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棒出击 第十二章 大钢炮再度扬威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巨棒出击  作者:松柏生 书号:28326 更新时间:2014-4-20 
第十二章 大钢炮再度扬威
第十二章 大钢炮再度扬威

  刘朗只觉一阵酥酸袭上心头,心中一凛,暗暗提聚恨女心法护住关准备好好的轰胡如曼几炮。

  胡如曼一边着炮管,一边捏那两颗子弹,一颗心震得她的鼻息浊,身子轻颤着。

  好半响,只见她站起身子,嗲声道:“小兄弟,咱们来个条件换,只要你好好的陪我一次,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真的吗?”

  “不错,我胡如曼一向言而有信!”

  “哇!好!事成之后,你把你与李大叔之事有告诉我吧!”

  “格格!行!来吧!”

  说完,身子一转,弯下身子,将双手按在地上。

  刘朗轻的抚摸着她块高的雪之后,一瞧她那眼四周竟也长了金黄,不由大诧!

  他情不自的抚摸着那撮体

  “格格!小兄弟,先别急,只要你把姐姐侍候得舒,姐姐一定陪你唱一段后庭花,格格,来吧!”

  “哇!后庭花?干嘛不叫孤庭花?”

  “格格,孤字太不好听啦!小兄弟,别再吊姐姐的胃口啦!姐姐已经受不了啦!”

  说着,以右手拭去沿腿下去的

  刘朗暗骂一声:“三八查某!”

  双手按在她的侧,大钢炮朝前一顶。

  滋!的一声,顺利的滑入阵地战。

  胡如曼嗯!了一声,叫道:“好货!冲!”

  刘朗只觉胡如曼这个比应贞筱的还要大,暗叫一声:“哇!好一艘航空母舰!”

  立即开始动起来。

  胡如曼四肢着地,落地生,不住的旋动着部。

  刘朗觉得自己好似在推着一个旋转不已的石磨一般,整门大钢炮不住的在她的内顶撞着。

  水顺着大钢炮的进出不住的往下滴着。

  胡如曼只觉那两粒丸好似熨斗般,只要被它们一碰及,立即酥、酸、麻、…各种爽快滋味纷纷袭上心头!

  她欣喜的旋动更疾!

  刘朗见状,当然也全力以赴啦!

  那两颗子弹随着啪…声音不住的敲着她的那片金色森林,那份磨擦的快,令他更急!

  半个时辰之后,只听胡如曼嗯…连哼个不停,那旋动之势也逐渐的缓慢下来,气息也转为呼呼的!

  “小兄弟,让…我来!”

  刘朗哈哈一笑,立即拔出大钢炮!

  哗…一声,一大股落一地。

  刘朗瞧得一怔:“哇!比尼加拉瓜大瀑布还骇人!”

  胡如曼以衣衫稍为擦干内之后,嗲声道:“小兄弟,好戏还在后头哩咱们来招倒浇蜡烛!吧!”

  “哇!你说错啦!我这门大钢炮岂可比做蜡烛呢?”

  说完,一拉胡如曼的黄衫,躺在上面。

  “格格,好比喻,姐姐就开始擦吧!”

  说完,双腿一分,沉一坐!

  滋!一声,大钢炮已经消失了!

  胡如曼一气,迅速的摇动着!

  方才由于有双臂的阻隔,那两粒小丸无法顶到她的心,此时姿势一变,它们立即开始发挥威力了!

  盏茶时间过后,胡如曼只觉心处处酥酸,情不自的加速旋动,同时口中大叫道:“喔…喔…好美喔!”

  刘朗见状她已经对自己构成不了威协了,心中一宽,伸出双手。

  一面抚摸着她的那的郝对丰,一面把玩着那丛金色森林。

  又过了盏茶时间,胡如曼经不住全身的酥酸,叫了一阵子之后,自动的将她与李慕尘结的经过说出来了。

  刘朗含笑听完之后,叫道:“哇!这就是你的不对!你用媚药强迫他和你结合,他当然会看不起你啦!”

  “我!喔!喔!好酸!好美!喔!小兄弟!我!我!已经实行了我的诺言了!你!你好好的!让我吧!”

  突听一声悲泣:“娘…你太令芸儿失望了…”

  胡如曼似遭雷劈,身子倏然一颤,立起身子,叫道:“芸儿,你听我说!”

  那知,李瑶芸却迅速的掠出阵外,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胡如曼怔了半询之后,立即又笑道:“小兄弟,继续吧!”

  说完,迅速躺在地上,双腿一张,摆开架势。

  刘朗想不到李瑶芸竟会潜在阵式中偷窥,怔了一下之后,暗喜道:“哇!瞧不出那个小马仔有正义感呢!”

  “哇,这样少也好!总算让她也清楚她自己的身世了,免得武林之中又多了一个娃!”

  “小兄弟,进来吧!”

  刘朗微微一笑,伏身上去之后,再度开炮!

  滋!一声之后,就是啪!连响。

  “喔!好!好美!喔!喔!用力些!用力呀!啊!啊!酸!酸死我了!哎呀!哎呀!”

  盏茶时间之后,胡如曼已经逐渐的招架不住了!

  她那动的狂劲也逐渐缓下来了!

  刘朗仍然拼命的顶着,心中不住的叫道:“哇!轰死你这个三八查某!轰烂你这个三八查某!干!干!”

  “啊!啊!啊!我!我!我美死了!啊!啊!好人儿!你!你!停一停!我!哎呀!酸死我了!”

  刘朗打铁趁热,岂肯收兵,照轰不误。

  倏觉她的内一阵紧缩,双足卷住他的部,刘朗不由暗骇:“哇!她的内怎也和菲菲一样会收缩呢?”

  他慌忙运起恨女心法。

  胡如曼在即将身之际,慌忙使出神鹰抓小功企图一把令刘朗身,同时盗取他的内元。

  那知,她突觉心一阵颤抖,一身功力竟然疾而出,她在大骇之下,慌忙右掌一扬劈向刘朗的前。

  刘朗一把扣位她的右腕,不言不语!

  胡如曼想不到自己终抓小,竟然反会被小中要害。

  此时只觉全身乏力,心颤声道:“你…你是谁?”

  刘朗只觉一股雄浑的内力冲进自己的丹田,慌忙冲进自己的丹田。

  慌忙调匀真气,疏导那股内力分散在他的各处经脉。

  盏茶时间过后,他吐出一口浊,爬起身,问道:“哇!你与神鹰老人究竟有何关连?”

  胡如曼失去一身的功力,原木神色灰败的茫然望着刘朗,此时闻言,身子一颤,恨恨的道:“小子,你问此话何意?”

  刘朗略一沉思,再瞧及她的那件衣衫,立即说道:“哇!我明白了!原来你是黄衫门的人,对不对?”

  “这…”“哇!怪不得你的功会和菲菲一样,原来你也是胡集威之徒!哇!不对!你应该是他的女儿才对!”

  说完,视着她!

  “哼!我不认识他!”

  “哇!越描越黑!原来你是西域之人,怪不得这些的颜色会与咱们中原人不一样!哈哈!”

  说完,顺手抓起一撮金

  胡如曼功力全失,闪不及,痛得闷哼一声之后,恨恨的道:“小子,你休得意,家父会找你算帐的?”

  “哇!算帐?他知道是我干的吗?”

  “哼!芸儿会告诉他的!”

  “哈哈!你那个宝贝女儿已经对你失望透了,你还是死心吧!”

  说完,缓缓的扬起右掌。

  “你…你要干什么?”

  “哇!杀人灭口!”

  “你…你…啊!”刘朗指点中她的死,又略一检视确定她已经死亡之后。

  匆匆的穿妥衣衫之后,挟起她的衣衫,依右一左三闪了出去。

  夕阳低垂,倦鸟吱吱,互道一之所见所闻。

  绿草坡旁,垂杨影里,高高挑起一面绣金字醉的酒旗。

  柳荫下,一排五楹木屋,扬溢着醇冽的异香,八盏黄纸灯笼一字儿悬挂在屋廊下,笼中灯火已经点燃。

  旷野林间,暮色之中,黄灯及酒香格外的吸引人,何况,屋内喧哗的猜拳行令声音早巳传扬出老远。

  突见一道蓝影自夕阳中徐徐行来,瞧来人举步虽徐,身子却一掠丈余,分明拥有一身绝顶轻功。

  刹那间,那道蓝影即已到达屋前。

  灯光下,只见来人相貌俊逸,神色从容,正是那位埋妥胡如曼尸体,准备找个地方解决民生问题的刘朗。

  这家酒店的生意鼎沸,三位伙计忙着加酒添菜,根本无暇招呼刘朗。

  刘朗朝四周瞄了一眼,立即走向角落的一付座头。

  酒客们正忙着猜拳行令,喧哗万分,谁也没有注意到店内已经多了刘朗一人。

  刘朗便趁机又朝店内右角那道纤细的黄衫背影一瞥。

  他由于杀了一身黄衫的胡如曼,因此,对于黄衫特别的感,加上耽心被李瑶芸遇上,因此,多加注意一眼。

  他这一仔细瞧,心中不由一震:“哇!她会不会就是那个小马仔?”

  突听那道黄衫背影脆声唤道:“小二!”

  正在忙碌的三名小二突闻那声脆喝,好似接到圣旨一般,三人立即冲向那付座头。

  哈行礼道:“姑娘,你有什么吩咐吗?”

  “添酒!”

  银光连闪,店小二的手中立即飞入三块碎银,喜得他们三人频频行礼。

  口中连道:“马上来,请姑娘稍候!”

  喧哗中的酒客,突闻那清脆的声音,齐皆一怔!

  店内立即静了下为,人人企首瞧着那个背影。

  “吕兄,是个马子!”

  “嘻嘻!咱们正愁没人陪酒,太好啦!”

  “吕兄,马子似乎谙武,小心玫瑰多刺哩!”

  “嘻嘻!我皮厚,不怕刺!”

  说话间,一位喝得半熏的大汉朝那位少女行去。

  刘朗乍听那清脆的声音,立即暗暗叫苦道:“哇!地球怎会这么小,居然在此碰上了这个小马仔!”

  只见那位大汉走了过去。

  刘朗不由暗叫道:“哇!这只猪哥有够衰,居然自动去找挨揍!活该!”

  他不由默默的瞧着好戏!

  只见那位大汉笑嘻嘻的道:“姑娘,在下…”

  李瑶芸举手一挥,叱道:“滚!”

  砰!一声,那名大汉竟被她一掌震飞出去。

  其余五名大汉然大怒,推席而起。

  李瑶芸头也不回的,冷哼一声,抓起箸筒随意一掷,那五名大汉怪叫一声,头项一缩,转身即逃。

  众人一见他们五人的头顶发间各着一支筷子,不由一阵哗然!

  摔落地上的那名大汉见状,叫道:“喂!你们别走呀!等我呀!”

  说完,忍住疼痛爬了起来!

  倏见一名店小二跑过来,哈行礼道:“吴大爷,酒资…”

  “妈的!你还敢要酒资,莫非不…”

  他尚未把话说完,倏听李瑶芸一声冷哼,吓得他慌忙掏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子,交给小二之后,转身狼狈的逃去。

  “吕大侠,你等一等,小的找你碎银啦!”

  吕姓大爷急于逃命,半声不吭的迳自逃去。

  那小二直追出片刻,才暗暗心喜的走了回来,心中却暗暗盘算多出来的银子可以买些化妆品送给阿花了!

  经此一闹,酒店内立即静了下来。

  刘朗拦住那名小二,点了酒菜,暗暗思忖道:“哇!瞧她猛灌黄汤的模样,分明受刺甚探,我得小心些!”

  片刻之后,店小二送来酒菜,刘朗一边浅饮慢酌的,一边暗忖着。

  半个时辰之后,刘朗用完酒菜偷偷一瞧李瑶芸的座头上,已经摆着三个锡酒壶,她正斟一杯酒,灌入口中。

  他不由晴暗皱眉道:“哇!这个小马仔还喝得真多哩!看样子她是存心要一醉啦!我该如何处理呢?”

  他这一犹豫,李瑶芸又将那杯酒一饮而尽了。

  刘朗暗暗叹一口气,突听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及男人的声音道:“二位师父,就是这一家!”

  刘朗抬头一瞧,只见方才那六名大汉气呼呼的带着两位中年男人跑了过来,心中不由一阵冷笑。

  那两位中年人一胖一瘦,虽然徒步,比起那六人却毫无落后。

  刘朗不由暗忖道:“哇!这两位老包颇有两下子哩!”

  吵杂声中,那二人已经踏入门口。

  第一人是个面孔白净,笑嘻嘻的矮胖子。

  第二人身材宛如竹杆,面如寒冰的瘦皮猴。

  刘朗不由叫道:“哇!这两人分明是黑白无常嘛,这下子倒要看看那个小马仔如何应付了?”

  只听那位吕姓大汉站在门外叫道:“二位师父,就是坐在角落的那位黄衫小丫头,请二位替在下出口气!”

  店内的酒客乍见那些人,纷纷垂下头,一见二人走了进来,自动将酒资放在桌上,站起身子,匆匆的离去。

  刘朗顺手将隔壁座头上的剩余酒端过来,若无其事的栈饮着。

  那三位店小二早躲到后面去了!

  矮胖子瞄了刘朗一眼,呵呵一笑,朝李瑶芸走去。

  瘦皮猴却立在原地冷冷的瞧着刘朗。

  刘朗举起酒杯,朝他一扬,浅浅一笑,缓缓的倒入口中。

  瘦皮猴冷哼一声,右手一招,就走刘朗那杯酒,那知刘朗却若无其事的将那杯酒干得点滴不剩。

  瘦皮的那张脸色更冷了!突听矮胖子惊呼道:“啊!原来是姑娘在此饮酒,请恕屑下的冒犯!”

  话未说完,噗通!一声,他已经长跪在地。

  瘦皮猴见状,慌忙也掠过去,迅速跪在矮胖子的左侧。

  李瑶芸却睁开醉眼,呃!的打了一个酒嗝,含糊的问道:“属下…你们…是谁呀…来此干嘛…”

  说完,又打了一个酒嗝!

  矮胖子急忙低声道:“姑娘,属下是矮头陀,他是瘦尊者,方才误听人言,以为有人在此闹事,所以特来瞧瞧!”

  “格格…闹事…听谁说的…”

  “吕丁及朱柄五人!”

  “他…他们呢?”

  店门口那六人在胖瘦二人下跪之际,早巳知道情况不妙,立即悄悄的溜了出去,此时闻言之下,慌忙跑开!

  唰!一声只见矮胖子疾掠出去。

  刘朗暗忖道:“哇!想不到这个胖子的动作这么敏捷!”

  刘朗的思忖方定,立听店门口为一阵砰砰…声音,接着是六声惨叫,不多不少,正好六声而已!

  “哇!又是六个枉死鬼!”

  唰!一声,矮胖子必恭必敬的跪在原地。

  李瑶芸问道:“人呢?”

  “死了!”

  “嗯!死得好!起来陪我喝几杯吧!”

  “是!”声音歇,二人已经必恭必敬的坐在李瑶芸的对面。“格格!胖头陀,你真俊!干!”

  说完,仰首一饮而尽。

  胖头陀想不引一向冷若冰霜、律己甚严的姑娘,居然会独自在此喝酒,更想不到会如此的放,不由一怔!

  “咦!你怎么…不喝呢?”

  “是!是!属下马上喝!”

  说完,右手一招,自隔桌过一个酒杯,斟一杯之后,双手捧杯,必恭必敬的仰脸一饮而尽。

  “格格,很好,瘦尊者,咱们也干…干一杯…”

  说完,提起酒壶就斟酒。

  那知,竟一直倒在杯外。

  瘦尊者忙道:“姑娘,你醉了,早点休息吧!”

  “格格,我醉了?笑…笑话!你斟酒,小二,再送一坛酒来!”

  说着,探怀掏出一支金钗放在桌上。

  胖瘦二人相视一眼,示意店小二送来一坛酒。

  “小…二…这支金钗…够付酒资吧…”

  “姑娘,方才你所付的另锭金子已够付酒资了,这支珍贵的金钗请你收起来吧!免得遗失了!”

  “格格…小二,你…很好…咱们干…咱们干…干一杯…”

  说完,又干了一杯。

  那小二慌忙道:“姑娘,我…”

  他正推辞,及见瘦尊者端着一杯酒默默的盯着他,哧得他不但下了其余的话,也把那杯酒下了!

  “格格,很…很好…瘦尊者…你办得很好…我敬你…”说完,又放杯干杯!

  瘦尊者忙道:“姑娘,属下不胜酒力,真抱歉!”

  “格格,你…不喝了吗…好…你笑一笑吧…”

  瘦尊者闻言,果真嘴巴一咧,牙齿一,笑了一笑!

  “格…瘦…尊者…你笑得真…好看…胖头陀…你说!对…不对…”

  “对…对!”

  刘朗暗骂道:“哇!对个!比哭还难看!”

  “格格…胖头陀…瘦尊者一…一向很难得…笑哩…为了庆祝…他笑了…来!我们…干杯…”

  说完,又是头一仰干杯了!

  胖头陀眉头一皱,干下那杯酒之后,忙道:“姑娘,属下不胜酒力了,让属下送姑娘去休息吧!”

  “格格…休息?…我还没喝过…瘾哩…”

  “这…”“格格!你们…既然喝…喝不下去…我另外找人…”

  说完,朝店小二一瞄!

  店小二哧得慌忙朝四周一瞧!

  他一见到刘朗,神色一喜,立即朝刘朗一指。

  刘朗暗叫一声:“哇!王八蛋,我会被你坑死!”

  果然不错,李瑶芸醉眼惺松的站起身,瞧了刘朗一眼,怔了一下之后。

  摇摇晃晃的扬手一招道:“格格…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刘朗一皱,暗骂道:“哇!乐个!我还大家乐哩!”

  他干脆将头朝侧一偏,对她不理不睬!

  “咦!他似乎…不…不高兴哩!”

  矮头陀忙道:“姑娘,你请坐,属下去请他过来陪你喝酒!”

  说完,就起身。

  “格格…不行!我…我过去…比较有诚…意…呢…”

  说完,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瘦尊者提着那坛酒,默默的跟了过来。

  砰!一声,李瑶芸踉跄坐在刘朗的对面。

  座头上碗盘受她一撞,纷纷朝外落去!

  刘朗双掌疾挥,接妥那些碗盘,放回了座头上,默默的瞧着她。

  李瑶芸双掌连啪,叫道:“好…好功夫…请问兄台…尊姓大名…”

  “你先说!”

  “格格…你真会…斤斤计较哩…我姓李,名叫瑶芸…我的外公…名叫胡…集威…他外号…叫做…”

  瘦尊者轻咳一声,道:“姑娘,他并非吾方之人…”

  “格格…没关系…我觉得…他的…可是…一时想不起来…我外公的外号…叫做神鹰老人…你听过吗?”

  “没听过!”

  “咦!怎么可能呢…他是武林…四异之…首呀…”

  “怪啦!我听说关哈安才是武林四异之首哩!”

  李瑶芸闻言,格格笑个不停!

  那略显丰的身材立即抖个不停!

  刘朗无心欣赏她的人模样,企盼着她的答案。

  好半晌,李瑶芸停止笑声,说道:“你…真是孤陋害闻…呃…关哈安现在…已经是我外公的…”

  矮头陀忙道:“姑娘你醉了!”

  刘朗闻言,暗骂道:“哇!死胖子,你打什么岔!”

  李瑶芸瞪了矮头陀一眼,叱道:“滚…扫兴…”

  他们二人怔了一下,不知如何处置!

  李瑶芸右掌一挥,叱道:“滚…”

  “是!是!”矮头陀二人身子疾闪,飘出店门外,瞪着双眼监视着刘朗,心中充了窝囊以及恨意!

  倒霉的是那些座头及碗盘,立即被劈落一地,碎成一团。

  店小二瞧得心疼又害怕,不敢吭声!

  刘朗心中大喜,忙叫道:“小二,别心疼,这位姑娘有的是银子,全部算在她的酒资上面,你下去吧”“这…这…”“格格!不错…你下去…我全赔了…”

  “谢谢姑娘!谢谢公子!”

  “格格…钱…钱…这种人的眼…眼中…只有钱…真是俗…透了…兄台…你贵姓呀…”

  “我…,小姓,名叫金刀!”

  “…金刀…格格…好名字…方才我说到…那儿了…”

  “姑娘,你方才说到关哈安乃是令外公的…”

  就在此时,刘朗只听二缕轻细的暗器破空声音袭了过来,暗哼一声,右手一翻,迅即将它们接入手中。

  胖瘦二人见状,不由大骇!

  二人不由暗暗地替李瑶芸耽心着。

  李瑶芸已近酒醉,听觉迟钝,毫不以为异的道:“格格…关哈安现在是我外公的部下了,小角色…”

  说完,又呃了一声。

  刘朗笑道:“小角色,有没有这么小?”

  说着,将掌中的那两粒泛着蓝芒的淬毒丸放在桌上。

  李瑶芸盯了一眼,怒叱道:“矮头陀,瘦尊者!”

  “属下在!”

  “自断一掌!”

  “这…”“还不快点…”

  矮头陀沉声道:“姑娘,你酒后命。请恕属下难以从命,属下这就去请门主,请你小心那小子的诡计!”

  说完,身子一掠,二人迅速的离去。李瑶芸怒喝一声:“大胆!”

  身子立即站起!

  她正追,只觉一阵头重脚轻,不由向前栽倒。

  刘朗慌忙一把扶住她。

  李瑶芸紧紧的抱着他的背部,怒道:“这…这两个叛徒…竟敢抗命…我绝不…饶恕…他们…”

  刘朗只觉前被一对热呼呼,软绵绵的子顶着,心中一阵发慌,急忙叫道:“姑娘…你…坐下吧!”

  说完,轻轻的一推。

  那知,李瑶芸却紧搂着他,摇头道:“不…要…我喜欢…这样子好舒服喔!…好舒服…”

  说着,竟呼呼!睡着了!

  刘朗见状,心中一急,忙叫道:“姑娘,你醒醒呀!”

  那知,她已烂醉如泥,根本就叫不醒了!

  刘朗连叫数声之后,一见叫不醒她,忙叫道:“小二!”

  “小的在!”

  声音一落,那店小二已跑过来了!

  “小二,你们这里有没有房间!”

  “公子,请原谅,小店只卖酒!”

  “哇!这附近有没有客栈?”

  “没有!要到山下才有!”

  刘朗心中一急,抱起她就出门。

  那店小二忙道:“公子,外头的那些尸体怎么办呢?”

  “哇!你赶去报案呀!凶手就是那胖子呀!”

  “哇!喝醉酒的人,说话不算!”

  “可是…”

  “哇!你少鲁嗦,你看!”

  说着,右手搁在椅上,垫着李瑶芸的身子。

  右手抓起桌上的锡酒,轻轻捏道:“哇!小二,你的脑瓜子有没有它硬!”

  那个锡壶在刘朗的手中立即变成一团软泥,时长时短。

  忽方忽圆,任凭刘朗随意的捏着。

  店小二吓得呆住了。

  刘朗放下那个锡酒壶,将远处那支金钗入手中,揣入怀内之后,挟起李瑶芸迅速朝店门口掠去。

  片刻之后,刘朗已经将李瑶芸挟入一座林中,找株大树,掠上枝桠之后迅速盘坐在枝桠上。

  侧等身子靠在树干,将她置在双膝上,朝她的脑后黑甜轻轻一按,双目一闭,迅速开始调息。

  他这一开始调息,胡如曼的那些内力立即自他的百骸之中浮起,他小心翼翼的引导着它们,缓缓的加以炼化!

  午后时分,刘朗睁开那对虎目,只觉全身舒畅,身若无物,飘飘飞,心知功力又进不少,不由暗喜!

  可是,当他瞧见膝上的李瑶芸之时,不由暗叫道:“哇!我应该如何处置她呢?难道任她回虎?”

  他不由仔细的打量着她。

  这一打量,他不由被她的绝震颤着。

  李瑶芸相貌与李瑶琴有些相似,不过,她多了一份妩媚,身材也稍丰,散发着一股人的气息!

  她虽然没有柳貂蝉之美,可是,这份妩媚也足以弥补小缺失。

  刘朗内心冲动,立即在她的上印了一下!

  那丰润的美感,令他着的吻着。

  烂醉睡过后的李瑶芸被他这一刺,双目一睁,立即意识到自己被人轻薄,身子一挣,右掌倏扬,劈向刘朗头部。

  她的身子甫落,刘朗即已生警觉,暗叫一声:“糟糕!”

  慌忙将她朝外一推,身子也疾掠而出。

  啪!一声,树干立被那那股掌劲劈折。

  两人却分别摔落下去。

  刘朗落地之后,头也不敢回的疾逃而去。

  李瑶芸翻个筋斗落地之后迅速追去。

  两人功力相关甚远,刘朗又全力奔跑,盏茶时间之后,即已被他逃得无影无踪,只留李瑶芸在苦思。

  她仔细的回想一遍之后,依稀有点印象,立即想起此人正是与娘在野合之人,双泪不由籁籁直

  可是,她暗暗察过自己的衣衫及身子之后,发觉并未被辱,不由对刘朗的为人怀疑不已!

  她沉思半响,决定回去好好的问一问矮头陀二人再说。

  刘朗落荒而逃,奔了一个多时辰,回头一见她没有追上来之后。

  松了一口气道:“哇!我怎么专做这种糗事呢?”

  他靠在树旁,思忖半晌之后。

  暗忖:“哇!关哈安那老鬼原来已经被胡集成降服了,哇!竟让胡者鬼捡个大便宜!”

  “哇!李瑶芸这一回去,早晚会知道胡如曼已经死在我的手中,胡老鬼必会调集人手来找我算帐的!”

  “哇!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干脆先回故乡一趟,既暂时避风头,暗中找刘虎算算帐,一举两得!对!”

  思忖至此,他双掌一拍,立即动身。

  刘朗首先买了一套灰衫,将自己易容成一位中年人之后。向人问明路途之后,省吃俭用的朝闽中行去。

  半个月之后,他终于回到了故乡,只见街景依旧,人物依然,他缓缓的走向家中。

  只见铁门深锁,不知内中是否有人?

  他正在打量之际,突听对面门内探出一个脑袋,他立即认出是那位广播站长孙大。

  他立即在腹中打起草稿了。

  孙大好奇的打量易过容的刘朗一眼,走过来问道:“朋友,你要找啥郎?”

  刘朗沉着声音道:“没有!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大白天的,这栋华丽的宅院,怎会铁门深锁呢?”

  “朋友,你是出外郎,所以才会奇怪,这栋房子闹鬼呀!”

  刘朗佯作害怕的急忙走了开去,问道:“闹鬼?你怎么没有被抓去?”

  “呸呸!黑白讲,冤有头,债有主!我孙大为人热心!刘府的人生前和我友好,怎会抓我呢?”

  尽管如此,他仍然吓得退向大门。

  刘朗暗暗发笑,却正道:“喔!你就是孙大呀?你是不是有一个很好听的别号叫做广播…广播什么长的?”

  “广播站长啦!”

  “对!就是广播站长!”

  孙大神色一喜,轻咳一声,道:“咳!歹势(不好意思)啦!这完全是我一向热心助人,乡邻好友才送给我的雅号啦!”

  刘朗暗笑道:“哇!喇叭花不知丑,他竟替自己吹嘘起来了!”

  表面上却正道:“孙站长,你实在令人敬佩啦!”

  “咳!不敢当!朋友,你贵姓呀?”

  “敝姓屠,单名虎!”

  “屠虎,这…”孙大立即立即警觉的朝四下望了一下,低声道:“屠大哥,下回你最好别在此提及你的姓名,以免发生意外!”

  “为什么呢?”

  “屠大哥,本城第一名人刘大爷,他单名虎,如果被他听到你的姓名,可能会有一些小误会哩!”

  “吐!刘虎他又不是皇帝,我…”

  “嘘!小声些!来!咱们到寒舍聊一聊吧!”

  “这…”“没关系啦!请进!”

  刘朗进入孙大的客厅之后,一见里摆设仍然没变。

  爹生前送他的那对大花瓶依然摆在案前,他情不自的上前扶摸着。

  孙大见状,立即道:“屠大哥,这对古瓶乃是对面刘大爷在生前给小弟之物,唉!可惜,好人不长命!”

  刘朗细闻言,心中不由一酸。

  半响之后,他忍住心中的悲伤,坐在椅上,低声问道:“孙站长,听你方才之言,刘虎在贵地甚为有名哩!”

  “唉!岂止有名而已!简直是霸王哩!大家对他最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不但武功高强,而且还有不少的徒子徒孙哩!”

  “官府难道坐视不管?”

  “唉!没有用啦!刘虎做任何坏事,从来不亲自出面,柳部捕头一直抓不到他的把柄,岂奈他何!”

  “哼!若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官府只要循线追查,一定可以找到蛛丝马迹,届时不难令他现形!”

  “唉!刘虎自从霸占刘家的财产之后,就是坐着吃,躺着拉,也花不完,他在这些年中,根本只在府中享受而已!”

  “孙站长,听你之话意,闹鬼之事,似与刘虎有关哩!”

  “不错!对面刘大爷夫妇虽然无病而终,我总觉得这其中一定是刘虎在搞鬼,要不然,小朗怎会逃走呢?”

  刘朗乍闻孙大那句亲切的小朗,心中不由一酸!

  孙大却叹道:“唉!老天真是无眼,竟让刘虎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可怜的小朗如今不知是生?是死?”

  刘朗闻言,再也忍不住了,立即站起身子,双膝一曲。

  跪在孙大的面前,呜嗯的道:“孙大叔,请恕小侄方才的无礼!”

  孙大见状,吓了一跳,忙道:“你!你是谁?”

  刘朗双掌在面上轻,卸去歇容之后,泪面的抬起头道:“大叔,小侄正是小朗呀!”

  “天呀!小朗,果然是你!快起来!”

  说着,他已扶起了小朗。

  刘朗拭去泪水之后,低声道:“大叔,小侄被刘虎他们扮鬼吓出去之后,终于遇见贵人,教导小侄一些武功!”

  孙大双掌合什朝神案连连行礼,喃喃自语道:“老天庇佑,终于让小朗熬出头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刘朗见状,感动得泪水再度了出来。

  “小朗,别伤心了,你此次回来有什么计划呢?”

  “找刘虎算帐,他既然扮鬼哧我,我也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非闹他一个天翻地覆,难消我心头之恨!”

  “小朗!刘虎的徒子徒孙不少哩!你可要小心些!”

  “哼!乌合之众,何足惧哉,大叔,麻烦你将刘虎的近况告诉我,以便我好好的修理他们一番!”

  “好!好!”入夜时分,城西发财赌坊豪华大门前,灯火通明,赌客们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入大门,准备好好的捞几把。

  突见一名华服瘦削中年人自大门走出,立听站在门口那两名大汉恭敬的道:“金爷你要出去透透气啦!”

  那名中年人大刺刺的嗯!了一声,平稳的走出大门,朝右侧行去。

  他正是刘虎在三年前重金礼聘而赌中高手金二,由于他的加入,使得发财赌坊钱财滚滚而来。

  不信的赌客一一上门挑战,结果清洁溜溜的被请了出来。

  只见金二的右手一摇,所掷出来的点数永远赢对方点,不多不少,就是那么一点,却是以挤干对方的口袋了!

  赌客们私下里送给他一个金一点的封号。

  起初三两天就有人不信来找他单战。久而久之,只要金一点做庄,知情的人,绝对不敢下注!

  刘虎为了不影响生意,不轻易请金二做庄,除非有不知情的肥羊上门,或是对手太高杆,金二才会出现。

  因此,金二乐得出外走动一番。

  今夜,他心血来,想去找老相好红,换上一身华服,哼着小曲,悠悠哉哉的朝青春岭行去。

  青春岭并非山岭,它乃是刘虎的关系企业之一,利用女人的原始本钱替他赚进白花花的银子。

  金二刚折过两条街道,立即见到面走来一位灰衣中年人,他毫不以为异的瞄了那人一眼之后,迳自行了过来。

  陡听那人含笑道:“朋友,你是金一点吧!”

  金二停下脚步,沉声道“正是!”“很好!在下穷得发慌,请你指导几招,让在下去捞些银子,老兄,你一向很聪明,应该不会拒绝吧?”

  “哼!人为财死!”

  说完。

  一掌疾拍过去,那人嘿嘿一笑,后发先至的扣住金二的手腕。

  略一用力,立见金二闷哼一声,冷汗立即自额头滴了下来。

  那人轻轻的拉着他的手,朝路人一瞄,笑笑道:“金二哥,咱们好久不见了,找个地方喝一杯,好好的聊一聊吧!”

  金二道受制,只好随他而去。

  盏茶时间过后,两人走到郊外,一座穿亭中,那人一松手。

  抬头瞄了天上的半弦月一眼,笑道:“金二,今晚的月不错哩!”

  金二暗暗活动被扣处之筋血,沉声道“朋友,你找金某人真的只为学习赌技?”

  “不错!”

  “朋友,我瞧你的造诣不凡,何必习此小技!”

  “嘿嘿!这个你不用问,事实上在下的武功也不怎么样高明”说完,朝亭中的那张石椅轻轻的挥了一下。

  金二双目一冷,盯着那张石椅!

  那人张口轻吹一口气,那张石椅立即化为飞灰,消失不见!

  金二立即神色惨败,全身轻颤!

  “嘿嘿!很好玩吧!咱的开始吧!”

  说完,探手自怀中掏出一只骰盒。

  金二接过骰盒略一摇晃,哗啦啦!声响过后。

  骰盒一掀,那三粒骰子居然全是六点,好一付豹子!

  那人轻声一笑,道:“果然不愧金一点,说说诀窍吧!”

  金二神色木然把手法解说一遍,同时示范着。

  那人轻声一笑,逐一的试验着。

  半个时辰之后,那人已学个十之八九,只听他笑道:“很好!金一点,麻烦你再指导一下破解之法?”

  “这…”“嘿嘿?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别跟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金二神色一凛,立即将听声及以内力翻牌之窍门说了一遍。

  那人慎重的学了个把时辰之后,满意的道:“嗯!金一点,谢谢你的合作!我要去试验一下了!”

  说完,一缕指风弹了过去。

  金二见状,急忙一闪!

  倏听他闷哼一声,立即缩伏在地。

  那人又在他的身上点了数下。

  自他的怀中掏出三张银票,笑道:“金一点,等着吃红吧!希望你别藏私,否则这几张银票可要飞了!”

  金二又恨又骇的瞧着他,不敢出声!

  事实上,就是他想出声,由于哑受制,根本也叫不出声来,他只有暗暗祈祷着这位神秘人物能够赢钱。

  盏茶时间之后,经过临时恶补,习得几手赌技的刘朗仍以灰袍中年人的身份出现在发财赌坊大门前。

  只见一名大汉沉声问道:“朋友,有何贵事?”

  刘朗神然木然的答道:“赌!”

  “朋友,你贵姓?”

  “哼!你上窑子有没有报告?”

  “这…”刘朗冷哼一声,大步行入!

  这些欺善怕恶之角色一见到刘朗陌生,出声询问数句,想不到却碰了一鼻子灰,骇得不敢吭声了。

  刘朗欣喜的踏入大门之后,只见大厅内,正有数簇人分别围绕在圆桌旁呼喝,神色激动万分。

  那哗啦…的骰声好似在人们的心房滚动一般,令赢的人更想赢,输的人急扳回本钱,甚至捞一笔!

  刘朗踏入大厅,环视一周,暗叫道:“哇!有十二桌哩!桌桌客,怪不碍如此的热闹,刘虎实在有一套!”

  他正在打量之际,厅内那八名打手,双手抱在前,冷冷的瞧着他。

  刘朗视若无睹,进一张圆桌之后。

  默默的瞧着做庄的中年人,只见他随喝道:“下!下!有银子的人快下罗!”

  说完,双目朝赌客们扫视着。

  他乍见到刘朗之后,职业的警觉心使他暗暗的对刘朗留上心。

  刘朗见到赌客们纷纷的将桌前的部分筹码推出之后,庄家的收喝道:“还有没有要下注的,快点罗!”

  说完,双眼瞄了刘朗一眼。

  刘朗仍然扳着脸瞧着那庄家,心中暗忖:“哇!瞧这家伙精明的,我还是多看一阵子再说吧!”

  哗啦啦!声响过后,那名庄家吆喝道:“速巴啦!”

  刘朗凝神一听只有九点,立即冷笑道:“哇!三!三!四!五!是九点!妈的!只有九点,就敢叫轮爸啦!笑死郎!”

  骰盖一掀,果然正是三!三!四!五立听那庄家叱喝道:“九点!”

  赌客们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刘朗默默的瞧关有些赌客们分别嘴中念念有词,似在祈祷财神爷在忙。

  又是在祈求祖公及祖妈显灵,心中不由暗笑不已!

  只见庄家右首第一名大汉双手相着骰盒,一边摇晃,同时念念有词。

  半晌之后,砰!的一声,将骰盒置于桌上。

  只听他大叫一声:“速巴啦!”

  刘朗凝听半晌之后,急忙将头朝后一转:“哇!这个老包折腾了半天,只掷个六点,白搞一场!”

  骰盖一掀,众人不由啊!的叹了一声!

  二!二!二!四!

  果然是六点那名大以一见自己仅余的筹码,被那位姑娘轻巧的移去。

  不但头大汗,更似了气的皮球一样踉跄退去。

  他已经被三振出局!

  兔死狐悲,赌客们不由一阵沉默!

  刘朗暗暗摇头道:“哇!贫与贪只差一撤,此人如果是贪心想要走捷径获取暴剩,岂会输得了底了!”

  思忖至此,他情不自的叹了一口气。

  站在他右侧的那名大汉听到那叹声。

  立即瞪了他一眼,低声道:“老兄,拜托你别叹气,好不好!这样子大家会衰的!”

  刘朗怔了一下,道:“没这么严重啦!”

  另外一名大汉立即接道:“老兄,你是没有下注,所以才会说风话,哼!别人的囝仔,多死几个又有什么关系?”

  刘朗存心大拼一场,立即不服气道:“老兄,别迷信啦!一切告自己啦!九点有什么可怕的掷个十点就行了!”

  那人冷哼一声,不屑的道:“哼!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来掷!”

  说完,让开了位置。

  刘朗佯怒道:“妈的!掷就掷,怕个鸟!”

  说完,手一伸朝桌上的骰盒一抓!

  那庄家却沉声蝎道:“慢着!”

  刘朗将手一缩,瞧着他问道:“怎么?开饭馆怕遇见大食客呀?” wWw.n6xS.COm
上一章   巨棒出击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巨棒出击》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完结小说巨棒出击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巨棒出击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