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棒出击 第十七章 妇果然明大义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巨棒出击  作者:松柏生 书号:28326 更新时间:2014-4-20 
第十七章 荡妇果然明大义
第十七章 妇果然明大义

  刘朗经过这阵子的磨练,无论武功及技皆己增进不少的经验,此时一见李瑶琴的情景,他立即有了药方。

  只见他的嘴朝她的那张樱一贴,迅即起来。

  李瑶琴好似触电般,全身倏震!

  脑海中却一片空白!刘朗的左臂在悄悄的解开她的那对淑的束缚,紧贴住了!

  李瑶琴何曾遇受过这种袭击,不但心跳如雷,全身汗阵阵颤立,身子也情不自的颤抖着。

  那双柔若无骨的粉臂不由自主的搂着刘朗了!

  盏茶时间之后,刘朗的双离开她的樱,顺着她的耳,粉颈、酥,来回到她那高耸的左

  李瑶琴在酥之下,不由嗯!了一声。

  双上面的那两粒红豆刹然变成两粒紫葡萄,一股酸酥和异样刺立即自那粒紫葡萄传遍她的全身。

  她情不自的唔!唔!轻着。

  双手也圈住刘朗的后颈了。

  刘朗想不到她的反应如此的灵敏,继续了一阵子之后,以双在她的左房周围轻轻的着。

  唔…唔…声中,她的身子一直扭动着。

  刘朗见状,伸手轻轻的除去了她最后防线——亵

  手掌同时在森林中摸索着。

  不久,他的左手在外徘徊了!

  当手指偷渡进入区之时,却被她的右掌当场逮到。

  温柔的将它递解出境了。

  刘朗不死心的一边她的双,一连在外徘徊!他在等待机会再度偷渡入境!那知,盏条时间之后,他的手掌已被区内出的津粘了一大块,哧得它怆惶而逃!

  身为老大的大钢炮闻讯之后,立即兴师问罪。

  只见它轻轻的敲了数下门之后,撞开门,凛若天神的一步步前进,吓得那些津区后退着。

  心情紧张万分的李瑶琴更觉内被顶得一阵子爆,那怪异感令她几乎窒息,情不自的唔…唔…低叫着。

  刘朗只觉她的内虽然窄紧,却不似柳貂蝉的小那样难以通行,大钢炮立即沉稳的进着!

  当那两粒小丸顶到她的中之时,酥酸之下,令她情难自主的唤声:“朗哥!”

  同时松了一口气。

  那对凤目却深情的凝视着刘朗!

  刘朗轻轻的在她的樱吻了一下,搂住她的身子,凑在她的右耳轻声问道:“琴妹,你会不会觉得疼痛?”

  李瑶琴羞答答的低声道:“不会!”

  “琴妹,我要开始动了,可以吧!”

  “嗯!”上立即传阵阵轻细的普滋…声音。

  布好阵势,重返房内的胡菲菲闻声之后,暗忖道:“格格!此情此景,好似在朗哥故意哩!”

  “只是女主角更换而已!看样子我可以去牵猪哥客串红娘了!”

  思忖至此,轻斟一杯茶水,坐在椅上,边饮边听现场转播了!

  啪…之声,逐渐清晰了!

  滋…声音更加人了!

  那张陈旧老不胜负荷的吱呀!吱呀!抗议着,胡菲菲暗笑道:“希望这张老爷不会垮掉!”

  啪…及滋…声音更加急骤!

  显然她已逐渐登上云梦逍遥台了!

  胡菲菲是过来人了,立即含笑去衣衫!

  黎明曙之下,隐见一付人的体!

  可惜,房外走道,窗外及左右两间空房皆已坡胡菲菲布上阵势,不但外人无法入内,就是连声音也传不出去。

  胡菲菲自爱自怜的瞧着自己的体,耳中闻及上传来的青春大和唱,全身的血立即开始沸腾了!

  她坐立不安的来回走动着。

  “唔!唔!朗!哥!朗哥!唔!唔!”

  胡菲菲闻到李瑶琴那要命的呻声音,全身更是酸、酸、麻有似虫咬,说多难过,就有多难过!

  “朗哥!唔…唔…”李瑶琴的下身倏然用力向上一,砰!一声,无力的掉在上。

  那张老爷被李瑶琴临死之前的用力一震及刘朗用力一轰卡!的一声,立即板裂柱倾!

  砰!一声,立听刘朗哇!大叫一声!

  李瑶琴也哎唷!叫了一声。

  胡菲菲一见他们两人狼狈不堪的自下爬了出,不由捂嘴格格笑个不停,窘得刘李二人面颊涨红,说不出话来。

  “格格,朗哥,你糟了!破坏公物的罪名对不轻哩!”

  刘朗心知李瑶琴已然身,轻轻的拿过一张椅子让她坐下之后。

  立即笑道:“哇!你是主谋者,罪刑更重!”

  “格格!你把我毙吧!”

  “哇!我会成全你的!准备吧!”

  胡菲菲格格一笑,双手按在一张椅背上,双腿张开,一弯那张的圆立即高高的竖了起来。

  刘朗哈哈一笑,手扶她的纤,下身一

  滋!一声,大钢炮立即展开屠杀!胡菲菲的部有规律的旋、顶、摇着。

  李瑶琴瞧得双目发直了!

  面对胡莫菲菲那稔的合技巧,李瑶琴在自叹不如之余,立即悄悄默记下来,部也轻轻动着。

  房内立即再度洋溢啪…声响。

  盏茶时间,胡菲菲的津开始飞着。

  刘朗的双掌也开始以她的双上面活动了!

  李瑶琴立即被二人的精彩表演引得忘记休息了。

  又过了盏茶时间之后,只听存心卖技的胡菲菲道:“朗哥,炮管太了,让人家替你擦一擦吧!”

  刘朗会意的哈哈一笑,立即撤兵!

  啵!一声,津立即洒落一地。

  李瑶琴见状,不由一怔!

  可是,当她一瞧及自己所坐的椅面已经了一大片,娇颜一红之后,立即取过一条纱巾,匆匆的擦拭着。

  当她再度坐下之际,刘朗已经取过一束棉被垫在地面,而且仰躺下去。

  胡菲菲也开始上下套了!她不由暗赞两人动作之迅速。

  胡菲菲存心炫耀技,上下套一阵子之后。

  依旧前后动,左右幌动及旋动施展出来了!

  那矫捷的动作,令李瑶琴大开眼界!

  那美妙的节奏,令李瑶琴起了共鸣!

  她情不自的站起身随着移动下身。

  盏茶时间之后,逐渐步入高的胡菲菲倏然站起身子!

  刘朗不由一怔!

  李瑶零也讶住了!胡菲菲红着脸,低声道:“朗哥,人家差点又使出功了!”

  刘朗闻言,立即想起自己曾经过胡菲菲功力之事,立即坐起身子,关心的问道:“哇!菲妹,你不要紧吧!”

  “没关系!琴妹,我先休息一下,你先陪陪朗哥吧!”

  说着,盘坐在椅上,迅即调息起来。

  李瑶琴娇颜一红,我…了一声,不知怎么办?

  刘朗上前搂着她,缓缓的躺了下去。

  李瑶琴会意的沉下大钢炮之后,生硬的上下套起来,刘朗双手轻扶她的纤帮她套着。

  李瑶琴刚身不久,套二十余下之后,只觉心一阵酥酸,立即改为前后动起来了。

  刘朗低声道:“琴妹,你真美!”

  李瑶琴心儿甜兮兮的,低道一句:“那里!菲姐比我更美哩!”

  立即又将部向左右幌动起来了。

  刘朗轻着她的双,一边柔声道:“哇!梅兰菊各具特色,我刘朗实在太幸运了!”

  倏听胡菲菲格格笑道:“朗哥,梅兰菊?莫非另有一位姑娘?”

  李瑶琴闻言,倏然停止行动,道:“菲姐,你来吧!”

  “格格!别急!先听口供!”刘朗暗骂自己一声:“大嘴巴!”

  立即一阵子犹豫!

  原来,他知道胡菲菲及李瑶琴并不知道李慕尘另外有一个没有报户口的女儿,他怎么说出来呢?

  面对二女的凝视,他立即尴尬万分!

  胡菲菲突然说道:“朗哥,你难道希望蝉妹之事再度重演吗?”

  刘朗闻言,心知她在暗示自己如果没有代清楚,她可能会离开自己。

  急忙叫道:“哇!死道友,没死贫道,我说了!”

  于是,他将李慕尘被胡如曼陷害,而且生了一个女儿,以及方才将李瑶琴嘱托给自己的经过,说了一遍。

  不过,他隐瞒了李慕尘自宫的那一段!

  李瑶琴听得泪下如雨,喃喃说道:“怪不得爹一直不敢面对娘,爹,你何必如此的自责呢?错不在你呀!”

  刘朗却暗叹道:“哇!琴妹,你如果知道爷爷及娘被孟全陷害犯下伦之错,你将怎么办?”

  思忖至此,神色立即一黯。

  胡菲菲一见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从事欢乐气氛变成悲戚,她暗责之余,立即躺在刘朗的身边啦!

  刘朗会意的扶起胡菲菲,翻身上马,再度冲锋!

  房内再度热闹起来了!

  李瑶琴却默默的低头不语!

  她的心中一直在为爹的不幸遇惋惜,同时暗暗决定在遇见爹之时,一定要求他返家,并代他向娘解说!

  心中之愁绪因而一扫而尽!

  却听胡菲菲一边合,一边呻道:“啊!啊!朗哥!我的朗哥!我酸死了,啊!啊!酸死我了!朗哥!朗哥哥!”

  她那呻声令好闻之销魂!

  两人的息声令她全身发热!

  李瑶琴不由暗暗钦佩菲姐放得开,懂得尽情的享受鱼水之乐,那似自己明明想要,却又不敢叫出来呢?

  她立即又想起方才身后的飘飘仙快,更见她情不自的又打了一个哆嗦之后,再度身了!

  盏茶时间过后,胡菲菲及刘朗先后身了,李瑶琴一瞧二人温柔的抚摸着对方的身子,不久暗暗颔首不已!

  唉!这才是夫间之至高情趣呀!

  好半晌之后,三人相继站起身子穿妥衣衫,刘朗一瞧及那张被震的老爷,立即微微一笑!

  胡菲菲自包袱中取出一张一百两银票,以茶杯在桌上,低声笑道:“朗哥,咱们还是悄悄的离开吧!”

  刘朗方才暗中注意到李瑶琴在穿衣之时,行动略显不适,立即柔声问道:“琴妹,你不要紧吧!”

  李瑶琴闻言,心中一甜,红着脸道:“没关系!”

  胡菲菲含笑道:“琴妹,你暂且忍着点,咱们另找一处无人之清溪,好好的洗一个痛快澡,你就会舒服些了!”

  “多谢朗哥及菲姐的关心!”

  辰末时分,刘朗三人洗净身子,容光焕发的顺着官道向黄衫门的总舵六盘山前进了!

  他们三人刚前进半个时辰,一见头顶的太阳越来越炎热,想赶一段路,再找个地方休息之际。

  突听身后远处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

  那蹄声由轻迅即转重。那蹄声急若镭鼓!

  刘朗一边转头往后瞧,一边叫道:“哇!二位妹子速退!不知是那些人要赶三点半了!”

  他的声音才歇,突然噫!了一声,道:“哇!是滇中双英!”

  于是,双一启,向来人传音道:“小弟刘朗向二位大侠请安!”

  说着,拱手一礼。

  胡菲菲及李瑶琴忙俏立在他的身后。

  那两闪健骑奔驰似飞,迅疾驰近二人,只听两声雄伟的长嘶之后,那两头健骑沉稳的停在三人附近。

  人影翻飞之中,岳英及雷英果然飘降在三人的面前。

  刘朗为双方介绍过后,问道:“哇!二位如此匆忙,究竟何事?”

  双英的神色立转凝重的道:“少侠,柳庄主在一周前陷于胡集威之手,家师及柳姑娘前往搭救也不幸遇擒…”

  刘朗神色大变的惊呼道:“哇!真有此事吗?”

  雷英自怀中掏出一封红柬,递给刘朗道:“今儿一早,有一名黄衫人将此东西交给在下二人,请过目!”

  刘朗接过请柬一瞧,只见封面写明刘朗三字。

  刘朗心知不妙,拆开封柬一瞧,只见柬上写道:“刘大侠:你拐本门主之徒,本门主纳汝柳貂蝉为妾,咱们两相扯平,月圆之夜,房花烛,尚祈发驾光临。胡集威写上年月!”

  刘朗又急又气,不由目裂发坚,那张红柬亦已成灰!

  一阵凉风过后,纸灰飞附一地。

  胡菲菲急道:“朗哥,地址呢?”

  “哇!我…”

  岳英接道:“六盘山神鹰山庄,也就是六盘老人之故址!”

  胡菲菲凝重的道:“朗哥,今个已是十六,蝉妹莫非已被…”

  刘朗身子倏颤,仰天怒啸!

  那啸声中充愤怒及焦急,中气之足,不但令其他四人双耳生鸣,心跳急促,更令那两头健骑前蹄一竖,惊嘶不已!

  刘朗怒啸一声,稍心头之怒气,沉声道:“可否烦二位大哥带路?”

  岳英颔首道:“没问题,在下二人正是要寻找少侠!”

  刘朗略一思忖,道:“四位骑马,在下以足代步!”

  半晌之后,滇中双英并驱一骑疾行出去。

  胡菲菲及李瑶琴并驱一骑紧随在后。

  刘朗使出八成的含恨离去轻功身法,轻松的跟着。

  高山巍严,奇岩密树,遍布全山。

  山处立着一片豪华的建筑物,四周五步一岗,十步一哨,院内虽然张灯结采,却只有二十余名暗哨来回巡罗着。

  这儿正是黄衫门的总坛神鹰山庄今夜正是胡集威与柳貂蝉成亲之大喜日子。

  目前正是卯未辰初时分,为老不尊的胡集威原本应该欢喜喜的,此时却一脸深沉的和李瑶芸坐在大厅上。

  只听李瑶芸低声道:“爷爷,副门主及本门四十八钱术不幸遇难,今晚之婚礼是否要取消?”

  胡集威森森的道:“如期举行!刘小子胆敢毁去本门的精英,老夫非好好的羞辱柳貂蝉一番不可!”

  “爷爷,你和柳姑娘的年纪相差太远,你这样做,似乎有干天和吧!”

  “住口!芸儿,你莫非对那个小子有意思?”

  李瑶芸内心暗震,却慌忙道:“爷爷,我根本没有见过他,怎会对他有意思呢?”

  说完,声音一咽,泫然泣!

  胡集威甚为宠爱她,见状之后,立即道:“芸儿,别难过,请原谅爷爷今天的心情实在太恶劣了!”

  “爷爷,你昨夜终宵未眠,下去休息吧!”

  “嗯!芸儿,此地就烦你多招呼一下吧!”

  说完,立起身子,回房而去。

  李瑶芸暗叹一声,走到院中了望片刻之后,走到大门外四周观视着。

  她刚转过后院外,突见一道白影自一株树顶疾过来,心中一凛,凝目一瞧是一团纸,立朗顺手一捞。

  目光一瞥,一道青影疾而去。

  她乍见那身影,心中一震,暗忖:“会是爹吗?”

  此时,在担任警戒的那名大汉早已怒叱一声,疾追而去。

  李瑶芸暗哼一声,折过辟角,匆匆的自后门回到房中,房门一锁,打开纸团一瞧。

  立见一行龙飞凤舞的字体:“芸儿,一个时辰之后,我在原处三里外林中候你!”

  李瑶芸紧的将那张纸团贴在前,又目泪下如雨,暗呼道:“天呀!爹终于肯接纳我了!”

  半晌之后,她拭去泪水,毁去纸团之后,开始在四周视察着。

  且说胡集威正走进房门之际,倏见一身火红劲服,体态丰的应贞筱自转角走了过来。

  只听她脆声道:“门主金安!”

  “嗯!那丫头答应了没有?”

  应贞筱一边走近他的身前,一边摇头道:“没有!那丫头烈如火,不但不答应亲事,而且继续绝食!”

  “哼!她别以为我不敢毁去柳老头及另外的那个牛鼻子!”

  “门主,别动肝火,此事包在属下的身上,门主,你的气不大佳,属下替你舒松一下筋骨吧!”

  说完,部一,示威般的将那对丰着。

  胡集威尝过应贞筱的美味,见状之后,嘿嘿一笑,立即行入房内。

  应贞筱暗暗冷笑一声,春风面的跟了进去。

  她将房门一锁,立即自行宽衣解带。

  半晌之后,她以优美的姿态将全身得一丝不挂,摆、抖,媚态万千的朝端坐在椅上的胡集威行去。

  胡集威伸出右掌将她拉进怀中,一边捏着那对丰,一边咽咽笑道:“宝贝,你莫非想让我今夜进不了房?”

  应贞筱将双臂圈在他的背后,一边怕的扭动着。

  一边笑道:“格格,门主,你那么神勇,怎会惧乎这一阵呢?”

  “嘿嘿!宝贝,你真是可人儿!”

  “格格!门主,别再逗人家啦!人家受不了啦!”

  胡集威探手一捞她的,只觉一片淋淋的,嘿嘿一笑之后,抱起她迳走向前,准备逞逞老之威。

  应贞筱格格连笑,双膝跪在上,迅速的替他宽衣解带。

  半晌这后,只见她跃下,含住那一边着,一边捏着那对低垂的弹药库!

  “嘿嘿!宝贝,你这招品箫功夫最合老夫的胃口!”

  应贞筱将那得立正之后,笑道:“门主,你请上吧!属下先替你按摩一番!”

  说完,俐落的除去他的锦服。

  胡集威上之后,只见应贞筱伏在他的身侧,将那对丰贴在他的前,开始缓缓的旋转磨起来。

  “嘿嘿!宝贝,你的花样可真多哩!”

  “格格,好戏还在后头哩!”

  说完,双缓缓的移动着。

  胡集威被那对丰磨得他身酥软,嘿嘿笑个不停!

  应贞筱磨过那片黑森林之后以双挟着那上下,前后、左右磨动着,得他的呼吸为之急促不已!

  “格格!门主!请翻身吧!”

  胡集威嘿嘿一笑,迅速将身子趴伏在上。

  应贞筱毫不停顿的将双顶在他的双缓缓的磨着!

  异样的刺令他不由一颤!

  此时,应贞筱如果一掌拍下,他非死不可,可是,她志在救人,因此,格格连笑,顺着他的部朝上磨着。

  盏茶时间过后,只见胡集威倏地一翻身,搂着她,下身一,普!的一声,那已经中。

  应贞筱装腔作势的喔!叫了一声,立即开始合起来。

  胡集威志得意的以以掌撑起上身,展开长打!

  应贞筱一边喔…连叫,一边动下身合着。

  房内立即热闹起来。此时的李瑶芸已经趁隙闪入林中,疾奔而去,以她的轻功身法。

  半晌之后,即已见到俊逸的李慕尘含笑立在一株树前。

  父女之情,也自天,李瑶芸刹住身子,唤声:“爹!”

  双膝一曲,跪伏在地之后,立即低声饮泣。

  李慕尘掠上前,扶起她之后,柔声道:“芸儿,你更加的美丽了!把眼泪擦一擦吧!”

  说完,取出一条方巾。

  李瑶芸道声:“谢谢!”

  接过方巾擦干泪水之后,问道:“爹,你可真狠心!一直回避着女儿,你可知女儿有多痛苦!”

  李慕尘叹道:“芸儿,别怪爹!爹何尝不想与你共享天伦之乐呢?可是,咱们之中夹着你娘呀?”

  “爹!娘也是深爱着你呀!”

  “芸儿,别替她隐瞒了,我全知道她的所作所为,芸儿,你别打差,听爹把爹的身世向你说一遍!”

  说完,他从头将黄衫门与李家无端的结仇经过,以及李长寿远走西域复仇的情形概要的说了一遍。

  李瑶芸颔首道:“不错,外公也是如此告诉芸儿,想不到外公所要寻找的仇人竟会是爷爷…唉!”

  李慕尘长叹一声,又把自己被胡如曼陷害的经过,以及自己有家归不得,致令家人险被孟全陷害的情景说了一遍。

  李瑶芸长叹一声道:“唉!娘就是这样执不悟!不知她如今在何处?”

  李慕尘假作不知的问道:“她不在此地?”

  “是的!自从女儿那次追你不着之后,她即下落不明!”

  “怪啦!以她的武功及经验,当今武林谁也奈何不了她的!”

  “唉!娘就是太随便了,女儿耽心她被人陷害了!”

  “唉!芸儿,别急!芸儿,你对黄衫门重现中原,有何看法?”

  “女儿反对!昔年之血案,追究底的说,错在本门,可是外公一意孤行,不但坚持要报仇,而且还想与柳姑娘成亲哩?”

  “什么?是那个柳姑娘?”

  “武林第一大美人柳貂蝉!柳庄主及石磐真人亦已遇擒,看样子,她非答应不可了!”

  “什么?柳庄主及石磐道长陷在此地?”

  “不错!他们先中无形之毒,后遇围攻,目前被囚在密室!”

  “这…这…”“爹,你与柳庄主很吗?”

  “唉!柳姑娘与你的姐姐琴儿共同以刘朗为夫,爹已经托刘朗照顾你,想不到竟会发生这种意外!”

  李瑶芸闻言,又惊又喜,一时说不出话来。

  李慕尘沉思半晌之后,正道:“芸儿,为了避免你的外公造更多的灾难,爹愿意以身相殉,随他处置!”

  “不!不!爹!你别糊涂,外公不会就此足的,你这样做,除了会连累爷爷一家人以外,根本无益!”

  “可是,柳姑娘她…”

  “爹,你可知道刘公子目前在何处?”

  “知道!若非他出手相救,爹及琴儿早就陈尸尾岩了!”

  “喔!本门分舵原来是毁在你们之手,怪不得外公如此的震怒,爹,你有没有办法在入夜之前请刘公子来到此地?”

  “唉!来不及了!”

  李瑶芸沉思半晌之后,毅然决定的道:“爹,入夜之前,请你在后门林中等候,女儿一定将柳姑娘救到该处!”

  “芸儿,这太危险了吧?”

  “爹,你放心,女儿会使用移花接木之计的,爹,女儿走了!”

  “芸儿,你可要多加小心!”

  “女儿知道!再见!”

  李慕尘望着她那姣好的背影,不由浮现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李瑶芸回府之后,暗暗一窥胡集威的房内,立即听到他及应贞枝的声秽语,她不由秀眉一皱!

  她迅速的回到房内,在桌上运笔疾书一阵子之后,吹干字迹,揣入袋中,迅速行入柳貂蝉的房内。

  柳貂蝉道受制,僵躺在上,一见要李瑶芸来到前,以为她又要来游说,冷哼一声之后,立即闭上双目。

  李瑶芸仔细的打量她一阵子之后,不由自惭形秽,心中立即想爹爹方才所提之事,脑海中顿时浮现刘朗的影子。

  她想不到那位被娘强野合的刘公子,不但赢得爹及琴姐的好感,居然真的获取了眼前这位大美人的芳心!

  她一想起爹已将自己的终身大事交给他,内心不由一阵狂跳,她立即站在前胡思想着。

  柳貂蝉为了救爹,不但身陷虎口,更要被胡老魔亲,若非为了爹及期待朗哥前来搭救,她早就自尽了!

  此时,她虽然闭上双目,却发现这位年轻貌美,却贵为胡老鬼之孙女一直默无语,她好奇的睁开又目。

  她一见对方,怔怔的瞧着自己,立即叱道:“你来干什么?”

  “我…哼!我是来劝你面对现实,须知本门高手如云,即将称霸武林,届时,你将是令人称羡的盟主夫人了!”

  李瑶芸在开始说话之时,暗中观察一眼,立即将怀中信笺上那行:“姐姐,准备身!”

  朝柳貂蝉一展。

  柳貂蝉不由一怔!

  李瑶芸轻咳一声,续道:“姑娘,你如果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替令尊及道长着想,只要你一答应,他们就没事了!”

  说话之中,右掌悄悄的在柳貂蝉的身上移动着。

  “姑娘,我言尽于此,你多考虑一下吧!”

  说完,迳自离房而去。

  柳貂蝉暗暗一运功,发现已经可以聚集功力了,她立即忍住心中的狂喜,悄悄的运功行向其他被制的道。

  李瑶芸却趁机招来侍女含烟低声吩咐着。

  此时的胡集威刚好完货正搂着应贞筱呼睡着了。

  应贞筱耐着子,等他睡之后,悄悄的点了他的黑甜,偷取密室的钥匙,着好衣衫轻灵的回到房中。

  她低声吩咐两位红衣少女数句,立即将钥匙交给她们,即坐在椅上等待。

  不到盏茶时间,只见一位少女将钥匙送回,迳自离去。

  应贞筱微微一笑,回到胡集威房中,去衣衫含着微笑睡着了。

  午后早初时分,整个的神鹰山庄开始忙碌起来了。

  李瑶芸悄悄带着含烟走入柳貂蝉房内,迅速的替含烟易起容。

  柳貂蝉正在要紧关头,匆匆瞥了一眼,立即继续运功。

  李瑶芸替含烟易妥容,又仔细的修补数处小缺陷之后,取过一件衣衫,走向前轻轻的朝她点了一指。

  柳貂蝉全身的道一通,跃下行礼道谢,李瑶芸忙低声道:“姐姐,快换过衣衫!”

  说完,将手中衣衫递了过去。

  柳貂蝉接过衣衫,闪入侧,迅速的更衣,含烟立即默默的去衣衫。

  半晌之后,一身婢女服装的柳貂蝉将衣衫交给含烟。

  含烟默默的穿妥衣衫,迳行上,按照柳貂蝉的姿势僵躺着。

  李瑶芸一边替柳貂蝉易容,柳貂蝉低声道:“姐姐,无论如何,我必须先谢谢你的援手之恩!”

  李瑶芸微微一笑,道:“姐姐,你太客气了!小妹此举只是稍补外公之过而已!”

  “至于令尊及道长,小妹设法前去搭救的,请姐姐放心!”

  柳貂蝉见她说话干脆俐落,绝不拖泥带水,不由暗佩服!

  李瑶芸又仔细的瞧了一阵子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只见她迅速的在含烟身上点了道之后,低声朝柳貂蝉道:“姐姐,时间宝贵,咱们走吧!”

  柳貂蝉握握含烟的双手感激的道声:“谢谢你!”

  立即低头随李瑶芸出去。

  两人穿过后院,走出后门这后,只听李瑶芸故意沉声道:“含烟,你就直接入林吧!办妥之后,迅即返回!”

  李瑶芸低应一声!“是!”立即朝林内掠去。

  李瑶芸见她掠入林中之后,沉声朝两旁的大汉道:“小心戒备!”

  那些大汉恭应一声:“是!”立即继续四下走动视察着。

  李瑶芸暗暗松了一口气,走到胡集威的房外,叩指轻弹三下。

  应贞筱早已醒转,而且悄悄的解开胡集威的黑甜,将身子钻入他的怀中,此时虽闻敲门声,却佯睡着。

  胡集威倏然一醒,沉声问道:“谁?”

  “爷爷,时辰快到了!”

  胡集威喔!了一声,一瞧自己一丝不挂的搂着光溜溜的应贞筱,应声:“我知道了!”

  立即坐起身子。

  应贞筱媚目一睁,昵声道:“死人家了!”

  “嘿嘿!宝贝,起来吧!你这个红娘快去忙吧!”

  说完,跃下走向浴室。

  应贞筱巴结的替他洗过身子,道:“门主,你大喜之后,可不能把人家忘记掉喔!”

  说完,取过礼服,替他穿戴起来。

  “嘿嘿!宝贝,正餐之外,本座也喜欢吃点心的!我自己穿吧!”

  应贞筱离开胡集威的房间之后,迳自走回房中,只见一名红衣少女正在整理房内,她立即轻咳一声。

  那名少女立即走近她的身边,低声道:“成功了!”

  “人呢?”

  “密林中!”

  “嗯!有没有被人发现?”

  “只有朱鸣六人知道,他们不会出去的!”

  “嗯!干得很好!多注意那二人的安全!”

  “是!”应贞筱满意的挂着笑容,迳朝柳貂蝉的房间行去。

  她刚推开房门,立即看见李瑶芸坐在桌旁,另有两位少女正在替柳貂蝉(含烟)穿戴礼服。

  她立即含笑问道:“少门主,她答应啦?”

  李瑶芸摇摇头,道:“没有!不过,这也由不得她不答应!”

  应贞筱笑道:“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轻轻的摇摇头,迳自走了出去。

  李瑶芸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立即默默的瞧着含烟。

  红烛高烧,喜幛高悬,巨大的喜字高挂在大厅当中,虽然只有二十余名黄衫门重要干部,却也显得喜气洋洋。

  一身宫装红衫的李瑶芸俏立在厅中,显得雍容高贵大方,只见她逐一检视着每样物品,内心却忐忑不安!

  突见两名黄衫中年人神色怆惶的走到她的身前,低声道:“启禀少门主,密室中的两名人犯已经不见了!”

  李瑶芸神色倏变,失声问道:“真的吗?”

  “不错!”

  “走!”

  李瑶芸走到密室门口,立见六名黄衫人神色惶恐的站立在大门两侧,她冷哼一声之后,迳自走入密室。

  只见铁栅,门窗皆安然无损,室内亦无打斗痕迹,大门锁也完好如初,分明来人是以药匙打开门放走人的。

  密室之钥匙只有两把,分别由她及胡集威保管,(她的那一把已由那名大汉提人犯)她立即走出大门,沉声问道:“刘宗,方才是你们二人值班的吗?”

  立见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点头道:“是的,属下二人是未初接班的!”

  “你接班之时,有没有查看人犯还在不在密室内!”

  “这…属下六人认为那两名人犯的道已经被制住,密室又是重重锁住,室外及院中、院外皆有人防,所以没有察看!”

  “哼!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上一班的领班是谁?”

  “朱鸣!”

  “去找他来!”

  “是!”盏茶时间过后,只见身材瘦削的朱鸣随着刘宗疾掠而来。

  二人朝她行礼之后,只听朱鸣朗声道:“启禀少门主,属下在班之时,还曾经听见柳老头在叹息,分明尚在室中!”

  刘宗忙道:“朱兄,口说无凭!你…”李瑶芸叱道:“住口!事到如今,你们竟想推卸责任…”

  突见一名黄衫大汉持着—只信鸽急掠而来,李瑶芸见状,心知必有急事,立即止住话声,瞧着那各大汉。

  她接过信鸽,取出它足上小铁筒中的一张纸片,凑近火把边一瞧,惊呼一声之后,哼道:“你们先下去搜查!”

  “是!”李瑶芸沉思半响,立即奔向胡集威的房中。

  胡集威在听完李瑶的报告以及看完那纸片之后,铁青着脸,道:“嘿嘿!刘小子,你果然来自投罗网了!”

  “爷爷,婚礼要不要举行!”

  “马上举行!老夫虽然无法当众羞辱柳老头及老牛鼻子一场,也要让那刘小子遗憾一辈子!”

  李瑶芸暗叹一声,立即出去!

  一阵炮声及欢呼声音过后,胡集威嘴角挂着冷笑与柳貂蝉(含烟)拜过堂之后。

  嘿嘿连笑的和含烟被应贞筱及李瑶芸送入新房。

  胡集威瞄了端坐在前的新娘子一眼,朝李瑶芸道:“芸儿,刘小子大约快要到达了,你出去指挥一下吧!”

  “是!”李瑶芸一出去,胡集威立即声朝应贞筱道:“宝贝,你干得好事!”

  应贞筱有成竹,怔了一下之后,问道:“门主,属下愚昧,不知门主所指何事?尚请门主明示!”

  说完,盈盈跪了下去!

  “嘿嘿!你少装迷糊,柳老头二人是不是你出手救走的?”

  “冤枉!届下不敢!属下一直陪着门主呀!”

  “哼!钥匙分由本座及芸儿保管,难道是芸儿所为!”

  “这…当然不可能啦!不过,属下的确累得一塌糊涂,那有精神去救人呢?属下敢对天发誓绝对没有亲自去救人?”

  “嘿嘿!你别以为本座查不出来…”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接着又是一声惨叫,胡集威神色一凛,立即道:“走!把她押到大厅口!”

  说完,身子疾掠而去。

  应贞筱暗暗松了一口气,立即上前扣住含烟的右腕朝大厅行去!惨叫声接连不断!

  马蹄声似雷!

  应贞筱押着含烟走到大厅门口之际,只见两侧皆已散立着二十余名黄衫大汉,李瑶芸与胡集威站在大厅门口。

  她立即押着含烟站在胡集威的右侧。

  马蹄声越来越近,惨叫声音越来越密集。

  突听两声悲嘶之后,大门左侧十余丈外立即传来一片斗声。

  胡集威心知那两头健骑已被击伤,刘朗诸人已经被拦截下来,正在暗自冷笑之际,突听一声怒啸自斗场中传出!

  轰…一阵爆响之后,立即传出一声惨叫声!

  一条人影也闪电般的掠落在院中。

  月之下,正是那位虎目暴睁,怒气冲冲,凛若天神的刘朗,只见他的衣衫上染了鲜血,分明已经伤了不少的人!

  胡集威怒极反笑的道:“嘿嘿!小子,你晚来一步了!”

  说完,右手一挥,立即将遮在含烟脸前的红纱巾挥去!

  柳貂蝉立即呈现在刘朗的面前,双方虽然相距五、六丈,以刘朗的功力,自然瞧得一清二楚!

  刘朗悲呼一声:蝉妹!"呃!一声,张口吐出一般血箭!

  身子也随着摇幌着!

  胡集威见状,得意的爷着狂笑着!

  那笑声好似利箭,无情的戳着刘朗的心田,他觉口一疼,情不自的又出一口鲜血,身子摇幌更剧!

  李瑶芸见状,芳心不由一阵痛疼!

  她真想传音,把真相告诉刘朗,可是她又怕被爷爷发现!

  就在这时,突听狂笑中的胡集威呃!了一声,接着是一声惨叫,在场之人不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怔往了。

  却听应贞筱喝声:“接着!”

  含烟已被她顺手一掷飞向刘朗。

  胡集威不由怔住了!李瑶芸顾不得察看胡集威的情况,喝声:“上!”

  身子疾掠而出,迅即抢回了含烟。

  刘朗怒吼一声,右手一扬正劈出,一想起李幕尘,立即又改劈为抓,迅速的朝李瑶芸扑去。

  就这一顿,已经有数道掌劲袭上他的身子,得他只好退闪了。

  李瑶芸趁机带着含烟退了开去。

  刘朗迅即被二十四名大汉困住。

  就在这时,大厅门口突然传出应贞筱的惨叫声音,刘朗匆匆一瞥,只见她已被胡集威一掌劈飞出丈余外。

  胡集威的背后命门上不但着一泛蓝的匕首,身子也踉跄后退着,看样子,伤势颇为不轻哩!

  刘朗见状,暗暗感叹应贞筱果然已经洗手苦心,令他刮目相看。

  精神陡然一振,立即尽展恨不成钢掌法抢攻。

  就在这时,突听后院传来一阵惨叫声,接着是李慕尘的呼叫声:“朗儿,你别慌,蝉儿在我的身边!”

  又是一声惨叫过后,只听柳貂蝉唤道:“朗哥,我爱你!”

  刘朗闻言,心中一乐,出手更疾!

  方才被应贞筱从偷袭身受重伤的胡集威,正在运功稳住自匕首传入的毒物之际,突听柳貂蝉二人的声音,不由一震!

  他慌忙瞧向含烟。

  李瑶芸暗暗一咬牙,佯作不知情的一把扣住含烟的右腕,叱道:“你是谁?”

  含烟哑声道:“姑娘,小婢是含烟!”

  胡集威闻言,口似被巨橇击中,怒吼一声:“气死我也!”

  鲜血一,砰砰!一声,立即摔倒在地。

  李瑶芸悲呼一声:“爷爷!”

  立即扑了过去。

  胡集威挣扎数下之后,双足一蹬,头一偏,立即气绝!

  李瑶芸悲呼一声:“爷爷!”

  立即抚尸痛哭!

  院前,院中及院后惨叫之声,此起彼落!

  惨叫声音越来越近!

  李瑶芸悲伤,愧疚加,放声痛哭着。

  她根本忘记使用无形之毒了,她就是没有忘记,为了刘朗,她也不会使用的!

  盏茶时间之后,滇中双英及胡菲菲、李瑶琴已经追杀到院中,与刘朗会合之后,立即展开大屠杀。

  不久,李慕尘和柳貂蝉也杀到现场了。

  那些大汉在胡集威暴毙之后,已经信心动摇了。

  此时一见对方又来了六名高手,信心全失,趁个空隙,立即四散逃去。

  刘朗吼声:“哇!别逃!”

  就追去。

  李慕尘忙道:“朗儿,别追了!”

  刘朗身子一转,迅即扑向柳貂蝉。

  柳貂婵自从遇擒之后,十分后悔因为自己一时冲动离开了刘朗,才会有这一劫,此时一见刘朗,立即扑了过去。

  刘朗紧紧的搂着她,道:“蝉妹,你受苦了吧?”

  柳貂蝉泪下如雨的泣道:“朗哥是我自找苦吃的!”

  “不!蝉妹,是我不好,先惹你生气的!”

  “不!朗哥!是我的气量太狭窄了!”

  刘朗二人在低语之际,李慕尘牵着李瑶琴,走到李瑶芸的身边,柔声道:“芸儿,你别伤心啦!”

  李瑶芸抬头一见是他,站起身子,悲呼一声:“爹!女儿好难过喔!”

  立即扑入他的怀中放声痛哭着。 WWw.N6xS.COm
上一章   巨棒出击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巨棒出击》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完结小说巨棒出击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巨棒出击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