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我为敌 第五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与我为敌  作者:连清 书号:41633 更新时间:2017-6-8 
第五章
  “康熙御用宝玺如果是赝品,那么出现在拍卖场上的古董就全部是假货了!”委托单红帕拍卖康熙御用宝玺的柳公愤怒地大声吼着。这几天报纸强力的渲染报导,让他几乎想去撞墙以证明清白。“如果康熙御用宝玺是赝品,那么真货呢?为什么没有人拿出真货来跟我对质?我柳某人是什么身分?『灿明艺术学院』的创办人!我会分不清楚宝玺是真是假?”

  言之有理。新闻已经闹大,倘若在拍卖会场上的宝玺是件赝品,那么手中持有真货的收藏家必定会跳出来对质。但没有,没有人拿出第二只康熙御用宝玺前来对质。

  而柳公也再度拿着知名鉴定单位的鉴定书重申他的无辜。

  但单红帕也只能无奈地看着他,康熙御用宝玺被公权力给扣住,无法再给鉴定家做鉴定。

  宁静的午后“春天咖啡馆”以独特的摆设塑造出令人心旷神怡的用餐环境来,只可惜这么优秀的用餐环境还是不能冲淡掉她的焦躁与不安。

  重新鉴定康熙御用宝玺来洗刷冤屈的计划,在那将的作梗下是万万不可能执行了。

  只是,被“昌盛”解雇的她也不能坐以待毙。她现在除了伺机想办法为自己申冤外,另外还得谋生计,她也不能断炊啊!

  幸亏以前被许丽倒帐的问题她都解决妥当,没有影响到她的信用,现在若重旧业的话,应当没有问题。

  单红帕坐在靠窗的位子上,下安地拨出第五组电话号码。

  “不能合作?为什么?可不可以告诉我原因?”单红帕听完对方的理由后,真想放声尖叫。就因为报纸刊登了所谓贩卖赝品的事件,导致她以前的老客户现在避她如蛇蝎。“是的,真不好意思,谢谢-了,再联络。”挂断电话后,单红帕瞪着手机,一天之内,竟被五位老客户拒于门外。

  她虚地靠向椅背。

  久久过后,单红帕才叹口气,眨了眨酸涩的眼皮,强打起精神,从包包里拿出计算器以及一叠资料开始计划着补救方式。看来那种通宵达旦工作的生活,又得重新开始了。

  会这样的狼狈,罪魁祸首就是那个臭那将、死那将…

  “红帕,-在干什么?忙些什么东西呢?”意外地,大学同窗好友欧晓兰也进咖啡馆用下午茶,恰巧见着红帕坐在靠窗角落忙碌着,桌子上除了一大堆资料、帐簿外,还有一份完整的三明治,想必她又没进食了。“-又没吃东西了对不对?就跟在学校的时候一模一样。”

  单红帕对老朋友勉强笑道:“我现在不饿,等一会儿再吃。”

  “都快两点了还不饿?饮食老是不正常对肠胃不好的啦!”欧晓兰看着闷闷不乐的她,问道:“怎么啦?出了什么事?-的脸色很不好看耶!”上次单红帕进“紫十字”工作的美梦告吹时,表情都没这么难看。

  “我是不开心,因为一天之内居然被五位老客户拒绝。”单红帕没有掩藏失落的情绪,事实上她好想哭。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做生意从来没有失手过耶!”欧晓兰好惊讶。

  “-没看报纸新闻是吧?”

  她摇头。“是没有。”

  所以她才会不知道这件惊天动地的伪造事件,也不知道她愁云惨雾的原因。

  “不管是什么事-都别心烦,我相信凭-的能耐一定可以度过难关的。”她用力拍着好友的肩膀,给她加油打气。

  是吗?

  她已经不敢相信自己有任何的能耐了。

  犹记得跟那将一见钟情的那一天,她不也认定爱情的白鸟已经停驻在他们的肩膀上?但才转个眼,就只是一瞬间,爱情的白鸟咻地飞走,自此后,她笃定的美丽前景蒙上了霾。

  “呀!-看,红帕-看!天哪!不会吧?我的天…”欧晓兰突然语无伦次地又嚷又叫。

  “什么啊?”好象突然中似的。

  “是他、是他!那、那将…”

  “那将?!”单红帕猛地回头。

  果然是他。

  他怎么会到这里来,而且身边还跟着四名大汉?忙下迭地,她又把头转开。

  欧晓兰瞪大眼睛,看着那将一直朝她俩走过来,就在离三步的距离时,欧晓兰忍不住地跟他打招呼。那将可是传奇人物耶!

  “嗨!那…呃!”一对上他冰寒的双眸,声音就自动卡住。“他…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比第一次见面时的感觉更可怕…”欧晓兰喃喃自语着,身子也往后缩,被他那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寒给刺伤到。

  “红、红帕…”她用颤抖的手推了推别过脸去的单红帕,只有红帕有勇气敢跟那将说话。“-、-要不要跟他打声招呼?”

  “不要!”她低着头开始猛吃桌上的三明治。“更何况他不会有兴趣跟我扯上关系的。”他驱逐她的决绝态度,她现在仍然记忆犹新。

  “是这样吗?”欧晓兰连忙低下头跟红帕说道。

  “是的!”她口气很硬。

  “可是…他、他就站在-身边,而且他带来的男人已经把-给团团包围起来了。”

  “包围我?”什么意思?单红帕僵硬地抬头看看四周发生了什么事情。果真,四个西装笔的大汉把她团团包围住,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凛然正气简直就像是戏里头的包公似的。

  “就是-?”其中一名男子开口问道:“-就是单红帕?”

  “我是。你们…你们在做什么?我并不认识你们。”单红帕虽然故意不看向那将,但那四个男人一副要抓走重刑要犯的气势却令她又惊又慌。

  “我们是刑事局的组员。”另一名男子公布身分。

  “刑事局?”单红帕跟欧晓兰一听,傻眼。

  “请单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他比出“请”的手势。

  欧晓兰惊慌地抓着好友问:“红、红帕!-、-犯了什么罪?警察大人为什么要抓-?”

  “对啊,我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抓我?”她转向那将询问。这家伙到底又要对她做什么?“是你带警察来抓我的对不对?你是故意的?”他在整她,这场闹剧肯定又是他所精心安排的!

  那将看着她,出诡异的神情道:“-很害怕?”

  “不!我不害怕!我问心无愧,怕什么?我只是不明白,你凭什么带警察来抓我?凭什么?”

  “自然是要拷问。”

  “拷问我?”他果真要把她打进阿鼻地狱才甘心吗?他果真要把她全部的生路都给斩断才愿意收手吗?

  “单小姐,请。”刑事局人员示意道。

  单红帕一颗心不断地往黑暗潜沉,那将追缉似的指控让她觉得很冷、很冷。

  倏地站起身,她道:“我跟你们走!”去刑事局也没关系,因为她没有犯罪。

  “红帕…”欧晓兰担心地拉着她。

  “别担心,我没事的。去跟刑警报告完真相后,我再跟-联络报平安。”她握了握晓兰的手后,跟着刑警而去。

  尾随在后的那将,冷冷地看着单红帕故作镇定的背影。

  雅致的别墅座落于海岸边,若是从落地窗望出去,进驻眼瞳的便是海天一线的壮丽画面。可以想象一旦踏上阳台,让悠悠拂来的海风抚面、灿烂的阳光映照洗礼,将是多么惬意的一种享受啊!

  被那将领进别墅的单红帕目眩神,只是…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那将在途中突然与刑事局的警员分道扬镳,然后亲自开车把她带进这栋位于海边的美丽别墅里。“就这么大剌剌地闯进这里来,不怕被告?”

  那将看着极不友善的她,她的表情彷佛他玷辱了这栋别墅似的。“别墅是我的。”

  “是你的?”她脸色微愠。

  “有什么不对?”

  “是不对。像你这种人,不配拥有如诗如画般的美丽宅子,你只适合居住在黑黑暗暗的晦小房子里。”视野绝佳的美丽别墅,适合襟宽阔的绅士所拥有,那将小人完全不适合住。

  他冷冷回她。“可惜天不从人愿。”

  单红帕恼怒地转身走到落地窗前,望着蓝色大海,努力平复激动的情绪,道:“请问那将先生带我来这里做什么?那些刑警为何不出现?你们不是要拷问我吗?”

  那将凝睇着她的背影,那纤丽的身形曾经是他最不舍的眷恋,但,事实证明他对她的不舍是今生最大的错误,单红帕彻底地利用他的眷恋来耍他。

  “你们的审问何时开始?不需要拖延吧!”单红帕回身。她不想再受等候的焦躁折磨,那只怕是小虾米对抗大鲸鱼。

  那将幽的黑眸一瞬也不瞬。

  原本他是该把她丢给警方,让她尝尝囹圄之苦的,但二哥捎来消息,证明“雅典”的能耐远比他想象的还要高明百倍。而因为赝品事件导致新闻的大肆报导,更已招来一些古怪的事端。“昌盛”昨夜发现被放置爆裂物,新闻是被他强行下才没有曝光。

  “雅典”开始出现烈动作,只是…目标锁定谁?

  那将于是动用关系与刑事组合作调查“雅典”也把单红帕交给他。

  “说话啊!”她蹙眉。要生要死快作决定,她不要视他冷漠的俊容。

  那将终于开了口。

  “-似乎有恃无恐?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信心以及勇气?是不是又惑了哪位权贵,笃定他会冲来英雄救美?”幽深的视线从她脸上移开,他现在只对“雅典”的背后主使者“幻”感到兴趣,不会再被单红帕给轻易惑住。

  “请不要出言不逊!”她抗议道。他的话语充尖锐的毒,螫得她难受不已。

  “敢做不敢承认,倒是符合-的性格啊!单红帕。”那将走向她,停在她面前。

  她恼,回道:“你终于记起我是谁了。”他凭什么一副了解她的模样?

  “我是认识表面的-,至于-的心里在盘算些什么…”他的手掌忽然往她心脏部位探过去,掌心就密密地贴在她左人的半圆弧上。“我不知道。”

  她重重一震,心脏快速地跳动着。

  单红帕连忙转身,甩开会螫人的手掌,同时掩去不断涌上的红

  “难以捉摸的人是你不是我。”她又恼又羞地反击道。

  “我跟-之间果然无法达成共识。”

  什么意思?“你又要对付我了是不是?”

  “不是对付,而是不会让-只手遮天。”他走到她身后,尖锐的气息不断地剌穿著她。“做了错事就要有领罪的打算,不巧,我有个好习惯,那就是有仇必报。虽然能让我视为仇敌的对手屈指可数,不过-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她有本事让他怀疑起自己来,也令他佩服。

  看着他冷到极点的眼眸,单红帕不由得连连后退。

  “你想怎么做?”她好象成了待宰羔羊。

  “-就拭目以待。”

  “很成功嘛,让单红帕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加上指控她贩卖赝品的人可是那将,更足以把她打进十八层地狱中,永世不得翻身。”辛亚喝着佣人端上来的果汁,神清气地看着来跟她“请款”的男人。

  “不过我可麻烦了,我违背了『幻』的规矩,让赝品出现在那将面前,还被他给识破,『幻』若知道是我在背后搞鬼,恐怕我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男人一脸的愁苦。

  “怕什么?有我在你怕什么?”

  愁眉立刻舒展开来。“辛亚小姐,-答应给我的佣金可否再提高一成?”他贪婪地问。

  辛亚睨着他,片刻后,同意道:“好啊,看你这么害怕,我就多给你一成,让你保命用。”能用钱收买那是最好的事情,况且现在得要收买人心。

  “谢谢-,辛亚小姐,与-合作果真是最佳的选择。”

  “那你就好好享受这笔钱吧!”她开了一张面额高达一千万的支票给他。“当然,你也要继续配合我的计划,为我工作。”

  “-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会尽心尽力地效忠于。”他收下支票,开开心心地给予她保证。

  辛亚柳眉挑得高高的,直视着他,说道:“房旭,你可要记住自己的承诺。”

  “没问题!”他重重地朝支票献上一个吻。

  单红帕推开落地窗,走到阳台上,徐徐海风吹来,涛也一波接一波地翻转出海的旋律。翘首望天,湛蓝的天际与海融成一片,高高在上的而下,白涛不断闪烁点点人的光彩。

  好一幅美丽风景。

  可惜…她无心欣赏。

  叩叩!

  敲门声响起,接着佣人送进今的午餐。

  单红帕踅回室内,看着笑意盈盈的女佣,摇头拒绝道:“谢谢,我不饿,麻烦-收走。”

  女佣疑惑地看着这名娇客。三少爷第一次带女孩子来这里,她却是一脸的不开心。“-不饿,那渴不渴?我替-榨果汁好不好?”

  “真的不用麻烦了,我不想吃也不想喝,我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回到我自己的家。”

  “可是少爷代不能让-外出。”女佣为难地回道。

  “他人呢?”

  “有事去处理,不过等一下就会回来了。”

  “这样啊…”单红帕思忖了下,两道祈求的眼神落在女佣脸上。“那么我可不可以到前面的沙滩去走一走?”

  闻言,女佣立刻摇头。“对不起,我无法作主,麻烦-等少爷回来后再询问他好不好?”

  “不好,我现在就想出去。请-让我出门,我散完心之后会回来的。”她再度请求着。

  “可是…”女佣见不得她神情凄苦,开始心软。

  “拜托,我不会给-制造任何麻烦的!”单红帕保证道。

  女佣小心翼翼地问:“-就只是去海边逛逛?”

  “是!”单红帕用力点头。

  “这样啊,这样子的话…”女佣想了想,准备点头答应了。

  “她习惯不守承诺,-别上当了。”一道指控从门口传来,冷冽地刺进单红帕的心底深处。

  “那将…”单红帕一怔,无力了。

  漆黑的双眸蒙上一层淡淡的嗜血之气,那将虽是看着单红帕,然而话却是说给女佣听的。“-差点就上了她的当,这个女人不会遵守承诺的。”

  到底是谁没有遵守承诺?打从“重逢”之后,他就一直抓着这点指责她,问题是,不守承诺的人是他不是她啊!

  “反正你是跟我对上了。”单红帕终于认清楚事实。

  “我不是跟-对上,我是在跟恶势力对抗。”那将眼神森。

  恶势力?她是恶势力?

  一股气不断涌上,她头好痛、好痛。“请问你还要监我多久?那些刑事组的人员怎么还不来对我进行调查?你并不是公权力的执行者,根本没有资格把我困在这里!”她不想再面对他了,不想!

  忿忿的身影直接走出房门,诡异的是,那将居然也没拦下她,就这么任由她一路走出别墅,往沙滩的方向而去。她用力地走着,烦躁地大步走着,尽管已经气吁吁,可是背后沉甸甸的压力仍然清楚地存在着。

  “-以为-逃得掉?”声音虽冷淡,却得她体内的血再度往上冲。

  “我不是要逃,我只是想找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她不应该再对他有所期待,更不该让心湖因他而泛起涟漪。那将只会陷害她,只会让她不好过,就像现在,不分青红皂白地就视她为罪人。

  “-有清白可言?”一字一句的问话充着森冷味道。“那好,-告诉我,-要用什么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魔鬼还好意思问她?她先前是那么拚命地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可他却把她的办法通通否决掉了。

  现在要重新寻找线索,又得花费一番工夫。

  “要不我来替-想一个法子。”那将突然给了她建议。

  单红帕一惊,停下脚步,疑惑地回身。

  海风吹来,他俊的面容突然被一片暗影给遮盖住,只剩下犀利迫人的寒瞳。“-就跳海以兹证明,如何?”半晌后,那将说出了提议。

  单红帕瞠大眼睛,他竟然建议她跳海?他叫她去跳海?!

  那将一步一步地走向她,冷酷的眼神里充着鼓励她跳海的波纹。

  “如何?-敢不敢用生命起誓?”他问着。

  “我…我去跳海…”浓重的压力得她好不舒服,身子也无法动弹。

  他就停在她面前,直视着她。突然,他拦将她抱起,薄一弯,很好心地说道:“我可以帮助。”

  她哑声。不会吧?不会吧?他不会真想取她性命吧?她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僵硬的身子开始抖着、抖着…

  “你真要我跳海?你要我背负畏罪自杀的不名誉罪名是不是?不要,我才不会这么笨!你只是在吓唬我对不对?你才不敢这样对待我…”

  “我何必吓唬-?对付-这种早该被千刀万剐的女人,我不需要心软。”他抱着她开始一步一步往海里走去。

  他该不会是认真的吧?“我…我不会游泳,我怕水啊!”她惊慌地嚷着。

  他充耳不闻地继续往海中走去。

  “我怕水!真的很怕水…”她慌乱地抓紧他,发白,已然魂不附体。他是当真的!他是真要把她丢下海去!

  当身子、脸庞一沾上海水,她的眼前立刻发黑。

  “啊--”才微张口,就有海水灌入她嘴里,她好害怕,好怕、好怕!“咕噜…咕噜、咕噜…咳咳咳…”她恐慌地强搂住他的脖子,怕被淹死。“别呀!本、咕噜…别…”她又喝到海水了,好咸。她会被呛死、咸死的!

  那将低头看着她,海一波一波地涌上,虽然只打到他的际,却漫上她的脸蛋,而她恐慌得像是要死去似的。

  会死的、会死的…他会把她丢进海水里淹死的!自小就怕水的单红帕害怕地不断惊声尖叫。

  “不--咳咳咳…”他竟然这么狠绝!她曾经是那么的喜欢他,也以为他是安全的倚靠、她的港湾。但如今终于明了,原来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果然,不能够仅凭感觉就释放自己的感情,感觉不可信,要相处过呀,得相处过啊…濒死的恐惧让她的身体抖着、心也抖着。

  可是…过了好一段时间了,怎么没再感觉到海水扑面?

  是怎样?她死去了吗?

  单红帕慢慢地、慢慢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那将已经把她带上了沙滩。

  …她没死,她得救了。

  单红帕颓靡地松了口气,无神的杏眸望向他的脸庞。他立体的五官没有太多的表情,但她仍感觉得到他强烈散发出的不友善。

  “你、你要把我害死才甘心?”她气弱地说着。那将已经杀死一见钟情的美丽幻梦了,她现在好后悔认识他…好后悔…

  脆弱的脸蛋是如此的惹人心疼,每一次,单红帕都能靠着这项利器令他软了心,忘记她是个背叛者。

  “放我下…唔…”话还来不及说完,单红帕眼前突然一黑,瞬时昏厥了过去,倒在他的臂弯中。

  那将闭了闭眼。原本是要制裁她,她说真话的,不料最后却只是高高举起便轻轻放下。冷冽的眼神在她脸上转后,渐渐变得温柔。说要忘记,没想到却盘据得越来越深。

  供的计划失败。

  那将抱着单红帕,返回别墅。
   Www.N6Xs.COm
上一章   与我为敌   下一章 ( → )
冷夜,魅影打赌游戏谁在耍花样?寻爱,穿梭一烂摊子情妇狐狸精情妇擒欢恋巧戏狂夫主子的风流账霸情王侯
免费小说《与我为敌》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与我为敌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与我为敌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