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好人难为 第62章 谜底与起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好人难为  作者:夜风起 书号:42857 更新时间:2017-9-22 
第62章 谜底与起因
  早在乔氏货轮漏油的事件被国内的媒体率先爆出来时,乔楠就已经察觉到这件事可能比他想象的要更为复杂一些。

  一来就连当时货轮上的工作人员都没决定好怎样将这件事上报给总公司,二来那个国家离内地这么远,即便如今通讯便捷,可是以这么快的一种速度,事后偶尔乔楠想起来,只觉得自己或者乔氏好像不小心掉入了一个被人设计好的圈套里,所以他才会这么快做出反应,让自己和乔氏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因此事情一爆发出来,他才会几次派人去查找货轮出事的原因,可惜结果让他失望无比。

  乔楠这次莫名其妙的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虽然乔氏破产的结局在所难免,但潜意识中,他还是察觉到很多不太寻常的地方。

  就如同一种人生来就有的直觉,当危机潜伏在周围的黑暗中时,即便他看不见,他也能感受得到。

  坚持不懈的,他还是找人追踪了媒体所爆的那些资料的来源,在事件被爆后的快一个月时间里,终究还是让他派出去的人查到了一点眉目。

  资料是从那个出事国家寄出来的,在看到那些调查结果的当天,乔楠只觉得自己脑袋那里迅速的空白了一下。

  毫无疑问,寄出这些资料并将事件出去的人是同一人,而且那人应该是乔氏内部的员工。

  震怒过后是一种旁人无可比拟的冷静,乔楠当时脑袋里曾经浮现出几个与他有过节的人员的名单,但他没证据,商场如战场,呆在这里的时间越长,越能练就他不动声的本领。

  那天乔楠在乔氏自己的办公室坐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而后他打电话给为他查资料的国内最顶级的那家侦探社,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替他查出那个出卖他的人。

  即便失败的结局早已注定,但乔楠觉得自己至少应该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这一段时间,他除了不断的打电话给风宁,就是静静的等着那个调查结果。

  内心堆积着一种即将爆发出来的怒火,在他自觉他应该是被人了以后。

  而风宁,风宁对他的态度一直有些模拟两可,就好像他明明感觉到风宁已经开始松口,可是下一次,风宁又会换上一种坚决的态度说不会把那笔钱借给他。

  乔楠有求于风宁,所以不能随意向他发火,可是心里累积的怒火却越来越甚,事情演变到最后,变成乔楠开始在脑袋里不断的想象。

  想着若是被他查到谁在背后自己,那他最终大概会让那人生不如死,在自己已经落入这样一种境地的情况下。

  侦探社的电话是不久前打过来的,那时候乔楠还在家里,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时常的失眠再加上自己又吃过安眠药,因此乔楠接到那人的那通电话时,意识还不是很清醒。

  他听见那人说风宁时,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断裂开了,这段时间始终困扰着他的疑惑,似乎也是在这个时候得以拨开云雾见月明。

  风宁将手上的股份卖给自己时,他给乔振育说的话,还有他最近对待自己的态度。

  乔楠握紧手中的手机,只觉得自己到底是看低了风宁,原本是以为他自知没有能力进入乔氏的高层才将那些股份卖给自己,如今看来,他根本就没有死心过。

  得不到就毁掉,先前在乔楠心中还如同一个青涩少年的风宁,此时已经换身毒蛇,张着嘴巴,头部高高昂起,就等着出自己牙齿中的毒,恨不得自己全身溃烂,以一种极其恶心的方式死在他的面前。

  还真够狠毒,一边迂回的表示把钱借给自己风险太大,需要慎重考虑,一边,他其实是在心里冷笑吧?做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看着自己方寸大,只能与他委曲求全。

  明明一早就打定主意不把钱借给自己。

  也不知道他把自己玩于股掌中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乔楠冷笑,听到电话那头的人以一种感慨的语气说风宁好像是你的…时,乔楠已经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豪门里这样的事很多,只是像风宁这般做事狠绝,直接得乔氏破产的,估计也不是很多。

  侦探社的人说的很清楚,风宁一年多以前就已经在接触那个员工,家境不好再加上走投无路,大概任何人为他许下一点好处他都会答应,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样的人多了去,乔楠不以为然,也不可能防的了。

  如今他恨的只有风宁,那个他花费了许多时间心血找到,在京都拥有不错的地位生活环境,最后活的一大笔遗产却还要倒打一耙的风宁。

  打电话给风宁的时候,乔楠已经抑制不住自己语气中的怒气,他原本以为风宁会畏缩的推托几句,却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的承认。

  “为什么?”

  乔楠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都被空了,他看着房间里的名贵家具,只觉得自己好像还在做梦。

  这个被他放在内心深处,以一种近乎神圣的心情去仰望着他的人,却没想到会以这样一种态度对待自己。

  风宁看着还在动了两下的睡的陆晚,拿了件外套出门,说:“乔楠,你应该知道原因。”

  快要到冬天,院中的那棵枯瘦腊梅也快开花,叶子掉的差不多了,只剩了淡黄的花蕊稀稀落落的点缀在棕色的树枝上,空气中刺骨的寒意,风宁看着眼前的一切,想着等这件事情结束以后,他和陆晚也许可以趁着在学校的最后一个假期出去旅游一次,去到气候宜人的地方,晒太阳或者去看海,总之不是京都这般这么寒冷的一个地方。

  电话那头有许久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儿,他听见乔楠有些干涩的声音,他说:“风宁,我不知道原因,你告诉我。”

  风宁笑,说:“到京都的那一天,乔楠,我就看见你在用一种怎样的眼神在打量我,我们不是有血缘关系吗?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神让我很恶心?”

  “只是因为这个原因?”

  “嗯,对,乔楠,我就是一个小气的人。”顿了顿,风宁又笑,说:“虽然你现在是这样一种境地,但那时候,在你春风得意的时候,你大概是以一种在打量货品一样的心态在看我吧?看我能值多少钱,看我能为你带来怎样的一种利益。”

  “风宁,我没你想的那么不堪。”

  “不,你大概会比这个更不堪,乔楠,你只是没得到,如果你能得到,不管之前你花费多少的时间心血,但凡我有一天会损害到你的利益,你肯定会不带一丝犹豫的将我除去。”

  想起自己前世被冯儒庒下令活埋,也不知道乔楠在听说以后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也许会感伤,但那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等到他有事要忙了,或者又看到对他胃口的人,那么风宁这两个字就只是一段可有可无的回忆。

  偶尔会想起,带着一种自以为是的感伤和惆怅,然后蜻蜓点水般消失,连一点踪迹都不留。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但风宁发现,自己对他的恨意至始至终都没有消失过,

  “风宁,那是我之前的想法,以后我没这么想过。”

  屋檐下还放着夏天他和陆晚用来喝茶避暑的竹制桌椅,风宁扣动着椅子上的扶手,轻描淡写的说:“都过去了,乔楠,你都落到这番境地了,你以为你还有什么资格同我说这样的话?”

  如果说先前乔楠的心情还有些感伤,在听到风宁若无其事的说到这句话后,他的怒火又被勾起。

  那是一种背叛,或者说风宁辜负了自己对他的期望,就好像当他以为面前的花瓶是个价值连城的元青花,可惜到最后,他才知道那不过是个赝品。

  “风宁,为什么要将那件事爆给媒体?你这么想要看到乔氏破产?”

  听出乔楠故作镇定的问话,风宁又笑,说:“你应该换个角度去想,有乔氏陪你这颗商界的新星一同陨落,其实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

  “风宁!”

  风宁将手中的手机拿远一点,说:“乔楠,不要挣扎了,乖乖等着乔氏破产就好了,反正你还留着一条命不是?”

  说到这里,风宁的眼神变得有些寒,说:“你一向自诩不凡,这么厉害的话,还完了那些欠款,你重头再来就是。”

  “风宁,我没想到你这么狠毒!”

  “我不及你的十分之一,对了,以后没事不要再打电话来扰我了,我们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那这段时间你又用这样一种态度对我?!”

  “我比较善良,不忍心看到你太过失望。”

  “你就是在玩我对不对?!”

  “对,乔楠,你总算明白了。”

  “风宁!”

  乔楠还想说话,风宁就已经挂断了手中的电话,进到房间里时,陆晚还在睡,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这么能睡。

  房间里一阵堆积的散不开的味道,让人有些气闷,原本风宁想把房间里的窗户全部拉开,但察觉到他进来的陆晚低声叫了一句风宁。

  声音迷糊糊的,带着一种梦呓般的感觉,风宁站在窗边看着他笑了一会儿,而后扑过去将陆晚连同被子一并抱住。

  “怎么了?”

  风宁很喜欢做这样的事,陆晚在发出一声闷哼以后,伸手将在他身上的风宁抱住,眼睛没睁开,只拿自己的下巴蹭蹭了风宁的头发,就抱着他不再动。

  陆晚很喜欢睡,风宁看着他在外面的胳膊肩膀,说:“你不冷?”

  陆晚嗯了一声,又闭着眼睛将还穿着外套的风宁往被子里拉,这么冷的天,风宁又在外面呆了这么久,想来身上应该是很冷的。

  可是陆晚好像对此毫无知觉,只抱着风宁不住的怀里拉。

  风宁笑,说:“那你还往怀里抱。”

  “不要紧,等一下就不冷了。”

  风宁笑,脸上许多的无奈,只是看着陆晚无意识的做出这些事,心里到底是感动的,想着这一天没有其他事,他索了身上的衣服钻进陆晚的怀里。

  和陆晚说的一样,被他抱住没过一会儿,身上的寒意就会彻底的消失。

  风宁将陆晚的鼻子捏住,直等到他不过气头往后仰时,他才笑着将他放开。

  “还好有你。”

  风宁低声说了一句,语气中很多的感叹,而后又凑过去将陆晚抱得更紧。

  潜意识中,风宁知道以乔楠的那种性格,他不会将这件事就这么带过,所以等到某一天他被人在家门口昏又在一个废弃的厂房醒来时,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惊讶。

  乔楠再不复从前那种风度翩翩的样子,胡子拉碴,一脸憔悴,风宁看着坐在对面一张椅子上狠狠朝他看过来的乔楠,笑容面的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语气中很多的自信,乔楠原本心里就很多怒气,此刻又见他这样,不免有些控制不住的当给了风宁一脚。

  风宁从来也不是那种只会低头朝别人求饶的人,在乔楠踹向他的同时,眼中的寒意和狠劲已经很快显出来。

  这好像才是真实的风宁,身上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戾气,乔楠想起从前看到过的那些资料,学习很好的同时也很爱打架,原本以为他到京都会是一种强作镇定的表情。

  却没想到他会是那样一种漫不经心的模样,冷淡,优雅,彷佛一早就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

  乔楠看着眼前狠狠瞪向他的风宁,忍不住将他的头发抓在手中他仰视,说:“风宁,这其实才是你真正的样子对不对?”

  风宁笑,说:“现在才看出来?”

  语气中无尽的嘲讽,惹得乔楠更气,只反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脸上*辣的刺痛,感觉到嘴里的血腥味,风宁当着乔楠的面就把嘴里的血水朝他吐过去,乔楠避闪不及,风宁的混合着血的口水就落在了他的外套上。

  曾经很昂贵此刻散发着一股烟味,褶皱也有些明显的名贵外套上。

  乔楠低头的时候,风宁又笑,说:“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有够落魄的。”

  这是一间位于城郊的废弃厂房,墙上到处都是涂鸦,窗户上的玻璃早被人砸坏,地上的水泥地裂开了无数大小不一的裂,冷风吹过来的时候,给人一种清醒的感觉,风宁无所顾忌的打量着周遭的一切时,乔楠好不容易下心头的怒气,笑容面的说:“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乔楠,你是找了人绑架我吗?即便你现在差不多已经破产,但你曾经也算京都上圈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你这样做会不会太掉身价了?”

  “你想严重了,我不过过来问你一些事。”说话间,乔楠坐回到原来的那把椅子上,略显烦躁的点了一支烟以后,他才说:“那天你电话挂的太急了。”

  “所以你想问我什么?”

  “你一早就知道乔氏会出事对不对?”

  风宁做了一脸讶异的样子,说:“怎么这么说?”

  “你给二叔说过,乔氏的股份不要买比较好,以后他会感激你。”

  风宁双手反绑被人扔在那里,听到乔楠这么说了以后,他笑起来,说:“你当真了?我当时不过是说那种话故意吓唬他的。”

  “风宁,我从来不觉得你是那种会开玩笑吓唬别人的那种人,尤其对方还是乔振育。”

  见风宁不说话,乔楠又了一口烟,说:“还有后来,我提前将那笔欠款还给你的时候,你也说了这样的话。”

  风宁微愣了一下,说:“我有说过这样的话?”

  “不要装,风宁,你做什么事都有目的,你当时几次三番说这样的话到底是为了什么?”

  风宁侧着头想了一会儿,说:“恶趣味吧?比如让你和乔振育紧张什么的,纯属好玩。”

  “当真?”

  手中的烟很快就只剩了一般,乔楠抖落上面的烟灰,又看向风宁,只是这次眼神中多了一种审视的意味。

  风宁不为所动,说:“当然是真的。”

  “风宁,你真把我当成了白痴是不是?!”

  说话间,乔楠已经拿起身下的椅子朝风宁砸了过去,风宁的外套被了,身体早已冻僵,此刻那把快要散架的椅子砸在他身上,还是让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身体到底的同时,乔楠已经一脚踩在他肩膀上,说:“风宁,你一早就知道乔氏会出事对不对?”

  看来是真气到了极致,风宁侧头看着俯视着他的乔楠,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觉得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乔楠,你太高估我了。明明货船出事是因为你们内部的员工没有将它即时送去检修,是你们自己造成的事故,怎么可以连这件事都可以怪在我身上?”

  乔楠冷笑,随即一脚踩在风宁的脸上,下狠劲在上面碾了两下,眼见风宁脸上刚刚被他扇过的地方变得更加的红肿,他才说:“那你为什么只在那艘货船上安排人?还有,你为什么要在那里安排人?”

  被乔楠踩在地上的风宁动弹不得,过了一会儿,他才瞪向乔楠,说:“我关心乔氏好不好?”

  乔楠闻言又朝他身上狠踢,说:“你还想骗我?!你根本就不关心乔氏的死活!”

  风宁被踢的是全身最脆弱的腹部,乔楠穿的是皮鞋,等到乔楠终于停下自己的动作,风宁的脸上额头上薄薄的一层汗水,显然是被乔楠踢痛了所致。

  “乔楠,你到底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是不是我说我未卜先知,很早就知道乔氏要出事你就满意了?”

  “不止,风宁,要不是你将这件事提早给媒体,又雇了水军在网上大肆灌水,隔三差五的提起这件事,你以为乔氏会被到这步?”说话间,乔楠终于放下踩在风宁脸上的那只脚,说:“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要对我和乔氏做这样的事?”

  风宁此时已经被乔楠扶了起来,风宁侧头吐掉嘴里的一口血水,在看向乔楠时,他脸上的神情已经变得冷漠,是冷漠到那种让人有些害怕的感觉。

  乔楠不自觉的想要后退,只是想到风宁此刻被绑着外面又有他的人守着,因此很快的,他选择与风宁对视。

  风宁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有些明显,他看着乔楠,一字一句的说:“乔楠,你应该先问问你自己同我自己做过什么?”

  “我对你做过什么?不就是将你接回京都,让你过上不错的生活,拥有不错的地位,最后还让你得到爷爷的一大笔遗产?!”

  说到最后,乔楠冷笑出声,看着风宁的眼神就好像他做了多么对不起自己的事般充不屑与嘲讽。

  风宁笑,说:“乔楠,你是不是一直以为我非常迫切的来到京都,然后继承老爷子那笔狗遗产?”

  “都拥有了,你还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做什么?”

  看到乔楠看垃圾一般的眼神,风宁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乔楠,我低估了你无的程度。”

  “你想说什么?”

  “是不是你一直告诉自己你没做过那件事,那件事就不会存在。”见乔楠一脸疑惑的看向自己,风宁笑容更甚,说:“而后时间太长,连你自己都忘记自己从前做过的那些事。”

  风宁眼神中的冷冽让乔楠渐渐有些不适应,那时候脑袋里分明划过去了什么,可惜很快又被他自己否定。

  “乔楠,你还记得我当时为什么要答应你们来京都吗?”

  见乔楠突变的表情,风宁又说:“我爸妈和风素一起遭遇车祸,风素毁容,需要一大笔手术费,两边的亲戚没人拿得出这样一笔钱,乔楠,我当时是被入一个绝境才答应了你们的要求。”说完,风宁笑起来,又说:“在此之前,我很多次拒绝你们的提议,态度也称得上坚决,要不是因为遇见那件事,你觉得我会不会答应你们的要求来京都?”

  在乔楠说不出话的时候,风宁换上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说:“乔楠,你知不知道是谁为我造成那样一种处境?”

  “风宁,你…”“来之前我就已经怀疑是你派人做的这件事,在京都的最初两年时间,我一直在派人找你的证据,虽然已经确定,可惜证据不足,所以我只能另想办法。”

  巨大的恐慌让乔楠有些说不出话,原本被他自认为隐藏的很好的事,却没想到风宁一早就已经知情。他看着风宁过了好一会儿,才呐吶的说:“我没有…”

  “没有?没有什么?没有指使人制造那起车祸,神不知鬼不觉的,以为那只是一次单纯的意外事故。乔楠,都到这一步了,你以为我做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所以你想要毁掉乔氏?”

  “嗯,你最在乎的就是这个,也是当时你迫不及待想要害死我爸妈的原因。乔楠,我爸妈过世那天我就发过誓,要让那个害死那个人的从此只能活在炼狱中。”

  “我…”

  “随便你狡辩,我已经确定了这件事,不管你再说什么,都不会对我的决定产生任何的影响。所以。”风宁看着乔楠一字一句的说:“我才会在乔氏安排自己信得过的人,让他们给我最有用的情报,然后一击即中。还有,乔楠,我不知道你派了多少人在查这件事,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安排在乔氏的人不仅仅只有那么几个,是很多,你看你,说你没用你还不信,苍蝇不叮没的蛋,你要能管理好你的乔氏,估计也不会被我抓到这样一个把柄。”

  风宁的语气中是嘲讽,乔楠定定的看着他,只觉得自己好像又被人当面扇了几个耳光那般难受。

  大概是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而乔楠最不能忍受的,是风宁此时正在说的这个。

  乔楠看着风宁,不动声的呆在乔家这么多年,将他一步步推上那个他梦寐以求的位置,只是快乐的时间太短,他还没怎么享受到那种得胜的心情,就被风宁以这么快的一种速度给推了下来。

  终究是太低估了他,还是因为他演技太好了?

  周围的人全部误会他只是有些冷淡任却又是个单纯无害的青年,乔楠看着面无表情的脸,突然笑出来,说:“可惜了,你忍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找到足够的证据指控我,要被你的养父母知道的话,他们大概会死不瞑目吧?”

  怒到了极致以后心情不知道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好,乔楠想着自己也没输的太惨,看着风宁那张倔强却好看的越发让人惊心动魄的一张脸,忍不住就伸手就抚了上去,说:“风宁,你说我要在这里强要了你,你那个小男朋友,叫陆晚的那个,他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你们高中就认识,在一起这么多年,你说从今天开始,以后他再看见你,心里会不会觉得别扭,尤其他看起来又是那种在感情以及身体上有洁癖的人。”

  风宁任由他摸着自己的脸,说:“乔楠,你觉得我为什么会被你绑了坐在这里,还有,你觉得我忍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你会这么简单就因为一份资料查到我身上?”

  乔楠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什么事,在他有些动弹不得的看着风宁时,风宁又笑,说:“你说我找不到你害死我爸妈的证据,可是现在,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在乔楠说不出话时,风宁笑的很是灿烂,说:“绑架,还有我身上的这些伤,乔楠,你是不是一早就打算今天或者过几天就出国?我被你怎么样了都好,只要你出国,只要我不死,警察就没什么闲情去管这样的小事,而后你就会高枕无忧?”

  “你究竟做了什么?!”

  风宁看一眼乔楠使劲握住自己衣领的手,说:“没什么,让那个寄出资料的人故意留下线索让你派出去的人顺藤摸瓜找到我,还有,这几天我都没有开车,走路或者坐公,不过身后有我高价请来的保镖,私立的,看起来很普通的长相,但我一早就给他们说过,说我是守法公民,就算有人因为觊觎我的巨额财产想对我不轨,但我们还是要走合法渠道,到时候他们只需要报警,将这件事交给警方处理,他们跟在我身后保证我生命不要受到最严重的威胁就可以了。”说完风宁又补了一句,说:“我说的最严重的危险是会死那种,不过我好像没看见你带刀,乔楠,这点你做的不错,虽然都落入这种境地,却还没想过要真正谋财害命,你将我带到这里,除了打听事情的真相,还想将我羞辱一顿就作罢对不对?”说完风宁笑起来,笑容中许多的风情,说:“难为你了,对我抱了这样一种执念,竟然到这种时候都没想过要放弃。”

  “警察…”

  “嗯,我被你派来的人敲昏的人时,跟在我身后的人应该就已经报警了。”说完,风宁有些顿悟的说了一句:“你说我做什么事都有目的,这句话我同意。”见乔楠逐渐变得有些惨白的脸色,风宁又笑,说:“你不是没想通我为什么要在你和乔振育面前说这样的话吗?还有我明明不可能把钱借给你,却总给你一种我快要松口的印象。乔楠,知不知道原因?”

  见乔楠站起来,风宁不为所动的看着他,说:“是为了怒你,让你忽略掉很多的细节,气的你不顾一切想要在我身上愤,比如jj我,比如找人暗杀我,只是我没想到你会亲自动手,你看起来比我想象中的更没用,也更容易被怒。”

  “那风宁,我现在就和你同归于尽好不好?!”

  被入这样一种绝境,乔楠此时已经彻底的失去理智,在猛踢了风宁几脚以后,他又俯身将风宁的脖子掐住,风宁脸上没有任何畏惧的样子,他只是在乔楠刚掐住他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说:“随便你,反正你绑架我的事已经成为事实,你身上要带了一把刀,还有可能。只是现在…”

  风宁看着厂房外面那片阴郁的天空,说:“你应该是来不及了。”

  身后是悉悉索索的声音,但此时乔楠什么都听不见了,他看着一张脸涨得通红,眼泪开始从他眼中涌出来的风宁,只恨不得自己从来也没认识过这个人。

  这个最被他看不起的人,步步为营,机关算尽,为的不过是给他那两个他甚至没见过面,只听说很没用的养父母报仇!

  风宁在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带的警察已经鱼贯而入。

  跟在风宁身后保护他的人已经给那些警察说的很清楚,风宁有一笔巨额财产,乔楠因为走投无路想要绑架他得到那笔钱,风宁很早以前就预感到乔楠会对他做出这样的事,因此雇了他们跟在身边,只是风宁是守法的好公民,所以才会想着要将这件事全权交给警方处理。

  警局里很多人都在网上看见过乔氏出事的新闻,原本想着乔楠那样的人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或者他们有什么误会,身为乔楠侄子的风宁因为年纪太小有些草木皆兵,只是等他们赶到那里时,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场景。

  乔楠死掐着风宁的脖子,风宁快要窒息,不管那些警察拉也好吼也罢,乔楠都不听,似乎是抱了一种要杀死风宁的决心。

  最终是其中的一个警察单手劈昏了状若癫狂的乔楠,众人才将风宁手忙脚的抢救了出来。

  风宁趴在地上猛咳了一阵才终于得以口气,他看着昏中被人拷上手铐的乔楠,心里默然的想,乔楠这次蓄意杀人的指控估计是避不开了。

  想着他即将面临的牢狱之灾,风宁在别人的搀扶中站起来,想他和乔楠之间的恩怨,到现在终于算是彻底结束。

  去医院里验伤,又去警察局做笔录的时候,风宁看见了陆晚。

  陆晚看着他一脸的失望,说:“风宁,从我们认识那天开始,你其实一次都没有信任过我,也没想过要依赖过我一次对不对?”

  这一天风宁的手机一直没有打通,后来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那头的陌生人问他是谁,陆晚说了句我是他恋人后,那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而后他才干咳了两声,说自己是警察,说风宁今天被人绑架了,如今还在医院验伤。

  陆晚原本想去医院找风宁,但那个警察说他们差不多要回来了,陆晚又只能来这里等他。

  那个拿了风宁手机的警察说的很清楚,风宁早就预料到乔楠会做出这样的事,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同自己借了很多次的钱,而风宁拒绝了几次无果,后来又因为他被乔楠口头威胁,他迫于无奈才找了人跟在他身后保证他的安全。

  联系到这几天风宁一直不开车,还有这些事风宁之前一次都没有同自己说过,陆晚脸上的神情就变得有些冷清。

  别人不知道风宁的性格,也会相信他说的那些话,但实际上,陆晚知道当年是乔楠害死了风宁的养父母,还有他以为风宁已经放下的仇恨,其实一次都没有从风宁脑袋里消失过。

  这样也就罢了,最可恨的是他什么事都不告诉自己,想到他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为乔楠设下这样一个圈套,陆晚不由得捏紧了自己的手。

  似乎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逐渐的认识到,风宁其实一次都没有信任过他。

  这样的话,他和一般人又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陆晚冷笑,想自己还自称为是他的恋人,还真是有够可笑的。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年底工作太忙,还有,二十号我要陪爸妈出去旅游,一个星期,所以我会在这两天把两文的结局全写出来,免得你们等太久,明天也会有这么长的一章,而后的番外只能在我回来之后写了。

  开始因为开坑造成文章质量下滑,所以我真的很对不起。

  二十号要发的新文是酝酿了很久,修改了很多次的文,重生,对不起,虽然答应我几个读者不写重生,但不写重生没人看,所以你们忍耐一下,数据太差真没有写下去的情。

  除此之外,那文差不多十万存稿,不会再出现断更,我会重拾我之前坚持更的好传统。

  还有,再一次谢谢看过我文,留言,订阅的所有小盆友,留言的我都记住了你们的名字,那天我也在专栏里写了,如果你们弃文,仅仅是因为我写的不好,我会不断进步,他我们江湖中再见,最后,真的太谢谢你们了。

  鞠躬! Www.N6Xs.COm
上一章   重生之好人难为   下一章 ( → )
李存葆中短篇权延赤中短篇严歌苓短篇小李碧华短篇小茨威格短篇小丁玲中短篇作朱天文中短篇梅里美短篇小周洁茹随笔苏青散文
免费小说《重生之好人难为》是一本完本重生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之好人难为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重生之好人难为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重生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