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那些事儿 0981-0990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朝的那些事儿  作者:当年明月 书号:2932 更新时间:2012-11-25 
0981-0990
  [981]

  嘉靖皇帝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但很难糊,也很难伺候,他经常会干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只为了不让大臣看出自己的心思。自从修道修玄之后,他变得更加难以捉摸,从不主动透自己的意思,经常让身边的大臣们无所适从。

  为了达到神鬼莫测的目的,在给臣下们下达命令时,他使用了一种特殊的方法——递纸条。

  这不是作弊,也不是为了晚上约人去看电影,事实上,它是一种极为凶险诡异的政治手段。

  之所以说它诡异,是因为嘉靖写下的那些纸条,即使写成告示,贴在街上,也毫无关系,写在那些纸条上的,其实并非什么具体事项,而是暗语。

  这些暗语或者是几个字,或者是一句话,看上去不起眼,然而在这些暗语之中,却隐藏着嘉靖的真实意图。

  之所以说它凶险,是因为这些纸条往往只会写给内阁中的几位大臣,用来传达自己的态度,但如果你不够聪明,没有及时参透纸条中的玄机,皇上支持你反对,皇上前进你后退,那就麻烦大了。

  可是问题在于,这些所谓的暗语,唯一的标准答案只掌握在嘉靖自己的手里,如果你搞不明白,没有会意,他虽不会责怪你,心里却知道你不够聪明,不可重用。

  他相信,只有采用这样的方式,才能有效地控制住所有的人。

  可是他又一次错了,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并非只有他而已,严世蕃也应该算一个,而他的那种特别能力,正是破译暗语。

  嘉靖三十四年(1555),张经被免职之后,赵文华想让刚当巡抚的胡宗宪顶替总督的位置,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人事任命,所以奏折送上去很长时间,都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突然有一天,严嵩收到了一张嘉靖写给他的纸条,上面只写了六个字:宪似速,宜如何

  严嵩略一琢磨,便了解了其中的含义,宪自然是指胡宗宪,这句话的意思是胡宗宪似乎升得太快,你认为应该怎么样。

  于是他准备再为胡宗宪说几句话,建议破格提拔干部,并写好了奏疏,就在他准备送上去之前,严世蕃凑了过来,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然后他大笑了起来。

  “你错了,”严世蕃得意地说道“皇上的意思并非如此。”

  [982]

  他告诉自己的父亲,那个宜如何的宜字,并不是应该的意思,而是指杨宜。

  杨宜,时任南京户部右侍郎,从政经验丰富,对于嘉靖而言,他比愣头青胡宗宪要可靠得多。所以皇帝的真正意思是,胡宗宪升得太快,你认为杨宜如何。

  这虽然是一句问话,但严嵩很明白,它代表的并不是疑问,而是一种态度,所以他立即上书,推荐杨宜接任总督。

  这只是嘉靖同志诸多谜语中的一个,由于他自幼苦读,十分博学,在纸条上经常使用典故和生僻字,所以只有与他同样学识渊博且聪明绝顶的人,才能解开这些暗语。

  毫无疑问,严世蕃符合这个近乎苛刻的条件。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严嵩始终能够在第一时间合皇帝的意图,并逐渐成为嘉靖不可或缺的人。

  对于这一独特专长,严世蕃十分自负,他和嘉靖同志一样,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所以他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事实上,他并不是暗语的唯一破解者,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一个人也具有相同的能力,很不幸的是,这个人正是徐阶。

  徐阶也曾经遇到相同的境况,在属于他的那张纸条上,写着这样几个字:卿齿与德,何如?

  当看到这六个字的时候,徐阶吓得魂都没了,句中所谓齿,是指年龄,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你的德行与年龄是匹配的吗?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它也可以这样翻译:你这把年纪,怎么是这样的德行?

  一般说来,如果不是要收拾人,绝不会说这样的话。但在短暂的恐慌之后,徐阶镇定了下来,他再次仔细分析了这六个字,并凭借他的智慧找到了正确的答案:所谓德,不是德行,而是指欧德。

  欧德,时任礼部尚书,所以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你和欧德,谁的年纪更大?

  就这样,徐阶成为了第二个破译者,并就此稳固了自己的地位。而对于这一切,严世蕃并不知道。

  但处于暗处的徐阶却也无计可施,问题很明显,要解决严嵩,必须除掉严世蕃,可是严世蕃实在太过聪明,毫无漏可钻。

  既不能进,也不能退,这场智力竞赛再次陷入了僵局,然而就在他百无聊赖,苦苦等待之时,一个偶然事件的发生,却彻底改变了双方的力量对比。

  [983]

  嘉靖四十年(1561)十一月,由于消防工作不到位,宫里失火,说来也是凑巧,哪里不好烧,偏偏就烧了西苑的永寿宫——皇帝大人的寝宫。

  这下嘉靖同志无家可归了,只好搬到玉熙宫暂住,如此长久下去也不是个事,于是他找来了严嵩,询问有关重建的事情。

  不知道严嵩同志那天是不是吃错了药,自己有好几套房子,就不管领导的死活了,随口说了这样一句话:

  “三大殿刚刚修完,余料不足,陛下可以暂时移居南宫。”

  这就是找死了,你哪怕建议他住工棚,也比让他去南宫好。所谓南宫,就是当年明英宗朱祁镇住过的地方,他被自己的弟弟关押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十分难忘的时光。

  对这段历史,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严大人为了凑合,竟然建议嘉靖去住那所独特的牢房,实在不知他怎么想的。

  果然皇帝大人发火了,对严嵩怒目而视,此时冷眼旁观的徐阶意识到,自己临场表现的机会到了,他立刻站了出来:

  “陛下暂居偏殿,狭小,臣于心不忍,虽三大殿刚成,但据臣估算,以其所剩余料,足以重建永寿宫,三月即可成功。”

  听到这话,嘉靖顿时兴高采烈起来,他连声夸奖徐阶,并将此事由其全权处理,朝堂上随即充了喜悦的气氛。

  就在那一刻,被抛在一边的严嵩颤抖了,他以畏惧的眼神看着身边的徐阶,十多年来,他从未把这个人放在眼里,也从未意识到此人的可怕,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但为时已晚。

  在长达十余年的忍耐之后,徐阶终于第一次占据了上风,他看着严嵩衰老迟缓的背影,心中充了快慰。十几年来,在这个朝堂上,严嵩用尽了手段,耍尽了阴谋,杀掉了一个又一个人无辜的人,而作为一个旁观者,他见证了所有的惨剧,也学到了所有的权谋。

  严嵩,这都是你教给我的,现在,我将把从你那里学到的一切,一样不少地还给你!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严嵩因为房子问题焦头烂额的同时,另一个打击也向他袭来。

  他的老婆死了,相濡以沫几十年,夫感情非常深厚,所以对于严嵩而言,这是一个十分沉痛的噩耗,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事情要严重得多,在噩耗的背后,是一场毁灭的灾难。

  [984]

  根据明代惯例,母亲死了,儿子要守孝服丧,这一重任自然要由严世蕃来承担,但是这样一来,严嵩就麻烦了,因为青词是严世蕃写的,主意是严世蕃出的,儿子去守灵,工作就完了。他既破译不了嘉靖的暗语,也无法应付纷繁复杂的局面。

  于是嘉靖对他的信任不断减少,对徐阶的欣赏却与俱增,而朝中的墙头草们也纷纷改换门庭,严的实力大幅削弱,自担任首辅以来,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竟如此的脆弱。

  如果这样下去,毁灭只是个时间问题,但作为一个从政四十余年,老巨猾的人物,他决不甘心就此完蛋。为了保全自己,反败为胜,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不久之后的一天,在西苑值完班后,严嵩主动找到了徐阶,表示想请他吃顿饭,并恳请他务必光临。

  徐阶如约而至,寒暄两句大家开吃,然而刚刚吃到一半,严嵩突然停了下来,叫出了自己全家老小,站在徐阶的面前,突然带头跪了下去,随即几十口人黑地跪了一片。

  还没等徐阶反应过来,严嵩就用极其哀怨的口气说道:

  “我年纪已经老了,也活不了多久了,我的这些不肖子孙就摆您照顾了。”

  面对这个后生晚辈,这个和自己作对十余年的敌人,严嵩毫不犹豫地跪了下去,虽然他并不情愿,但他十分清楚,在目前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只能忍气声,这是麻痹对方的唯一方法。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情景,徐阶陷入了思索,眼前的一切似乎非常熟悉。

  想起来了,那是在十五年前,严嵩和严世蕃跪在夏言的面前,苦苦哀求着他网开一面,保证自己会痛改前非。

  那是在三年前,王世贞跪在严嵩的面前,泪面,哭天抢地,只求他放过自己的父亲,而严嵩和蔼地扶起了他,承诺一定尽力营救。

  于是他立刻上前拉起了严嵩,做出了明确的表示:

  “首辅大人不用担心,一切都包在我身上。”

  严嵩,你终于害怕了吗?你终于想退出了吗?

  但一切已经太晚了,你要知道,这是一个不能弃权的游戏。

  [985]

  为了你的贪和利益,你杀掉了夏言、沈炼、杨继盛,你舍弃了那些在俺答铁蹄下呻的百姓,你害死了许多无辜的人,破坏了所有游戏规则,现在你想收手,已经不可能了。

  这并不是游戏,而是一个残酷的赌局,你不能退出,直到你把从这里赢得的财富,连同你的本钱,全部输得干干净净。因为我所要夺走的,不是你的首辅宝座,甚至也不是你的性命,而是你所有的一切。

  单靠善良和正直对你是无济于事的,我将用我自己的方式战胜你。

  为了我所坚持的信念,以及正义。

  门徒

  似乎一切都已经明朗,陆炳死了,严世蕃离开了,皇帝对他厌倦了,严嵩这位老江湖的好日子终于到头了。

  但徐阶发现,纵使情况对自己极为有利,那个他等待多时的机会却仍然没有出现。几十年的政治搏杀经历告诉他,若发起攻击,就要穷追到底,但在有必胜的把握之前,绝不可轻举妄动。

  嘉靖已经离不开严嵩了,从嘉靖十七年起,二十多年之中,严嵩和他几乎朝夕相处,清楚他的脾气,知道他的喜好,两人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超越君臣的关系,所以严嵩才能够得到嘉靖的全部信任,并利用这种信任去清除异己,牟取利益。

  也就是说,即使他们之间出现了裂痕,也并不意味着严嵩会就此完蛋,最多不过是骂几句,给个处分之类,所谓革职抄家实在是一个遥远的童话。

  徐阶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并不着急,二十年都等了,也不在乎多等几年,优势已经在自己这边,而现在需要的,不过是最后的临门一脚。

  徐阶已经不再惧怕等待,过去多年的腥风血雨让他明白,在政治这场耐力赛中,无论眼下有多风光,只有坚持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胜利者。而与严嵩相比,自己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年轻。

  不要紧,不要紧,生命还很漫长,斗不死你,熬也熬死你。

  本着等待参加严嵩遗体告别的觉悟,徐阶开始了又一轮的静候,他原本以为这一次自己又要等很久,然而不久之后,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986]

  对于唐顺之临走前所说的话,徐阶一直心存疑虑,他曾想问个究竟,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嘉靖三十九年(1560),这位神秘的同志因操劳过度,竟然死了。

  人固有一死,但多少你也得留句话,把事情说清楚再走,留下这个题,算怎么一回事。就在徐阶抓耳挠腮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人真的出现了。

  应该说,这是一个徐阶并不陌生的人,虽然之前两人从未见过。他的名字叫做何心隐。

  三十多年前,伟大的王守仁在天泉桥上留下了心学四训,之后不久便飘然离世,但事实证明,思想是永不磨灭的,他的心学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并且盛行于世。

  但根据学术界的光荣传统,只要是思想学说之类的玩意,必定会有纷争,有门派,心学也不例外。

  王守仁死后,他的门人因意见不同,分裂成为左右两派。而被后人公认为正宗嫡传的是右派,又称江右学派。但出人意料的是,此派的代表人物非但不是王守仁的嫡传弟子,甚至就没拜师,他就是徐阶的老师聂豹。

  虽说名不正,言不顺,但聂豹凭借他多年的刻苦钻研与扎实的学术功底,成为了江右学派的学术领袖之一,而在天泉桥上得到真传的两位嫡传弟子钱德洪与王畿,却部分修正了王守仁的理论,成为了王学左派,又称浙中学派,所以徐阶和唐顺之虽同为王守仁的二代弟子,却分属于不同的派别。

  但事实证明,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却并非上述两派,而是另一个当时并不起眼的派系——泰州学派。

  作为左派的第二分支,泰州学派的观点最为进,也最为尖锐,而创立此派者,正是王守仁那位最不安分的弟子王艮。

  这位当年曾想拿王守仁开涮,穿着白衣白帽招摇过市的人,也着实不是个安居乐业的主,在他的阐述下,心学成为了一把反抗封建礼教的利剑,不但痛骂四书五经,连孔圣人也成为了批判对象,而何心隐正是此派的传人。

  帮派问题就介绍到这里,可见牛人就是牛人,王守仁同志才死了三十多年,竟然搞出这么多门派,而且由于观点不同,他们之间还经常搞论战,骂得你死我活,所以虽说大家都是王门中人,关系却并不太好。

  而作为泰州学派中最为奇特的人物,何心隐有着极为复杂的背景。

  [987]

  何心隐,原名梁汝元,正德十一年(1517)生,这位仁兄虽非高官显贵,且外貌平凡,却是一个极为厉害的人物,他际广泛,社会关系复杂,用今天的话说,是个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角色。

  而更为可怕的是,这个人没有信仰,也没有忌,他藐视皇权、不信神仙、狠批孔夫子,被读书人奉为经典的所谓圣贤之书,在他的眼里只是一堆狗屎,所以除本名外,他还得到了一个外号——“何狂”

  此外他还痛恨封建礼教,曾公开宣扬个性解放,认为政府除了瞎折腾,起不了任何作用,还不如废掉了事,这在当年,大致算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兼社会危险分子。

  正因为他观点进,加上又喜欢闹事,连泰州学派的同志也不喜欢他,比如当时的朝廷高官,后来的礼部尚书,内阁大学士赵贞吉,虽与他同属一派,却极其厌恶这位狂放不羁的仁兄,老死不相往来。

  但无论有何不同,说到底只是个观点问题,作为王学传人,他们始终坚守着同样的信念和胆略:宁王叛,就打倒宁王,杨廷和跋扈,就赶走杨廷和,虽风云变幻、落,然中砥柱,傲然不倒。

  现在是严嵩,为一己私利,尸位素餐、杀害无辜、羽众多、位高权重的严嵩,于是王守仁的精神火焰被再次点燃:匡扶正道,赤手空拳,亦敢与龙蛇相搏!

  正是在这熊熊火焰的映下,江右学派再传弟子徐阶、泰州学派再传弟子何心隐,还有已经死去的浙中学派再传弟子唐顺之,消除了他们所有的门户之见,一门三派终于再次团结起来,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出乎徐阶的预料,何心隐对于目前的形势竟然十分了解,他们再次进行了详尽的敌我双方力量对比,这才发现,原来王学门人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

  除去那些小鱼小虾和徐阶自己不说,那位暗语中曾经出现的礼部尚书欧德,就是心学的忠实信徒,而徐阶的老师聂豹,也曾担任吏部尚书,太子太保,如果把这些老家伙也忽略不计,也还有户部右侍郎赵贞吉,礼部左侍郎、张居正的老同学李芳等等。

  然而问题在于,虽然这帮人中部长、副部长一大堆,却没有像陆炳、杨博那样的天才,根本无法发挥作用,真正能派得上用场的只有徐阶自己而已。

  可能是唯恐徐阶不够沮丧,何心隐进一步指出了一个更残酷的事实:

  即使是你本人,徐阶,也毫无用处。

  [988]

  十几年来,你都在思索着同一个问题:怎样才能除掉严嵩。你努力经营,苦心隐忍,只是想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但事实上,答案一直在你眼前,你却视而不见。

  其实谜底十分简单: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除掉严嵩的,只有一个人——皇帝。

  嘉靖已经五十多岁了,已经不再是那个玩群臣于股掌中的人,虽然他沉于修道,习惯于严嵩的服侍和惑,但他依然是皇帝,一个聪明的皇帝。

  而在这样一个人的掌控之下,没有人可以公然除掉严嵩,除了他自己。

  也就是说,纵使严嵩已经不再受到信任,纵使时机已经成,但要彻底解决严嵩,就必须得到皇帝的首肯,而凭借徐阶的影响力,这实在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徐阶无奈地认可了何心隐的观点,但他并不气馁,因为他知道,方法或许就在眼前这个人的心中:

  “那你有办法吗?”

  “是的,我有办法。”何心隐自信地答道。

  玄机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再聪明的人也不例外,包括嘉靖在内。

  而一旦有了疑问,却又得不到解答,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去问人,但如果这个疑问无人能够回答,那又该去问谁呢?

  嘉靖就遇到了这样一个难题,他的问题很多,比如国家前景如何,明年会不会灾荒,我还能活多久等等,而这些问题大臣是不敢也不能回答的,因为他是皇帝,而且十分刚愎自用,如果自作聪明,闹不好是要杀头的。

  但这难不倒嘉靖,他很快就想到了解决难题的方法,既然不能问人,那就问神。

  虽然神仙和咱们不住在一个小区,也不通电话,不能上网,但经过我国人民的长期科研,终于找到了和神仙们联系的方法,比如跳大神、上身之类的高科技手段,并作为著名的糟粕垃圾,一直传至今。

  但上述方法都是民间百姓使用,皇帝自然有皇帝的独特搞法,而嘉靖的那套系统叫做扶乩。

  [989]

  所谓扶乩,是一种玄乎其玄的玩意儿,大致方法是皇帝把要问的问题写在纸上,然后密封起来,由太监转交给道士,再由道士当众烧毁,权当是转交给神仙,这就算是问完问题了。

  那么答案去哪里找呢?你总不能指望天上掉块砖头,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我不知道”吧。

  正确的程序是这样的,先找来一个沙盘,在沙盘上搭个架子,架子上有两树枝,分别由两个太监用指头搭住,等到道士把皇帝的问题烧掉,不,是转神仙,两人便即刻作中风状,两眼紧闭,任由指头在沙上画,神仙的答案就是这个了。

  可能有人会问,要是画的四不像,那该怎么办,告诉你,不要紧,皇帝大人自然会去琢磨,毕竟我们也不能指望神仙大人的书法水平。

  二十多年来,皇帝一直通过这种方式和神仙沟通、交流心得、请教问题,于是疑问又出现了,以嘉靖的性格,怎么能够几十年如一去研究扶乩中出现的莫名其妙的符号呢?

  嘉靖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所以答案是,他所看到的并不是鬼画符,而是足以识别的汉字。

  其实用指头搭在树枝上,也是可以写出规范回答的,但需要一个条件——故意,只要你没有被鬼上身,只要你还有清醒的意识,你的手腕就能让你写出清晰的汉字,当然这绝不是神仙的意图,而是你自己的答复。

  也就是说,嘉靖先生费尽心机得到的所谓神仙热线,不过是出自几个道士太监的手笔,但由于他过于期待上天的信息,所以仍然无怨无悔地相信了它几十年。

  其实这也怪不得道士和太监,人家也是迫不得已,你写那些无聊的问题,还不许人看,偏偏还要神仙回信,画一气你又看不懂,看不懂就要发脾气,到时自然还是下人们遭殃,道士也好,太监也罢,大家出来混,不过是想混饭吃,何苦难为人呢,就这么忽悠着过吧。

  而在这个把戏中,最为关键的人却不是皇帝,而是那个烧掉纸的道士。

  因为他是转皇帝问题的人,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环,所以这个职位一向由皇帝最宠信的道士担任,比如之前的邵元节,后来的陶仲文,以及现在的蓝道行。

  蓝道行人如其名,还真是有点道行,据说他算命看相十分之准,名声很大,便被推举进宫为皇帝服务,并担任那个烧纸的工作。

  [990]

  何心隐的第一步计划就此实现。

  这位蓝道行先生固然是个道士,但他除了信太上老君外,还信王守仁。

  作为道士兼何心隐的朋友,蓝道行对心学的兴趣似乎一点不亚于修道炼丹,而作为忠诚的王学门人,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严嵩。

  政治局势最为复杂的时刻莫过于此,严嵩失势,开始收缩防守,徐阶得势,却无法除对手,在这雾重重之中,清醒而睿智的何心隐终于找到了唯一的突破口——嘉靖。

  嘉靖是一个太过聪明的人,他防备大臣,厌恶太监,但他也有着自己的弱点——道士。只有道士才能得到他的信任,只有道士才能真正影响他的决定。

  于是在不久后的一次扶乩中,嘉靖同志和神仙展开了一次深入沟通。

  这一次,嘉靖同志提出了一个十分有深度的问题:为什么天下未能大治呢?

  当然,根据程序,他提出的这个问题是密封的,只有神仙知道而已,但在他把纸条由蓝道行同志转呈的时候,由于神仙大人出差,蓝大仙自然当仁不让,临时担任了代言人的角色。

  所以当写有问题的纸张被当众焚烧之后,在中风太监的操控下,神仙的回答显在沙盘之上:

  “臣当道,贤臣不用!”(特别提示:标点系本人友情提供)

  看到神仙发话了,嘉靖随即写了第二张纸条:

  “臣何人?贤者何人?”

  神仙再次回答:

  “臣如严嵩,贤者如徐阶。”

  如此看来,严嵩和徐阶的知名度实在很高,居然连神仙都知道。

  忽悠继续进行,但如果你认为嘉靖同志就这么好糊,那就错了。这位聪明绝顶的皇帝发出了质疑:

  “既然如此,为何人不遭天谴?”

  我相信,当蓝道行偷看到这句问话时,他的精神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但他没有慌乱,而是作出了一个完美的回答:

  “留待皇帝自裁!”

  原来老天爷也是尊重自己的,嘉靖终于满意了,严嵩的命运就此定局。 WWw.N6xS.COm
上一章   明朝的那些事儿   下一章 ( → )
霸世红颜古代育儿宝典重生之玩转宋金牙海盗风流医师醉卧沙场大秦霸业全球三国寻花问柳大汉封禅
免费小说《明朝的那些事儿》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明朝的那些事儿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明朝的那些事儿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