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特种兵夫人 第125章 如果我不是你老婆呢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特种兵夫人  作者:静夜微凉 书号:42844 更新时间:2017-9-22 
第125章 如果,我不是你老婆呢
  热门小说,网,抢先观看多免付费章节, r  男人沉默,对此时心情本来就像走钢丝一般惴惴不安宁芮夕来说,是如同雪上加霜般,心瞬间凉了半截。

  她想,就算男人不说,她也已经知道答案了。

  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说出那个自己隐瞒到后事实。

  如果说出来话,只怕还是会被当成是推责任一种理由吧。

  “没有。”

  就她这般胡思想时候,男人突然传来声音如同天籁之音般,飘渺而恍惚。

  不敢置信地抬头,刚好就对上男人沉稳眸子。

  人都说眼睛是心灵之窗,跟男人相处中,她越发坚信这句话。男人很多时候脸上都是没有表情,他情绪波动,都隐藏那双深邃眼眸中。他眼神很文利,以至于很多人根本就不敢跟他对视,这样就加无法得知他心中真实想法。

  只是她不同,她喜欢那种心灵相通感觉。所以很多时候跟男人说话时都是看着对方眼睛。之前她胆怯了,现再次看到时,注意到那双眼中跟以前一样沉默冷静时,她心,也跟着变得安静起来。

  失忆之后小子种种反常举动,早就让高翰有了某种匪夷所思猜测。这个猜测没有任何依据,甚至根本无法用现有科学理论来判断,所以他才一直都把这个当成自己胡思想一个结果。

  虽然还是同一个人,同样长相同样身材,关于这一点他是清楚。

  只是,他心里却莫名地把这同一个人当成两个人来看待。

  失忆前小子是一个人,失忆后又是另外一个人。

  想起那次去看脑科专家得出结论,他眼神又变得幽深了许多。

  专家检测意见跟那个叫苏卫涵医生说差不多。小子头部根本没有任何伤口,排除了外伤可能。而心理上问题,以那位专家推测,也是基本上可以排除。一般上心理或者精神上有疾病人,眼神都是有些涣散。小子却是完全不一样,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是熠熠夺目,说话时候条理清楚,处理事情时态度端正,根本就不是一个病人会有状态。

  当时医生得出结论是,小子是个很正常人,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是非常正常。至于那些反常和所谓失忆,就不是他所能解决了。

  他清楚,医生是暗示他,小子失忆是种伪装。只是他不相信,一个人演技再好,有些事情是骗不了人。

  这根本就不是失忆或者演戏什么,而是完完全全变了个人。

  “刚开始时候,我是怀疑,觉得你所谓失忆是种伪装。毕竟,发生了那样事情后会选择逃避是很正常。你从来就不是个胆子很大人。以前连看我都是吓得脸苍白,所以看到你和那个男人家里时候我是震惊,我完全想象不到,胆小如你,居然会做出那样事情来。”

  高翰话,如同一记警钟狠狠地敲宁芮夕心头。

  不安得到了证实,她心反倒是没那么惶恐,整个人都跟着安静下来。看着男人,宁芮夕鼓起勇气小声地问着:“老公,我是真不记得以前发生事情了。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就是不记得了。我不知道之前居然发生了这种事,如果不是那个叫唐亚成男人跟我说,我甚至都完全不会想到还有这样隐情。我有件事想要确定…我知道这件事对老公你来说是个屈辱,但是这件事对我也非常重要。我想要知道事情真相,非常非常想。”

  宁芮夕声音,慢慢变得坚定。后,直接跟男人对视着,用这种举动来表明自己决心。

  高翰抿着,他承认,小子有件事是说对了。那件事,对他来说,却是是个屈辱,是他心里一刺,如果不拔出话,那周围地方都会跟着化脓生疮,渐渐地蔓延到全身。

  他认真地盯着小子。他发现,这种情况下,小子眼神依旧是清澈,澄澈无污垢,就像婴儿眼睛,黑白分明。只是比起婴儿眼睛,里面又多了承认才会有坚决和勇气。

  也许是小子眼神给了他鼓励,他终于点了点头:“你问吧。”

  “当时,我就是说你看到出轨那天,到底是什么情况?”宁芮夕问出自己关心事情,只是这件事比较尴尬,她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又委婉又可以把自己意思表达得很清楚。后,实不行了,她一咬牙就说了出来:“就是,有没有发生关系?”

  这句话一出,不仅是宁芮夕自己,连高翰都震住了。

  高翰愕然着,一直波澜不惊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种叫做震惊错愕东西。许久之后,他才宁芮夕紧张注视中轻轻地摇头:“没有。”

  宁芮夕大松口气情况下,他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虽然胆子小,做出了那种对不起我事,但本是好。我相信宁家家教,不会让你真做出那种逾越底线事情来。”

  “那天我刚完成一项任务,首长看我刚婚,就给了我几天假让我回家。谁知道一打开门,就看到家里有一双男人皮鞋。等走进去,第一眼看到就是,一个陌生男人正抱着你亲吻。只是当时你态度并不是情愿,正轻微挣扎。”

  有些事情,当真开始说时,就会发现,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恐怖。

  高翰话,终于让宁芮夕心里石头落了地。只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男人只知道那次他们并没有发生关系,那么之前呢?

  “以前也没有。我们结婚时候,你还是第一次。”

  像是看出了小子心里想法,高翰又补充了句。

  听到男人话,宁芮夕下意识地皱起了眉。随后又很回过神来,随后嘴角就勾出无奈苦笑来。

  人还真是贪心生物。

  明明刚才还担心这具身体有没有跟男人以外人发生过关系。等到确定时候,现又开始介意男人和这具身体发生过关系事情。她真是,越来越小心眼了。

  “这样我就放心了。”

  待到终于调整好情绪,宁芮夕仰头笑着。

  她决定了,今天,要把事情都好好地一五一十地代出来。

  勇气这种东西,今天又,但并不代表她以后还会这样坚决。

  高翰直觉小子会跟自己说一件很了不得事情,心也跟着收紧了。一向泰然自若他,这个娇小人儿面前,却总是一反常态紧张。

  准备接下来说话之前,宁芮夕先深深地了口气,然后开始给男人做思想活动:“老公,等会不管我说了什么话,不管这件事是多么匪夷所思,你都不要打断我。等我一次说完好吗?我怕只要稍微打断一下,我就再也没有勇气继续下去了。”

  宁芮夕苦笑着,如果不是亲生经历,她也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还有死而复生事情。这根本就超乎了现科学范畴,足够归类到所谓鬼神之说了。

  高翰僵硬地点头。宁芮夕没看到地方,他掌心,也开始慢慢沁出冷汗。

  “从前有个女孩,她十六岁时候,失去了父母。她没有其他亲人,父母双方亲人看中只有钱没有情。好虽然是父母双亡,但是留下了庞大遗产。而且这笔遗产是交给律师找经济顾问负责打理。等到她十八岁开始,她就接手了这份庞大资金。那两年时间里,她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世态炎凉。那些以前从来没出现过亲戚们,知道她父母给她留下一笔庞大遗产后纷纷到场,只是每个目都是想要分一杯羹。可惜是,那个女孩从小就是个**自主人。有着自己处事方法,心智远超乎同龄人成,那些虚言假语中她已经保持着冷静,没被那些谎话所惑。”

  “正是因为这一点,等到她正式接手那笔资金时,她被所有亲戚们冠上了冷血薄情帽子。她拿那笔钱开创了公司,甚至奋斗几年之后成为一家跨国集团国内执行总裁。除去这个明面上职位,她还有其他经济来源。今年累积下来,资产过亿。也许是遗产自她那对父母关系,她做生意上有着天生文直觉,这帮着她成为一名成功女商人。只是,得到事业上成功同时,她却失去了其他普通人所拥有一切,亲情,友情,爱情,对她来说都是遥不可及奢望。”

  “她亲戚们,她第一次上经济类报纸时,就开始向媒体痛诉她各种不人道和各种冷血,训斥她没有人情有了钱就不认人。刚开始那几年,她同时是经济类和娱乐类头条。她事业蒸蒸上同时,她负面闻也是如火如荼地展开着。所有人都指责她,说她不孝顺说她冷血,却没人关注到,她只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女孩,而且,是个孤儿。”

  “后来,两年后她自己事业终于有了一个起点时,她不胜其扰地,直接拿钱封了所有亲戚口。然后将名下公司变卖,带着所有资金来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东山再起。”

  高翰认真地听着小子讲述,明明是一个完全陌生且毫不相干故事,他却听得很认真。他甚至有种感觉,这个故事并不是跟自己毫无干系,只是那种关系是什么,他相信很小子就会给自己一个解释。

  “很,女孩就由一个刚刚成年小女孩变成一个奔三十老女人了。她依旧是一个人,从十六岁到那时,十几年时间,她都是来去匆匆一个人。她把所有时间都献给了工作。她不喜欢钱,她只是喜欢那种忙碌感觉,喜欢成功足感。看着周围人成双成对,留下单身越来越少。她也开始尝试着谈恋爱了。她想要,并不是那种恋爱甜蜜感,她只是卑微地想着,能有个陪身边,能想说话时候有个人听着,能吃饭时候对面有个人坐着,能开心时候有个人分享就可以了。只是可惜,就算是这样一个愿望,她生活中都是一件奢望。”

  “她先后了三个男朋友,持续时间都很短。第一个男朋友是学校老师,是个书生气很浓教授。她喜欢那种温柔男人,她也想要被人宠着感觉。只是不到一个月时间,她才发现,这位所谓书生气很重看起来文质彬彬男人,背地里却是个将学生心血占为己有混蛋。甚至于,她派人去调查资料中,她看到,这个教授,是名副其实‘叫兽’。他不止一次利用自己身份和职位来糊那些不知世事小女孩,将她们骗上肆意玩。”

  “知道这件事后,她很就跟这个男人分手了。”

  “第二个男朋友,是商场上朋友介绍。是个留学归来海,跟她还是同行,只是不到一个星期,她就发现他偷偷利用她名义约她公司员工出去,以她男朋友身份去挖她墙角,惑她手下员工跳槽。所有一切,也不过是个利用罢了。”

  “第三个男朋友…”

  想起那些本来已经遗忘事情,宁芮夕忍不住想笑了。如果不是亲生经历,她也许会觉得这一切都非常好笑。好笑是好笑,只要那个当事人不是自己就好了。

  “第三个男朋友是主动追上门,是个明星,很光鲜亮丽那种,高高帅帅,走出门去就会引得无数女孩尖叫帅哥。这个男朋友,交往后第三天就开始想要跟她发生关系。只是被她拒绝了,中间,这个男人利用她不停地炒作出现娱乐版头条。那段时间她都忙公司一个项目,每天忙得早出晚归,别说是约会什么,甚至连正常休息时间都保证不了。等到她终于忙完一切再见到那个男朋友时,是开车回家路上。等红绿灯时,她就看到旁边车上坐着正是她那个所谓男朋友。只是可惜当时他旁边还有一个花枝招展女人,而那个男人正痴地女人身上抚摸着,根本没注意到周围还有个人看。”

  “当时她看到第一个感觉就是想笑,她早就看出这个男人不靠谱,只是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这个男人很会讨好她,很多事情上都是关心体贴,让她感觉到了那种被宠爱感觉。他面前,她甚至都觉得自己不用再维持那个女强人形象了,只是一个普通女人,一个普通需要人陪女人。只是她没想到是,自欺欺人结果,永远都是不长久。等待她,将是惨痛局面。”

  宁芮夕苦笑着,说起自己过往,就像是说一个毫无干系故事一样。现拥有,只是一种怅然,那些事情,都是她亲生经历,如果不是这样说出来,她还真想不起来,原来自己那短暂一生中,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只是可惜老天根本不给她跟男人对质机会。”

  宁芮夕深深口气,为自己发言结束语,也是重要一部分做铺垫着:“就她发现男人出轨下一秒,她车子,就被旁边施工地抛来一个重物给直接垮了。而她也是旁人尖叫声中失去了意识。昏前,她隐约好似看到了那个男人惊恐不敢置信目光。”

  “等到再次醒来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没死,而是医院。她以为她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整辆车都被成废铁情况下居然活了下来,实是太幸运了。只是可惜,很她就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了。她边,围着一群陌生人,每个人看着她眼神都是那样奇怪,还有个老女人围她旁边叽叽喳喳地叫‘小夕小夕’什么之类。她很迷茫,小夕这个称呼,似乎是从她十六岁以后就没人这样叫过了。基本上身边人,都是叫宁总之类,就算那几个男朋友,叫亲密,也就是芮夕。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以为那些人是认错人了,这时候,她发现场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一个看起来很沉默寡言男人。让她惊讶是,那个老女人居然跟她说,这个男人是她老公。”

  宁芮夕说到这就停下了,她相信,凭她现说那些,男人应该能懂她意思了。果然,她抬头看向男人时,看到就是男人一脸复杂。

  宁芮夕忍不住笑了笑,既然说到这了,就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她接着把剩下话继续说完:“很,她又发现一件很奇怪事情。她明明是因为意外事故受伤,但是她身上却没有任何不适地方。唯一不对劲,就是手腕阵阵地疼。她很讶异地发现,明明是意外受伤她,却突然变成了因为割腕自杀而住院。等到之后找机会照镜子看到镜子里出现那张脸时,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完全陌生人,一个跟她同名同姓却比她幸福一百倍,有家人有父母,甚至还有一个老公女人。”

  埋藏心里许久秘密终于这一刻找到机会说出来,心一下子空出了很大一块,再没有以前那种压抑着。只是她很清楚,等待她,只有两种结果,天堂或者地狱,至于哪一种,就不是她所能控制了。

  她只能做一个被选者,掌控权,都这个叫高翰男人手里。

  用“震惊”两个字,根本无法形容高翰此时心里感觉。死而复生,借尸还魂,这种事情,只有电视剧还有神话故事中才会出现。现,却真真实实地他身边发生了,而且,还是发生他小子身上。

  慢慢回味着小子刚才说那些话。那关于她短暂一生,虽然言语很简单,他却有很多感触。他很清楚,事情,绝对不会像她轻描淡写地那么简单。生活,从来不是说说就能过了。

  除去震惊和惊骇,对于小子说那个故事,他却有一种整个心灵都受到触动感觉。

  明明是一个以前从来没听说过故事,但就是硬生生地触动到了他灵魂。

  小子讲述过程中,他心也一直随着小子所说进展而起伏着。

  那些发生过事情,那些感触,都像是他生命中存过一样,让他心情久久地无法得到平复。

  借尸还魂这件事让他震惊,然而那个简短故事是让他感触颇多。

  恍惚中,他甚至有种借用别人嘴口来讲述自己故事感觉。

  亲情,爱情,对美好生活向往,孤单寂寞,想要有个人陪,都是他藏心里深秘密。

  每个人看着他都是觉得他是坚不可摧,却不知道,他也有他苦楚。

  只是感同身受之后,对于那个经历过这一切人,他却多了一种怜惜感觉。

  至少,他生活,比她还是要幸福一些。

  至少,他还是有亲人陪身边。虽然那个亲人,也许早就看他不惯,觉得有他没他都没区别。但起码,还是有这样一个人存。

  他还有朋友,有从小一起长大好兄弟,有部队里结实那些肝胆相照战友们。他心是孤寂,但他拥有东西,也不少。

  至少,比刚才故事中那个人,要少。

  两人都沉默着。

  宁芮夕等待着属于自己终审判。这一次,她并没有把男人沉默当成一种压力。甚至,还因为男人这久久沉默而暗暗松了口气。至少,这表示男人是思考,并不是一味否决。思考,某种程度上,代表,就是一种信任。

  宁芮夕不知道从她说完到现都过了多长时间,但她很肯定,这绝对是她度过艰难一段时光。

  男人依旧没有开口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把之前暗示说得明白一些:“所以,高翰,我就是刚才故事里主角。我并不是你老婆,至少灵魂上不是。虽然我也叫宁芮夕,但我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人。”

  小子声音,让高翰从那种沉思中回过神来。

  小子刚才说话意思,他已经是非常清楚了。她话中意思,是那样匪夷所思,就像一个玄幻故事一样。不知为何,他震惊之外,却没有不能接受感觉。他甚至为自己泰然而惊讶着。

  “粥凉了,先吃点东西吧。你一天没吃东西了,不吃点话胃会不舒服。”

  高翰终于开口了,只是她开口说出话,却跟此时凝重气氛完全无关。

  宁芮夕僵硬地看着男人递过来碗,如果不是极力压抑着话,只怕她会控制不住直接将整碗粥都扔到地上。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到底相不相信自己说话?

  他现又想什么?

  饶是宁芮夕自恃再聪明,这一刻,也还是忍不住彻底凌乱了。

  她还是太笨了吗?完全就跟不上男人节奏啊。

  待到她僵硬地将碗接过,像只木偶一样用勺子舀着粥往嘴里时候,男人却突然起身了。

  宁芮夕呆呆地看着,任由男人走出门外,消失自己视线中。

  僵硬吃粥动作慢慢停下,她端着碗,看着那重合上门,脑中一片空白。

  果然,还是接受不了吗?

  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心理准备做得足够充分了,但当那个坏结果真摆眼前时,她却发现她真是把自己想得太强大了。

  她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抱着那温热碗。白白粘稠稀饭中,慢慢,开始起浅浅涟漪。

  那张黑白分明澄澈无垢大眼睛中,开始一滴滴地往外涌出晶莹体。顺着清秀脸滑下,慢慢滴落碗中,开那片糯白,淌进她心里。

  ---题外话---

  了哟。

  ╮╭,终于把真相说出来了,累死我了。

  了七千,妞们拍掌鼓励下,

  网址简单 网 r wwW.n6Xs.coM
上一章   重生之特种兵夫人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之特种兵夫人》是一本完本重生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之特种兵夫人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重生之特种兵夫人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重生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