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独宠无二 61、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重生——独宠无二  作者:十方花叶 书号:43180 更新时间:2017-10-21 
61、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去那边挖,挖深一点。”

  塔莎指挥着和海王一起带过来的手下拿着工具开始挖掘,可是挖的地方却不是雷哲被掩埋的那个方向。

  海王觉得有点奇怪了,就算喜欢孟世宸,也不至于连他的手下都要管吧。更何况那手下还是她讨厌的秦一一的,怎么都想不通。

  秦一一本身就处于挫折以后的低落期,现在经过秦双的这件事,心里孟世宸还没安慰下去的内疚开始成倍的增长。

  其实说到底,秦一一上辈子挫折虽多都是小事,而这辈子的起点太高了,根本就是没遇到过不能处理的事情。这一下,就觉得有点受不了了。

  不过人本身就是要一点点长大,孟世宸再舍不得秦一一不高兴也好,挫折这种事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他能做的只是在事后抚慰秦一一。

  “宝宝,这不是你的错。”

  秦一一埋在孟世宸怀里也不抬头,也不出声。

  她对雷哲虽然没什么感情,可对秦双深啊。这一次,对她的打击也是不小的。秦一一的个性,最看不得身边的人不高兴。

  “宝宝,每个人的行为都是要自己负责的,不能由你来为他们承担后果。”

  孟世宸这话说的虽然在这种环境下显得有点残忍,但也是不折不扣的现实。

  “秦双怎么办?”

  秦一一现在根本听不进去孟世宸劝解的话,脑子里哄哄的都是秦双的哭声。

  “她会坚强起来的,就像宝宝一样,是不是?”

  “哥哥,我们有工具吗?万一雷哲没死呢,挖开好不好?”

  秦一一心里也是不想放弃的,她这么一个完美主义者,怎么能忍受人生有任何的不完美。就连身边人的人生,她也希望是完美无缺的。

  “好。”

  秦一一这么一说,秦绝他们才反应过来,不管手里是什么,就开始跟着秦双一起挖。

  不怪他们比塔莎想到的晚,是因为互相之间感情太深,所以才不能那么冷静。就算他们平看起来再冷血再遇事不惊,其实放到身边人的身上,各个都是感情用事的人。

  “雷哲!大混蛋,大混蛋!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秦双嘴里骂着,可那双手都已经伤到见骨了也没有停止的意思。

  “用这个吧。”

  月梅舞递给秦双一把刀,这个时候哪敢不让她挖,可见她那样又心疼,除了递上工具还能做些什么呢。

  众人都知道不见到雷哲的尸体秦双不会死心,可见到了他的尸体,秦双怕是又要承受一次打击。

  秦一一也坚持从孟世宸的身上下来帮秦双挖,而孟世宸也同样在她身边陪着她。

  塔莎见到这几人的举动,眼神闪了闪。

  “感情真是好,是吗?”

  海王心底最深处也是羡慕的,这种关系证明他们已经不是主子下人,而是朋友,亲人。人都说人生得一知己足以,秦一一他们却有这么多。

  “是。”

  听到塔莎的回答,海王也不知道自己要跟她说什么,两人就站在那看着这些人挖掘。

  “雷哲!大骗子!不是说要娶我吗?不是说要带着我一起死吗?大骗子!大骗子!”

  “我怎么骗你了?”

  一个略显虚弱的声音从不远处几人的身后传来,让所有人都惊的猛地回头看去。可秦双却颤抖着身体,双手依旧没有停止,也不回头。

  在众人的注视中,那人一瘸一拐的走向秦双,在见到她那惨不忍睹的双手时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上前温柔的把秦双抱住。

  “老天对我真不错,我就说我最近运气太好了。”

  秦双生怕这是因为她悲伤过度产生的幻觉,也不敢停,不敢看。

  “就那么恨我?连看都不看啦?”

  “…”“我错了,快看看我吧,我好想你。”

  “啊呜呜,你这个大混蛋!”

  秦双终于回头,看见灰头土脸毫无形象可言的雷哲时,却觉得他是从未有过的帅。如果说刚刚是哭的嘶吼绝望,现在就是哭的委屈喜悦,听得雷哲一个大男人也跟着掉眼泪。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混蛋,呜呜呜,骗我…”

  “嗯嗯,我混蛋,我大骗子,别哭了。”

  “我不,我就哭,哭死给你看!呜呜!”

  “好好好,哭可以,别死。别再离开我了,这感觉太难受了。”

  “呜呜呜…”

  两人抱在一块儿哭,旁人却没一个笑话的。如果他们能有这种失而复得的幸运,怕是哭的也更凄惨。

  秦一一见到这居然是真的,一股坐在了地上,觉得浑身虚松了口气。

  孟世宸赶紧抱她起来,跟雷哲现在做的事情一样,轻声哄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他在哪?”

  海王今天的惊讶实在是太多,原以为塔莎干的是不相干的事,可偏偏真的是她的人救出的雷哲。

  “找人的时候看到的。”

  原来是离出口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房间,塔莎找他们的时候正好进去过。出来的时候一想那房间的结构应该不至于像没有房梁支撑的通道那么容易坍塌,所以就让人挖挖试试。

  不过当时雷哲的情况她也见了,根本就是卡在那里动不了。这希望简直渺小到忽略不计,她也就没说。却没想到,真的还就救了雷哲一命。

  等秦双哭够了,就开始问雷哲怎么回事,旁人也觉得很不可思议,都竖起耳朵听着。

  “其实是陶德救了我。”

  雷哲这一说,奥布里的双眼一下子出极亮的光芒。刚刚雷哲出来,他就抱着陶德说不定也会出来的幻想,现在听雷哲这么一说,就更是激动了。

  “他在哪?跟你一起上来了吗?我怎么没看到。”

  奥布里四处张望,雷哲面色有点为难,可还是说了。

  “他死了。把我救出来,就自杀了。”

  奥布里身子一晃,不愿相信。

  “当时我卡在通道里,他正好在我的身后,就把那石板搬开了。又把我带到了旁边的石室里,代了一些事情,就…”

  卡住雷哲的石板正好把通道隔成两部分,所以当时秦双他们才没看到在雷哲身后的陶德。可能是那边比较能找到用力点,秦双死都没开的石板陶德没费什么力就掀开把雷哲拉了出来,还在通道彻底坍塌之前把雷哲带到了不远处的小暗室里。

  没想到竟然是陶德救了雷哲一命,这可让秦双不断庆幸当时没有因为陶德派人追杀他们而马上杀了他。

  在见到奥布里脸上已经扭曲的面容,雷哲想了一会儿,开口。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陶德之所以救我,还有代我的事,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

  奥布里以前真的想过要一辈子不见陶德才好,可从没想过让他死。就算他做了再多的坏事,他都不忍心让他死的。

  雷哲看了看海王他们,有些话隐去暂时没说。

  “他代我的事都是小姐需要的消息,他说本来不想说,但见你那么挂心小姐,还是不忍心你担心,决定说出来。”

  奥布里想起直到最后他还因为陶德要害秦一一而对他怒吼,心中一疼。

  “细不是他。”

  原本秦一一在听到奥布里误会陶德的时候也没想过帮他解释什么,等她处理了真的细,奥布里自然会知道。可谁料到最后根本就没有时间给他们处理那个细,陶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自己也不解释。

  “什么…”

  秦一一这信息更是打击了奥布里,可他还是谢谢秦一一告诉他,没有让他继续误会下去。

  想起陶德在地下的时候那么诚恳的说过他不会再做让自己不高兴的事,可他却没有信任陶德。

  奥布里湛蓝色的眼眸终于被泪水冲刷了那层灰蒙蒙的死气,没有哭出声,可那眼泪顺着脸颊成一大片的水迹。

  这是陶德期望的,他最后的希望,不是自己能快乐吗。

  到底没有那么多的奇迹发生的,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生有人死。看着悲痛绝的奥布里,他们没办法感同身受,却能更加的珍惜身边人。

  “那细是哪个?”

  秦双让月梅舞和修帮雷哲检查了身体,都是些小伤不严重。许是因为陶德对她也有救命之恩,所以对那细恨不得筋扒皮。

  “死了。”

  秦一一小手一指,正是拉尔夫派来给他们带路的那名士兵。一开始通道刚打开的时候跟着前面的人先上去的,所以被打死了。

  可能是他身上也带了什么特殊的信号装置,所以那帮人才能找到他们吧。

  “拉尔夫竟然敢这么做?!不想活了!”

  “不是拉尔夫。”

  秦一一知道拉尔夫是真心想让她安全的,只不过他身边来自各方的细确实有点多了,如果以后要跟拉尔夫合作,就一定要想尽办法避开这些人才行。

  “我们是不是先离开,我带的人可不多,外面这包围圈不小,再不走,他们迟早会找来的。”

  刚刚出现那种情况,海王就是想说秦一一他们也听不进去。不过既然现在这边没什么事了,他还是要提醒一声。

  众人虽然都带伤在身,不过听到这包围圈还在,眼睛却是亮了。都带着极大的杀气和嗜血,不发一下都不舒服。

  “你不走?”

  修看着奥布里径自拿着东西挖掘,心里也有点难受。他们虽然现在各奔东西还各自有了阵营,但总归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奥布里小时候可爱的像个天使,后来却变的有点阴沉。如果那时候他们能多关心一些,说不定就没有今天这些事了。

  “你们走吧。”

  “他是真的死了,你再挖也没用。”

  虽然残忍,但人总要面对现实。雷哲是因为没人见到他死的那一幕,可陶德却是雷哲亲眼看着死的。相信如果可以的话,雷哲当时也是想阻止的。没阻止得了,就证明陶德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奥布里身体一震,声音低低的。

  “我明白,可见到尸体也是好的。”

  “他最后扔你上来,就是想让你活下去,而你如果留在这就会死。不要辜负了他的心意,走吧。”

  陶德的心意恐怕只有经历过的雷哲是最清楚了,再说陶德最后也希望他能照顾一下奥布里,他怎么能丢下奥布里不管。

  谁也不知道奥布里心里有多疼,却见他那在在场的男人中最是单薄的身躯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奥布里的脑中却回想过这些年的一切。外界没人知道,其实奥布里是私生子,几岁的时候才被找到。小的时候无论他怎么努力陶德都很讨厌他,他以为这个哥哥会讨厌他一生的,却没想到他有一天不经意的却透了他的内心。

  爱上自己的亲弟弟,也许最苦的还是陶德。一步错步步错,因为他被人知道了这个丑闻所以害死了父母,最难受的也应该是他吧。可这些年来,他忍受着自己的冷漠,忍受着被人利用卑躬齐膝,最终还是为了能让自己活下去。

  深深看了一眼那埋葬着陶德的地方,奥布里声音哽咽。

  “我走了,陶德,再见。”

  众人出去,发现已经到了这片废墟的最边缘,而那群人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真的已经找过来。虽然离的不近,但还是一眼就看出他们被包围了。

  孟世宸搂着秦一一,秦双扶着雷哲,剩下的人也都站在一块。

  “这次还真是,自己跳坑里来了。”

  海王表情是轻松嬉笑的,但身体很显然是准备好战斗了。

  外面的人可不少,不过他们这边都是精英,冲出去不是没有可能,但受伤也是肯定的。

  秦一一表情有点不好,是那种退缩的感觉。

  “宝宝?”

  因为要动手,所以秦一一没让孟世宸抱,而是站着由孟世宸搂在怀里。

  “嗯?”

  就算孟世宸的声音再轻,好像还是惊到了秦一一,让她缩了一下。

  秦一一的不正常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海王皱了皱眉,脚步挪了挪,微微挡在前面。

  “不会再有事的。”

  “嗯。”秦一一回答的心不在焉,可孟世宸却沉了眼色,看来是要发狠了。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侄子。”

  听到这个声音,孟世宸淡淡抬头,果然看到站在另一边墙头处的撒邦。

  只看了一眼,又重新低头专心望着秦一一。

  撒邦见孟世宸如此的不在意他,控制不住的愤怒起来。

  秦一一这时却抬头看了撒邦一眼,轻轻问。

  “他是真的吗?”

  面前的撒邦长得跟原来见的那个一个模样,不过那眼镜却换成了一个独眼罩,出另一只淡紫的眼眸。

  “是的。”

  见小宝贝终于对一件事起了波澜,孟世宸倒觉得这撒邦不是那么没用了。

  “那就好。”

  海王不明白他们的关系,不过听撒邦喊侄子,突然想起资料上孟世宸确实有个死去的大伯。不过他怎么会活着,又为什么要杀孟世宸他们,这点他就不知道了。

  看来有了点有意思的事,海王勾笑笑。

  “最好还是能杀了。”

  不是秦一一前后态度不一样,而是以前的那个撒邦是假的,这也是孟世宸说问他没用,以及秦一一没有处理他的原因。

  当然假的也可以杀掉,但如果杀了就是让撒邦再一次阴谋得逞。与其面对一个未知的阴谋,不如一直解决这一个,起码有了了解。

  秦一一这话刚出口,孟世宸抬手就是一过去。

  这一来的太突然,刚刚他还是那种漠然的态度,并且没看到他手中有武器。所以这出人意料的一,真的就打中了撒邦。

  不过撒邦也不是那么没用的人,躲过了重要部位,因为距离远,这也仅仅是把他擦伤。

  摸了伤口处的鲜血,撒邦脸上表情开始变态的兴奋起来。

  “对嘛,这才好玩,这才好玩。奥斯本,你的确比你那父亲要好玩多了,让我都有点舍不得你这么快死了。”

  “那个假的知道你很多事。”

  秦一一和孟世宸才不会因为撒邦的几句话就生气,这让撒邦有种不得出气的感觉,很憋闷。听到秦一一问话刚因为他们有了反应而高兴,可这话的内容却让他脸色难看起来。

  “不告诉他点什么,怎么能让你们相信。不过却让你们戳穿了,这确实让我有点意外了。”

  “留一个人太久,就算不想,他也会知道很多的。”

  听到这话,撒邦的脸上更是不好看了,望着秦一一和孟世宸变得犹豫警惕起来。似想到什么,眼底的狠也闪了一下。

  秦一一擅长打心理战,其实就是她喜欢让敌人心里不痛快。

  虽然她放了那个假的,也不代表不想杀他。如此一说,让撒邦担心自己知道了他的一些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就算回去不杀了那个假的,起码也不会再用。这样也省了她很多麻烦,她可不想总是突然出现个撒邦,还要辨别他的真假。

  她可不是如来佛,辨别不出来真假美猴王。

  秦一一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明白,在今天这种情况下,杀掉撒邦的可能很小。

  “哼,倒是个阴险的丫头。奥斯本你最好小心了,否则兰瑞斯特家的家产都被她骗走也不是没可能。”

  撒邦可不是傻子,虽然知道这是秦一一的诡计,但却不得不跳。

  “第一,兰瑞斯特家的家产怎样,跟你无关。第二,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手里有着巨额的财产了吗。”

  秦一一的承认让撒邦一副果然如此并且又随之而来绝对的愤怒,也让他更加坚信那个假的撒邦是告诉了秦一一很多事情了。

  “这不是什么不能知道的,你不也当众说出来了。”

  撒邦这话说的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想在心里暗示自己,其实秦一一知道的并不多。

  秦一一知道的当然不多,她根本还没问什么,孟世宸就把那个假的打成了重伤。而且就算问了,那假的也不一定就知道什么。她知道撒邦的目的在于兰瑞斯特的家产,并且针对自己的原因,是因为美杜沙给她的东西。

  以前在她刚认盖文当干爹的时候,盖文给过她一样东西,是兰瑞斯特家的信物。当时她也仅仅以为是个装饰品,直到见到美杜沙给她的那样东西才开始起了疑心。

  盖文给她的那件信物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是一个奇怪形状的物体,有手指长短,用一条链子串着被秦一一当做了项链。而美杜沙给她的也是同样形状的物品,秦一一试了试,两块正好能拼在一起。而且拼起来才发现,应该还有一块同样的东西,凑全了以后她手里的项链才能够完整。

  所以等她回去以后马上就问了盖文,而也是那时才知道,盖文给她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如果说他给孟世宸留下的是他辛辛苦苦打下来的产业的话,那给秦一一的,就是兰瑞斯特家数千年来积攒下来的遗产。

  这部分遗产虽然他没有动用过,不过他知道在一些特定的地方秦一一可以通过手里的信物获取相应的那部分遗产。到底是多少他并不清楚,但却清楚这些绝对足够秦一一几世的衣食无忧。

  秦一一刚听到盖文这么说的时候,震惊的好多天没有反应过来。在盖文眼里都肯定不少的财产,那其数目的巨大就不用问了,可盖文却在自己那么小的时候就给了她。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一个父亲给孩子的未来保障。就算她以后没有跟孟世宸在一起,也不会失去如今的奢华生活。

  这信物兰瑞斯特家只有两块,一块还被撒邦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传下来的祖训是说三块都聚齐了之后才可以调令兰瑞斯特家的隐藏人脉和资源,一块仅仅能取得一些不重要的钱财而已。

  盖文本来是没想跟秦一一说的,因为她已经跟孟世宸在一起了,并且两人还极优秀的把兰瑞斯特家发展得更好。他不认为秦一一是需要这些钱的,想着或许以后有机会大概解释一下就好了。

  可秦一一跟他那么一通气儿,两人就很快的猜到了撒邦一定是想得到这笔隐藏着的丰厚遗产,对付秦一一的目的也是要拿到她手里的信物。

  所以,撒邦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杀了秦一一。他最大的目的是东西,秦一一只是他附带的,足他报复盖文的变态*的游戏而已。

  “是,不是不能说的。不过你想要的,不在这。”

  孟世宸把秦一一往怀里又搂了搂,知道秦一一是想跟撒邦讲条件,目的就是不希望身边的人再受伤或是出现意外。

  撒邦也听出秦一一的意思,得意了。跟这两个孩子对弈,他一直处于下风,这让他觉得很没面子,这次终于赢了一次不由心情大

  “说吧,你想怎么样。”

  撒邦的语气带着大度带着对秦一一的不屑,这让秦一一这边的人顿时火大。

  孟世宸更是含着森寒的气息扫了撒邦一眼,他是绝对不允许秦一一吃亏的。

  “小姐,大不了杀出去就好了,你不要委屈自己!”

  秦双他们也听出了秦一一的服软,这让他们心中难受不已。秦一一的骄傲是连孟世宸都不敢触碰的底线,可如今却有隐隐放下的意思。

  “闭嘴!”

  头一次斥责秦双,秦双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心疼。

  “你放了我们,东西给你。”

  秦一一说出这妥协的话,身姿不但没有无力,却显得更加的拔,有种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的光芒。

  她想通了,什么骄傲尊严都是人生附带的东西而已,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除了生死,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小事,一点点打击和挫折,只不过会让她的人生更加精彩而已。

  那双墨黑色的眸子再一次焕发出不一样的绚烂,孟世宸终于笑了。他的小宝贝不是生下来就十全十美的,可却一直朝着完美蜕变着,怎么能让他不高兴。

  “你把我当傻子?这条件提的有点不切合实际啊!这样吧,你和奥斯本去我那玩玩,剩下的人,我可以放走。”

  说罢一挥手,四周响起整齐的拉栓声音,所有口也对准了他们。就算他们有三头六臂想跑,那也得留下几个。

  秦一一当然没想撒邦会同意,不过撒邦的条件,却是这一群人都绝对不会同意的。

  “既然我都来了,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海王这话,就是说他做好了跟秦一一共同抵抗撒邦的准备。这对于一个把自身利益看的比一切都重要的海王是绝对没有过的事情,就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你的条件…”

  “你这条件让我很不喜欢,所以,我觉得应该留下的恐怕是你。”

  那一直包围在撒邦外面的更大的包围圈终于出水面,而站出来说话的,却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勒斯。

  他是跟海王几乎同时到的,不过海王带的人少,他带的人多而已。当时互相没有碰面,所以两边都不知道对方来了。

  秦一一现在的形象跟她往日的光鲜比起来那算是绝对的惨了,虽然也很整齐,但身上的尘土,脸色的苍白,都让勒斯看的皱了眉头沉了脸。

  看向另一边站着的撒邦,勒斯生硬的声音更是冷酷。

  “你做的?”

  撒邦看向勒斯的表情有点奇怪,好像非常吃惊他居然会出现并且还用指着他,而且称呼也意外的用了敬语。

  “勒斯少爷…”

  “秦,你想让他怎么死法?”

  勒斯才不想听撒邦废话,对着秦一一说话倒是出奇的温柔。

  ---题外话---

  昨天赚了大家的眼泪,嘿嘿,表拍我~雷哲以前因为情节的原因让大家都不太喜欢,所以必须安排让他死一次,否则那么容易在一起大家未免会觉得有点不甘心。

  不是我坏哦~你们现在是不是很高兴看到他和秦双在一块儿啦,嘿嘿,我的目的达到了~ wWW.n6XS.coM
上一章   重生——独宠无二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独宠无二》是一本完本重生小说,完结小说重生——独宠无二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重生——独宠无二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重生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