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字路口文集 归鸿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短篇文学 > 丁字路口文集  作者:丁字路口 书号:45433 更新时间:2018-5-15 
归鸿
  这封信7月底就基本写成,之后的两个月,我一直在想着要不要寄,能不能寄。想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将手伸到记忆的深处,这样的结果就是找到了一万个要寄的理由,尽管每个理由的旁边都站着一万个不该寄的警告。然而每个战争的最开始,同样也是一个当权者的大手一挥,而不顾他背后那一万个将要血溅沙场的呐喊。在某个孤岛上看星星的时候,不知拿破仑对入侵沙俄可曾后悔过?

  忽然想起去年中秋之前的某个日子,我也曾写过一封信给你。在我得到可靠消息知道你已经确定无疑的收到我的信后的两星期内,我找遍了学校里的每个宣传栏(包括子弟小学和教工菜市场的),没有发现有信被贴出的痕迹,也没有见到背后人群的指指点点,或听到“这就是那个想占便宜的小子”之类的窃窃私语。清理垃圾的老婆婆对我也依然如故——还是看都不看我一眼,看来那封信一定被扔得很隐蔽。也许是老鼠,难怪有一段时间楼下的耗子们对我热情起来,显然,从某个碎纸片中它们一定是认为又发现了一个盟友。

  鉴于此,我大胆的作了一番推测:你并没有把我的那封皱巴巴的信广而告知,公布天下。本来,我是应该知恩图报,好好谢你一番,应该给你送份清静大礼的。但我怕到你生日那天,要不写信的话,谁知我会不会左手按住怦怦的心跳声,右手又挪向嘟嘟的电话机。不过这次我可以保证,以后不会有第三封了,其实无需保证,我也很快就会像世贸中心一样,化为历史的废墟。毕竟,大四了,残存于长沙的日子屈指可数,面子是别人给的,而脸是自己丢的,我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你不一把挂断电话后,电话就稀月少就是明证)。其实算起来,我已有三个月左右没见过你了,因为我现在既不站后窗,也不趴栏杆,这封信就算是我这样努力的奖赏也不为过吧。况且,无声无息的信总比刺耳的电话铃声好吧,排除午夜凶铃的因素外,起码,一把将信摔在地上的时候,不会像摔电话一样毁坏寝室的公共财产,而且还可以放心的去踩上两脚。

  一般说来,打印出来的信若在企业之间可算是正式公函,若在私人之间总觉得有些不尊重。但是奈何我的字迹比这信本身还要丑陋,写信已属不该,我又岂能错上加错,大篇幅的你的眼睛。所以我觉得由键盘输入似乎更好些。况且,考虑尊重不尊重的成分实属多余。因为知道我写此信的人都知道我是以如何虔诚的朝拜,如何丰富的祭品去忠于我的信仰。梦到信被你踩在脚底的时候,恐怕我还要喊上一声:“赞美安拉,我终于吻到你脚下踩过的土地!”并且沉醉其中,带上一脸的幸福。

  之所以提前寄,是不想在你生日当口时破坏颂歌的甜蜜气氛。

  丁字路口

  2001。9。22补写

  2001。9。28打印

  阿丹:

  自从市面上买不到30元的201卡后,我就只用IC卡打电话了,拨个17909,加上打折,长话每分钟才两四,只是往往要跑很远的路才会有个清静的电话机。我都大四了,即将毕业,常常有半身入黄土的感觉和危机,时间对我来说真的不多了,要浪费在路上,总是让人有点不甘心。但是到了你的生日,而且我又不能摆起香坛,手持桃剑,口中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的祈天求地赐福于你,能做的只是摊开一张白纸,包裹一颗心去向你表真诚:祝你生日快乐,岁岁平安。此心诚诚,惟天可表。此情切切,黄天可鉴。突然间,我好恨,恨你晚生了一千年,不是女皇武则天,否则,凭我的忠诚度,怎么也是个忠君爱国的大将军:战马血沾蹄,大漠觅孤烟。沙场身陷死,将我丹心映河山;而不是现在的小疯子:矿灯亮半夜,英语难过关。食堂目圆瞪,又多划我三钱。

  九九年刚知道你的生日是10月15号,我查了一下当历是九月初七。我不清你的生日是算历,还是历呢?直到去年那天你生日(袁*波讲的遇见你种种),又是10月15号,我才知你过的是历。有一天我偶尔查了一下八二年的10月15号是历八月二十九,又有一天我偶尔看了一下今年的10月15号的历,竟又是八月二十九。好奇怪,以前我认为这种重合六十年才会有一次,想不到在今年你的十九岁生日就来了。真是不寻常的一天。不寻常的一天,往往有不寻常的事发生。但除了你的出生以外,我再不知还有什么是不寻常的事情,也许是我对你的事情知道的太少了。

  物理学中有个理论是叫“平行宇宙”我虽对物理很感兴趣,但我毕竟不是爱因斯坦或霍金,也无法做深入的理解和探讨。(其实我对Money更感兴趣,同样我也做不成李嘉诚或盖茨)。我知道的往往是学术化的名词底下加上我个人化的歪曲理解,反正对错也无人过问。这理论是说世界上还存在着另外的许多宇宙,也就是好多时空。那里也许有我,有你,更有其他的人在。或许外牧马放羊,或许湖边渔舟唱晚,或许雁栖沙洲冷,或许雪飘松枝寒~~~~~。但我们对那里的事却一无所知,我们只是知道有那样一个时空,虽不遥远,却不知在何方,也永不可进入。庞大天体的引力只是将时空弯曲,谁又能给我们这么大的力气去撕开某个时空的一角,让我们自由出入,重回陌生的距离。(我想起了月光宝盒)。

  有时候我觉得我和你就象是分处在两个宇宙一样,寝室两窗相望,人却恍如隔世。梦中蝴蝶纷飞,浮云般缥缈,蛛丝般无力,挥之不去,却又握之不牢。一朝梦醒,发现万事皆休。

  曾经有个未谙世事的孩子看见了春天来了,百花开了,而梅花却凋零了,于是他便悟出了一个自然道理,什么样的花只能开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士要为知己者死,而女要为悦己者容。但是士可能是先死而后为知己者所结识,女也许是先容而后有悦己者出现。这也就难怪有个造反的头头明明姓黄,却偏想做“青”偏想把梅与百花一处栽。结果就是“青”“黄”不结,那老儿也一命呜呼,还不如一个孩子懂得师法自然。

  我写这封信时,正值暑假中期,七月底八月初,长沙天气奇热难当。我的季节当属三伏酷暑。每天烈与热血相互加温,终于血在今天沸腾,一时冲动让我举笔提前写了这封信,别无它意,只求平安。两个月前,我险些大病一场。当时我又忙又痛,焦头烂额。今,明天B超。校医院的医生加设备奇烂无比,我一趟又一趟,倒是找得到了几个星期的逃课请假的理由。有了这一次稍许凄凉的经历,我对你在去年某段日子病中的感觉也稍知一二,对你病愈后所做的选择也略懂三四。理解,理解。一切都可以理解。

  五一节,我去了隆回的一座深山,叫“望云山”令我奇怪的是,连绵不绝的山不管是多高多矮,多大多小,总有清泉汩汩下,山也显得清幽起来。北方的我和同行的南方同学都惊异的张大了嘴巴,我惊异于山水相和,而他们则惊异于我的惊异。于是我就想是不是南方的山都是清秀如此。相比之下,北方的山或瘦削磷峋,或敦实浑厚。山泉是不多见的,有水的地方也是季的积雪融水。而在北方更广阔的土地上,竟连直径超过一米的大石头也难觅见,有的就是朔风阵阵,平地万顷。南方的风景与北方的气势是不能分好坏的,只能是不同。正如在复平面上的点,只有异同分别,而无大小比较。这样,南方浸润的你就是纤纤细步,凌波止横塘;而北方长大的我则是风驰电掣,沙尘遮半天。步子迈的不同,就是在同一条路上也注定不能并肩的。我再无也不能拖着你狂奔,影响你欣赏沿途的风景。

  一马平川的旷野,到处可走,到处是路,然而道路千万,我能走的只有一条。对我来讲,到处又都不是路,就像只有淋在自己身上的雨才是雨一样。一望无垠的平原,无需独上高楼就可望尽天涯路。然而,极目尽处,无边无际,远方淡淡的一抹烟尘的影子底下,哪天才可以蓦然回首?

  当初我既没有充分的理由,也没有必然的缘故,一切都像一个突发奇想的瞬间而来。我只顾洋洋得意的陶醉在自己一厢情愿的缤纷幻象中,却没注意到色彩绚丽的东西往往是不吉利的,正如扫帚星的慧尾,眼镜蛇的斑纹。我也像一个不知趣的画者,拿着一枝拙劣的画笔胡乱的涂抹着本来完美的画卷。一笔一笔,尽显出我的幼稚,可笑和不自量力。

  一个人的日子久了,做事喜欢自己单匹马,也很少去考虑别人。我曾经只知自己因为抓不住而煎熬,却不知有另外的人在因为挣不而更为痛苦。让人再次听到了达芙尼在逃避阿波罗时的仓促呼吸声,响彻了亿万年,上古的月桂也化成了今天的尴尬。

  两年过去,你已经十九岁了,正是我当初遇见你时的年龄,只是我当时轻狂张扬,不知天高地厚。而你现在已处于大三的学习之中。两年的世事纷纭,相信你已将那些往事轻付笑谈,逐渐淡忘了。当你在别人的爱与被爱的温暖季节里,相信你也能对我曾经不自的冲动之举,以浩深如海的怀包容其内,一笑了之。新皇帝登基时尚且要大赦天下,因为四海内外皆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来的太快的东西,总给人轻浮的感觉,特别是这种突如其来的感情。所有的人都是说我太随意了,所以我只有哑口无言。沙滩上嬉戏的无知孩童,漫不经心的向沙中漫搠,不经意间掬起一抔沙,沙粒漏尽,却发现随沙而起的竟有一颗世间罕见的硕大珍珠。孩童再无知,也知晶莹剔透的可爱;得来再容易,也会连城不换的珍惜。不知这世上有几人知道,决定以后要用一辈子的平淡来坚持和诠释一个字。无论这决定是笑谈之间的或是悲壮时分的。(此段可以作为我两年来挣扎的理由)

  一场意外事,其实也是必然的顺理成章,将一切画上了休止符。虽然我当时险些不堪重创,但毕竟今天的我正在逐渐远离险境,尽管我依然还在因为无为而终忙碌着。

  《大话西游》能打动许多人也许不单是因为它的纯粹搞笑,而是由于其中的无奈之悲。就像一部《悟空传》能打动我一样,在忍俊不的笑声中,又有多少人要同样的放声大哭。既然欢喜中可孕育着伤感,那么泪水又何尝不能承载起幸福?

  尼采讲过的,受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正因为我在苦着,所以才不至于去悲观,而这也正是我现在尚能直立起身子所必需的。人总是握紧双手而来,松开双手而去。婴儿呱呱坠地的时候,握紧的小拳头里好像有凌云的壮志。阵阵的啼哭声中也仿佛含冲天的豪情。在若干年前,大家都曾经紧握双手对着这个世界舞动过,两眼含泪对着这个世界闪烁过,今天谁又肯轻易的放弃握紧双手的权利,只保留泪水翻滚的自由,毕竟这个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这双手又怎甘心就此放开,落泪叹息?你是个有志气的女生,无需别人多说“永不松开十九年前就握紧了的手”之类的话,我只希望并且等待着有一天,我能在世人景慕的名字中,找到一个熟悉的称谓,尽管我和她始终是陌生的。

  我在我的季节,我的时空,我的路上,我的梦中双手合十,真心祈祷:

  但愿你的季节,喜则青光明媚,蓝天白云,纯净如水晶心;痛则和风细雨,润物无声,感动似情人泪。喜痛永远有人珍视。

  但愿你的时空,永远没有扭转与弯曲,永远没有尴尬与不适。有的就是繁星点缀的光彩灿烂,或是皓月当空的长天一

  但愿你走的路,永远花香径,沁人心脾。

  但愿你的梦,永远伸手可得,不复飘忽。

  丁字路口

  2001.7。30 wWW.n6XS.coM
上一章   丁字路口文集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丁字路口文集》是一本完本短篇文学,完结小说丁字路口文集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丁字路口文集的免费短篇文学,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短篇文学”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