦,但也略显出生机,这里面蕴育着未来的希望与渴望。

  曾亮声知道母亲在看他,他感到有一种怪异的气流正从皮肤的孔里散透出来,的,颇为受用,像是在最温柔的水波里游泳,鱼的快乐!空气中有了一点縻的气息…这是一种巧妙的敏锐的刺,一种超脱美感的惑,一种浓的袭击。 wWW.n6xS.coM
上一章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免费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完结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