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君侧·等皇的女人 后记与君并肩同看天地浩大完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倾君侧·等皇的女人  作者:素子花殇 书号:42699 更新时间:2017-9-13 
后记与君并肩同看天地浩大完
  北凉昭帝七年,,学堂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书屋内,小宇手执书卷,摇头晃脑,口中念念有词,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却是滴溜溜地直往前面在桌案前打盹儿的老夫子瞅。

  其余几个小家伙亦是一样,心不在焉地念着,手中却玩着小动作,更有甚者,直接将书卷当沙包扔来扔去。

  “璇璇,璇璇,你知道吗?听说,今是夫子的生辰。”在小宇后面的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歪着子,凑到旁边的另一个一般大小的小孩面前,小声说道膈。

  叫璇璇的小孩一听,来劲了,扑闪着一双大眼睛“那我们要给夫子送个生辰礼物才行。倚萱,你说我们送什么好呢?”

  叫倚萱的孩抿着小嘴,小脸都皱在了一起,做冥思苦想状,许久才眼睛一亮,眉笑颜开道:“我爹跟我都不给我银子,那我就画个寿桃送给夫子好了,璇璇,你是公主,应该送重点的礼物才行。”

  重点的礼物脂?

  这可难坏了公主商梓璇,小眉一拧“那我送什么呢?”

  想了一会儿没想出来,就伸出小手拉了拉前面摇头晃脑的小宇“哥哥,哥哥,夫子生辰,我们送个什么礼物给他?”

  小宇合起手中书卷想了想“纵观整个学堂,数我年岁最大,也数我的文采最好,这样吧,我就写副对联送给夫子吧。”

  商梓璇一听都有礼物,更急了“那我呢,我呢?”

  小宇拍了拍她的肩,语重心长道:“我们是兄妹,合着一起送就行,你想啊,对联不是上联跟下联两个吗,就算我们一人送一个。”

  “这样行吗?”商梓璇咬着小嘴的瓣。

  小宇眉梢一挑:“行!”

  几个小家伙说干就干。

  分工合作,研墨的研墨,装样子读书的装样子读书。

  书声琅琅,商倚萱小手执着笔,轻轻的、小心翼翼地在老夫子的额头上一笔画了个寿桃,正睡得糊糊的夫子觉到额前微,还以为是蚊虫,抬起袖挥了挥,倚萱连忙将笔收回,堂下负责装样子读书的几个小家伙更是立即念得更大声。

  夫子便也眼睛未睁,继续打盹。

  见商倚萱的礼物都好了,商梓璇又急了“哥哥哥哥,我们的呢?”

  “莫急,我们的是有内涵的,岂是那么容易的?”小宇轻轻瞥了她一眼,咬着笔的笔头,想了想,蓦地眼睛一亮,从座位上站起,来到夫子的后,笔尖洋洋洒洒就落在夫子的长袍后面。

  “梅竹平安,椿萱昌茂寿源长。”

  写完以后,正伫立其后自我欣赏中,夫子突然醒了过来,吓得他脚尖一点,飞而起,翩然落在自己的座位上。

  会功夫真好!

  这是小宇落座后的第一受。

  夫子只觉得眼前白影一晃,等了眼睛再看时,整个课堂的小家伙全都正读书读得认真起劲呢。

  夫子心中甚慰,回头看了看墙角的更漏,一见已经辰时三刻,想起今皇上让他巳时带众孩子一起去御花园赏花,连忙抬起袖。

  众孩童见其手势,读书声止。

  “今皇上让大家去御花园赏花,皇上皇后,以及百官王爷们都在,大家要注意自己的份,不要打打闹闹、不要追逐嬉戏,不要折花踏草、不要到处跑,就一直跟着本夫子就行,都听清楚了没?”

  “听清楚了!”稚童声响亮一致。

  *******

  光明媚,和风煦暖,皇四处一片鸟语花香。

  老夫子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排小尾,一长溜队伍整齐有序地穿过长长的道。

  不时面碰上一些官员和王爷,还有太监等,却无一不对着夫子笑,并道上一句:“夫子生辰快乐!”

  老夫子笑着回应,心中却只觉得奇怪,竟然有那么多人知道他今生辰,他留心观察了下,真的,似乎每个人都知道。

  于是乎,他就不免在心里面思忖了起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上到王爷百官,下到太监,他心尖一抖,莫非是皇上下旨告诉大家的?

  如果是皇上下旨告诉大家的,那莫非今赏花大会其实是皇上为他所开?

  可是,他只是一个夫子而已,皇上没必要搞得如此隆重?

  难道是皇上想告诉众人“尊师重道”的道理?

  百思不得其解,心中却隐隐澎湃,依旧不时碰到些人,这些人也都全部给他道贺。

  御花园里百花盛开,一片姹紫嫣红、香气漫天。

  等老夫子带着一队小家伙赶到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在了,都三五成群在园中观赏了起来。

  小家伙们一看到自己爹也在,顿时将夫子的话忘得一干二净“爹爹”“亲”的叫着一哄而散,任凭夫子想拦都拦不住。

  最后就只剩下小宇、商梓璇和商倚萱了。

  商梓璇眼尖,一眼就看到手牵手走在红花丛中的商慕毅和袁诗音,小手遂拉了商倚萱的袖子“倚萱,五叔跟五婶呢。”

  商倚萱眼睛一亮,撒腿就奔了过去“爹爹,亲”地直叫唤。

  小宇环顾了一下四周,小俊眉微微一拧“父皇和母后还没来呢。”

  商梓璇瘪了瘪嘴:“那我们是等父皇和母后吗?”

  “不用,”小宇摇头,牵了她的小手“有哥哥在,还怕没人带你逛吗?”

  于是,趁夫子不备,这最后的两人都跑得个无影无踪。

  老夫子一人就在那里恨铁不成钢地直跺脚。

  商慕炎和苏月来到御花园的时候,就看到在御花园门口踯躅徘徊的夫子。

  “夫子怎么不进去?”

  “我在这里等那些小…”夫子一个转,见是帝后二人,顿时脸一变,连忙行礼。

  而商慕炎和苏月一见夫子也是出错愕的表情。

  额前大蟠桃,背后挂对联,这是…。

  苏月看了看商慕炎,商慕炎微微一笑,眼梢轻轻掠过夫子的额头和长袍,上前将他虚扶了一下,不徐不疾地开口:“夫子今生辰!”

  夫子一震,顿时肯定了心中猜测,果然是这位帝王所为!动澎湃、涕零都无法用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唯剩一个劲地鞠躬:“多谢皇上,多谢皇上,多谢皇后!”

  商慕炎笑:“朕还没做什么,夫子就先言谢,那要不这样,朕准夫子今休息,回家跟夫人好好庆祝生辰,朕的生辰贺礼随后会命人送到,下午学堂的课,朕替夫子去上。”

  夫子听得一懵一惊,懵的是,这位帝王说他没做什么,那那些人如何知道?惊的是,这位帝王说他替他上课,这如何使得?

  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他再次跪下“不知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皇上可以明言,也可以责罚,怎能让皇上九五之尊去学堂?”

  苏月拉了拉商慕炎的袖边,上前将夫子扶起“夫子多虑了,皇上不是这个意思。”

  商慕炎微微眯了眸子,角一扬:“朕只是想给那些孩子上一堂课,告诉他们什么叫‘尊师重道’!”

  一直到帝后二人离开了很久,夫子还在少年帝王的最后一句话里没有回过神来。

  什么叫尊师重道?

  他天天教那些孩子啊!

  **********

  结果商慕炎给那帮孩子上课,一上就上到天擦黑,回来以后又跟几个大臣商量赋税改革的事情,商量到很晚。

  当他回到凤栖的时候,已过了亥时,出乎意料的,苏月不在,问了碧玉琳琅,都道不知道,走到内殿,才发现桌案上放着一封信,说,出给夫子过生辰去了,明回来。

  他就纳闷了,一个夫子过生,他一个帝王的贺礼已到,至于还要她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亲自登门道贺吗?而且,竟然还在外面留宿一夜,明回来!

  大掌一挥,手中字条弃于地上,桌案上的烛火也因为他的掌风“噗”的一声熄灭。

  他一个人在黑暗中,他不发话,碧玉琳琅想进来给他掌灯都不敢。

  今是他们成婚七周年的子,原本北凉没有过这种纪念的风俗,是她说,每一年这一都是值得纪念和庆祝,都要两个人在一起过,他也觉得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这么多年,都是两人在一起过的,他记这一比记自己的生辰还要牢。

  今他一忙完,连上龙袍都没有换,就急急地赶回来了,生怕她久等,结果,这个人自己竟然不在,还不回来,看来,她早已将此事忘在九霄云外了吧。

  不知为何,这么多年了,都是有两个孩子的父母了,这个人依旧能轻易挑起他的情绪,他依旧对她的每一举每一动都在意得不行。

  一个人默默地了一会儿,却终究还是抑不住想要出去找她的。望“噌”的起,疾步往外走。

  刚走进院子,院中的一大团光亮赫然跃入眼帘,他一怔,轻凝了眸光望过去,是烛火,很多烛火,很多的烛火,排成一个心形的图案。

  有什么东西划过大脑,商慕炎瞳孔一敛,迅速环顾四周,幽幽夜下,一个子从烛火围绕的树背后缓缓走出,站在火光阑珊处,对着他微笑。

  苏月?

  给夫子贺寿是假,给他惊喜是真?

  商慕炎便也笑了,心头的柔意一点一点晕染开来,他大步朝她走过去,她朝他伸出手,他轻点脚尖,落在她的面前。

  “我以为你忘了。”他伸手略带惩罚地扣住她的,往自己面前一带。

  苏月笑得明艳动人:“除非哪一我忘了我自己,那我便会忘了今。”

  商慕炎怔了怔,展开双臂将她深裹入怀。

  碧玉跟琳琅站在门口看着站在烛火中相拥的帝后,笑着互看了一眼,便都识趣地进了屋。

  “商慕炎,你没有体罚那些孩子吧?”苏月突然想起什么,在他的怀里抬起头。

  “当然没有,我是翩翩君子、温润如玉,怎会用体罚?我以德服人,只给他们讲道理。”

  “切”苏月不以为然地撇嘴“还翩翩公子,温润如玉呢,你敢说,今如果我真的出不回来,你还能翩翩公子、温润如玉?你出门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你冷着一张脸。”

  “你不是一样,”商慕炎笑得绝艳,琉璃一般的眸子映着跳动的烛火,璀璨得就像是天上的星子一样“你又不是孩子,适当的时候,可以体罚。”

  “你敢!那是家庭暴力!”

  “不,我不需要家庭暴力,也有办法体罚你!”男人笑得魅惑,眼角眉梢都是意味深长。

  苏月怔了怔,便立即明白了过来“商慕炎,你无的功力又见长啊!”“承蒙夸奖,夜里便让你见识我无的行为更见长呢!”

  “你!”苏月气结,面红耳赤,便不想跟他再纠这个话题“对了,听说,明冷煜来。”

  “嗯,”商慕炎点头“我让他来的,还记得当初他一直来北凉吗?其实,他也是想要灵珠,他十一叔的孩子从小就头发斑白,不前,我正好得到一颗,本想着差人送去南轩,恐路上有何不测,就干脆让他来取好了。”

  “哦,”苏月点点头,微微叹了一口气“很多年不见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还好不好。”

  商慕炎没有吭声,只轻轻挑起她的脸,低头将她吻住。

  突然,透过他的肩,有光亮映入苏月的眸眼,苏月双目一睁,惊喜地推着商慕炎的膛。

  商慕炎缓缓放开她的,回头,就看到天边冉冉升起的光亮。

  孔明灯!

  一盏,两盏,三盏…。一盏一盏徐徐出现,很快就绚亮了大半个夜空。

  “是那般孩子干的。”商慕炎微微眯了眸子,轻勾起角。

  “孩子?”

  “嗯,”商慕炎点头“下午我跟他们说,今是我跟你的结婚周年啊,他们说也有礼物送给我们,我说,可千万不要在你的额头上画什么,在我的龙袍上写什么,他们说以后不会了,让我们夜里等惊喜,原来是孔明灯!”

  苏月扬着小脸,看着漫天的烛火,心里面的都是动“商慕炎,你知道吗?都说七年之,我们已经过了婚姻的第一个周期,你会一直待我如初吗?”

  商慕炎低低一笑,伸手将她揽靠在口“会,我你,永远!”

  **********

  冷煜走在长长的道上,心里说不出来的觉,多少年没来了,多少年没有见到她了,似乎很久很久,又似乎昨天才见。

  不想给她的生活带来困扰,所以,这些年,他都没有跟她见面,其实,他还是一直默默在关注着她这边,他知道她过得很好、很幸福,就够了。

  兀自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蓦地一个回神,就发现后竟有一个人一直在跟着他,确切的说,是一个小孩,五六岁的光景,还用手绢掩着脸。

  他顿住脚步,回头,正开口询问,小孩却是先他一步稚的声音响起:“你叫冷煜?”

  冷煜一怔,不意在北凉皇,这么小的小孩都认识他,微微一笑道:“是啊,你叫什么名字?”

  “那你是不是喜皇后?”孩没有回答,反而问了他另一个问题。

  冷煜角一僵,这问题问得。

  “不是,我跟你们皇后是好朋友。”

  “不要骗我,九姑姑都跟我说了,说你喜母后很多年,一直喜一直喜。”

  九姑姑?母后?

  冷煜窘迫不堪的同时,也大概明白了过来,九姑姑是商慕晴是吗?而这个小孩叫苏月母后,那就是公主商梓璇。

  “你是不是叫璇璇?”他蹲下“你为何戴着丝绢?”

  “因为我长得像我母后啊,我怕你认出来。”

  冷煜一头黑线,还没做出回应,又听得她稚的声音继续:“冷煜,你不要难过,我母后是要喜我父皇的,也要一直喜一直喜,她不能喜你,等我长大以后,我喜你,我嫁给你。”

  冷煜再次搐。

  “你是要去见我父皇是吗?”

  “是啊!”“走,我带你去。”孩上前牵了他的手,冷煜笑笑,起,便牵着她一起往前走。

  “你会喜我吗?”小孩歪着脑袋看他。

  “会啊,”冷煜笑着点头“我是你的叔叔。”

  “会像喜我母后一样喜我吗?”

  冷煜边笑容微僵,不会了,他的心只有那么大,已经被一个人占得的,怎还会有别人的一席之地?

  这世上人活着,也不仅仅为了情,他还有很多的责任要负,很多的担子要担,他有他的路要走。

  心中有深藏的温暖,他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 wWw.n6xS.COm
上一章   倾君侧·等皇的女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倾君侧·等皇的女人》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倾君侧·等皇的女人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倾君侧·等皇的女人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