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少枭宠呆萌妻 146 火葬活人-往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  作者:果而 书号:45005 更新时间:2018-3-6 
146 火葬活人(往事)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海婶猛地抬眸看向狄笙,保镖脚下猛地使劲儿,她瞬间动弹不得。。しw0。

  狄笙上前,垂眸,似乎有些困惑,须臾,抬眸,蹙眉“我觉得,佚女士有些本末倒置,你不是更应该好奇海婶为什么要千方百计的迫害你至此吗?”

  似乎很满意宋淑梅的反应,佚名极其缓慢的看向狄笙,略带嘲讽的笑着。

  宋淑梅啊的一声,紧接着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快速别开眼。

  “哦,那狄女士说了半天,那内应到底是谁?”佚名抬在眸,目光慢慢略过客厅里在坐的每一个,最后定格在了宋淑梅的身上。

  狄笙忽地上前,斜睨了眼地上的海婶,眸光看向眸光低垂的佚名“佚女士,当年是她跟左致远联合害了你,这就是我排除海婶的原因,如老姑所说,一个”杀了“你的人怎么会是你的内应?”

  就连,就连什么?

  还有,左致远那未说完的话是什么?

  左致远没说那番话前,她还以为左致远是海婶的什么人,可现在看来,他只是海婶的一枚棋子。

  阎风轻轻拂开面前的保镖“为什么?”阎怡凤看着海婶“当年,你为什么设计我遇到左致远?”

  佚名眼眸微垂,尖叫声已经停止。

  阎怡凤杏黄的裙摆上,猩红点点,保镖上前,一脚踹开还在死死的握着钢钉的海婶,迅速隔开她跟阎怡凤。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刺目的红迸而出,客厅里,惊叫声此起彼伏,雷傲猛地起身,一把把狄笙挡在身后,这突如其来的骤变不在众人意料之内,几乎数秒,僵直着的左致远砰然到底,颈侧,血如泉涌,那未说完的话,就这样终结在他的喉底,至死,他都不知道让他丧命的,竟然是一枚宛如水果刀般大小的钢钉,那钢钉钉头如针,是专门为他而打造的!

  阎怡凤慢慢转身,目光对上左致远,眸底没有恨意,平静的让左致远恐惧的眼眸越发惊恐,他嘭地推开挡在身前的佚名,几乎是爬着走到阎怡凤脚下“怡凤,我爱你,你相信我,怡凤,我错了,是这个老货威胁我,是她,是她威胁我,她说我不照做就别想在京都城立足,她要活活饿死我全家,起初我也不同意,可第二天我就被公司解雇,那些日子,不管我怎么找工作都找不到,我知道是她,怡凤,不是我故意的,是她,是她我的,这么多年,我都是按着她的剧本走得,她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要不然我哪儿有胆敢花天酒地,就连…”

  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她注定要错一辈子!

  尤其是在自己嫁给左致远之后,只要是有一个人敢提左致远的亡,那人绝对看不到第二的太阳。

  因为这件事儿,阎宅陆续惨死了几人?

  京都城,不管阎博公如何狠戾,可阎怡凤的眸中所见到的都是安了祥平,对已第一次间接杀人的她,怎能不噩梦身?

  有些事儿说完了,她觉得堵在心口这二十多年的惧怕竟然瞬间消散。

  “是不是我推的,佚女士心里更清楚!”阎怡凤没有丝毫畏惧的看着面前这狰狞的脸“当狄笙跟我说,他怀疑海婶是你安排进来的内应时,我当时就爆发了!她躲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去当你的内应呢?”

  “阎怡凤,你推的倒是一干二净!”佚名整个面部狰狞的皱了起来,尤其是变了形的嘴,似乎因为嘲笑而更加没型。

  海婶眸光很复杂,她不明白阎怡凤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表面上,听着是了自己的罪,可…

  不知是不是那天的风渗入了骨髓,每逢雨夜,她总觉得阴冷无比,噩梦连连,梦中,总有那个蓝色衣裙的女人在跟自己说她好痛苦!

  后来,无意间我得知,你父母的车祸也并非意外,是我哥派人所为,他这样高傲的人怎容得别人让他如此丢了面子,至于你,即便是海婶不出手,你一样难逃厄运!”

  等我病好,偶尔听到佣人在议论什么殡仪馆诈尸的事儿,每每有这样的传言,海婶总是对他们惩罚严厉,终于,我忍不住问了,起初,海婶不说,说是丫头们的胡言语,挨不住我的问,海婶告诉我…”阎怡凤下意识的闭上了眼,许久,她再次开口“她说,你只是进入假死状态!医生的死亡证明她利用关系开出来的,原因是看不得我被人羞辱!

  上午十一点,下着小雨,我站在燃烧室的门口等左致远,却觉得风阵阵,不知道是淋雨的原因还是吓着了,回到家我就病了。

  你穿着蓝色的裙子,即便画着妆也难掩脸上的苍白,那时候,我突然就怕了!

  左致远从公司匆忙赶了回来,怕你父母闹腾,他便让我回了家,谁知道,你父母在去医院的路上被车撞了,当场死亡,我于心不忍去了殡仪馆…

  我本以为你就是晕了过去,谁知道,医生却说你没了生命特征!

  后面的你就知道了,我一气之下去了医院,对着你说了些莫须有的话,谁知道你身子这么弱,我话没说完你就没了气息!

  为何我要白白受着侮辱?既然说我们是狗男女,不如我就坐实这狗男女的名声!

  这样的男人,你们不心疼,我心疼,你们不稀罕我稀罕,不是骂我们狗男女吗?

  我没想到左致远亲自到阎宅给我道歉,再三跟我解释,说她的子卧病在,岳父岳母只是心情不好,不要我当回事儿!

  当年我做错什么了,我只是欣赏一个绅士,跟一个绅士多说了几句话,却没想到从宴会回来的第二天,你父母就跑到我哥的楼下破口大骂。

  阎怡凤缓步上前,绕过众人,停在佚名面前,目光平静的看着佚名,这一刻,她从来没有过的安心“佚名,不,杨艺!

  客厅里很静,知道当年事情的游之,宋淑梅,房妈以及阎绅,阎缜目光都落在海婶身上,脑海中不想着同一个问题,海婶当年为什么先阎怡凤一步去见左致远?

  钟静书的话让海婶心底猛地一惊,恍惚间,她突然记起当年钟静书确实在京都医院住院。

  九月份,阎怡凤第一次见左致远,钟静书记得很清楚,她见到海婶跟左致远说话的时候,分明是八月份。

  “也就是说,佚女士病重的时候,老姑并不认识她,可,可我当时在医院住院时分明看到了海婶跟左致远在说话…”

  狄笙微微颔首,转眸看向佚名“佚女士,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了吧?”

  “因为我跟她打听过他的名字!我经常出席这种场合,但他是第一次!”

  “何以为证?”

  阎怡凤蹙眉“冷老夫人!”

  “这件事儿除了你,海婶和左先生,还有谁知道那是你第一次见左先生?”

  失神中的阎怡凤良久才回过神“二十五年前一个户外派对上!也是九月份!”

  “老姑,你第一次见左先生是什么时候?”狄笙的视线从海婶身上转到阎怡凤身上,仿佛带着粘连感,看海婶的眸子意味深长。

  真要娶阎怡凤,离婚便可,只要阎怡凤想嫁,阎博公自然可以摆平,为何要把事情做到这么绝情的地步?

  这惊人的内幕,众人一时难以消化。

  左致远已经混乱,此时的他,狼狈不堪,如丧家之犬。

  “药,药…”左致远整个人极尽全力的往沙发后缩,仿佛佚名的手能化骨“不是我,是她,是她给我的药,她找人配的秘药,是她要你死,我,我只是想怕攀上阎家,是她想要你死,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是阎怡凤,是她,她想嫁给我,是她…”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阎博公身边的红人呢?

  钟静书说当时她看到海婶跟左致远说话,有海婶在,哪家医院不都是海婶说了算?

  恐怕不是在医院查不出缘由吧,而是有人不想让查出这缘由。

  狄笙微怔,瞬间想到了钟静书在医院跟她说过的话,她说杨艺当年病的很奇怪,吃不进去饭,一吃就吐,浑身上下都查了,就是找不出缘由,原来是被下了药。

  佚名冷笑,看了眼海婶目光再次移到左致远的身上“那药也是她给我下的吗?”

  游之在这个宅子里呆了三十多年,这三十多年,她见过太多惨死的人,哪个不都是经海婶的手处理的?

  同样疑惑的人还有游之。

  不过是活生生烧死一个人,在阎宅比这残忍百倍的事儿她都做过,至于吓成这样?

  海婶嘭地倒在地上,阎绅眸光微凛,这是海婶?

  左致远血褪尽,眸底尽是惊恐,那一向讲究的眼镜早已歪到一边,嘴巴抖着,牙齿相互碰撞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客厅里格外的刺耳“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他摇着头,一遍遍的重复着这三个,忽地,他伸手指向海婶“她,是她,是她,是她让我…”

  “怕了?还是觉得恶心了?我每每看到都会无比恶心,可我依然坚持每晚都看,我要告诉自己,我这幅面容是一个叫左致远的男人赐给我的,他攀享富贵,把我活生生给推进了火葬场的燃烧室里!看着我一点点被烈火噬,活生生啊!”佚名一点点靠近左致远,手上的黑纱飘落,那同样伤疤狰狞的手一点点朝左致远的脸上伸去。

  左致远啊的一声,整个人蜷缩进了沙发里,甚至不敢推开眼前的“怪物”!

  照片跟现实还是不同,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站在你面前,那种胆寒油然而生,还有心疼,你会下意识替她疼,你会想到那烈火焚烧时她是如何的疼痛,挣扎。

  纵是狄笙已经从狼爷那里见过佚名的照片,她还是忍不住别开了眼。

  一个面目全非的光头就这么呈现在众人面前,她整张脸几乎被狰狞的红色伤疤覆盖,嘴巴已经变形,鼻子塌陷,如果不是眼睛还在,你几乎很难分清脑前脑后,额头已经被伤疤覆盖,跟头顶的疤痕连成一片,后脑,脖子,全都是疙疙瘩瘩。

  就连阎绅,阎缜,阎逊,阎策等人都倒了一口气。

  “啊…”宋淑梅,游之,钟静书,房妈,许宁,依子,韩子格,几乎同时惊叫出口。

  “我怎么没死,当然是找你们来索命啊!”说话间,她手指一,罩在头上的面纱刷地落地!

  “你,你怎么没…”那个死字就在左致远的牙关口,可他似乎不会说这个字了,久久抖着,却发不出这个音。

  “不好奇我怎么没死吗?”杨艺那沙哑的声音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低低的,冷冷的,透着索命的寒。

  左致远脸色瞬间苍白,整个人尽力往后靠,这样的他,是狄笙,甚至其他人都不曾见过的。

  我觉得刺鼻,我现在做梦都能听到那滋滋的火苗噬咬着我皮肤声音,你闻,是不是还带着烧焦的味道?”

  “左先生还不好奇为什么我没死吗?当年你可是看着我进的火葬场的燃烧室啊,甚至亲眼看着钢钉打入我体内,当年的那柴油味混合着皮肤烧焦的味儿,你现在还觉得刺鼻吗?

  左致远眸阴沉了下来,仍旧沉默不语。

  “佚女士?哪个佚?佚名的佚还是杨艺的艺?上次陆园偶遇,我记得左先生还是叫我仇夫人,或许,我该给左先生做个自我介绍,二十四年前,我姓杨,叫杨艺,有个丈夫叫左致远!”杨艺语气淡淡仿佛说了见无关紧要的事儿。

  “佚女士说笑了!”左致远正了正身子,目光上杨艺的。

  “左先生怕我?”杨艺眼底全是讥讽。

  左致远不语。

  “左先生不想知道我怎么还活着吗?”

  左致远眉头微蹙,看向杨艺的眸光有些躲闪。

  佚名从阎怡凤眸底就腾起了杀意“好啊,那我要谢谢阎太太给我这次机会!”说罢,她起身走向左致远。

  狄笙暗笑,左梵音这动作,不知道佚名看了什么感受,她微微转头看向佚名“我倒觉得,这件事儿由杨女士开口比较合适,毕竟,你也调查清了当年的来龙去脉!你难道不想质问一番吗?”

  左致远还想再说什么,身旁的左梵音轻轻拉了拉他的胳膊。

  阎怡凤冷笑了一声“怎么,你还害怕?”

  “怡凤!”一直默不作声的左致远阴冷着声音道。

  “海婶!”阎怡凤目光看向她一直刻意躲避着的杨艺的身上“有些事情,确实该了结了!老四家的,你说吧!”

  “大小姐…”海婶着急的开口。

  “我都不介意了,还有什么可隐瞒的,老四家的,你说吧!”一道略显疲倦的声音传来,众人抬眸看去,阎怡凤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楼梯口。

  客厅一时静了下来,众人皆垂下眼眸,阎博公当年明令止,关于阎怡凤的问题不准任何人提及,这么多年来,纵然家里人多口杂,可从来没有一点一丝关于那件事儿的流言!狄笙知道,这不仅仅是老爷子的威严,更多的是县官不如现管,海婶是这件事情的直接参与人,她怎么会耳畔有杂音?

  海婶再三推迟“太太,您相信我便可,当年的事儿…”说着扫了眼在坐的小辈儿“还请太太体谅!”

  “怎么了海婶?”狄笙看了眼古影,示意古影把她扶到沙发上。

  “太太!”海婶猛地开口打断了狄笙,脸色似乎还有些苍白。

  狄笙浅笑,接道“而且,这个内应的身份不低,有本事把她从刑罚室里救出去,所以很自然,我怀疑到了海婶身上,海婶是离老姑最近的人,对左璇也是最了解的,她不就是佚名最合适的人选吗?曾经因为怀疑海婶,我还跟老姑发生了争吵!起初,我不知道原因,为什么老姑死死认定海婶绝不可能是杨艺的人,可就在今天,老姑把当年海婶为了她所做那件事儿…”

  阎策道“除非是她知道内应的身份!”

  狄笙挑眉。

  “四婶是说,杀瞿师傅的人就是佚女士的内应?”阎策一语道破,只是,他眉头微蹙“既然有人做替身,那内应为何还要下此狠手?他这不是自暴身份吗?除非是…”

  说到这儿,有人明白了过来。

  我出院回阎宅,本打算第二跟瞿师傅好好聊聊,谁知道她竟然当晚惨死!”

  自然是因为她的弟弟瞿同被五毒会绑架,无奈,她只得听从五毒会的命令,这件事儿是在调查仇末时发现的,只是,我当时没想这么多,把她忽略了,所以后来对瞿师傅没有做出相对应的措施!

  对,是瞿师傅传送的,可瞿师傅无缘无故为何要送毒品?

  左驰出事儿后在家里毒的事儿大家都知道,可毒品是哪儿来的?

  狄笙轻笑“看样子,蓝小姐来之前,怕是不好下定论,那我们就接着说瞿师傅吧!

  一番烈的对薄,这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看起来,似乎都有理,众人一时有些蒙住,下意识的目光看向狄笙。

  “客气!”说罢,他折身窝进沙发里。

  “那我就谢谢皮先生给我这澄清的机会!”佚名眸眼中都是坦

  “你放心,待会儿蓝小姐就到!”皮三儿笑得越发气。

  “那是自然,我没做过的事儿,怎么容得皮先生这般污蔑!”佚名气势凛然的看向皮三儿!

  “看样子,杨女士是想要蓝小姐来当堂对质啊!”皮三儿冷冷一笑。

  “就凭着一张照片!”

  “想说,杨女士是谋杀阎家主母的谋后主使!”

  “皮先生想说什么?”佚名抬眸。

  打开的资料上,有蓝舒雅跟佚名聊天儿的画面!

  皮三儿没狄笙那个耐,嘭地把手里的资料扔到了佚名的面前。

  狄笙浅笑,皮三儿起身,扫了眼众人,晃了晃手里的一份资料“这是那晚之后调查来的资料,在陆老爷子寿宴前,蓝小姐曾跟杨艺女士见过一面!”

  “…哦!”古川缩了缩肩膀。

  许宁翻了个白眼儿“没说你,听着!”

  古川神色一惊,小脸儿微微发白,一口流利的口而出,见有人蹙眉,她赶忙磕磕巴巴的换了语言“不是我,真不是我!”

  许宁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捅人,华娜从许宁的血中分析出了致幻剂的成分,这种致幻剂进入人体一分钟就会令人神色恍惚。而卫生间里,除了她们三人别无她人,这说明了什么?给许宁注了致幻剂的人就在蓝小姐和古川依子之中!”

  在座的各位都知道,我的好友许宁在陆老的寿宴上连捅了三人,我,依子和蓝小姐!

  而我,在陆园也出了意外。

  人她是没救出,反而被我抓了个正着。

  “那我就跟佚女士说说我当初怀疑海婶的原因!如我刚刚所说,主屋的这三十余位我确实一一排查过,结果自然是不怎么理想,恰巧,陆老爷子的寿宴到了,于是,我故意让人散布消息,说刑罚室最近看守懈怠,果然不出所料,厨师瞿玉容当晚去了刑罚室。

  “确实!”

  “当然是因为海婶跟佚女士之间的恩怨啊!”狄笙起身,徐步走到海婶身边,抬眸看向佚名“佚女士好奇的是我曾经怀疑过海婶,为什么又把海婶排除了,对吗?”

  佚名微愣,轻笑一声“为何?”

  海婶微微抬眸。

  哝,这就是阎宅的主屋,从厨房,餐厅,客厅,到每一个房间,大大小小的佣人共计三十余个,每一个都是在阎宅工作了七年以上的人,这些人都能接触到左璇,我不是神人,这每一个人我都挨个排查,从最不可能的排查起,第一个要排除的自然是海婶!”

  能把左璇的生活习反馈给你的人,必然要符合一个条件,那就是这个人在主屋!

  狄笙苦笑“跟佚女士说话确实很累,传言中的佚女士杀伐果断,可今天我见识到的…”狄笙眉头,仿佛有些头疼怎么形容佚名的垂死挣扎,良久,她叹了口气“得知左璇是假的,我便知道,在阎宅定有佚女士的人,只是,偌大的阎宅,上下几百口,我怎么可能知道谁是佚女士,不,这时候还是称杨艺女士比较合适,谁会是杨艺女士的人呢?

  “阎太太的意思是我两年前就在阎宅安了人?这人还随时将左璇的一举一动都反馈给我,对吗?”佚名挑眉。

  能坐在这个客厅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内应一词瞬间浮现脑海,众人微微变

  阎宅森严,外人怎么可能入内?更何况还是进了主屋?

  “你是说…”宋淑梅瞬间想到了是怎么回事儿,她握的双手微微颤抖,她眸光落在丛丽怀里的孩子身上,她早该知道,没有内应,那份文件是谁放在她门口的?

  右侧沙发上,除了阎绅,其他人都惊愕的看着狄笙。

  没有经年努力,怎么会能瞒得住跟她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他们?”狄笙扫了眼众人。

  更何况,原本的仇末跟左璇有五六分相似,相貌不值得怀疑,可佚女士,人的行为举止呢?是短短一月能模仿出来的吗?

  “跟佚女士对话,我觉得很累!”狄笙直接打断了佚名的话,她眸底,角毫无掩饰的嘲讽,轻轻端起面前的茶盏,看着酱红色的体,她缓缓开口“仇末远在泰国,却能跟左璇达到九层相似,面貌上…”狄笙抬眸,顿了片刻“现在的整容科技这么发达,别说是九层,就是十层十也能达到吧?

  不着痕迹的僵愣,佚名迅速回神,目光坦然的上狄笙,轻笑“呵,阎太太的话,我不太明白,你要说我从佚名号开始谋划,我无可反驳,这两年多…”

  狄笙的话惊着的不止是佚名一人,此时所有人的眸光都落在到了狄笙和佚名身上。

  两年多的谋划!

  。。。

  。。。 Www.N6Xs.COm
上一章   狼少枭宠呆萌妻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狼少枭宠呆萌妻》是一本完本都市小说,完结小说狼少枭宠呆萌妻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狼少枭宠呆萌妻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