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独宠无二 58、不知道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重生——独宠无二  作者:十方花叶 书号:43180 更新时间:2017-10-21 
58、不知道
  “还没有消息回来?”

  “废物!抓不到就不要留活口,我要让那个女人快点消失!”

  奥布里端着吃的东西,进门听到的就是陶德不知道在跟谁讲电话。听到最后,把手中的吃食往桌子上一放,伸手就去拉陶德。

  “你在跟谁讲电话!?”

  陶德被一拉之下惊了一瞬,见到来人是奥布里,又对着那边代了一句。

  “我一定要听到好消息!就这样。”

  “你来干吗?”

  不理会陶德想转移话题,奥布里抓的陶德的胳膊都开始疼了起来。

  “你要杀的是谁?是不是小姐?是不是!?”

  “小姐小姐小姐!你就知道小姐!是不是一听到女人你想到的就是你的小姐!”

  本来陶德的脸色还有点尴尬,在听到奥布里嘴里的人,也疯了。

  “这么说,你真的找人去杀她?”

  奥布里吃惊的瞪大眼睛,脸上表情说不出是难过还是什么,太复杂,陶德只看的心惊。

  “对,我是找人去杀她,我就是要她死!”

  陶德脑袋里哄哄的,一怒之下干脆承认了。

  奥布里怒视陶德,也不跟他再说,转身就走。

  “你去哪?说不定她已经死了!你就算去救她,她眼里也没有你!没有没有!为什么你就不明白!”

  这次换陶德抓住奥布里,嘶吼着不让他走。

  奥布里慢慢挣开他的胳膊,情绪冷静下来。面对着有点歇斯底里的陶德,平静开口。

  “哥。”

  听到奥布里的称呼,陶德脸上的怒火由呆楞逐渐变的悲戚。那模样无论谁看了都会觉得可怜,根本一点平的可恶阴冷都不见。

  “哥,够了,不要在继续下去了,好吗?”

  陶德松开奥布里的胳膊,双手抱住脑袋,显得很痛苦。

  “已经停不了了,根本停不了了。”

  奥布里那死灰一般的眼睛终于起了涟漪,可很快就又不见。

  “你想就可以。”

  “不可以,你明知道不可以!从我爱上你那天起就不可以了!我害死了我们的父亲母亲,我害得家族沦为别人的奴隶!都是我的错,要我怎么回头!如果回头,你会死的…”

  这还是陶德头一次承认自己的作为作所,第一回说出他心里最怕的事。他怕的不是自己会怎样,他怕他爱的人会死,他怕他的亲弟弟也会因为自己而被害死。

  许是陶德的话勾起了奥布里的痛苦回忆,湛蓝色的瞳孔不见清澈,都是黑暗的影子。

  “说到底都是我的错,如果没有我,这一切都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是我,我就是个畜生!爱上了自己的亲弟弟,又由着那恶心的*做了一件又一件错事。可是奥布里,我们回不了头了。等我做完这一切,等他们放松警惕,你就走,你就走的远远的。”

  “然后呢,你要用自己的死来赎罪?”

  陶德面苦笑,还是第一次跟奥布里主动保持了距离。不再想靠近,甚至连同一片的空气都不想一起呼吸。他早就受够了,也早就崩溃了。

  “要不然呢,你是不会原谅我的,我一直都知道。我没的选择,也不想选择了。”

  陶德说的对,即使奥布里觉得他再可怜,也不会原谅他了,更别说再生活在一起。可是真见他死,奥布里还是不忍心。

  “哥,小姐对我来说是特别的,而且你要是杀了她,尔特家的人也不会放过你,你救救她好不好?”

  要是在平的时候奥布里可以说根本不担心,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他是了解这沙漠的环境的,也知道秦一一他们带走的仅仅是两辆车和一些不多的武器。想来是陶德也知道这些,所以才没有马上回国,而是留在了这里,并且就近派了人去杀秦一一。

  要是在这大漠中找人不容易,可在他们走后没多久陶德就命人出发尾随了,总归还是会追的上的。

  陶德想杀了秦一一,的确是因为嫉妒。本来他就因为这段忌的感情而痛苦,得不到奥布里也就算了,偏偏还遇到了奥布里至今都还心心念念的小姐。

  他一直都记得,小时候还像天使一般的奥布里每次提到秦一一的时候那眼里放光的神情,那泛着粉红的羞涩。他当时有多嫉妒,就有多痛心,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想杀秦一一了。

  以前的他根本不是对手,现在做为他主子的尔特家却可以并且也有了这个意向。可明明是敌人,他就不明白那个秦一一到底有什么好,让所有人都痴于她,也让他最后的希望瞬间破灭。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他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如今时隔这么多年奥布里重新叫他哥,却还是为了这个女人求情。

  “呵呵,这就是命运吗?真苦啊。”

  陶德自言自语了两句,早在他想杀秦一一的时候他就不怕尔特家报复,反正他迟早是要死的,并且还想带着奥布里一起死,想着死了也许就能在一起了。

  不过现在他突然改变注意了,他要奥布里好好活下去。在没有他的地方,奥布里也许会回到以前那单纯的快乐的时候,也许吧…

  “好,我们现在就走。”

  他派的人出发以后就联络不上了,不过他至少知道大概的方位。而且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秦一一原本定下的目的地。往回走的话,应该很快就会跟他们碰上的。

  奥布里眼里终于出感激,不知道是因为秦一一,还是他也根本不希望陶德死。

  可秦一一他们的轨道,在与陶德的车子马上相遇的时候却遇上了那群强盗,后面跟着他们的人,自然的也就跟到那个村子去了。所以在陶德他们终于找到秦一一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过这算是不幸吗?也许不是。秦一一还是要感谢那让她偏离了原定轨道的强盗们的,不仅仅因为他们最后帮助了自己逃跑。而是因为连陶德都不知道,在秦一一要去的那个地方,早就被人布下了更大的天罗地网,去了那里,才是真正的死期!

  此时秦一一身后跟着的那帮人也看到了隐约出来的房子,不过只以为秦一一他们是穷途末路了,反倒追的不那么紧了。

  “慢慢开,现在看他们还往哪跑。”

  “哈哈哈!”

  身后人嚣张的大笑秦一一他们当然都听得到,不过现在可勾不起什么怒火,反倒跟着冷笑起来。

  离远了看还以为是个村庄,近了近了才知道原来是个废弃的城墙。不知道是不是风沙被吹跑的关系,出一截一截的断壁,不过用来躲藏是足够了。

  “在这里很多这种古城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没有什么研究价值,所以也没人清理。”

  士兵应该是已经适应了这种逃命的节奏,等众人下了骆驼,他倒是还空给解释了一下。

  秦一一拍拍带着他们跑了大半宿的骆驼,见那些骆驼被强制停下来以后就再也爬不起来。大大的脑袋放在前肢上,铜铃般的大眼睛着泪,好像知道了自己的死期将近。

  没有能力救活它们,秦一一他们对于这几头同生共死过的动物也产生了点怜悯。

  月梅舞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分别喂了三头骆驼。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帮不帮的了我就不知道了。”

  “走吧。”

  秦一一觉得很累,非常的累,特别是看到身边的人这狼狈的模样,有片刻迷茫自己这条路到底走的对不对。

  按照她的条件,完全可以遵循孟世宸和秦老爷子以前的想法,舒舒服服的过公主般的日子。每天除了喝茶聊天就是逛街买衣服,然后或许收拾收拾找茬的小炮灰,再来跟孟世宸撒个娇任个性,甜蜜羡人。

  何苦像现在一样,每天东奔西走搞的灰头土脸,甚至还有生命危险的如此狼狈,时刻在跟人斗心计耍计谋。最重要的是这种生活还根本没有人理解,都只认为她是仗着身后有点权势就眼比天高的瞎胡闹。

  是啊,到底是为了什么?秦家已经安稳了,兰瑞斯特家也没了后顾之忧,撒邦那里完全可以交给秦绝他们去做。自己这样,有意义吗…

  “宝宝,累了吗?”

  那帮人在后面开的慢慢悠悠,想像猫玩老鼠一般的逗他们,所以秦一一他们已经在墙后呆了一阵,却依旧不见他们过来。

  孟世宸见秦一一已经发了会儿呆,那双一直深邃璀璨的眼眸也灰暗了不少。心里担心,大手帮她打理凌乱的头发,柔声问。

  “没有。”

  缓慢的眨着眼睛,声音里的活力和自信都少了许多。

  见她不想说话,孟世宸也不强求,一直轻缓的顺着她的秀发,无形中的给予秦一一关心和安抚。

  “这地方不大,找吧。他们的骆驼已经废的差不多了,再也跑不了了。”

  “妈的,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等让我找到了,非好好收拾收拾那帮人不可!”

  “对,不能轻易死他们,怎么也要折磨一番!”

  声音就在离他们不远处,可再也引不起秦一一这群人的一丝紧张,甚至月梅舞还悠闲的帮三位重伤病人开始治病。

  “你下手也太狠了,断的够彻底的。疼吗?忍着点。”

  伤由西医的修来处理,月梅舞轻轻摆着秦双的肩膀,嘴里虽然埋怨,但眼底的担心和心疼可不做假。

  这几人每天混在一起,又是真正的忠心于秦一一两人。所以对他们来说,对方不仅仅是朋友更是兄弟姐妹。只不过这些人都不是善于表达的人,不说而已。这次出了事,倒是把大家心底的感情都挖了出来,让互相之间的心紧紧贴在一起。

  “放心,这点疼,小事。”

  秦双头一次没有跟月梅舞顶嘴,而是安慰了一句。

  “嗯,吃了吧,止疼效果很好的。”

  这俩人连说话声音都没小,该怎么样就怎样。在这寂静的环境中,不被人听到就怪了。

  “老大,有女人!”

  “有女人?那一会儿抓到了老子一定要玩死她们不可!”

  紧接着的语响起,让除了秦一一以外的所有人眼里寒气直降冰点,特别是孟世宸。

  “我去处理掉他们。”

  修帮秦绝和月华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拿起手边的就要出去。

  他的胳膊只是臼,刚刚月梅舞上骆驼的时候就已经帮他接好了。虽然他的身手在这群人中是最差的,但对付这帮小虾米,应该麻烦不大。

  秦一一这时却看向修,那双眼眸蒙着浓浓的雾气一般,更是阻止人窥探她的内心。

  “月梅舞有麻醉药,给秦绝和月华把子弹取出来。”

  “可这里的环境,加上工具不全,我怕他们会破伤风,到时候就麻烦了。”

  “没事,我药足够,特别是这些疗伤的,不会让他们有什么并发症出现的。”

  月梅舞说罢就跟变魔术一般拿出一堆瓶瓶罐罐,而秦绝也平静道。

  “麻药就不用了,直接取出来吧。”

  子弹在身体里呆的时间长了更是不好,至于麻药,他怕一会儿秦一一有用得到他的地方,所以不能用,而月华也是这个态度。

  “这样你能扛得住吗?”

  “没事。”

  这样都没事?这帮人不是一向都是奢华和享受的代名词吗?修惑了。

  关键是秦一一平的作风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而且就算是圣伦度的野外训练也是有保障的,真正遇到危险和受伤的几率还是很小。

  哪里能想得到,这点事对这群人来说真的是小事,就连秦一一平训练的时候都要求最真最实,要不是孟世宸不舍得,她应该也跟秦绝秦双一样,把受伤当玩一样。

  “我去!妈的,我非要宰了这帮畜生才解恨!”

  自己这帮人竟然被的这么狼狈,再加上那污言秽语,秦双早就气地杀意滔天了。她一双手虽然慢点,不过对付他们还是绰绰有余。

  “不用,我来。”

  “我来。”

  秦一一和孟世宸同时出口,还真让众人惊了一下。看来少爷小姐可真是生气了,这帮人,但愿你们能死的痛快一点。

  孟世宸说出口的话那是连盖文都不容置疑的,而秦一一现在的状态又不太对,他们更是不敢反驳。

  众人只以为秦一一是累了,根本就没人猜到秦一一居然会因为这件事对自己产生了质疑和迷茫。

  把匕首别在袖子里,拿起狙击,起身找了个位置就开始瞄准。而孟世宸也很有默契的,身影一晃消失不见。

  没听到声,但那帮人呼痛的声音却此起彼伏的响起。

  秦一一击的频率极快,眨眼之间就有几个人双手皆被断。跟秦双他们估计的一样,秦一一没有直接要他们的命,而是慢慢的折磨他们。

  “妈的,他们偷袭!赶紧躲起来!”

  这片城墙的范围很广,并且就连一些破败的房屋都有。不过他们这群人目测最少有五十多个,一时之间根本没办法都躲个干净。秦一一就是利用这点时间差,瞬间就是十数人捂着手鬼哭狼嚎。

  他们不是没有击,但是慌乱之下也不得章法。陶德找的也仅仅是能打架的小混混级别,猜不到秦一一他们的具体位置,就造成了现在单方面被打的局面。

  等秦一一解决了接近二十人,这帮人才全部都躲了起来让她没办法瞄准。

  收起,拿起匕首,秦一一身法好像比孟世宸还要快。

  即使躲起来也没有改变这些人的命运,不断的哀嚎声响起,为这黎明之前的黑暗笼罩了一层更为恐怖的气息。

  手起刀落,秦一一孟世宸形如鬼魅,总是在他们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割断了他们的手筋。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降临的死神才更加挑战人的心里极限,让这群刚刚还想耍秦一一他们的人一下子就崩溃了。

  也不管什么躲不躲了,全部不顾反抗的开始胡乱的跑起来。

  突然出现的女子,长至间的黑发,蒙着浓雾一般的可怕眸子,那张绝美的脸上不带表情。

  忽如而至的男子,纯白色的衣衫,墨眸子却闪着点点紫光极为瘆人,那张美的不似真人的脸上是森寒嗜血。

  他们不是怀疑,根本就是肯定这两个绝对不是人了。哪有人长成这幅模样的,哪又有人可以瞬间消失不见的。

  “鬼啊!救命!”

  修帮秦绝取子弹的手都差点抖一下,秦一一和孟世宸到底做了什么,怎么这群人叫的那么凄厉?

  “喂,你小心一点啊!”秦双大喊,唤回了修的心神,又开始全神贯注的帮秦绝动手术。

  秦绝身上的伤口只有一处,就是在右偏上。而月华身上有两处,一处小腿,一处有严重撕裂的在肩膀。

  还好月梅舞的药真的很神奇,撒上去不过一会就可以止血,要不然修还真是不敢动这个手。

  在太阳终于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秦一一的匕首早已血滴不断。

  五十六名男人,手筋全被割断,而他们的双腿也都被孟世宸踢碎。这种大劳动量本来秦一一是坚持不下来的,但今天心里一直有股不得发的情绪支撑着她,让她只能靠着面前的鲜血来洗刷自己的烦躁。

  也许,秦一一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从以前晕血的小女孩,变成了现在嗜血的大变态。

  此时这片城墙的空地上躺了四肢都不能动的残废,因为最后以为聚在一起才有活路,倒是省了秦一一和孟世宸到处找他们的时间,所以才堆到了一起。

  “魔,魔鬼!你们都是魔鬼!”

  秦一一和孟世宸手段残忍,让没有疼晕过去的人见到两人的一起出现的时候,都不由害怕的大喊大叫起来。

  “咔嚓”

  呼声最高的那人被孟世宸一脚踩碎了下巴,其余的人不仅仅没有吓到不敢出声,反而真的疯了似的嘶吼,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发他们心中的惊恐绝望。

  秦绝他们的手术动完了,没出现意外。而且手术过程中两人连吭都没吭声,表情也没变过,就像割的是别人的一样。

  身为男人,最容易被这种汉子行为所感动,所以修现在对两人那是推崇至极。本来只是易关系,经过这一次的生死相随,倒是真的放了心进去。

  修有身为医者最大的特点,就是冷静,冷静到面对死亡也面不改。这种人要么不动心,要动情那就是实心实意。于是在秦一一的队伍里,又增加了一位医术鬼才的忠心将士。

  秦一一突然蹲在地上看着倒了一地的人,眼里雾气更重,蒙的连身影都飘渺起来。

  孟世宸即使早就知道她不对,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再强加给她一些意见,就怕一个触点不对让本就感爱钻牛角尖的秦一一彻底了心绪。

  没有把她抱起来,而是坐在她的身后环住她。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过秦一一紧握的匕首扔掉,另一只手不断顺着她的头发。

  看着面前躺了一地不似尸体更盛尸体的人,秦一一心里那股气没发出来,反而堆积的更多。

  我这是在做什么?这就是我想要的?

  忽的汽车驶来的声音,秦绝几人动作飞快的挡在还在发呆的秦一一和只顾着安慰她的孟世宸的前面。

  “小姐!小姐!”

  “秦双!秦双!”

  第一个声音耳,第二个声音那就是熟悉了。放松了随时准备再作战的紧绷身体,没一会儿就见到奥布里和陶德,还有走在两人身旁的雷哲,身后还跟着几个手下。

  奥布里怕应付不过来,正好雷哲也在他们所在的城镇,所以就通知了他。

  而雷哲知道了消息当时都快疯了,要不是奥布里拉着再加上时间来不及,他真的会打死陶德而不是仅仅让他像个熊猫。

  见到地的人,陶德先是不可思议的长大嘴巴,后来干脆释然又绝望。

  而奥布里和雷哲见到虽然狼狈但依旧精神的几人,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太好了,小姐你没事!”

  奥布里跑到秦一一的身前激动的大喊一声,雷哲也是盯着秦双看了又看。

  “好累,想睡觉。”

  在这场面哄哄的时候,一个空灵到泛白的声音无力的轻轻响起,却盖过了所有的嘈杂。

  “哥哥带你去睡觉。”

  孟世宸一把抱起秦一一,秦一一蜷缩在他的怀里,安静的闭着眼睛。 wWW.n6xS.coM
上一章   重生——独宠无二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独宠无二》是一本完本重生小说,完结小说重生——独宠无二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重生——独宠无二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重生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