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少枭宠呆萌妻 033 诡异耳钉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  作者:果而 书号:45005 更新时间:2018-3-6 
033 诡异耳钉
  


  “你是说,吕洁跟周晨是邻居?”狄笙眼眸眯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确实是个好局,唯有邻居才会很自然的发现周晨是同恋,所以,吕洁会第一时间进入到皮三儿的眼球。

  皮三点了点头,如果不会这个原因他怎么会如此笃定。

  “那吕洁是自杀还是被自杀?”狄笙渐渐镇定了下来,看着照片上的女孩,她忽然觉得或许这个发现对他们来说是个机会。

  “被自杀?”徐芙惊叫了一声“那,那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自杀是她真想死了,被自杀…自然是有人让她死给我们看,我猜,她死不了!她要真死了,对方的局不就成了死局,那她费尽心思抛出这么个替身还有什么意思?如果吕洁真死了,以三儿的性格一定会重新调查此事,而有些东西恐怕就会被翻出来,她抛出吕洁就是想把自己摘出来,怎么可能让这个人轻易就死,所谓‘自杀’只不过是一计而已,‘自杀计’不过是想告诉我们,她吕洁就是幕后指使者而已。”狄笙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左璇,她果然小看了,同在一个屋檐下,她还真就以为她左璇是当代最著名的大无脑,脑袋装草的龌蹉二代女。

  “那我们怎么办?”徐芙紧张不能自持,她发誓,等案件结束她一定要出一部小说名儿她都想好了,就叫《步步杀机》!

  皮三儿看了眼狄笙,两人相视一笑,几乎同时说出四个字“将计就计!”

  “三儿,冯燕家里你找人关照一下,让她背着这个黑锅我心里不舒坦!”狄笙转而说道。

  “嫂子放心就是!”狄笙这样的安排让他很满意,她现在在阎家内宅,动的越少越好,她几乎算是活在凶手的眼皮底下,越不动就越安全。

  午饭狄笙吃的很少,她没什么胃口,可能是昨晚一夜没睡的缘故,她头嚯嚯地疼,眼皮还一个劲儿的跳。

  她也不敢想事情了,她这破身子好了还没两天,再要是折腾出个好歹,她都不敢往下想了,喝了点儿果汁赶忙上补眠,她知道这头疼和眼皮跳是昨晚自己一夜没睡的后遗症。

  不知道是不是真累了,来回在上滚了几圈,狄笙还真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她昏天暗地,头上嗡嗡的手机响她猛地惊醒,伸手拿过来手机,安腾北野?

  自从从医院回来,她的手机一直就放在头上,她怕漏接阎狼的电话,看到野兽二字,她微微有些失落。

  缓了口气接起了电话“喂?”

  “狄笙吗?”安腾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那传来。

  “是我,北野!”

  “打扰到你休息了吗?”狄笙的声音中带着刚睡醒的味道,安腾北野下意识的看了眼时间,下午六点多。

  “没有,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儿?”狄笙身子还是有些乏,白天睡觉就这样,甭管你睡几个小时,起后那身子就是疲乏。

  “是这样的,今天我接到许宁的电话,说她在日本,问我关于前几天华小姐被抓的那个医院的旧址…”

  “你说许宁去了日本?”狄笙脑子里仿若爆了个炸弹,这丫跟晴天霹雳没什么区别。

  “是的!”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所以才会给狄笙打电话。

  “你现在哪儿,我马上出去,我们见面聊!”狄笙蹭地从上下来,腿着地的时候软了一下。

  “我在开车,要不就去阎氏国际酒店吧,那儿对你来说比较方便!”阎家这几天一出戏接着一出戏,真要碰上记者,也是件麻烦事儿。

  “好,谢谢你了!”

  挂了电话,狄笙随便换了身衣服,拿着手包就往外走,古影在客厅电脑,狄笙冲出来的时候下了她一跳,狄笙解释了几句,两人一起下了楼。

  出门的时候竟然差点儿被匆忙进来的人撞倒,要不是古影拉住了自己,后果她真真不敢想。

  定睛一看,差点撞到自己的人竟然是左璇,丫这是不是就叫冤家路窄。

  左璇先是一愣,刚要弯身捡起狄笙的手包,纤细白的指尖还没碰到,就被古影先了一步“就不劳烦璇表小姐了!”说罢她亲自捡起狄笙的手包。

  左璇微微一怔,嗤笑了一声,绕过狄笙就朝楼上走去。

  就这样走了?也不道歉?

  狄笙斜睨了她一眼,古影也收回了视线,转身走到低声身边“嫂子,走吧!”

  狄笙点了点头,右眼蹭地又跳了一下。

  一上车,狄笙赶忙掏出手机给许宁打了过去,如她猜想一般,她无比幸运的被人家许二同学给拉进了黑名单,她怕是自己找她麻烦吧?

  “小六,厉绝的电话是多少!”狄笙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小六没有犹豫的背了出来,狄笙打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女人的声音,柔柔弱弱,跟传说中的病西施有的一拼,狄笙冷笑了一声,这就是那个‘未婚’吧?

  这就是他厉绝所谓的‘保护许宁’?那无名的怒火让狄笙狂暴口“让厉绝接电话,别跟我说他在洗澡,丫就是鸟,三秒内我也要听到他的声音!”

  驾驶座上,小六差点把车直接开下山,他嫂子也忒…鲁了吧?

  或许是这震慑还真就起了作用,对方没多废话把电话就到了厉绝手里。

  “喂,哪位?”厉绝冷声问道。

  “许宁呢?”狄笙觉得心口疼的厉害,刚还怨恨许二把她拉入黑名单。

  厉绝眸阴冷的扫过站在他一旁的‘未婚’,对方委屈的低下头转身离开“在我别墅!”

  啪嗒一声狄笙挂了电话!

  厉绝眉心一蹙,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隐约觉得不对劲儿了,狄笙不是这样无聊的人,他眸一凛,迅速拨通了别墅的电话。

  电话响到底也没人接,这一刻他才真正觉察到出事了。

  狄笙用陆奇的手机给许宁打了过去,正在通话中,再打就关机了。

  下午下班儿的点儿路上的车子很拥挤,狄笙心里急躁的很,日本,日本,她怎么答应自己来的,她不是说会好好听话,不问这件事儿的吗?

  她忽地想起一个人,拿起手机拨打了过去,电话很快通了。

  ——“敖少,是我,狄笙!”

  “你好,冒昧的问一下,关于囚华素的人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了?”

  “没有啊?那你有没有发现许宁这几天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什么,你说她回景上了?”

  “是的,有朋友说她去日本了,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她跟我们那个日本的朋友打电话问了那家囚华素的废旧医院的地址,我怕她犯傻,你也知道她做事特别容易冲动,是不是华素最近情绪不太好啊?”能刺许二的要么是她发现什么了,要么是她受刺了。

  “好,你直接去京都国际饭店吧,我跟朋友约那了,我们见面细说!”

  挂了电话,古影递给了狄笙一杯水,喝了两口她就放下了杯子

  “是不是华素情绪刺许宁了?”古影把杯子放好,看着狄笙紧蹙的眉头问道。

  “嗯!”狄笙胳膊搭在额头上“都怪我,我当时就不该让她没谁事儿的时候去陪华素!”

  “怎么能怪你,你要不让她陪华素,指不定她早就去日本了!”依许宁的子这事儿她能做的上来。

  “怎么办,古影,我,我怕她出事儿,华素的事儿根本就不是这么简单的,华家都没查出来,她能查出什么事儿,我怕她一出国就被人家盯住了,怎么办啊!”这个世界上许宁跟阎狼在狄笙心目中是同等地位,就连狄笛,乔天儿都比不过的。

  “嫂子,你放松,放松,或许你想多了,许宁跟华素不一样,对方抓华素肯定是有原因的,许宁,或许对方都不知道她这个人的存在,再说,许宁别看人整天犯二,但极其聪明伶俐,她一定会逢凶化吉,化险为夷!你被胡思…小心!”古影迅速把狄笙卧倒在后座,她身子快速拱在狄笙上方,完全把狄笙控制在自己跟后座椅之间。

  嘭地一声紧接着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吱的一声,刺耳的摩擦声让狄笙下意识堵住了耳朵,车子咯噔停了。

  小六迅速从座椅下发掏出两把手,一把别在自己间,一把扔给古影“古影,你负责保护好嫂子!我下去看看!”

  “好!”古影让狄笙躺在车上,她迅速环顾了一下四周,双手托着手警惕的看着前方两车相撞的地方。

  虽然这辆征服者异兽从玻璃到车体全都是防爆防弹,但古影仍旧不敢让狄笙坐起来,一旦有什么意外都不是她们能承受的起的。

  “怎么了,古影?”狄笙知道自己的命不单单是自己的,她没有强行坐起来。

  “出车祸了!陆奇刚要提速穿过十字路口,左侧突然冲出来一辆武装押运车,如果不是我们左侧的这辆黑色轿车也突然加速,恐怕那车撞到的就是我们!陆奇下去查看了,你没事吧,嫂子?”古影觉得狄笙的脸有些苍白。

  “没事儿!”狄笙已经分不清这样的事儿是不是意外了“怎么了?”狄笙见古影蹙起了眉。

  “那辆黑色轿车的车牌号怎么这么熟悉?”因为外面天色渐黑,再加上那辆被撞的车子有些斜了,最后面一个数字她没能看见,但…“记宇家的二小?”

  狄笙蹭地就想坐起来,记宇千万不能出事儿,古影一把按住她“开车的或者坐车的都不是记宇,这辆雷克萨斯是记宇买的第二辆车,小名二小,他已经有几年不动这辆车了,我想我知道是谁了!”

  “木舟?”狄笙惊呼道。

  能动记宇车的人,除了他还有谁。

  “只能是他!”

  果然,离这么远古影就开到从车里抬出来的人了,看样子伤的不重,还能说话。

  两人始终没有下车,十来分钟记宇来了,救护车也来了,在警察来之前,陆奇走了回来,直接绕道把车开走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狄笙坐了起来。

  “武装押运车的刹车坏了,幸亏这木舟小子开车不着谱替我们当了一灾!嫂子不用担心,人没事儿,估计也就是个震,这小子可不是一般的不着谱的,车速踩到了130,直接让武装车给扫尾了,也幸亏是130,再慢些,估计小命是没了!”陆奇现在还有些后怕。

  “他怎么开记宇的车?”古影疑惑的问道。

  陆奇没忍住笑了“他现在不是住记宇家吗?记宇那货把人呢家纯粹当老保姆用,买菜,做饭,洗衣服都是他的活,记宇嫌他天天挤公太慢,就把二小给他开,这丫今天第一次开出来,说是一到红绿灯就紧张,见我们加速,他就着急了,这不脚下一打滑,我看吓得够呛,平时怕记宇的一人,见到记宇都发疯了!”

  狄笙一路没说话,车子直接停在了饭店门口。

  陆奇推门下车,然后亲自打开狄笙的车门“我去停车,你带嫂子先进去!”

  “好!”停车的这活儿完全可以交给泊车小弟,但阎狼的车从不假手于这些人。

  华敖先狄笙一步来到阎氏国际酒店,见狄笙进门他起身从大厅a区走了过来,同时走来的还有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的安腾北野。

  三人打了招呼,陆奇让大堂开了房间,一行人直接进了包间。

  “北野,你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狄笙话音一落,手机响了,是厉绝。

  狄笙把手机递给古影“拉进黑名单!”她给过他机会,他既然没珍惜,她就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如果伤的人是她狄笙,她或许还没这么残忍,可他伤的人是她家许宁。

  华敖一怔,下意识问道“谁?”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北野,你说吧!”狄笙的手心里都是汗,她知道自己是故作镇定。

  “我是三个小时前接到许宁的电话,听她的语气应该是到日本有两天了,而且一无所获,华小姐的事儿我也略知一二,所以她问我医院旧址时,我借着正在上课的由头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跟她说让她等我电话!然后下了课我就给你打了电话了!”具体许宁在哪儿他也不知道。

  “这个死丫头,我说她怎么突然就不去医院了,我还以为她呆够了!”从那天看到他姐发病之后她就没去,他打电话给秘书,秘书说她天天在办公室待到**点才走,他还以为她卖那劳什子衣服呢!

  “北野,你对日本熟悉,囚华素那些人的手段跟日本什么样的组织相似?”他们对日本都不熟悉,或许安腾北野还真能看出个一二来。

  “抱歉,我很少接触这些,我常年在国外!”

  “没事儿,现在许宁跟我们都不联系了,她只跟你联系,你能不能把她骗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或者麻烦你的亲戚给她联系一下,让他们把她控制住,我马上派人去日本把她接来!”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看着狄笙焦急的蹙着眉,安腾北野沉了一会儿说道“别人你可能也不放心,我亲自回趟日本,把她带回来,你也可以让一个人跟我一起,最好是熟悉许宁的!”他不一定能找到许宁,毕竟许宁现在有些像受惊的兔子,

  “那我…”

  “嫂子,不行,你不能离开京都!”古影直接堵上了狄笙的嘴。

  “我去!”华敖忽然开口,他转头看向狄笙“我去最合适,这丫头什么爱好我清楚,而且,我指不定还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华敖的子,他决定的事儿一般人拧不过来。

  “她要是不回来,你告诉她,狄笙出事了!”

  决定好以后,两人直接赶的晚上九点五十的航班离开的。

  回去的路上,狄笙暗暗祈祷,但愿能找到这个死丫头。

  车子平安的抵达阎宅,陆奇亲自打开车门,狄笙由古影扶下车。

  “小六,你跟我上楼!”狄笙先两人一步走进主屋。

  客厅里没人,狄笙看了眼兰芝“夫人他们呢?”

  “去医院了,三少三天没怎么吃东西了!大少接了个电话就走了,二少跟孙少在楼上!对了,璇表小姐说太太来了以后在大厅里等她一会儿,她,她东西可能丢了!”兰芝的话音低了下来。

  狄笙冷笑了一声“没人有功夫陪她玩儿游戏,就说这话是我说的!”

  说罢,狄笙拉着古影走了上去。

  刚上了两级台阶,面下来一个人“呦,都回来了,兰芝,我怎么代你的?”

  “回表小姐,我跟太太说了!”兰芝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面,她怎么就这么倒霉,璇表小姐可是出了名的事茬子。

  “你怎么跟太太说的?”左璇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的三个人,眸光中的挑衅可是一点儿都没隐藏。

  “我,我说,璇表小姐说太太来了以后在大厅里等她一会儿,她,东西可能丢了!”兰芝颤颤巍巍的。

  “这不说的客气的,这四嫂怎么回的?”左璇斜睨了眼战战兢兢的兰芝。

  兰芝额头上沁出了汗珠,她微微抬头偷偷看向狄笙,剩下的话愣是没敢说出来。

  左璇刚要继续审问,狄笙忽地笑了,只见她转身下楼走向兰芝,声音很平和“告诉她,太太怎么说的!”

  兰芝微愣,风向怎么就突然转了过来,明明咄咄人的是表小姐,一句话的关系,这太太就站了上风。

  古影也笑了,见兰芝迟迟不开口,催促道“兰芝,说啊,表小姐都等急了!”

  “…是,太太说,没人有功夫陪她玩儿游戏,就说这话是我说的!”兰芝一直都没敢改动的复述道。

  左璇脸色明显暗了下去,却没有让兰芝离开“哼,四嫂觉得这是玩儿游戏,我可不这样想,不闻不问事情的经过你就觉得我耍着你们玩儿,四嫂这当家主母当得…”

  狄笙眸中带笑的看着左璇,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等了好一会儿,左璇忍不住开口接着说道“四嫂,我耳钉丢了,虽然不是多昂贵,但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丢了总是不好,除了在门口跟四嫂碰了一下…四嫂,冬天的衣服也厚实,说不定我的耳钉就在四嫂衣服上挂着,又或者被四嫂带到了车上?”

  这话摆明了就是要检查检查了哟。

  想到早上跟皮三儿商量的事儿,狄笙点头笑了笑“这么说还是我误会小表妹了,是先检查身上还是检查车上?”

  “我动手多不好,还是四嫂或者古影姑娘动手找找呗!四嫂身子太金贵,我还是不碰的是!”左璇嗤笑了一声。

  狄笙没工夫跟她搭茬,直接把羊风衣了下来,递到古影手里“抖一抖!”

  “慢着,兰芝拿块别的颜色的布来,我这耳钉是白色的,地毯也是白的,这真要在里面,掉进了这地毯里可就又费工夫了。”说话的工夫,兰芝找了一块黑色的桌布。

  “好了,古影姑娘!”左璇气定神闲的看着古影。

  古影拿起衣服抖了几下,并未见东西出来,刚要收起,啪,一个海星形状的钻石耳钉掉到了黑色的桌布上。

  狄笙一怔,就连古影也愣了愣,左璇扫了眼佣人房里朝这边撇过来的佣人声音微微高了几个分贝“我说什么来着,四嫂,这幸亏是在你身上,这要是…四嫂还不得说我没事儿找事?四嫂没工夫陪我玩儿游戏,我就不耽搁四嫂了,这找到就好了!”说着她慢慢蹲下身子去拿躺在黑色桌布一角的钻石耳钉。

  狄笙眼眸微垂的看着她拿着耳钉站起身,忽地她一伸手迅速从左璇手中拿过了耳钉,端详了一番后说道“呦,表妹说的就是这耳钉,看样式不像是二十多年前的东西啊?”

  “嫂子从小在乡下长大,国外的东西见识的有限!”左璇眸底挂着讥笑。

  “确实有限,这要不是嫁到阎家,我哪儿有这眼福啊,十年河东转河西,命运待谁都是公平的!好了,表妹的东西找到了,我先上去了?”狄笙笑着转身上了楼。

  楼下,左梵音眸底的讥笑瞬间消失,浓厚的霾瞬间布眼球,她这是借着自己的命说她左璇要衰变?看着手心里的钻戒,她角冷冷勾起一个弧度。

  一进门,狄笙脸色就暗了下去。

  “嫂子?”古影扶着狄笙坐在了沙发上。

  “我浑身觉得不舒坦,说不出哪儿,她能布下周晨那么妙的局,今天这件事就不会是无缘无故的!”狄笙闭了闭眼睛仰头靠在了沙发上。

  “是有些不对劲儿,为了讥讽你?”古影猜测的问道。

  “一定不是,左璇绝对不简单,我讥讽她是为了掩藏我已经知道她真面目这件事儿,而她讥讽我也只是一种手段,一种让我不去怀疑她的手段,只是,她不想让我怀疑她哪儿呢?”狄笙心里有些慌,见大家都跟着她愁眉苦脸,她笑了笑“先不说这件事儿了,陆奇,你说实话,那辆武装车是怎么回事儿?”

  “嫂子感觉太敏锐了,那车子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不过我怕打草惊蛇佯装不在意的走开了!”陆奇怕狄笙紧张在路上就没有说。

  “你从哪儿看出来的?”狄笙疑惑的看着陆奇。

  “嫂子,知道我是什么出身吗?”陆奇示意古影去给他倒杯水。

  狄笙摇了摇头,她从不主动问这些,她怕人家不方便回答,跟阎狼在一起之后,她发现古影这些人的出身都不太…光彩,所以她不会问这些令他们尴尬的问题。

  陆奇笑了笑“小偷!”

  狄笙并未很惊奇,比自己想象的好多了,她还以为这丫是杀人犯越狱呢。

  陆奇接过水喝了半杯“所以像武装押运的司机,押运员我观察的最仔细,从他们的神态我就能知道里面东西值不值钱,而今天的这车,里面就是一空车,目的就是撞我们的车,凑巧让木舟这丫给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狄笙点了点头,这幸亏是陆奇看出来了,如果不是,他们是万万不会想到有人竟然有武装押运车来制造车祸。

  “会是谁指使的,什么目的,她怎么知道我们去哪儿个路段?”

  “我们车子行驶在京洛路上,对方只需要提前在我们前面的路口设伏就行,这不难,关键是这个人是谁!”陆奇跟皮三儿完全就不是一类人,三儿就是靠脑子吃饭的人,他除了动作灵敏,善于偷窃,喜欢开车,能打架,脑子实在是装草的。

  狄笙忽然笑了,看着两个不解的人说道“这个人就是左璇!”

  “什么?”陆奇蹭地站了起来,丫想死!

  “那个耳钉有问题!”虽然她端详了一番,毕竟她对这方面没有研究,别说就让她看一眼,就是看一年她未必能看出个四五六,但她直觉这耳钉一定有问题“有没有什么定位的东西做成耳钉大小?”

  古影直接拿出了手机,狄笙看着她快速拨号,也就三秒钟,电话就通了。

  “小八,有没有什么定位的东西可以放进耳钉内?”

  狄笙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好,我知道了,嗯,你上课吧!”

  “怎么样?”陆奇好奇的问道。

  “就是她!”古影冷笑了。

  “那她为什么要从嫂子衣服上拿下来,一直定着我们也不知道啊!这样做多容易引起怀疑?”陆奇觉得左人不像是没脑子的人啊。

  “因为狼哥的房门是经过特殊装置设定的,所有监视监听定位系统在靠近房门二十公分内就会自动报警,并且会自动锁定监视监听定位仪的位置,不但如此,而且所有监听监视定位仪只要进入这个房间尤其是书房,都不能处于工作状态,要不然同样会报警锁定,所以她才会要求兰芝一定要揽住我们,要不然一旦我们接近房门,这东西就会被发现,与其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还不如被怀疑!”

  “所以,她进门撞到我,也是事先演练好的?对了,小八是谁?”狄笙问道。

  “半夏的弟弟!”说道半夏古影声音低了下来。

  “那个两岁的男孩?现在十九岁了吧?”狄笙记得很清楚,十七年轻的那个两岁的孩子。

  “是他!我跟半夏出来后发现半夏已经过世,四岁的小八被扔进了孤儿院,要不是身子太过瘦弱,他估计就被领养了,好在没有,狼哥把人带了回来,虽然身子骨不怎么结实,可小家伙脑子特别好,精通电脑和这些高科技的研究,那年就跟莫小伍一起出国了,他跟莫小伍关系更好!”古影角带着苦笑。

  “不说了,以后都会好的!对了,左璇的那个耳钉肯定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得出来的,你问问小八,让他查一查!”

  “好!”“嫂子,你这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古影忽然想起早上的事儿。

  “昨晚我睡不着就在书房研究照片,六点多的时候才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然后我们一起就下楼吃饭,一直到皮三儿来了之后,照片就是在这个时间段被换的!”唯有这个空隙。

  “难道有人能打开房门,小八说这门除了有指纹的否则根本就打不开!”古影从来不知道阎狼的房间这么设计缜密。

  “是我的疏忽,我打开了窗户忘了关掉了,但当我们进入书房时,窗户却被关上了,我当时还觉得奇怪,还以为是自己关上的,事儿太多,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她当时是觉得烦闷才打开的窗户。

  “我记得左璇早上不在家,难道她还另有帮凶?”如果有帮凶,帮凶又是谁?

  “这个就不知道了,是狐狸总会出尾巴,不着急!”

  阎宅某处。

  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窗口前,时不时的,这个身影低头看着手机,似乎在等待一个电话。

  忽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与此同时嗡嗡声从手机里传来,接着屏幕的灯光,能看出这是一个男人,他快速接起电话“少爷!”

  “嗯!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深潜,没有我的命令不能有任何动作!”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格外的阴冷,似乎没有气息的冰冷的僵尸。

  “少爷,他已经消失了,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吗?”他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我从不相信消失,看不到尸体他就还活着,我喜欢看家破人亡,还不到时间,我们该沉寂了,看他们折腾吧!”阴冷的声音里隐隐带着兴奋。

  “为什么要帮她!”从男人的口气中能听得出来,他跟他口中的少爷关系一定不错。

  “因为她太蠢!”他不喜欢太蠢的人!

  “…”他家少爷还是这样。

  宋宅。

  因为家世背景,宋家祖宅就要朴素的多,小院里石桌石凳梧桐树,别有一番诗意。

  客厅沙发上,宋淑梅惊愕的捂着嘴,良久才反应过来“大哥,你是说,阎狼他,他消失了?”

  “嗯,我也是听驻德大使馆的同仁说的,目前这个消息还没扩散,把你叫来主要是让你早作准备!”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妹妹好,他们才能跟着好。

  “准备?准备什么?”宋淑梅有些没反应过来。

  “跟你哥装傻?你为什么要放了那个姓瞿的小子?还不是想为逊儿铺路,这时候再不准备你想什么时候,现在你的首要任务就是让阎逊跟三号首长的女儿订婚,有了这个靠山,阎家不就是你们的!

  阎缜是你们的对手吗?知道跟阎缙住一起的人是谁安排的吗?是顾文正,这小子心狠着呢,你以为阎缙还能活着?

  要除掉肚子里的一块真就这么难吗?”宋昌辉紧锁着宋淑梅问道。

  宋淑梅眉头紧蹙“大哥不知道前几天厨房里有人给老四家的动了手脚,她现在饮食谨慎的很!”

  “难道就非得在饮食上做手脚?”

  “还有,阎逊这孩子也不是我能说得了的,他不跟人家季唯凝处,我能有什么办法?”小嫂子的人根本就没查到这小子所谓的女朋友,她都怀疑这孩子是拿话堵她的。

  “淑梅,我们兄弟姐妹七个人里,就你最聪明,怎么越到关键时候你就越没主意了呢?他不愿意你就不会想办法让他愿意?”大姐宋淑兰说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我还能着他进房?”宋淑梅张口反驳道。

  “怎么就不能着进房,这生米煮成饭还能由得他愿不愿意?”宋淑兰提点道。

  “大姐,你净说笑,你当这还是十几年前老封建,没结婚就一起住的人多了去了,你这不是添吗?”宋淑梅白了大姐一眼。

  “说你没注意,你还真就没注意,你不会…”宋淑兰伸手从茶几上拿了张报纸。

  宋淑梅先是一怔,随即明白了。

  阎宅。

  狄笙陪着两个小家伙看完动画片,就催促着两人喝睡觉。

  阎古语似乎累了,一上就睡着了。

  风哥儿明显有心思,黑黝黝的大眼睛特别精神的看着狄笙。

  “怎么了,宝贝儿?”狄笙轻抚着小家伙软呼呼的小脸。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他好多天都没有看到爸爸了。

  “爸爸啊,等他忙完就会回来,爸爸的工作很忙的,爷爷身体不好,爸爸现在一个人要做两个人的工作!”狄笙角带着笑,轻轻柔柔地说着,仿佛事实就是如此。

  “爷爷什么时候能好,是不是他好了,爸爸就可以不用这么忙了?”

  狄笙心里暖乎乎的,她的风哥儿是真想爸爸了,她俯身趴在小家伙上方“想爸爸了吗?想爸爸我们给他发微信好不好?”

  “好!”狄笙起身拿起头上的手机,小家伙咕噜爬了起来给狄笙让了个位置,母子俩一个被窝,小家伙拱在狄笙前,软乎乎的小手摸着狄笙的肚子,黑亮的小眼睛看着手机屏幕。

  “好了,风哥儿给爸爸说话!”狄笙把微信调到语音状态。

  小家伙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蹭地爸小脸儿趴进了狄笙的怀里,低声呵呵笑了出来,也没难为小家伙,她一手抚摸着小家伙瘦弱的背脊,一遍柔声对着手机屏幕说道“老公,我想你了,什么时候回家啊?我生病好了,我儿子可以给我作证的,风哥儿,你给妈妈作证,给爸爸说一声我是不是病好了?”狄笙很自然的把手机递到小家伙面前。

  “是的,爸爸,我可以作证的,妈妈的病真的好了!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我想你了,你是不是很忙很忙啊,妈妈说因为爷爷生病了,爸爸要帮爷爷做工作,要做两个人呢的工作,我今天有把牛喝光光,妈妈说我长大了,我长大了是不是就可以帮爸爸的忙了啊,那我就帮爸爸做工作,爸爸帮爷爷做工作,我们都不会很忙了,这样我跟妈妈就可以看到你了!”说着风哥儿抬头看了眼狄笙“妈妈,你怎么哭了?”风哥儿嘟嘟的小手轻轻的擦着狄笙脸颊上的滑落的泪珠。

  狄笙摇了摇头“妈妈是被我们风哥儿感动的,风哥儿知道帮爸爸做事了,妈妈很感动啊!”狄笙单手擦了擦眼泪。

  小家伙蹭地从狄笙手里拿过了手机“妈妈,我可不可以给爸爸说说悄悄话呢?”

  “好啊,那妈妈出去,宝贝儿说!”说着狄笙就要下

  “不要不要,妈妈在风哥儿房间,我要去书房!”小家伙蹭地从上跳了下去,颠颠儿的拿着手机跑了出去。

  他轻轻拧开书房的门,啪嗒一声打开了等,倒蹬着两条小腿走到了阎狼的书桌旁,一本正经的拿着手机对着阎狼的座椅站着,看了眼空落落的座椅,他才开口说道“爸爸,我偷偷告诉你,妈妈刚才哭了,她说是被风哥儿感动的,其实不是噢,我知道,她是想爸爸了,妈妈想爸爸,风哥儿想爸爸,狼妞也想爸爸了,你是不是也会想我们啊?别忘了也想姐姐,好了爸爸,我要睡觉觉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也跟我说的…”

  小孩子就这么可爱,说完就拿着手机跑回了卧室。

  “说完了啊宝贝儿?”狄笙的眼泪已经擦干。

  “说完了,爸爸让我替他跟妈妈说句话!”

  狄笙下意识拿过了手机…

  。。。 wWW.n6xS.coM
上一章   狼少枭宠呆萌妻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狼少枭宠呆萌妻》是一本完本都市小说,完结小说狼少枭宠呆萌妻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狼少枭宠呆萌妻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