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那些事儿 1491-1500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朝的那些事儿  作者:当年明月 书号:2932 更新时间:2012-11-25 
1491-1500
  [1491]

  他看见,一个无比强大的敌人,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在明代历史上,从来不缺重量级的坏人,比如刘瑾,比如严嵩,但刘瑾多少还读点书,知道做事要守规矩,至少有个底线,所以他明知李东和他作对,也没动手杀人。严嵩虽说杀了夏言,至少还善待自己的老婆。

  而魏忠贤,是一个文盲,走老婆,卖掉女儿,他没原则,没底线,阴险狡诈,不择手段,已达到了无无极限的境界。他绝了后,也空了前。

  当杨涟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自己身边,已是空无一人,那些当年的敌人、甚至朋友、同僚都已抛弃良知,投入了这个人的怀抱。在利益的面前,良知实在太过脆弱。

  但他依然留在原地,一动不动,因为他依然坚持着一样东西——道统。

  所谓道统,是一种规则,一种秩序,是这个国家几千年来历经苦难挫折依旧前行的动力。

  杨涟和道统已经认识很多年了。

  小时候,道统告诉他,你要努力读书,研习圣人之道,将来报效国家。

  当知县时,道统告诉他,你要为官清廉,不能贪污,不能拿不该拿的钱,要造福百姓。

  京城,皇帝病危,野心家蠢蠢动,道统告诉他,国家危亡,你要身而出,即使你没有义务,没有帮手。

  一直以来,杨涟对道统的话都深信不疑,他照做了,并获得了成功:

  是你让我相信,一个普通的平民子弟,也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坚持不懈,成就一番事业,成为千古留名的人物。

  你让我相信,即使身居高位,尊容加身,也不应滥用自己的权力,去欺凌那些依旧弱小的人。

  你让我相信,一个人活在这世上,不能只是为了自己。他应该清正廉洁,严于律己,坚守那条无数先贤走过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但是现在,我有一个疑问:

  魏忠贤是一个不信道统的人,他无恶不作,肆无忌惮,没有任何原则,但他依然成为了胜利者,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道统,投奔了他,只是因为他封官给钱,如同送白菜。

  我的朋友越来越少,敌人越来越多,在这条道路上,我已是孤身一人,

  道统说:是的,这条道路很艰苦,门槛高,规矩多,清廉自律,家徒四壁,还要立志为民请命,一生报效国家,实在太难。

  那我为何还要继续走下去呢?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92]

  因为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几千年来,一直有人走在这条孤独的道路上,无论经过多少折磨,他们始终相信规则,相信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尊严和价值,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公理与正义,相信千年之下,正气必定长存。

  是的,我明白了,现在轮到我了,我会坚守我的信念,我将对抗那个强大的敌人,战斗至最后一息,即使孤身一人。

  好吧,杨涟,现在我来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为了你的道统,牺牲你的一切,可以吗?

  可以

  杨涟

  天启四年(1624)六月,左副都御史杨涟写就上疏,弹劾东厂提督太监魏忠贤二十四大罪。

  在这篇青史留名的檄文中,杨涟历数了魏忠贤的种种罪恶,从排除异己、陷害忠良、图谋不轨、杀害无辜,可谓世间万象,无所不包,且真实可信,字字见血。

  由此看来,魏忠贤确实是人才,短短几年里,跨行业、跨品种,坏事干得面面俱到,着实不易。

  这是杨涟的最后反击,与其说是反击,不如说是愤怒。因为连他自己都很清楚,此时的朝廷,从内阁到六部,都已是魏忠贤的爪牙。按照常理,这封奏疏只要送上去,必定会落入阉之手,到时只能是废纸一张。

  杨涟虽然正直,却并非没有心眼,为了应对不利局面,他想出了两个办法。

  他写完这封奏疏后,并没有遵守程序,把它送到内阁,而是随身携带,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因为在这一天,皇帝大人将上朝议事,那时,杨涟将拿出这封奏疏,亲口揭魏忠贤的罪恶。

  在清晨的薄雾中,杨涟怀揣着奏疏,前去上朝,此时除极个别人外,无人知道他的计划,和他即将要做的事。

  然而当他来到大殿前的时候,却得到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消息:皇帝下令,今天不办公(免朝)。

  紧绷的神经顿时松弛了下来,杨涟明白,这场生死决战又延迟了一天。

  只能明天再来了。

  但就在他准备打道回府之际,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于是他改变了主意。

  杨涟走到了会极门,按照惯例,将这封奏疏交给了负责递文书的官员。

  在出文书的那一刻,杨涟已然确定,不久之后,这份奏疏就会放在魏忠贤的文案上。

  之所以做此选择,是因为他别无选择。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93]

  杨涟是一个做事认真谨慎的人,他知道,虽然此事知情者很少,但难保不出个把叛徒,万一事情曝光,以魏公公的品行,派个把东厂特务把自己黑掉,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能再等了,不管魏忠贤何时看到,会不会在上面吐唾沫,都不能再等了。

  第一个办法失败了,杨涟没能绕开魏忠贤,直接上书。事实上,这封奏疏确实落到了魏忠贤的手中。

  魏忠贤知道这封奏疏是告他的,但不知是怎么告的,因为他不识字。

  所以,他找人读给他听

  但当这位无恶不作、肆无忌惮的大太监听到一半时,便打断了朗读,不是歇斯底里的愤怒,而是面无人的恐惧。

  魏忠贤害怕了,这位不可一世,手握大权的魏公公,竟然害怕了。

  据史料的记载,此时的魏公公面无人,两手不由自主颤抖,并且半天沉默不语。

  他已经不是四年前那个站在杨涟面前,被骂得狗血淋头,哆哆嗦嗦的老太监了。

  现在他掌握了内阁,掌握了六部,甚至还掌握了特务,他一度以为,天下再无敌手。

  但当杨涟再次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明白,纵使这个人孤立无援、身无长物,他却依然畏惧这个人,深入骨髓的畏惧。

  极度的恐慌彻底搅了魏忠贤的神经,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这封奏疏传到皇帝的手中!

  奏疏倒还好说,魏公公一句话,说了,反正皇帝也不管。但问题是,杨涟是左副都御史,朝廷高级官员,只要皇帝上朝,他就能够见到皇帝,揭所有一切。

  怎么办呢?魏忠贤冥思苦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个没办法的办法:不让皇帝上朝。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皇帝都没有上朝。

  但这个办法实在有点蠢,因为天启皇帝到底是年轻人,到第四天,就不干了,偏要去上朝。

  魏忠贤头疼不已,但皇帝大人说要上朝,不让他去又不行,迫于无奈,竟然找了上百个太监,把皇帝大人围了起来,到大殿转了一圈,权当是给大家一个代。

  此外,他还特意派人事先说明,不允许任何人发言。

  总之,他的对策是,先避风头,把这件事下去,以后再跟杨涟算帐。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94]

  得知皇帝三天没有上朝,且目睹了那场滑稽游行的杨涟并不吃惊,事情的发展,早在他意料之中。

  因为当他的第一步计划失败,被迫送出那份奏疏的时候,他就想好了第二个对策。

  虽然魏忠贤住了杨涟的奏疏,但让他惊奇的是,这封文书竟然长了翅膀,没过几天,朝廷上下,除了皇帝没看过,大家基本是人手一份,还有个把缺心眼的,把词编成了歌,四处去唱,搞得魏公公没脸出门。

  杨涟充分发挥了东林的优良传统,不坐地等待上级批复,就以讲学传道为主要途径,把魏忠贤的恶劣事迹广泛传播,并在短短几天之内,达到了妇孺皆知的效果。

  比如当时国子监里的几百号人,看到这封奏疏后,欢呼雀跃,连书都不读了,每天就抄这份二十四大罪,抄到手软,并广泛散发。

  吃过魏公公苦头的人民大众自不用说,大家一拥而上,反复传抄,当众朗诵,成为最流行的手抄本。据说最风光的时候,连抄书的纸都缺了货。

  左光斗是少数几个事先的知情者之一,此时自然不甘人后,联同朝廷里剩余的东林官员共同上书,斥责魏忠贤。甚至某些退休在家的老先生,也来凑了把热闹。于是几天之内,全国各地弹劾魏忠贤的公文纸纷至沓来,堆积如山,足够把魏忠贤埋了再立个碑。

  眼看革命形势一片大好,许多原先是阉的同志也坐不住了,唯恐局势变化自己垫背,一些人纷纷倒戈,掉头就骂魏公公,搞得魏忠贤极其狼狈。

  事实证明,广大人民群众对魏忠贤的愤怒之情,就如同那滔滔江水,延绵不绝。搞得连深宫之中的皇帝,都听说了这件事,专门找魏忠贤来问话,到了这个地步,事情已经瞒不住了。

  杨涟没有想到,自己的义愤之举,竟然会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在他看来,照此形势发展,大事必成,忠贤必死。

  然而有一个人,不同意杨涟的看法。

  在写奏疏之前,为保证一击必中,杨涟曾跟东林的几位重要人物,如赵南星、左光斗通过气,但有一个人,他没有通知,这个人是叶向高。

  由始至终,叶向高都是东林的盟友,且身居首辅,是压制魏忠贤的最后力量,但杨先生就是不告诉他,偏不买他的帐。

  因为叶向高曾不只一次对杨涟表达过如下观点:

  对付魏忠贤,是不能硬来的。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95]

  叶向高认为,魏忠贤根基深厚,身居高位,且内有妈(客氏),外有特务(东厂),以东林目前的力量,是无法扳倒的。

  杨涟认为,叶向高的言论,是典型的投降主义精神。

  魏忠贤再强大,也不过是个太监。他手下的那帮人,无非是乌合之众,只要能够集中力量,击倒魏忠贤,就能将阉这帮人渣一网打尽,维持社会秩序、世界和平。

  更何况,自古以来,不胜正。

  恶是必定失败的!基于这一基本判断,杨涟相信,自己是正确的,魏忠贤终究会被摧毁。

  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不胜正是靠谱的,但杨涟不明白,这个命题有个前提条件——时间。

  其实在大多数时间里,除去超人、蝙蝠侠等不可抗力出来维护正义外,是经常胜正的。所谓好人、善人、老实人常常被整得凄惨无比,比如于谦、岳飞等等,都是死后多少年才翻身平反。

  只有岁月的沧桑,才能淘尽一切污浊,扫清人们眼帘上的遮盖与灰尘,看到那些殉道者无比璀璨的光芒,历千年而不灭。

  杨涟,下一个殉道者。

  很不幸,叶向高的话虽然不中听,却是对的。以东林目前的实力,要干掉魏忠贤,是毫无胜算的。

  但决定他们必定失败宿命的,不是妈,也不是特务,而是皇帝。

  杨涟并不傻,他知道大臣靠不住,太监靠不住,所以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皇帝身上。希望皇帝陛下雷霆大怒,最好把魏公公五马分尸再拉出去喂狗。

  可惜,杨涟同志寄予厚望的天启皇帝,是靠不住的。

  自有皇帝以来,牛皇帝有之,熊皇帝有之,不牛不熊的皇帝也有之,而天启皇帝比较特别:他是木匠。

  身为一名优秀的木匠,明熹宗有着良好的职业素养,他经常摆宫里建筑。具体表现为在他当政的几年里,宫里经常搞工程,工程的设计单位、施工、监理、检验,全部由皇帝大人自己承担。

  更为奇特的是,工程的目的也很简单,修好了,就拆,拆完了,再修,以达到拆拆修修无穷尽之目的。总之,搞来搞去,只为图个乐。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96]

  这是大工程,小玩意天启同志也搞过。据史料记载,他曾经造过一种木制模型,有山有水有人,据说木人身后有机关控制,还能动起来,纯手工制作,比起今天的遥控玩具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检验自己的实力,天启还曾把自己的作品放到市场上去卖,据称能卖近千两银子,合人民币几十万。要换在今天,这兄弟就不干皇帝,也早发了。

  可是,他偏偏就是皇帝。

  大明有无数木匠,但只有一个皇帝,无论是皇帝跑去做木匠,还是木匠跑来做皇帝,都是彻底地抓瞎。

  当然,许多书上说这位皇帝是低能儿,从来不管政务,不懂政治,那也是不对的,虽然他把权力交给了魏忠贤,也不看文件,不理朝廷,但他心里是很有数的。

  比如魏公公,看准了皇帝不想管事,就爱干木匠,每次有重要事情奏报,他都专挑朱木匠干得最起劲的时候去,朱木匠自然不高兴,把手一挥:我要你们是干什么的?

  这句话在手,魏公公自然天喜地,任意妄为。

  但在这句话后,朱木匠总会加上一句:好好干,莫欺我!

  这句话的表面意思是,你不要骗我,但隐含意思是,我知道,你可能会骗我。

  事实上,对魏忠贤的种种恶行,木匠多少还知道点,但在他看来,无论这人多好,只要对他坏,就是坏人;无论这人多坏,只要对他好,就是好人。

  基于这一观点,他对魏忠贤有着极深的信任,就算不信任他,也没有必要干掉他。

  叶向高正是认识到这一点,才认定,单凭这封奏疏,是无法解决魏忠贤的。

  而东林里的另一位明白人黄尊素,事发后也问过这样一个问题:

  “清君侧者必有内援,杨公有乎?”

  这意思是,你要搞定皇帝身边的人,必须要有内应,当然没内应也行,像当年猛人朱棣,带几万人跟皇帝死磕,一直打到京城,想杀谁杀谁。

  杨涟没有,所以不行。

  但他依然充自信,因为奏疏在社会上引起的强烈反响和广大声势让他相信:真理和正义是站在他这边的。

  但是实力,并不在他的一边。

  奏疏送上后的第五天,事情开始离杨涟的轨道,走上了叶向高预言的道路。

  底线

  焦头烂额的魏忠贤几乎绝望了,面对如水涌来的攻击,他束手无策,无奈之下,他只能跑去求内阁大臣,东林人韩旷,希望他手下留情。

  韩旷给他的答复是:没有答复。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97]

  这位东林内除叶向高外的最高级别干部,对于魏公公的请求,毫无回应,别说赞成,连拒绝都没有。

  如此的态度让魏忠贤深信,如果不久之后自己被拉出去干掉,往尸体上吐唾沫的人群行列中,此人应该排在头几名。

  与韩旷不同,叶向高倒还比较温柔。他曾表示,对魏忠贤无须赶尽杀绝,能让他消停下来,洗手不干,也就罢了。

  这个观点后来被许多的史书引用,来说明叶向高那卑劣的投降主义和悲观主义思想,甚至还有些人把叶先生列入了阉的行列。

  凡持此种观点者,皆为站着说话不疼、啃着馒头看窝头之

  因为就当时局势而言,叶向高说无须赶尽杀绝,那只是客气客气的,实际上,就无法赶尽杀绝。

  事情的下一步发展完美地印证了这一点。

  在被无情地拒绝后,魏忠贤丢掉了所有的幻想,他终于明白,对于自己的胡作非为,东林人是无法容忍,也无法接纳的。

  正不能共存,那么好吧,我将把所有的一切,都拉入黑暗之中。

  魏忠贤立即找到了另一个人,一个能够改变一切的人。

  在皇帝的面前,魏忠贤表现得相当悲痛,一进去就哭,一边哭一边说:

  “现在外面有人要害我,而且还要害皇上,我无法承担重任,请皇上免去我的职务吧。”

  这种混淆是非,拉皇帝下水的伎俩,虽然并不高明,却比较实用,是魏公公的必备招数。

  面对着痛哭涕的魏忠贤,天启皇帝只说了一句话,就打了魏公公的所有部署:

  “听说有人弹劾你,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句话时,魏忠贤知道,完蛋了。他住杨涟的奏疏,煞费苦心封锁消息,这木匠还是知道了。

  对于朱木匠,魏忠贤还是比较了解的,虽不管事,绝不白痴,事到如今不说真话是不行了。

  于是他承认了奏疏的存在,并顺道沉重地控诉了对方的污蔑。

  但皇帝陛下似乎不太关心魏公公的痛苦,只说了一句话:

  “奏疏在哪里,拿来给我!”

  这句话再次把魏公公推入了深渊。因为在那封奏疏上,杨涟列举了很多内容,比如迫害后宫嫔妃,甚至害死怀有身孕的妃子,以及私自练兵马(内),图谋不轨等等。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98]

  贪污受贿,皇帝可以不管,坑皇帝的老婆,抢皇帝的座位,皇帝就生气了。

  更何况这些事,他确实也干过,只要皇帝知道,一查就一个准。

  奏疏拿来了,就在魏忠贤的意志即将崩溃的时候,他听到了皇帝陛下的指示:

  “读给我听。”

  魏忠贤笑了。

  因为他刚刚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皇帝陛下,是不大识字的。

  如果说皇帝陛下的文化程度和魏公公差不多,似乎很残酷,但却是事实,天启之所以成长为准文盲(认字不多),归结底,还是万历惹的祸。

  万历几十年不立太子,太子几十年不安心,自己都搞不定,哪顾得上儿子,儿子都顾不上,哪顾得上儿子读书,就这么折腾来折腾去,把天启折腾成了木匠。

  所以现在,他并没有自己看,而是找了个人,读给他听。

  魏忠贤看到了那个读奏疏的人,他确定,东林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朗读者,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他的死,王体乾。

  就这样,杨涟的二十四条大罪,在王太监的口里缩了水,为不让皇帝大人担心,有关他老婆和他个人安危的,都省略了,而魏公公一些过于恶心人的行为,出于善意,也不读了。

  所以一篇文章读下来,皇帝大人相当疑惑,听起来魏公公为人还不错,为何群众如此愤怒?

  但这也无所谓,反正也没什么大事,老子还要干木匠呢,就这么着吧。

  于是他对魏忠贤说,你接着干吧,没啥大事。

  魏忠贤彻底解了。

  正如叶向高所说的那样,正义和道德是打不倒魏忠贤的,能让这位无赖屈服的,只有实力。而唯一拥有这种实力的人,只有皇帝。

  现在皇帝表明了态度,事件的结局,已无悬念。

  天启四年(1624)十月,看清虚实的魏忠贤,终于举起了屠刀。

  同月,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皇帝下旨,训斥吏部尚书赵南星结营私,此后皇帝又先后下文,批评杨涟、左光斗、高攀龙等人,最后索给他们搞了个总结,一顿猛踩,矛头直指东林

  可以肯定的是,皇帝大人对此是不大清楚的,他老人家本不识字,且忙做木匠,考虑到情况比较特殊,为保证及时有力迫害忠良,魏公公越级包办了所有圣旨。

  大势已去,一切已然无可挽回。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499]

  同月,心灰意冷的赵南星、杨涟、左光斗纷纷提出辞职,回了老家。东林就此土崩瓦解。

  只剩下一个人——叶向高。

  叶向高很冷静,由始至终,他都极其低调,魏忠贤倒霉时,他不去踩,魏忠贤得意时,他不辞职,因为他知道,自己将是东林最后的希望

  必须忍耐下去,等待反攻的时机。

  但是,他错误地估计了一点——魏忠贤的身份。

  魏忠贤是一个无赖,无赖没有原则,他不是刘瑾,不会留着李东给自己刨坟。

  几天之后,叶向高的住宅来了一群不速之太监,每天在叶向高门口大吵大嚷,不让睡觉,无奈之下,叶向高只得辞职回家。

  两天后,内阁大学士韩旷辞职,魏忠贤的非亲生儿子顾秉谦接任首辅,至此,内阁彻底沦陷。

  东林失败了,败得心灰意冷,按照以往的惯例,被赶出朝廷的人,唯一的选择是在家养老。

  但这一次,魏公公给他们提供了第二个选择——赶尽杀绝。

  因为魏公公不是政治家,他是无赖氓,政治家搞人,搞倒搞臭也就罢了,无赖氓搞人,都是搞死为止。

  杀死那些毫无抵抗能力的人,这就是魏忠贤的品格。

  但要办到这一点,是有难度的。

  大明毕竟是法制社会,要干掉某些人,必须要罪名,至少要个借口,但魏公公查遍了杨涟等人的记录,作风问题、经济问题,都是统统的没有。

  东林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样一点:他们或许狭隘、或许偏激,却不贪污,不受贿,不仗势欺民,他们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百姓的生计,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什么生计、未来,魏公公是不关心的,他关心的是,如何合理地把东林人整死:抓来打死不行,东林人都有知名度,社会压力太大,抓来死打套取口供,估计也不行,这帮人是出了名的硬骨头,攻坚难度太大。

  于是,另一个人进入了魏忠贤的视线,他相信,从此人的身上,他将顺利地打开突破口。

  虽然在牢里,但汪文言仍然清楚地感觉到,世界变了,刘侨走了,魏忠贤的忠实孙,五彪之一的许显纯接替了他的位置,原先好吃好喝,现在没吃没喝,审讯次数越来越多,态度越来越差。

  但他并不知道,地狱之门才刚刚打开。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500]

  魏忠贤明白,东林的人品是清白的,把柄是没有的,但这位汪文言是个例外,这人自打进朝廷以来,有钱就拿,有利就贪,东林,阉,牛鬼蛇神全不耽误,谈不上什么原则。只要从他身上获取杨涟等人贪污的口供,就能彻底摧毁东林

  面对左右逢源、投机取巧的汪文言,这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天启五年(1625),许显纯接受魏忠贤的指示,审讯汪文言。

  史料反映,许显纯很可能是个心理比较变态的人,他不但喜欢割取犯人的喉骨,还想出了许多花样繁多的酷刑,比如用铁钩扎穿琵琶骨,把人吊起来,或是用沾着盐水的铁刷去刷犯人,皮肤会随着惨叫声一同落。所谓审讯,就是赤的折磨。

  第一次审讯后,汪文言已经是遍体鳞伤,半死不活。

  但许显纯并不甘休,之后他又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审讯,十几次审下来,审到他都体力不支,依然乐此不疲。

  因为无论他怎么殴打、侮辱、拷问汪文言,代东林的罪行,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始终重复一句话:

  “不知道。”

  无论拷打多少次,折磨多少回,穷凶极恶的质问,丧心病狂的酷刑,这就是他唯一的回答。

  当汪文言的侄子买通了看守,在牢中看到不成人形的汪文言时,不住痛哭涕。

  然而汪文言用镇定地语气对他说:

  “不要哭,我必死,却并不怕死!”

  许显纯急眼了,在众多的孙之中,魏公公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实在是莫大的信任,为不让太监爷爷失望,他必须继续拷打。

  终于有一天,在拷打中,奄奄一息的汪文言用微弱的声音对许显纯说:

  “你要我承认什么,说吧,我承认就是了。”

  许显纯欣喜万分,说道:

  “只要你说杨涟收取贿赂,作口供为证,就放了你。”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一个微弱却坚定的声音响起:

  “这世上,没有贪赃的杨涟。”

  六年前,他之所以加入东林,不是为了正义,是为了混饭吃。

  混社会的游民,油滑的县吏,唯利是图,狡猾透顶的官僚汪文言,为了在这丑恶的世界上生存下去,他的一生,都在虚伪、圆滑、欺骗中度过,他的每次选择,都是为了利益,都是妥协的产物。

  但在这人生的最后时刻,他做出了最后的抉择:面对黑暗,绝不妥协

  付出生命,亦在所不惜。 wWW.n6xS.coM
上一章   明朝的那些事儿   下一章 ( → )
霸世红颜古代育儿宝典重生之玩转宋金牙海盗风流医师醉卧沙场大秦霸业全球三国寻花问柳大汉封禅
免费小说《明朝的那些事儿》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明朝的那些事儿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明朝的那些事儿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