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婵娟 189章 女休男不一般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婵娟  作者:狐小采 书号:42692 更新时间:2017-9-12 
189章 女休男,不一般
  酒宴正酣,谁也没有注意谷梁卓然和紫鸳返回时表情有异,苏落细心些,发现紫鸳笑的有些牵强,刚想问,突然一件让她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一直没有面的谷梁卓文出现,郑氏之前对谷梁鸿解释,儿子同几个诗文朋友聚会所以未出来接他回家,苏落了解谷梁卓文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觉得他懂诗文就像有人说西门庆出家当和尚不可信。

  无论可信不可信,这当年的小破孩昂首阔步而进,穿戴就像个土财主,脸上通红,像是喝了酒。

  谷梁卓文久未见苏落,看她身边的安儿随口就问:“落落,这小娃是谁?”

  苏落本也没有在意他的称谓,她本也不是个喜欢拿着当令箭的人。

  然谷梁鸿心里却不痛快,但凡谷梁卓文和苏落同时出现,他就会卑微的想起自己当初是苏落的公公,这卑微很容易转换成坏脾气,他捏着酒杯,头都不回,沉声道:“叫夫人。”

  他的声音冰冷,目光冰冷,所有人似乎都明白什么,郑氏和谷梁刚想周旋,谷梁卓文当真是不懂察言观,不以为然道:“我一直都这么叫她。”

  谷梁鸿猛然回头去看,假如谷梁卓文脸是惧怕之也罢,偏偏他吃醉了酒,嘴角含着一丝嘲讽之笑,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多少时以来,他同窦璎走的很近,窦璎晓得这个年轻人头脑简单,经常唆使他针对苏落,说苏落水性杨花,本来是许给他的媳妇,后来发现谷梁鸿才是谷梁世家的掌门人,就转投他老爹的怀抱,给他戴绿帽子。

  因此。谷梁卓文才敢对父亲如此傲慢的态度。

  谷梁鸿忍了忍,再道:“叫夫人。”

  谷梁卓文非但不听,还拔步想走,谷梁鸿一掌劈去,甚至都没有挨到谷梁卓文,他就噗通倒地,继而噗噗吐血。

  郑氏大惊失,奔去抱住儿子,转头怒向谷梁鸿:“你想打死他吗,你有了新人忘了旧人也就罢了。你怎能有了新儿子就忘了这个。”

  谷梁鸿眼睛直直的瞪着谷梁卓文,高喝:“我让你管苏落叫夫人!”

  声如洪钟,众人感觉房子都在突突震动。桌子上碗碟咔咔的响,本已经昏昏睡的安儿吓得哇哇大哭,所有人都明白,谷梁鸿是真的发火,谷梁急忙劝谷梁卓文:“叫啊。说句话又不是很难。”

  谷梁卓文当真怕了,酒也醒了大半,刚想开口,苏落踱过来道:“不,叫公主,我是谁你们应该知道。”她说着给好使个眼色。

  好心神领会。对众人道:“你们还没有见过安平公主。”

  大家面面相觑,谷梁明白这个理,其实他们都应该对苏落以尊卑之礼相待的。只是自己疏忽此事罢了,于是带头跪下,被苏落一把拉住:“大哥,您这么大年纪就免了。”

  于是,众人出了谷梁和谷梁鸿。都给苏落跪礼,苏落道:“你们听着。以后别没大没小,我是朱祺祯,我是安平公主,落落乃名,家里除了老爷和大伯,任何人叫,掌嘴是轻,重则…你们去翻翻大明律。”

  她说完,忙去抱过哭泣的安儿给谷梁鸿:“你吓的,你哄吧。”

  其实她是怕谷梁鸿再对谷梁卓文动怒罢了,家和万事兴,她讨厌谷梁卓文,又不得不帮衬他。

  剩下的时间,众人再也没有心情吃酒,各人找了借口散去,谷梁鸿把安儿交给婆子,对窦璎道:“你随我去书房。”

  苏落明白谷梁鸿是对窦璎提分手之事,心里还高兴,带着安儿回去卧房等候好消息。

  窦璎一路随着谷梁鸿毫无交谈,进了书房,谷梁鸿坐下,也示意她坐,她没有坐,先开口道:“老爷,休书写好了?”

  谷梁鸿蓦然愣住,看看她,容颜已经辨别不出当年的柳离离模样,神态却还是在,她右手抓着左边的衣袖,眼睛红红的,想哭,忍住,还笑了笑,笑得非常凄苦,接着道:“我当柳离离时爱了你十年,我当窦璎又爱了你这么久,我知道自己之前所做都是错误,却也无非是为情所困,我现在只想留在你身边,天天看到你最好,看不到,感觉到你存在也好,为何,你就容不下我呢?”

  话毕,眼泪下,直视谷梁鸿,脸上一丝表情也无,仿佛那泪不是因为悲哀欢喜的心情,只是一汪罢了。

  谷梁鸿最见不得女人哭,也受不了她这样表白,本想痛快的甩给她一纸休书,见她如此失魂落魄,顿了顿道:“不是我容不下你…”“是苏落。”窦璎打断他的话,忽而又道:“不对,是安平公主,也是,人家是公主我却出自风尘,我假如不是家道中落,哪个女子愿意跳进那个火坑,凭我的容貌假如不是风尘女子,我现在也是夫恩爱儿女绕膝,即使我身处风尘,也还有很多追慕者,而我,只是因为对你的痴恋才成今这样的惨淡收场。”

  谷梁鸿僵坐在那里,窦璎也不再说话,屋子里有段时光在淌,那是他们初识的岁月,谷梁鸿因为一桩生意,在金陵宴请几个朋友,选择在院这样的场合很是正常,当时有个客人醉酒,对窦璎,也就是当年的柳离离调戏羞辱,窦璎跑到谷梁鸿身边,他救下她,两个人如此相识,几番接触,彼此喜欢,也就是感觉良好的喜欢。

  后来窦璎为躲仇家远去西域,弱女子无以为生计,又沦落风尘,当谷梁鸿和她重逢时,曾经想过救她出火坑,当时究竟为何没能成行他自己都忘记,本也不是什么值得铭刻的人,也就连带忘记很多有关这个人的事。

  他长出口气,决心已定,道:“抱歉,我答应过落落,此生不仅仅只爱她一个,也不会让她有种同其他女人争夫的感觉。所以,真的抱歉。”

  他说着,拿过墨来慢慢磨,差不多,提笔写下一个“休”字,窦璎突然起袖子,把白的手臂伸到他眼皮底下,那手臂上赫然有两个字:离离。

  他很是意外的抬头看看窦璎,因为,这两个字不是书写上去。而是纹刻上去,这笔迹分明就是自己所写,恍惚中忆起当年之事。初次相逢,她问:“敢问大侠高名?”

  他答:“在下,凉州谷梁牧风。”

  他反问:“姑娘你?”

  她学着他的口气:“金陵,柳离离。”

  她又问:“大侠名字怎样写?”

  谷梁鸿以手蘸酒在桌子上写下牧风二字。

  她又问:“可知奴家名字何写?”

  谷梁鸿想了想,刚想蘸酒去写。窦璎就挡住他,然后喊自己的丫头取来笔墨,起袖子伸出胳膊让他写在这里,这种卖风情的手段,这种哄男人的伎俩司空见惯,于是谷梁鸿就写下了。当时年轻,微醺,同个女*很是正常。不想她竟然纹刻了上去。

  窦璎抚摸着手臂上的离离二字,就像抚摸一段古老时光,声音哽咽:“这是你当年写的字,我纹刻下来是告诉自己,此生离离就是你的了。谁知你一走就杳无信息。”

  谷梁鸿真的有点了方寸,站起。在地上踱步,然后背对着窦璎,狠狠心道:“抱歉。”

  窦璎忽然间心一沉,都不知丢落在哪里去了,面容苍白得骇人,紧咬嘴,血迹慢慢,缓缓敛起衣袖,静默了很久才道:“能否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也学筱兰薇,找个肯接纳我的人,然后再走,不然你现在把我休掉,我无依无靠,我知道你会继续养活我,但是我的心无依无靠,我怕忍受不了寂寞孤独而轻生。”

  谷梁鸿转过身来,非常不忍,但他明白男人大丈夫做事不能优柔寡断,休,是一定要休,但窦璎这一点点要求也不为过,男人大丈夫还有个仁义在,于是点点头:“好。”

  他说完率先出了书房,刚刚安儿被他一声吼吓坏,他赶紧去看儿子,现在,没有谁能比安儿和苏落对他更重要,这是他的根本,是他这个家存在的意义,是他以后几十年时光的全部。

  窦璎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呵呵呵呵呵呵的自己在那里冷笑,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男人,何其绝情!”

  ——﹡——﹡——﹡——﹡——﹡——﹡——

  谷梁鸿回到房间,苏落正抱着安儿左摇右晃的哄,小娃哭是不哭,却也不肯睡觉。

  谷梁鸿摸摸儿子的脉处,又摸摸他的脑袋,逗一下,他笑了笑,发现一切正常才放心。

  苏落很是着急他刚刚同窦璎谈了什么,偏偏他没有主动说,实在等不及,自己开口问:“你找窦璎干嘛?”

  谷梁鸿下外面的袍子,漫不经心道:“没什么。”

  苏落立即就不高兴了:“没什么你找她干嘛,偷情。”

  谷梁鸿无可奈何的笑出,拍了下她的脸颊:“讲。”他其实不是不想告诉苏落,而是没有成功怕苏落不依不饶。

  苏落当真就不依不饶了:“你不跟我说,故意神秘,不是偷情是什么,你告诉我真相,无论什么我都不生气,反之要你生不如死。”

  谷梁鸿唯有据实相告。

  苏落本来觉得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可,关键是男人其实都太天真,女人追问你某些事的时候她一定这样说,你讲实话我不生气,可是你假如信了真讲了实话,她不生气才怪,谷梁鸿亦是,他说的太详细,比如他当年在窦璎手臂上写字的事都说了。

  苏落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问:“那时,你是不是喜欢窦璎,就是柳离离。”

  谷梁鸿不置可否,接过儿子逗

  苏落问:“说。”

  谷梁鸿不想昧着良心,他其实和大多数男人都一样不懂,有时候对女人是需要昧良心的,这大概就是所谓善意的谎言,他点头:“那个时候年轻,看她还不错。”

  苏落突然就火了:“我才明白为何你至今不肯休掉窦璎,原来是忘不了旧情,恐怕你现在仍旧喜欢她。”

  谷梁鸿不明白她为何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停的翻炒,摇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

  苏落怒道:“没过去,嫁张初五时你毫不犹豫,舍筱兰薇时你也当机立断,休掉董竹音时你眼都不眨,唯独这个窦璎百般不舍,你就是喜欢她。”

  谷梁鸿赶着解释:“喜欢和喜欢是不一样的。”

  苏落立即指着他:“你承认了!”

  谷梁鸿有点捉襟见肘穷于应付,被卓文闹得本就不痛快,面对窦璎那样爱慕自己的女人又于心不忍,正焦躁,苏落又闹,他唯有气道:“你真是无理取闹。”

  天啊,他敢这样脸色跟我说话!苏落委屈的含着眼泪,噎噎道:“我喜欢你时,以为你没有成亲,谁知你不但成了亲,还娶了那么多女人,我当时就是傻,我怎么能嫁给你,我嫁给谁都不会受这些女人的气。”

  谷梁鸿以为她又想说不如嫁给墨飞白,这是他的心病,他最怕苏落后悔,于是气道:“你心里不也是念念不忘你师兄,我只是对窦璎可怜罢了。”

  苏落哼了声:“没有爱哪来可怜,你不肯同她分手,我们分手。”

  谷梁鸿知道事情越来越麻烦,举着儿子给她看:“你别闹了。”

  苏落不仅仅是说,四处的找笔墨,然后大笔一挥,洋洋洒洒写下一封休书,抓着谷梁鸿的手蘸了墨水就按在休书上。

  谷梁鸿以为她闹一阵就好,并且那封休书居然还是写给他的,天底下没有女人休掉男人的道理,他不以为然,苏落却收拾一下衣服,告诉他道:“虽然儿子太小我很不舍他,但这是你们谷梁世家的苗,我不带走,留给你。”

  她转身跑出门去。

  谷梁鸿抱着儿子喊了一个婆子个她,自己去追苏落,捉到她千哄万哄,苏落却异常认真:“我没有闹,我感觉,自己好像不爱你了。”

  这一句,谷梁鸿的手慢慢垂下,然后,眼看苏落越走越远… Www.N6Xs.COm
上一章   最婵娟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最婵娟》是一本完本都市小说,完结小说最婵娟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最婵娟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