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娇弱,爱妃轻点 大结局一切静好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爷娇弱,爱妃轻点  作者:甜麦圈桃子 书号:44990 更新时间:2018-3-3 
大结局一切静好
  我说这位大哥啊,下回出场的时候可不可以提前告知一下啊!老娘是孕妇,请轻拿轻放啊!你这把我推的大头先着地是要闹哪样啊!

  上官血珑充怨恨的在地上抬起头,看了眼一派潇洒的站在自己旁边的拓跋凌狼,恨得咬牙切齿!

  “狼潘国君主,别来无恙啊。”轩辕烨宸一双桃花眼尤为美丽,他的视线随即看着地上刚刚爬起来的上官血珑,边似乎有笑意。

  “本王按照约定,将噬者带来了。”拓跋凌狼笑着朝着轩辕烨宸走去,一边抓着上官血珑的胳膊,将她拖了过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太后瞪着双眼看着上官血珑,一双眼眸里全是不可置信。

  “太后,好久不见。”上官血珑冷冷的一笑,挥手弹去了身上的灰尘,顺便还瞪了眼轩辕烨宸。

  “拓跋凌狼!你突厥兵灭我王家军几千人!没想到你是这样不有信用之人!”右丞相怒声道!

  “怎么右丞相?本王可从来没有说本王是个守信用的人呢。”拓跋凌狼朗朗一笑,一双蓝色眸子嘲讽的看着右丞相。

  “居然敢如此戏老夫!纳命来吧!”右丞相大喝一声,他的身后就有几个贴身的侍卫冲了上来,从几个侍卫的凌厉气势来看,应该都是高手无疑。

  “呵,还真是不自量力。”拓跋凌狼笑着微微的挑了眉,慵懒的了上去。看似漫不经心的攻击,其实招招都带着直取性命的危险。

  只见他徒手抓住其中一个冲过来的侍卫脖子,然后指甲深深的就陷进了他的皮。猛地收紧,那人的脖子就咔嚓一声断裂!随后,从拓跋凌狼手指间就升腾起了一阵袅袅的青烟,混合着那侍卫的血,蔓延在他纹着曼珠沙华枝条的手臂上。

  那有力的胳臂上,每一枝条都像是饥渴已久的血野兽,不停的噬着那人的血。拓跋凌狼的一双蓝色的眸子看是变得嗜血猩红,眉心处竟然也开放了一朵嫣红无比的花痣,而且那曼珠沙华的花瓣也全部舒展开来。

  拓跋凌狼手中的侍卫狂吐着鲜血,软软的拖拉着自己的头颅,拓跋凌狼懒懒的舐了一下自己的角,随手一甩,那侍卫就被重重的摔在一边的石壁上,成为了一滩血迷糊的尸体。

  剩下的几个侍卫都无比畏惧的看着拓跋凌狼,迟迟不敢上前!

  可是,拓跋凌狼却在意犹未尽的挑了挑眉。然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像是鬼魅一般,一手一个提起了两个侍卫,一用力两个人的脖子就被折断。而那条纹着花纹的手臂,却像是一个盘一样,光了他们的血,两个侍卫迅速的毙命,拓跋凌狼嗜血一笑,松开了手,尸体就掉落在地上,再无气息。

  上官血珑完全被眼前残忍血腥的一幕所惊呆了,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噬者进食,也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认识到了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怪物!

  “快!快阻止他!”右丞相显然是被吓到了,惊恐的看着不停走向自己的拓跋凌狼,不停的朝着自己身边的侍卫叫喊着!那些侍卫看着红了一双蓝眸的拓跋凌狼,都吓得哆哆嗦嗦的,谁也不敢上前去和他抵抗。

  “怎么了?本王还没有吃呢。”拓跋凌狼优雅一笑,朝着他们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他将自己沾鲜血的手指放在口中允,白皙的下了一丝鲜红的血,衬着那眉心的花朵,竟显得他如同妖孽一般俊美。

  拓跋凌狼只是随手一翻,一旁的石柱就被打成两半,朝着右丞相和那几个侍卫而去,那些侍卫将右丞相带离危险地带,可是仍旧有几个倒霉的侍卫用身体硬生生的接住了石柱的下落,只是一瞬间就被成了酱。

  “右丞相,本王好像记得,你刚才说本王是不守信用的人来着的?”拓跋凌狼一步一步的靠近着跌坐在地上无助惊慌的右丞相,蹲下身子,伸出手帮右丞相将凌乱的衣领拉好,笑着看着他。

  “你,你也是噬者?”右丞相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面前这个高大的突厥王。很显然,这王氏祖先显然是没有找到过真正的噬者。

  “本王的确是噬者,不过不要怕,本王记得我们的约定,所以不会杀了你。”拓跋凌狼拍了拍右丞相的脸蛋,然后站起身,回过身又朝着轩辕烨宸而去。

  “看来狼潘国君主身份也很不一般,不过,朕觉得,你的目的应该不是我们中原这般简单是吗?”轩辕烨宸面对眼前的一幕幕血腥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只是依旧温暖如同水的看着拓跋凌狼走了过来。

  “不过,现在本王还不想回答皇上的问题,之遥皇后呢?”拓跋凌狼弯一笑,在轩辕烨宸的面前站定,定定的看着他的双眼。

  “之遥皇后啊,朕好像不太能够记得了。”轩辕烨宸伸出修长的手指扶着额头,似乎有些为难的苦笑看着拓跋凌狼。

  “皇上的记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呀,无妨,就让本王来让皇上记起来吧。”拓跋凌狼说完就朝着轩辕烨宸缓慢的伸出手去!而轩辕烨宸就站在那里,却始终一动不动,只是仍旧温润如玉的笑着。

  “之遥皇后在本宫的手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冲出来了一个宫装丽人,挡在了轩辕烨宸的面前,而拓跋凌狼的手也就停在那个女人脸前的一毫之处。

  上官血珑终于看清了那个女人,原来是失踪了很长时间的皇后,只见她丽的双眼冷冷的瞪着拓跋凌狼。而轩辕烨宸却低头看了眼皇后,角有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

  “哦?那么就麻烦皇后将她交给本王如何?”拓跋凌狼收回了手,看着皇后笑着问道。

  “前提是,你要答应本宫,在你开启血刃之后,将那上古神器交给我们!”皇后丽的一笑,看了眼那棺材之上的巨大花朵。

  “本王对那东西就不感兴趣。”拓跋凌狼冷哼了一下,不屑的看了眼那很巨大的花朵。

  “把之遥皇后带上来!”皇后喊道,这时候,从旁边的暗门后面走出了一抹修长的白色身影,正是那个随着皇后一起失踪了的夜阑国君主!上官血珑记起来了,那一天在石宫里,就是他和皇上在一起,并追杀自己,看来,他还真的是和王氏勾搭上了。

  他抓着之遥皇后的胳膊,将她带到了拓跋林凌狼的面前,在经过上官血珑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眼上官血珑,不过却又很快的敛下了眼眸。

  “陛下,陛下,之遥会乖乖的,陛下别不要之遥。”之遥皇后的面容惨白,有些疲倦之,又有些恍惚的站立不稳,胡乱的叫喊着。

  “你的陛下已经死了,你个娼妇!”拓跋凌狼上前一步,一把将之遥皇后拉到自己的身边,恶狠狠的对着她怒吼。上官血珑不解的看着拓跋凌狼那震怒的样子,难道他早就认识之遥皇后?不过,这不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啊?

  “陛下才没有死,没有死!你说谎!陛下,陛下你出来啊!你来告诉他们你没有死呀!”之遥皇后花了一张脸,那双没有眼珠的眼眶里,却还是干涸一片。

  “人!”拓跋凌狼突然充怨恨的,狠狠扇了之遥皇后一巴掌,那之遥皇后纤弱的身子,便承受不住这股大力,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嘴角立马就渗出了鲜血。

  上官血珑皱着眉头看向轩辕烨宸,却惊讶的发现他的眼眸中似乎一点也没有担忧之,相反的,却是一抹冷漠的淡然,仿佛面前的之遥皇后和自己根本就无关。

  这是他的亲生母亲啊,上官血珑心中也难免的失落,他竟然如此冷漠的看着自己的娘亲被他人打!

  “我要你来告诉本王!当初为什么要抛弃本王!为什么要让本王成为了一个弃子!”拓跋凌狼站在原地痛苦的嘶吼着,一双眼眸看着地上凄惨的之遥皇后,就像是在看蝼蚁一般。

  “你是,我的儿吗?”之遥皇后趴在地上,膛剧烈的起伏着。她摸索着,朝着拓跋凌狼爬了过去,颤抖着双手摸上了他的双脚,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怀中,不停的哭泣着。

  “母妃,这么多年,你总算记起了孩儿。”拓跋凌狼没有躲闪之遥皇后的触碰,还是站在那里看着她,一双褪去赤红的眸子,变成了蓝色忧郁的无尽痛苦。

  怎么可能?上官血珑险些站立不住,她不敢相信拓跋凌狼居然是之遥皇后的孩子?那么轩辕烨宸呢?轩辕烨霖呢?当年那个死胎,到底是谁?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是太后夺去了之遥皇后的两个皇子,占为己有,鸠占鹊巢。可是她却万万都没有想到,拓跋凌狼从遥远的西域而来,竟然还演上了这样的认亲环节?

  不过,如果从单纯的血统上来看,之遥皇后是有着一半西域血统,那么轩辕烨霖的紫瞳和拓跋凌狼的蓝眸也就无需解释了。

  “孩子,我的孩子,你还活着吗?你还活着吗?”之遥皇后神情无比凄凉的抱着拓跋凌狼的双脚,不住的颤抖低喃。

  “为什么你不要我?”拓跋凌狼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再次张开的时候,里面竟然是嗜血的残忍。

  “没有!我没有不要你!”之遥皇后疯狂的摇着头,一头散的长发紧贴在她的面颊上,哀凉无比。

  “你在说谎!”拓跋凌狼几乎是在用牙间说着这一句话,然后突然像是拎小一般,抓住了之遥皇后的领子,将她从地面上提了起来,凑近了自己的面前,他死死的看着之遥皇后的那双空的眼眸,缓慢的抬起自己那条诡异花纹的手臂,朝着她的颈项而去。

  “不要!拓跋凌狼!不要做后悔的事情!”上官血珑朝着丧失理智的拓跋凌狼叫喊着,她看见拓跋凌狼疯狂的一笑。

  “本王这一生,后悔的事情,做的太多太多了。”

  “她没有说谎。”一阵带着好闻花香的气息飘了过来,上官血珑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抹紫身影闪过,连同着自己身边的两个侍卫也应声而倒。

  她抬起头,上了一双无比美丽的双眸。轩辕烨霖低着头,看着上官血珑轻轻一笑,那玫瑰的薄怜爱的吻上了她的眉心,然后她听见他说:“小琴儿,有你在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我?你莫要想再离开我,此生,你恐怕再也逃不掉了。”

  “嗯。”重重的点了头,上官血珑只觉得自己的口都是盈的幸福。

  “爷!青卫也来了!”轰隆的一声巨响!青卫炸开了暗门!上官血珑一看那被石块堵死的暗门,差点没昏死过去!青卫呀!你这辈子恐怕是没救了!你把门都堵死了!咱们还逃个啊!

  “帮我照顾之遥皇后,小琴儿。”轩辕烨霖将昏过去的之遥皇后,放在上官血珑的怀里,便回身朝着拓跋凌狼走去。

  “我要杀了她!”拓跋凌狼红着一双眼,朝着上官血珑怀中的之遥皇后冲了过来。

  轩辕烨霖轻笑着挡在他的面前,低声说道:“放过母妃吧!”

  上官血珑一听,抬起头看着轩辕烨霖,原来拓跋凌狼真的是他的亲生哥哥。

  “本王可没有你这个弟弟!”拓跋凌狼狞笑着,攻向了轩辕烨霖。

  轩辕烨霖微微的侧身,躲过了他的攻击,随后轩辕烨霖飞起一脚,朝着拓跋凌狼踢了过去,拓跋凌狼向后一跃,抓起了一个巨大的石块扔了出去。轩辕烨霖在空中将石块踢碎!然后飘飘仙的落在地上。

  “母妃没有不要你,当年将你丢弃的人是太后,不是母妃。”轩辕烨霖轻扫过太后惊恐无比的脸。这一句话,让拓跋凌狼停下了攻击。

  “你,你全都知道了?是什么时候的事?”一直没有说话的太后,强自镇定的站在那里,养着头颅看着轩辕烨霖,不过,无论她怎么伪装,她那惊慌的双眸都出卖了她。

  “从你开始动了杀我之心的那一天开始,在你第一次将那碗有毒汤药派人送入我府上的时候开始,从皇兄也参与其中的时候开始。”轩辕烨霖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一双潋滟的凤眸看向了轩辕烨宸。

  “原来皇弟早就知道了呀。”轩辕烨宸低低的一笑,眼眸中却闪过一丝的苦楚和无奈。

  “皇兄,小时候我终坐于轮椅之上,看着你为我上天入地的捉小鸟捕昆虫,然后你会像是得到了宝贝似的将那些稀奇玩意给我玩。你可知,那时候,我在想什么?那时候我在想,如果就这样一辈子坐在轮椅上看着皇兄也未尝不是件幸福的事情。那一,你登基成为这祥云王朝的帝王,我坐在那里看着龙袍加身的你,我在想,你会是一个不比父皇差的皇帝!可是皇兄啊,你对我们父皇一手打下来的江山又做了什么呢?”轩辕烨霖微微的皱着眉,双眸里是丝丝的痛楚。

  轩辕烨霖又朝着太后看了过去,嘲讽的一笑说道:“我派人调查之遥皇后,才发现,之遥皇后才是我的亲生母亲。而你不过是个夺人权位和子女的可怜人,你当年生下两个孩子,却是一个男孩,一个是女孩,为了巩固你至高无上的太后地位,你将我留了下来,并对外界说你生了两个皇子,还将你自己亲生的女儿送给你的儿子去结合。”

  听到了这里,上官血珑震惊的一愣,太后让她的亲生儿女结合?那个女人是谁?她朝着陵墓中的所有人看去,最后在皇后的脸上停下了目光,浑身不由自主的轻颤着,太后的亲生女儿难道是皇后?

  “你,你在胡说什么!哀家,哀家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哀家只有两个儿子,哪里有什么女儿!”太后惊慌的汗水将她原本涂抹丽的脸花,上面模糊斑驳一片,让看起来她竟然老了许多。而那双惶恐的眼神里,全是带着被揭穿秘密的恐惧和无助。

  “你真的以为谁都不知道,你当年做了些什么吗?你将你的女儿,也就是当今的皇后娘娘!托付给当时朝中的最强势力右丞相,并和他暗中勾结,铲除了朝廷中所有阻碍你前进的忠良。而你最终让皇后进宫,也不过是为了让她和你的亲生儿子诞下纯正的慕容家的血统罢了!”说到这里的时候,陵墓里除了皇上轩辕烨宸以外,全部都呆愣住了。

  而皇后原本冷漠的脸上,出现了莫名的恐慌,她有些哆嗦的看向一旁的右丞相,颤着声音问道:“爹,本宫,本宫真的不是你亲生的女儿?”

  右丞相叹了口气,然后无限后悔怜惜的摸了摸皇后的头说:“傻孩子,这都是我们的错啊,却让你们跟着受苦。”终于皇后直接软倒在了夜阑君主的怀中,默默的着悲痛绝的泪水。

  “那时候你将接生的产婆和宫女全部杀死,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你的秘密了。打点好一切之后,你却发现皇后根本就没有生下一儿半女,那时候你开始慌张,就将皇兄后宫所有怀着龙种的嫔妃杀害。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除了皇后嫡出的孩子以外,你不允许任何人诞下皇兄的孩子!”

  “别说了!别说了!”太后忽然厉声喝道,可是她的杆一直得很直很直,好似回到了那许许多多个呵斥风雨的日子一般,盛气凌人!可是,上官血珑却看见了她剧烈颤抖的瓣。

  “逐儿是你最后的杀手锏,因为皇后迟迟诞不下皇子,你以为皇后不能够生育,于是你就放过了逐儿,让他活了下来,并交给皇后抚养,好让逐儿可以在未来的有朝一成为你的第二个傀儡皇帝,这样才会使你的慕容家族更加稳固,也再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在你的有生之年和你抢夺天下了!我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吧!”轩辕烨霖走近了太后一步,一双眼眸里含着凌厉冰冷的光芒,让太后慌乱的摇着头,往后退着。

  “真是一派胡言!哀家从来都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太后突然仰着高贵的头颅看着轩辕烨霖。

  “母后,你就承认了吧。”轩辕烨宸这时候,却忽然开口说道。那角的笑容已经隐去,再也看不见了。

  “哀家才不要承认!哀家没有这么做!宸儿啊,你要相信母后啊!”太后扑了上去,打算去拉住轩辕烨宸的衣袖。

  “母后,你到底要欺骗朕到什么时候?或者说,你到底要害死朕多少个孩子你才肯罢休呢?”轩辕烨宸不痕迹的挥开了太后扑过来的手,站在那里看着太后,声音含着悲凉的问道。

  “哀家没有,哀家很疼你,宸儿,来,到哀家这里来。”太后不停的朝着轩辕烨宸招收,可是轩辕烨宸却依旧站在那里看着太后,一步不动。

  “母后知道吗?这个国家已经完了,母后再也做不成皇太后了。朕很喜欢看着母后在乎的国家被朕亲手毁掉,然后看着你眼睁睁的拭去权势和富贵!这样朕才觉得稍微对得起朕死去的那些嫔妃和孩子们!而逐儿,母后知道他的舌头为什么会不见了吗?因为是朕饿了那鹰三天三夜!然后怂恿逐儿去逗鹰玩,那鹰才饿昏了,攻击了逐儿!母后知道为什么朕要这么做吗?”轩辕烨宸哈哈的大笑着,一步步的朝着太后走去,然后低下头,几乎和太后鼻子对着鼻子的,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朕要毁掉,你最后的棋子!即便那个孩子,是朕的亲生儿子!朕不会让他和朕一样,不会让他成为你肮脏势力的傀儡!”

  太后猛地跌坐在地上,恐惧的看着轩辕烨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上官血珑听着听着就觉得有股莫大的悲戚,从自己的心尖上划过,狠狠的让她疼得下了泪来。这些恩恩怨怨啊,何时才会结束呢?权势和富贵真的那么好吗?它们冰冷无人噬掉了人类最温暖的情谊!

  “哀家,哀家也没有办法,哀家曾经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权利和财富!从来也没有爱过你的父皇,如果不是你的父皇在那一次的酒后侵犯了我,哀家也不会成为今天的样子!恨,无穷无尽的恨,让哀家彻底的疯狂了!那时候,哀家竟然还对着上官破君存在着希望!当哀家怀希望的站在上官破君面前的时候,希望他可以不顾这些娶哀家的时候,他呢?却残忍的拒绝了哀家!娶了那个小人嫣月!还将哀家托付给轩辕澈那个混蛋!从那以后,哀家就发誓!只要是上官破君在乎的,哀家都要毁掉!毁掉他致死之心爱的女人,毁掉他疼爱的小师妹!毁掉他的儿子,毁掉他的一切!所有的!所有的一切!”太后咬着牙,无限的恨意从那咯吱咯吱的牙间传了出来,竟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你还给我陛下!你还给我!”上官血珑怀中的之遥皇后不知在何时醒了过来,她忽然像是野兽一般,准确狠辣的扑倒了太后,一低头,死死的咬住了太后的肩膀,生生的扯下了一块来!

  “上官之遥!难道你都忘记了吗?先帝不是哀家杀死的,而是你!而是你,将先帝亲手刺死在你的脚下!”太后使出全力的将之遥皇后推开,捂着自己血的肩膀摇摇晃晃的冷笑着站了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之遥皇后拼命的摇着头,厉声尖叫着。

  “你根本和我一样,都不曾真心的爱过轩辕澈!你的心里一直惦记的都是你那个师兄!你甚至以我的名义去追杀嫣月和她的孩子,更是一夜之间将上官破君的家门烧成一片火海!你因为偷食那噬者的花朵,而丧失了心,将先帝活活刺死!这些,你只是都不记得了!”太后虚弱的靠着石柱看着之遥皇后冷笑,字字锥心的说道。

  一阵的天旋地转,上官血珑几昏倒,如果不是轩辕烨霖抱着她,她可能早就直接昏死过去了!盘错杂的恩怨情仇啊,让这些人互相伤害,又独自痛苦!到底是何苦呢?

  之遥皇后忽然笑了,笑着笑着就跳起了舞,水袖轻扬,她心情很好的哼着歌,柔韧柔软的肢在那里不停的扭动着,然后她一下子就扑在了那巨大的棺材上面。声音柔情无限,温柔似泉水的朝着那棺材叫了声:“陛下。”而那朵巨大的花苞摇摇晃晃的,似乎里面有什么在蠢蠢动着。

  “血刃!”拓跋凌狼忽然像是发了疯一般,直直的朝着上官血珑而来!轩辕烨霖回身本想抓住上官血珑的袖子,却不料袖子却应声而裂!上官血珑只觉得自己的全身都没有力气,她费力的抬起眼眸看向了拓跋凌狼,原来握着她脖子的正是那条噬的手臂。拓跋凌狼带着上官血珑跳到那巨大的棺材上面,然后他仰头大笑说道:“血祭就要开始了!”

  “放开她!”轩辕烨霖阴沉无比的看着拓跋凌狼,却不敢轻举妄动。

  原本还有挣扎力气的上官血珑,却感觉自己的浑身像是被猛地走了力气一般,只能软软的任由拓跋凌狼用弯刀迅速的割开了她的手腕,然后鲜血慢慢的滴落在那巨大的花苞上,只是一瞬间,那花竟然就慢慢的舒展了花瓣,猛地将上官血珑了进去,随后巨大的花瓣再一次的闭合。

  “小琴儿!”轩辕烨霖狂吼了一声冲了上去,长剑疯狂的劈着那花,可是那花朵却始终像是钢铁一般,纹丝不动!

  “这就是噬者的血啊!这就是开启血刃的钥匙呀!”拓跋凌狼红着一双眼,疯狂的看着那朵花大笑着。

  “不!不!吐出来!把她给我吐出来!”轩辕烨霖狂的砍着这花朵,喉咙的深处发出了可怕的类似野兽的嘶吼声。

  “哈哈哈哈!没有用的!她正在成为这朵花的养料!这个诅咒将会随着她被噬而消失!”拓跋凌狼嗜血的一笑,看着那巨大的花苞眼眸中闪着无比的兴奋!

  “你这个疯子!我要杀了你!”轩辕烨霖怒吼一声,手中的长剑朝着拓跋凌狼砍了过去!两个亲生的兄弟,此时却都疯狂的纠在一起,拼命厮杀!命运就是这般的爱捉弄人,兵刃相见,却往往是你最亲的人。

  而轩辕烨宸却缓慢的走到那巨大的花前,伸出手去,在手指触碰到那花朵的时候,谁也没有看见,他原本一双栗的眸子,竟然渐渐的变成了一双紫的眼眸!

  “老衲在看见两个皇子的时候,居然看见了地狱的门在缓缓的开启,他们的身后如同血般的鲜红,到处是腥风扑面,波涛汹涌的凄厉哀嚎和痛楚。天罡混乱,六道逆转。修罗王临世,天意,劫数…”“

  ”孩子,你要忍,你要忍到曼珠沙华开启之,然后诅咒将会消失。“原来,娘亲,你说过的话,我才记起来。原来除去我诅咒的便是你留给我的残血剑,上官血珑站在八岁时的自己面前,轻轻的笑了,谢谢你,娘亲…

  ”彼岸。“似乎有人在唤她,她回过头,看见了那抹熟悉的紫身影。

  ”你终于来接我了…紫叶。“

  血的花朵,浸染着鲜血的祭奠,开启了它的花瓣,巨大的花蕊中间,躺着一个浑身洁白如同云朵的少女,她一头墨的长发一直顺着花瓣的隙垂落到地上,像是无数纤细的苏一般。羽翼一般的睫动了动,她幽幽的张开了眼眸,那血红的眸子里,仿佛就要滴出血来。

  她从花蕊中懒懒的站了起来,洁白的眉心间,是一朵绽放的血花痣,她珍珠一般白皙的手里,拿着一把全是红花纹绕的长剑,她是那般的美,仿佛是世间最丽最惑人的女妖。带着血腥和惑从花蕊上走了下来,在她光洁的后背上,正悄悄的蔓延着无数的诡丽花纹。

  轩辕烨霖和拓跋凌狼都停止了打斗,拓跋凌狼惊恐的看着完好无损的上官血珑,不能相信的跪在地上!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臂上愈发清晰的诡异花纹,再也不能抑制的疯狂吼叫!原来他的诅咒还在继续…

  ”小琴儿?“轩辕烨霖慢慢的走了上去,然后他伸出莹白的手指,轻轻的拂过了上官血珑眉心处妖娆的花痣。

  ”我记起来了,我全都记起来了,你和我早已相识。“上官血珑无比美的一笑,然后同样伸出手抚上了轩辕烨霖的额头。

  一股幽香钻进了轩辕烨霖的感官里,他似乎看见了眼前一片血红如火,耳畔似有水过石头发出的潺潺水声。

  一个女人一身红衣似血,长发飘忽如夜,眼眸离如星辰,眉心间是一朵嫣红如丝的花痣。纤白的手指如乌木梳一般滑过万千发丝,只是悄然一笼,便已是妖娆姿。她赤着一双雪白的足,缓缓的逆而上,走在血红色的河之中,有温热的感觉从脚趾间升起。

  一身红如火的曳地长裙,她旋转在一片血般的河之中,无数的蝴蝶围绕着她不停的起舞,遍地开了鲜红的彼岸花…

  天空忽然祥云瑞雾,他站在金光之中,长身玉立,长发如墨般披散在拔的背上。

  金光耀眼,他缓步走下莲台,衣裳飘起朵朵鲜花,香气熏人,昏昏醉。”彼岸。“他温柔似水的唤着女人。

  ”紫叶。“女人回过头看着他美的一笑。

  ”曼珠沙华,永远花和叶都不会相见。永生注定开花无叶,落花无情。“

  轩辕烨霖张开一双紫瞳,看着上官血珑忽然妖魅一笑,轻灵的嗓音低沉好听:”我们终于见面了,彼岸。“

  原来,他们真的好久以前就相识。她是他的曼珠沙华,他是她的紫叶,花与叶虽不相见,却相爱。前世回眸,今生结缘,滚滚红尘,若相依,莫别离…

  ”啊!皇上!皇上你要做什么!“一声尖叫,让人们都顺着声音望了过去,竟然是散着一头长发的轩辕烨宸。右丞相正无比惊恐的倒退着,试图躲过那如同地狱而来罗刹鬼一般的轩辕烨宸!

  ”你们都该死!“轩辕烨宸诡异一笑,一双紫瞳尤为妖孽,他一只手如同鬼魅一般的进了右丞相的口,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右丞相的心脏狠狠的一捏!右丞相便七窍血,只是一瞬间,就没了气息。

  原来,轩辕烨霖并不是那个紫瞳妖孽。而那个真正徘徊在世间的魔鬼,便是轩辕烨宸。天罡混乱,六道逆转。修罗王临世,天意,劫数…

  ”啊!不要!不要!“轩辕烨宸又回过身,手里抓着太后的头发,看着一脸脏惶恐的太后。他残忍的一笑,那双霾的紫瞳,竟然如此显眼。

  ”皇兄!“轩辕烨霖厉声朝着轩辕烨宸喊道。

  ”母后,其实我才是那个最不祥的人,我才是那个圣僧口中的修罗王!你一直都错了,真正毁掉这个世间的,正是我!无数的生命因为我而死去,我应该也应该回到地狱里去了!“轩辕烨宸低低的笑了起来,就那么一直笑一直笑,直到笑出了泪,直到笑得哽咽无语。

  ”皇兄!你要做什么!“轩辕烨霖看着轩辕烨宸拖着太后朝着那朵巨大的花走去,太后已经一脸的无力和疲倦,任由着轩辕烨宸拉着自己,就像是托着一条死去的狗一般。

  华丽的衣裙变得肮脏,高贵的头颅卑微的低着,就连她那原本鲜无比的蔻丹,此时也变得斑驳不堪。

  ”对不起,皇弟,这一世皇兄罪孽深重!如果可以的话,来世,皇兄欠你的,一定双倍还回。婉琴,那一天,是我这一生第一次为女人穿鞋…罪恶因我而起,就和我一起消失吧!“轩辕烨宸俊雅却哀凉的一笑,然后就抱着太后一起跳进那巨大的曼珠沙华之中,很快的曼珠沙华将他们包裹在了一起,咀嚼咽,直到有鲜血从它的花瓣间下…

  ”皇兄!“轩辕烨霖撕心裂肺的吼叫,到头来换来的却只是空无力的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罢了。

  随着轩辕烨宸的死去,这陵墓一瞬间就开始地动山摇,那朵巨大的曼珠沙华正在剧烈的摇晃着,原本丽的花却变得枯萎发黑,看来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还这世间一份宁静。

  轩辕烨霖再也没有时间多想,他将上官血珑紧紧的包裹在自己的前,拦抱起,而青卫正在打算再炸出一个来。

  上官血珑看着拓跋凌狼还跪在花前,痴的看着那花朵,口中喃喃的说:”这样就足够了,足够了,终于可以解了。“

  而上官之遥皇后也慢慢的爬了过去,紧紧的抱着拓跋凌狼的头,她脸慈祥和爱意,不停的伸手抚摸着他的头,带着节奏的拍着他的后背,轻轻的哼着歌,这一次上官血珑听得清清楚楚,原来之遥皇后一直唱的,是一首摇篮曲。

  陵墓开始塌陷的严重,剧烈的晃动,让地面裂出了无数的隙!那个巨大的棺材被倒下的石柱猛地砸到,木头很快就劈裂开来。随后从里面翻滚出了一具只剩骸骨的尸体,那尸体上穿着明黄的龙袍,应该就是轩辕澈了。

  不过,他的手里正紧紧的握着一样东西,仔细的看去,原来是和之遥皇后一模一样的发簪啊!上官血珑一直相信,轩辕澈还是爱着这个杀了他的女人,也许那一天他正要将这个精心打造得更巧的发簪送给她,可是她却用最直接的方式斩断他对她的那份爱情。

  ”不分离了,永远不会离开你了。“上官之遥皇后轻轻的哄着怀中的拓跋凌狼,远远望去,两个人紧紧的依偎着,像是互相取暖的小动物一般。

  而那个永远明的皇后却痴痴傻傻的坐在地上,不停的咧嘴大笑着,那个痴情的夜阑君王一言不发的陪在她的身边,温柔的为她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这些人,都曾犯过不可饶恕的罪,所以他们也倦了,不如就让他们好好的休息吧。

  那朵曼珠沙华终于爆裂,被震碎的无数碎片在她们的头上散了下来,上官血珑仰起脸,看着那漫天飞舞的残缺花瓣。想起了那个曾经为她穿上鸳鸯拐的鞋,又强拉着她一起淋雨的轩辕烨宸。那个永远挂着一抹最温情微笑的男人,那个永远孤单的帝王,终于选择了最决绝的方式,了结了他所有的痛苦。上官血珑缓缓的闭上眼,泪水似乎有些变凉了呢…

  祥云五年,九月十一,轩辕逐正式登基,并将国号由祥云改为金銮。

  轩辕烨霖正在苦恼着,那个着大肚子的女人居然又气得回了医馆!原因竟然是因为上一次,她问他:”你有钱吗?“

  他笑着宠溺的看着自己怀里渐丰盈的美人,说:”当然。“

  ”那人家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那么你就不是个男人!“

  ”何以见得?“他好脾气的刮了刮她的小巧鼻子。

  ”就凭你不让老娘养后宫!你就这点档次还和老娘装领导?“她说完就怒气冲冲的当天卷铺盖回娘家了!不过话说她的娘家当然是那个重新建造的医馆了,而她的后宫当然是那些姬妾们了,不过想一想一个王妃养了一群全是女人的后宫,他怕别人误会他哪天”殚竭虑“啊!

  至于他们是怎么逃出来的?正是那一他们在地宫中没有出路,走投无路间,梅贵妃带着暗卫来寻他们。并炸出一个出口,救了他们出去!

  不过,之遥皇后、拓跋凌狼、皇后娘娘还有夜阑国君主全部都没有出来,永远的被埋葬在了那个地宫之中。

  之后,他们去西域将逐儿接了回来,逐儿竟然可以说话了,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不过好在他的情况会越来越好。

  轩辕烨霖助他登上皇位,经过了这一年的西域锤炼,逐儿变得更加沉稳而冷静。而他再也没有哭过,或者说他早已经忘记了哭是什么感觉。

  梅贵妃呢,自然是当了一国的太后,她被问到是否想自由的时候,她却只是微微的笑了笑摇着头说:”既然皇上已经不在了,我就帮他守着逐儿好了。“

  冷月夜去了西域,听说在那里,他这个冷面公子还的。而碧翠和夜莺还有上官血珑的那些个姬妾们,更是一直热情投身在战后恢复的工程当中。

  而胭脂,也被他们好好的安葬了,就葬在医馆的后山上,他们希望胭脂可以一直看着她们,这样才不会孤单。

  就这样,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好长时间,而上官血珑的肚子也开始一天比一天的大,食粮比以前大了好几倍不说,就光说她的脾气简直就是暴无常。这不,她又生气了,正带着暗卫兵们朝着王府杀了过来呢!

  ”爷!不好了!不好了!“青卫火急火燎的破门而入!

  ”说。“轩辕烨霖低着头看着书,他已经习惯了某些特定模式了。

  ”王妃说你不让她养后宫,说老公要管不服就砍!现下正往您这杀来呢!“青卫惊恐的往后面望了望。

  ”好!本王府方圆几百里内!大到剔牙吐痰!小到拉屎放的人!都一律不许出现,要让王妃尽快来砍。“

  ”轩辕烨霖!你个混蛋!“一个举着一把长剑,着巨大无比的肚子美少妇,正狰狞的朝着轩辕烨霖砍来。

  轩辕烨霖非常镇定的躲了过去,顺便还将手里的枣糕进了她的嘴巴里。上官血珑眯着眼眸享受的咀嚼了起来,然后咕噜一下咽了下去,随后就发表了吃后感言。

  ”有点不甜!下回要多放点糖!“

  ”去告诉李管家,让他下回多放点糖!“轩辕烨霖吩咐道。

  然后上官血珑就又举起长剑开始追着轩辕烨霖砍着,轩辕烨霖一边轻松应付着暴力的娇,一边不停的将桌子上的食物喂给上官血珑吃。不一会,几个回合下来,上官血珑已经将桌子上的食物吃得一点不剩,而轩辕烨霖却脸不红心不跳的笑着看着她。

  ”好哦。“上官血珑懒懒的打着哈欠,就要鞋爬上去,可是无奈自己的肚子好大,根本都看不到自己的鞋子在哪里。

  轩辕烨霖每每这个时候,都会笑着走上来,体贴的为爱妃去鞋子,并按摩她因为怀孕而酸痛的脚趾和小腿。

  不过,今天有些不同,因为这个美丽的少妇,肚子好痛啊!她突然惨烈的一叫,随即大吼出声:”叫产婆!“

  轩辕烨霖第一次如此的慌张,他颤抖着嗓音双腿像是迈克尔杰克逊一般的颤抖着,仰天长啸:”传产婆!“

  金銮四年,王府中有一个摇摇晃晃的小身影来到了窗前坐着的绝男子身边,莲藕一样的小胳膊来来回回的挥舞着,圆圆的肚子鼓了出来,她还记得要往下拉拉衣服,来遮遮羞。

  ”爹爹。“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晃着莲藕一般的小胳膊抗议道。

  ”怎么了,乖宝贝。“妖魅的红勾起,他眸里尽是疼爱的望着小可爱。

  ”为什么你和娘娘总是亲亲抱抱!小小宝怎么办?“小人不满意的鼓着粉腮。

  ”因为你娘娘太美了,爹爹把持不住啊。“某个人笑的妖

  ”娘娘美是美就是太凶!“

  ”哪里凶啊?“

  ”我听小萌萌说,娘娘又打人了。“

  ”没关系,大人经得住打的。“他的爱妃就好这口。

  ”可是娘娘打的是左丞相女儿只有一岁半的小儿子啊。“小粉团起了小

  ”太过分了!“某男终于一拍桌子而起!”嗯嗯,是过分!爹爹终于觉得娘娘过分了!唉?爹爹去哪里啊?“粉团小脸惑。”爹爹我去助你娘娘一臂之力!

  “…”金銮七年,一个美丽的少妇站在阳光下对着一个女人喊了一声:“仙琴啊,我们吃饭喽。”

  那个女人回过头,天真烂漫的看着她笑,纯真的像是个还未长大的小女孩。

  而那个美丽的少妇正是上官血珑,她微微的笑着端着碗朝着夔仙琴走去。其实呀,人生是一场相逢,人生又是一场遗忘,心无旁求,万物皆美。内心的弱弱才真是灵魂的缺失,假如给人生寻找一个最好的活法,那么就是,忘了自己忘了伤。人生也许就像最美的烟火。成,是收了养分,经历了考验之后修成的正果。成,不是只追求美好,还能坦然地接受残缺。

  她仰起头,看着门前飘落的花瓣,感受到了自己肩头一重,她没有回头,只是有些耍赖的向后靠去。

  “烨霖,你说,这一回,肚子里应该是个小世子了吧?”上官血珑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益隆起的肚子,幸福洋溢在了角。

  “这一回,一定是个世子。”轩辕烨霖墨的长发飞扬,轻轻的微笑。

  “我们的嫣儿太顽皮,完全不像是个女孩子,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安静些。”上官血珑回过头,抱住了轩辕烨霖瘦健美的肢,调皮的说:“要是他也很淘气怎么办?”

  “那就你们三个一起被本王打股!”轩辕烨霖在她的红上轻啄,对自己偷香的行为很满意。

  “你敢!”上官血珑叉着,又是一脸的凶悍样!这回青卫又害怕的赶紧闪开了,王妃又开始了!看来我还是出去避避风头吧!

  阳光下,绝倾城的男人继续躲闪着那个美丽娇的追打,祥和宁静的让人不忍打扰啊…我们站在岁月的爱情河畔,一切都尽在不言中,只要在心中还有一份温暖,就够了;笑看世间的沧桑,花开花落,无需挽留,只要心存一份感激,就好了;静数尘世的纷扰,所有的缘聚缘散,只想曾经拥有的美好,不想曾经的无悔无憾,只要存在心底,就行了… wWW.n6xS.coM
上一章   爷娇弱,爱妃轻点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爷娇弱,爱妃轻点》是一本完本穿越小说,完结小说爷娇弱,爱妃轻点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爷娇弱,爱妃轻点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穿越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