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hyt文集 我去草原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短篇文学 > dxhyt文集  作者:dxhyt 书号:45417 更新时间:2018-5-15 
我去草原
  在我特别青年的时候,就梦想着去草原,那里的人物和景吸引着我,像是一个心底的谜。究竟为什么这样?我也解释不清,只觉得她很美,很神秘。后来参加工作,甚至因工去过呼市,但那只是头天夜晚的到达次清晨返京的匆忙。失之臂的遗憾,更增添了我对草原的向往。

  一晃过去十年。事业的压力,工作的辛劳,使我几乎失掉这个理想,只是在偷闲的时候倾听她动人的歌声,或把她带入梦中。我甚至后悔,后悔当初放弃的停留;为什么不接受高娃的邀请:到她家里,喝一杯她亲手制作的茶。

  这年秋季,机会终于等来。紧张的教材发货完毕,工作刚好告一段落,几位酒鬼突发雅兴,也许吃腻了京城的大餐,厌烦了都市的服务,私下里建议:“张总,我们去内蒙吧,那里有草原白、有蒙古王,当然手抓和烤全羊才是正宗。”张总思量片刻,说道;“好吧!就听你们的,今年我们就去内蒙。我给区店的老总联系一下,为我们安排一位向导。”

  张总是我上级,也是发现我的伯乐,虽然长我6岁,但总是称我“老胡”张总自喻刘邦,有张良式的谋士为他策划,也有韩信样的英雄为他打仗,管理十分得意,酒量更是宽阔,只是相貌不见英俊。有人把他比作‘宋江’,也有人喊他‘三德子’,最近又有人确认他是‘莫言’。他只是微微一笑。但谁的工作要是出现偏差,他就会瞪起微小的三角眼,吓得你魂飞魄散;当然,倘若在酒桌上,三角眼就不那么威严,因为小鬼也有目无领导的时候。作为张总信赖的下属,这样好的机会,他是不会丢下我的;尽管我不胜酒力,甚至略显孤僻。

  消息传来,心中充喜悦,心想:我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可转念又生出疑虑:和这些酒鬼同去草原,能尽吗?但马上自我安慰起来,心说:你喝你的酒,我观我的草原,井水不犯河水;也许会有意外发生。有人不是讲过:“在桥上看景的人,观景的人正在楼上看他。”不是吗?

  早晨8点,车子从公司门口出发。张总的轿车在前,我们的依维柯紧随其后。车上是中层以上的人物,除了两位争的女士和孤僻的我,热爱喝酒的大神几乎全部赶来。大家相互寒暄、嬉笑,和怒骂之后,汽车已穿过八达岭,行驶在通往张家口的路上。

  主管材料的梁子,耐不住手中的寂寞,提出要打牌。酒鬼们立马围拢起来,大呼小叫地敲起‘三家’。说到梁子,可是个腐败的高手,谁要是对他怠慢,他会给谁颜色,他敢不定谁家的货!不久前去五台山,大吃大喝不说,硬要寻求‘花柳’,闹的厂家力不从心,影响十分恶劣。可谁拿他也没着,谁让他是张总的‘宠物’呢?他会设法让张总的三角眼笑成一道。你行吗?不行,人家这也叫本事!。甚至有人善意的劝我以梁子做榜样,简直是可笑!

  当然,我有我的利器:我能在烈的竞争之中,采取‘全天候服务’的措施,把团队的业绩搞上去,甚至得到部委的表彰。尽管也因此得罪了部分酒鬼,认为我抢占了风斗,明里暗里给我拆台,希望我倒在他们脚下。可是,没用的!谁让张总力排众议,始终站在我这一边。看来,真是猫鼠各有其道;人呢?生存必须要有自己的武器。

  车子急速前行。运输经理王辉,也许嫌吵,也许考虑不需要扑克的人,一边驾驶,一边放开音响。车内回起草原的赞歌:美丽的草原,我的家!风吹草地见牛羊…,圆润、动听的歌声倒了车内的嘈杂。这是德德玛的原唱!人美,声音更美!真是百听不厌的老歌!像腾格尔这样天才的歌手,即使把心底的深情都喊出来,恐怕也赶不上她的表达。

  躲在车子的后排,看着掠过的景物,我的大脑似乎早已被草原所掠夺。窗外的景变得更加的模糊。

  印象之中,内蒙地处高原,是游牧民族生长的地方,而以蒙古人为最。他们以蒙古包为家,过着离散的漂泊不定的生活,除去自家的骏马和牛羊,百里不见人烟。男人们英勇,强悍;女人们勤劳、美丽。而孩子们呢?可能也像大人们一样,穿着过膝的皮袍,脚踏毡靴,头戴厚实的围巾,或着有尾的皮帽;身系自豪的带,配戴短刀,挥舞着羊鞭,或者背着书包去赶学。长大的女孩之中也许就有高娃。

  又想起了十年前的往事。也是这样的秋季,天已开始见凉。当时,我正在出差调研,身披长城牌风衣,充一腔的热情。全国储运工作会议在即,上司令我马上返京。离家已近满月,从河北赶往山西、再由陕西奔赴甘肃;一路走来,感觉有些疲惫。内蒙是我此行的最后一站,本想在这此停留两,借机观赏草原的风光。可上级的旨意,让我被迫放弃了原有的计划。

  到达呼市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储运部经理高娃早已派人在车站等候。安顿好宾馆和行李,高娃走入房间来请我。总算见到了她的英姿:瘦高的大个子,身后一条浓密的长辫;黑红的俊脸,绽放着微笑;深切的眼神之下,洁白的牙齿闪闪烁烁。难道她就是誉业界,不畏艰辛,为牧民千里送书的英雄?我想,心中充爱意。

  这时,区店的副总,分管储运的伊克苏苏早已等候在餐厅。热情地介绍之后,我们边吃边聊起来。由于初次相见,而我又不胜酒力,开场有些拘谨。可是一提到工作,气氛立刻高涨起来,我们谈到草原的交通,图书的转运,和学校分散,给书店带来的艰难,以及同事们如何的克服,多少年来坚守‘课前倒书’的精神。听着实在令人感动,我提议他们尽快把这些材料整理出来。

  “胡主任,这次到内蒙,您有什么安排?”高娃问。我担心的问题,终究还是来了,因为到基层,如果你不接受人家的邀请,那是最大的不敬,特别是对一个把友谊看的比一切都重要的民族。可要事在身,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委婉的回答;“原计划在区店座谈,然后再到下面的书店去看看。可是不行,总店那边催我回去,准备会议材料。”并提出预定明车票的请求。“这样怎么行!仅仅只待一天!我早已做好安排,明先去‘大昭寺’,然后到我家去喝茶,我会为你亲手制作。”高娃收起笑脸。“是呀,胡主任,就听高娃的吧!不在乎这一天,俗话说:客随主便吗。”伊克苏苏一旁补充。高娃的话,让我想起‘昭君’的美貌,又思考着茶的味道,但理智还是望,回说到:“这次一定不行,将来有机会吧,还是工作要紧。”见我态度执着,高娃只好命令:“好吧,胡主任,这次就饶恕你,下次再来内蒙,一定不要这样!”行,我痛快的答应。就这样,我带着草原人的遗憾,也是我的遗憾,离开了呼市。

  睁眼就有十年。由于工作的调动和质,我远离了出差的机遇,偶尔的几次外出,也始终沾不到草原边际。期间,我曾见过高娃两次,那时她已是包头市店的经理;人还是那么开朗,精神,别有风韵。但是,市场的竞争,工作的紧迫,已让我们彼此像是失去了自由和闲暇,相会也只是匆忙的便饭,匆忙的交流,然后便是匆忙的惜别。每当我看到高高的蓝天,或是听到马头琴的歌与低鸣,我就后悔当初的决定——那是多么的幼稚呀!如果换到现在,我一定会欣然接受高娃的邀请,然后大声地对着北京高喊: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可惜历史不会重来,我也不再纯洁!

  车子到达张家口,已近午时,我们做了短暂的停留。与繁华的北京相比,这里的建筑和街道确实没有精彩,不仅窄小,而且面无光。但是这里的天却比北京的蓝!我相信,这里的人也一定比都市的权贵们朴实和勤劳。从历史上说,这里也曾是边关的重镇,是贸易的中心;据说内蒙的牛羊和马匹有许多是经这里集散,而且现在还是。张总的车停在一个临近内蒙的热闹的市场。“大家都下来吧,我们在这里方便一下,吃过便饭,然后赶路。”张总下令。

  光,刺得耀眼,空气中散发着牛羊的山气。街道的中心一个高大的牌楼,两侧是商店与餐馆;而餐馆以蒙古风味居多。看来,精明的草原人早已入关相了。身下的地摊一个挨着一个地呼喊着客人,皮具、牛角、饰物、银器令郎目。“先生,您要这个吗?”一个沧桑的妇女,身着白色的布袍,手里拿着一把精致的短刀。“谢谢!”我婉转的谢绝,向下一个摊位走去。我的出差的经验告诉我;购物一定要有行家的指导。

  张总决定在‘草原之家’午餐。行政经理山,不知从哪里搞来两箱‘草原白’正在往轿车的后备箱里装。

  “山,怎么,吃着喝着不行,回家还要带着?”梁子走了过来。

  “少废话,这事你干的还少呀!回去每人几瓶,没你丫的份呀!”

  “别介!我小舅子就喜欢喝这酒。”梁子立马改脸。

  “这两个腐败分子,又碰到了一起!”办公室主任崔姐上一句。

  走进餐厅,山问张总,是否需要喝酒。“喝什么喝!一会还要赶路。”张总一身正气。“少喝一点还不行吗?”副总老陈有点嘴馋。这人是张总的‘左手’,顶尖的业务水平;除去工作和酒,从来没有归家的奢望。倘若张总不在,酒桌上他就是老大;深更半夜摇晃着瘦小的身子,还是忘不掉‘采花’。“好吧,每人点一道菜,最多只喝三两。”老陈的话,张总多少给点面子。

  “服务员!来50个羊串。”梁子率先高喊,他知道张总喜好这口;然后谦卑地给张总斟酒杯。为我倒酒时,张总出手拦住:“老胡不能喝酒,随意吧。”梁子不再向我叫板。哪知这草原的酒三两等于半斤,连我也记不得之后的情景;感觉车子在向前移动,世界是酣睡的鼻声。

  我毕竟喝的很少,小睡了一会就醒来。这时我们已经进入内蒙境内,区店的同事早已在前方等候。清醒的人紧跟着张总上前去。“庄经理,你好!等久了吧?实在不好意思,又给你们添麻烦。你们依总还好吧?”两人相互握手,张总这样问候。“还好,他要我代向您问好。”庄经理回答。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这庄经理,竟是十年前在呼市车站接我的那位司机,如今已接替了高娃的职务,黑瘦的体貌也健壮了许多。而当年的伊克苏苏如今也坐到一把手的椅。变化真是太大!我想。

  “张总,这次来,您有什么打算?”庄经理问。

  “我哪有什么打算,客随主便。总之,一切都要节俭。”

  “那好吧,我们就去锡林格勒盟吧,看一些草原的特色。那里的经理我们很。”

  “行!”张总愉快的答应。

  “庄经理,还认识我吗?”轮到我与庄经理握手。

  “怎么不认识!您一下车我就认了出来!这回可要尽呀!”

  “又给你们增加麻烦!”我重复着张总的话。

  “您可千万不要客气。你们能来草原,那是瞧得起我们!我们依总说了;要你们吃好、喝好、玩好,这是我的任务。”

  一股暖再次涌入我的心头。

  车子继续前行。车上的老陈、梁子和两位包装经理还没有醒来。“这些人,真没有出息!这哪里是来旅游!”一旁的崔姐小声的嘟囔。我没有言语,只是微微的一笑。

  这是一段宁静的时光——除去酒鬼们的鼾声。窗外,没有树,难见行人与车辆。地,望不到边际;上面的草,没有想象的高过大马,甚至根本就无草,然而她却呈现出绿色,柔软、安静。天,很高很蓝,明亮透出干净;几片云穿着洁白的衣,在上面自由的飘着,舞着,像是知道你的到来。偶尔遥望到的某户人家,也不见蒙古包的踪影,同样是几间瓦房的明窗,前面是牧草和牛粪围成的院落。据说牛粪曾是这里传统的燃料,能够烧出美味的食物。

  我的心好像归于自然,忽然变得舒畅,宽阔和无私,就像我初次见到大海:愿为一切美好的事物去奋斗。与喧嚣的城市相比,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污染,和交通的拥堵,更没有人的诈与争斗。一切都是那样的简单、朴实、祥和,给人以宁静的享受,进而迸发对美好的追求。我想,这也许正是旅行的真意所在吧。

  我甚至在想,与汉人的经济与文化相比,草原人是落后的。然而,是怎样的力量促使这里的民族集结起来,袭扰汉人的疆土,威胁着历代的皇权;最终在成吉思汗的挥舞之下推翻汉人的统治,建立起横跨欧亚的帝国。也许,正是这种文化的落后赋予他们单纯的思想,成就了元世祖的伟业。而汉人的失败,应归于文化发展的糟粕——礼教。正是这吃人的礼教,创造出伪君子们的贪婪与争斗,并且毁灭了岳飞和杨家将的真理。就像我们这辆车子,里面虽然仅有只几人,但却各怀鬼胎,相互算计;即使是竞争者来袭,也不能同仇敌忾。

  傍晚,我们终于到达锡林格勒盟市区。街道整洁、干净,路上的行人不见很多。前面饭店的门口,六七个人正在向我们招手。庄经理陪着张总走上前去。

  “这是锡蒙市店的经理卡布,我的老朋友!”庄经理介绍,指着那个高个的男人。

  “卡布经理,您好!”张总伸出手去。

  “张总,您好!!这些是我的部下,听说来了北京的客人。”

  双方客气过后,我们走进一个宽敞的包间,里面摆着两张硕大的餐桌。西面的墙上悬挂着一幅足有两米的画像,上面写着——成吉思汗。

  张总和卡布坐在画像下面的那张桌子。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这卡布真是祖先的再造,因为他和画上那人简直没有两样:宽阔的大脸,直的鼻梁,淡淡的眉下一双细长的眼睛,鼻下的八字胡干净整齐,下是一撮短短的胡须。卡布的装扮,表示出他对‘先祖’的崇拜。

  我自知酒量不济,躲在门旁饭桌的一个角落。老陈和梁子好像中午的酒尚未消化,也往我们这里躲藏,最终老陈还是被张总命令到那边的桌上。

  “尊敬的张总!尊敬的北京来的朋友!今晚,我们略备薄酒,代表这里的同仁,你们!来到草原指导工作!感谢你们多年来对我们工作的支持、理解和帮助!希望你们在这里提出宝贵的意见,吃好,喝好,玩好!来。让我们先干了这杯酒!”卡布双手高高举起酒杯。“干!”全场一片,像是梁山泊的好汉。这酒杯——不,是银碗,看似十分精美,可容量却很吓人。我只喝了一碗,就开始劝告自己:打住。

  原来这卡布,带来五六位下属,还有一番用意,就是陪酒;每人陪我们一碗,你想那是多少?挡不住的热情!老陈已经支持不住。我们桌上的几位大神在不停地低头。这时,张总的身后突然响起马头琴的鸣,和嘹亮的歌声——草原的歌声。到了歌手敬酒的时刻。英俊的小伙,身穿民族的服装,脸笑意;一首又一首地演唱草原的声;边唱,边为你斟酒。记住:千万不可先饮,待到歌手把歌唱完,与你互敬;否则,要罚你一碗。不清醒的人士还真是闹出笑话。小伙身后的伴奏,像是他的大叔,肥大的布袍拖在地上,沉睡在马头琴的轰鸣。我被这琴声所吸引,它是那么的欢乐、奔腾、悠扬、遥远,即使出现低沉,也蕴含着欢笑。这也许代表着这个民族乐观的精神吧。它让我想到了陕北,想到了那里的民歌,虽然高亢,但更多是心中的凄凉。

  卡布为我们安排邮电局的宾馆住下。老陈已经没有了头脑,山和梁子一个跟着一个呕吐,张总也没有了严格管理的能力。

  接下来的几天,卡布为我们做了很好的规划。我们游览了度假村,敖包,和一个原始森林。

  度假村是别有风韵的。天,还是那样的蓝,下面是一个蒙古包的群落,坐落在无际的草原。云,在他们之间飞舞。一切都是那样的透亮,干净。度假村的门,是高大的桅杆筑成,尖顶伸向云端,中间五颜六的彩旗在飘。门下,同样美丽的姑娘立成一排,身着鲜的长袍;修长的身材,丰盈的体态,让你无法识别哪一个最美。车子停下,草原的赞歌立刻齐声响起,带着姑娘们的深情飞到你的耳边,飞向遥远的天边。“下车,喝下马酒!”庄经理招呼着。这是度假村的门票:姑娘捧过酒碗,为你斟您的到来!”高举起自己的碗;一只手在前虔诚笔画出‘十’字,然后用指尖将酒抛向天地;“干!”一股暖涌向你的全身,你仿佛进入了仙境,而且胜过李白的辉煌。

  蒙古包分散的伫立,每个足有七八米的直径,四周是毡围裹的墙,一人多高;伞形的屋顶,高处是伞一样大小的天窗。他的特色在于:一水的原木结构,结点由绳子牢牢地捆住;拆卸十分方便。这样的房屋,促使你联想到游牧民族曾经的生活:当气候或者牧草无法足牲畜的生存,他们只好拆掉这房子,把它放入马车;带上自家的马匹,牛羊,去远行,然后再停留,重新点燃起生活的炊烟。里面的‘’很矮,围成一个圆圈,紧紧依靠在墙边。上十几张小桌,正期待着食客的光临。

  张总坐北朝南,体验着‘大汗’的丰采。还是那几位姑娘,送上豆干,倒一杯一杯的茶。茶,淡红的颜色,冒着热气;香之中,混合着淡淡的甜、咸与清苦,越品味道越浓;倘若再咀嚼一口豆干,肠胃仿佛涌上咽喉。烤端了进来,出大块的骨头,松软、明亮、新奇。姑娘按照座次将割开,依次献给各自的主人。伸手抓来,放入口中:“好香!”真是大块的吃,大口的喝酒!一场梁山泊的演义。

  草原无愧歌的世界!敬酒的歌手,不,是乐队,又一次到来。声伴着美酒,洋溢在草原的‘家’中。最令人激动的是,我听到了别样的声音,那是从女歌手的口中唤出的‘长调’。虽然我听不懂歌词的大意,但是那歌的优美,婉转,高调和悠长,仿佛来自天界;深深打动着我的心。我又想到了这里曾经的生活:辽阔的苍天之下,一望无际的草地,年轻的男人,或者女人,手握长鞭,过着与牛羊相伴的辛苦。只有唱歌,帮助他们驱散孤独的寞苦;表达他们对美好的梦幻,和异的思恋。他们要唱,要用浑身的力量来唱,让苍天和遥远的人都听到自己的心声。也许,正是这样的环境,制造了这个民族善歌的天赋吧。

  酒过之后,是骑马的节目。此时,天已过了晌午,几位日本的女孩,身着系带的彩裙,从西边红色的巴士里下来,欢笑地在草地上奔跑、嬉闹;构成一幅动感的画面。是的,她们是应当如此的兴奋,因为在狭小的日本是不会有这样的辽阔!围栏旁边,几位酒鬼在蹲着,像是要睡去的样子,毫无骑望。我挑选了匹高大的马,缓步奔跑起来,想象着疆场的威武。张总恐有不测,下令收兵,实在让人扫兴。

  酒鬼们好像摸清了道路。夜晚,庄经理陪着张总和两位女士到卡布家做客。老陈借机带领亲信寻求‘按摩’,听说也有各地来这里挣钱的‘小姐’。

  只知道敖包是相亲的地方,究竟是啥样子?从来没有见过。烈之下,还是不见一棵树木。车越走越不见人烟,像飞跑的马,被草中溅起的石子打响。司机有些惧怕。行驶三个小时,敖包出现在我们面前。原来,它仅仅是个大石头筑成的‘堡垒’,上面立着一支高高的旗杆,创作十分简单。然而,在这无边的草原它却是一个坐标,指引着爱情的方向。男女青年身着最美的服饰,从遥远的地方赶来这里相聚;他们唱歌、跳舞、竞技,倾吐彼此的爱慕与心声;然后结成情侣,结婚,生子,为民族的壮大贡献力量。敖包的北侧有个泉眼,水还在不停的淌,捧在手里看看,里面还有很小的矿物质在飘;食之,很涩,但却清凉,提神。

  最后一,我们去见原始森林,同样是半的车程。车子在一个几十米深的低洼地带前停下,下面是一条婉转的溪水,在草丛中发光,像巨大的银蛇一般。当地人把它誉为‘九曲十八盘’。沿着溪水向前,是一个微小的湖泊,两位牧人正在那里钓鱼,帽檐的很低。他们的身后就是我们要探访的森林。说来不好意思;森林的树木只有手臂一样细,而且很密,全部的树叶拥住一起,根本无法进入。只好在她的周围去观赏,去拍摄,去猜测。一路走来,我始终的感觉——水,是草原人永远的渴望,那里有了它,那里就有生命,就像那泉水旁边出现敖包一样。而这里的水,则培育了这片森林,尽管她并不壮观。然而,物以稀为贵,正是在见不到树木的地方,突然遇到森林,她是何等的珍贵呀!另外,这林与湖的配合,加上垂钓者的悠闲和水中的倒影,在晨光或夕阳的辉映下,一幅完美的画卷就呈现在你的面前。而最大的优点在于:她周边的空旷,使她成为美景;你在任何一个角度去鉴赏,都会发现她变化的丰采;这是繁华的北京永远不会再有的特色!

  不知道有人能否理解?希望车上的酒鬼快快醒来,睁眼看看这美好的景!不要践踏这旅行的真意吧!

  2003年于北京 wWW.n6XS.coM
上一章   dxhyt文集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dxhyt文集》是一本完本短篇文学,完结小说dxhyt文集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dxhyt文集的免费短篇文学,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短篇文学”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