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少枭宠呆萌妻 030 湖底女尸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  作者:果而 书号:45005 更新时间:2018-3-6 
030 湖底女尸
  皮三儿的话音一落,徐芙浑身都起了皮疙瘩,说这话的人要是记宇她早就攻击的他连皮都挂不上了,想到记宇她眉头蹙了起来“也不知道记宇…”

  “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都不是你们分析的这些!”古影突兀的开口道。

  不是狄笙感,她总觉得古影似乎在隐瞒什么,皮三儿心下了然,他余光斜睨了眼狄笙,转而接口问道“你觉得是什么?”

  “电话!那通电话是谁打的?打电话的人一定知道老姑嘴里的‘那个人’是谁!”古影现在特别怕看到狄笙的眼睛,从昨晚狄笙看她的眼神就带着探究。

  皮三儿蹭地站了起来,快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了出去“给我查阎大小姐事发时段打出或打进的所有电话!”

  挂了电话,几个人继续分析案件。

  “对那个侍者,你们有什么看法?”狄笙转头看向皮三儿,对阎怡凤的事儿她只是好奇,并不是特别关心,她现在迫切想知道的是年轻侍者的事,因为那关乎到到底是谁陷害狄笛。

  这也是皮三儿最关注的,因为这牵扯到陷入僵局的阎氏年会案件,他朝徐芙伸了伸手,徐芙赶忙从随身携带的贼包里掏出两个文件档案袋。

  接过文件袋皮三儿起身递到狄笙手里“这两个档案袋里装的是阎氏年会和这次宴会的所有照片!根据你刚才的叙述,你说侍者临死前曾说过狄笛,其实他说的没错,看了照片你就会明白了!”

  狄笙动作有些焦急的扯开档案袋,皮三儿把有关死者的照片都放在了最上面,狄笙两相对比,心里了然了,脸色微微有些泛白“他看到有人绑架了狄笛,所以才遭到杀害,是吗?”

  “不,我怀疑,就是他绑架了狄笛!我调查过他了,虽然他穿着阎氏的工作制服,但他却不是阎氏的人,就连临时外聘来的都不是,也就是说,他的出现就是为了某个目的,或许绑架狄笛就是一个,但不排除还有其他!”皮三儿现在集中精力在地毯式搜索找个人,只要在京都城活动过,有关他的资料上就不会是白纸一张。

  砰砰两声敲门声,护士走了进来。

  “阎太太,该测体温了!”护士动作麻利的把温度计放好,低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余光撇到狄笙身前的照片,忽地一愣。

  这细微的小动作却没有逃掉皮三儿的眼睛,他起身上前,拿起照片递到护士眼前“你认识照片里的人?”

  护士看了眼狄笙,狄笙也一愣,见护士看着自己不知道说不说的样子,她回过神赶紧问道“小江,你认识这个人?”

  护士接过照片仔细看了看“好像是周晨,我不敢确定,不过周晨右手拇指上有个疤,如果有,大概就是了!”

  徐芙一怔,赶忙拿起照片,迅速的翻找着,灵活的之间最后停到一张照片上,她抬头看向皮三儿“有疤!”

  “对,那就是周晨!”护士小江很笃定的说道。

  “你跟他这么熟悉?”皮三儿收回小江手里的照片问道。

  “熟悉也谈不上,他是我们院的医生,平时很少有集,但帅哥谁都会注意上两眼!”小江嘿嘿笑了两声。

  “他属于哪个科室?平时是住医院宿舍还是自己的公寓?”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很神秘的,大家都说他是隐形的富二代,医院的年轻单身医生除了家就在本地的,哪个儿不是住医院宿舍,京都地价这么高,不奋斗个十年八年的想买个立足之地,难啊,他就不是,好像自己有房子,但具体在哪儿谁都不知道,他不怎么跟人说话,很低气压的!”小江倒是工作很上心,说话的时候不忘了注意时间,她拿出温度计,看了一眼,接着眉头蹙了起来。

  就这个小动作,狄笙苦笑了一声“又升了?”

  “38。9!”小江心的记在本子上。

  “还好,中度发烧!”狄笙自我安慰道。

  皮三儿感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他耸了耸肩膀“嫂子,这事儿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开的,你现在主要任务是休息,先把身子养好,我跟徐芙先回,有什么进展,第一时间通知你,你看成不?”

  “好!”狄笙让古影把人送了出去。

  出了病房,徐芙看着皮三儿就这样走了,她愣了一下,赶忙跟上“师傅,咱不等那江护士出来了?”

  “知道是谁了还愁找不出线索,先回!”他话音刚落,手机响了。

  是调查阎怡凤手机通话的人。

  “嗯?”他晃着进了电梯,眉头越来越紧,徐芙按了一层,也不敢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直到皮三儿黑着脸把电话挂断。

  “怎么说的?”徐芙拽了拽皮三儿的衣袖。

  “电话是阎怡凤打给阎怡凤的!”皮三儿握着手机的手青筋都爆出来了。

  “啊?什么意思?她自己打给自己,有病啊?”说完她愣住了“你是说她有两个号?”

  “嗯!”“要我说,干脆我们就直接去问她得了!”那天去阎宅就该先问阎怡凤的。

  “如果你是阎怡凤,你会跟我们说自己经历了什么吗?”皮三儿真觉得收这个徒弟是个非常不明智的举动。

  叮地一声电梯响,皮三儿直接走了出去。

  看着师傅的背影,徐芙痴痴傻傻的摇了摇头“…不会!”要是她阎怡凤说了,不就把她自己不为人知的一些事就暴漏了出来吗?她不但不会说,反而还会竭力掩盖那些事情,额,他们要是真问了,是不是就叫打草惊蛇?

  京都第一监狱爆炸事件在各电视台轮番播出,火势在下午三点多得到控制,爆炸原因也已查明,是地下煤气管道爆裂后遭遇明火。

  这是官方解释。

  郑航,石帅得到的小道消息是,在爆炸现场有火药的味道。

  明显,这是针对阎缙的。

  监狱那边给出了通知,人十有*遭遇了不行,这样的爆炸,恐怕是尸骨难存了。

  下午七点多,郑航跟石帅去了第二人民医院,寻着病房找到了陆奇当时让雷傲放进监狱保护阎缙的人。

  人伤的很重,有四个人医院已经宣布死亡了,还有三个在重症监护室,另外两个在火场就已经死了。

  病上,这个侥幸活下来且离了生命危险的人强撑着眼皮看着前的郑航,石帅。

  郑航脸色很凝重“兄弟,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三哥当晚在房间吗?”

  上的人伤了嗓子,只能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石帅连连倒退,脸色一片苍白。

  是啊,大半夜的他不在房间要去哪儿啊?

  门口,有记者的声音“这里是京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此次爆炸事故…我们顾市长亲自到了医院探望受伤的…”

  石帅一听顾文正来了,他转身就要冲出去,郑航一把拉住了他,声音得很低“石帅,我知道你难受,可你再难受你也给欧文憋着,现在不是对付顾文正的时候,走,我们从后门离开,听航哥的,给三哥报仇不单单是你石帅的事儿,还有我们!”

  不管石帅愿不愿意,郑航直接把人拉了出去。

  顾文正冷冷看了眼从后门走出的身影,人的心永远不知道足,替儿子报了仇,可他还想要更多。

  坐上车,石帅情绪略微缓和了些“狼哥怎么没来?”阎狼出国的消息除了他们兄弟几个就连阎绅,阎缜等人都不知道。

  “出国了!”郑航深了一口气“回阎宅!”

  此时,狄笙就坐在上看新闻,啪地一声,古影关上了电视。

  “嫂子,别看了!”

  “嗯!”今天的狄笙格外的听话,古影能看出来,她是想好好养身子。

  “你说这新闻国外能看到吗?”狄笙现在担心的不是别的就是阎狼会不会看到。

  “不会!”古影帮着狄笙端了杯水。

  “阎狼还没电话?”狄笙喝了半杯,今天水喝多了,看见谁就有些恶心。

  “没有!狼哥在国外是很少往家里打电话的!”古影放心水杯,走到窗前拉上帘子,这是准备睡觉了。

  “两个小家伙都听话吗?”下午的时候,风哥儿想来医院,古影给揽住了。

  “听话,你放心就是了,有莫小伍在,没人敢欺负他们!”

  这一夜,狄笙也是醒醒睡睡,晕晕乎乎到天亮,体温还是没怎么下去。

  上午十点多,狄秀梅慌慌张张赶来医院了。

  前天一早她本来想给狄笙打个电话的,结果邱老太太摔着了,不过不严重,但也跟祖宗似的让两个儿媳妇在哪儿伺候着。

  今天一早给狄笙打电话,这才知道狄笙生病了。

  其实本来狄笙不想说的,可能是阎狼不在,她生病老不好,就格外想见亲人,这是其一,让她妈来她还有一个目的。

  “你个熊孩子,那天阎狼接电话,是不是你就生病了?”狄秀梅从进来那眼泪就没干了,她实在是觉得心疼,这才今天没见到,这人瘦了一圈了。

  “就是个发烧,说了你又担心!”狄笙看着她呜呜的哭着,心里有些懊悔让她来了。

  “打针了吗?”狄秀梅擦了擦眼泪,想着哭也不吉利,就止住了。

  “没有!”怕她妈担心,她就直接隐瞒了下来。

  “怎么就突然发烧的?降温什么的都没有用?大夫怎么说的?”狄笙简单说了说,这些倒没怎么隐瞒,当然食物中毒这种事儿她肯定不会说。

  狄秀梅一听狄笙碰了死人,阿弥陀佛了好几声,赶紧站了起来“你怀着孕怎么就不老实的?你不知道怀孕的女人容易招这些东西,你这肯定是被那东西上身了,是不是有时候就会突然觉得浑身沉重,背上跟背了个大山似的?”

  “…有点儿!”

  “你这个小祖宗啊,怎么就不让人省心!”狄秀梅围着狄笙的阿弥陀佛的一个劲儿的念叨。

  也不知道念叨了多少遍,她总算是停住了步伐,转身看着身后站着的古影吩咐道“小古啊,你给狄笙把衣服拿来,我给她换上!”

  “阿姨,你这是要…”

  “她这是被上身,我得带她去找小神童看看,对了,千万要拿些庄重些的衣服,对小神童可不能不尊敬!哎,你这孩子赶紧去啊,十二点之前必须得赶到!”那个小神童跟别人不一样,到点儿准时下班儿,她就奇了怪了,你说多上一会儿还多赚点钱,他怎么就这么傻呢?

  狄笙笑了笑“去吧,听我妈的!”

  古影有些闹不懂狄笙这是唱的哪一出。

  趁着狄笙穿衣服的空,古影出去给陆奇打了电话。

  一上车,狄秀梅就指挥着陆奇开车,车子开了有一个半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下了车,狄秀梅蹭蹭跑进了附近的超市里买了两条烟,两瓶酒。

  平时来这里,只需要拿两盒烟就行,今天为了狄笙,她可是下了血本。

  陆奇跟在三人后面,出门在外,他是不会让狄笙离开他的视线的。

  房子是别墅的样式,不过,一进大厅就是一个案台,案台左侧坐了个男人,男人正怪气的跟他左手侧的人说着什么。

  这个男人就是今天的主角,小神童。

  狄秀梅把手里的东西到一个类似于助理的人的手里,接着就在蒲团上虔诚的三跪九拜,她起来后,赶紧又把狄笙拉在了蒲团边上,示意狄笙磕头。

  古影赶忙上前,一把拉住狄笙,她是阎家主母怎么可能对着别人磕头,即便这个别人是所谓的神灵也不行。

  小神童眼皮轻翻,定定看了狄笙几秒,然后淡淡收回了视线,继续自己的工作。

  此时,屋里两侧等待的人视线均定格在了狄笙跟古影身上。

  狄笙轻轻拂掉古影的手,刚要下跪,小神童忽地喊了一声“木鱼!”

  那个助理似的人恭敬的走到狄笙身边“太太,贵宾室请!”

  狄笙一愣,转头看向母亲,狄秀梅也愣住了,这种情况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

  叫木鱼的助理也没有催,只是恭敬的做着请的手势。

  狄笙转身看了眼正忙着的小神童,对着他淡淡点了点头,便随着木鱼朝贵宾室走。

  古影,陆奇,狄秀梅抬步跟上。

  贵宾室里入目便是观世音菩萨的画像,菩萨手持净瓶,杨枝,落款处一行小楷‘菩提所缘,缘苦众生’!

  众人依次坐在了沙发上,木鱼躬身倒了四杯水“我家先生一早卜卦,说有贵宾到来,这水就是先生为贵宾亲自准备的!”

  狄笙面上淡然的笑了笑,可她心里着实觉得诡异,是木鱼故意说的还是他嘴里所谓的先生真有这等神算?

  不过,不管怎样,他引起了自己的好奇。

  “谢谢你家先生了!”狄笙嘴上说着,却没有动面前的水。

  “各位先再此等候,十分钟后,我家先生就会过来!”木鱼躬身退了出去。

  狄笙起身打量着这间雅室,墙上的画看笔墨就知道不是一般人的书法,屋里淡淡的檀香味混合着墨香她精神莫名的好了些,最后,她立在了一副字前,那墨香味就是从这字里飘出来的,狄笙下意识转头看向那副观世音画像上的小楷,字迹相似,可以看出是一个人的手笔,如果她没猜错,应该就是这位小神童了。

  门开了,狄笙转过了身子,小神童被推了进来。

  是的,被推了进来。

  就连狄秀梅都惊诧了,她每次来小神童都坐在那个座位上,她没想到她心目中的小神童,竟然是个残疾人?

  “各位,请坐!”小神童的声音清冷自然,不是刚才的怪气!

  等众人落座,他转身看着木鱼说道“请香!”

  “是!”木鱼恭敬的从外间拿了一把香递到小神童手里,小神童嚓地点燃了红烛,快速分好香,一头放在跳跃的烛苗上,等香点燃,他念念有词的说了好一会儿,然后把香进了香炉里。

  如此三次。

  盯着香看了约三分钟,他慢慢转过身看向狄笙。

  “该离去的已经离去,太太今晚便可安神,不知道太太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狄笙微怔。

  以前,她妈说过小神童有多厉害,能知道你的很多事情,她觉得肯定是她妈在跟人交谈中了秘密。

  可今天,她有些半信半疑了,她从进门就没谈论过自己发生过什么事儿,他那句‘该离去的已经离去,太太今晚便可安神’着实让狄笙震惊。

  “想问的太多,却不知从何说起,先生可否指点津!”狄笙不想问阎狼的事儿,她怕知道不好的后果,不想问阎缙的事儿,她怕事已成定局,阎家那些事儿她亦不想过多谈论。

  “菩提所缘,缘苦众生,太太自是明白人,无需旁人指点,能来便是缘,缘来缘去,缘聚缘散,若以后太太心绪不平,小舍随时太太常来!”说罢,小神童自行离开。

  “哎哎哎,小神童,我还没说…”木鱼止步揽住了狄秀梅“该说的,先生已经说完,十二点已到,先生要闭关了!各位,自便!”

  不单单是狄秀梅糊涂就连古影,陆奇也都让他绕的晕晕乎乎的。

  狄笙起身站在观世音画像前,淡淡品味着小神童的那番话,良久,她笑了出来。

  从小神童那里出来,狄笙的脚步豁然轻松了,她下意识摸了摸额头,温度似乎降了下去。

  路上,狄秀梅嘟嘟囔囔的埋怨着小神童,说明天一早要带狄笙到别家去看。

  “妈,你怎么知道的这个小神童?”狄笙由古影扶着上车。

  “还不是住院的时候听人说的!”气死她了,白来了一趟。

  “妈,这个人功力可不浅,你摸摸,我退烧了,真的!”狄笙把头伸到她妈面前!

  狄秀梅半信半疑的摸了摸“嗳,还真退烧了呢?小古,你带温度计了吗?”

  古影一愣,赶忙掏出温度计,真要降温了,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五分钟后。

  “多少度?”狄秀梅眼睛花了,只能把温度计到古影手里。

  “三,天啊,37。5度,真降了,太神奇了吧?”古影看着狄秀梅的眼神都是感激。

  “真的,假的,给我看看!”陆奇说着就要拿过那温度计。

  古影蹭地拍了他一下“你开你的车,当然是真的,这小神童也忒神了吧?要我说那宴会上的…”

  “小六,先送我妈回东郊,然后我们回阎宅!”她现在浑身都劲儿,完全就是死而复生后的感觉,倍加珍惜活着的机会。

  古影不再说话了,收好温度计,低头扒拉着手机。

  把狄秀梅送回东郊,狄笙车子也没下,直接让小六把车开回阎宅。

  刚才狄秀梅在车上古影没说,她转头看着狄笙“嫂子,要不今晚还是在医院呆着吧,等明天稳定了在…”

  “我好了,回阎宅!”

  狄笙从病倒好,这速度贼惊人。

  说倒下就倒下,这说好就好,人家说病去如丝,这就没法搁儿她身上了。

  拿过手机,狄笙给阎狼发了条信息,说她好了,从医院出来了。

  车子停在阎宅主屋门口,狄笙的回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等她进屋时,客厅的人都愣住了。

  钟静书赶忙站了起来,安淳蹭地跑到了狄笙面前,阎狼在,她不好去狄笙房间“怎么瘦了这么多,好了吗?”

  “嗯,好了!”狄笙笑了笑。

  宋淑梅脸色依旧病怏怏的,下意识的,她看了眼狄笙的肚子,眉头蹙了蹙,这肚子可真得住折腾啊,都那么厉害了还在。

  “古影,把厨房的人都叫进来吧!”狄笙走到沙发旁走了下来。

  她话音一落,整个客厅都静了下来。

  狄笙生病的事儿并不是密不透风,谁眼皮底下没有两个眼线。

  宋淑梅心里咯噔一下,她视线不自觉的看向瞿玉容。

  狄笙不是善人,从来不是。

  有人要害她,她或许能饶便饶,可要害她的狼妞,她就没有这份容忍的雅量了。

  她靠坐在沙发上,她是有劲儿了,可不代表她不累,毕竟,她的身子也需要一点点在养回来的,她不着痕迹的扫过每一个人,尤其是钟静书。

  她知道自己或许想多了,可她不得不想多,因为她的狼妞比她的命都重要。

  阎家厨房五个厨师,五个帮厨。

  狄笙看着面前的九个人,她眉头微蹙“还有一个叫冯燕的,去哪儿了?”这个冯燕她记得很清楚,给阎狼做饭那天,还是她帮着自己端上去的。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愣是没有人回答。

  “谁是厨房的头?”狄笙神色微冷。

  “是我,太太!”瞿玉容站了出来。

  “冯燕呢?”狄笙此时完全没有了平的和善与客气。

  “这…太太,我们厨房的工作模式您可能不太清楚,我平时跟冯燕不搭班,一般不关注她的事儿,孙师傅是跟冯燕一起搭班的…”瞿玉容心里很虚,狄笙食物中毒的事儿宋淑梅跟她说过,其实宋淑梅说话的意思是想知道狄笙的事儿跟她有没有关系,她当时回答的很模棱两可。

  “瞿师傅,我就问你!因为你是厨房的管事人!”狄笙不是针对人,只是针对事。

  狄笙的话让瞿玉容心底一寒“太太,我真不知道,她也没请假,从前天早上到现在就一直没看到她!”

  “没看到你也没找?”

  “我收到了她的信息,她说家里人有急事,请假两天,按说今天早少就该过来了,可都这个点儿了也没见人!”瞿玉容神色淡然了下来。

  “那正月十七,也就是大前天天晚上在厨房值班的是谁?”狄笙淡淡扫过众人。

  “是我跟冯燕!”孙师傅主动站了出来。

  “她家里人有事,你知道吗?”狄笙微怔,然后抬眸看向孙师傅。

  “没听她说!”孙师傅一直都没抬头。

  “你们一起离开的厨房吗?什么时候离开的?”狄笙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做完二少吩咐的饭菜后,收拾好厨房一起离开的!”

  客厅里突然更静了下来,宋淑梅,游之等人的视线停在了钟静书身上,自然而然的那些传说中的‘下毒’事件的主谋就有了人。

  狄笙面色未改的继续询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她不见的?”

  “第二天早上,因为上夜班,我便睡得很沉,等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在房间了,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直到中午遇到瞿师傅,瞿师傅问我冯燕家里出了什么事儿,当时我还奇怪的!按说,我俩关系这么好,她有什么事肯定是会告诉我的,然后我给她打电话,电话里说关机!”本来她还想着明天休班到冯燕家里看看呢。

  狄笙抬眸看了眼古影,古影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那天晚上你值班的时候,除了你跟冯燕,其他人进过厨房吗?”狄笙说的其他人是指厨房里的人。

  “十一点多的时候,瞿师傅来过!”

  “是吗,瞿师傅?”狄笙转眸看向瞿玉容。

  “是的,太太!我是例行公事!”瞿玉容暗叫不好。

  狄笙点了点头。

  古影还没回来,一个匆忙的身影冲进了大厅,巡视了一番,朝海婶跑去,附在海婶耳边刚要张口,狄笙开口了“有什么事儿就说!”

  那人微愣,看了眼海婶,有些不知所措,直到海婶开口“太太的话,你没听到?”

  “是,是!太太,是,是这样的,前院的湖里发现了一具女尸!”说这话的时候这人的嘴角都是动着的。

  顿时见客厅里都是倒气的声音,狄笙脸微微泛白,好一会儿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是谁?”狄笙觉得那答案就在嗓子眼儿,呼之出。

  “是,是厨房的冯师傅!”

  “什么!”宋淑梅惊诧的叫了出口。

  因为阎缙的事儿,家里的男人都没在,宋淑梅也不是傻子,这么样的死法绝对不是意外,她从心底有些慌了,转身看着报信的佣人“海叔去了吗?”

  “海叔在给老爷按摩,没敢去叫他!”

  狄笙眸子一眯,慢慢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带我去!”

  钟静书一把拉住了狄笙“老四家的,你身子虚,还是不去的好!”都说冤死的人怨气重,就算不信也不得不防。

  “谢谢二嫂,我没事儿,你放心就是!”狄笙淡淡笑了笑,她转身看了眼瞿玉容和孙师傅“你们俩一起,其他人散了吧!”

  瞿玉容当然不想去,可这时候越是不敢去就越是有嫌疑。

  狄笙一出门,古影就回来了,她知道自己拦不住狄笙的,只得紧紧跟在她身边。

  “给皮三儿打电话,还有让陆奇把郑起接来!”狄笙沉静的看着前面的竹林,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古影。

  “好!”古影朝跟在后面的陆奇招了招手,把狄笙的传递给他。

  他点了点头,转身向了车子。

  湖边,尸体已经被打捞了上来,打捞的人已经把尸体用白布盖上了,狄笙走了过去“掀开!”

  旁边的男佣一怔,确定狄笙的意思是让他掀开白布后才蹲下身子跟另一名男佣一起吧白布掀开。

  狄笙缓缓蹲下身子,身后的瞿玉容忍不住别开了脸。

  尸体并没有多少恐怖的变化,因为不是夏天,也没有什么味道,狄笙唯一的感觉是,冷,彻头彻骨的冷从尸体中钻出来。

  “谁发现的?”狄笙起身朝湖边走去。

  “是,是我,太太!”一个矮个子的佣人走了出来,没等狄笙问,他便开口道“我负责的区域就是这片湖,老爷以前最喜欢在这里垂钓,我每隔两天就会乘船在清理湖里漂浮着的东西,今天,我从东边撑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看到湖里头有东西,我蹲下身子一看,差点儿没把我吓死…”说到这儿的时候,矮个子的男佣猛地打了个灵。

  半小时后,郑起就到了。

  古影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现场就留下了她,狄笙和陆奇,每隔多久,皮三儿也来了。

  皮三儿绕着湖边走了一圈儿,身后,徐芙亦步亦趋的跟着“啧啧啧,上次来的匆忙,都没注意,这狼哥家可真大,钓鱼还得专门有个湖,你看看这湖水,真清,那边还有竹林,不知道他家有没有养熊猫!嗳,师傅,你说凶手会是谁啊?跟那个二少会不会有关系?”

  “可惜,现场被破坏了!”皮三儿没理会徒弟的话,转身朝尸体走去。

  “怎么个说法啊,郑起?”皮三儿蹲在郑起对面。

  “初步鉴定,死亡原因是溺水而亡,尸体表面没有任何创伤,骨头完好,我有预感,即便解剖,得打的答案就是普通的溺水而亡。”郑起收拾东西站了起来。

  狄笙眉头一蹙“所以,在尸体身上得不到任何答案了?”她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个人一定不是溺水而亡这么简单。

  “要么她是溺水而亡,要么就是背后隐藏着一个高手,能杀人于无形的高手!

  不过,嫂子,也不是没有线索,你不是说,有人收到了她的请假短信吗?”不知道为什么,皮三儿觉得这件事的背后或者就是一条大鱼也说不定。

  “怎么说?”狄笙转头看向皮三儿。

  “发这条短信的有三个人,第一个便是死者自己,或许,她真有急事也说不定,第二个,收到短信的人,人或者就是她杀的,她利用的就是,我们都不会怀疑她的手段,第三个就是真正的凶手,ta杀了人,然后利用死者的手机给瞿玉容发了短信!”皮三儿眉头蹙了蹙,又是手机,就是不知道这部手机能不能找得到。

  狄笙点了点头,她转头看向古影“古影,把所有佣人都叫到四号别墅!三儿,交给你了!”

  “嫂子放心!”

  四号别墅。

  皮三的策略很简单,外院的人只问三个最关键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见到冯燕的?”

  外院的答案五花八门,有不认识的,有半年前的,最近的也是在好几天前!

  第二个问题“前天晚上有没有听到院子里有什么声音!”

  汽车鸣笛声,走路的人说话声,隔壁房间里的吵架声。

  第三个问题“当天晚上谁不在房间里!”

  去,外院的人几乎都排除了。

  内院的人除了不在主屋工作的,也全部排除。

  在主屋工作的人,在狄笙的分析下,皮三儿次到主的挨个询问。

  得到的答案也不尽然。

  “下一个,叫丛月进来!”皮三儿对着兰芝说道。

  丛月进来。

  “当晚或者最近有感觉到冯燕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吗?”皮三儿抬眸看向神色恍惚的丛月,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她有什么反应,转头看向旁边的狄笙,指了指耳朵,意思是,这人不会是笼子吧?

  “丛月?”狄笙轻声喊道。

  丛月动作迟缓的看了狄笙一眼,停顿了约两三秒才反应过来“太太,您说什么?”

  “你不舒服吗?”狄笙这才发现往常她一进门就兴奋的带着笑的女孩今天格外的沉静,当时她进主屋时就没有听到她的动静。

  丛月连连摇头“没,没有,谢谢太太关心!”

  狄笙知道她不想说,也没在继续追问,转而说道“皮先生有事儿要问你,好好回答皮先生的问题!”

  “是,太太!皮先生,您问吧!”

  皮三儿把刚才的话有说了一遍。

  丛月蹙了蹙眉“没有,当晚她情绪好的,走的时候跟孙姐还有说有笑的!”

  “那最近有什么不一样吗?哦,或者说,她跟谁关系最近有些不太好!”皮三再次问道。

  “没有,冯师傅性格比较直,胆儿比较小,很少跟人有别扭!”

  狄笙眸光一闪,那光里是对丛月的赞赏。

  连续又问了几个问题,丛月一一作答,没有刚才的心不在焉。

  “好,你把瞿师傅叫进来吧!”皮三儿看了下笔记本上的记载,还有两个人。

  “是!”丛月转身朝门口走去。

  忽地,她顿住了脚步,停了有十几秒才往门口走去。

  狄笙下意识的叫住了她。

  “你刚才想到了什么?”

  丛月蹙了蹙眉“我,刚才皮先生问冯师傅最近有什么不一样,倒是有点儿不一样,但是我不知道这是我多想了还是…”

  皮三儿眉头一挑“没关系,有什么你就直接说,错了也没关系!”

  “是,前几天我发现冯师傅对瞿师傅的特别关注,尤其是前两天,瞿师傅出去接电话,瞿师傅前脚刚走,她后脚就跟在后面,不过还是被孙师傅给抓了回来!”丛月停下了话头。

  “好,谢谢你丛月,那你就把孙师傅叫进来!”皮三儿笑了笑。

  “孙师傅?”丛月疑惑的问道,刚才不是说叫瞿师傅吗?

  “对,孙师傅!”

  丛月走了出去。

  狄笙转头看向皮三儿“你怀疑瞿师傅?”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是丛月的一句话让他想起来的。

  “什么事儿?”

  “瞿同!”皮三儿角微勾的看着狄笙,这个名字狄笙应该不陌生。

  “就是跟左璇联合起来陷害我的瞿同?他不是被抓进去了吗?”忽地,狄笙嗤笑了出来“你是说瞿同跟瞿师傅有关系?”

  “姐弟关系!”当时调查瞿同案件时他就发现了,不过因为瞿玉容当时跟案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他也就没放在心里,可今天发生这件事,他不得不把折两件事儿联系起来。

  “你是说瞿玉容为了给弟弟报仇然后陷害了我,然后为了罪就故意杀了冯燕,让冯燕背上畏罪自杀的名声?”狄笙对此有些不太赞同。

  “万事皆有可能!听听她们怎么说吧!”皮三儿视线移到朝这边走来的孙师傅身上。

  孙师傅神色很黯然,对冯燕的死她最难过。

  皮三儿开门见山的问道“瞿玉容有什么把柄落在冯燕手里了?”

  孙师傅猛地抬起头看向皮三儿。

  “孙师傅,皮先生不是外人,他问什么你就好好回答。我也不隐瞒你,就是你们值班的晚上,我食物中毒进了医院,现在有人把罪名安在了冯燕的头上,说她是畏罪自杀。

  虽然只跟冯燕见了一面,但我绝对相信她是被冤枉的,冯师傅说跟你关系最好,我相信你也不想她含冤而死的,对吗?”

  ---题外话---

  聪明的孙师傅将作何选择呢?。。。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神-马】【小说-网】,阅读地址:www.shenmaxiaoshuo.com

  。。。 wWW.n6xS.coM
上一章   狼少枭宠呆萌妻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狼少枭宠呆萌妻》是一本完本都市小说,完结小说狼少枭宠呆萌妻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狼少枭宠呆萌妻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