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那些事儿 1061-1070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朝的那些事儿  作者:当年明月 书号:2932 更新时间:2012-11-25 
1061-1070
  明朝那些事儿5[1061]

  这位詹兄是嘉靖四十四年(1565)的进士,换句话说,他刚当官才两三年,虽说资历浅,可谓是人混胆子大,看见大家上书,他也上了一本:

  “陛下你要知道,历史上的贤君都不喜欢珠宝,比如某某某某(此处略去),现在您刚刚登基,就开始喜欢这类东西,一旦放纵后果不堪设想,我听说两广还在打仗,您怎么能够本末倒置呢?”

  皇帝又愤怒了,户部又不给钱,我也没追究,你们还一拨一拨地上,老子不还没买吗,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然而这一次,他忍了下来,没有发作,继续保持沉默,珠宝的事情也不提了,就当没这回事。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詹三本又行动了。

  不久之后,这位仁兄在宫里闲逛,偶然看见了太医,就上前打招呼,一问,是进宫给皇后看病的,换了别人,这事也就完了,但詹三本不是别人,他就开始琢磨了,这皇后怎么就生了病呢,再一打听,原来是夫双方闹矛盾,皇后搬到别处去住了。

  好了,好了,用功的时候又到了,詹三本琢磨来琢磨去,又上了第二本:

  “臣最近听说皇后已经搬到别处居住,而且已经住了近一年,最近身体还不好,臣觉得这件事情陛下不应该不理啊,要知道皇后是先皇选定的,而且一向贤淑,现在您不去看望皇后,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得了?”

  “所以希望皇上听我的话,前去看望皇后,臣就算死,也好过活着了(虽死贤于生)。”

  这就是无理取闹了,人家夫俩吵架,与你何干,还要你寻死觅活?

  隆庆收到奏疏,大为恼火却不便发作,不回答又不行,只好回了个话:

  “皇后生了病,所以才住到别处去养病,我的家事你怎么知道,今后不要讲话!”

  就这样,詹仰庇出名了,他本来预计这次投机是要挨板子的,而现在居然毫发无伤,这笔生意做得太值了,正是所谓——中外惊喜过望,仰庇益感奋(史料原文)。

  于是感奋不已的詹仰庇再次感奋了,他决定再接再厉,把弹劾进行到底,很快,他就上了第三本,这一次他把矛头对准了宫内的宦官,说他们多占田产,收取赋税,希望皇帝陛下驱逐他们。

  明朝那些事儿5[1062]

  事实证明,詹仰庇先生的弹劾,欺负欺负隆庆皇帝这样的老实人还是可以的,但对付真的坏人,那就不灵了,宦官们立刻找了个由头,坑了他一把,把他赶出了京城。

  起于弹劾,终于弹劾,詹三本到此终于功德圆,十几年后他还曾经复起,担任过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为了巴结当时的大学士王锡爵,甘当打手四处骂人,后又被人骂走,事实证明这位仁兄是典型的没事找型人格。

  隆庆皇帝面对的就是这么一群人,说得好听是读过书的大臣,说得不好听就是有牌照的骂街氓,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又不如内阁的那几头老狐狸,实在是疲于招架。

  所以从登上皇位的那天起,他就意识到了这样一点:皇帝是不好干的,国家是不好管的,而我是不行的,国家大事就交给信得过的人去干,自己能过好小日子就行了。

  事实证明,正是这个判断使大明王朝获得了重生的机会。

  那么谁是信得过的人呢,对于隆庆而言,自然就是身边的那几位讲官了,除殷士儋外(原因很复杂,后面再讲),高拱、张居正、陈以勤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于是在隆庆初年(1567),礼部尚书陈以勤与吏部左侍郎张居正同时入阁,至此内阁已有六人,他们分别是首辅徐阶、次辅李芳、郭朴、高拱、陈以勤、张居正。

  请注意上面的六人名单排序,它的顺序排列实在非同寻常。

  在明代,内阁是讲究论资排辈的,先入阁的是前辈当首辅,后来的只能做小弟当跟班,那小弟怎么才能做首辅呢?很简单,等前辈都死光了,你就能当前辈了。

  这里特别说明,早你一天入阁就是你的前辈,你就得排在后面,规矩是不能的。可能有人要问,要是两人同一天入阁怎么办呢?

  那也简单,大家就比资历吧,你是嘉靖二十年的进士,我是嘉靖二十六年的,那你就是前辈,如果连资历也相同,就比入阁时候的官级,你是正部,我是副部,你还是前辈,如果官衔也相同,那就比年龄,反正不分出个先后不算完。

  所以张居正虽然与陈以勤同时入阁,但论资历和官级,他都要差点,只能委屈点,排在第六了。

  其实这种排序本也说不准,要说起来,排第二的李芳还是陈以勤的学生,谁让人家进步快呢?这种事情,不能怨天尤人。

  明朝那些事儿5[1063]

  这就是隆庆初年的内阁顺序表,考虑到排序,再看看前面几位生龙活虎的状态,如果按自然死亡计算,张居正要想接班,至少也得等到七八十,这还是保底价。

  不过幸好,除了论资排辈外,明朝也不缺乏其他的优秀传统,比如不斗到死不罢休的斗争哲学。

  就在张居正刚刚入阁之后不久,一场猛烈无比的风暴来临了。

  正所谓十处打锣,九处有他,这次挑事的又是一位老人——胡应嘉。

  虽说上次投机不成,没有搞掉高拱,反而结了仇,但胡应嘉没有辞职,更不退休,这位仁兄注定是闲不下来的,很快,一个偶然事件的发生,为他提供了新的发挥途径——京察。

  明代的官员制度是很严格的,每三年考核一次,每六年京察一次,顾名思义,京察就是中央检察,对象是全国五品以下官员(含五品),按此范围,全国所有的地方知府及下属都是考察对象(知府正五品)。当然,也包括京城的京官。

  这么一算起来,那些整天叫嚷的言官也都是考察对象,全国十三道监察御史统统是正七品,六部六科都给事中是正七品,给事中才从七品,算是包了饺子。

  我查了一下,这个条例是明宪宗朱见深时开始实施的,很怀疑这是不是朱同志受不了骂,故意这么干的。

  如果这真是他的本意,那他就要失望了,因为一百多年来,每次京察的结果总是地方官倒霉,言官安然无恙。想想也是,管京察的是吏部尚书和都察院左都御史,并不是内阁大学士,连皇帝都怕言官,两位部长大人怎么敢干得罪人的事情呢?

  但这次似乎有点不同了,除了地方官外,许多原先威风凛凛的御史、给事中都下了课,乖乖地回了家,朝野一片哗然,敢闹事的却不多。

  因为人和人不一样,此时的吏部尚书是一个超级猛人,他虽然没有入阁,却比大学士还狠——杨博。

  说来惭愧,这位当年严世藩口中的天下三杰竟然还活着,而且老而弥坚,这次京察是由他主导的,那就真算是一锤定音了。

  想当年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就陪大学士巡边,之后镇守蒙古边疆,杀了二十多年人,又干了十几年政务,严嵩在时都要让老子三分,你们这些小瘪三,也只能去欺负皇帝,免了就免了,辞了就辞了,你敢怎样?

  明朝那些事儿5[1064]

  那倒也是,现在的内阁成员中,除了徐阶外,其余五人见到他都得恭恭敬敬的行礼,谁还敢动他?

  但这世上从不缺胆大的,胡应嘉估计是得罪了高拱,反正豁出去了,就摸了这个老虎股,他上书弹劾了杨博。

  当然,弹劾也是有理由的,虽说这次从中央到地方,撤掉了很多的官员,但唯独有一类人却丝毫未动——山西人。而“凑巧”的是,杨博就是山西人。

  狭隘的老乡观念是要不得的,是一定要摒弃的,这就是胡应嘉弹劾的主要内容。但文书送上去后,杨博还没作出反应,内阁就先动手了。

  具体说来,是高拱要解决胡应嘉,他握着胡言官的那封奏疏,大声疾呼应该让胡应嘉趁早滚蛋,回家当老百姓。

  之所以会出现这一幕,只是因为胡应嘉先生过于激动,却忽视了一个基本程序问题。

  京察的主办单位是吏部和都察院,而作为给事中,也是要参与其中的,胡应嘉全程办理了此事,却一言不发,现在京察结束了才来告状,你早干嘛去了?

  高拱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他辞严厉,一边骂胡应嘉还一边斜眼瞟徐阶,那意思是你能拿我怎样,而郭朴也趁机凑了回热闹,跟着嚷起来,要严惩胡应嘉。

  像徐阶这种老江湖,自然是不吃眼前亏的,如果再闹下去,就要骂到自己头上来了,所以他一弯,就势打了个滚:

  “那好吧,我也同意。”

  高拱,这可是你自找的,不用我出手,自然有人收拾你。

  事实证明,高拱兄还是天真了点,他万万想不到,处罚令下达之,就是他倒霉之时。

  自打胡应嘉要贬官的传言由路边社传出之后,高拱就没消停过,京城里大大小小的言官已经动员起来:胡应嘉替我们说话,既然高大人要他下课,我们就要高大人下台!

  最先跳出来的是给事中辛自修,御史陈联芳,他们分别弹劾高拱滥用职权、压制言论等罪名,但高拱不愧为老牌政治家,轻而易举便一一化解。

  然而当听说另一位言官准备出场弹劾时,高拱却顿时感到了末日的来临,这个人的名字叫欧一敬。

  欧一敬,嘉靖三十八年进士,给事中,从七品。江湖人送外号——骂神。

  明朝那些事儿5[1065]

  这是一份并不起眼的履历,但只要看看他的弹劾成绩,你就会发现他的可怕。

  嘉靖年间,他弹劾太常少卿晋应槐,晋应槐罢官。

  接着,他弹劾礼部尚书董份,董份罢官。

  后他调任兵科给事中,弹劾广西总兵(军区司令员)恭顺侯吴继爵,吴继爵罢官。也正是因为这位仁兄的一状,经沧桑的俞大猷大侠才得以接替此位,光荣退休。

  三个月后,弹劾陕西总督陈其学、巡抚戴才,陈其学、戴才罢官。

  如果你觉得他已经很有胆,很敢弹的话,那我建议你还是接着往下看,因为他还曾经弹劾以下这些人(排名不分先后):

  英国公张溶,山西总兵董一奎、浙江总兵刘显、锦衣卫都督李隆等等等等。

  所谓英国公,就是跟随永乐皇帝朱棣打天下的那位张玉的后代,最高公爵,世袭罔替。山西总兵和浙江总兵都是省军区司令员,而李隆都督是特务头子。

  弹劾结果:以上官员中,除英国公张溶外,全部罢官。

  总而言之,在欧一敬不到十年的弹劾生涯中,倒在他脚下的三品以上部级文武官员合计超过二十人,并附侯爵一人,伯爵两人。

  当我看到这份成绩单时,总会不感叹,原来骂人也是有天赋的。

  骂神出马,自然不同凡响,欧一敬实在是骠悍得紧,不但弹劾高拱,还捎带了杨博,并大大夸赞了高拱的恶水平,说他比历史上的著名臣蔡京同志还要

  在弹章的最后,他还体现了有难同当的高尚品质:

  “胡应嘉弹劾的事情,我事前就知道了,你们要处罚胡应嘉,就先处罚我吧!”

  这种江湖义气,实在颇有几分黑社会的神韵。

  这回高拱扛不住了,可还没等他开始反击,另一个人却蹦了出来,此人就是他的学生齐康。

  齐康也是御史,但老师吃了亏,同行也就顾不上了,他立马站出来,先骂欧一敬,再骂徐阶,但是事实证明,骂架和打架的道理大致相同,人多打人少才能打赢。

  齐御史刚出头,就被欧一敬方面的口水彻底淹没,而徐阶兄也不甘示弱,趁你病要你命,还找来了几个六部官员,大家一起去踩高拱。

  这下再也扛不住了,隆庆元年(1567),股还没坐热的高学士主动提出辞职回家,一个月后,他的同乡好友郭朴也退了休。

  徐阶,算你狠,我们走着瞧!

  明朝那些事儿5[1066]

  就这样,徐阶轻而易举地获得了胜利,这也只能怪高拱兄不自量力,徐首辅久经考验,当年孤身一人,尚且敢跟严嵩对干,如今天下在握,皇帝都不好使,何况高学士,内阁里你排老几?

  高拱走了,最伤心的人是皇帝,但他也无能为力,因为他说了不算。

  此时的徐阶已经比皇帝还皇帝了,隆庆被他抓在手里,动弹不得,皇帝说:中秋节到了,咱们摆个宴席,庆祝一下。

  徐阶说:铺张浪费,你就不要办了。

  皇帝说:那好,我听你的。

  不久之后,皇帝又说:我这么多年一直呆在北京,想要出去转转。

  徐阶真是个直人,说了一大堆话,概括起来两个字:不行。

  隆庆终于出离愤怒了,我爹还不敢这么管我呢!你凭什么!?一气之下,他毅然收拾行李,还是去了。

  虽然这次英雄的举动为他赢得了一次自助游的机会,但长此以往,怎么得了?高拱又走了,身边连个出主意的人都没有,就在皇帝大人苦苦思索对策的时候,一件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徐阶致仕了,他放弃了首辅的位置,打好包裹,准备回松江老家。

  这在当年,算是一件奇闻,要知道,以徐首辅的地位和威望,想干多久就干多久,想灭谁就灭谁,完全是天下无敌的状态,所谓金盆洗手,急勇退,那只是一个遥远的童话。

  然而童话确实成为了现实,而原因也十分简单——疲惫,以及欣慰。

  隆庆二年(1568),徐阶七十四岁,暂住北京,即将退休。

  四十八年前,他十八岁,家住松江华亭县,在那里他遇见了一个叫聂豹的七品知县,听从了他的教诲:

  “我将致良知之学传授于你。”

  四十五年前,他二十一岁,来到北京考中了进士,在大明门前,他见到了首辅杨廷和,听到了他高声的预言:

  “此子之功名,必不在我辈之下!”

  三十八年前,他二十八岁,面对首辅张璁的怒吼,他从容不迫地这样回答:

  “我从未曾依附于你!”

  然后他前途尽毁,家破人亡,被发配蛮荒之地,在那里,他第一次见识了这个世界的黑暗与残忍。

  二十年前,他四十六岁,看着自己的老师夏言被人杀死,不发一言。

  因为他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的规则,报仇雪恨也好,伸张正义也罢,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四年前,他六十二岁,经过十余年的忍耐与经营,他除掉了严嵩,杀死了他的儿子,成为了一个工于心计,城府深不可测的政治家,世间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现在,一切又回到了起点。

  明朝那些事儿5[1067]

  当年的青年才俊,现在的老年首辅,当年的热血情,现在的老到深沉。从黑发到白发,从幼稚到成,一切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志向。

  徐阶这一辈子,被人整过,也整过人,干过好事,也干过坏事,但无论何时何地,他始终没有背弃自己当年的誓言,在他几十年的从政生涯中,许多正直的官员得以任用,无数普通百姓的生活得到保障,高拱与张居正的伟大新政由他而起,我想,这已经足够了。

  在为国效力的同时,他的一生都献给了斗争事业,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第一线勤勤恳恳地斗,奋发图强地斗,干了一辈子斗争工作,也该歇歇了。

  虽然皇帝陛下第一时间就批了他的致仕申请,且唯恐他反悔,当即公布天下,发退休金让他走人,明显有点不够意思,但徐阶却并不在意,因为他已欣慰地看到,自己为之奋斗终身的那个报国救民的理想,将由一个更为优秀的人去实现。

  张居正,我相信,你会比我做得更好。

  除了张居正外,对另一个人的提拔与关照也让他倍感安心,他认为,这个人将成为张居正的得力帮手。

  这个走运的人,就是我们的老相识海瑞先生,自打从牢里放出来,那可真叫一发不可收拾,先是官复原职,很快就升了官,当了大理寺丞(正五品),专管审案,也算发挥特长。

  不久之后,这位当年的小教谕竟然当上了都察院佥都御史(正四品),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高级官员。

  海瑞能够飞黄腾达,全靠徐阶,在徐首辅看来,海瑞是个靠得住的清官,是应该重用的,临退休前把他提拔起来,将来还有个指望。

  然而事实证明,这正是他人生中第二次错误的任命,很快,一次致命的打击就将向他袭来。

  但此时的徐阶依然是幸福的,他看着自己亲手创造的一切,微笑着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带给他痛苦、仇恨、喜悦和宽慰的地方。

  隆庆二年(1568)十一月,徐阶回到了松江府华亭县,他又看到了熟悉的风景,和他离弃多年的家。

  四十多年前,他从这里出发前往北京,一切就此开始,而现在,是结束的时候了。

  他推开了家中的那扇门。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我回家了,终于。

  明朝那些事儿5[1068]

  你的命运,在我的手中

  世界上的事情实在是说不准的,短短两年,高拱和郭朴走了,徐阶也走了,原本甩尾巴的张居正一下子排到了第三,当然,这只是看上去很美,因为甩尾巴的依旧是他。

  所谓老实人不吃亏,李芳现在有了充分的心得,像他这样的好好先生,从来不争不闹,居然也成了首辅,而陈以勤则当上了次辅,这两位老好人脾气不大,才能不高,以一团和气为指导思想,整天就忙着和稀泥,劝架,从不惹事,看起来,和平终于来临了。

  不过终究只是看起来而已,很快,一场新的狂风巨就将掀起,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一个极为神秘的人物。

  隆庆三年(1569),赋闲在家的徐阶突然接到了仆人的通告,说有人来拜会他。作为朝廷前任首辅,地方上那些小芝麻官自然要经常上门拜码头,为省事起见,但凡遇到这种情况,仆人会直接打发他们走人。

  但这一次,是个例外,仆人告诉他,来访的这位虽不是官,却比官还牛,口口声声说有紧急机密的事情要找徐阶,且口气极大,极其嚣张。

  于是徐阶也好奇了,他把这个人叫了进来。

  这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人,自称姓邵,别号“大侠”没有官职,没有身份。然而他进来之后,只说了一句话,就让久经沙场的徐阶目瞪口呆。

  他说的这句话是:我能帮助你再当上首辅,你愿意吗?

  等徐阶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问题后,便大笑了起来,他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笑,在他四十多年的执政生涯中,遇到过无数怪事、怪人,但眼前此情此景,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我在内阁混了十几年,九死一生才当上首辅,天下到处都是我的门生亲信,皇帝都要服我管,你既无官职,也无名望,也就算个二子,竟然要扶持我当首辅!

  差点笑岔气的徐阶挥了挥手,让人把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赶了出去,在他看来,这是退休生活中一次有趣的娱乐曲。

  但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放声大笑之时,这位邵大侠并没有丝毫惊慌与尴尬,在他的眼中,只有两种情绪在闪动:失望、以及仇恨。

  明朝那些事儿5[1069]

  于是被赶出徐家之后,他立刻调转了方向,前往另一个地方——河南,在那里,他将会见第二个人,并兑现自己的诺言。

  十几天后,高拱在自己的家中见到了这位邵大侠,也听到了他的承诺,但与徐阶不同的是,他相信了眼前的这位神秘访客。而一个传奇也就此开始。

  我最早是从一些杂谈笔记中看到这一记载的,当时只是一笑了之,从古至今,像邵大侠这样的政治骗子一向不缺,拿着几份文件,村长就敢认部长的,也不在少数。

  一个无权无势的无名小卒,怎么可能把高拱扶上首辅的宝座?打死我也不信。

  然而打不死,所以我信了。

  因为在后来的查阅中,我发现,有许多可信度很高的史料也记载了这件事,而种种蛛丝马迹同时证明:这位邵大侠虽然是个骗子,却是骗子中的极品。

  邵大侠,真名不详(一说名邵方)、具体情况不详,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个混混。

  这位仁兄自小就不读书,喜欢混社会,一般说来,年轻人混到二十多岁,就该去找工作娶老婆了,但他却是个例外,对他而言,混混已经成为了一种事业,从南混到北,从东混到西,最后混到了京城。

  正是在京城,他圆完成了转型,成功地由一个小混混变成了巨混混。因为在这里,他认识了一个人,这个人虽不起眼,品级不高,也不是内阁成员、六部部长,却有着不亚于内阁首辅的权势。

  他的名字叫做陈洪,时任御用监掌事太监。

  前面曾经说过,在太监的部门中,司礼监权力最大,因为他们负责批红,任何命令没有他们打勾都不能算数。而这位陈洪兄虽也干过司礼监,此时却只是个管用品的御用监。

  但事实上,这位陈兄是当年最牛的太监之一,究其原因,那还要感谢嘉靖同志。

  因为嘉靖不信任太监,加上当时的内阁过于强悍,都是夏言、严嵩、徐阶之巨滑的人物,所以司礼监的诸位仁兄早就被废了武功,又练不成葵花宝典,每天除了在公文上打勾外,都不敢放一个。

  明朝那些事儿5[1070]

  于是御用监颖而出了,你再威风再嚣张,吃喝拉撒总得有人管吧,日常用品总得有人送吧,这就是关系,这就是机会。所以不起眼的陈洪,却有着极为惊人的能量。

  但太监是不能自己随意出宫的,有钱没处花,有劲没处使,于是邵大侠就成为了陈太监的联络员,而高拱,就是陈洪的第一个同盟者。

  绝顶聪明的徐阶赶走了高拱,安了张居正,在他看来,高拱已经永无天,事情已经万无一失,却没有想到,还是留下了这唯一的破绽。

  于是隆庆三年(1569)十二月,经过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内幕易与协商,高拱又回来了,此时距他离去仅仅过了一年。

  得意了,翻身了,凭借着一个太监的帮助,高拱以十倍于胡汉三的精神状态回到了京城,在他看来,天下已尽在掌握。

  但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三年后,他将沿原路返回老家,而赶他回家的,是另一个太监。

  所谓人走茶凉,有时候也不靠谱,听说高拱回来了,隆庆十分高兴,亲自接见他,并刻意叮嘱好好工作,天天向上。

  说是这样说,但毕竟人走了一年,原先在内阁排老四,现在也只能去甩尾巴了。朝廷的规矩,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能队!

  但皇帝大人实在很够意思,为保证高老师不至于被排在前面的几位熬死,他玩了一个小小的花招,而正是这个花招成就了高拱。

  在下令高拱为大学士进入内阁的同时,隆庆兄还悄悄地送给他的老师一个职务——吏部尚书。

  这是一个非同小可的任命,根据历朝的惯例,为保证皇帝大权在握,内阁大学士不能兼管吏部,因为吏部是人事部,是中央六部中权力最大的部门,如果把人事权和政务处理权都到一个人的手中,不出鬼才怪。

  但咱们谁跟谁啊,战火中结,斗争中成长,是铁得不能再铁的兄弟,不信你高老师还能信谁?

  于是大权在手的高拱准备行动了,为了得到那最高权力的宝座,为了实现自己报国救民的抱负,必须先铲除几个敌人。

  高拱黑名单上的第一个目标,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那群叽叽喳喳的言官们终于要吃苦头了,高学士不是隆庆皇帝,说整你就整你,绝不打折扣,于是短短几个月中,二十多名言官不是撤职,就是调任,反正当年只要朝高先生吐过口水的,基本都被罚了款。

  这些小鱼小虾都在其次,高先生最惦记的,还是欧一敬。 wWw.n6xS.coM
上一章   明朝的那些事儿   下一章 ( → )
霸世红颜古代育儿宝典重生之玩转宋金牙海盗风流医师醉卧沙场大秦霸业全球三国寻花问柳大汉封禅
免费小说《明朝的那些事儿》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明朝的那些事儿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明朝的那些事儿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