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少枭宠呆萌妻 020 以命抵命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  作者:果而 书号:45005 更新时间:2018-3-6 
020 以命抵命
  020

  莫小伍深了一口气,转身朝正堂走去,大厅里没有人,旁边休息室的灯亮着,她缓步走到门口,抬起右手轻叩门板“狼哥,是我!”

  休息室的沙发上,狼爷一听到莫小伍的声音,脸色倏地阴沉了下来,狄笙叹了口气,伸手在狼爷僵着的脸上了一番,调侃似的说道“别僵着脸,很吓人的,待会跟小伍好好聊聊,我先出去!”

  狄笙刚站起身,狼爷一把抓住了狄笙“在这儿坐着!”

  “不要,你不介意,小伍还介意呢,小女孩儿脸皮薄,我先出去看看这宅子,你不知道我对古建筑超级感兴趣,当年要不是因为文学系找工作,我早报考古学了!好好聊,不能板着脸啊,走了!”吧唧一声,狄笙重重亲了狼爷一口才转身离开。

  咔哒打开门,狄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垂头丧气的靠在门边的莫小伍,莫小伍一个灵,偷瞄了眼休息厅沙发上背对着她坐着的狼爷,声音得极低“嫂子,狼哥还好吧?”

  “不好!所以你要小心措辞!”狄笙实话实说,她能感觉到狼爷心情极度不,虽然她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能让狼爷如此记恨的,一定不是小事儿。

  “你,你干什么去?”莫小伍脸一白,急忙双手拉住从自己身边走过的狄笙。她走了自己岂不是死定了,她就是仗着狄笙在房间里她才撞着胆子进来的。

  “你们兄妹俩说话,我在这儿不方便,我让古影带我去溜溜!听话,进去,别让他喊你!”狄笙拍了拍莫小伍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她倒不是真的因为不方便,往私下里说,她是想让她家狼爷把心里的闷火撒出来,自己在的话,小伍一个求救,她能不管?她要管了,她家狼爷那气儿还能顺出来?

  所以,她只能出来。

  狄笙对莫小伍的软肋摸的很准,一句‘别让他喊你’瞬间让小伍紧扒着狄笙的胳膊的手松了下来。

  “你怎么出来了?”华娜两只眼瞪得跟见了鬼似的。她要出来了,小伍还能有命出来?

  华娜是这群人里全然不会伪装的,她那表情让狄笙一眼就看透了“他们说话,我在不方便!”狄笙余光瞥见了脸色同样暗沉下去的厉沧溟,转身道“厉先生请放心,兄妹哪有隔夜仇,说开了就好了,外面凉的,厉先生可以到暖阁去休息!”

  “谢谢阎太太!”厉沧溟微微点头,狄笙能看得出来他对莫小伍是很在乎的,除了跟自己说话的空,他的双眸紧锁着正堂。

  “沧溟,走吧,到暖阁坐坐!”郑航拍了拍厉沧溟的肩头,记宇也陪着朝暖阁走去。

  从狄笙一出来,风哥儿软乎乎地小手就攥着狄笙的,狄笙俯身整理了一下小家伙的围巾“今天开不开心啊?”

  “开心,师傅带我在冰上钓鱼,还给我讲了卧冰求鲤的故事!”风哥儿黑亮的眸子一闪一闪的,跟天上的星星一般。

  “这么好玩啊?那我们风哥儿钓上来了几条?”现在跟孙老头学习的小家伙一共五个,就属风哥儿年纪最小。

  “一条!”下意识的,小家伙把手背在了身后。

  这小动作怎么能躲得过狄笙的眼睛,但狄笙佯装并没有看到,她一个使劲儿把人直接抱了起来,吓得古影一个箭步跑了过来,伸手就要把小家伙接过去。

  狄笙抱着小家伙亲了又亲,转头看着古影无所谓的说道“没事儿,看你吓的,我心里有数,妈妈好久都没抱我们风哥儿了!我风哥儿好厉害啊,妈妈都不会钓鱼!等天暖和了,我们让爸爸带我们一大家人去钓鱼,好不好啊?”

  风哥儿的身子僵硬的很,想赶紧下去可害怕一动弹伤着妈妈肚子里的妹妹,呼呼的小手揽着狄笙的脖子,吧唧亲了亲狄笙的额头“好,我教妈妈钓鱼,妈妈累,风哥儿下去!”

  狄笙不忍心让小家伙在纠结下去,慢慢把小家伙放在了地上,顺手小家伙柔顺的头发“去吧,跟姐姐们玩吧!”

  宁栩女士不知道对着小家伙说了什么,小家伙赶忙对着她连连摇手,狄笙忍不住笑了出来,恐怕是又让她家宝贝为艺术献身吧?

  华娜跟乔天儿看孩子,古影跟着狄笙出了院子。

  沿着走廊,两人一前一后走着,院子中间有条湖,湖中间有条船,站在走廊上隐约能听到船上传来的琵琶声,古影静静朝前走了一步,面朝孤舟,声音里带着凄凉“十七年前,有个叫半夏的女孩被卖到了这个园子里,她父母嗜赌如命,最后丧命赌桌,她只有两个亲人,一个年近七旬的,还有一个两岁的弟弟,因为养不起她,半夏就把她卖到了园子里。

  那时半夏年已经五岁且又是女孩子,很不好手,就算手给的价格都太低,无奈,只有这个园子是最理想的去处。

  是不是觉得卖孩子很不可思议?”古影苦笑了一声,眸渐渐暗沉了下去。

  “或许在别人家是这样,可是在半夏家一点儿都不,就连半夏自己都没有觉得难过,很奇怪吧?

  你知道半夏是她父母的第几个孩子吗?

  七个!

  她上面的哥哥姐姐们都被父母手卖了,而卖的钱都用来赌博了,生下她的时候,本来也打算卖的,结果一个算命的说,她有旺财命,所以她不幸的被留了下来。

  什么旺财命,其实,是半夏偷偷给算命的钱让他故意这么说的,半夏管不住儿子,只能用这个办法,后来半夏弟弟生了下来,结果因为身子不好,不好手,才一直养到两岁。”

  “这个园子买小孩子?为什么?”下意识的,狄笙捂住口,千万别是拿小孩子的器官什么的做菜,想到这儿,那种恶心感快速上涌。

  “看到前面的那条船了吗?被买来的孩子统称为艺,这可不是古代卖艺不卖身的艺,不单单卖,只要年十三岁的女孩,根据长相,开始明码标价,初夜起价从五十万到上千万价位不等,跟拍卖一般,谁出价高,这个女孩的初夜就归谁!而那条船,便是女孩破处的船!”

  狄笙眉头微蹙,她知道古影不会无缘无故的讲一个叫半夏的女孩的故事给她听,这个女孩一定是跟今天阎狼,莫小伍,厉沧溟的事儿有关!

  “你说的这个女孩,现在怎么样了?”

  “死了!”古影的背明显的一抖。

  狄笙猛地怔住了,死了?看着古影的孤寂的背影,一种大胆的猜测浮上狄笙心头,古影跟这个叫半夏的女孩…

  “我也是个孤儿,三岁被继父卖进这个园子,但是,我胆儿很小,因为怕挨打,嬷嬷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从来不敢违抗嬷嬷的话。

  对于接客,我从来没有概念,因为生活的这个圈子都是我们这个命运的人,那时候,我甚至期盼接客的日子赶紧到来,因为之前跟我们一起学习的女孩自从接客以后,生活变的就不一样了,嬷嬷不再打了,有漂亮衣服穿,有单独的房间,再也不会因为曲子练的不好而关黑屋子。

  我一直在期盼那天赶紧到来,直到我十一岁那年遇上一个机灵的小丫头,她叫半夏!她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嬷嬷说,半夏是属泥鳅的,滑头的很,练琴,练舞特别容易逃懒,所以嬷嬷就让我负责监督半夏。

  呵呵呵,她还真就是属泥鳅的,不,应该是属猴的,猴,她告诉我在这个园子的外面有另一个世界,那里有自由的空气,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没人打你,没人你,你想晒太阳就晒太阳,不用怕晒黑,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怕长

  是不是很奇怪一个五岁的孩子能说出这些话?

  不奇怪,她生活在一个着她早的年龄。

  刚开始,我真以为她是逃懒不练舞,不练琴,直到我们俩越来越,她才把她的计划告诉了我,她早晚要从这个园子离开,干嘛要费劲儿的练舞,练琴。

  当时我吓坏了,我赶忙跟她说,不是没有人想逃过,以前有个八岁被卖到这里的小女孩,想逃跑,结果被抓来,活活给饿死了!

  她笑了笑,告诉我,她自有逃出去的办法,而且绝对不会被发现。

  她天天在我耳边说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我也是孩子,从三岁进来,我就从来没出去过,她描述的世界太过美好,我自然而然的会向往,可我没胆儿出去,只是每天晚上睡觉前幻想一下而已。

  一年后半,我十二岁半,半夏六岁半。那天,跟我关系好的另一个女孩到了接客的年龄,晚上,嬷嬷直接把她接走了,临走时她告诉我,第二天一早就会告诉我接客到底好不好,因为我太好奇,我等不及她来告诉我,第二天一大早,五点多,我跟半夏偷偷去了湖边,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她死了,被客人活活折腾死了!

  浑身都是印子,比嬷嬷打的还可怕。

  那天之后,我生了一场大病,等我微微转好,半夏说,我们一起逃走。

  直到这一刻,她才彻底把自己的逃走方法告诉了我。

  她说,这条湖通向郊外的清水湖,我不知道什么是清水湖,我只知道这条湖能让我不死。”古影看着这条湖的眼神很平静,可大红灯笼照耀下,狄笙还是看到了她紧紧攥着的手。

  “出什么事儿了?”狄笙知道事情肯定不会这么顺利的。

  许久,古影苦涩的笑了,声音无比的无奈“当时我迫切的想离开,因为,每过一天便离我接客的日子近一天。

  晚上,等嬷嬷们都睡了,我们俩从房间跑了出来,当我看着半夏如鱼儿般在湖里游着的时候,我哭了。

  我从来没下过水,更何谈游泳?

  那晚我哭了整整一夜,临近天明,半夏告诉我,没事,她教我游泳!

  从那天开始,每天嬷嬷睡了以后,我们便去湖边练游泳,一个六岁半的孩子哪懂的怎么教,第一天还好,第二天就出事了,我溺水了,幸亏遇到送艺上船的嬷嬷。

  幸运的是嬷嬷根本就没有多想,还就以为我们好奇船上的事儿,训了我们几句就走了。

  溺水的感觉太难受了,第三天我连水都不敢下了,停了大约半个月,不知道这个机灵的小丫头在哪儿来的车胎内胆,就这样,我抱着车胎内胆足足练了一个月多才算能游上两米。

  我高兴坏了,可同时离我接客的日子还有四个多月,就以我只能游个两三米的路程想逃出去根本不可能,白天的时候我们观察好了路线,从不让人发现的地方下水,距离最起码两百多米。

  而且外面具体什么样我们也不知道,还有,院内院外连接的地方是个圆柱形的空心柱,要想过空心柱,以我那时的游泳技术根本不可能,所以,我只能练。

  可是老天去不给力,天越来越冷了,九月份还能勉强下水,十月份的水冷的刺骨,我多次想退却,都被半夏劝住了,每次不管水多冷,都是她先下。

  从十米,二十米,三十米,五十米,三个多月不间断的怜惜,我能游两百多米了。

  那天,离我接客还有一个礼拜,我们没有像往常那样十二点下水,而是一直等到了三点多,人睡的最沉的时候我们才偷偷出来,我记得很清楚,那天的月亮很圆,从来没有过的圆,我们俩下水了,那水竟出奇的暖,从来没有过的暖,我们游得很快,整整一个小时,我们一停没停。

  腊月十五晚上,距离我十三岁还差一个礼拜,我呼吸到了不一样的空气!”朦胧中,狄笙看到两行清泪从古影眼中了出来。

  “上了岸,我们努力的奔跑,任由寒风蚀骨,头发上,衣服上,全都是冰霜,就连出来的气儿都冒着寒意,身上的衣服早已冻成冰了。

  每跑一段我们就往后看一眼,每跑一段我们就往后看一眼,直到那个困了我将近十年的红墙消失不见,我嘭地倒在了地上。

  等我醒来,我躺在一个温暖的上,我吓得直接从上坐了起来,两个男孩映入了我眼球,这两个男孩我都见过,他们跟着另一个男孩来过我们园子。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一个叫阎狼,一个叫记宇,那个带他们进园子的男孩是阎家三阎王,阎缙。

  后来我才知道,是半夏故意撞了他们司机的车子,他们才把我们带回了阎宅!

  在阎宅呆了一年,狼哥了一个训练基地,半夏说要想再也不被人欺负,就得把自己练成无所不能的人,于是,我们进了训练基地!

  在训练基地半夏很努力,一点儿都不耍滑头,那时候我才知道,人要懂得选择,选择了就得坚持!

  从进园子,半夏就懂得选择什么了,她告诉我,那时候她之所以耍滑头就是想让嬷嬷把我放到她身边,监督她,因为,她发现嬷嬷很信任我!她聪明吧?一个五岁的孩子什么都懂!

  基地很严,经过三年的训练,一轮轮的淘汰赛后,就剩下我,半夏,雷傲,陆奇!

  三年前,半夏去意大利执行任务,回来的路上,她被一个被黑手追杀的男人当成了挡箭牌,客死他乡!”古影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狄笙似乎明白了,她眉头微蹙“那个男人就是厉沧溟!”

  “嗯!”“小伍是怎么一回事儿?”跟害了自己姐妹的男人在一起,这应该不是巧合。

  “小伍其实也是基地的,只是她有特长,狼哥把她送到国外进修医学去了,小伍跟半夏关系很好,她恳求狼哥说要给半夏去报仇,狼哥没同意,你也知道她的子,她认定的事儿非要做不可,瞒着狼哥她自己跑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害死半夏的是厉沧溟,只知道是黑手的人,小伍借着给厉沧溟治疗的机会混进了黑手,一年前,狼哥终于调查出了害死半夏的人是厉沧溟了,可惜,已经晚了,莫小伍已经爱上了这个害死自家姐妹的男人!

  我不甘心,去年三月我去泰国刺杀厉沧溟,这个傻丫头替他当了一…”

  狄笙脸色也沉了下来,只是“厉沧溟为什么亲自过来?”

  书房里。

  “狼哥,我怀孕了!”莫小伍轻轻抚摸着肚子。

  “滚!”阎狼双眸冷戾,浑身散发着寒意。

  “狼哥,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小伍,我也恨,为什么非要是厉沧溟害的小七,每每夜半我跟他睡在一起的时候,我总会梦到小七告诉我她不想死的样子,每次我都会惊醒,看着沉睡中的他,我多想杀了他给我家小七报仇,可我下不了手!”莫小伍慢慢蹲在了地上,眼泪哗哗的往下,小七有多渴望活着她比谁都要清楚,他们所有人里,阎狼最器重的就是小七,她聪明,机灵,永远带着正能量,从来不像困难低头,她记忆中,从来没在小七脸上看到过不开心,唯独梦里,她哭着说不想死。

  看着蜷缩在沙发旁哭着的女孩,阎狼眸底闪过一丝心疼,她们都是他看着长大的。

  “我们对不起小七,狼哥…”莫小伍擦了擦眼泪,猛地抬起头,决绝地看着阎狼说道“我肚子里的是厉沧溟的种,他无比在乎的种,狼哥,我舍不得杀厉沧溟,我也舍不得小七就白白没了命,我更舍不得离开基地,我决定了,一命抵一命,父债子还,他一出生,就让他给小七抵命!

  厉沧溟一定会痛不生的,让他孩儿的命还我小七的命,让他的痛还我们的痛,狼哥,我求你,别让我离开基地,别让我被抛弃,好吗,狼哥!”

  “好,我亲手结束他的命给小七报仇!你出去吧,让人上菜,开饭!”阎狼冷冷道。

  饭桌上。

  气氛明显的有些凝重,小伍的眼睛有些红,厉沧溟坐在她身边,手紧紧握着她的,他不知道她怎么劝服的阎狼。

  狄笙也回来了,洗了洗手坐到了阎狼身边,她角微勾,淡淡的看着他,道“开饭吧?都饿坏了!”

  “嗯!”狼爷看了眼记宇。

  “开饭,开饭,沧溟,千万别客气,这馆子现在可是我们小七…古影盘下来了,哪儿不好,尽管说!”记宇无害的笑着说道,仿佛刚刚的小七二字并没说出口一般。

  狄笙低垂的睫微微一颤,记宇这是故意的,他说话何曾不严谨过,什么时候有过口误,夹起狼爷给她夹来的水晶饺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等嘴里的东西全部咽下去,她笑着看向小伍“嗯,这饺子很好吃,小伍,给厉先生夹一个尝尝!”

  “…好,谢谢嫂子!”莫小伍生硬的扯了扯嘴角。

  这顿饭吃的,还好!最起码狼爷没动手!

  饭后,各回各家。

  一上车,狄笙抱住了狼爷,只是静静的抱着。

  她知道,他最疼! 狼少枭宠呆萌

  —————————————————

  正文 020 以命抵命

  一秒记住《狼少枭宠呆萌》神。马。小。说。网首发地址 /ml-53946/

  。。。 wWW.n6XS.coM
上一章   狼少枭宠呆萌妻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狼少枭宠呆萌妻》是一本完本都市小说,完结小说狼少枭宠呆萌妻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狼少枭宠呆萌妻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