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仁贵征东 第二十回 盖苏文大败归建都 何宗宪袍幅冒功劳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薛仁贵征东  作者:如莲居士 书号:165 更新时间:2012-10-17 
第二十回 盖苏文大败归建都 何宗宪袍幅冒功劳
  诗曰:

  荷花开放池中,映得清溪一派红。

  只恨狂风吹得早,凤凰飞处走青龙。

  那仁贵心中大悦,说:“蒙大老爷屡次施恩相救,小人将何图报?”连忙落白袍,与何宗宪换转。两件白袍,花相同,宗宪穿了仁贵无襟白袍,薛仁贵反穿了宗宪新白袍。薛礼竟回前营内,不必表他。

  单讲张士贵思想冒功,领了何宗宪,将薛万彻尸骨离却营盘,来到凤凰山上,进入御营,俯伏尘埃,说:“陛下龙驾在上,巨奉我主旨意,救驾来迟,臣该万死。驸马踹营讨救,前心受了箭,到汗马城中开读了诏书,就打箭身亡。臣因救兵急促,无处埋葬,烧化尸骸,今将驸马白骨,带在包中,请陛下龙目亲观。”朝廷听见此言,龙目下泪,说:“寡人不是,害我王儿性命了。”尉迟恭就开言叫声:“张环,驸马性命乃间判定,死活也不必说了。本帅问你,方才山脚下追盖苏文这穿白小将,是应梦贤臣薛仁贵,如今在着何处?快叫他上山来。”士贵道:“元帅又来了,若末将招得应梦贤臣,在中原就送来京定笃了,为何将他隐埋没在营内?方才追赶盖苏文,杀退番兵者,是狗婿何宗宪,那里有什么薛仁贵。”敬德大喝道:“你还要强辩么!本帅因无认,故亲自将他白袍襟幅扯一块在此,已作凭据,你唤何宗宪进来,配得着也不必说了,配不着看刀伺侯。”张环应道:“是,”朝廷降旨,宣进何宗宪,俯伏御营。张环道:“元帅喏,可就是这无襟白袍,拿出来对对看。”尉迟恭把这块袍幅与宗宪身上白袍一配,果然毫无阔狭,花朵一般。尉迟恭大惊,他那里知道内中曲折之事,反肚疑心,自道:“嗳,岂有此理。”张环说:“元帅,如何,是狗婿何宗宪么?”敬德大怒说:“今纵不来查究,待后班师,自有对证之法。”忙将功劳簿打了一条杠子,乃凤凰山救驾,是一大功劳。朝廷说:“卿家就此回汗马城保守要紧,寡人明就下山了。”张士贵口称领旨,带了宗宪下凤凰山。一声传令,拔寨起程,原回汗马城,我且慢表。

  单讲天子回驾,降旨把人马统下山来,凄凄惨惨回风凰城中,安下御营。

  朝廷见两旁少了数家开国功臣,常常下泪,忧愁,军师与元帅每每劝解。

  忽这一天,蓝旗军士报进营来,说:“启上万岁爷,营外来了鲁国公程老千岁,已到。”朝廷听见程咬金到了,添上笑容,说:“降旨快宣进来见驾。”

  外边一声传旨,召进程知节,俯伏尘埃,说:“陛下龙驾在上,臣程咬金朝见,愿我王万岁、万万岁!恕不保驾之罪。”朝廷说:“王兄平身。这几时没有王兄在营,清静不过,如今王兄一到,寡人之幸。不知你从水路、旱路来的?”咬金说:“陛下,不要讲起。若行水路,前就同来了,何必等到今?乃行旱路,同了尉迟元帅两位令郎,蹈山过岭,沿海边关受许多猿啼虎啸之惊,冒许多风沙雨之苦,才得到凤凰城见陛下。”朝廷说:“还有御侄在营外,快宣进来。”内侍领旨传宣。尉迟宝林、尉迟宝庆来到御营朝见陛下,见过军师,父子相见,问安家事已毕,宝林就是前梅氏所生,宝庆是白赛花滴血,家中还有黑金锭亲生尉迟号怀,年纪尚幼,因此不来出阵。

  天子又问程王兄:“中原秦王兄病恙怎么样了,还是好歹如何?”咬金说;“陛下若讲秦哥病势,愈加沉重,昼夜昏不醒,臣起身时就在那里发晕,想必这两天多死少生了。”天子嗟叹连声。程咬金见礼军师大人,回身叫道:“尉迟老元帅,掌兵权,征东辽,辛苦不过了。”敬德说:“老千岁说那里话,某家在这里安然清静,空闲无事,有何辛苦?”咬金又往两边一看,不见了数位公爷,心中吃惊。开言说:“陛下,马、段、殷、刘四老将军,并同众家兄弟那里去了?”朝廷听见,泪如雨下。说:“总是寡人万分差处,不必说了。”知节急问:“陛下,到底他们是怎么样?”天子忙把马三保探凤凰山死去,一直讲到盖苏文用飞刀连伤总兵二十余员,吓得程咬金魂不附体,放声大哭。骂道:“黑炭团,你罪在不赦!我哥秦叔宝为了一生一世元帅,未尝有伤一卒,你才做元帅,就伤了我众家兄弟,你好好把众兄弟赔我,万事全休,不然我剥你皮下来偿还他们性命。”朝廷道:“程王兄,你休要错怪了人,这多是寡人不是,与尉迟王兄什么相干。”咬金下泪道:“万岁一国之主,到处游玩,自然众臣保驾。你掌了兵权,自然将机就计,开得兵,调兵遣将;开不得兵,就不该点将下去了。怎么一内把老少将官,多送尽了。”朝廷道:“也不必埋怨,生死乃间判定,休再多言。过来,降旨摆宴,与程王兄同尉迟王兄相和。”内侍领旨,光禄寺在后营设宴,摆定御营盘内,两人谢恩坐下,饮过三杯,尉迟恭开言叫声:“程老千岁,某有一件稀奇之事,再详解不出,你可有这本事详得出么?”程咬金道:“凭你什么疑难事说来,无有详解不出。”敬德说:“老千岁,可记得前年扫北班师,陛下曾得一梦,梦见穿白将薛仁贵保驾征东,老千岁你也尽知的。到今朝般般应梦,偏偏这应梦贤臣还未曾见,你道是何缘故?”程咬金说:“没有应梦贤臣,如何破关得能快?倘或在张士贵营中也未可知。”敬德道:“他说从来没有应梦贤臣薛仁贵,只得女婿何宗宪,穿白用戟。”咬金说:“老黑,既是他说女婿何宗宪,也不必细问了,谅他决不敢哄骗。”敬德道:“老千岁,你才到,不知其细,内中事有可疑。若说何宗宪,谁人不知,他本事平常,扫北尚不出阵,征东为什么一时骁勇起来?攻关破城,尽不在一二内,势如破竹。本帅想起来薛仁贵是有的,张环计多端,埋没了薛仁贵,把何宗宪顶头,在驾前冒功。”咬金道:“你曾见过薛仁贵么?”敬德道:“见是见过两遭,只是看不清楚。第一遭本帅被番兵擒去,囚在囚车,见一穿白将,杀退番兵,夺落囚车,见了本帅,飞跑而去,停一回,原是何宗宪。后来在凤凰山脚下追赶盖苏文也是穿白用戟小将,本帅要去拿他,又是一跑,只扯得一块衣襟,原是何宗宪身上穿无襟白袍。我想,既是他,为何见了本帅要跑,此事你可详解得出么?”咬金道:“徐二哥上算得出的,为何不要问他?”敬德说:“我也曾问过军师大人,想受了张环万金之贿,故不肯说明。”程咬金道:“二哥,到底你受了他多少贿?直说那一受他的贿。”

  茂功道:“那里受他什么?”咬金道:“既不受贿,为何不说明白?”茂功道:“果是他女婿何宗宪,叫我也说不出薛仁贵。”咬金道:“嗳,你哄那个老黑,想来必有薛仁贵在张环营内。前年我领旨到各路催趱钱粮,回来路遇一只白额猛虎随后追来,我后生时那惧他,只因年纪有了,恐怕力不能敌,所以叫喊起来,只见山路中跑出一个穿白小将,把虎打出双睛,救我性命。那时我就问他这样本事,何不到龙门县投军?他说二次投军,张环不用。那时我曾赐他金披令箭一支,前去投军。想他定是薛仁贵。”敬德道:“这里头你就该问他名字了。”咬金道:“只因匆忙之间,不曾问名姓,如今着张环身上,要这御赐的金披令箭,薛仁贵就着落了。”尉迟恭道:“不是这等得的,待本帅亲自到汗马城,只说凤凰山救驾有功,因此奉旨来犒赏,不论打旗养马之人,多要亲到面前犒赏御宴,除了姓薛,一个个点将过去。若有姓薛,要看清面貌,做十来天功夫,少不得点着薛仁贵。你道此计如何?”

  咬金说:“好是好的,只是你最喜黄汤,被张环一顷倒鬼,灌得昏不醒,把薛仁贵混过,那时你怎么得知?”敬德道:“一件大事岂可混帐得的,今日本帅当圣驾前戒了酒,前去犒赏。”咬金道:“口说无凭,知道你到汗马城吃酒不吃酒?”敬德道:“是阿,口是作不得证的,陛下快写一块御旨戒牌,带在臣颈内,就不敢吃了。若再饮酒,就算大逆违旨,望陛下以正国法。”

  天子大悦,连忙御笔亲挥“奉旨戒酒”四字,尉迟恭双手接在手中,说:“且慢,待我饮了三杯,带在颈中。”敬德连斟三杯,饮在肚中。将戒酒牌带在颈中,扯开筵席,立在旁首说:“陛下,臣此番去犒赏,不怕应梦贤臣不见。”

  徐茂功笑道:“老元帅,你休要称能,此去再不得见应梦贤臣的。”敬德说:“军师大人,本帅此去,自有个查究,再无不见之理。”茂功说:“与你打个手掌,赌了这颗首级。”敬德说:“果然,大家不许图赖。此去查不出薛仁贵,本帅将首级自刎下来。”茂功道:“当真么?”敬德道:“嗳,君前无戏言,那个与你作耍?”程咬金说:“我为见证,输赢是我动刀。”茂功说道:“好,元帅去查了仁贵来,我将头颅割下与你。”二人搭了手掌,一宵晚话,不必细表。

  到了明清晨,先差家将去报个信息,朝廷降旨,整备酒等类,叫数十家将挑了先走。尉迟恭辞驾,带了两个儿子,离了风凰城,一路下来。先说汗马城张士贵,同了四子一婿,在营欢乐饮酒。忽报进营说:“启上大老爷,快快端正接元帅要紧。今奉旨下来犒赏三军,顷刻相近汗马城来了。”

  张环听见说:“我的儿,想必皇上道救驾有功,故而出旨犒赏我们,去接元帅要紧。”父子翁婿六人,连忙披挂,出了汗马城,果见三骑马下来,远远跪下叫声:“元帅,小将们不知元帅到来,有失远,望帅爷恕罪。”敬德道:“远近接,不来计较。快把十万兵丁花名脚册,献与本帅。”张环说:“请到城中,犒赏起来,自有花名,为何就要。”尉迟恭喝道:“呔!你敢违令,拿下开刀。”士贵吓得魂不附体,连忙说道:“元帅不必动恼,快取花名脚册来便了。”志龙回身到汗马城中,取来与元帅。敬德悦,接来与大儿宝林藏好,说:“此是要紧之物,若不先取,恐被他埋没了仁贵名字。”张士贵心踌疑,接到汗马城中,另是安下帅营一座,元帅进到里面,张环连忙吩咐备宴,与元帅接风。敬德说:“住了,你看我颈中挂的什么牌?”张环说:“原来帅爷奉旨戒酒在此,排接风饭来。”敬德说:“张环,且慢,本帅有话对你讲。”张环应道:“是。”敬德又说:“因朝廷驾困凤凰山,幸喜你等兵将救驾回城,其功非小。故今天子御赐恩宴,着本帅到汗马城犒赏十万兵丁,一个个都要亲赏。皇上犹恐本帅好酒糊涂,埋没一兵一卒,是皆本帅之罪,故我奉旨戒酒。你休将荤酒惑我心,教场中还有令发。若有一句不依,看刀伺候。”张环应道:“是。”敬德吩咐道:“教场中须高搭将台,东首要扎十万兵马的营盘,好待兵丁住在营中听点;西首也要扎十万人马的营盘,不许一卒在内。依本帅之言,前去备完,前来缴令。”

  张环答应,同四子一婿退出帅营。说:“孩儿们,如今为父的性命难保了。”

  四子道:“爹爹,为什么?”张环道:“我儿,你看元帅行作,岂是前来犒赏三军的?这分明来查点应梦贤臣薛仁贵。”张志龙道:“爹爹,不妨事。只要将薛仁贵藏过,他就查不出了。”张环道:“这个断断使不得,九个火头军名姓,现在花名册上,难道只写其名,没有其人的?”志龙说:“爹爹,有了。不如将九人藏在离城三里之遥土港山神庙内。若元帅查点九人名姓,随便众人们混过,或者兵马内走转当了火头军,也使得的。”张环道:“我儿言之有理。”先到教场中传令,安扎营盘已毕,天色晚暗。

  当张士贵亲往前营中来,薛仁贵忙接道:“不知大老爷到此有何吩咐?”张环道:“薛礼,我为你九人,心挂两头,时刻当心。不想元帅奉旨下来犒赏三军,倘有出头面,那时九条性命就难以保全,故我大老爷前来求你,这那离城三里之遥,有座土港山神庙,到也无人行走,你等九人作速今夜就去,躲在庙中,酒饭我暗中差人送来。待犒赏完时,即当差人唤你。”

  薛仁贵应道:“多谢大老爷。”说罢,连忙同了八名火头军,静悄悄出了前营,竟往土港山神庙中躲过,我且慢去表他。

  单说到尉迟恭吩咐二子,明早早往教场。二子答应:“是。”来,张环父子全身披挂,先在教场中整备酒,少刻元帅父子来到教场,上了将台,排开公案,传令十万人马,安住东首营中,又吩咐尉迟宝林:“你将兵器在手,站住西首营盘。为父点过来,你放他进营,若有兵卒进了营,从复回出来,即将挑死。”宝林应道:“是。”就立在西营。尉迟恭叫声:“先锋张环,你在东营须要小心,本帅点一人,走出一人,点一双走出一双,若然糊涂混杂,不遵本帅之令,点一人走一双,点二人走出一个,皆张环之罪。”

  张士贵一声:“得令。”听元帅令严,心中急得心惊胆战,低低说道:“我儿,为今之计怎样?我为父只道也没有严令发下来,所以要随便混转来,当了九个火头军。如今他这样发令严明,那个当火头军好?”四子应道说:“便是。”不表旁首张家父子心中设法,要说到台上尉迟元帅,先把中营花名册展开,叫次子宝庆看明,叫点某人:“有。”走出东营,要到将台前领赏。

  元帅从上身认到下身,看了一遍,才叫张环赏酒回西营去。宝林又点薛元,应道:“有。”走到台前,元帅听得姓薛,分外仔细观看,见他穿皂黑战袄,明知不是,赏了酒,回西营去了。每常犒赏十万人马,不消一,快得紧的,如今有心查点仁贵,一个个慢慢犒赏,眼活费心,虽托长子端在西营看守,还当元帅用心,眼光在两旁,恐兵卒混杂,点得到不上头二百名,天色昏暗,尉迟恭父子用过夜膳,同张环父子共安下营寨,家将四面看守,不许东西兵卒来往。一到明清晨,元帅升坐将台,重使宝林到西营,点昨几名,今原是几名不差。然后再点兵卒,才想到了这三天把前营军名册展开,一个个点到月字号内来了,这番张环父子在下面如土色,分拆心肝,浑身冷汗。说:“我儿,如今要点火头军了,将何人替点?为父命在顷刻,你们可有计策。”志龙叫声:“爹爹,闻得元帅好酒的,如今奉旨在此,勉强戒酒,那里耐得住的?今又是个南风,不免将上好酒放在缸中,冲来冲去,台上自然酒香,看元帅怎生模样,然后见机而作。”张环道:“到也使得。”就吩咐家将,缸中犒赏的酒,倒来倒去。尉迟恭在将台上,劈面的大南风,果然这个美酿香气直透,引得尉迟恭喉中酥,眼珠到不看了点将旁首,看他把酒倒东过西,若没有:戒酒牌悬在颈中,定然取酒入喉咙。

  毕竟尉迟恭不知如何饮酒,且看下回分解。wwW.n6Xs.coM
上一章   薛仁贵征东   下一章 ( → )
免费小说《薛仁贵征东》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薛仁贵征东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薛仁贵征东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