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回望文集 子夜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短篇文学 > 长安回望文集  作者:长安回望 书号:44061 更新时间:2017-12-7 
子夜
WJ是我的小堂弟。在黑暗越过临界点的那一刻,他凄惨地走了。他无力的目光试图穿透重重障,心里惦挂着黎明的云彩,凄楚地走向了世界的深渊。

  子夜彩最为稠密,湮没所有悲泣的分贝。我在子夜灵的舞蹈韵律中,遐想创世纪的明光。睁眼接我的是新鲜的光和震颤的噩耗。

  浓黑的凄凉与氤氲的冷雾弥漫,堂弟惨白冰冷的躯体包裹在无尽的悲伤之中。我知道光在西半球肆意地狂放,东半球的子夜月光也荒芜。我不知道薄薄的白布能否挽留热量,堂弟一定很冷。我记得堂弟总喜在子夜独自归家——简朴但干净的地方,他与子夜有缘。

  子夜里,天空没有颜。天空总是黯淡。

  堂弟是在八月份体检出肺部病灶的,这对正处青沸腾的他不啻是晴天霹雳。他假装不在乎,说几句不着边际的话。他叛逆、冲动、幼稚、倔强,人生画卷刚刚铺展,疾风骤雨横扫,他犹如一株钻出地表未久的草在雨横风狂的三月暮中遭受凌。亲人震惊、急切、叹息、无奈。

  我偕妻子是在火热的暑假中闯入上海滩的,他住在军医院。旅途的奔波,光的毒辣,心情的酸楚,在第一眼看到他时集聚。在重症留观室里,盐水、导管、测量仪、纱布等目皆是。半年未见,他魁梧的材依旧健壮,只是缺少了充沛的气。待他见到我低沉地叫了我一声哥哥,我平静自己的心,小心翼翼地询问着他我早已知道的讯息,我努力避讳“癌”、“严重”这些丑恶的词汇,他似乎在安静地听着我,又在张望着同室病友,看着穿梭的白天使。我递给他一片西瓜,我帮他拿壶,我站着看他,除了这些我无能为力。我也住过院,而且不止一次,我知道在疾病束缚下的心境是何等的糟糕与烦躁。堂弟桀骜不驯的子暂时冷却了,他火热的心要面临着最为残酷的磨砺,我们不敢想象。

  那一次,我没有多说,我用沉默的目光打量堂弟,旋即离开了病房;然后我又宽慰愁眉紧锁的四叔四婶,用“希望”两个字来支撑他们这方处于坍塌边缘的天空。那天,我没多带钱,在无人的角落悄悄给他280块钱,要他保重体。这个老实憨厚的庄稼汉第一次润了眼眶,我迅速转回头,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终于没有下落。四叔四婶在异乡坚守着时间,历数着每一分每一秒,额头皱褶骤然加深,这是常人所无法体味的痛啊!

  那一夜,我们在堂哥的引领下,走马观花,人烟盛的上海南京路,繁华于我是浮云,轻盈地飘荡,心灵深处惦念着病上的堂弟。在霓虹闪烁的黄浦江畔,在彩纷呈的人山人海中,我的心好比在漆黑的森林中游荡,耳鼓轰鸣,我只受到喧嚣之后的寂静,那一夜,散去在子夜之前,我恍惚,上海滩印象模糊。

  第二次探望堂弟是他回家之后,九月的季节,幽居在临湖的村庄。我们多么希望这是新的转机,亲人心如铅重,也许堂弟还不知道回家调养是病魔的判决。他躺在底层边间里,一张单人,一台老旧的彩电,看着戏中人喜怒哀乐,百无聊赖。他还能比较轻松的走动,也打打麻将。以后我每隔一两星期回家一趟,过去看他,他的胃口越来越差,神越来越衰,目光越来越迟钝,但他还会跟我们谈,只要他愿意。

  他终是逃不了病魔的摧折,呼系统功能的衰竭,呼逐渐窘困,开始夜咳嗽,接着气如牛,虚汗淋漓,透衬。一位力能扛鼎的小伙子在疾病面前竟然变得孱弱不堪。人啊,最坚强的是你,最脆弱的也是你。他进食愈来愈少,为了减轻呼的痛苦,他选择侧睡,选择辗转,选择缄默,终于躺不下了,着,把无力的头顶在前方固定的桌子边,这一顶竟然是一星期,这竟然是堂弟舞蹈在子夜刀尖上走向天堂的姿态。

  这酸心的场面能催化泪腺,堂弟越来越虚弱。在最后几天,刚碰上十一长假,我呆在家里,一天要去几次,如果情愿意,我会时刻陪伴在他的边,但我不忍目睹。我永远清楚记得,在10月4——就是那个子夜让人铭刻——堂弟在找我们堂兄弟,说要握手告别(这是多么心痛的话语)。其他堂兄弟不在,只有我,我在他的旁边定,抚着依然汗涔涔的脊背,因为呼的急迫,耸低陷变化倏忽。我问他想吃什么,想不想吃西瓜,他终于低弱得地应答,这于我是悲伤的欣悦,我买来瓜,但他只吃了一小点,留在舌苔上最后的味道。如果他想,就算再远,我也会办到。

  我在记忆的库存中不会磨灭世上最悲情的对话。

  “××哥,我只有五天了”

  “不会的,你不要傻想…”

  “××哥,气急会——不会死的?跑步的时——也是气急的——是不是一样的?”

  “不会的。跑步的时候你应该体会过,跑1000米时会很难过,甚至呕吐,过一会儿不是好了吗?不要紧的,多休息…”

  “××哥,握一下手…我做鬼会来保佑你们的。”

  “不要想…“

  我终于没能控制自己,转走出房间,声音哽咽了,眼睛润,我无语。

  那一晚,我离家上班去了,没想到我在当晚的子夜昏睡,接了血红的黎明。光是黑的。

  历上写着红的字:10月4

  堂弟,你应该记得,我相信你一定会带走记忆,你短暂而丰盈的21年记忆。我虽然痴长你9岁,幼时玩得不多,但你一定记得,婴儿时,因为父母宠,耳朵被裹得外翻,我们无知的戏称你“反耳朵”你却不怨不怒。你有一次在吃点心的时候,咬破了一只塑料瓢羹,当时我们觉得这多么滑稽,在生活依旧清贫的时候,小孩子需要的正是好吃的食物。你乖乖地独自长大,安安静静地上学,囿于环境,学业平淡。你还记得吗?上大学时的我向你宣讲宋词,我记得读给你听一首林逋的词,你也许莫名其妙,但你一定有当年冬天温暖的光和那种香甜的滋味。

  初中肄业后,你开始了工作,青动的你选择了叛逆,不再理睬父亲。而对我们几个堂兄弟的话却是言听计从。你开始当机修工,开始了艰辛的生活旅途,坎坷和风暴在伺机等待着你。你也沾染上了上网的习惯,于是你开始与子夜为邻。只是因为你的缄默倔强和上网惹父母生气,但我以为这是青涌动的波折曲。你在我们几个兄堂弟的婚礼中扮演着角,辛劳过,一切都成烟云。

  我知道你喜电脑游戏,喜放荡不羁,喜外面世界的彩。时光总是很吝啬,命运太刻薄,你生命之花凋谢在十月的天空。你本来打算勤劳工作,跟着堂兄闯荡繁华的上海滩,你也辛勤干活,我们也为你的改变而欣喜,但为什么喜悦是如此短暂,昙花尚有悠香,生命之花却折落天涯。

  你走了,带着对人世的憧憬独自离开了,剩下了哭无泪的双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偌大的楼房越发空荡荡,北风穿越,凄冷瑟缩。踟躇在里面的是一夜白发的你的父母,是忧伤填眼神的爷爷,干枯得端在十月的夕下,今年冬天提前降临,特别漫长。你放心吧,双亲我们堂兄弟会帮助照顾的,在每个热闹的节我们决不允许寂寞降临。现在每次回家去你家,看到空旷的屋子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你,在另一个世界还好吗?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爷爷在距离你走后二个多月,也带着一丝遗憾来找你了,风烛残年的他需要你的照顾。

  堂弟是在6号出殡的。天空也没有悲伤的眼泪,光却凄,雾气朦胧。悲伤的队伍没有尽头。堂弟躺在殡仪馆推进火炉的这段时间,每个亲人都在历练生与死的变,心中的任何罅隙倏得填充,在悲伤的终点,灵魂得以涤荡,我觉到生老病死的伟大。

  哭声,哀伤,恍惚,伴随平时短暂的路程,我越走越远。心在啜泣,我不哭。

  堂弟埋葬在本家的山地里,一窄窄的坟茔。跨过茂盛在秋中依然苍翠的荆棘,周遭林木葱茏,这倒不像秋天。这里,可以看落,这里可以遥望亲人的影亲人也可以看一眼寂寞的堂弟。

  十月的天空飘喜庆的声音,十月的天空没有忧伤,十月并没有福临堂弟的生命履历中。在十月,我唱一曲挽歌,十月的挽歌却在翌年二月发音。突然想起了陶渊明的诗句:“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多么朴实、纯真的言辞啊。

  子夜仍然在重复,星星也开始点缀夜。我遥望星空,思维愈加澄澈,思绪更加绵长。着黑暗,提一盏星的灯笼,堂弟一路走好。

  2/2/2007

  正月初一去看望了孤零零留在山中的堂弟,枯枝败叶,枝桠横遮,土路泥泞,坍陷些许的小小新坟,孤独悲伤依旧弥漫,心思凝重,眼睛再一次模糊。

  4/3/2007 wWW.n6xS.coM
上一章   长安回望文集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长安回望文集》是一本完本短篇文学,完结小说长安回望文集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长安回望文集的免费短篇文学,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短篇文学”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