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迎空文集 庐山三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短篇文学 > 长发迎空文集  作者:长发迎空 书号:44071 更新时间:2017-12-9 
庐山三日
(一)九江

  北京--九江,1449公里,一夜火车。

  窗外漆黑一片,不见星星也不见月亮。还是第一次只身坐火车,心在摇晃的车厢中愈发不定。下铺是两岁的小女孩沉梦乍醒后的啼哭,后来又在婆婆的轻哄声中渐渐睡去了,我却再难入梦。直到此刻,依然感觉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未免有些疯狂,虽有好友相伴,仍心存忐忑。许是因为积累了一秋的醺浓情怀想找个宣的出口,许是出于对庐山美丽诗章的悠然神往,许是仅仅在为自己找着种种借口…总之终于义无返顾地穿过拥挤的火车站,踏上了开往南方的车。

  悄然间,天色渐亮,火车缓缓驶进这个只停两分钟的清静小站--九江。而我,将在这里作三游。

  走出车站,抬头望见天空被灰蒙蒙的雾霭笼着,心里也布上一抹霾,秋风习习,有种身处异乡的茫然。直到转过身,人群外见他坏坏地冲着我笑,心中的霾才烟消云散,心情如秋水般澄澈而轻快。之后先找了家小小的早点铺坐下,喝一碗热腾腾的粥,吃一盘香的炒河粉,茶淡饭却吃得齿颊留香,顿时腹的旅游热情高涨,驱车直上庐山。曾引得江州司马青衫的浔古城就这样近了又远。

  (二)庐山

  三叠泉

  三叠泉是隐匿在幽深山谷之中的一川百丈瀑布,瀑布分三阶而落,故得名三叠泉,被称作“庐山第一奇观”更有谚云“未到三叠泉,不算庐山客”可见其风景之独特之秀美。不过呢,这些都是从旁人的文字中读到的盛誉,三叠泉到底会以怎样的姿态呈现眼前在心中还是个大大的问号,所以我们上庐山的第一站便直奔这里了。

  一路沿山谷石级而下,身边始终蜿蜒迂回着一条清可见底的溪涧,缓缓淌过玉般颜色的大小山石,似是在为远方的游客洗去一路的风尘。淙淙的水声更是滴进了心里,说不出的温润。在这样山峦叠嶂的幽谷中兜兜转转,竟一点不觉得累,路越走越开阔,瀑布声越听越真切,直到那一刻峰回路转豁然开朗,飞直下的瀑布陡然间跃入眼帘,有种让人窒息的壮美。心中的问号变成了惊叹号!

  两注瀑布如玉带般自崖顶倾泻而下,宛如一幅水帘悬挂长空,大有碎玉摧冰,抛雪拖练之势,水滚滚而落,碎了一潭池水。站在远处眺望,黛的悬崖,白色的瀑布,氤氲的水雾,飘渺的腾云,清冽的潭水,多象是一幅出自大师手笔的水墨画,让人忍不住想拓印一份带回家去,倦时默立静观,于熙攘纷扰的尘世间偷得片刻悠闲。

  五老峰

  从三叠泉往上走台阶无数,坐一段索道,再开一段车,辗转来到五老峰大门口。往里望去,静幽幽的不见一个人影,只有看门人正襟危坐在一张桌子旁拦住我们要我们留下所有易燃物品以防山林起火,这里久晴无雨,防火指数为五级。上了打火机,登记了证件号,终于被放行走进了这片神秘的山林。

  这里比三叠泉的游客少了许多,甚至有些冷清,走在窄窄的石径小路上,很难看见过往的游客,只有午后的阳光透过树顶洒在身上,风声萧萧,偶有鸟儿在山林深处啾啾地叫。迂回的小道盘旋在奇石峻崖古木之中,望不到头,不知要把我们指引向何处,会不会不经意间误入仙家呢?据说当年李白就曾以云松为巢,隐逸于此,有《望庐山五老峰》为证:“庐山东南五老峰,青天削出金芙蓉。九江秀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原来这山这树这峰已在这里静默了千年,被哦了千年,原来千年都如是。

  胡思想间,已登上了第一峰。站在观景台上遥望群山,山的轮廓被沉沉的雾霭笼着,看不真切,影影幢幢的样子,让人有片刻的晕眩,片刻的恍惚,片刻的错觉,一时间不知道身处何时,身处何地。千年的时光仿佛在此刻凝住,又仿佛一座即将薄的火山,呼之出。喜欢这样的感觉。

  只可惜,走到这里我们就要返回了,前面的三叠泉几乎耗尽了所有的体力,再登上第一峰更是筋疲力竭,对于前面的四座山峰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在“五老峰摩崖石刻”的石碑前雄赳赳气昂昂地留了影,也算是到此一游了。或许二上庐山的时候可以把它走完,看完。就留一点遗憾吧,人生原本就是一段遗憾的旅程。

  含鄱口

  走到含鄱口的时候暮色已悄然而至,晚霞映上了天边,还是因为浓雾的缘故看不到本应看见的鄱湖。此刻山风渐紧,寒意渐重,所以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只在含鄱亭前匆匆拍照留影便驱车返回了。

  牯岭镇

  离开已近一周了,闭上眼,仍感觉眼是牯岭镇的灯火,在雾中一闪一闪。

  牯岭是半山上的一个小镇,镇子与其他地方的小镇几乎没有太大区别,一样的饭馆,旅店,歌厅,酒吧,书店,商店,一样浮世间的生活。只是因了庐山这个独特的位置,让它变成了旅途中一个灯火阑珊的场景,一段最不愿忘却的记忆。

  石牛酒家里的对酌,记得是南昌和雪津吧,淡淡的不会醉人,但是两颊却已绯红。还有一盘石耳炖仔足,街心花园里的光溢彩,一切皆是造化,哪怕只是片刻的幸福。

  如琴湖/花径/锦绣谷/仙人

  如琴湖、花径、锦绣谷和仙人是庐山南线的旅游景区,距离牯岭镇只有不到两公里的路程,也是庐山客的必游之处。驱车前往,阳光在窗外懒懒地摇曳,车窗外的空气甜润清香。

  如琴湖,单是听名字已经是诗意了,而当一面清澈如玉波光粼粼的湖水呈现眼前的时候,我仍不意外地为之讶异且倾倒了。翠滴的湖水宛如一面神话中的魔镜,轻而易举地将湖畔葱郁翠秀的山川树木敛入倒影中,幻化出深深浅浅的稠绿,淡绿,新绿,黄绿,光影浸染,油画般明媚娇的颜色。风呢喃地拂过水面,掠起一圈一圈的涟漪,不徐不疾地漾着,仿佛要将红尘中凝重的心事也随波去。

  沿如琴湖前行,抬头看见“花开山寺,咏留诗人”的楹联,便是花径了。这里有间白居易草堂,这里有句传千年的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一句诗过沧桑变换,过沧海桑田,一座小小的庭院,却见证了千年的荣辱兴衰。我想千年前那个不得志的白司马大概是不会想到,今天会有如织的游人来寻觅先人留下的脚印,去体会亘古悠长的诗意。而我也不会想到,诗中美丽的花朵早已不再,早已被岁月风干成一声声叹息,叹在流年如水的心境里…

  如琴湖旁,是窄窄的石径,石径一侧,就是锦绣谷了。沿石径而下,眼前豁然开朗,谷景纵深辽阔,山石奇巧,行走其间,手可触古木今枝,袖可拂清风浮云,耳可听鸟鸣花语,笑可入青山幽谷。在锦绣谷,雾是这里的主人,雾气氤氲飘渺而又妩媚妖娆,将青色的山峦蒙上了神秘的面纱,让我们永远看不清山的那端是怎样的景象。不知道苏大学士当年之所以“不识庐山真面目”是不是只缘身在此“雾”中呢?

  接着来到仙人。“天生一个仙人,无限风光在险峰”来过的人都会很顺溜的念出这首诗,也知道它的作者和它的故事。只不过在几乎看尽了庐山山之后,我倒不觉得这里有多么的险峻了,倒是对着菩萨很虔诚的点了三柱香,许了一个愿,希望它能够成真。

  石门涧

  石门涧的瀑布与三叠泉有许多相似之处,山路也是一样的险,瀑布也是一样的奇,潭水也是一样的清。嶙峋的山谷中绝壁、巨石、古树、山涧,相映成趣,胜景无数,看得人惊心动魄。

  一路上走过的风景大致有浑然天成的龙虎斗岩石壁画,有狭窄得只可侧身而过的咒裂石,有清清冷冷的龙泉舍,有密密幽幽的竹林,还有很多处叫不出名字的溪水,潭水,偶有瀑布在耳边隆隆作响,一路走过来移步换景,目不暇接…横卧在山麓边有块刻着“我是谁”的硕大岩石,坐在上面美美地摆个POSE,你可千万莫忘了我是谁~若真的忘了,至少那株修竹会记得…

  一程又一程,前行复前行。

  遥遥相对还可以看见铁船峰,鹰嘴崖,只是时间和体力有限,实在无法前往了,再多看几眼,把它们留在心中。留在心中的,还有携手走过的这一程,或许以后都不会再这样走过了。半天时光,体验到什么叫幸福。

  黄龙潭/黄龙寺/黑龙潭/大天池

  据说黄龙潭的水可以给人带来好运,于是蹲在潭边玩水,手洗了又洗。

  黄龙寺前有三株古树,最老的那棵银杏已有一千六百岁,那会是多久以前?在它的眼里,前尘后世,是不是不过一片叶落的时间?

  黑龙潭,与黄龙潭酷似。

  大天池。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一段黑黑的路,当时没有说,那样的场景梦里依稀曾见。

  主席旧居

  这里有两个主题,主席旧居陈列室及庐山第四纪冰川遗址博物馆。可惜的是,我对伟人坐过的桌子椅子不怎么感兴趣,又对冰川遗址这么深奥的科学问题实在难以理解,所以只是匆匆转了一圈。博物馆里珍藏的那些上亿年前保存下来的石块,在我眼里与街边不经意间踢到一旁的瓦砾无异,不过呢,既然地质学家李四光说它们有价值,就一定错不了。

  旧居是一个很幽静的一个庭院,院中有一个小小的圆形水塘,水塘中两只小鹿戏水的雕像俏丽可人,我一向是不会放弃一切与小鹿合影的机会的,这次也不例外,照张相,三只小鹿。

  水塘前两排高耸的翠柏,寂然卓立,柏树下石桌石凳,清舒适。很想坐下来,学高人的样子喝一壶茶,对一局棋,然后彼此心照不宣地微微一笑,偷得桃源一,可否?

  下山

  作为庐山的过客,早知道下山是迟早的事,而当下山的路不断在眼前蜿蜒回转时,心中还是会有淡淡的不舍,看着山在背后越发地远了,凭白生出“青山依旧在”的情怀。于是忍不住中途停下车来,在以坡黄叶为背景的山路中拍张照,帮我记住这庐山的真面目。

  (三)南昌

  南昌印象

  南昌比山上暖和了许多,没有一点秋天的迹象,一段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把两个地方隔成了两个季节。

  在南昌只停留了半天,去了三个地方,象湖,腾王阁,八一广场。所以连对这个“南昌故郡,洪都新府”的印象都不是很完整,只有这三个点,以及连着这三个点的几段路。依稀记得走过了几条街好象是抚河南路,抚河北路,八一路…其实除了街道名字的不同,每座城市都会给人依稀相似的感觉,相似的连锁店,相似的立桥,相似的高楼大厦,相似的熙熙攘攘的人群,相似的忙忙碌碌的人生。而对于南昌,与众不同的所在,就是那座名传天下的楼宇吧,滕王阁。

  滕王阁

  或许是传说中的滕王阁承载了太多的希望,或许是诗人的一句“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给了我们太多的想象,或许是滕王阁在经历了二十多次的毁坏与重建之后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厚重,总之当我在闹世一隅隔着喧闹的人群一眼看见这座红砖绿瓦的高阁时,是有些失望了。

  眼前的滕王阁与其他的仿古楼宇并无大异,两边有辅楼的仿宋结构,九层高的楼宇整体格局设计还算恢弘,但是不起细看。走进前看你会发现这里有青黑色水磨地,有大理石板砖,有水泥石灰之上用油漆特意涂出的略图案,惟独没有了属于历史的底蕴和引人兴叹的才情。走进阁中,更如同走进了贸易市场,琳琅目的“纪念品”充斥着每一层的“精品店”平里爱逛街购物的我此刻对这些商店却有着说不出的反感。挂着价格标签的各式《滕王阁序》版本是不是说明了王留下的东西太单薄了,让人们不得去用各种花哨的形式去填充它?把一卷刻在竹简上的《滕王阁序》拿起又放下,四百元的高价实在让我却步。

  走到阁外,栏杆下就是赣江了。江水有些污浊,水势也不够磅礴“秋水共长天一”的壮景恐怕已属于历史,属于诗词,已不会再来。抑或赣江自古至今原本如此,只因了诗人那双才高八斗的慧眼,才赋予了它绮丽的色彩。

  走出滕王阁,没有太多的感慨,因为我知道属于它的才情和风情,早已随浮华千载烟消云散。

  车站

  三天时间,看了很多的风景,走了很多的路,笃定地以为行囊中装了的快乐,不曾想到的是再多的快乐也敌不过离别。

  终于来到车站,这个看惯人来人去,相聚分别的地方,今天也见证了我的离别。对着车窗外挥一挥手,月光下谁的笑容如此忧伤。

  让我们期待,离别,是为了相逢。 Www.N6Xs.COm
上一章   长发迎空文集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长发迎空文集》是一本完本短篇文学,完结小说长发迎空文集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长发迎空文集的免费短篇文学,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短篇文学”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