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驾到 044大结局-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表小姐驾到  作者:维水泱泱 书号:42708 更新时间:2017-9-13 
044大结局(下)
  赫连文突然出现在了赏心悦目。

  他是选妃宴以后变化最大的皇子!以前他一直淡淡的没有存在,现在竟然如沐风一样活了过来!

  他找了个座位下,立刻有小二上来递上册子。这里的小二都是年轻男子,着统一白衫,儒雅秀气,这当然也是凝寒的主意了!青楼都是子接待,她就改成少男!这么斯文有礼的少年郎,哪个没有好

  赫连文本就是来凑凑热闹。最近散朝,常听到不少大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他也有所耳闻,就听到什么赏心悦目什么的,还以为又是哪家青楼头牌惹得他们议论。

  细细听了之后,方知还有如此雅场所!再加上看到当时三皇弟黑如锅底的脸,他更是要来看上一看!

  所以,他今天去了陈香儿的家里,两个人一起作画写字,用了午饭,在陈香儿依依不舍的眼光里,拐弯来到了赏心悦目。

  接过俊美小二送来的册子,他轻描淡写的打开,立刻就被引了!

  蝇头小楷秀美的跃然纸上!扉页先介绍了本店的宗旨,就是让来客赏心悦目!

  你可以不点小姐作陪,单单在大厅着,可以点壶好茶,来点果盘,听着古典的音律,就是一大享受!

  所以三五大人即使是谈事情,也喜来这里。更别提要面子的生意人了!

  当然,假若你想要有人作陪,每一位小姐的画像,都似真人一样栩栩如生!上面简介了小姐的才艺和特长。只要她现在空闲,任你点!

  恩,却是比一般青楼来的贵一些!

  至少在这里,你见不到搂着小姐喝花酒的影,闻不到那廉价的脂粉香。册子上说,还会不定时的有猜谜活动,会有奖品和书画奖励!

  赫连文刚想指定一位会作画的小姐,就听见门口吵闹起来。

  “这几位爷!有话好好说,你们带着家伙来,我们还要不要做生意了?”儒雅小二分了一个眼,有的赶紧去叫管事的,留下的这个就在这跟他们周旋。

  “好好说!自从你们开了这家店!老子的姐夫就不回家了!怎么跟你们好好说?来人,上,给我砸!”一脸横的人手一挥,就要带人进来。

  这时,一位清冷的男音传来:“你的姐夫回不回家,和这里有什么关系?你该去砸对面那家专门留宿的青楼才是!”里面有两桌的竟是一大帮少年,长得都白白净净,斯文俊朗!其中一个带着鄙夷,懒懒的冲他抛出一句话!其余的纷纷附和着大笑!

  带头的男人被惹怒了!

  他提着家伙就想进来理论,无奈面前的小二看似文文静静,却力大无穷,按着他的手他始终提不动!

  他惊诧的眼光猛然看向店小二,心里一慌!想起了三殿下的待,这个店的主人竟然连三殿下的生意都敢抢,一定不简单!看来,今天是不好收场了!

  “你们!你有本事就走出来,跟爷爷比划一下!在那里藏着,算个鸟!”男人出口不逊!

  说话的少年脸一沉,突然把玩着酒杯走了过来,来到男人面前站定,品了一口酒,突然酒化作急雨到了男人脸上!

  这一脸横的大汉大叫一声:“啊!我的眼!”

  他捂住了脸一阵猛,拿下双手时,里面看热闹的哈哈大笑!这人脸上如雨后笋般,冒出了点点红痕!都是那口酒留下的!

  众人心里一惊!这个少年!好厉害!

  带头的大汉恼羞成怒:“你敢对我这样!你知道我是谁么?”

  少年慢条斯理的回转,准备走回自己座位:“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谁,我管你是哪个山上的猴儿!”

  后又是一阵大笑。

  “哼!我姐夫可是大官!你惹了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少年似是听到了好笑的:“哈哈!他都不回家了!你怎么让我吃不了兜着?”

  “你!我跟你拼了!上!能砸就砸!砸了算我的!”反正三殿下说了,敞开了做!

  赫连文觉得这男人很面善,似是三皇弟一个幕僚的妻弟!那么,他就是来闹事的!

  不过他也无意多管!还不知这家店的主人是谁呢?他倒要瞧瞧,这件事,店主如何处理!

  没想到,出面的不是店主!

  那一帮少年一个接一个走了出来!数了数竟是十六位!

  “我看谁敢动一下!回去告诉你们主事的,这个店是黑白保护!黑白没听过,你尽可以让他打听打听!不想找残的,立马滚蛋走人!”发话的是年龄更小的一个少年,长得圆头圆脑,甚是讨喜。

  突然第一个出声的少年夸道:“十五越来越有样了!”

  他们一起哈哈大笑!

  赫连文一听一凛,原来这家店幕后是黑白阁!他有所耳闻,这是天国做大的情报组织,听闻规模很大,就是不知何时做到了赫连国!要是这样的话,可好玩了!对面的百芳楼可是三弟的,跟他对着来,必是和他不一路!甚好!

  他慢慢站起,缓缓走到门口:“你姐夫是府衙吧!闹大了不好看,你不想碍着他的前程,就最好见好就收!”

  那大汉一愣,这个男人!温文尔雅,气质贵,一锦服不怒自威。

  他的间带着一枚皇家子弟特有的龙形佩,这个在三殿下间见过!莫非!也是皇家子弟?莫非这家店,是他和劳什子黑白开的?

  他的脑海里转了无数个念头,眼光一闪,看向自己的兄弟,撤!回去给三皇子有代了!

  瞬间事情解于无形。

  少年们看了一眼赫连文,没多话,又走回了座位。赫连文正想跟着进去,却眯起眼看向门外。

  凝寒后跟着一个神的小丫鬟,两人竟然向这里走来!

  他瞪大眼,上凝寒笑颜如花。

  “大哥!你也来这里,是不是听说这里不错啊?”凝寒开口打招呼。赫连文有些讪讪的,但还是很奇怪她一个子来这里,四弟知道不?

  脸上浮起温文的笑:“四弟妹!我来品品香茗!”

  凝寒心里笑翻了,却开心的问:“这里茶点很不错呢!”

  她当先走进来,放眼一望“大哥,你这是要走?那我不留你了,我约了朋友!”

  赫连文一僵,他刚来好不?

  不过,他却点首:“唔!那…弟妹,我先走了!”出门前,他特别往里看了一眼,原来弟妹和那帮黑白阁的认识!这么说,他的朋友又多了一些!看来,答应四弟,很对!

  母后!你的儿子以前没办法自强,现在,他一定会发奋,然后给你追封!

  凝寒来到那帮兄弟面前,立刻笑的花灿烂!他们用黑白独有的谈,说什么大事都不用避着人!

  “丁大哥!墨一…十五!你们都来了!还约在这里和我见面!不会直接去墨府?那可是我们的家!”凝寒嘟起嘴,接过丁已墨递给她的茶。

  墨一冷哼一声:“哼!我们不来!还不知道有人欺到你的头上呢!”

  凝寒笑开,刚才的事,早就有人去给她汇报了!只是她明知丁大哥他们在,绝对会化于无形!而且,她的小二们都是无痕找的会点武功的,一般小事难不倒!

  凝寒笑望着墨一:“我说墨一…你忘了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墨一脸上一僵,疑似红晕在耳垂晕开。

  是啊,小姐是谁!谁能欺负到她?再说还是在赫连四皇子的地盘!可是他就是气不过,有人在小姐地盘闹事啊!

  墨十五嘻嘻笑,然后开口:“小姐!刚才那个和你说话的,是…”

  “他就是赫连大皇子!我们要帮的人!”

  丁已墨皱起眉头:“凝寒!四皇子无意?”

  凝寒敛下笑,郑重的点首:“嗯!他本来也许是有点意思的,不过呢,现在…”

  丁已墨了然,定定看她半响,突然展颜,释怀了一直没有释怀的事!要是他,能做到这点么?算了,本来就是没有谱的事情,何苦自己在这作茧自缚?寒儿觉得幸福,就很好!

  如此令人垂涎的位,四皇子呼声很,他一旦决定退出,只要他帮谁,谁就可能站上来!大皇子是吧?看模样看举止应该是个可以顶起来的人!

  “只要凝寒一句话,丁大哥永远都在!”他发自肺腑的说出自己的坚定。

  墨十五也狠狠的点头:“是啊!我们永远支持小姐!”

  墨一虽然仍是拽拽的,却也别扭的说:“以后,我就在这里!你可不要再被人欺负了!”

  凝寒嫣然一笑,这帮兄弟们啊!好窝心!

  她为了忽略掉热热的眼眶,皱皱小鼻子:“你们想逃,也没地儿!告你们吧!我开的所有的店,都是预计给你们负责的!这就叫你们开店,小姐我,数银子!嘻嘻…”众人齐齐哈哈大笑!

  最后还是最冷静的墨五问出:“小姐!你们大婚是在哪一天?我们可是为你准备了黑白几乎所有的银子!”

  凝寒额头垂下一绺黑线,银子?我不缺啊!我的相公,额,有的是!

  再说,有我的明头脑,我会缺钱?

  她木木的看向他们“这些银子我不要!我们黑白阁没有解散好不?我只是嫁人了,你们就把我摒弃出来?是不是?”

  丁已墨看凝寒很是生气,连忙摇首:“不是啊!就因为黑白是你的家,必须要有陪嫁啊!”“反正你们收回去!别怪我翻脸!黑白兄弟众多,都是需要银子的地方!这三家店,有墨一帮我,哼,以后会比你们的还要钱多!”

  墨一立刻膛,那倒是!

  所以,关于钱的话题,就此作罢。大家也知晓了凝寒要从墨府嫁出,立刻天喜地簇拥着凝寒,向以后他们在赫连国的家冲去!

  赫连全在一家酒楼等着听热闹呢!

  那一脸横的大汉急匆匆的跑到那里,一进门立刻跪倒。

  “殿下!小的们…额…”他悄悄抬抬眼皮,偷看了一眼殿下。

  赫连全一个杯子向他砸来!他也不敢闪“唔”的闷哼一声,膛挨了一下!

  “没做成你也敢来!哼!”赫连全狭长的眼眯了起来,怎么就没一件事顺心呢!

  “这…是因为还有一位皇子也在!”

  赫连全一听,猛地站起:“你是说谁?他在那里做什么?”

  “哦对了!殿下,那里有一帮打手!全是小伙子,武功个顶个的厉害!小的们和他们大打出手,无奈实在不能力敌…”又是一个茶杯砸来!

  赫连全咬着牙:“你给本殿继续编!”

  他缩缩脖子,忍住疼,开口:“真的是一帮…小伙子!他们说了,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他们的店谁都不能动!否则就打听打听黑白阁的名声!后来,就有一个带龙形玉佩的人出来,我们见实在讨不了好,只能先回来给殿下汇报!”

  “那人什么模样?”赫连全沉着脸问。

  “二十七八岁?差不多年纪吧!不过很是斯文。”

  “行了!立刻滚!”

  赫连全恨恨的一拳砸到桌上!这个事大条了!如果连赫连文也出了头,毕竟他是皇后的儿子,有一众老臣都会倒戈支持他的!

  一定是赫连倾!没有他,赫连文怎么会突然就硬起来!一切等大婚以后再说吧!

  无痕接了自个儿殿下的任务,大婚前一天把皇子府门前装扮了起来,沿途一直到墨府!只要必经之路,全是红蔓延!

  凝寒被黑白众人提前接回了墨府,再也不能出门,看得严严实实。

  林夫人和林大人竟然也赶来了!当林夫人展开那一绚丽的红,凝寒突然就红了眼眶。

  “好孩子!不许哭啊!这是好事!来,母亲很开心能有机会做嫁!本来,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幸好!寒儿让我足了!快试试,啊?”林夫人慈眉善目的说。

  凝寒捧着新嫁,手摩挲着那柔软,心里幸福溢。

  “谢谢!”她终于叫了一声,然后捧着服拉着碧玉去试服了。

  林夫人笑的合不拢嘴!丁已墨笑着请他们去休息。

  突然墨一进来给丁已墨汇报,丁已墨眉头一样,他们也来了?

  他让墨一去把凝寒叫出来。

  凝寒刚试上新嫁。不得不说,林夫人的手艺真的很好!她见过凝寒没几面,竟然做得这么合

  红的嫁上全是一针一线绣的并蒂莲花和鸳鸯戏水!部很是巧妙地拿了皱褶,衬托了纤

  凝寒穿在上,碧玉看直了眼!小姐穿上喜服,就像仙下凡呢!

  刚想说什么,墨一在门外叫:“小姐!有客来访!大哥叫你出去!”

  凝寒和碧玉面面相觑,不会是那妖孽吧!不是说这两天不能见面么,说见了面不吉利!

  凝寒下吉服,给碧玉收好,这个要穿给妖孽第一个看!

  两人来到前厅,凝寒看到来人,立刻一声惊喜的大叫,就扑了上去!

  “裳!”她抱住那个稍矮一点的云裳吗,又叫又跳,笑个不停“想死你了!”

  “哇!凝寒我透不过气了!咳咳!”云裳做戏的伸出舌头。

  在座的人都哈哈大笑,只听一道男生戏谑的叫:“我说凝寒,你别把我准子抱得没气了!”

  凝寒这才回神,望过去:“四王爷!”天霖雨也跟来了!

  天霖雨依旧一儒雅,只是今天,他和云裳有点古怪,貌似穿的是…情侣装!

  凝寒了然的手指着云裳:“哦!你们…修成正果了?”

  云裳勾着凝寒的胳膊,亲密的咬着耳朵:“去你屋里谈!”

  于是凝寒给丁已墨使了眼,招待客人的活,自是落到他上。

  来到凝寒的闺房,两人挨到了一起。

  “说吧!我那皇上义父怎么同意的!”凝寒一脸坏笑。

  云裳红着小脸,就把回国以后的事说了一下。

  云霓和皇后想要反扑,皇后被禁足了,云霓却是可以自由出入的。她和自己母后商量着,由她给皇上下毒药!

  云在天在书房批着奏折,皇后竟然施施然的走进来。

  云皇放下笔,皱眉:“朕没记得曾经宣布让你免除禁足!”

  皇后冷哼一声,傲慢的走至一边,盘起了腿。

  “来人!”

  传来的是皇后格格的笑声!

  “云在天!本来,我是不想出此下策的!自从那个人被你接回!你就对那个丫头宠上了天!你把我们的霓儿放什么位置?”

  云在天冷下脸:“她依然是大公主!”

  “哼哼!大公主!大公主算个!”皇后一脸毒辣。

  “看看你什么样子!可还有一国之母的仪表!如今还更口吐污言秽语!”云皇怒气攻心。

  “去你的仪表!待会你毒发,我看看你还有什么仪表!”皇后傲慢的起,缓缓围着他转来转去。

  “你!你对朕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就是和以前一样,给你下了点料而已!”皇后已经豁出去了,也就不再顾及!被禁足的岁月,她深深体会到,没有权利不行!那样霓儿就完了!正好手头还有妹妹给的药,她就让霓儿故意向父皇示好,得空一起用膳,才能把药下到他上!

  云在天,是你我的!

  云皇脑子一动:“你是说!你以前也对朕下药?”

  皇后轻蔑的看他一眼,意思是你才知道!

  “你这毒妇!莫非就是那让朕不育的药吧!”

  她一呆:“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曹媚儿!本来朕念你一国之母,还有霓儿这个儿,就想放你一马!谁知,你不但不思悔改,还一意孤行!朕说不得,不办你不行了!”

  “你…你…没觉得哪里不舒服?”皇后心虚的问,一脸期盼。

  “哈!看来要让你失望了!朕好得很!从来没这么好过!”他站起,缓缓踱步到皇后边,居临下看着她。

  皇后子向后一靠,眼睛里带着不置信!难道那药…失效了?

  皇上一拍手,立刻不知从哪里跃下几个暗卫,随侍在侧。

  “去把皇后一党,全部抓起,押入天牢!把皇后和云霓送入冷!今生今世不得出冷一步!”说到底,云皇还是善心了,谋害皇上,其罪可抄家灭族!

  皇后的后患消除,又查出灵妃竟然真的有了喜,云皇很是开心!跟随云裳来到云国的天霖雨,趁机再次求娶!

  云在天把天霖雨叫道书房,他一双利眼上下审视着这个要娶自己儿的男人!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的表现是让他意的。

  他始终嘴角带笑,任云皇打量,一脸坦然。

  “你可知…如若灵妃此胎是皇子,裳儿可就不能做太了?”云皇首先发难,他始终认为这个天国王爷看重的是这个。

  天霖雨咧开嘴角:“皇上!也许很久以前雨是抱这个念头,那时云霓公主地位还些,可是雨放弃了。后来裳儿渐渐入了我的眼,狩猎场一行,让我明白,获得位不能让我觉得开心,和云裳在一起,就很幸福了!所以,无论云裳是何地位,天霖雨今生只娶一妻!而且,天国王妃之位,也配裳儿的!不是么?”

  云在天朗声大笑!没错!要的就是这句话!

  “好吧!看在你跟来的份上,我姑且答应吧!哈哈哈!”

  天霖雨大喜,连忙施礼:“谢过…父皇!”

  *

  凝寒听到这里,哈哈大笑!

  “笑死人!四王爷真的很会打铁趁热哪!嘻嘻…”云裳捏她一把:“让你笑!敢笑话我!让你看看我的厉害!”两个人笑做一堆。

  正笑闹间,忽听又有人在门口叫:“凝寒主子!”

  凝寒和云裳面面相觑,是无痕!这时候,无痕来做什么!

  云裳做个鬼脸,凝寒掐她一下,整整衫走过来开门。

  无痕一脸喜气,见了凝寒嘻嘻笑:“主子!”

  凝寒看他那笑就知道他也是不怀好意的!本起脸“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

  无痕忍住笑,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额,这是殿下要我送来的!”

  后传来云裳的“噗嗤”声!她边笑边挤了过来,探出小脑袋:“我说无痕!你回去给我表哥说!有这样依依不舍得么?明个就是他媳妇了,今天还要送封信!麻不麻烦哪!”

  无痕一本正经的转对着云裳道:“公主!殿下还有口谕让我传给你!”

  云裳立刻惊诧!她来谁也没通知,今天刚到,表哥就知道了?丫还是不是人!

  无痕看着她一口吃下去个蛋的样子,憋住笑:“告诉裳儿!既然做家人,就要有家人的样子!到时礼不可费,闹房指定是不行的!一定要端庄有礼!”

  传完自家殿下的口谕,他向凝寒恭声道:“主子,无痕告退!”

  说是告退,他竟然走向碧玉。碧玉在惊愕的表情中,被拉着就不见了影!

  凝寒笑了笑,看看手上的信,心里觉得暖洋洋。再看向云裳,她依旧还是那傻傻的样子。不禁拍拍她肩膀,没想到一掌拍醒梦中人!

  云裳跳了起来:“啊!表哥!我恨你!我来就是要闹房的嘛!不行啦,我要去他那边,我要当嘉宾,我要闹房啦!”

  凝寒一脸黑线的望着她。

  终于,在混中来到了第二天!

  太早早的就出了笑脸!起的人先望向窗外,看到是个大晴天,纷纷雀跃,大婚遇到个好天,是多么令人兴奋地事!

  凝寒很晚才有的睡,云裳拉着她叽叽呱呱的扯东扯西。直到裳儿累了,不再说话,她才拿出那封信,缓缓展开。

  “墨儿!多未见,甚是想念,不知你这几夜梦中可也有我?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墨儿可要乖乖的等我来接啊!倾字。”第一页就寥寥数语,凝寒有些失望,翻过第二页,她立刻呆了!

  这一页是赫连倾画的凝寒人像,淡淡的勾描,一看就是学着凝寒用炭笔画的!画里的凝寒在美人榻上浅眠,长长的眼睫盖住了那灵的大眼,秀美的鼻子弯下的弧度,和真人一样绝美。小不盈一握,上面盖着一本书。

  这是她陪他批阅文件的时候,闭目休息的瞬间。没想到被这厮映入了脑海,还画了下来!

  下面写着:一不见兮,思之如狂!

  她眼里润,这份情谊她受了,比他说多少情话都要来的动!

  把信收好,放在了碧玉收拾的珠宝盒里。这可是她的无价之宝!

  她缓缓闭目,脸上带着笑进入梦乡,梦里有个赫连倾在对她张开了怀抱!

  睡梦正浓时,云裳把凝寒摇醒“起了!寒儿!太了!你今天可是新嫁啊!要起来梳洗打扮的!一会儿我那黑心的表哥就要来接你了!”

  凝寒立刻醒来!哦!今天是大婚之

  她俩手忙脚的爬起来,碧玉立刻端进了洗漱用品。

  待凝寒穿上那大红的新嫁,两个全福婆子也已被林夫人请了进来。

  她们先是怔愣片刻,其中一位婆子对林夫人赞道:“真漂亮的皇子妃啊!老婆子送过新无数。还是第一次看到不打扮就这么美的新嫁呢!待会,皇子妃一定会惊艳全场!”

  林夫人骄傲的扬扬脸:“是啊!寒儿真好看!”

  凝寒抿嘴笑,云裳冲她做个鬼脸!

  在梳妆镜前,凝寒打量着,见婆子先是拿了一细线,走到自己面前。

  婆子开口:“给皇子妃开脸!子过得开开心心!”

  凝寒任由她拿一细线,轻轻地在自己脸颊上刮了刮。在觉得稍微有点刺痛时,立刻抹上一种香油,然后脸颊竟然变得清凉起来!原来这就是古代的开脸!

  见她又抱来一堆红红白白,凝寒立刻厌恶的向旁边一躲:“这个环节我自己来吧!”

  碧玉捧过自己小姐准备的上好脂粉,放在她面前。婆子一脸惊奇地看这未来皇子妃练地给自己上了妆!

  越看越咋舌,婆子们惊奇的叹道:“啧啧,真的更美了!皇子妃不上妆就已经绝美,这一淡淡妆点,真是倾国倾城哪!把老婆子手艺给比下去了!”

  云裳也偎在一边:“哇!凝寒!你真不是盖的!等我大婚,你也来帮我画!好不好嘛!”

  凝寒但笑不语,林夫人在一边笑着道:“公主!姑家不作兴说这些!”

  云裳连忙捂住嘴,眼睛瞪得老圆,那俩全服婆子憋笑憋得脸通红!

  凝寒好笑的摇摇头,对那俩婆子道:“你们来为我簪发吧!”

  据说,新嫁必须要簪发,以示为妇人!以后再出门,就必须要绾髻了!

  长长的秀发及,像是一匹上好的黑绸缎。婆子边赞叹边拿起了象牙梳,嘴里念叨着:“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云裳听得呵呵直笑。

  然后婆子练地为凝寒绾了一个别致的同心髻,再在两眉间印了一个梅花花钿,新妆就完成了!

  镜中的子,眉心一点红梅盛开,大眼含情,皮肤细吹弹可破,松松挽就的同心髻让她有了成年人的妩媚,怎一个美字了得!

  剪水双瞳透过镜子,看到了五个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微微一笑,站了起来,那几个人才晃过神来!

  其中一个婆子说:“快扶皇子妃到榻上,请夫人为她盖上头帕!吉时快到了,四皇子应该快来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碧玉一听,连忙上前和云裳一起把凝寒扶到榻上,然后转福了福:“小姐!碧玉先去忙了!”

  也不管别人同不同意,一闪不见了!

  云裳奇怪的自言自语:“这丫头忙啥?她有啥好忙的?”

  凝寒垂首一笑,昨天无痕找碧玉定是有事的!至于什么事,天机不可

  一方红帕罩下来,拢住了那说不尽的秀美。凝寒在这里,心不由怦怦跳将起来!她想起了那首新嫁诗,是不是也是她的心情笔记呢?

  卿须怜我我怜卿,道是无情却有情;几次低声问夫婿。烛花开尽怕天明!

  凝寒想着想着,脸就绯红了起来!连忙摇摇头,摇掉这绮丽的想法!

  丁已墨和众兄弟都在前厅等待,一个个都穿的分外神!特别是丁已墨,因为今天他要作为兄长,背凝寒上花轿!

  碧玉突然走过来,小声对墨一道:“我听无痕说,四殿下怕你们人太多要闹,决定偷偷由后门去抬新!”

  墨一一听,这个还了得!他连忙给兄弟们汇报这个“重要消息”!

  墨十五练练夸赞碧玉:“玉姐姐!还是我们一伙的!殿下太黑了!我们来是干嘛的?就是不让他轻易接到我们小姐的!哥几个!咱们去顶上!”

  碧玉一本正经的点头:“那当然!好了,我可要去跟着小姐了!”碧玉偷偷回瞅了瞅,好家伙!除了墨一,墨二至墨十五都去后门了!

  她拍拍脯,还是无很聪明!为了让殿下顺顺利利的接到小姐,她和无痕狼狈为一次,又有何妨!

  赫连倾一早就穿戴好了!一新郎官儿的大红皇子服,前戴了一朵红花,竖起的发髻上,了一圈红丝带,丝带在后飞扬,即神又喜气!

  皇子府的大门第一次敞开着!这里已经来了不少想要结他的官员们!除了要进参加婚礼的一些有亲戚的大官,基本上都来到了倾皇子府。毕竟,官员都对这个皇子到好奇,能正大光明的进来和他结,干嘛不来?

  从皇子府开始,一路水席,无痕带着一众侍卫,脸上带笑的号召百姓来喝喜酒!不怕你吃不,就怕你不来吃!

  百姓们也知道今是四位皇子大婚的子,但只有这个最传奇的皇子在外举行!他们当然要捧场的!

  于是,人群从墨府开始,一直熙熙攘攘到皇子府!而水宴也一路摆到了墨府!

  所有人都咋舌,这位四皇子该是有多看重今的大婚啊!光这一桌桌水席,得花费多少银子呢!不过,听闻,新子,也就是未来的四皇子妃也是一国公主呢!还听闻,是天国战神的儿呢!恩,配得上我们皇子!

  赫连倾向来道贺的所有官员拱手“谢各位大人来给倾捧场!里面略备薄酒,请大人们不醉不归!司空大人!你是最佳司仪,今天,可就给你了!”

  司空启当然是要来参加这个婚礼的!本来,二皇子三皇子都邀请了他,他婉拒了。这可是暴份的做法,不过目前,也无所谓了!因为四皇子现在支持大皇子了!

  司空启笑开了花:“殿下!那是当然!您就放心的去!这里给我了!”

  赫连倾跃上披着红彩绸的追风,追风今天也格外神!似乎知道主子要娶亲,以后不再孤单,它今天也格外昂扬!

  无痕手一挥,八抬大轿稳稳抬起,他也上了马,跟着殿下行往墨府!

  一路上所有百姓都向赫连倾贺喜,大家自发地有了口号:“祝福四殿下,百年好合!天长地久!”

  赫连倾在马上朗声大笑,本就眉眼清俊,这一笑,更是妖孽不可方物!笑的路边的大姑小媳妇都脸儿红红,矮油,四殿下好帅啊!受不了啊!

  来到了墨府门前,墨一和丁已墨面面相觑。

  不是后门么?不是偷偷的接走小姐么?碧…玉!你给我们等着!

  丁已墨对着赫连倾拱手,赫连倾一跃而下,潇洒而倜傥!

  “见过大哥!”赫连倾知道他对凝寒的意义。

  丁已墨心一动!这个称呼,四殿下能喊得出,真出乎他的意料!不过,说不动是假的!一位在上的皇子,做到这点,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对凝寒用情已深!

  “新郎官莫进!大哥你去背小姐,这一关虽然没有兄弟们,还有我!”墨一就是气不过!

  无痕手一挥“兄弟们上啊!”抬轿的全是无痕手底下的好手,八个人七手八脚的抱住了墨一!

  墨一一呆!被抱住的他挣不开,气急败坏:“小人!哪有这样的!小姐!你千万不能嫁给这样的小人啊!啊啊啊…”最后他被倒!那帮兄弟们哄然大笑!

  丁已墨也被逗笑了!他摇摇头看着无痕,苦笑着伸出大拇指,你行!不过这个无伤大雅,兵不厌诈嘛!他连忙走向凝寒所在的屋子,接下来,是他的活!

  赫连倾笑不可抑,悄悄站在轿子一边,也从后面给无痕伸了个大拇指,以示夸赞。无痕摸摸鼻子笑得得意洋洋!

  丁已墨在门外扬声喊道:“凝寒!新郎官来了!丁大哥要进去背你喽!”

  林夫人一听,立刻喜滋滋的打开门。

  凝寒被云裳扶起,丁已墨已经在她前蹲下。凝寒在红帕下看到了丁已墨藏青的后背,这就是送嫁的哥哥!

  她轻轻伏了上去。丁已墨心里一震,这一背,自此海角天涯!他的眼窝突然有点酸楚,凝寒,以后我真的只能是你的大哥了!但是,只要你好好的,大哥就很开心!

  他微一用力,就把轻如柳絮的凝寒背了起来,软软的就像是棉花,他边走便悄悄道:“别忘了,你是有家的!”

  凝寒在他背上听到了,眼眶润,使劲搂住了他的脖颈,哽咽道:“我…知道!谢谢丁大哥!你也要幸福!”

  碧玉和云裳一边跟着,这时候忍不住抹抹眼泪。来到轿前,碧玉对上墨一冷冷的眼光!

  她讪讪的挠挠下,不着痕迹的向无痕靠了靠,无痕一记眼刀向墨一横过去!两个人瞬间情四

  赫连倾接下丁已墨背上的凝寒,轻轻抱在怀里,送入轿中。使劲拥了拥,耳语道:“终于接到你了!”

  凝寒轻笑,他放下了帘子。手一挥,起轿!

  墨一派人去后门叫回了十四个兄弟,他们都气愤非常!墨十五恨恨的道:“碧玉姐姐这个叛徒!我还夸她是我们一伙的呢!原来,早就叛变了阵营!哎!”

  没关系,这里闹不成,哼!还有房呢!走,跟着轿子走就是了!

  赫连倾跟在轿子旁,眼波转,心情很好。他看了一眼这十几个兄弟,心想,待会儿?你们也别想闹成!本皇子房,也有你们闹得?开玩笑!

  很快来到了皇子府。

  赫连倾下了马,来到轿前轻轻扯开帘子,探手把凝寒抱了出来。大家都看到一红的新子,虽然模样不可见,但那纤细修长,就猜得到必定是个绝代佳人!

  来到了大厅,司空启早已准备好!

  赫连倾直接把新子抱到近前,才扶她站好。一对新人相依站立,男的拔俊秀,的修长窈窕,堪称一对璧人!

  司空启等了等,他有个惊喜要宣布。

  突然外面一阵嘈杂,只听有道尖尖的长音叫道:“皇上驾到!玉贵妃驾到!”

  赫连倾一怔,父皇来了?

  皇上向众人微笑,手往下,意思是不必多礼。他和贵妃被到了堂位置。

  司空启这才开口:“今是四殿下和凝寒公主大喜之!我也别废话了,否则,四殿下一定嫌我!”

  赫连倾呵呵笑着,作势要踢他!

  他哈哈一笑:“皇上和贵妃一定要来参加,所以,时间刚刚好!一拜天地!”

  两人对着天地施了一礼。

  “二拜堂!”

  皇上和玉贵妃受了这一拜!他们分别掏出红包,递到两人手里,赫连倾把自己的也给凝寒,引得众人会心的一笑。

  赫连众仰抹抹眼:“倾儿!父皇今就是来受你这一拜的!儿子大婚,父亲岂有不来之理!你母妃在天上,一定也圆了!寒儿!父皇祝你们,举案齐眉,白首到老!我把这个优秀的儿子,给你了!”

  凝寒在盖头下清脆的道:“谢父皇!谢贵妃!”

  玉贵妃巧笑:“好孩子!我替你们母妃受这一拜!也算无愧,毕竟,倾儿也跟了我二十余年!祝你们平平安安,直到白首!”

  想起母妃,赫连倾也有点哽咽,他点头,紧紧握住了凝寒的手。凝寒安慰的捏捏他。

  司空启笑了:“夫妻对拜,送入房!这句话,一定是四皇子最听的!哈哈!”

  赫连倾白他一眼!和凝寒对拜,然后,他握住红绸,另一端给凝寒,牵着她走向新房!

  司空启待礼成,立刻大呼一声:“入席!我们不醉不归!今可都是殿下的珍藏好酒,我可要喝个痛快了!”

  于是皇上和贵妃来去匆匆,又赶回去参加那些儿子的典礼!他们一走,这些大人可就放松了,没有了束缚,拼酒!

  赫连倾牵着凝寒来到他的寝室。这里已经装扮好了,到处是喜气洋洋的红!

  来到榻前,赫连倾扶她下。等待的喜婆连忙笑吟吟的递给他头称,要他掀开盖头。

  赫连倾握着喜称的手有点颤抖,缓缓地挑开了红方帕。微微垂着头的新立刻入了眼,赫连倾看傻了!他无声的动,说了句,墨儿,好美!

  喜婆偷笑,递给了赫连倾两杯酒:“请殿下和新杯!从此和和美美!”

  赫连倾把其中一杯递给凝寒,凝寒红着脸接过,互相绕过手臂赫连倾一饮而尽,凝寒有些迟疑,赫连倾小声道:“这是我准备的!放心!”

  凝寒一听,立刻仰首喝尽!唔,好喝!幸好不是赫连国的烈酒!

  喜婆开心的接过空杯,让两人下,为他们袍结同心结!

  嘴里念叨:“夫妻永结同心!白首偕老!”礼成,她福了福,起退出新房,关上了门。

  赫连倾呼出一口气,终于算是礼成!终于和墨儿成了一家人!她完完整整的是自己的了!

  他伸过手,一把把她揽进怀里,轻轻地抱着:“真好!”凝寒也是柔情百折,伸出柳臂环上他的,小脸依偎在他肩上。

  “墨儿!子!你可是我赫连倾的子了!叫声相公听听?”他浓浓的鼻音微微带着耍赖。

  凝寒失笑:“不叫!既然是你子了,你以后要让着我,听我的,不许惹我生气,不许做我不喜的事!否则,哼哼,家法伺候!”

  赫连倾见状大呼:“咦?我不让着你么?而且听起来,我好像娶到一位悍妇呢!”

  凝寒也陪着他玩儿,直起双手掐:“是啊!你可反悔了?不过,哈哈,概不退货!”

  赫连倾哈哈大笑,一把抱住她滚到上:“我可舍不得退货!这么水灵的小子,上哪里找第二个?”他吧唧一口亲到小嘴上。

  凝寒推推他,自己头上的发髻躺着很不舒服,再说,他不用出去陪客人?她垂下眼帘,睫眨眨:“你…不用劝酒?”

  赫连倾看出小人紧张了,心里暗笑,故意摸摸她的脸:“陪你比较重要!”

  “不用!不用!我不用陪的!”凝寒小脸摇得像拨鼓,可至极。

  赫连倾看得情动,俯上前,直接吻住。凝寒傻了,她瞪大眼睛看着上方那男人好看的脸,赫连倾轻轻闭着眼,长长的睫卷翘。此时他的长舌竟然挑开自己小嘴,闯了进来,她心里一僵,也缓缓闭上了眼,被他拉进美妙的触

  良久,直到两人差点控制不住火花上升!赫连倾狼狈的松开她,长呼一口气,把凝寒的小脸按到自己怀里,喃喃道:“真希望快到晚上!”

  凝寒脸一红,轻砸他膛,嗔道:“说什么哪!讨厌!”

  “说这是折磨!”赫连倾一口咬住她的耳垂,轻轻咬,咬的凝寒心里像是有只小虫在轻爬。

  门口处传来墨一冷冷的声音:“殿下!请你出来敬酒!”

  赫连倾眼睛一眯,无痕怎么做事的?竟然能让这小子还能跑出来?

  凝寒扑哧一笑,被他狠狠的又啄了一记!

  赫连倾起,神清气的冲她抛个媚眼:“看你相公如何教训他们!等我啊,子!”

  凝寒啐了一口,这个妖孽!

  而墨一这才领教了,四殿下的美名,绝对不是虚传!他真是腹黑到了家!

  除了丁已墨的酒他受了,其余兄弟的酒都被他手下挡了!而且他的手下,怎么就一个比一个能喝?目前,十五个兄弟,已经阵亡十四个!只有他了!

  他歪歪扭扭的捧着一坛子,走向赫连倾,还没到他近前,无痕一脸笑也捧着一坛子走了过来。

  赫连倾远远冲他拱拱手,嘴里说了句:“承让!”真让墨一气结!

  这酒宴一晃神就开到了黄昏!大家都得酒足饭!整个京城到处都充了幸福的味道!

  赫连倾虽然招待了众人,却从头到尾只喝了几杯!但是也要先去洗漱一番,他可不想墨儿被酒气熏坏!

  推开寝室,凝寒正斜倚在榻上休息。云裳和碧玉陪她一上午,被林夫人叫走吃东西了。其实,是夫人体贴,觉得殿下该来了!

  赫连倾轻笑,关上门,缓缓走上前。

  凝寒只觉得子一轻,吓得惊呼一声,连忙揽上他的脖子。

  赫连倾道:“吃点东西再睡!今天一天没吃东西么?”

  凝寒撇撇嘴:“是啊!谁知道大婚就是折磨新子!早知道,我才不…”

  赫连倾连忙警告的一瞪:“你敢说!看我不收拾你!”

  凝寒吐吐舌,冲他娇柔一笑:“嘻嘻,我是说,我早知道,我就偷着吃点东西!”

  赫连倾宠溺的点点她额头“来!吃点好吃的!我让婆子们送了新的!还热着呢!”

  凝寒摸摸肚皮,真是饿了!一上凳子,她连忙抓起筷子,夹了一块蛋黄酥!唔!好吃!酥软清香!还又不太甜!极品!

  她咬了一大口,然后把剩下的送到他口边,赫连倾乖乖地张嘴一口咽了下去!她笑眯了眼!这种不分彼此的觉,该死的好!

  用罢糕点,他给她斟香茶,凝寒抿一口,真是齿颊生香!

  赫连倾一口饮尽她剩下的半杯,突然开了口:“吃了么?”

  凝寒足的点头,太了!

  赫连倾嘶哑着声音道:“那,是不是该我吃了?”

  凝寒一呆,某妖孽却不容她拒绝,拦一抱,就吹灭了烛火,四颗硕大的夜明珠,释放着柔和的光芒。

  凝寒把头埋进他的怀里,不做声却异常顺从。

  赫连倾轻轻把她放在上,自己掉外,也躺了上去。他揽着她的肩膀,和她面面相对,看着她殷红的脸,轻声道:“以后,一切有我!”

  凝寒一震,抬眼和他胶着。两个人就这么相视,似乎是要把对方进去!直到赫连倾发出一声闷哼,他一个翻,把凝寒下,吻上那甜美的带着茶的清香的樱

  大手也开始缓缓抚向软软的娇躯,凝寒轻哼一声,自己都想不到此时的声音如此低哑人!赫连倾薄缓缓向下,在雪白的颈子连,然后大有收不住之势!

  一件件服被扔了出来!子红的喜袍,男人白的中…一双大手伸出,拉下了帐,传来男不时轻轻的呻吟。

  只听赫连倾轻问:“墨儿!准备好了么?痛的话就咬住我!”这时听到凝寒一声闷哼,还有赫连倾重的息。

  凝寒眼中含泪,一口咬上赫连倾的肩膀!她听得妖孽过于重的鼻息,忍不住抬头,原来,这家伙也在隐忍!她笑了!

  待体不那么痛,双腿攀上他的!赫连倾脸一变,知道他的墨儿彻底准备好了,于是他紧紧抱住下的人,和大一起开始了最原始的节奏!

  一夜无眠!连月亮都羞得隐藏到了云彩后面!

  大厅里能自己走的,都走了。剩下的就席地而睡!墨一等十五个兄弟都挨在了一起,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墨一搭着的是无痕的肩膀!

  丁已墨也喝得不少,但是他没有那哥几个喝得多,就趴在桌上伏案而睡。

  大内累坏的两人,像颈鸳鸯一样睡得香甜。

  赫连倾一向睡得警醒,当太第一道光照进来,他就缓缓睁开了眼,首先,他先看向怀里!

  凝寒犹如初生婴儿一样,枕在他的臂弯。小脸白里透粉,嘴角微扬,似是好梦正酣!他手指轻触粉颊,滑腻柔软不释手!忍不住凑上去轻吻!

  凝寒被打扰了好梦,手一挥,想要赶走他,突然碰到了一堵膛,她似是被惊醒了,脸上一呆,缓缓张开眼。上赫连倾笑谑的眼,她才意识到昨晚的疯狂!立刻小脸爆红,连头一起钻入了被子!

  赫连倾心疼的把她捞出来,却脸一僵!因为他摸到了细滑的体!抿抿嘴,忍!昨晚累坏她了,可不能太过于孟,把子吓坏了!

  他拉开帐,从地上捞起中穿戴好,这才给她拿过服。

  “墨儿!我们是夫妻了!这没什么好害羞的啊!你相公就是要看你一辈子的人!嗯?来,为夫给你穿上,我们还要进,父皇等着喝媳妇茶呢!”他轻言慢语,只为化解新嫁的尴尬。

  凝寒在被子里倾听,待羞涩一点一点慢慢下去,才出了小脸,坚定地回答他:“恩!”

  赫连倾温暖一笑,为她穿起服,凝寒嫣红着小脸,却也任他服侍。一情愫在两人间慢慢转,回味绵长。

  两人牵着手走上马车,一起赶赴皇

  路上,赫连倾轻问:“今起,我们就一起战斗了!只要把大哥扶上位,我们就要求封地,以后我带你四处游玩,可好?”

  凝寒歪头看他,点头轻笑:“看时光落,但求岁月静好!愿与子同袍,盼携手终老!”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题外话---

  本来是想继续写下去的,我怕亲们看的厌烦了,就此打住吧!最美的就把它留在我们的脑海里吧!谢谢,长期以来支持泱泱的亲,我你们!投月票的亲,谢谢你们的鼓励!我都看在眼里!记住了你们! wWw.n6xS.cOM
上一章   表小姐驾到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表小姐驾到》是一本完本穿越小说,完结小说表小姐驾到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表小姐驾到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穿越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