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婵娟 182章 同异梦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婵娟  作者:狐小采 书号:42692 更新时间:2017-9-12 
182章 同床异梦
  苏落仿佛一出门,必定引来一桩祸事,谷梁鸿再宠爱她,也无法对这些视而不见,于是下令从今而后要她足不出户,闷了可以做做女红。

  女红?这时苏落会说:“有婆子们。”

  谷梁鸿再给她指点或许可以试着下厨。

  下厨?这时苏落会说:“我怎能越俎代庖。”

  谷梁鸿再提示或者可以寄情于琴棋书画。

  琴棋书画?这时苏落会说:“我又不想成为什么什么家。”

  谷梁鸿再告诉她总得照看安儿。

  安儿?这时苏落会说:“有那几只羊呢。”

  谷梁鸿立即沉下脸,她马上端正人生态度:“我才是安儿的娘。”

  于是,她就开始闭关似的守在家里,她也不是非得出去玩,是有几件事想解决,一是找到师父,和他认认真真开诚布公推心置腹的谈一谈,二是质问上官云飞,他家的茶水为何有催情之药,差点让自己贞洁不保,事后一直心有余悸。

  谷梁鸿知道这两件事让她寝食难安,于是告诉她,给她和上官云飞茶水下催情散的和往安儿水中投毒是一个人做的,那就是汉王朱高煦。

  苏落听得目瞪口呆,简直是难以想象,首先他这么恨自己?其次是他怎么混入自己家里和怎么混入上官云飞家里?

  夫夜话,她裹着被子习惯的跪坐在,谷梁鸿挨着她盘腿在那里,腿上是昏昏睡的安儿,旁边立着高高的烛台,灯火微弱,谷梁鸿右手轻弹,打落弯下的烛,火光立即亮了些许。他低眉看看小嘴巴不停的儿子,再抬头看看披散的长发垂在一团大红被子上的苏落,忽而的就心满意足,转了话题道:“我在想,或许你之前说的对,我们离开大明离开凉州,找个地方一家人隐居。”

  苏落立即举手表示同意,可是仍旧纠那件事:“朱高煦是怎么混入咱们家里又是怎么混入上官云飞府里?你怎么确定给安儿投毒不是我师父,是算计我的不是上官云飞?”

  谷梁鸿用手背贴了贴儿子的小脸,眼都是慈爱。先朝苏落嘘了声,示意她不要吵到儿子,然后轻声道:“你师父恨的是我。不是你,也不会是你的孩儿。上官云飞行事稳重,更加不能在自己家里明目张胆的投毒,他也会知道甫一出事你首先怀疑的定然是他。为何是朱高煦,因为她想夺取太子之位。势必要得到你这个祥瑞,他觉得杀了安儿,会嫁祸给无论窦璎还是郑氏任何一个女人,而这些女人都与我有关,你必定会迁怒与我,也就会与我分道扬镳。然后他就可以乘虚而入得到你。”

  苏落听得骨悚然,谷梁鸿继续道:“他在茶水里投毒,是想让你和上官云飞…假如那种事真发生。你还会回来我这里吗?”

  苏落瘪瘪嘴,想哭:“大叔,我也后怕。”

  谷梁鸿拉过她搂在怀里:“所以说落落,我担心安儿更担心你,可是我无法分身。一出去保护你,我就惦记家里的安儿。我不年轻了,假如安儿出事,你让我情何以堪。”

  苏落急忙捂住他的嘴:“大叔,安儿不会出事,我以后不出去了,老老实实待在你身边,不过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谷梁鸿明白,这丫头若不给她说个清清楚楚,她就仍旧会继续纠,于是从枕边拿出一片纸:“这是在上官云飞家里找到的,应该是包裹那催情散而用。”

  苏落接过看看,不知一张纸能说明什么。

  谷梁鸿食指划过纸片上那些彩文图案,道:“这种纸来自京城的朵云斋,这是一家专门给宫廷制作上好纸张的商户,除了宫里,就是上官云飞这样的人都不能擅自使用这种纸张,宫里是皇上,他断然不会害你,那就唯有汉王了,我能猜想是他,不是空来风,试想假如是别人,不会在现场留下作案证据,因为只有这个汉王才有此胆量,也符合他的脾气,他故意留下纸片是和上官云飞叫阵,意思是,我是王,你是民。”

  苏落听他讲的太复杂,挠着脑袋想理清汉王究竟想干什么:“那他不怕我拿着这个去皇上那里告他?”

  谷梁鸿笑了笑:“不愧是墨宗跑龙套的谍女,这么点道理都不懂,皇上会管这些儿女情长的小事,他也不怕你拿着这个去找他,因为他正想找你呢。”

  最后,他总结给苏落听,那就是要她深居简出,马上立,他们就可以回凉州,躲开这些纷纷扰扰。

  苏落点点头,这样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争来夺去,她很是累,心中的疑惑解开,不忘向谷梁鸿撒娇:“要你抱。”

  谷梁鸿低头看看儿子:“我抱安儿呢。”

  苏落嘟嘴:“非得要你抱。”

  谷梁鸿拍拍她的脑袋:“你长大了,安儿还小。”

  她想了想,过去抱起安儿,然后坐在谷梁鸿怀里:“这样就两全其美了。”

  谷梁鸿脸堆笑,抱紧苏落,连同她怀中的安儿,何其唯美的一幅画面。

  ——﹡——﹡——﹡——﹡——﹡——﹡——

  谷梁离开京城回去凉州,谷梁卓然本来打算同行,却因为墨绯烟执意留在京城不肯回去,他唯有留下陪她,这个时候的墨绯烟情大变,都因为墨飞白对她的认同,她觉得有点对不起谷梁卓然,自己分明是在利用他,然而又无法说出口。

  自从和墨飞白定下那个计划,她对谷梁卓然若即若离,之所以还需保持关系,这是她可以留在谷梁家里的条件,又必须时时保持距离,男女之间,一旦把感情上升到上,神秘感没了,彼此也大方很多,想说的就说想做的就做。顾忌少了,并且,有了一次就想下次,所以,面对谷梁卓然的热情,墨绯烟有点招架不住。

  极寒的时节到来,京城一连一的落雪,人们在这样的时候都喜欢围炉而做,哼一段“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和。他出一对,我出一个鹅。闲快活!”

  苏落乖乖的闭门不出,总归久了还是闷,自己想出个节目,这邀了杨二郎和好并谷梁鸿,也做了火锅。躲在暖融融的屋子里觥筹错,吃到半路,她想起谷梁卓然和墨绯烟来,一个是谷梁世家的少主,一个是自己的师姐,怎么说这种场合落下他们两个于理不合。于是亲自过去相请。

  撑着绯红的二十四骨孟宗竹油纸伞,踩着吱嘎吱嘎的落雪,走进墨绯烟住的小院。目光及处,发现靠近房门的台阶上正伫立着墨绯烟,她仍旧紫衣,也没有打伞,也没有戴暖帽。淡妆,苏落有些日子没有注意她。才发现她居然开始淡妆,这究竟是她慵懒倦梳妆,还是她改了本

  忆起小时候的梦想,那就是把墨绯烟的脸按在衣板上,看看她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今总算得见,眉眼极淡,淡得毫无存在感,仿佛要融入到这周遭白茫茫的一片,若非因为那紫衣炫目,她整个人呆呆而立,更加没有存在感。

  这一刻,苏落发现安静下来的,素颜下来的,没有半点风情的墨绯烟很是楚楚可怜,心想,假如她早就如此,墨飞白说不定就爱上她了,在这件事上苏落觉得自己比她明白,风情万种的女人让男人喜欢和想接近,但楚楚可怜的女子才会让男人爱,因为,男人觉得他们是肩负着拯救天下苍生和拯救天下女人而降生的,你比他们强,他们就会感觉是同类,会排斥。

  雪花大片大片的无风自落,墨绯烟肩头已经厚厚的一层,可见她在外面站了很久,那茫然的眼神那僵硬的姿势,她究竟在想什么呢?

  苏落搞不清楚,刚想拔步上前,房门吱嘎一声启开,走出玉树临风的谷梁卓然,苏落急忙把自己隐藏在堆积雪的一棵树后,感觉他们之间好像有事情发生。

  果然,谷梁卓然从后面搂住墨绯烟,把嘴巴在她脖子上吻了下,墨绯烟像被针刺到似的立即躲开。

  谷梁卓然讪讪的一笑,脸不高兴道:“是你要我娶你的,这几怎么了,为何爱答不理,我感觉自己没有哪里得罪你。”

  墨绯烟容淡淡语声淡淡:“没什么。”

  谷梁卓然欺近问:“没什么,为何刚刚你不愿意同我上?还躲出来。”

  墨绯烟面无表情,身体持续僵硬而立:“那种事情是需要好心情的,不巧今个我心情不好。”

  谷梁卓然哈哈大笑,笑至眼中变成狂怒:“心情不好,是因为墨飞白走了吧。”

  墨绯烟终于转头看向他,神色比雪还冰冷:“是又怎样?”

  谷梁卓然显然是被触怒,上前抓住她的手臂,切齿道:“你心里既然喜欢墨飞白,为何还要和我相好。”

  墨绯烟甩掉他的手反相讥:“你心里既然喜欢落落,为何还要同我颠鸾倒凤。”

  谷梁卓然就僵硬在那里,僵住半天才道:“既然你我都是同样的心思,为何不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墨绯烟伸出纤细的手指,一片雪花从指间滑落,她手指一蜷,回道:“你说的在一起是在上,抱歉,我身子不。”

  她的表情仍旧不悲不喜,全无谷梁卓然的存在,自顾自在那里赏雪,似乎在等待谁的到来,苏落暗暗想,她,是在思念墨飞白吧。

  谷梁卓然受了冷遇,慢慢后退,看了看她道:“那我等你时再来。”

  掉头他大步离去,苏落急忙再把自己藏了藏,感觉偷听偷窥这种事很是失礼。

  墨绯烟突然蹲下身子,把脑袋埋在膝头,身子一抖一抖,像是在哭。

  苏落为她和谷梁卓然复杂的感情糊涂,不知他们唱的是哪一出,假如墨绯烟是为了刺杀谷梁鸿,好像她最近也没接近谷梁鸿,假如她不是为了刺杀谷梁鸿而是真心想嫁给谷梁卓然,那她又委屈什么。

  迈出一步,想和她谈谈,却又见雪天里出现一个人,大红的袍子,她心里凛然一抖,不是师父是哪个,急忙缩回,知道墨子虚功夫高,连大气都不敢,所幸自己穿着素淡,很容易与雪融为一体。

  墨绯烟也听到声音,站起,一脸的泪水。

  墨子虚开口就道:“你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你既然想利用谷梁卓然,为何要冷淡他,假如他发现什么,对你不利。”

  墨绯烟没有回答,连师父都没叫,掸了掸身上的落雪,然后便是静默而立。

  墨子虚又道:“年前若不能办好此事,死的不仅仅是墨飞白,还有你。”

  墨绯烟慢慢走过去,弯朝墨子虚施礼,口中说:“师父我懂了。”

  突然袖子一抖手中多了把匕首,一刀刺去墨子虚,吓得苏落差点喊出声来,不是担心墨子虚的生死,而是料到这一幕,墨子虚无恙,墨绯烟却身首异处。 WwW.N6Xs.coM
上一章   最婵娟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最婵娟》是一本完本都市小说,完结小说最婵娟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最婵娟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