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我为敌 第四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与我为敌  作者:连清 书号:41633 更新时间:2017-6-8 
第四章
  八个月后

  “紫先生”是个高高在上的王者,反观我们则是一群微不足道的平凡小老百姓,现在正痴痴盼望着能被“紫先生”挑选上,好离苦海,飞上枝头当凤凰啊~~啊~~盼望啊,选上我吧、选上我吧…

  像在唱戏似的尖锐声音不断地攻击着单红帕的脑袋,刺耳得让她头痛极了。她随手抓起枕头在头上,却还是挡不了它继续高唱…

  这个男人可以拯救我们哟!

  尖锐的嗓音一次又一次撼动着她的脑神经。

  这个男人可以拯救我们哟!可以哟,一定可以哟…

  “不要!我不需要他来拯救…不需要、不需要--”单红帕正要吼出,倏地,她感觉到前方凝聚出一团黑影来,而且这团黑影在经过一阵强烈的扭曲以及幻化后,竟然慢慢地凝结成一道男形影,接着就朝她走过来,还进散出凛冽的杀气。

  他走了过来,想撕裂她,打算撕裂她!

  “啊--”她惊骇地尖叫出声,眼皮霍地撑开,口急促起伏着。

  梦,是梦。

  单红帕呆望天花板好一会儿后,才意识到刚才原来是在作恶梦。

  吁口气,看向窗外,早晨六点半的天空已经大放光明,只是她搞不懂一件事--

  为什么又是一样的梦境呢?这八个月来,我怎么老是重复作着奇怪的梦?

  那抹像极那将的黑影子好残酷,狠绝得彷佛要将她给活活撕裂开来才甘心。他凭什么这样对待她?从头到尾都是他欺骗她的呀!

  他消失了,在八个月前,把她从“龙门公司”送回家休息后,就不见了踪影。虽然她因为夫人婆婆突患急症而前去帮忙照顾了十天左右,没办法跟他取得联络,可他也不应该一声不响地就返回美国,甚至后来试图去找他都被拒于门外,还被人当作是纠那将的疯女人!在碰过几次钉子后,她就不再厚着脸皮去纠他了。

  光荏苒,八个月过去了,她与他不曾联络过。

  只是…

  她总会莫名其妙的心神不宁,彷佛欠了他什么。

  “啊~~不想了、不想了啦!事情都过去八个月了,『紫十字』跟我再没有关联。”单红帕咬着下自语着。“或许就如辛亚所言,有权有势的那将公子只是贪图一时的新鲜罢了,等他兴致消失,就会忘了我。”她抓了抓自己凌乱的头发,走下。刚才一定是太累、太辛苦的关系,才会导致脑神经衰弱,作恶梦。

  四个妹妹老是劝她别太过操劳,她虽然口头答应,但照样忙着赚钱。她是长姊,有绝对的义务和绝对的责任照顾夫人婆婆及四个妹妹,哪怕因此忙到吐血而亡也心甘情愿。

  单红帕走向全身镜,镜子里的眼神还是蒙蒙的。

  她对着镜子眨眼、再眨眼,蒙渐渐清散,取而代之的是精明干练的光彩。

  镜中的单红帕看起来厉害又能干,打死都不会有人相信,她的成功大多都是因为她的幸运。大多数人都被她的外表所惑,以为她拥有异于常人的本事。

  梳洗完毕后,她顺手烤了两片面包当早餐,照例,拿起报纸看看新闻大事。

  “呀!”她突然惊呼了声,手上的吐司也掉下来。“这…这是?”单红帕不敢置信地看着报上斗大的字体,一股寒意蓦地袭上心头!“他…他怎么出现了?他怎么又回来台湾了?”

  那将,那个消失了八个月的男人“紫十字”的会长,再度现身台湾。

  她急急合上报纸,不看了、不看了,她快被他那冷冷的气息给冻死了。

  莫名其妙地,她突然害怕起来。怎么一回事啊?她在害怕什么?不过是张照片罢了,她却觉得恐怖。

  “讨厌!”她丢开报纸。就算他是恐怖份子又如何?他跟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关联,反正两个人永远都不会再有集的机会了。

  是啊,八个月前是他点名要带她前去“紫十字”的,他在八个月前说过喜欢她,可是把她的期待狠狠打碎的人也是他!这种善变的男人、不可相信的男人,她何必再去理会?

  单红帕一口气把吐司进嘴里吃光光,拿起包包快速冲出家门。但,在锁上门板的前一刻,她又折回客厅,把掉在地上的报纸撕得粉碎,然后进垃圾桶,盖上盖子才安心。

  行了,上班去!

  “这次冬季拍卖会的结果相当令人满意,三十件拍卖品,总共卖出二十五件,成率高达80%,为公司赚取四亿多新台币的佣金,辛苦大家了。”会议室里,椭圆形办公桌前围坐着六男二女,其中一人起身为大家做着业绩演示文稿。

  “尤其是红帕,每项物品的落槌价都超过千万元以上,只要是-所拍卖的对象通通成,所以公司决定除了-应得的佣金外,要另外包个大红包褒奖-!”鼓掌声立刻在会议室里响起,没有人对老板的决定有任何的异议。

  半年前,单红帕加入史记云所创立的“昌盛拍卖公司”后,立刻在拍卖市场上造成轰动,尤其她屡屡展现出超强能力,让“昌盛拍卖公司”的业务蒸蒸上。

  “谢谢史先生。”单红帕喜悦地说。在前进“紫十字”的美梦破碎后,她误打误撞地进入“昌盛拍卖公司”很幸运地,她不仅和老板以及同事们相处愉快,并且还做出一番亮眼成绩来。

  “接着,我们要积极打入香港、纽约、伦敦的拍卖市场!”老板雄心壮志地发下豪语。

  “对!”身为富盛拍卖公司的员工,当然希望公司的营运有更大的发展

  “但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需要更多更庞大的资金以及人脉来合作成事。你们也很清楚,『富盛』其实只是一间成立不久的新公司,就像是小虾米一般,虽说目前成绩斐然,但要成为最顶尖的拍卖公司,需要更雄厚的实力。所以…”史记云喜悦地大声公布道:“我已经找到合伙对象了!”

  “是吗?是谁?史先生决定跟谁合作?”大伙儿纷纷问道。

  史记云神秘兮兮地笑道:“这个秘密请容我在今天下午的拍卖会结束后再来揭晓,不过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很震惊而且开心的。”他有成竹地看着众人,最后视线落在爱将单红帕脸上。“相信我,这位合作伙伴会让你们拥有更美好的发展以及未来,大家不会失望的。”

  “我们信任吏先生!”想着美丽的愿景,众人都开怀地笑着。

  “…康熙御用宝玺,由碧玉雕刻而成。一千万元起价!”单红帕的声音一落下,会场内的贵客群纷纷开始喊价。

  热烈的拍卖会场上,竞投气氛异常的烈,还有人透过电话叫价,众买家们陷入你争我夺的气氛中--

  “一千三百万!”有人喊。

  “一千五百万!”又有人喊。

  “一千八百万!”再有人出价。

  “两千万!”有人不认输。

  单红帕专业地掌控全局,她是个擅长控制拍卖节奏的拍卖官,再加上本身出色的美丽外表又能跟珍贵古物相衬,于是某种惊人的效果就会在她身上显现出来。

  “两千一百万!”一位古董商再度喊价,摆明势在必得。

  单红帕指挥全场,眼看又将卖得一笔好价钱。

  “两千两百--”

  “一件仿古作品也值得你们抢破头去买?”霍地,一道诡谲的冷笑声划过全场,而热闹气氛也因为这句话而全部冻结住。

  台上台下,所有人全呆在原地。

  什么?刚刚那人说了什么?什么仿古作品?有一道熟悉的磁嗓指控康熙御用宝玺是赝品?

  单红帕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会场还是鸦雀无声。

  单红帕的心脏开始跳得好快好快,她清清楚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不仅是这无理的指控震住了她,还有那像利刃般的磁嗓好象是…出自于“他”?

  许久后,有人打破了死寂。

  “别说话!康熙御用宝玺不可能是赝品,『昌盛』单红帕的鉴赏能力在业界信用卓著,她不可能拍卖赝品!”有买家替单红帕说话,也开始找寻着指控者。

  “是吗?”冰冷的声音依然充着不屑。

  “呀!”单红帕终于对上指控者的冷峻面容。瞬间,她整个人像是被雷给劈中似地僵在原地。

  “那将,是那将!他是『紫十字』的会长那将!”有人高声喊出他的名字,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是那将,真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讶异声此起彼落。今早报纸才注销他前来台湾的消息,下午他就现身在这个拍卖会场上?!

  “而且他居然指控康熙御用宝玺是赝品!”这答案更是教人震惊!

  “你们信谁?”有人开始头接耳地询问对方的意见。

  “这两人比较起来,当然要相信那将的说法,毕竟他有神奇鉴赏家的封号,倘若他说宝玺是赝品,那…就是赝品!”可是…半年来,单红帕也没出过任何差错。

  那将走向台前,对于现场买家的议论纷纷,他听得清清楚楚。

  而一样也听见议论的单红帕,却还是无法移动。

  他出现了,他又出现在她面前了!并且来意不善,尖锐的气息分明有意把她给螫死!

  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不能的!她得为自己辩驳。

  “你不能质疑我的专业能力!”好不容易,单红帕终于挣脱掉他的束缚,为自己申冤。

  “我为什么不能质疑?”那将站在她面前,薄缓缓扬起冷淡的笑弧,反问她。“那可是赝品。”

  他又一次的强调,让买家听得心慌意。没有人敢跟钱过不去,要知道古董都价值千万元以上,万一买到赝品,损失可是承担不起。

  单红帕瞪住那将,这个男人到底是何用意?

  她曾经视为安全港湾的男人,又一次地成了危机的来源。

  “-的表现真让信任-的客户失望啊!”那将看着她,好温柔地指控着她。

  这石破天惊的笃定态度,又令买家的心跳几近失速。

  “拍卖会还要不要进行下去啊?”闹哄哄的会场里有宾客开始质问。

  “暂停、全部暂停!请各位贵宾先离场,给我一点时间做调查,『昌盛』明天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代!”呆在一边的史记云终于从惊骇中清醒过来,赶紧安抚众买家。这件事情对商誉的影响太大了,他身的汗水。

  作梦都没想到,破坏拍卖的恶人居然会是那将。他们已经是合作伙伴“昌盛”的幕后金主正是“紫十字”啊!

  在史记云一边道歉、一边解释之下,众买家答应先行离去等候代,会场内就只剩下“昌盛”的职员以及那将。

  “你为什么要胡扯?”单红帕睇着那将。即便身子在颤着、双腿在抖着,她还是得问清这是为什么?

  “那先生,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要莫名地指控康熙御用宝玺是赝品?你该明白,你的说法会对『昌盛』的商誉造成致命的打击,况且你已经正式接掌了『昌盛』,这么一来岂不也伤到了你?”史记云不断抹着脸上的汗珠,却怎么也抹不尽。

  “啥?那将接掌『邑盛』?!『紫十字』就是老板找到的幕后金主?”“昌盛”的员工们再度傻眼。

  “他就是史先生的…金主?”单红帕不敢相信地再问一次,声音哑到不行。

  “是的,那将先生已经是『昌盛』的老板。”此时史记云已然分不清是该喜还是该悲了。

  单红帕脑中一片混乱,她只知道自己的名誉不能受损,一受损就代表她以后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找工作了。

  她开口。“你--”

  “---被开除了。”冷到极点的磁嗓快一步打断她的话,而且还是用着最无情的命令。

  “我、被、开、除?”杏眼慢慢瞠大。

  “那先生,你就这样开除红帕恐怕不妥当,康熙御用宝玺是真是假的真相都还没有查证清楚,怎么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就开除她?”有男同事出面声援她。

  “是啊是啊,这样太不合理了!”声援声又加一记。

  “我也认为这个决定太突兀了,红帕的鉴赏能力大家绝对信得过,打从她进入『昌盛』以来,从不曾出过差错,还为公司创造了惊人的利润,现在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开除她太过分了。”史记云也以“前老板”的身分为她说话。

  “你付给单红帕多少薪水?”那将不仅没有回答关于单红帕的问题,反而问起史记云来。

  “红帕的表现非常优秀,所以虽然她进入『昌盛』只有短短六个月的时间,但薪水连同佣金已经有百万元左右。”

  她一样爱赚钱,也会赚钱。

  “这么高的报酬,究竟是用本事赢来的,还是以美侍人呢?”那将疑惑地问着在场众人,大家都一震。

  “你、你…”她呆若木,没预料到他说话竟是这般恶毒。

  那将突然伸出指尖划过她苍白的面容,来不及反应的单红帕还是愣在原地。

  “『昌盛』的男职员们似乎都很爱护-,也难怪,连我都不得不承认-的美丽很容易勾起男人的保护望来。”

  “你…你…”他在指控她是利用外貌才赢来同事们的支持?!

  “扮无辜、装可怜,确实是很有用处,尤其-又是演戏的翘楚。”他边说,边将食指探上她的,轻轻柔柔地摩挲着她苍白的瓣,然后放回自己的片上,轻轻一啄后,冷硬地进话。“就连我也都快动心了。”

  她又一震!

  在场的男士们全都面面相觑。不容否认地,他们心里是喜欢单红帕的,也想找机会跟她亲近,可是那将此时的暧昧动作根本是在警告众男人--谁都不许觊觎她!

  好半天后,单红帕才有力气退后一步,向他申明道:“请别转移话题,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要胡乱指控我贩卖赝品,严重破坏我的名声?你是不是故意要让我在拍卖圈里待不下去?”

  “我何必找-麻烦,我又不认识。”他轻冷道。

  “你不认识我?!”她哑然。

  他看着她。“我一定要认识-吗?”他反问她。

  他的态度充着轻蔑,摆明要跟她为敌。

  单红帕咽下委屈,咽着,现在不是跟他起冲突的时机,应该解决问题才对。“没关系,你不认识我也没有关系,但我却不想不名誉地离开『昌盛』。康熙御用宝玺的真伪,我会给大家一个代的。”

  “不必。康熙御用宝玺的后续处理问题下劳-费心,『昌盛』的一切已经与-无关。”那将无情地拒绝她。

  “但这件事情关系到我的名誉--”

  “请-离开,立刻。”他下令。

  “那先生…呃!”倏地,想为她抱不平的同事把话了回去。那将的眼神明明白白地写着:谁再求情,谁就跟她走!

  见状,单红帕也只得认输。这里的气氛已经不适合她继续待下去,尤其她并不想让同事们为难。

  她转身。

  “等一等。”那将突然开口唤住她。

  单红帕立刻停下脚步,心儿怦怦跳,期待事情是否有了转圜余地?

  那将慢慢走到她身旁,单红帕则直背脊静静等候他开口。

  “单红帕,-听好了。”那将微微倾身,薄贴在她的耳畔,轻轻吹着气。“我要断-生路,所有的生路!”这就是他要说的话。

  “他是故意陷害我,是故意的!”单红帕拿着原子笔猛戳写着那将名字的纸人,忿忿不平地戳着“为什么要找我麻烦?为什么?还放狠话要断我生路?他凭什么这么做?凭什么?”

  一声不吭地离开的人是他,让她的期待落空的也是他,可是,他却挟带凌厉的报复心在欺负她!

  回想当初,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初见面时就被他的魅力所吸引住,甚至决定去享受一见钟情的甜蜜感觉,以为自己已经陶醉在恋爱之中,从此有了倚靠。

  结果咧?什么一见钟情?去他的一见钟情!

  那将跟“天权老人”果然是同一挂的,专门欺负她、欺负夫人婆婆!明白了,打从此时此刻起,她已认清他们俩是敌对关系,他正在与她为敌!

  “人呢?老三还没过来。”一位人的年轻男子大步走进客厅,酥到会电人的磁嗓有着浓浓的戏谑味儿。

  坐在沙发上翻阅杂志的于夕看了他一眼,那道经过百名锁匠试验却打不开的超级门锁,在二哥手中成了废铁一枚。

  “这种超级门锁还是挡不住二哥你啊!”于夕由衷敬佩他,果然不负“超级破坏狂”的美誉。

  抢眼的俊容噙着一抹微笑,道:“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谁能挡得住我?『火十字』可不是得虚名。”他回道,走到酒柜前,拿出一瓶顶级红酒,倒出。“老五,你要不要?”

  “喝酒助兴吗…”漂亮的黑眼瞳看向二哥。“好啊!”他将酒杯递给他,不再废话,直接切进主题。“老三抵达台湾后就盲目『追杀』单红帕的新闻,你听说了没有?”得趁那将未与他们会合前先说说他的坏话。

  于夕啜饮着顶级甘,缓缓垂下睫,道:“二哥形容得太恐怖了,三哥并没有盲目追杀单红帕,他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是吗?可是老三的子一向不好,他在气疯之后很可能会理智尽失,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来。”他虽这么说,然而脸上却也没有显出任何的担忧。

  “你的意思是…单红帕小姐极可能出个『天地不容』的恶计划来?”于夕放下酒杯,再也克制不住地绽放得偿所愿的笑容来。“二哥,你是不是到好玩的资料了?请与我分享好吗?我洗耳恭听着。”于夕敏锐地听出他话中有话。

  “我是到了一些资料。”他舒舒服服地坐下来,抢眼的俊容神采飞扬。他确实是掌握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那个啥康熙御用宝玺的东西,确实是个赝品,只是伪造出这件宝玺的幕后操纵者并非泛泛之辈,它出自一个名叫『雅典』的神秘组织,这个组织的领导者被其下属尊称为『幻』。此人的身分、背景、来历全是个谜,我约略查出这些年来他已经伪造过数十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只是伪造物至今还没有被揭穿过,康熙御用宝玺是第一件破功的产品,原因就是被老三的鉴定能力给识破了。”他啜饮着红酒,再道:“『雅典』的成员因为康熙御用宝玺被揭穿而显得惊恐愤怒,因为他们早就知道老三的鉴赏能力无人能及,所以每次『雅典』在贩售赝品时都会避免跟老三做正面接触,只是这回老三突然并购『昌盛』这间小鲍司,所以才会因缘际会地导致『雅典』的计划被发现,甚至被人注意到伪造物的存在。”

  于夕闪动柔和的眼神问着:“那么单红帕在这次的事件中担任何种角色?她是不小心捅到蜂窝的受害者,还是共犯之一?”

  老二神秘一笑,耸了耸肩,道:“这个答案我还没有深入去做『研究』。”

  闻言,于夕也笑了,那灵俊的容颜,像极了下凡的天使。“那么二哥你就别去研究真相,把机会留给三哥参与吧!看见这两人互相厮杀来、厮杀去,倒也有趣,你可别破坏掉看戏的乐趣啊!”老二剑眉一扬,同样也是一脸兴味。“我赞同你的论点。其实我还在期待『爷』的『遇见』魔咒能够被那将和单红帕给破除掉呢,我才不要让『遇见』的魔咒也同样制约住我。只是…”有件事他不得下顾虑。“还是不能做得太过分啦,我可不敢忘记老三有仇必报的个性是多么恐怖以及危险,玩归玩,但也不能把你我的性命给玩掉。”

  对于二哥的提醒,于夕倒也没有异议。一旦触怒三哥,必会招来死无葬身之地的恶运。

  “那就给他一点点线索好了,一点点就好喔…”

  “Ok!”
   WwW.N6Xs.COm
上一章   与我为敌   下一章 ( → )
冷夜,魅影打赌游戏谁在耍花样?寻爱,穿梭一烂摊子情妇狐狸精情妇擒欢恋巧戏狂夫主子的风流账霸情王侯
免费小说《与我为敌》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与我为敌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与我为敌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