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棒出击 第十三章 雪洗亲仇用怪招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巨棒出击  作者:松柏生 书号:28326 更新时间:2014-4-20 
第十三章 雪洗亲仇用怪招
第十三章 雪洗亲仇用怪招

  那庄家沉声道:“朋友,你如果要中途入,必须接下其余朋友所下的注,请问你身上是否方便?另外,还要看他们是否同意?”

  那些赌客一见庄家气势正旺,加上又看刘朗不顺眼,因此,未等刘朗出声,纷纷含首表示原意成全刘朗。

  刘朗心中暗睹冷笑,表面上却问道:“他们一共下了多少的注?”

  那位姑娘迅速一清点,立即答道:“三百五十三两银子!”

  刘朗心中暗震,顺手掏出怀中那三张银票,瞄了一眼之后,一见共计有六百两银子,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啪!一声,他将银票扔在桌上。

  刘朗走到第二位大汉身边,抓起木盒就摇。

  突见那位姑娘将嘴附在那庄家的耳边细语数句,同时朝那三张银票一指。

  刘朗见状,暗叫一声糕,忙思对策!

  却听那庄家沉声问道:“朋友,咱们陌生得紧,你怎会有敝坊的银票?”

  刘朗哈哈一笑,道:“你自己去问金二吧!”

  “金爷?你认识他?”

  “嘿嘿!赌场无父子,休套关系!输爸啦!”

  碰!一声,他立将木盒放在桌上。

  众人不由紧张的瞧着他的右手。

  刘朗轻轻的笑了一笑缓缓的掀起木盖。

  六!六!六!四!正是十点!

  “啊!果然是十点!”

  庄家怔了一下之后,沉声道:“好功夫!”

  那位姑娘迅速的赔了四个黄筹码。

  刘朗旗开得胜,哈哈一笑之后、一边抛捏着那四个筹码,一边抓起木盒,播了三下之后,喝道:“输爸啦!”

  掌心却在喝声之际,轻轻的一一旋!

  那庄家凝听半晌之后,已经听出刘朗已经摇出六点,心中暗笑道:“哼!那有天天过年的道理!”

  想到此,他不由出笑容。

  那知,却听一声:“阿!又是十点!”

  那庄家笑容一凉,仔细一瞧,不由一怔!又是六!六!六!四!正好十点!

  那庄家不由暗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在往后八把之中,刘朗逐一的试验金二所指导的手法。

  除了因为心情太兴奋输过两把以外,刘朗至少赢了二百五十两银子。

  他不由哈哈大笑着。

  那些赌客摇媚的陪笑着!

  那庄家一见不但没有进帐,反而赔了两百余两。

  心中一火,立即喝道:“各位,下注!快!财神爷已经送银子来了!”

  刘朗却若无其事的笑了一笑!

  众人受此一,纷纷推出,身前的筹码。

  庄家自姑娘的手中接过另外一付新木盒,朝众人幌了一下,喝声:“离手!”

  盖上木盖,立即摇了起来!

  哗啦…过后,只听他喝道:“速巴啦!”

  木盖一掀,四!四!四!六!正好十点。

  众人不由倒一口凉京气。

  刘朗哈哈一笑,抓起木盒,摇了三下之后,轻轻的放下木盒。

  朝那位姑娘笑道:“姑娘,麻烦你替在下开奖吧!”

  说完,拿起桌旁的花生悠悠哉哉的嚼着。

  那位姑娘屏息静气,将盒盖一掀!

  众人引颈一瞧,不由皆啊!了一声。

  六!六!六!五!是一十一哥!

  正好多一点!

  那庄家不由一怔,视着刘朗。

  刘朗淡淡笑道:“在下贪财啦!”

  说完,悠哉的玩着赢来的筹码。

  坐在刘朗身边的大汉一见刘朗手气大顺,也想沾点财气,抓起木盘之后,摇了三下之后,喝道:“速巴啦!”

  那知,木盒一掀,却掷出六点!

  他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银子飞出了!

  另外那八人,除了二位勉强出十点,打成和局外,其余六人在输光之后,只好站在一旁干瞪眼了!

  庄家的神色不由一怔。

  那知,当他见到刘朗又一口气推出所有的筹码之时。

  心中年由一紧,连叫:“下呀!快下呀!”

  的声音,也略带颤音。

  另外那两位赌客却各自留下了二十余两银子,只推出二十余两,以便万一被赢之后,还有翻本的机会。

  那庄家口气,稳住心情之后,抓起木盒,慎重的摇了数上之后,将木盒朝桌上一放,同时喝道:“速巴啦!”

  刘朗由木盒之中的声音听出庄家好似摇出四个六点,心中一凛,趁着木盒置于桌上砰!的一响之际。

  一股内力自桌面消悄透去。

  木盖一掀,那庄家不由失声叫道:“怎么可能呢?”

  众人不由叫道:“啊!遍!”

  “妈的!果然是遍,我竟溜过这个良机!”

  在众人唉声叹气之中,那位姑娘按照规矩,未等刘朗三人出声,早巳悉数按照他们所下注的金额赔清了。

  刘朗淡淡一笑,道:“姑娘,替他拿条巾吧!”

  那位姑娘一见庄家果然急得头大汗,立即取下襟前的纱巾,递了过去,道:“林爷!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那位大汉姓林,单名炳,由于虚心苦练,倒也有了金二的五六成功力,想不到今天竟会栽了一个跟斗。

  只见他拭去汗水之后,拿起木盒,过摇边喝道:“下呀!快下呀!”

  这回,不但另外那二人将全部筹码押了下去,另外又有三名大汉也各押了二十余两,敢情他们认定已经老庄了。

  那知,这一把除了刘朗以输爸啦赢了庄家以外,另外五人皆惨败于庄家的十点,只有在旁稍息的份了。

  尽管如此,庄家仍然亏了不少。

  只见林炳双手在衣衫一,擦去汗水之后,重又摇起木盒。

  此时,整张桌子只有刘朗和林炳在单挑了。

  刘朗手法及内功替使用,一口气赢了林炳三把,此时,他的身前已经堆了价值万两的筹码了。

  林炳好似生了一场大病般,神色灰败的坐在椅上。

  他的双目怔怔的瞧着刘朗,不知该说些什么?

  刘朗一边嚼着花生一边说道:“林兄,换个人吧!你的手气已衰了,再玩下去,恐怕老板会炒你鱼的!”

  事实上不必刘朗提醒,早已有两名打手进去向老板刘宜汉(刘虎之长子)报告,同时四处寻找金二了。

  林炳闻言,正开口,突听一阵格…笑声。

  只见一位肥头圆肚,年约甘四五岁的锦服青年自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另有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相貌妖冶、丰、蛇、圆的红衣少女紧紧的靠在胖汉的右肩,格格连笑走了过来。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刘朗一见到那位胖汉,立即认出他就是以前常暗中欺负自己的刘宜汉,心中立即有了主意。

  刘宜汉迳自坐在林炳的位置之后,含笑说道:“朋友,请问尊姓大名?”

  “沈一郎,外号神手!”

  “沈一郎?神手?请恕在下孤陋寡闻,未知可否…”

  “不必!在下已然有了家室,不须阁下心作媒,难得在下今晚手气大顺,阁下是否来此做庄的?”

  刘宜汉仗着刘虎的财大气,一向趾高气扬,器张万分,何曾被人顶掸,因此,闻言之后,不由脸色一沉。

  只听他沉声道:“沈兄,在下忝掌本场,你不妨暂待一阵子,在下另外找一名高手来陪你好好的玩一玩!”

  “哈哈!好得很,不过,在下生平嗜好赌兴,要叫在下稍等一阵子,可要有一个解闷的玩意儿才行!”

  说着,双目早已瞄上了那位妖冶少女。

  这位少女乃是刘宜汉刚娶过门不久的二姨,此时一见刘朗的神情,他心中一火,身子倏然坐起来。

  妖冶少女却格格笑道:“沈爷,看样子,你对我有意思罗?”

  刘宜汉忙道:“蔓莉,你…”“格格,汉哥,我只是逗着他玩玩而已!”

  刘朗哈哈一笑,道:“不错!你开出条件吧!”

  “格格,很简单!”

  说着,只见她右掌朝木盒一按,脸色一红,暗以劲将整个木盒按入桌内,好似经过订做的一般。

  赌客们不由轰然叫好!

  刘宜汉嘿嘿笑个不停!

  妖冶少女得意的朝众人抛个媚眼之后,瞧着刘朗脆声道:“沈爷,只要你能将这个木盒取出,我即认输!”

  刘朗笑道:“你若输了,怎么办?”

  “格格,任你处置!”

  “嘿嘿!咱们一言…”

  刘宜汉倏然喝道:“且慢,沈兄,你如果输了呢?”

  “依你之意呢?”

  “桌上这些银票就全归我!”

  “哇!姑娘,你可真值钱哩!竟然价值万两!”

  刘朗含笑朝四周众人点点头之后,右掌朝在桌面内的木盒微微一招,卡!一声轻响,它竟自动跳出来了!

  众人不由吓得闭不拢嘴巴。

  刘朗却哈哈大笑着。

  刘宜汉拿起那个木盒检视一阵子之后,吓得说不出话来。

  妖治少女早已吓得芳容失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刘朗了这手神乎其技的玄功,不但立即镇住了妖冶少女,而且亦令那些打手不敢动弹。

  刘朗笑过之后,朝妖冶少女道:“姑娘,你输了!”

  刘宜汉忙道:“且慢!”

  “刘老板,你想反悔吗?”

  “不是!在下一向言面有信,只是蔓莉乃是在下之夫人,沈兄,咱们可以打个商量,譬如说在下付沈兄一笔银子!”

  “嘿嘿!有意思!这算不算是遮羞费呀?”

  刘宜汉胖脸一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只见右侧那名打手喝道:“朋友,别做得太绝了!”

  刘朗冷哼一声,右手食中两指挟起一块筹码掷了过去。

  啊!一声,那名打手避不及,立即被制住身子。

  “嘿嘿!老兄,你安静点,一个时辰之后,那一百两就是你的啦!对了,在下一视同仁,还有那位老兄要赏银的?”

  说着,又挟起一块筹码朝另外五名扫手作势掷!

  那五人神色大变,急忙逃了出去。

  刘朗乐得哈哈大笑不止!

  刘宜汉那张肥脸立即一片铁青。

  “嘿嘿!刘老板,别生气,胖的人若是经常动怒,血会上升,届时,脑充血半身不隧…毛病全会发生的!”

  刘宜汉喝道:“住口!你开个价吧!”

  “嘿嘿!姑娘,你看到了没有,你这个汉哥为你的牺牲大的哩!你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可要卖力些喔!”

  说完,嘿嘿连笑!

  方才还格格笑不止的妖冶少女,此时却吓得低着头不敢吭声!

  那些赌客们见状,早已溜光了!

  刘朗笑完之后,一抬右手,食指朝刘宜汉一指。

  刘宜汉沉声问道:“一万两?”

  刘朗含笑摇摇头。

  “十万两?”

  刘朗仍是含笑摇头。

  刘宜汉霍地站起身,喝道:“姓沈的,你究竟要多少?”

  “嘿嘿!一百万两,而且是黄金!”

  刘宜汉气得呼吸一窒,身子一幌!

  妖冶少女娇声:“汉哥!”

  急忙扶住他。

  刘朗趁机,右手食指连弹。

  在刘宜汉的、腹各各轻轻点了一下:“哇!肥猪,从现在起,你可要歪歪了!”

  刘宜汉虽觉身上突然有些怪怪的,由于正在盛怒,他毫不在意,坐下之后,道:“姓沈的,你太狠了吧!”

  “嘿嘿!刘老板,此地只有咱们三人,只要尊夫人陪我小玩一下,你再付我一些营养费,我绝不会此事的!”

  “什么?你还要营养费呀?”

  “当然啦!面对尊夫人这种绝大美人,在下今晚至少要瘦去三公斤,不好好的补一补,怎么行呢?”

  “你…你太过份了!”

  “汉哥,依了他吧!”

  “好!好!你要多少?”

  “不多,连桌上的这些筹码,你就开二万两的银票吧!”

  “什么?你居然要我付出数千两的营养费呀?”

  “嘿嘿!一滴,一滴血,在下正在考虑,是不是划得来哩!”

  说完,抓起一把筹码,朝壁上那个财字掷去。

  普…连响之后,那些筹码竟然在那个财字四周围了一圈,每块筹码皆平贴钻入壁间,好似以工钻上一般。

  刘宜汉见状,不由大骇!

  那些柳杉全是上品,又硬又密,别说那些筹码是以木片削成的,就是以铁片铸成,也无法轻易钻上。

  何况,它们又贴得那么匀称!

  “嘿嘿!老板,你意下如何?”

  刘宜汉有如斗败的公,垂头丧气的道:“蔓莉,照他的意思吧!”

  妖冶少女默默点点头,迅即掠入屏风后面。

  盏茶时间过后,只见妖冶少女神色木然的拿着一张银票走了出来,瞄了刘朗一眼之后,将银票递向刘宜汉。

  刘宜汉心疼万分的瞧了一眼之后,立即道:“交给他吧!”

  “嘿嘿!二万两银子,重的哩!怪不得姑娘会去那么久!”

  妖冶少女闻言,神色不由一变。

  只见她右手一挥,道:“拿去吧!”

  咻!一声,那张银票立即飞向刘朗。

  刘朗嘿嘿一笑,右手一招,入那张银票,刚瞧了一眼,立见三道寒光夹着一蓬红砂自妖冶少女的手中掷了出来。

  刘朗嘿嘿一笑,身子一闪,右手连弹!

  两声闷哼过后,刘宜汉及妖冶少女已被刘朗的指风制住了道,刘朗他却安然无恙的站在二人三尺外。

  妖冶少女不由神色大变。

  刘朗嘿嘿连笑,朝妖冶少女走了过去。

  嘿嘿笑中,只见刘朗双手连挥!

  一阵子嘶…声响后,妖冶少女已被剥光了身子。

  刘宜汉又急又怕又气,不由叫道:“你…”刘朗一指点中他的哑之后,一边去衣服,一边声道:“刘老板,在下先收回前帐,等一下再算这笔帐!”

  片刻之后,刘朗已光了身子。

  妖冶少女原本惊骇不已,此时一见到刘朗那门大钢炮,吓得尖叫一声,一颗心儿不由狂跳不已!

  刘朗一笑,道:“臭查某,好好的陪大爷玩一趟!”

  “你!大爷也!”

  说完,右掌一挥,解开了她的道。

  妖治少女身子一弹,就离去。

  刘朗右手一招,身子踏前二步,立即抓住妖冶少女的左,只见他用力的一捏,妖冶少女立即尖叫出声。

  刘宜汉瞧得又心疼又害怕!

  刘朗顺势搂着她的线,大钢炮用力一顶!

  妖冶少女不由惨叫一声!

  又窄又紧的刺,使得刘朗毫不怜香惜玉的开始动起来。

  妖冶少女只觉内好似被一烙红的铁条进去一般,疼痛难耐,一面颤抖着身子,一面叫疼不已。

  刘朗抓过一条椅子,喝道:“抓紧它!”

  妖冶少女闻言,立即将双手按在椅背上,弯下身子,任由刘朗宰割!

  刘朗原本打算在取得银票之后、修理刘宜汉之后,立即离去,那知妖冶少女竟敢对他下毒手,他当然火大了!

  他决定要毙她了!

  刘朗一口气动百余下之后,突然发现妖冶少女开始摇动部,立即道:“嘿嘿!臭查某,你尝到美味了吧!”

  说着,双掌改为开始捏她的那对丰

  刘宜汉气得双目一闭,不愿再看下去。

  妖冶少女闻音,心生顾忌,立即不敢摇!

  那知,盏茶时间过后,她不住内的酸又开始摇动起来了,鼻孔之中也透出咻…的息声音了。

  这位妖冶少女之母出身于玄狐教,在玄狐教二年前被灭之后。

  她幸保残命,仗着习过功,立即在风尘之中打滚。

  刘宜汉在与她春风一度之后,即恋不舍,不但立即她返家,而且将财神赌场的经济大权由她掌握。

  她一向习惯于小口径的短,方才突然被超大积体电路的大钢炮一轰,情不自的出声叫疼了。

  此时,苦尽甘来,她立即开始合了!

  她只觉得全身舒,疼痛全失,因此,摇动得更加烈了!

  刘朗嘿嘿连笑,道:“刘老板,瞧尊夫人的这付急模样,你平常一定没有喂她,简直在虑待动物嘛!”

  说完,故意用力的连顶了十余下!

  妖冶少女情不自的啊!啊!直叫着。

  刘宜汉一阵气急攻心、立即晕了过去。

  鲜血却顺着他的嘴角了下来。

  敢情,他已气得吐血了!

  刘朗瞄了一眼,心中一,叭!一声,立即出了大钢炮。

  正在舒服之中的妖冶少女,只觉好似掉了一个宝贝,不由自主的叫道:“你怎么…”

  说至此,她突觉不妥,立即停了下来。

  刘朗坐在椅上,笑道:“刘老板已经气得吐血了!在下不好意思再玩了!”

  伸手拿起衣前就穿上。

  妖冶少女瞄了刘宜汉一眼,急道:“好人儿,你不能把人家吊在半空中呀?”

  “嘿嘿!臭查某!你有够!”

  妖冶少女边走过来边笑道:“格格!人家才不哩!还不是被你勾引得起来的,好人儿,帮帮忙吧!”

  “嘿嘿!臭查某,你忘记了我只对女人及银子有兴趣吗?”

  “唔!我懂!你稍等一下!”

  说完,光着身子,忍着下身的裂痛,踉跄离去。

  刘朗暗笑道:“哇!想不到世上竟有这么的查某!哇!她会不会趁机开溜呀?管她的,溜了也好!”那知,片刻之后,只见妖冶少女提着一个小包袱走了出来。

  边走边嗲声道:“好人儿,只要你肯再陪陪人家,这些全是你的啦!”

  说完,将包袱入刘朗的手中。

  同时,她双腿一张,双手抱着刘朗的背部,下身一,将大钢炮进去之后,立即开始摇动起来。

  那张椅子立即吱吱!轻声抗议着。

  “嘿嘿!臭查某,你别想趁机对我下手!”

  “格袼,好人儿,别冤枉人家啦!人家只要啦!”

  说完,干得更加剧烈!

  那张椅子立即吱吱…大叫着。

  刘朗一笑,打开包袱一瞧,不由叫声:“哇!”

  只见包袱内摆着三个锦盒,其中两个锦盒皆摆珠宝首饰,另外一个锦盒内摆了厚厚的一叠银票。

  刘朗好奇的数了一下,口叫道:“哇!你可真有办法光是这些银票就已经超过了二万两银子啦!”

  “格格!好人儿,你不知道人家在掌管发财赌场吗?你就收下吧!只要你让我,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说完,动得更剧烈!

  “嘿嘿!刘宜汉如果知道你在倒贴我,他不气死才怪!”

  “格格!活该!谁叫他不争气嘛!”

  “哇!他不争气!”

  “格格!他呀!胖得似肥猪,稍一动,立即气如牛,不到三两下,好似冲天炮一般,就软了!哼!扫兴!”

  “哇!他真的如此罩不住呀?”

  “当然是真的啦!最气人的是,他又乐此不疲,每次却又将我吊在半空中,我…我实在恨死他了!”

  刘朗暗暗一瞄刘宜汉,只见他的脯不住的起伏,分明刚好听见了妖冶吵女的话,正在气得半死!

  刘朗故意说道:“哇!臭查某,你未免太现实了,刘老板待你并不薄呀!你怎可如此的批评他呢?”

  “哼!不薄!我倒希望他的那虫有你的三分之一大,就不薄了,咱们别提他了,你好好的顶我几下子吧!”

  刘朗笑道:“刘老板,你听见了吧!”

  说着,将包袱放在椅上,抱起妖冶少女,放在地上之后,口长气,调匀气机。立即展开地毯式的轰炸!

  那情影好似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时,德国派出大批飞机在英国首都伦敦上空轰炸一般。

  炮口那两粒小丸不但顶遍了她的心,更在她的壁四周不停的顶着,刮着以及旋转着。

  她疯狂的扭动身子!

  她疯狂的叫着!

  赌场内其他的人,明知此时乃是袭击刘朗的最佳机会,但是,慑于刘朗那超人的武功,那有人敢出面呢?

  人人暗自整理包袱,准备离去。

  又是盏茶时间过后,只见妖冶少女无力的扭动身子,口中呻道:“啊!啊!死我了!啊!啊!好人儿!”

  刘朗嘿嘿连笑,全力行刺着!

  “啊!啊!了!我又了!好人儿!哦!我!天呀!我!我又了!啊!啊呀!”

  刘朗又连顶三十余下之后,长呼一口气,亦了!

  妖冶少女足的叹了一口气,立即闭上双目。

  刘朗爬起身,匆匆穿好衣衫之后,将包袱朝肩上一挂,将银票收入怀中之后,笑道:“刘老板我走了,再见!”

  可惜,刘宜汉早巳又气昏了,根本听不见!

  倒是妖冶少女以肘撑身,嗲声道:“好人儿,你别忘记了人家哩!”

  刘朗哈哈一笑,瞧也不瞧她一眼,大步朝门外行去。

  站在大门外的那些打手,一见到刘朗就好似见了鬼一般,迅即避去。

  刘朗不屑的瞧了他们一眼,右手朝门口那边一尊笑弹勤挥了一下。

  声道:“歹路不可行,你们再不知悔改,便和它一样!”

  说完,身子一掠,迅即离去。

  那七名打手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眼,急忙朝门内行去。

  那知第一名大汉刚掠那尊弹勤佛,衣衫所带起的微风,竟将那尊五尺高的弹勤佛扫成一片飞灰!

  那四名大汉眼光一瞥之下,不由啊!的惊呼一声!

  另外六人循声一瞧,好似见到鬼一般,立即想起刘朗临走时吩咐,吓得急忙掉转身子朝远处离去。

  刘朗离开发财赌场,返回家中。

  更深入静,除了少数几只野狗在择食以外,畜无人影,以刘朗绝顶的轻功。

  半个盏茶时间,他即已飘回他自己的房中。

  虽然深夜,在刘朗神目之下,他立即瞧见房内的摆设并无多大的改变而且并无结蛛网、积灰尘,分明平时有人在整理。

  刘朗将包袱放在旁,盘坐在上迅即入定。

  待他醒来之后,天已大亮,街上已传来行人的走动声音。

  刘朗内出房外,朝寂静的院子瞧了一眼,恨恨的暗道:“哇!刘虎,你现在一定很快乐吧,是你太狠,休怪我无情!”

  只见他凝听半晌,确定外没有行人之后,身子一掠,在壁上点了一下,迅即入对面孙大的院中。

  他刚踏入厅中,立见孙大一家人正在吃早点,立即含笑说道:“大叔大娘你们早!”

  孙大急忙站起身子,关心的问道:“小朗,事情进行得怎么样?”

  刘朗说句:“还好!”立即将那个包袱递了过去。

  他刚卸下易容,立即听到孙大骇呼道:“天呀!小朗,你去那儿来这么多的银票以及珠宝,看样子价值连城哩!”

  说话之中,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这也难怪,孙大出生至今,虽已年已四旬,却尚未见过这么多的钱哩!

  孙氏及其媳妇双目一瞬也不瞬的盯着那些珠宝首饰,一片贪婪之

  刘朗低声笑道:“哇!不义之财,见者有份,大叔、大婶,你们喜欢什么,就尽管拿去吧!”

  说着,添了一碗饭,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孙大低声问道:“小明,你去那儿来这些宝贝的?”

  “发财赌场,放心!是刘宜汉及他的那位宝贝姨太太赠送的!”

  “这怎么可能呢?小朗,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朗微笑道:“大叔,吃饭皇帝大,先,吃饭吧!你如果要了解情形,待会儿只要上街转一圈,就明白了!”

  “小朗,你干嘛要如此的神秘呢?”

  “哇!大叔,我急着还要出去一趟哩!这些东西暂时交给你保管啦!”

  “这…责任太重了吧?”

  “哈哈!小事一件,只要你们不讲,有谁会知道?”

  说完,匆匆的吃完那碗饭,迳自走入客房。

  半晌之后,刘朗易容成一位黑脸蓝衫少年走了出去。

  孙大一见他那张乌黑的脸孔及那双黑手,急问道:“小朗,你要干嘛?”

  “哈哈!到飞虎国术馆求师学艺呀!”

  “小朗,你可要小心点,刘虎人多势众哩!”

  “哇!大叔,人多又有何用,凑热闹而已!”

  说完,朝后门走去。

  飞虎国术馆——刘虎的大本营,院内一大早即已传出呼呼!拳风,霍霍风以及阵阵的叫喝声音。

  两各大汉收腹,一身武打劲服侍立在门口。

  光这架式就显得不凡。

  来往行人瞧也不敢瞧大门一眼,立即低头匆匆行过。

  刘朗将双手负于背后,悠悠哉哉的走了过来。

  一见到行人的那分畏缩的模样,心中不由暗暗的发火道:“哇!刘虎越来越夸张了,居然令行人畏惧成这付模样,待会儿一定要闹它个犬不宁!”

  思忖一决,他哼着歌儿,迈步过去。

  片刻之后,刘朗已经走到大门前左侧那支巨大石虎面前。

  只听他喃喃自语道:“干!别人都是以石狮看守大门,这家怎用石虎呢?”

  “黑鬼!你在胡说些什么?”

  刘朗佯作吓了一大跳,后退一步。

  朝站在左侧的那位大汉问遭:“干!我又没有跟你说话,你什么嘴?大嘴巴!”

  说完,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

  那名大汉从未被人糗过,骂声:“好可恶的黑鬼!”

  立即扑了过来。

  刘朗叫声:“干!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保持一点风度好不好?”

  话未说完,他早已一溜烟的躲到巨虎后面。

  那名大汉一扑未中,身子一折,立即又追了过去。

  砰!一声,那名大汉怪叫一声,立即摔了出去,所幸刘朗不愿意伤人,否则,他非当场吐血而亡不可!

  尽管如此,那名大汉仍摔个大元宝。

  右侧那名大汉见状,怒骂一声:“可恶的黑鬼!”

  立即也扑了过来。

  刘朗叫声:“干!两打一,太过份了吧?”

  说完,身子—纵,跃上了那只石虎。

  摔在地上的那名大汉怒吼一声,一个鲤鱼打跃起来之后,行到石虎的前面,右手按在虎腹就攀上。

  刘朗假作惊骇的啊!了一声,一个重心不稳,立即滑了下来!

  卡!一声,双脚立即踹在那名大汉的右肩。

  疼得那名大汉惨叫一声,立即摔在地上,刘朗顺势一股坐在他的口。

  那名大汉哎呀!叫了一声,立即双掌一推。

  砰!一声,刘朗立即被推飞出去。

  刘朗不由哎唷!大叫一声!

  那知,又是砰!的一声,这一次刘朗尚未再叫出声,另外那名大汉已经被刘朗一头撞了中了右肩,疼得他怪叫一声。

  两人立即皆摔倒在地。

  在院中练习武艺之十余名大汉闻声行了过来,一见他们三人分别抱着头及肩胛呻,不由一怔!

  刘朗抬头—看假作惊骇的爬起身,就逃走。

  只见当中那位浓眉豹眼大汉喝道:“站住!”

  接着唰…其余大汉己将刘朗围住了。

  只见一名大汉自地上爬起来,叫道:“狄师兄,这个黑鬼存心来踹馆大伙儿上前做了他!”

  刘朗忙叫道:“干!冤枉!我刚才只是觉得你们门口摆着石虎,有点奇怪而已!那知他就扑了过来,结果变成了这个样子!”

  狄姓大汉喝道:“黑鬼,你名叫什么?”

  “干!我只是人黑而已,心并不黑,而且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你们为什么一再唤我为黑鬼,这实在太过份了吧?”

  只听另外一名大汉叫道:“黑鬼,你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到飞虎武馆来惹事,大爷今天非让你变成黑鬼不可!”

  说完,一掌朝刘朗的口劈来。

  刘朗假作笨拙万分的避开之后,双手连摇急叫道:“干!有话好说,你们这批人难道真的没有一丝修养吗?”

  “嘿嘿!修养,你一定皮了!”

  说着,足下一点,右掌五指一曲朝刘朗的头顶抓来。

  刘朗将头一缩,身子一蹲,右掌挥在那名大汉的腹部一挥。

  咻!的一声,那名大汉越过面之人,迳朝对面墙壁飞去。

  那名大汉抬头一见自己正撞向那道青石高壁,急呼一声:“救命啊!”双掌朝前一推,立听轰!一声大响!

  那道坚硬的高壁被硬生生的折断,落地之后,立即疼昏过去。

  其余的大汉不由一阵喧哗!那位狄姓大汉毕竟有点见识,他由那位大汉以血之躯竟能撞塌坚硬的高壁,知道这其中必有缘故。

  他立即喝道:“住口!”

  大汉们立即静了下来,人人瞧着狄姓大汉。

  刘朗却哈哈笑道:“干!这样子才像话嘛,方才闹哄哄的,简直就是菜市场,实在画虎反成猫——不像话(画)”

  狄姓大汉忍住心中的怒火,双拳一拱,道:“朋友,请恕狄某方才有眼无珠,不知阁下乃是会家子,冒犯之处,请见谅!”

  刘朗却睁大眼睛瞧了他一阵子,诧然道:“干!猪兄,你明明有两颗大眼珠,怎么说有眼无珠呢?太客气了!”

  狄姓大汉乃是刘虎之首徒,一向目空一切,闻言之后,再也忍耐不住了。

  只听他喝声:“上!”

  立即朝刘朗扑了过去。

  其余大汉立即蜂涌而上!

  刘朗哈哈一笑,身子连闪,双掌在对方的身上挥拍着。

  他好似虎入羊群到处扑击着。

  半晌之后,只见那些大汉相继情不自的哈哈连笑,朝门内逃去。

  刘朗一见那些家伙皆已被他点了笑,微微一笑之随后掠入。

  他刚踏入院中不远,立见一位胖汉带着八名大汉自大厅行了出来,同时喝道:“狄白,你们在搞什么?”

  狄姓大汉忙道“少…哈…哈…爷…外面…哈哈…有…哈哈…有一位…哈哈…黑…哈哈…黑鬼…哈哈…小心…哈哈…”那位胖汉正是刘虎之子刘宜淦,他闻言之后,偏头一瞧刘朗,立即一挥手道:“抄家伙!做了他!”

  “是!”只见那些大汉探手自中取出短匕,迅即围了过来。

  刘朗叫声:“干!玩真的啦!很好!”身子一闪,似鬼魅般飘了起来。

  那八名大汉仅是学了几招三脚猫的不入,十招过后,只见他们每人皆右腕折断,左着一支短匕。

  惨叫声音立即此起彼落!

  刘朗再度连闪,双手频挥!

  那八名大汉立即又开始笑起来了!

  刹那间,又情不自的哎唷!呼疼起来。

  哈哈…及哎唷!之声音立即织响着。

  刘朗一见刘宜淦转身逃入大厅,足下一踩,立即追了进去,那消三个起落,刘朗即已弹出一缕指风制住他的道。

  “少侠!饶命!请饶命!”

  “嘿嘿!别紧张!我不会要你的命!”

  “谢谢!谢谢!”

  “刘虎呢?”

  “家父出去了!”

  “嘿嘿!他不在!很好!待会他回来之后,一定有得忙的!”

  说完,一指点中了他的笑

  刘宜淦闷哼半声之后,立即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他由于道受制,大笑之际,全身气血翻涌,实在疼痛万分!

  那真是含泪的大笑呀!

  刘朗道句:“失陪!”

  立即朝内间驰去。

  刹那间,立即传起一阵女人的格格笑声!

  那笑声在盏茶时间之后迅即传染遍及整个的飞虎镖局,刘朗微徽一之后走出大门,各朝那两尊石虎挥出一掌,昂然行去。

  站在远处观看的几名胆大汉一见刘朗行了过来,慌忙避了开去。

  刘朗哈哈一笑,道:“朋友,少好奇!使得刘虎怪罪在你们的头上!”

  那些人一听有理,神色一变,立即四散逃去。

  那两尊石虎经过他们这一翻奔逃,立即化为飞灰!

  刘朗哈哈一笑,绕了一个圈子之后,趁着无人,立即跃入孙大之家。

  他一踏进大厅,立见孙大兴奋的低声和家人谈话,看样子他又在执行广播站长的职务了,刘朗不住轻笑一声。

  “唔!小朗,你回来啦?还顺利吧!”

  “哇!有够顺利!大叔,快去看热闹吧!”

  “大婶,你别怪大叔,这正是大叔可爱之处哩!”

  “他呀!大嘴巴一个!”

  刘朗哈哈一笑,道声:“大婶,你们聊吧!我进去啦!”

  说完,迳自回到客房。

  刘朗迅速的洗去易容,又扮成一圈,回味一下儿时的情景之后,一看天色已近中午,立即朝老马饺子店行去。

  他刚踏入店门,立听一句宏亮的声音道:“客官,请进!”

  刘朗一听那声音,立即知道必是店主老马,想不到他的嗓门仍然这么响。

  心中一激动,口道:“哇!老马,好久不见了!”

  那位正在下饺子魁梧中年人突听刘朗之言,不由怔了一下。

  他瞧了一阵子之后,诧道:“客官,俺老马似乎不认识你哩!借问贵姓大名?”

  刘朗尴尬的咳了二声,笑道:“在下姓胡,单名飞,在七八年前曾经在此处尝过你的手艺,今路过此地,特来品味一番!”

  “唔!请恕俺健忘,请坐!小周,替胡爷找个位置!”

  刘朗道过谢,立即随着店小二走到右侧一付座头,坐下之后,他立即笑道:“五十个水饺,一碗酸汤!”

  “是!胡爷,马上来!”

  刘朗朝店内一瞧,只见店内坐了八成

  客人们一边吃着饺子,一边低声谈论着飞虎武馆的怪事,刘朗不由暗暗得意着。

  盏茶不到的时间之后,店小二立即端来一盘热气直冒,香的饺子。

  瞧那些一粒粒黄里透红的金元宝饺子,刘朗腹中立即一饿。

  他挟了一粒进口中,轻咬数口,立即微微颔首,暗赞不已!

  酸辣汤接着送来了,刘朗立即专心食用着。

  在距他二丈余远的一付座头上却有两位青衫青年正以诧异的眼光不住的打量着刘朗,可惜他毫不知情。

  只听右侧那位青年低声道:“不错!正是他,他虽然变嗓,但依稀出破绽,蝉妹,你还记得他的那对眼睛吧?”

  右侧那人身子陡震,欣喜的道:“天呀!果然正是他!总算让咱们找到他了,菲姐,咱们要不要去见见他?”

  “不急!看样子他正在进行复仇的行动,咱们暗中跟住他吧!”

  两人立即一边取用饺子,一边注意着刘朗。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只见刘朗满意的站起身子,朝老马招呼一声,放下一块碎银,迳自含笑跑出店门而去。

  那两位青年立即会过帐跟了下去。

  这两人正是为了寻找刘朗,不惜长途奔波来此的胡菲菲及柳貂蝉。

  她们混在人群中,随着刘朗朝飞虎武馆后院行去。

  她们悄悄的跟随刘朗进入院中之后,只见刘朗已经迅速的闪人一间房内,两人立即放轻步子,隐在一处花间凝听着。

  刘朗自窗外一见刘宜汉正双止紧闭,神色灰败的躺在上休息。

  心中暗暗一笑,飘入房内之后,迅即在他的笑轻轻的一点。

  然后,他打开房门,悄悄的溜进刘宜淦的房内。 wWw.n6xS.cOM
上一章   巨棒出击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巨棒出击》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完结小说巨棒出击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巨棒出击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