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婵娟 198章 我是你的克星也是你的救星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婵娟  作者:狐小采 书号:42692 更新时间:2017-9-12 
198章 我是你的克星,也是你的救星
  苏落只觉室的迭花香气,且缭绕若轻烟,感觉不对之时想定住自己的神识,已经来不及,屋子都是毒气,她即使不呼吸身上已经沾染,这种迭花香是*散中最为重要的成分,此物不仅能失人的心智,还能催情,苏落不晓得*散,但感觉自己身体的反应同在上官云飞家里差不多,心里简直惊呆,汉王朱高煦和郑老爹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为何害人的手段却如此雷同。

  “二郎,救我。”她身子飘飘忽忽,像要立地飞升似的,看杨二郎时模模糊糊,等清晰起来,发觉他好像谷梁鸿,接着又像墨飞白,迅即又像上官云飞,或者还是野鲜不花和,人物不停变换,内心却是一种饥渴,好想被他抱被他亲近。

  杨二郎业已中了毒气,他终究是会功夫,先是息,知道撑不了太久,赶紧过去拖住苏落往门口走,只是这扇普通的木门此时打开却非常费力,主要是毒气太盛他的功夫已经被软化稀解大半,使劲的踹,不开,用脑袋撞,头破血还是不开。

  突然发现头痛时人相对清醒,也就是清醒一阵,他终究功力不够再也无法息,甫一开始气,顿时人处于飘忽状态,感觉这种毒气应该是下三滥之物,看苏落扑在他怀里不停呻,如茑萝树何其娇媚,他更明白了郑老爹的用意,是想毁了苏落的名声来报复。

  “宵小!无!”杨二郎愤恨骂出,想郑老爹也是功夫前辈,怎能用这样的手段来欺负两个后辈,无论怎样郑氏与苏落都同为谷梁鸿的女人,她们之间有剪不断的关系,说起都是一家人,怎么闹也不必要用一个女人的贞洁来做赌。

  “热。好热,好难受。”苏落呓语般叫,不停撕扯自己的衣服,其状态,已近乎癫狂。

  杨二郎几分清醒,立即抓住她的手制止,假如自己望见主母之身体,这是罪大恶极,忽而间他头脑如灌浆,浮浮沉沉不能自持。又把脑袋咚的撞在沿上,血从额头下盖住眼睛,他略微清醒些。蓦然发现后面还有一个暗门,想刚刚紫鸳大概就是被人从这里带走,急忙拖着苏落过去,却又是一道死门。

  苏落突然搂住他道:“大叔,是你么。是你来找落落。”

  杨二郎推开她,她却朝后面倒去,即将落地杨二郎无奈又奔过去接住,她又了上来,杨二郎忽然想520小说,在她身上点了几下想制止她动。立时,苏落的脸鼓如球,杨二郎立即明白这种毒气假如不能破除。封住道就好比封住毒气的进出口,膨下去苏落会血崩而死,唯有给她解开道。

  前门后门都封死,点不好用,郑老爹高手确是高手。歹毒更加歹毒,而此时。他自己也渐渐幻,看苏落薄如蝉翼的粉纱衣裙,玲珑身体若隐若现,他只觉血往上涌,浑身像被点燃的炸药,热且要爆开,想离苏落远些,脚步却分明在靠近。

  苏落终于控制不住,毒气在她身体里发挥到极致,扑来杨二郎抱住他,粉的嘴搜索着他的吻。

  杨二郎大口气,看她娇媚的小脸漾着无限青光,任凭她的手把自己的衣服拽下,他难以自持,还有一丝清醒,想推开苏落却发现她抓的好紧,而自己也渐渐不支,在苏落摸来他已经半的身子时,他突然抓过旁边的刀,心里一声呐喊:谷梁鸿,你是我杨二郎值得用生命效忠的人!

  猛然刺入自己心口,噗嗤!血涌而出,溅了苏落脸,血腥气入她的鼻子,她蓦然清醒,看杨二郎惊呼:“你怎么了?”

  杨二郎也因为剧痛而清醒,知道苏落已经无恙,道:“刚刚打斗,小人学艺不,不敌对手。”

  他没有说出中毒之事,是怕苏落难为情,他适才想杀了自己,觉得这样苏落即使情也没有了对象,她保住贞洁,自己也保住谷梁鸿的颜面,却没料到血腥让苏落清醒,非常高兴,看看苏落,人就噗通倒地。

  苏落这一刻想,自己就是杨二郎的克星,但凡他同自己在一起,总是盘横在生死边缘,这里不会再有公孙渡,谁来救他的命?

  那就我来救!她下自己的衣服撕成长条,拔出杨二郎口的刀,把他的伤口紧紧的住,人清醒后主意也有了,挥着刀当当的砍门,看着就是普通的木门,却何其坚韧,没有砍开,却被外面的人打开,郑老爹带着家丁立在门口,看她只穿着中衣中,手中握刀,脸是血,而杨二郎就倒在一边未知生死。

  苏落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我命令你把他救活,否则,我就杀了卓文。”

  郑老爹不以为然:“你人在我这里,有何本事是杀卓文,荒谬,可笑。”

  “可笑吗?”苏落索哈哈一笑“那就试试。”

  她聚神识汇心念,郑老爹登时呆若木,苏落着急救杨二郎,没工夫跟他完捉藏,随即把自己的神识从他神识里离,道:“这叫移魂*,是我师父墨子虚所教授,我能控制得了近处的你,就能移魂过去控制百里之外的卓文,假如你不救杨二郎,我就可以在意念里杀人,我觉得,你很是舍不得你这个外孙。”

  她说‘很是舍不得’这几个字时,是咬牙切齿的狠劲,仿佛想把自己的话像刀子刻入郑老爹耳朵里。

  郑老爹虽然清醒过来,仍旧呆若木,完全不知道苏落这个小丫头还会这么厉害的功夫,他虽然听说过神识功,但没领教过也就不懂,以为真是苏落说的什么移魂*,并且墨子虚的威名他如雷贯耳,那是个神秘莫测的怪人,他的弟子也不会正常到哪里。

  苏落吼道:“快救人!”眼睛瞪得像要吃人一般。

  郑老爹在犹豫:“我为何信你?”

  苏落已经没了耐:“你可以不信我,我数三声,假如你不救人,我就杀了卓文。”

  她用力道:“一、二…”

  三没出口。郑老爹已经奔去杨二郎。

  苏落突然浑身绵软,刚刚不过是虚张声势,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果然郑老爹不敢和自己打赌,先发功止住杨二郎的血,然后让人抬他到自己的卧房,找出最好的伤药,给杨二郎敷好,包扎好。

  苏落就一直跟着看着,只等杨二郎睁开眼扫了她一眼。她才往后颓然靠在椅子上:“阿弥陀佛!”

  当晚就留在郑家,苏落穿着从郑老爹那里要来的衣服,不过是家丁的服饰。衣不解带的守在杨二郎前,天亮之后,杨二郎不出血人也清醒,还能坐起,紫鸳也被郑老爹还了回来。她和郑老爹谈判,叫他借自己一辆马车,拉着重伤的杨二郎和轻伤的紫鸳,准备回家。

  郑老爹开出的条件是,她不能伤害卓文和郑氏,也不能把今之事告诉谷梁鸿。他知道谷梁鸿的厉害,对方也从未把自己当个丈人看,甚至连亲戚的感觉都没有。多少年不相往来,一旦得知自己对苏落所做的一切,他必定找来门来兴师问罪。

  苏落唯求紫鸳和杨二郎无事,对付郑氏和郑老爹机会多的很,并且以后再不可这样冒险。所以答应下来。

  她像一个斗败的公,亲自驾车。两匹马也没留给郑家,一个驾辕一个在旁边拴着,边走边不时进去车内查看杨二郎的伤势,所幸年轻,又有功夫底子,并且郑老爹的药真不错,他躺着紫鸳坐着,皆无性命之忧。

  一大早赶路到半夜才回到家里,府门口,谷梁鸿负手而立,身边的镖师护院家丁各执灯笼火把。

  “吁!”苏落勒住马,来到谷梁鸿身边低垂着脑袋,拽了拽不甚合体的衣服,低声道:“大叔,我错了。”

  谷梁鸿先打量她一番,发现完好,径直奔去车,掀开帘子看看,一个着绷带躺着,一个面色灰白靠车壁倚着,他当即明白,喊苏落过来:“简直错的离谱!”

  苏落被他吼的缩着脑袋,乖乖的承认:“嗯。”谷梁鸿再道:“该重罚。”

  苏落点头如捣蒜:“打也好骂也好,我认了。”

  谷梁鸿一甩袖子:“这么大的错误,必须得家法伺候。”

  车里的杨二郎听到拼力喊来:“爷,不关夫人的事,是我鼓动她去的。”

  家法,不就是那藤条!苏落也急忙道:“大叔,圣人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看在安儿的份上饶我这次吧。”

  谷梁鸿其实是故意吓唬她,知道身边的人定会给她求情,但她任意妄为若不威吓,此后还不知能做出什么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事来,问:“与安儿何干?”

  苏落掰着指头数落:“好歹我给你生了他,你没有怀孕过不知道那滋味,开始就是吃什么都想吐,五脏六腑都想吐出来,后来身子越来越重,走路都费劲,睡觉时都感觉有个重物得透不气来,然后我就是带着这样一个重物,颠簸千里去找你,还得为你担心,还得想办法救你出牢狱,一个人去找稳婆,一个人给未出生的孩儿买衣物,一个人痛不生承受产前阵痛,当稳婆告诉我是难产,我拿着刀她保住你们谷梁家的血脉而舍弃自己的性命,然后给他喂时从前痛到后背…”

  “落落!”谷梁鸿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所有的气都烟消云散,还油然而生一肚子的歉疚:“对不起。”

  苏落嘤嘤的哭,然后对掀开车帘看她的杨二郎,居然扮个鬼脸,脸的泪还在那里洋洋得意。

  杨二郎心想,对付谷梁鸿的人,唯有苏落。

  谷梁鸿看看她再看看车里的两个伤员,当真是哭笑不得,先让家丁去请自家神医艾老先生。

  苏落让人隐瞒好杨二郎受伤的事,怕她受刺,这个时候她需要静心养胎,只说杨二郎外出执行任务未归,把杨二郎送去大爷谷梁的府里将养,并让卓然照顾且保密。

  谷梁卓然见同回的紫鸳脸色很差,问:“哪里不好?你不是上官云飞的护卫吗。为何这么容易受伤。”

  紫鸳一直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在这里出了些日子,一直都是谷梁和夫人对她热情款待,谷梁卓然忽冷忽热,若即若离,今个主动问起她的伤,很是高兴,但苏落叮嘱不能告诉任何人她们去干了什么,于是道:“你们家的掌门夫人太调皮,我现在是她的护卫。当然她要我如何就如何,跟几个无赖打了起来。”

  谷梁卓然很是不信:“你连几个无赖都打不过?”

  紫鸳道:“无赖也有高手,比如大名鼎鼎的刘邦。他可是最大的无赖,人家还当了开国皇帝呢。”

  谷梁卓然笑道:“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她,顽劣不堪。”

  紫鸳问:“谁?”

  谷梁卓然没有回答,他想说的当然是苏落,拉过紫鸳的手臂道:“给我看看伤在哪里?”

  紫鸳脸娇羞和欢喜:“你关心我?”

  谷梁卓然立即道:“你住在我家里。出事我无法对那个安平公主负责。”

  紫鸳笑容慢慢散去,终于,自己还是无法打动他,不晓得那个墨绯烟是何方神圣,能让谷梁卓然心灰意冷。

  她不知道的是,谷梁卓然心灰意冷是怕再受伤害。想紫鸳才貌双全文武双全,又是堂堂知府的千金,若没有什么目的怎会喜欢自己。就像当初墨绯烟,还不是怀着目的才接近自己。

  “胡诌,几个无赖能让你肌肤无损伤在内里。”谷梁卓然检查后发现端倪。

  比紫鸳更能胡诌的是苏落,房内,谷梁鸿问起这件事。她说得唾沫横飞:“霎时间乌云滚滚,伸手不见五指。几个彪形大汉横在我们面前,杨二郎率先冲上,人家噗嗤就是一刀…”

  谷梁鸿明知她在编,倚着头看苏落似睡非睡:“杨二郎功夫不错的,不晓得躲开吗?老老实实的给人家砍。”

  苏落道:“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何况人乎。接着,紫鸳飞身而上,被人家一掌拍来,当即倒地。”

  谷梁鸿不得不笑出声来:“紫鸳这只老虎也打盹了?”

  苏落道:“只能说她大意。”

  谷梁鸿拉过被子给她盖好,她一夜未归他就一夜未睡,此时真有心迷糊了,闭目感叹:“两个功夫高深的人都出了事,偏偏你这个没功夫的人完好无损,我猜想,是不是你设计陷害杨二郎和紫鸳的?”

  苏落突然瞪大眼睛:“没道理,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谷梁鸿摩挲着她的脑袋:“有道理,杨二郎好像对好不冷不热,你是在替好出气,你更气因为紫鸳而失去你的师姐。”

  苏落张口结舌:“天啊,你也忒能联系了,我舍得一个救我命的杨二郎?我舍得卓然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媳妇?我即使什么都舍得,我也没有郑老爹那样的计谋,我自己到现在都是云里雾里,都不知道他,他,他…”

  看谷梁鸿正在笑,发觉自己失言,急忙捂住嘴巴。

  对付谷梁鸿的人唯有苏落,对付苏落的人也唯有谷梁鸿,每次都是,明明是顺着她的话说,说着说着就不打自招。

  “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彻夜未归,归来就拉回两个伤员。”

  苏落道:“大叔,我发过毒誓不告诉别人的。”

  谷梁鸿把脑袋凑近她面前问:“我是别人吗?我是你丈夫,我们夫一体。”

  苏落挠挠脑袋想想,对啊,是这么个理,反正那个郑老爹也不是好人,是该天打雷劈的货,所以不对他信守承诺也许老天爷非但不怒还高兴呢,于是就把前前后后的事和盘托出。

  只是至今不明白自己在那间怪屋子里发生了什么事,神识恍惚,醒来后发现杨二郎就伤了。

  杨二郎能伤,就说明他当时是清醒的,谷梁鸿次去探望他时顺口问他,既然苏落都说了,杨二郎也只好据实相告。

  话毕,谷梁鸿起袍子跪在他前,吓的杨二郎扑去,谷梁鸿怕他动了伤口急忙起身扶住,然后道:“二郎,你第一次舍命救落落,这次是舍命保落落的贞洁还有我的名声,我谷梁鸿欠你两条命。”

  杨二郎惶恐道:“爷,你折杀我了,我救夫人也好保护她也罢,都是因为我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这个词有点暧昧,谷梁鸿蓦然看着他,他道:“爷你不能明白我们做下人的心里,我感激夫人把好当人,感激您把我当人且重用,这种恩情是值得我用性命来回报的,假如好没有遇到夫人,她现在还是由郑夫人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丫头,或许,像小蝶一样死于非命。”

  小蝶?死于非命?谷梁鸿感觉他话里有话,猛然联想到郑氏,也明白苏落和杨二郎为何以身试险查探郑氏的一切,只是,他其实早已心知肚明,却放不下一个结发之情。 wWW.n6xS.coM
上一章   最婵娟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最婵娟》是一本完本都市小说,完结小说最婵娟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最婵娟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