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棒出击 第十章 柳家庄离奇惨案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巨棒出击  作者:松柏生 书号:28326 更新时间:2014-4-20 
第十章 柳家庄离奇惨案
第十章 柳家庄离奇惨案

  众人频频催促着大金刚快吹石头,甚至连站在屏风后面观看的柳貂蝉也好奇的注视着那块大石。

  大金刚经众人一催,转身来到那那石块之前,略一迟疑,方始深深的了一口长气,朝着石块呼的一口吹去。

  但见尘烟滚滚,石块已随风飘散了!

  大金刚好似见了鬼一般,怪叫一声,立即逃回人群。

  众人一见石块果被大金刚吹散,尚以为是自己眼花,及至举手拭了拭双目看清之后,无不震惊于刘朗的神功。

  须知能以掌力将石块震碎,已非易事,要震石成灰更是罕见,何况刘朗又是随意的虚空一挥!

  更难得的是在隙痕上仍然保持石块的原状,闻所未闻!

  因此,现场立即传出震天喝采声!

  柳貂蝉更是双目异采连闪,内心激动万分!

  刘朗却仍然含笑不语!

  只有胡菲菲兴奋得眉开眼笑的!

  世上那有比目睹心上人扬威更令情侣们兴奋的!

  就在这阵喝采声音之中,陡然间有一条人影凌空向刘朗的身前飞落,那动作之速,有如闪电一般!

  刘朗一见飞来的这人正是那首席间的冷傲少年追风侠,不由暗付:“哇!这厮的动作快的哩!大意不得!”

  一念未已,那追风侠已将身形落于他的身前丈余定处,只见他仍带着几分冷傲之态。

  淡然一笑,道:“刘兄这手神功,果然不凡,不过兄弟倒想在刘兄手下见识一下高招,谅刘兄不会吝于指教吧!”

  在追风侠开始说话之时,宾客们立即打起精神来,一个个个聚会神,等着他们二人如何的动手过招。

  刘朗一见追风侠那种冷傲之态,心中甚为不快。

  却仍拱手含笑道:“哇!在下只不过略懂一套拳法,而且只会攻,不会守,尚请阁下多加注意,以免发生意外!”

  刘朗不知对方武功深浅,他对于大还丹是势在必得,决心全力出掌进攻,因此,才会事先向追风侠打招呼!追风侠一向冷傲无比,闻言之下,眉头一扬,面上立即布上一层杀气。

  鼻孔中立即冷哼一声:“很好!”言落,踏步欺身,一扬臂猛虎出神。

  右手逢于刘朗的左手脉门,左手却闪电般抓向刘朗的前。

  同时手中的中食二指已暗中蓄劲,将家传绝传大力指运起,点向刘朗前玄门"将台两

  两人相距只有五尺,追风侠这招猛虎出神又是势如奔雷,大有致人于死之势,只看得旁观之人触目惊心!

  因此,不由自主的纷纷离座而起。

  刘朗叫声:“哇!你可真无情!”

  一缩左腕,让开脉门要,右臂同时向上一格,那情形好似女子躲避男人的轻薄及反抗一般。

  追风侠哈哈一笑,手臂倏伸,一缕指风疾点向刘朗右肘曲池

  “哇!恨你无情!”

  只见刘朗双臂一圈,霍地挫矮身,追风侠指尖堪堪擦着肩头而过,同时左脚腿弯一曲,右足尖猛踢向他的左膝头。

  追风侠双足一蹬,从刘朗的头上翻飞而过。

  身形落地之后,由于耽心刘朗继续出手,因此,立即足尖疾点,再度腾身窜开五尺之后,才回过身来。

  却见刘朗含笑凝立不动,他不由俊颜一红!

  按理说,他既已落败,应该识趣而退,可是,他一想自己招尚未全出,如此认输,实在冤枉而且不甘心!

  只见他朗啸一声,疾飘过来!

  双手一扬,两股指风已点向刘朗的头、腹之间。

  刘朗身子一闪,喝声:“哇!小心啦!”

  立即使出恨不成钢掌法,刹那间掌影翻飞,迅如疾风骤雨!

  追风侠虽然轻功了得,指风凌厉,却因功力远逊于刘朗。

  因此,一动手立即陷入刘朗的掌影之身不得!

  石磐真人瞧得神色一变,传音道:“庄主,此子之招式颇似冲阎王孟全,今之事可要好好的处理呢!”

  柳庄乍见刘朗之招式,只觉奥无比,即使他自己下去战,恐陷也无法轻松战,不由暗凛着!

  此时,一听刘朗竟与那位孤单的冲阎王有关,心中不由一震!

  陡听追风侠闷哼一声,立即跟跄后退!

  刘朗拱拱手道:“哇!承让啦!”

  追风侠运功默察,一见肩头未曾受伤,心知对方必已手下留情。

  俊颜一红,冷冷的道:“高明!三年之后,我…”

  刘朗忙叫道:“哇!别说下去!刘某人一向现金易,从来不开远期支票,你不服气的话,再来打!”

  追风侠气得身子一震,怒啸一声,就再攻上去。

  柳庄主忙呵呵一笑道:“胜负已分,小侠下天休息吧!”

  追风侠神色一变,沉声道:“姓刘的,你不敢接受我三年后的挑战吗?”

  “哇!我不是不敢!我只是不愿意答应,因为天有不测风云,万一我在这三年之内死去,届时如何去赴约呢?”

  “哇!俗语说:好男不于与女斗,届时你总不能叫我的老婆去应战吧?所以,我不愿意答应你的挑战!”

  迫风侠被他这个歪论,顶撞得一时无言以对!

  倏听冷冷的声间道:“姓刘的,你家关少爷和你现金易一番,声间未歇,关滦已落在刘朗身前五尺余远!”

  刘朗却凝视着关滦,沉声问道:“哇!你也姓关,认不认识关哈安?”

  关滦神色一寒,叱道:“住口!你岂可直呼家师的名讳!”

  “哇!原来你是那只老猪哥之徒,很好!哈哈!”

  说完,仰天哈哈大笑!

  众人一听刘朗竞敢如此嚣张,污辱武林四异之一的关哈安,不由得齐皆骇然的瞧着刘朗。

  关滦双目一冷,右掌—扬,疾劈了过去。

  大金刚不由自主的叫道:“小心!”

  刘朗倏然停住笑声,右掌一挥,一掌了过去。

  轰!一声,掌劲四溢,凌厉至极!

  众人情不自的后退着。

  关滦只觉手臂隐隐发疼,后退一大步之后,才止住身子。

  刘朗屹立不动,续道:“哇!关滦,你别不服气,你可知道令师目前正在园和飞应贞筱做什么事?”

  众人多知飞应贞筱之名,闻言之后,立即纷纷议论着。

  关溱当众被辱,气得双目似火,怒吼一声之后,踏步欺身,已将开天关地掌法使了出来。

  刘朗喝声:“哇!来得好!”立即也使出恨不成钢掌法,场中立即传出隐带风雷以及霹雳之声。

  功力稍差之人早已捂住耳朵退避而去。

  掌影翻飞,掌劲惊人,两道人影似轻烟般扑跃着。

  宾客们那曾见过如此狠拼,不由瞧得目瞪口呆!

  追风侠见状,心知方才刘朗果然已经手下留情,不由一阵愧疚。

  滇中双英面惊容,瞧个不停!

  石磐真人及柳庄主更是全神凝集起来。

  柳貂蝉紧张得自屏风后面走出采观战。

  胡菲菲也紧张得双掌紧握,掌心已泛冷汗!

  两人的掌劲越来越沉,四周之人纷纷退避着。

  关滦一见自己已将一套掌法使完,却已屈居于下风,心中一狠,暗暗自袖中扣出一粒酥软丸弹了出去!

  刘朗打了一声哈啾!之后,慌忙后退!

  关滦一笑,立即扑了过去!

  “哇!恨你入骨!大家快退!”

  说完,双掌一震,疾劈过去。

  关潦正在庆幸暗器得逞,打算趁机结束刘朗性命之际,突见一道骇人的掌力了过来,慌忙拧疾闪!

  那知,这一招乃是刘朗痛恨关滦使暗器,因此,使出了十成的功力,岂是关潦在匆忙中所能闪避!

  只听他啊!的惨叫声,立即传出砰!一声暴响!

  血雨纷飞!

  碎四溅!

  一具活生生的人竟被刘朗一掌劈成碎

  有五人退避稍迟,分别受了轻伤,立即退开一旁。

  大金钢激动的叫声:“师父!”

  就跪下。

  刘朗右手一挥,阻住他的下跪,同时叫道:“哇!大金刚,我不收徒弟!你别来这套,快起来!”

  大金钢唤声:“师祖!”

  使出吃的力气,又要跪下!

  “哇!我不收徒就是不收!快起来!”

  说完,右掌一挥,左手曲指一弹!

  大金钢站直身子,立即被一缕指风制住身子,急得他哭道:“呜呜!祖师爷!求求你收了我吧!”

  刘朗又一指点住他的哑之后,笑道:“哇!我只是出来办点事而已,马上就要归,还收个什么徒子徒孙的!”

  说完,重又立不动!

  众人心知刘朗又在等待别人的挑战,立即好奇的瞧着有谁敢出面挑战。

  刘朗方才所展的一连串功夫虽然招式略嫌野,却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可见他的功力已达以意使力之境界!

  尤其他那招恨你入骨一掌劈碎追魂书生,立即震住所有的人。

  盏茶时间之后,只见柳庄主起身拱手道:“各位,如果在柱香时间过后,未见有人再出场,老夫即要宣布刘少侠乃是今比武的得胜者!”

  众人闻言,皆垂首不语。

  柱香时间过后,只见柳庄主欣喜的道:“刘少侠,恭喜你,你是今比武的得胜者!”

  说完,将盒递了过去。

  刘朗道过谢,双手接过锦盒之后,立即解开大金钢的道。

  大金钢拭去泪水,难过的低下了头刘朗朝胡菲菲瞧了一眼,笑道:“走吧!”

  说着,左足一抬,就离去。

  柳庄主正等着刘朗进一步提出求婚,一见他要离去。

  口叫道:“刘少侠…”

  话一出口,一想有失身份,立即住口不提。

  刘朗止住脚步,回首问道:“哇!庄主,你还有什么指示?”

  石磐真人微微一笑,立即道:“刘少侠,贫道有件事想请教你,可否移驾入内一谈?”

  说完,企盼瞧着刘朗。

  刘朗瞧了胡菲菲一眼,问道:“行吗?”

  胡菲菲正愁刘朗不留下来,立即点头道:“观主乃是前辈异人,既然有事相询,咱们岂可失礼!”

  柳庄主闻言,神色一喜,立即朝众人拱手道:“各位,请恕老夫另有要事,不能相陪!”

  说完又一揖为礼!

  宾客们心知柳庄主必然要与刘朗商量成亲之事,立即识趣的行礼离去,刹那间即走得一干二净。

  刘朗及胡菲菲也已经随着石磐真人及滇中双英先行进入内宅,在大厅之中就座了。

  半晌之后,柳庄主稳步走了进来,只听他拱手道:“对不起!让各位久等了,请坐!”

  说完,迳自坐在主位。

  石磐真人含笑朝刘朗问道:“刘少侠,请问令师是否姓孟?”

  刘朗轻咦一声,立即点头道:“哇!在下的确是冲阎王孟全练过一些武功,不过,那只是条件换,并无师徒名份!”

  “喔!这倒是与孟施主的作风颇为吻合!”

  “哇!道长,你提及此事,有何指示!”

  “呵呵!贫遭昔年曾目睹孟老施主使过这套掌法,如今再度目睹,心中一喜,才有此问,并无他意!”

  “哇!原来如此!”

  就在这时,突见柳貂蝉低垂着头,手捧圆盘,内盛六杯清茗缓缓的向内间行了出来。

  刘朗不由暗喊一声“夭寿!麻烦事来了!”

  只听柳貂蝉脆声道:“请用茶!”

  接着,自柳庄主,石磐真人逐一的行了过来,不久,已到刘朗的面前。

  刘朗硬着头皮道过谢,立即端起一杯清茶。

  胡菲菲浅浅一笑,故意瞄了一阵子之后,才道过谢端起杯子。

  柳貂蝉如释重负的向内进行去。

  柳庄主呵呵笑道:“老夫膝下只有小女一人,拙荆又早逝,老夫欠缺管教失礼,尚请刘少侠多多包涵!”

  刘朗暗喊,声:“哇!强迫中奖啦!”

  他连忙说道:“哇!庄主太容气了,令嫒美若天仙,举止大方,雍容华贵,不愧为武林第一大美人!”

  柳庄主道声:“刘少侠缪赞了!”

  之后,却呵呵一笑!

  石磐真人打蛇随上,立即问道:“刘少侠,你是否已成亲?”

  “哇!这…实不相瞒,在下虽未成亲,却已有一位红粉知己!”

  说完,扬指朝胡菲菲一指!

  胡菲菲想不到他会来这招,不由一羞!

  石磐真人呵呵一笑,道:“这位姑娘的易容手术果然高明,可否赐告芳名?”

  胡菲菲闻言,突然想起自己这半年来的所作所为,立即犹豫不决!

  刘朗却大大方方的道“她姓胡,古月胡,复名菲菲…”

  滇中双英中的老大岳英闻言之后,喃喃念了一遍:“胡菲菲,难道是…”

  胡菲菲闻言神色一变,立即起身就离去。

  刘朗见状,立即上前拉着她的手,低声道:“哇!菲菲,别难过,我要让他们知道你的伟大精神!”

  胡菲菲凄然道:“不!朗哥,我不值得你如此做!”

  刘朗却一把搂着她的纤,道:“哇!菲菲,咱们走!”

  胡菲菲忙道:“朗哥,别冲动,唉!你说吧!”

  说完,轻轻一拧,坐回原位。

  刘朗回到原座,正道:“前辈,庄主!二位大哥!不错!菲菲就是当今武林中传闻的飞女胡菲菲!”

  “哇!菲菲,请你马上恢复原貌,让前辈们瞧你是不是天生的那种令人看不起的人!”

  胡菲菲闻言迅速摘下文士帽,又以易容膏洗去脸上的易容,众人立即看见一张清丽脱俗的姣好面孔。

  刘朗正道:“哇!各位前辈,菲菲自幼跟随神鹰老人胡集威习武,今年初奉师命下山寻找一名仇人!”

  “据胡前辈指示其仇人年约六旬,身材瘦削,间有一道刀疤,请各位前辈想一想,咱们能怪菲菲吗?”

  石磐真人肃然道:“无量寿佛!善哉!神鹰老人名列武林四异之首!”

  “其仇人必然也是武功高强之,胡姑娘的牺牲精神令人敬佩!”

  岳英闻言,红着脸,忙起身朝胡菲菲一揖到底,歉然道:“胡姑娘,请恕在下方才的无礼之言!”

  胡菲菲忍住夺眶泪水,起身回道:“不敢当!”

  刘朗待他们二人坐定之后,又道:“哇!菲菲为了助我练功,竟然不惜待一身功力输送给在下,因此在下极得大还丹!”

  柳庄主神色一耸,自怀内拿出一个瓷瓶,道:“刘少侠,老夫这瓶培元丸颇具培元固本之效,请笑纳!”

  “哇!这…”胡菲菲心知柳庄主示惠之意。

  立即上前道过谢,收下了那个瓷瓶。

  石磐真人会意的道:“刘少侠,胡姑娘,你们可记得柳庄在比武之前,曾经暗示获得大还丹之人,即是其东佳婿?”

  “哇!我不…”

  胡菲菲忙道:“我记得!我听得懂!”

  “菲菲,你怎么…”

  “朗哥,别打岔,听道长说下去!”

  石磐真人微微一笑,瞄了柳庄主一言不发。

  含笑说道:“庄主,贫道有个建议,不过贫道必须言明在先,贫道绝无他意!”

  “道长,请说!”

  “无量寿佛!庄主,刘少侠武功高强,心淳厚,乃是人中之龙,令媛可否与胡姑娘效法昔年娥英共事一夫,为武林添一佳话!”

  “呵呵!固所愿耳,不敢言矣!”

  刘朗忙道:“哇!我…”

  胡菲菲忙道:“朗哥,柳姑娘国天香,不知有多少公子哥儿及英雄侠士钟情于她,你怎可轻易放弃呢?”

  刘朗苦笑道:“哇!菲菲,你也知道我的身世,凭我这个身无分文的孤儿,怎么可以让柳姑娘跟着我受苦呢?”

  胡菲菲急叫道:“朗哥,你原本也是闽中望族之后人,只是父母被人陷害,产业被霸占而己,凭你目前之成就,随时可以收回产业的!”

  刘朗立即传音道:“哇!菲菲,你也知道我那个太那个了,她那么娇柔,怎么受得了呢?你还是少婆啦!”

  胡菲菲想不到刘朗会考虑得那么周全,一时怔住了!

  石磐真人见状,立即含笑道:“刘少侠,终身大事非同小可,的确有慎加考虑之必要!还是先协助胡姑娘恢复武功吧!”

  刘朗一想有理,立即颔首道:“哇!前辈之言,甚为有理!菲菲!事不宜迟,准备开始吧!”

  说完,站起身子就扶她。

  胡菲菲轻轻摇摇头,朝柳庄主问道:“庄主,可否请令媛协助晚辈复功?”

  “呵呵!可以!可以!小杏,带胡姑娘去小姐房里吧!”

  胡菲菲自刘朗的手中接过大还丹之后,朝众人颔颔首,立即随小杏离去,只留下刘朗一人在忐忑不安!

  柳庄主含笑问道:“刘少侠,听说你是闽中人?”

  “哇!是的!”

  “刘少侠,你可认识一位柳贤达?”

  “柳贤达?哇!我想起来了,是府城总捕头,先父先母遇害之时,若非他刚好不在,一定可以察出异端的!唉!”

  “刘少侠,可否将令尊令堂遇害的经过说一下?”

  刘朗神色一黯,概要的将自己的身世说了一遍。

  柳庄主听完,神色一沉,沉声道:“贤达越来越懒了,居然让这件冤情石沉海底,老夫非训训他不可!”

  “哇!庄主,你认识柳总捕头呀?”

  “贤达是老夫之侄儿,曾在老夫这儿学过三年的功夫,刘少侠,你放心!老夫一定叫贤达个水落石出的!”

  刘朗忌惮的就是后复仇之时,刘虎会借重官方的力量加以阻止,因此,闻言之后,不由神色大喜!

  只见他站起身,一揖为礼道:“谢谢前辈的帮忙!”

  “呵呵!刘少侠,你别客气,老夫也不愿贤达有污点!请坐,咱们聊聊吧!”

  且说胡菲菲随着小杏进入柳貂蝉的房内之后,立见柳貂蝉俏立在桌前,裣衽行礼道:“柳貂蝉见过姐姐!”

  胡菲菲忙还礼道:“姑娘,你别折煞我!我不配!”

  柳貂蝉正道:“姐姐,刘公子方才所说的人,小妹皆已听到,小妹对于姐姐的牺牲精神十分的敬佩!”

  胡菲菲欣喜得双目含泪,喃喃自语道:“我实在太幸运了,居然会遇上你们这些心地善良的人!”

  柳貂蝉上前拉着她的双手,脆声道:“姐姐,你不是要恢复功力吗?咱们现在马上开始吧!”

  “别急!蝉姐!小妹有件事想先请教你!”

  柳貂蝉闻言,心知她提及亲事,立即红着脸道:“姐姐,请说!”

  “蝉姐,你今年贵庚!”

  “二十!”

  “咳?真巧!我也是二十岁,你是几月生的?”

  “十一月初六!”

  “我是三月初四,蝉妹,我就忝居大姐了!”

  “姐姐,你不是有话要问小妹吗?”

  “不错!妹妹!你对朗哥的印象如何?”

  “我…我…”

  “没关系!我们已经是自家姐妹了!”

  “我…我觉得他很忠厚,不失为一个可靠的伴侣!”

  “格格!妹妹!你真有眼光,朗哥的确是一位值得依靠的对象,不过,他虽然个性忠厚,却油腔滑调,很会吃人豆腐的哩!”

  “喔!瞧他的那付刚直模样,不大像是姐姐所言之人哩!”

  “格格!妹妹,我把他的故事讲给你听,你就知道了!”

  说着,把刘朗的身世。

  在兵书峡的遭遇,在森罗殿的情形,在李长寿府中的奇遇,在以及她与他见面的情形一一说了出来。

  有关男女间之事,由于她尚是处子,胡菲菲略过不提!

  其实胡菲菲也不知道刘朗把他与李瑶琴、应娃、应萍的迷糊仗,那一段隐瞒住,因此,她说得津津有味!

  柳貂蝉听得如痴如醉,干脆叫小杏及小桃把饭莱送入房中,两人点上烛火,继续低声交谈着。

  只听柳貂蝉吐了一口气,叹道:“好离奇的遭遇!真不可思议!”

  胡菲菲格格笑道:“妹妹,这是朗哥亲口告诉我的,咱们光是听听就紧张万分,真不知他当时是如何熬过来的!”

  柳貂蝉叹道:“姐姐,你真幸运能够有如此良侣!”

  说完,神色一黯,垂下了头。

  胡菲菲见状,心生不忍,沉思半响之后,道:“妹妹,你可知道他为何不肯接纳你的的感情吗?”

  柳貂蝉双目一红,深感委屈的道:“他并不了解我!他误以我是拜金主义吃不了苦的人,他…”

  话来说完,双手捂脸,低泣着!

  胡菲菲轻拍她的右肩,柔声道:“妹妹,你可知道我是如何失去功力?”

  柳貂蝉拭去泪水,道:“姐姐,你不是为了助他练功而失去功力的吗?”

  胡菲菲轻轻一笑,附在她的耳边将自己在与刘朗合时,由于功被刘朗的内功所制。

  因此被他尽功力之事,说了一遍。

  柳貂蝉听得又羞又讶,一时说不出话来。

  胡菲菲低声道:“妹妹,他方才曾暗中传音告诉我,他耽心你会承受不了,所以不忍心伤害你,你可别误会他!”

  “我…”

  “妹妹!这是他的外行错觉,你想想,咱们女人连婴儿都生得出来,怎会受不了呢?你说是不是?”

  “我…是的!”

  “妹妹!你如果信得过我,此事由我来安排!好不好?”

  “我…我没意见,可是,尚未成亲就…”

  说着,羞得说不下去了。

  “妹妹,他决心在处理完世俗之事,立即归隐,恐怕不会举行那些繁琐的世俗婚礼,你自己好好的考虑一下吧!”

  柳貂蝉心知她在暗示自己先与刘朗结合,只要木已成舟,米已成饭,就不怕刘朗再推拒自己的感情。

  可是,古老的礼法使她犹豫不决。

  何况,她也在担心自己是否承受得了哩!

  胡菲菲默默的看了她一阵之子之后。

  取出大还丹入口中,脆声道:“妹妹,你替我护法吧!有什么事,待我醒来再说!”

  说完,轻轻的上了榻,立即忽膝调息。

  柳貂蝉站起身,悄悄的在屋内行走,同时暗暗思忖着。

  胡菲菲在榻上运功之际,刘朗则与滇中双英在院内式磋武功。

  原来刘朗与众人闲谈二个时辰之后,石磐真人坦诚的指出刘朗掌法之缺失,同时提出了改进之策。

  刘朗稍一思忖,欣喜得立即跃入院中练起拳。

  石磐真人瞧得暗暗颔首不已!

  滇中双英的老大岳英见技心,立即恭声问道:“师父,徒儿可否下去陪刘少侠练几招?”

  “呵呵!可以!不过,必须以两仪剑才可以支撑百招!”

  岳英瞧了雷英一眼,朗声道:“刘少侠,在下二人与你练几招!”

  “哇!”

  场中立即人影翻飞,掌劲如雷!

  她门三人起初还客客气气的保留功力,三十招过后,立即全力抢攻!

  掌力如山!

  游劲凛例似刀!

  刘朗以一敌二,着着进攻,毫不让步!

  滇中双英自出道以来。只要一施展两仪剑法,绝不让对手走过三十招,如今却被刘朗轻易过关,二人岂能不惊!

  两人打起精神,使出全身的功力进攻着。

  柳府中之人散立在四周,一边观战一边低声交谈着!

  滇中双英已是当今武林年青一代之翘楚,想不到二人联手之下,竟然仍占不了便宜,众人不由惊讶万分。

  那知,六十招过后,刘朗已隐隐占了上风,众人不由屏息凝神,生怕错过欣赏三人分出胜负的情景。

  石磐真人欣喜的道:“庄主,果然不出贫道的预料,刘少侠的一身武功已无人能敌了,实在可喜可贺!”

  柳庄主悚然一惊,问道:“道长,难道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无量寿佛!贫道目前尚能与刘少侠打成平手,不过,只要让他再厉练一阵子,贫道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太不可思议了!”

  “呵呵!冲阎王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居然能在短短的数月之间造就了这朵武林奇葩!”

  “道长,你精通鉴人之事,可否将刘大侠的未来指点一番!”

  “无量寿佛,相随心转,种善因得善果,实难预卜,不过,刘少侠命中注定有多房室,庄主不妨参考!”

  “这…”柳庄主在武林之中名望甚尊,膝下仅有一女,他虽然已经归隐,却希望能够亲自主持一个风光的婚礼。

  如今听闻刘朗有多房室,难怪他会犹豫了!

  石磐真人微微一笑,立即又瞧向斗场!

  只听轰!一声,滇中双英踉跄后退四大步,才稳住身子。

  瞧他们二人部急剧的起伏不已,可见他们已尽了全力。

  刘朗在半空中翻个筋斗,落在丈余外之后,双手一拱,朗声道:“哇!滇中双英果然名不虚传!谢谢啦!”

  岳英苦笑道:“多谢刘少侠手下留情,让在下二人走百招!”

  石磐真人呵呵一笑道:“刘少侠,在恨你入骨第三式之后,若能旋化拳为掌,威力可能会加大一些!”

  说完,身子一闪,掠到刘朗面前,迅速的使出那招恨你入骨。

  刘朗见状,不由口喝道:“好招式!”

  却见石磐真人顺势一挥,朝数丈外那株槐树劈去!

  倏听嘿嘿!一声笑,一道人影疾而去!

  夕阳下只见一道灰影在空中一折之后,迅即不见。

  刘朗喝道:“哇!是关哈安!”

  立即作势扑。

  石磐真人呵呵笑道:“刘少侠,他已去远,任他去吧!”

  刘朗收住身子,佩服的道:“哇!前辈果然功力通神,竟能发现关哈安那老鬼在在树上!”

  “无量寿佛,关老刚隐身不久,刘少侠你适值收招,当然无法察知,事实上,贫道也只是虚晃一招而已!”

  刘朗一见那株槐树果然枝叶无损,不由暗笑道:“哇!原来出家人也会搞鬼呀!有意思!”

  柳庄主却神色肃然的吩咐庄丁开始戒备着。

  子初时分,柳貂蝉正默默的站在窗前望着一片黝黑的夜空沉思之际。

  陡听唰!的细细一响,的身侧立即出现二个人。

  大骇之下,她忙飘身竖掌敌。

  “格格,妹妹,别慌,是我!”

  柳貂蝉一见是胡菲菲,立即欣喜的遭:“姐姐,你已经恢复武功啦!太好了!”

  说完,上前拉着她的纤掌。

  胡菲菲含笑点头道:“不错!辛苦你啦!”

  “没什么!姐姐,坐下来,趁热把参汤喝了吧?”

  “妹妹,你实在对我大好啦!”

  “姐姐,咱们已经是自家姐妹了,别如此的客气!”

  两人喝完参汤之后,只听胡菲菲低声问道:“妹妹,你确定了吗?”

  柳貂蝉玉颜生霞,低声道:“请姐姐做主!”

  胡菲菲神色一喜,低声道:“妹妹,你放心,姐姐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对了,你可知道他目前在何处?”

  “书房!”

  “就他一人在书房吗?”

  “嗯!”“好!咱们去找他!”

  柳貂蝉闻言,心中一阵矛盾,慌忙道:“姐姐,关哈安在傍晚之时,曾经在此现身,目前府中戒备森严,可否…”

  胡菲菲点点头苦笑道:“我实在太急了,府中有没有人受伤?”

  “没有!据小杏说过关哈安是在他和滇中双英切磋武功之时潜在树上,却立即被石磐真人吓走了,因此,没有人伤亡!”

  “那就好!这老魔一向心狠手辣,不可不防!”

  柳貂蝉颔颔首,突然欣喜的道:“姐姐,他居然在百招之内击败滇中双英哩!”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胡菲菲也欣喜的道:“太好啦!若非他心如止水,我真想鼓励他参加明年武林盟主比武大会哩!”

  “姐姐!小妹认为还是不要鼓励他如此做,因为,江湖之中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不可以常情为判断!”

  “格格!妹妹,别紧张嘛!我只是说说而已,事实上我也不愿意他扬名立万,免得引来更多的姑娘!”

  说完,格格笑不已。

  柳貂蝉也捂嘴笑个不止!

  陡听房门外传来一阵必剥轻响,二人急忙收住笑容。

  中听房外传来小杏脆声道:“小姐,你还未休息呀?”

  “喂!有事吗?”

  “老爷有事与你商量,请你移驾书房!”

  “喔!我马上去!”

  小杏的脚步声音远去之后,胡菲菲吐了吐舌笑道:“还好,咱们没有去书房!”

  “姐姐!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就回来!”

  “请吧!”

  柳貂蝉进入书房之后,一见只有其父坐在椅上沉思,却不见刘朗。

  怔了一下之后,低声问道:“爹,你还未休息呀?”

  柳庄主一抬头,朝座椅一指,示意她坐下之后,含笑问道:“胡姑娘的武功恢复了吗?”

  柳貂蝉坐下之后,点点头道:“是的!”

  柳庄主嘘了一口气,道:“大还丹果然神效非凡,蝉儿,你对他们二人的印象如何?”

  柳貂蝉心知爹必在指刘朗二人,心儿一震,玉颜一红,低声道:“菲姐平易近人,甚好相处,至于他,我…”

  语未说完,一颗头已经垂了下去。

  知女莫若父,柳庄主心知她已倾心于刘朗,立即问道:“蝉儿,你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了吧?”

  柳貂蝉声若蚊鸣的点头道:“知道!”

  “蝉儿,如果要你与胡姑娘同事一夫,你可否愿意?”

  柳貂蝉轻轻颔首,低嗯一声,立即不语!

  柳庄主想不到一向眼高于顶,条件高于常人的女儿竟肯与别的姑娘共事一夫,心中一怔之后,竟说不出话来。

  柳貂蝉鼓起最大的勇气表示自己的心意之后,心中不由差涩万分。

  此时一听爹没有吭声,心中不由又多了一分的惶恐!

  良久之后,柳庄主回道:“蝉儿,爹原本想替你举办一个隆重的婚扎,可是,碍于事实,恐怕无法如愿!”

  柳貂蝉急忙长跪在地,低声道:“请爹恕女儿的不孝!”

  柳庄主忙扶起她,道:“蝉儿,罢了,道长早已告诉我,刘少侠命中注定有多房室,只要你不会觉得委屈,我也没话说!”

  “爹,谢谢你的关心,孩儿并非世俗之人,并不需要那些世俗的赞美,只求能够相夫教子,过平静的日子!”

  “呵呵!蝉儿,你往日的雄心壮怎么不见啦!你不是一直想要倒群雄做一任武林盟主吗?”

  柳貂蝉闻言,不依既道:“爹,你怎么取笑人家呢?人家不来啦!”

  “呵呵!蝉儿,有了心上人,就不来啦!太现实了吧?”

  “爹,你越说越不像话了,人家要走啦!”

  “呵呵,蝉儿,你不想知道刘少侠的下落吗?”

  柳貂蝉闻言一喜,立即问道:“爹,莫非他又出去啦?”

  “随神鹰老人胡集威出去了!”

  她忙紧张的问道:“爹在据传闻神鹰老人的脾气十分的暴燥,那只神鹰又凶猛无比,他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呢?”

  “呵呵!蝉儿,别紧张,瞧你的这张小脸一下子紧张得变白了,他的武功可神得很哩!即使要动手,也不会输给对方的!”

  “爹,神鹰老人怎么会突然找到咱们?”

  “他是看见胡姑娘留给他的记号跟过来的,加上咱们这儿喜气洋洋,他当然一下子就找上门啦!呵呵!”

  “爹,你最讨厌啦!人家紧张得要死,你却还有心情取笑,人家不理你啦!”

  说完,身子一转匆匆回房和胡菲菲商量了。

  胡菲菲一听其师已找上门,心中一宽,二人立即在房里等待刘朗回来。

  且说,刘朗原本在书房之中等待胡菲菲早恢复武功之佳音,突听神鹰老人来访,他急忙走了出去。

  他一踏入大厅,立见石磐真人及柳庄主陪着神鹰老人坐了下来,他忙上前拱手道:“刘朗见过前辈!”

  神鹰老人乍见刘朗,依稀有点印象,却一时想不起来,嗯了一声之后,立即朝柳庄主问道:“不错!不过…”

  刘朗不愿柳庄主说出胡菲菲失去武功之事。

  因此,立即接道:“前辈,令徒正在调息,待会儿即可出来,前辈,你可还记得咱们在兵书峡见面之事?”

  神鹰老人唔!了一声,道:“原来是你!”

  语未说完,双目神光陡凝视着刘朗。

  刘朗一见那微泛惊异的神色,心知他一定对自己刮目相看,他立即挂着微笑,默默的瞧着胡集威。

  神鹰老人礁了瞧刘朗半中晌之后,沉声道:“小子,你会装的!”

  说话之时,神色立即一沉!

  刘朗心知这位老鬼暴躁万分,万一让他翻脸闹了起来,若被关哈安趁机来袭,倒是一件伤脑筋的事情。

  因此,他不慌不忙的含笑道:“前辈,你真是爱说笑,晚辈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瞒你老人家!”

  “哼!以你如今的成就,当怎会遭了关哈安的毒手呢?”

  “哇!晚辈是另有奇遇,此事待会儿再谈,请问前辈是否已经找到关哈安那个老鬼了?”

  “哼!关哈安一天到晚缩在潜龙山庄,老夫方没有那个耐等他哩!”

  刘朗由柳庄主的口中获悉潜龙山庄机关重重,心知他必然因为忌惮这点,才没有冲进庄中与关哈安算帐。

  他立即说道:“哇!前辈,我听菲菲说你正在寻找一位眼有疤痕的六旬老人,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

  “不错!”

  “哇!前辈,你遇上了贵人啦!那道疤痕是不是约有一尺长?”

  胡集威双目一亮,急问道:“不错!你看过他!”

  “哇!标准答案!”

  “是谁?”

  “哇!前辈,夜已深了,咱们可否另移他处详谈?”

  “哼!走吧!”

  说完,朝石磐真人及柳庄主一拱手迅速破空而去!

  刘朗朝二老一招呼,迅速跟了下去。

  刘朗随着胡集威疾驰到郊外一座凉亭之后,一见胡集威站立在亭前视着自己,他立即他停身不动。

  “小子,可以说了吧?”

  “哇!咱们应该到潜龙山庄才对呀?”

  “什么?是关哈安?”

  “哇!不错!晚辈在兵书峡内看关哈安和应筱贞办事之时,曾经看见他的间有条尺余长的疤痕!”

  “小子,此事非同小可,你有没有看错?”

  “哇!我怎么会看错呢?我还看见应贞筱的左有一块胎记哩!咱们不妨到去瞧一瞧?”

  胡集威喔!了一声,立即沉不语!

  半响之后,突听他问道:“关哈安上的疤疤是在右?还是在左边?”

  “哇!我想想着,右!不错!是在右!”

  “确定是在右吗?”

  刘朗身子一纵,趴在地上,道:“哇!当时我站在你的位置,他们两人就摆出这样的姿热,不错!正是右!”

  胡集威喃喃自语道:“右?不对呀!应该是左才对呀!”

  “可是以关哈安的武功的确很有可能呀!莫非他在受重伤之后记错了!”

  他立即犹豫难决!

  刘朗不敢惊动他,立即默默不语!

  半晌之后,刘朗突听远处传来一阵衣衫破空之声,不由暗忖:“哇!这么晚了,还有这么多的人在忙些什么?”

  沉思中的胡集威也发现有异,只听唰!一声,他立即掠向一亭柱后面,迅速消失了人影。

  刘朗暗骂一声:“哇!老!”

  立即朝远处一瞧!

  那批人奔行甚疾,分明有一身不俗的武功,半响之后,即见二十余条人影疾掠过来,带头之入居然就是关哈安!

  刘朗心中一喜,立即喝道:“哇!姓关的!站住!”

  话声未落,早已疾过去。

  胡集威闻言,身子一颤,情不自的掠了出来!

  他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刘朗拖下了水!

  关哈安及二十四名黑衣大汉一见有人拦截,立即停下身。

  只听关哈安声道:“小子,你来得正好!老夫正要去找你!”

  “哇!姓关的,你别忙着找我,有一位老朋友正在等着你哩!”

  关哈安目光一瞥,立即失声叫道:“神鹰老人!”

  胡集威见状,立即一笑!

  刘朗笑道:“哇!胡前辈,你果然不愧为武林四异之老大,姓关的一见到你,立即吓成这付模样!”

  关哈安闻声,厉声道:“小子,你在胡说些什么?”

  “哇!胡说?是我在说,并不是胡前辈在说,姓关的,你如果有胆量胆的话,就好好的回答我一个问题!”

  站于关哈安右后方的一名黑衣大汉,立即踏前一步,叱道:“小子,你在胡说些什么?”

  说完,右掌一动,就出手!

  刘朗不悄的瞄了他一眼,叱道:“哇!黑衣鬼,你算老几,本公子在与姓关的说话,那有你嘴的余地!”

  那名大汉气得怒喝一声:“你!”

  就扑出。

  关哈安声道:“回来!”

  那名大汉恨恨的瞪了刘朗一眼,立即退回原位。

  刘朗笑道:“哇!黑衣老者,你实在太不知好歹啦!若非姓关的唤你回去,你早就躺在一边凉快去了!”

  关哈安声道“小子,别逞口舌之能,把问题提出来吧!”

  “哇!姓关的,你不愧为见过大场面的人,做起事来斩钉截铁,干脆俐落的,怪不得当年际挨了一刀仍能活命!”

  说完,哈哈一笑!

  关哈安却神色一变,口问道:“小鬼,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哈哈!若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胡前辈,看你的啦!”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个性暴燥的胡集威已经确信关哈安必是昔年灭门血仇的仇人。

  因此,怒吼一声之后,立即扑了过去。

  人未到,两道狂飚已经罩向关哈安了。

  关哈安毫不知情,情势所,只得闪身一避,出手抢攻了!

  那二十四名黑衣人见状,立即分出十二人攻向刘朗,另外十二人则散立在胡、关二人的四周密切的监视着。

  刘朗未待那十二人攻了过来,一招恨你入骨立即劈出!

  啊!啊!两声惨叫之后,面那两人已被劈飞出去了。

  瞧他们鲜血猛,落地之后,即已爬不起来,分明已经差不多了。

  另外十人见状,齐皆大骇,身子不由一怔!

  刘朗恨透了关哈安,对于他的爪牙当然不客气啦!

  只见他身似闪电,尽展恨不成钢掌法大屠杀!那些大汉乃是潜龙山庄的一高手,今夜随关哈安前来,乃是准备要血洗七凤庄,那知却被刘朗碰上了!

  更出人意外的是胡集威居然会替刘朗出拳,主客易势,又被刘朗先声夺人,战况立即趋于惨烈! wWW.n6xS.coM
上一章   巨棒出击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巨棒出击》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完结小说巨棒出击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巨棒出击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